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看見魔無極的魔體飛來,站在深淵邊緣的人魔兩族天才,急忙向周圍散開,所有人只見到一道流光一閃,陸青峰瞬間出現在眾人眼前。

魔無極摔在地面上,嗖的一下站起身來,只見他的眼前,一隻拳頭迅速放大,直奔自己的面門襲來。

「兩位小友,地面之上禁止打鬥,否則殺無赦。」

帝君使者的話音響起,陸青峰的拳頭已經擊到魔無極眼前,不得不停了下來。

收回擊出去的拳頭,看了看魔無極,陸青峰頓時冷笑道:「魔無極,本想打爛你的厚臉皮,看來是不行了,知道這樣的話,就不把你一腳踹到這裡來了。」

魔無極瞪著眼看著陸青峰,嘴裡一句話說不出來,讓他的那些屬下攙扶著回到自己一方。

「各位小友,剛才的遊戲結束后,人類剩下六百一十八人,魔族剩下二百四十七人,一共是八百六十五人。」

有人聽著帝君使者的話,不滿的大叫道:「帝君使者,你說話能不能別這麼啰嗦,接下來是什麼狗屁遊戲,你就不能直說嗎?」

「這位小友好急的性子,你這樣可不好,在神之樂園裡,切忌急躁,不然你是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剛才大叫的這人,差一點沒有直接暈倒,定了定神后,再次叫道:「爺天生就這個脾氣,我死不死關你屁事,接下來是什麼遊戲,你他媽的直說行不行,那個什麼帝君,怎麼選你做了他的使者。」

帝君使者不再說話了,剛才大叫的這人身邊,站著他的一個好友,此人看了看身邊的好友,臉色一下子變得煞白。

「我說兄弟,你剛才說話太沖了,我雖然不知道這個帝君使者是什麼人,但是,在時光跑道上,我看見過從天而降的一道光柱,瞬間湮滅了一個魔族的天才,你得罪了他,很不明智。」

