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你們的暗魔皇已經被我斬殺了,你們也回不去你的暗魔界了,若是你們想自尋死路的話,可以繼續跟我們斗下去,小爺隨時奉陪!」凰無夜大喝道,聲音傳遍了整個戰場。

不少人放棄了掙扎,但是還是有一群人不死心!

「我們就算是戰死,也不會像你們這一些人類妥協!」

「對!即使戰死,也決不妥協!」

「殺!」

最後一批人掙扎,最終被凰王帶著的驍勇善戰的神凰軍給打敗,斬殺!

就算是魔族,他們也是畏懼死亡的,死了太多的魔,死了太多的人,他們不想死,只能當降兵了。

暗魔一族和滄瀾大陸的這一場大戰落幕了,最終以暗魔一族失敗告終,滄瀾大陸也付出了不小的代價,不過經歷了一場血的洗禮之後,他們會變得更加強大。

凰王去輕點人馬,至於剩下來的那一些魔族俘虜具體如何處置,凰王交給了凰無夜。

他們已經投降了,也沒有威脅,凰無夜找了鳳憂聊了聊,然後朝著風魔招收道:「風魔,你過來!這個任務就交給你去辦了。」

風魔狗腿的道:「無夜大人,你放心吧!這一點小事我要是辦不好,提頭來見。」

如今風魔在幽冥魔族可是混的很好,非常慶幸當初自己的識時務。

風魔的任務是給這一些俘虜們一個選擇,選擇生,那麼吃下毒藥,這樣好掌控他們。

選擇死,那麼自己自裁吧!

選擇生之後,自然不能回到暗魔一族,但是他們可以在幽冥魔族,聽從新一任幽冥魔皇的命令。

大部分暗魔都是選擇生,好歹可以活下去,好歹可以回魔界,已經幽冥魔界也是魔界啊!

鳳憂在幽冥魔界根基很淺,手下沒有多少可用之人,凰無夜把這一批俘虜送給鳳憂,對於他來說有很大的用處。

鳳憂這一次來滄瀾大陸假裝幫助暗魔一族,實則幫助滄瀾大陸,這消息傳到了幽冥魔界了之後,有許多幽冥魔族不滿!

他們想要造反,他們想要換一個魔皇。

鳳憂道:「好不容易大戰平息,又不能跟大哥和夜兒好好相聚一場,我要先回幽冥魔界了。」

凰王道:「想相聚,以後會有機會的!幽冥魔族那一邊,需不需要為兄幫忙?」

鳳憂回道:「魔族的事情,那麼就交給魔族來處置!而且夜兒送給了我這麼多人,我要是還搞不定魔族的那一邊的動蕩那真的說不過去了,大哥就放心吧!」 凰九淵道:「那為兄就祝你一切順利,保重!」

「大哥和夜兒要保重!」

來時鳳憂是帶著精英部隊還有夜皇傭兵團的人魔,凰無夜留了一些人魔在滄瀾大陸,讓他們熟悉這一邊的生活。

回去之後,鳳憂帶去了比來的時候多了四五倍的魔族,大部分都是暗魔一族的魔族。

這一些魔族的實力普遍比幽冥魔族要強,鳳憂把這麼一批人帶過去,那一些干不服鳳憂的人絕對沒有好果子吃。

送走鳳憂了之後,便在這一片大戰之後的廢墟之上開啟了一場勝利的狂歡。

這樣的慶功宴,本該回到帝城去舉辦的。

但是他們也不確定到了帝城滄瀾帝君會整什麼幺蛾子,那個時候太掃興了,還不如直接在這裡舉辦狂歡宴。

在這裡,大家都很自由最在!

在這裡,他們為了守護滄瀾大陸人類生存的土地而拼搏,灑熱血!

在這裡,他們獲得了大戰勝利。

有喝不完的烈酒,有吃不完的肉。

凰無夜妖血還有玄墨在一片篝火旁,妖血和玄墨在烤肉,兩人在暗地裡斗烤肉的技術,至於凰無夜自然負責吃。

凰無夜跟玄墨詢問了這一些日子發生的事情,也把他身邊發生的一些有趣的事情分享。

玄墨的雙眸帶著暖意看著凰無夜道:「師弟過的很精彩,很開心,我就放心了。」

「啊!小夜兒,張嘴!」妖精遞上了烤肉到了凰無夜的嘴邊,時不時的因為吃味了,這不跑出來插話。

不過總的來說氣氛還是不錯的,到了深夜,大家都喝得很醉了。

這個時候有一些膽大包天的人道:「那個……夜王殿下,有人說……有人傳聞你是女人!」

「哈哈哈!你怎麼可能是女人,完全都不像是女人啊!我看那傳出那謠言的人是一個傻子了。」

這人說的盡心,壓根沒有注意到凰王的此時的表情很難看,他道:「來人啊!塞住這傢伙的嘴巴給我帶下去!喝醉酒了口無遮攔就給我安份一點。」

竟然說他寶貝女兒不想女人,他家夜兒那麼可愛,那麼漂亮,那麼乖巧,到底哪裡不想死女孩子了。

凰王那一個怒氣把大家都給嚇到了,不少人都被嚇醒了幾分!

