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可是師妹卻沒有說話,反倒是臉色有些難看,師妹指著裡面的人說:「你們,你們看,他好,好像在,在動啊……」

「怎麼可能呀,師妹你是不是看錯了?」

「哎呀媽呀」

三個師兄也被嚇了一跳,其一人還怪叫了一聲媽呀之類的,被嚇的不輕。

其一位青年,連忙雙手合十,向冰層的人道歉:「你們也快一些……」

在他們看來,這裡被凍死人很正常,每年的寒潮一來,有些人沒有來得及出來,被凍死在裡面了。甚至這裡的寒潮,時有時無的,有時挺好的天氣,下面也會冒出一股寒潮將大量的生靈凍死在下面。

他們走後沒有多久,葉楚便緩緩的睜開了雙眼,這冰層的人正是他葉楚。

葉楚吐出一口氣,直接將面前厚厚的冰層,給燒出了一條通道,自己所呆的地方立即變成了一個水簾洞,冰層都被融化成冰水了。

「不知道又過了多久了……」

導致他在這裡一下子進入了閉關了,不知不覺的被冰層給封印了,連他自己都不清楚現在過了多久了。

葉楚看了看這個冰窟的四周,冰窟裡面被人為的開挖出了許多的小房間,每個小房間裡面都放了一些方形的冰塊。這個地方儼然是被他們拿來取冰用的,因為現在外面正是夏季,常年酷署難耐,高溫環境下,他們是需要用大量的冰塊的。