「怕什麼怕?我們在這裡這麼久了,也只是聽到他的聲音,如果他能現身,早就出現在我們面前了。」

「無知鼠輩,本使者念你好歹也是一個天才,不願殺你,就算不殺你,也要給你一次小小的懲戒。」

帝君使者的話,聽起來虛無縹緲,好像是通過無數空間傳遞而來,雖然這樣,大叫之人身邊的朋友聽了以後,還是一屁股坐在地上。

帝君使者剛說完,一條乳白色的細小光線從天而降,如果不仔細觀察,根本就發現不了。

這條光線瞬間衝進此人的眉心,此人嘴裡頓時發出一聲慘叫,隨後噗通一聲倒在地上,幾分鐘后才從地上爬了起來。

「你的修為雖然不高,靈魂之力還勉強湊合,這次就剝奪你兩個小台階的靈魂之力,以作懲戒。」

大罵帝君使者的這人,獃獃的站立著,仔細感知了一下自身的靈魂之力后,頓時驚叫起來。

「我本來是第五個小台階的靈魂之力,真的變成第三個小台階了,我的媽呀!我什麼時候才能再次修鍊回來?」

沒有人理會這人的大叫,他這樣純粹是咎由自取,此時,帝君使者的話再次響徹在這片空間。

「接下來是尋寶遊戲,一共有八百六十五件寶物,這件寶物,可能是一塊普通的瓦片,也可能是一枚衣服上的紐扣,每一件寶物上,都有神之樂園四個字。」

帝君使者說到這裡,人們馬上明白了,剛才他之所以說了那麼多,是為了後面的話做鋪墊。

「在你們前面的就是尋寶遊戲之地,八百六十五件寶物就藏在其中的某處,每一件寶物,都能屏蔽一定程度的神識,這個遊戲考驗的就是你們的神識強弱。」

聽到這裡,有人對著空中抱拳道:「尊敬的帝君使者,如果別人得到了寶物,我可以搶奪或是殺了對方嗎?」

「可以搶奪,不可以擊殺對方,就算把對方打的殘廢了也沒事,只要不死就行,這就要看你的本事了,遊戲結束后,按照所得寶物的多少,排出前十名。」

「請問帝君使者,時光跑道的時候,前三名就得到了獎勵,這個遊戲排出前十名,是不是也有獎勵?」

「當然了,這次的獎勵不是神幣,而是遠超神幣的獎勵,各位小友,期待你們都能得到前十名,遊戲開始,本遊戲的門票,五百個神幣。」

眾人站立之處,就是悠蕩鞦韆對面的一片廣場,廣場中心有尋寶遊戲的說明,眾人一看,頓時知道了遊戲規則。

在這塊寫著規則的牌子旁邊,有一個投幣口,投幣口不遠處,有一座大型傳送陣。

八百六十五人依次投進足夠的神幣后,紛紛登上不遠處的傳送陣,這些人都站到上面后,傳送陣瞬間亮起來一道璀璨的光柱,光柱消失,所有人都來到了尋寶遊戲所在之地。

這是一座方圓足有千里的城市,城市的建築,都用由這裡最常見的青石建造。

一出現在這裡,陸青峰馬上向周圍打量過去,在他的周圍,遍布濃密的白霧,手平行著伸直,都看不見自己的手掌。

神識向周圍掃描,只能看清方圓萬米之內的景物,陸青峰有過這樣的體驗,這裡就和死亡大峽谷相差不多。

他站立的地方,是這座青石城市的一條街道,萬米之內沒有掃描到一人,寶物具有屏蔽神識的功能,更不可能讓他一眼就看到。

順著街道前行的同時,神識還向周圍不斷掃描著,特別是道路兩邊的建築,更是在他重點掃描範圍之內,眾人同時進來,被傳送到了不同之處,此時的寶物,不可能在人的身上,最大的可能,就是隱藏在某一棟建築的某一處角落。

很快來到一棟建筑前,門口兩側有兩隻貔貅,左側的貔貅旁邊,站著一個魔族天才,看到陸青峰來到,馬上遠遠的躲開。

此人看到過陸青峰和魔無極在深淵上空的打鬥,知道陸青峰的厲害,大家都在此地尋寶,他可不敢招惹到這個殺星。

[本書首發來自17K,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相距百米,二人同時站住了腳步,魔無極看著對面的陸青峰大笑道:「這次沒分勝負,我們接著再來。【風雲閱讀網.】」

魔體一晃,瞬間飛到陸青峰眼前,腳下的千倍重力,彷彿對其沒有一點影響一般,揮拳直奔陸青峰面門重擊而去。

魔無極的拳頭上,包裹著一層黑亮的光芒,魔力明顯聚集到了拳頭上,陸青峰同樣如此,雙拳上閃爍著迷濛的混沌之光。

轟!

兩人的拳頭碰撞到一起,頓時響起了一聲驚天轟鳴,黑亮的魔力和迷濛的混沌之光,迅速飛濺向四面八方,彷彿煙花盛開一般。

兩人之間的打鬥,不像仇人之間的生死決鬥,倒像是多年的好友見面切磋一樣,之所以人們會有這種感受,那是因為二人的實力相當,誰都不能傷到對方。

鞦韆對面的人類和魔族天才,都聚集到深淵邊緣,看著二人在深淵上空的打鬥,每人都驚訝的張大了嘴。

「大哥,青峰兄和那個魔族強者,竟然都能夠懸浮在深淵上空,那裡可是有著一千倍的重力啊!想想就覺得十分恐怖,真不知道他們是怎麼做到的。」

鳳飛飛站在風飄飄身邊,大睜著雙眼,看著對面二人的激烈打鬥,還不忘扭頭對風飄飄問出了心裡的疑惑。

「飛飛,能夠抵禦一千倍的重力,而且還能自如的在那兒打鬥,由此可見,他們二人體內的神力和魔力,遠非一般天才可比。」

「我們和青峰沒交過手,通過他們兩人的打鬥,大哥,你覺得,如果其中一人換做是你,你能戰勝對方嗎?」

鳳飄飄搖搖頭說道:「以我的神力判斷,在不使用鞦韆的情況下,可以勉強從對面飛過來,至於停留在深淵上空打鬥,那是想都不要想的事情。」

凰紫姍和凰紫瀾也聽到了兄弟二人的談論,都驚訝的捂住了嘴,過去了好一會,才緩過神來。

「大哥,按照你的說法,青峰道友豈不是比你要強上很多?這怎麼可能啊!」

鳳飄飄看了凰紫姍一眼,淡笑道:「怎麼不可能?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青峰的一系列戰績,你們又不是不知道,僅僅是面對魔祖從容而走,這一點,我就做不到。」

不僅人類天才們都在談論,此時,魔族一方的天才,同樣對陸青峰議論起來,而陸青峰和魔無極的打鬥,卻始終沒有停歇,而且其激烈程度,比開始時有過之而無不及。

兩人戰到現在,仍然沒有使用各自的兵器,兩雙拳頭如風車一般,揮舞的密不透風,黑亮的魔光和迷濛的混沌之光,不斷的在深淵上空交替而過。

兩人分開后,再一次空手肉搏在一起,陸青峰一拳轟擊到魔無極的臉上,魔無極的一拳同時攻來,狠狠地擊打在陸青峰肩頭。

陸青峰承受了魔無極的一記重擊,神體仍然穩穩地站在原地,魔無極卻是蹬蹬蹬不斷的後退。

「魔無極,百萬年不見,你別的本事沒怎麼見長,臉皮倒是厚了不少,承受陸某一拳,竟然若無其事一般。」

說完,神體凌空一晃,頓時消失在深淵上空,瞬間出現在魔無極面前,右腿抬起,直奔魔無極踹去。

嘭!