方才的話有問題嗎?沒問題啊!凰王為什麼生氣,難道夜王殿下真的是一個女人?

他們肯定是喝醉了,在胡思亂想一些什麼啊!繼續喝!

寧崖死了,卻把凰無夜的身份給暴露了,凰王道:「夜兒,沒關係!如今你的實力也能自保了,恐怕父王都不是你的對手,我覺得可以告訴全天下,你是一個女子!並不是男子了。」

凰王一直覺得,讓夜兒偽裝成性別委屈她了。

凰無夜道:「順其自然吧!反正我都找到媳婦了,不管大家認為我是男是女都沒關係,不過滄瀾帝君聽到這小子,不知道會搞什麼鬼?」

凰王道:「我忍耐他已經忍很久了,他要是在不安份,打你的主意,我絕對不會繞過他!」 凰王的底線,便是凰無夜。

但是滄瀾帝君完全是不做就不會死的類型,第二天從滄瀾帝城傳來了一道聖旨,聖旨上說,凰無夜是命定的帝后,讓她快點回去滄瀾帝都,等這被封后!

聽到這聖旨的內容到時候,所有人都覺得滄瀾帝君都瘋了吧!

難道他們真的信夜王殿下是女子?

其中最為神器的便是妖血了,妖血目光冰冷的道:「那老東西簡直是嫌活的不耐煩了,什麼帝后,對我家小夜兒都不稀罕!我立刻過去宰了他們。」

凰無夜對他們道:「很抱歉,瞞了自己這麼久了,小爺的確是一個女人!我是父王的女兒。不過,你那又如何?我凰無夜就是凰無夜,也是夜皇傭兵團的夜皇,無關男女!」

這下所有人都懵逼了,他們沒有聽錯吧!夜王大人承認自己是一個女子。

但是是男是女似乎也無法影響他在他們心目中的地位,他們對這一個聖旨表示非常的憤怒。

「滄瀾帝君,太不像話了!」

「他到底是想要做什麼?夜王殿下的婚事,什麼時候他說了算了。」

「凰王,要不我們造反得了。」

滄瀾帝國一直以來都讓人敬畏,但是此時他們是真的憤怒了。

打仗的時候帝國沒有幫過凰王大人一絲一毫,結果打贏了,那一把老骨頭竟然沒臉的想要娶夜王殿下。

也不看看自己有沒有那一個能耐!

凰王道:「夜兒,你打算怎麼辦?父王聽你的。」

凰無夜道:「各位前輩,你們先回各自宗門整頓,然後潛伏進入滄瀾帝宮,以防有什麼意外?」

「滄瀾帝君不是傻子,我們答應了暗魔一族他們應該知道我們的能耐!就憑他那一些人手,十倍多的人都不夠我們打!他到底是多麼想不開才會這樣惹怒我們,如果不是腦袋出問題的話,那就是他們有所依仗。」

凰無夜冷靜的分析著,那一個凰家之女比為帝后只是無涯為了控制逆天陰陽鼎的主人隨便胡茬的而已。

滄瀾帝君也不看看自己長成什麼樣,年紀有多大了?竟然還敢打這樣的主意,簡直找死!

妖血已經按耐不住要衝過去殺人了,凰無夜只好一隻揪住他,讓他稍安勿躁。

「一隻跳樑小丑而已,妖血你不值得為這件事情這麼生氣!讓我忌憚的是,到底是誰給了他這麼大的底氣?」凰無夜嘀咕著。

滄瀾大陸,各大勢力的強者都是站在岳父和小夜兒這一邊了,滄瀾帝國現在顯得孤立無援,他們在面對暗魔一族的戰爭的時候無動於衷,失去了威望並不奇怪。

如今要是還有誰有那一個能耐幫他們對付小夜兒你,我所能想到的,估計就只有聖境了。

提起聖境,妖血的目光越發的冰冷。

凰王道:「就算是聖境,他也沒有那麼大的底氣,我想還有一個更厲害的角色,我也許已經猜到是什麼人了!有些棘手,如果有危險,妖血玄墨你們帶著小夜兒離開,去一個安全的地方。」 夜兒女子的身份被寧崖知道了,那麼寧崖背後的人肯定知道了。

為了得到逆天陰陽鼎,那一些人可以不付出任何代價,可以不不折手段,他以前可是見識過了。

凰無夜道:「父王,別擔心,我現在可是很厲害!誰怕他們。」

「嗯!」

凰無夜把那什麼甚至,給直接撕了,但是他跟凰王是打算回滄瀾帝城,要找滄瀾帝君算賬!

既然女子的身份已經不是秘密了,凰無夜翻出來了空間里的女裝,解除了千幻神鐲的偽裝,結果一走出去,其他的人還沒有來得及多看一眼,就被妖血給抱個滿懷。

「小夜兒!」妖血低沉的道。

其他人探出頭來看,看不到臉,只能看到那身段,那的確是女子的身段。

妖王殿下實在是太小氣了,讓他們看一下又怎麼了,他們可沒有看過夜王殿下的女裝的模樣啊!