冰窟的內部空間並不是特別大,也只有十個八個足球場那麼大,葉楚在這裡面轉了幾圈,也沒有什麼別的發現。

葉楚想了半天,也沒想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自己怎麼進入了閉死關了。

既然沒有收穫,葉楚也沒有再在這裡呆下去了,很快從裡面出來了。

他們的修為都不是特別高,但是特別均勻,都達到了大概魔神兩三重的水平,還算是不錯的實力。

兩人在面守著,其餘十人迅速下了冰窟,估計是去搬冰塊,裝芥子去了。

「還好,只是在下面被封印了三個月,沒有太長。」

不過葉楚一掃他們的元靈,倒得知了一些其它的信息,原來這些傢伙是北王候府的守衛兵,他們這回來這裡搬冰塊是為了兩天後,北王候府的一場盛事而來。

只不過現在這場親事,知道的人卻並不多,他們這兩人也是正好有個表哥,在北王候府,任執事正好管這事兒,才讓他們知道的。

這兩個傢伙不僅知道這事兒,還知道一些北王候府與南風聖城城主府之間的嫌隙,而且現在連他們都知道,這北王候想當南風聖城的城主。

別的信息還有大把,葉楚沒有空搭理,不過得知這北王候,對這南風聖城城主之位虎視眈眈,他有些不爽了。

「每年千億的靈石,還有大量的天材地寶,要怎麼得?」

而且這回他們搞這樣的訂親之事,十有**是北王候想與南王候結盟,可能是暗要商議如何奪城主之位的事情葉楚一聽這事兒,不能不管了。

北王候城,與南風聖城的建築可以說風格相差極大,這裡的城牆高聳入雲,光是這城牆怕是有幾千米高,全是由大青石砌成的,確實是十分震撼人心。

不僅如此,北王候城外,還有護城大陣,想要硬闖進北王候城還真是並不容易。

「入城令?」

不過也知道了,這些傢伙,只要收一些靈石,一般都會放行的。

平日里若是別人想進城,一般都是會給五百到一千靈石這回直接來了個給一萬的,顯然也是一個挺有錢的傢伙,他們自然會放行了。

在外苦修了好幾年了,葉楚也沒有吃過一頓飽飯,而且出入的都是那種苦寒之力,環境極為惡劣的地方,難得來到這樣的大城市,葉楚哪能不開吃一頓。

不過葉楚來這裡,只是為了吃東西,順便著再打探一下消息。

「買消息?」

「客官您想買什麼消息呀,本店可是什麼都賣的,人啊,消息呀,還有美食呀,想要什麼本店都有……」老闆娘捏著蘭花指,娘娘腔的說。

「九千五百萬?」

「呵呵,也不是什麼特別的消息了。」

「你這是要候爺的行蹤呀……」

「呵呵,剛剛不還說你們什麼生意都接嘛……」

「這倒不是……」

「你開個價……」

「一百億……」

「一百億?」

「呵呵,這個價錢可不高了……」

「呵呵,這個價錢有些高,這樣吧,如果十個億可以成交的話,我們成交如何?」葉楚說。

老闆娘直接拒絕了:「十億不可能的……」

葉楚淡淡的笑了笑說:「那五百萬當作酒錢了,把你們店裡最好的酒菜,給我多幾份……」

老闆娘楞了楞,沒想到葉楚拒絕的這麼乾脆,眼裡閃過一抹異彩,離開了這個包廂。

本來自 (貓撲中文)見老闆娘離開了,久。南風聖城和其它的仙路上的各大仙城,神城,和聖城,其實都是後來建造的是在仙路出現之後,才開始修建的。

而像這種北王候城,或者是南王候城,其實存在的更加久遠,是在仙路還沒有出現的時候,就已經出現的超級古城正因為如此,他們之間,一直是以制衡或者是敵對的態勢。

在南風聖城沒有出現以前,這一帶都是歸那幾座候王城管轄的,地盤被他們給瓜分的。可是自打南風聖城一建成,包括他們北王候府,還有南王候府,都被仙路劃分到了南風聖城的管轄之地了。