一聲沉悶之音響起,魔無極被陸青峰一腳踹飛,人如離玄之箭一般飛向站著的人群之中,噗通一聲摔在青石地面之上。

看見魔無極的魔體飛來,站在深淵邊緣的人魔兩族天才,急忙向周圍散開,所有人只見到一道流光一閃,陸青峰瞬間出現在眾人眼前。

魔無極摔在地面上,嗖的一下站起身來,只見他的眼前,一隻拳頭迅速放大,直奔自己的面門襲來。

「兩位小友,地面之上禁止打鬥,否則殺無赦。」

帝君使者的話音響起,陸青峰的拳頭已經擊到魔無極眼前,不得不停了下來。

收回擊出去的拳頭,看了看魔無極,陸青峰頓時冷笑道:「魔無極,本想打爛你的厚臉皮,看來是不行了,知道這樣的話,就不把你一腳踹到這裡來了。」

魔無極瞪著眼看著陸青峰,嘴裡一句話說不出來,讓他的那些屬下攙扶著回到自己一方。

「各位小友,剛才的遊戲結束后,人類剩下六百一十八人,魔族剩下二百四十七人,一共是八百六十五人。」

有人聽著帝君使者的話,不滿的大叫道:「帝君使者,你說話能不能別這麼啰嗦,接下來是什麼狗屁遊戲,你就不能直說嗎?」

「這位小友好急的性子,你這樣可不好,在神之樂園裡,切忌急躁,不然你是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剛才大叫的這人,差一點沒有直接暈倒,定了定神后,再次叫道:「爺天生就這個脾氣,我死不死關你屁事,接下來是什麼遊戲,你他媽的直說行不行,那個什麼帝君,怎麼選你做了他的使者。」

帝君使者不再說話了,剛才大叫的這人身邊,站著他的一個好友,此人看了看身邊的好友,臉色一下子變得煞白。

「我說兄弟,你剛才說話太沖了,我雖然不知道這個帝君使者是什麼人,但是,在時光跑道上,我看見過從天而降的一道光柱,瞬間湮滅了一個魔族的天才,你得罪了他,很不明智。」