妖血護著凰無夜護的太緊了,所以他們至始至終都只能看到凰無夜的背影,只覺得遺憾啊!

不過沒關係,既然夜王殿下已經穿上女裝了,以後總有機會看就是的了。

滄瀾大陸跟暗魔一族一戰,在戰勝凰王的帶領之下,滄瀾大陸獲勝,如今凰王已經帶著神凰軍返回滄瀾帝城。

凰王大人和夜王殿下守護住了滄瀾大陸,保護了滄瀾大陸的所有人,在回去的路上,一路走來,有無數百姓相送,鮮花滿天飛。

這絕對是至高尊崇,他們發自內心的感謝凰王,這一些身為帝君的滄瀾帝君都沒有這而一個帶路。

滄瀾帝君看著情報,臉色越來越不好,如今天下,所有人只知道他凰王,而他這一個滄瀾帝君,對於他們來說竟然跟一個擺設沒有兩樣。

可惡!

凰九淵必須要死!

「你們真的有那一個實力解決凰九淵嗎?我認識他這麼多年了,都看不透他的極限有多強。」滄瀾帝君問道。

「只要你們按照我們的吩咐去做,應該能成功的,要是不合作的話,你也可以想到自己的下場!你這帝君要做到頭了。」

「好!」

班師回朝之後,凰王去見了滄瀾帝君,簡單的彙報了一下。

而凰無夜跟妖血去逛街了,這不直接引起帝城交通堵塞!

「天啊!夜王殿下真的是女子!」

「那一張臉一模一樣,的確是夜王殿下,夜王殿下女裝的時候竟然這麼美?」

「他跟妖王殿下站在一起實在是太賠了吧!」

這一逛街,整個滄瀾帝國的人都知道凰無夜是女子了。

在帝宮之中,滄瀾帝君問道:「凰王可還記得國師的預言。」

凰王道:「國師本來就是假的,那預言豈能當真!我的女兒要嫁給誰,她自己說了算,就算是蒼天說的,也不算的!」

「我凰王府還有事,就先告辭了!」凰九淵說完立刻離開,不想跟滄瀾帝君說這麼多廢話。

「真是越來越不把我放在眼裡了,好!好!你不仁,就別怪我不義!」

凰無夜和妖血在帝城秀了恩愛了之後,滄瀾帝君開始秀下限來噁心人了,他竟然送了一大批聘禮送到了凰王府,說要迎娶凰無夜為後! 妖精這一次是真的想滅了滄瀾國皇室了,凰無夜讓他稍安勿躁,面對送禮的公公,凰無夜道:「看來陛下是孤單寂寞冷了,想要找皇后,小爺給他挑!來人啊!把這一些聘禮送到城外的那位薛姑娘家。」

凰衛點頭道:「是!」

那位公公怒道:「凰無夜,你大膽!」

那位薛姑娘可是整個帝都都聞名遐邇的第一醜女,凰無夜竟然把這聘禮棟掃她哪裡去,豈有此理,這不是想要他們帝君去迎娶一個醜女嗎?

他看著眼前這一個白衣女子,已經恢復了女子的打扮,但是渾身上下的氣勢還有行事作風,依舊不會讓人覺得眼前之人是一個柔弱的女子。

「小爺一向大膽,怎麼了?有些人不要臉,小爺愛怎麼做就怎麼做?」

不顧皇宮裡的這一些人,這一些聘禮真的被凰衛大搖大擺的送到了城外去了。

滄瀾帝君得知這一個消息差點把整個書房都給砸了,他必須只能忍,再忍耐一段時間,一定要讓這一些以下犯上的傢伙好看。

自己被拒絕,這不滄瀾帝君一直不甘寂寞的給凰無夜和他兒子賜婚,顯然是他一個人在唱獨角戲,聘禮一次次的鬆了過來,全部都被凰無夜給扔了。

凰無夜跟凰王道:「滄瀾帝君一直按兵不動,一定是在等什麼?而我們的人這一次大戰元素大損,現在在五行世界療傷也需要一段時間,走著瞧吧!」

眾人都感覺到滄瀾大陸在戰勝暗魔一族之後,也並不寧靜,這也沒辦法,雖然滄瀾帝君一直在作天作地。

滄瀾帝君繼續作死,很快的傳出來了消息,說凰王勾結幽冥魔族想要逆謀,暗害帝君,派出了重兵,想要把凰王還有凰無夜打入天牢。

如今滄瀾帝國的高手,已經包圍了整個凰王府,神凰軍並不駐守在凰王府,所以整個凰王府也只有凰衛而已,這麼一大批凰衛並不可能是這而一些人的對手。

凰王府的外面里三層外三層的被包圍住,不少人在遠處觀看,心中為凰王打抱不平。

真是狡兔死走狗烹,凰王剛剛戰勝,滄瀾帝君就容不下凰王了。

正當那以為帝國高手準備破門而入的時候,「轟!」凰王府的大門被打開,凰衛在門內站了一排,四個人走了出來。

凰王大人,夜王殿下,妖王殿下,還有那一位在與暗魔一族大戰一戰成名的夜王殿下的師兄,玄墨公子。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