相當於原來是土霸王,後來出現了一支所謂的正規軍,將他們給收編了,他們自然是不爽的,只不過因為仙路太強了,他們也來。

許多事情,就可以根據他們的信息交集,互相應證,推理,省去大把的時間。

在這裡吃喝了大半個時辰,一旁的兩個小姑娘,不勝酒力被葉楚灌得迷迷糊糊的,兩人都趴在這裡打磕睡了,她們從來沒像今天這樣子,喝過這麼多酒。

而且是這麼貴的酒,光是他們喝掉的酒,估計就得幾百萬靈石了,更別提其它的東西了,今天這一頓的消費怎麼著也得近千萬靈石了。

在這裡呆了這麼久了,葉楚也掃過上百人的元靈了,得到了大量的信息,正準備離開這裡的。

這時候外面進來了一條大魚,一個披著黑袍,戴著半邊銀色面具的傢伙進來了。

這傢伙身形魁梧無比,壯碩如牛,走路時兩條腿和鐵柱子一樣,踩的地面咚咚直響。

旁邊幾人見到這傢伙,都趕緊閃開一些,顯然對他都是頗為忌憚。

「中階大魔神……」

葉楚看到這傢伙,嘴角微微揚起,這是目前為止,在這裡看到的修為最高的傢伙。

看這傢伙的氣勢,應該會知道不少事情,這時候老闆娘見他過來了,也趕緊過來招呼他。

這傢伙卻是面沉如水,直接當著眾人的面,大聲的說:「我要的女人準備好了沒有?」

周圍一群人,面面相視,這傢伙就是這麼直接,傳音交流都不會,非得大庭廣眾之下說。

「宇文將軍,您的事情我們怎麼敢不辦好呢,早就為您準備好了,您後面請吧。」

老闆娘對這個叫宇文將軍的,也是十分恭敬,似乎還有些畏懼。

宇文將軍往前邁了兩步,突然腦袋瓜子有些疼,一雙虎眼立即扭頭看向了剛剛葉楚所在的地方。

「那裡是誰!」

宇文浩面色凝重,問老闆娘:「是什麼人……」

「那裡?」

可是現在,那裡卻沒有別人,不過老闆娘也有些措厄,只看到那兩個姑娘,卻沒有看到葉楚剛剛還在這裡的。

「沒有人呀,就兩個小姑娘喝多了……」老闆娘本來想提葉楚的事情的,可是又擔心等會兒會發生什麼事情。

這個宇文浩出手狠辣,他要是出手了,這天香樓都要被毀了。

與這些舉手就可以毀天滅地的修仙者來說,天香樓雖說建造的很有規格,但還是遠遠比不上這些傢伙的攻擊道法。

「沒有人?」

宇文浩眼神閃了閃,老闆娘連忙說:「宇文將軍,我們到後面去吧,她們都是極品的……」

「好吧。」

宇文浩仔細的查探了一下,那裡確實是沒有別人,就那兩個小姑娘,不可能能對自己造成影響。

也許是自己剛從戰場回來,現在有些太疲憊了,眼花了吧這才會頭痛。

他哪裡知道,剛剛那一下,葉楚就將他元靈中大部分的信息給搜刮掉了。

他們走後沒多久,葉楚又出現在帘子里的飯桌旁,葉楚心裡暗暗驚嘆:「這個宇文浩,經歷的事情還挺多的嘛,丫的,還是個挺有故事的傢伙……」

「宇文浩,北王候府的燕北軍的副統領,前不久才剛剛在戰場上歸來……」

「怪不得北王候近來動作頻頻了,原來是在那裡發現了另外的一個世界,那裡有無數的寶藏,只要踏平了那裡,他們北王候府的實力便會大增。」

「什麼結親,原來只是個晃子,北王候從來沒將南王候放在眼裡,對他南王候府的那點勢力,更是不屑一顧。這傢伙就是想當聖城城主,野心還真是不小,還想當仙城,神城的城主。」

「他不過是想拖延時間罷了……」

宇文浩雖只是這候府的一位將軍,但是卻坐鎮北方,與北方的無盡藍海相連的地方。

就在十幾年前,在無盡藍海的中間,發現了一片奇怪的海域,那裡的海水在某一天突然全部排開了,在海域的中間出現了一條幽黑的通道。

通道直達數十萬米的海底,宇文浩所統率的燕北軍,在海底深處發現了另一個世界,在那裡藏有大量的寶藏,天材地寶無數。

但是因為下面有一些奇怪的生靈守護,這些生靈個體實力不是特彆強,但是卻有極為頑強的生命力,近乎打不死的剛開始他們攻了好久,依舊沒有殺進下面的那個世界。

又經過了七八年的時間,北王候府來了一個高人,被北王候奉為軍師,終於是想出了一個辦法。用一種海中的靈蟲,丟進了下面的世界中,沒過多久,下面就傳來了好消息。那些海中的靈蟲,在下面那個世界裡面,繁衍的極快,並且迅速的開始吞噬那些生靈群體。

如此過了四五年的時間,到了前不久,下面的那種生靈已經被吞噬得差不多了,宇文浩才率大軍殺了進去,終於是在前段時間攻克了下面的世界的城堡。

至於之前他們放進去的靈蟲,又天生對火很畏懼,他們這支大軍,只是帶著大量的火油下去,就將這些靈蟲給滅了現在大軍已經攻佔了下面的那個世界。

當然,還只是下面那個世界的一個入口而已,下面那個世界太大了,以宇文浩等人的探查來看,就下面那個世界的大小,甚至是比上面的南風聖城的地域還要大得多。

面積,極有可能是南風聖城管轄區域,方圓千萬里的範圍的面積的幾百倍。

說不定,有方圓近億里之巨,現在他們還只是攻佔了入口,別的地方還沒有來得及去探查。宇文浩這回從下面那個世界上來,就是想來向北王候親自彙報的,不過因為他多年沒有碰過女人了,他還是先來到了這裡。