「怕什麼怕?我們在這裡這麼久了,也只是聽到他的聲音,如果他能現身,早就出現在我們面前了。」

「無知鼠輩,本使者念你好歹也是一個天才,不願殺你,就算不殺你,也要給你一次小小的懲戒。」

帝君使者的話,聽起來虛無縹緲,好像是通過無數空間傳遞而來,雖然這樣,大叫之人身邊的朋友聽了以後,還是一屁股坐在地上。

帝君使者剛說完,一條乳白色的細小光線從天而降,如果不仔細觀察,根本就發現不了。

這條光線瞬間衝進此人的眉心,此人嘴裡頓時發出一聲慘叫,隨後噗通一聲倒在地上,幾分鐘后才從地上爬了起來。

「你的修為雖然不高,靈魂之力還勉強湊合,這次就剝奪你兩個小台階的靈魂之力,以作懲戒。」

大罵帝君使者的這人,獃獃的站立著,仔細感知了一下自身的靈魂之力后,頓時驚叫起來。

「我本來是第五個小台階的靈魂之力,真的變成第三個小台階了,我的媽呀!我什麼時候才能再次修鍊回來?」

沒有人理會這人的大叫,他這樣純粹是咎由自取,此時,帝君使者的話再次響徹在這片空間。

「接下來是尋寶遊戲,一共有八百六十五件寶物,這件寶物,可能是一塊普通的瓦片,也可能是一枚衣服上的紐扣,每一件寶物上,都有神之樂園四個字。」

帝君使者說到這裡,人們馬上明白了,剛才他之所以說了那麼多,是為了後面的話做鋪墊。

「在你們前面的就是尋寶遊戲之地,八百六十五件寶物就藏在其中的某處,每一件寶物,都能屏蔽一定程度的神識,這個遊戲考驗的就是你們的神識強弱。」

聽到這裡,有人對著空中抱拳道:「尊敬的帝君使者,如果別人得到了寶物,我可以搶奪或是殺了對方嗎?」

「可以搶奪,不可以擊殺對方,就算把對方打的殘廢了也沒事,只要不死就行,這就要看你的本事了,遊戲結束后,按照所得寶物的多少,排出前十名。」

「請問帝君使者,時光跑道的時候,前三名就得到了獎勵,這個遊戲排出前十名,是不是也有獎勵?」

「當然了,這次的獎勵不是神幣,而是遠超神幣的獎勵,各位小友,期待你們都能得到前十名,遊戲開始,本遊戲的門票,五百個神幣。」

眾人站立之處,就是悠蕩鞦韆對面的一片廣場,廣場中心有尋寶遊戲的說明,眾人一看,頓時知道了遊戲規則。

在這塊寫著規則的牌子旁邊,有一個投幣口,投幣口不遠處,有一座大型傳送陣。

八百六十五人依次投進足夠的神幣后,紛紛登上不遠處的傳送陣,這些人都站到上面后,傳送陣瞬間亮起來一道璀璨的光柱,光柱消失,所有人都來到了尋寶遊戲所在之地。

這是一座方圓足有千里的城市,城市的建築,都用由這裡最常見的青石建造。

一出現在這裡,陸青峰馬上向周圍打量過去,在他的周圍,遍布濃密的白霧,手平行著伸直,都看不見自己的手掌。

神識向周圍掃描,只能看清方圓萬米之內的景物,陸青峰有過這樣的體驗,這裡就和死亡大峽谷相差不多。

他站立的地方,是這座青石城市的一條街道,萬米之內沒有掃描到一人,寶物具有屏蔽神識的功能,更不可能讓他一眼就看到。

順著街道前行的同時,神識還向周圍不斷掃描著,特別是道路兩邊的建築,更是在他重點掃描範圍之內,眾人同時進來,被傳送到了不同之處,此時的寶物,不可能在人的身上,最大的可能,就是隱藏在某一棟建築的某一處角落。

很快來到一棟建筑前,門口兩側有兩隻貔貅,左側的貔貅旁邊,站著一個魔族天才,看到陸青峰來到,馬上遠遠的躲開。

此人看到過陸青峰和魔無極在深淵上空的打鬥,知道陸青峰的厲害,大家都在此地尋寶,他可不敢招惹到這個殺星。

[本書首發來自17K,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 ?這個魔族天才雖然躲開了,陸青峰也不想就這麼讓他走了,回過頭,神識在此人身上一陣狂掃。【最新章節閱讀.】

在這人的身上,並沒有掃描到寶物的存在,陸青峰還是不放心,帝君使者說過,寶物具有屏蔽神識的功能,僅依靠掃描,不一定能夠發現。

「喂?你過來,把你身上的衣服都脫了,讓我看看,你身上有沒有寶貝。」

「陸,陸青峰,我也是剛被傳送到這裡來的,還什麼都沒有發現,我身上哪來的什麼寶物?」

「讓你過來你就給我過來,不然的話,你也知道我的厲害,魔無極都不是我的對手,你就不怕我收拾你?」

「怕,當然怕了,可你不要忘了,帝君使者說了,這裡不讓殺人,我想,你也不敢違反了這個規則吧。」

兩人相距只有幾米,因為有著濃厚的白霧,即便這麼近的距離,肉眼也不能看到。

因為有神識掃描,修士不在乎這個,此人一再唧唧歪歪,陸青峰也有點發火了。

「看來我的話不怎麼好使,也好,你這是要我親自動手,那我就扒光了你的衣服,看看你身上到底有沒有寶物。」

一道靈魂之劍從眉心激射而出,瞬間射進對方眉心,砰的一聲,在此人的泥丸宮爆開,化作一張靈魂之網,把此人的靈魂束縛在其中。

一步邁到此人身前,大手一揮,這位魔族天才的衣服,頓時一件件的脫落,很快就變成了一個**,每件衣服都仔細檢查了一遍,並沒有發現什麼寶物存在,白白浪費了自己的時間,陸青峰決定,戲耍一下這個魔族的天才。

此人身上只有一枚儲物指環,所有東西都盛放在裡面,伸手從手指上摘下指環,看了看身邊堆放的衣服,屈指一彈,一點火苗射到上面,把衣服瞬間燒成灰燼。

再次來到左側的貔貅前,圍著石頭貔貅轉了一圈,這隻貔貅由整塊的青石雕刻而成,沒有任何縫隙,神識掃描也看不見任何其他的東西。

回頭看了看不遠處的魔族之人,陸青峰喃喃自語道:「嗯?這傢伙在這裡站著,難道真的是無意之舉。」

石頭貔貅上沒看到寶物,轉身看向貔貅後面的牆壁,牆壁也都是清一色的青石,每一塊青石,都有數百斤之重。

仔細看著眼前的每一塊青石,神識仔細的逐一掃描,當他看見腳下的一塊石頭時,眼神頓時停在這裡。

這面牆壁的每塊青石都一樣大小,引起他注意的這塊,周圍不是十分嚴密,肉眼都看不到周圍的縫隙,只有神識仔細的掃描,才能發現和別處的不同。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