「呵呵,這也是一場機緣了,他若沒有來這裡,說不定我就不知道這地底世界的事情了。」

葉楚心中暗笑,想不到在這南風聖城地域之下,還藏有一個這麼奇妙的世界。

既然下面有方圓近億里之巨,那一定有不少極端之地,這地上面南風聖城的管轄之地範圍內,差不多的五行之地自己都去了,本來是打算去別的地方的。

現在這樣子也正好,省得自己去別的地方了,可以就去這個地底世界,要回來的話,直接從無盡海域回來就行了。

這個宇文浩也是一個奇葩,葉楚之前還覺得這貨可能挺男人的,一來就叫囂著自己要的女人們準備好了沒有,可是一掃他的元靈才發現。

這貨每回來這裡,都會叫上不少女人服侍他,可是也只是讓這些女人在他的身上放石子玩。像這樣子的男人,葉楚是從來沒聽說過,叫了女人不是為了玩女人,而是讓這些女人們,用嘴將一顆顆小石頭,叼到他的身上,將他給蓋起來這算是什麼嗜好。

「世上男人千萬億,像宇文浩這麼極品的,應該不會再有第二個了吧……」

至於這宇文浩為何喜歡這樣玩,葉楚也掃過他的元靈自然是知道原因的,這貨竟然是因為,當年小時候在修鍊的時候,屋內起了大火差點就被燒死了。結果自己的師娘,從天而降,灑了一大片的石子下來,將火給澆滅了,他自己也被細沙子給埋住了。

從此他就喜歡過那種被沙子蓋著的感覺了,而且喜歡讓漂亮的,年輕的女人,替他用嘴叼著石子蓋在身上。

至於這樣的原因,葉楚也是蹄笑皆非,誰能想得到這個龍威虎猛的大將軍,修為都達到了中階大魔神的威武男人,竟然是個這樣的怪物。

「估計那些伺候他的小姑娘們,都會罵這是個怪物吧……」

葉楚沒在這裡呆了,吃也吃得差不多了,留下了靈石之後便離開了這裡。

他沒有前往北王候府,而是來到了無盡海域,南風聖城管轄地帶,大概有方圓八百萬到一千萬里左右。

但是在南風聖城以外,尤其是北域這邊,還接連著一片無盡的海域,這片海域的名字就叫做無盡海域。

只是這片海域相對比較貧瘠,附近也沒什麼靈物,所以這邊即使是連南風聖城城主府,也不會有幾人願意來這個鬼地方。

無盡海域中,不時會有一些海獸出沒,這些海獸經常會襲人,所以在這無盡海域的邊緣,以及中間的一些島上,海溝處,都會留有一些軍隊。

這些軍隊,一般都是由北王候府出的府兵,宇文浩就是這支府軍的副統領。

葉楚沒用多久,便到了這無盡海域外面,前面有一片海島,海島被濃濃的霧氣包圍,不仔細看的話幾乎都發現不了這片海島。

不僅如此,這片海島還悄悄的組合成了法陣,相當於是這些海島,將海島中間的地方給圍了起來。

只是葉楚早就通過宇文浩,得知了具體的位置,這片環形的海島,就是他們特意弄出來的,人為的製造出來的一片海島,那個通往地下世界的通道,就在這片海島中間。

外面的法陣,雖說也很強,可是對葉楚來說卻是小兒科葉楚直接一閃,就進入到了海島中。

海島寬度並不寬,也就只有幾百米,中間有一個巨大的黑色通道,這個通道的直徑大概有十里左右,外面是一圈人造的海島,大量的府兵,此時就在這裡駐紮,人數不少於三十萬。

府兵雖然不少,但是其中強者卻並不是特別多,葉楚一眼就看到了,那邊幾個守將,最強的修為也不過只有初階大魔神之境。

修仙者到了一定的境界之後,已經沒有人願意在沙場征戰了,尤其是步入了大魔神之境,也就是至尊之境之後,誰還會想在這種鬼地方駐守。

尤其是這裡四面環海,四周沒有半點休閑之地,更是沒人想在這裡呆了。

葉楚施展隱遁之術,飄浮在這個通道的上面,通道中間被布了法陣,下面的通道口被封死了,只有最中間有一圈直徑十米不到的白色光圈,還在閃爍。

想要進入下面的通道,就得從這個光圈下去,只是這個光圈封印石,在幾位守將的身上。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