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再加上那凶魂對小鬼實在是羞辱倍加,昔日被小鬼呼來喝去的走狗如今都已經敢站到小鬼的頭頂上拉屎撤尿了……」提到這些傷心事,幽魂老祖頓時間真情流露,任誰見了都不會想到他只是在演戲而已。

王明心道,要不是我暗中動手破壞了空間通道,那華夏可就真麻煩了,不過卻沒說,似乎也被他講述的事情吸引了過去,點點頭后問道:「那你現在想怎麼辦?」

「現在……現在小鬼只想殺了那條走狗,再宰了那個凶魂,然後離開世俗界去其他的空間密地修鍊。」幽魂老祖先是咬牙切齒,一副血海深仇的模樣,接著就換上了一副大徹大悟的表情,好似已經看破紅塵,這就要升仙而去了。

眼看著王明臉上漸漸流露出了同情之色,幽魂老祖也是演的興起,再次變了一副模樣頑廢的說道:「但是,小鬼無能,根本不是那個凶魂的對手,他已經是中階聖級之境的強者,雖和小鬼只有一階之隔,實力的差別卻是恍如天地鴻溝。」

「小鬼明白,單憑小鬼自己的實力,根本不可能是這個凶魂的對手,所以……所以小鬼想到了大人您。」

抬起頭,熾熱的眼神落到王明的身上,幽魂老祖有些狂熱的說道:「大人您也是中階聖級之境的強者,而且小鬼有幸被大人打過一次,所以能清楚的分辨出大人您的實力。大人您的實力絕對高於那個凶魂,如果再有小鬼我從旁輔助,定能將那凶魂斬殺!現在控制鬼修大軍的其實就是這個凶魂,只要殺掉這個凶魂,就能還華夏一個太平盛世……無論小鬼有沒有深仇大恨,大人您早晚都是要跟他對上的。」

「如今小鬼願意為大人出一出犬馬之勞,儘快斬殺這個凶魂……到時候,小鬼大仇得報,大人您也驅散了鬼蜮來襲的鬼修大軍,豈不是兩全其美?」

幽魂老祖說到這裡,又神神秘秘的壓低了聲音,道:「而且,小鬼也不是完全沒把握就來這裡找大人您的,小鬼還知道凶魂的一個弱點……只要抓住了凶魂的弱點,大人您一定會馬到功成的!」這一番於公於私的勸諫,再加上所謂弱點的引誘,確實能讓人心神大動。

王明似乎也露出了一些興趣,抬起手朝他招了招,說道:「過來,說給我聽聽,是什麼弱點?」

「這……」如今是個安全距離,有心防備的話,幽魂老祖有信心能逃出去,但如果靠近過去的話……

可這是最後的機會了!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幽魂老祖把心一橫,露出媚笑之色,屁顛顛的靠近了王明…… 「說說看吧,那些凶魂有什麼弱點?」王明沒有對幽魂老祖下黑手,等他靠近自己不到十米后,才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十分隨意。王明也不想和那泰坦魔神硬碰硬,先不說自己傷勢沒有復原,就說幽魂老祖所說對方乃是聖人中階的實力就不可信,王明可不想陰溝裡翻船。

注意到王明的反應,一路靠過來都有些心驚膽顫的幽魂老祖這才鬆了口氣,那一張鬼臉上堆滿媚笑之色,說道:「大人,那些凶魂其實都是在封印當中受盡了折磨的惡鬼,因為很多魂魄融合才能形成的它們加上後來相互吞噬的太厲害了,導致神智喪失,思維一片混亂。」

「凶魂雖然兇悍,實力也十分的強勁,可若是大人能夠掌握鬼蜮禁地的封印的話,印刻在它們靈魂之核當中的禁制就會生效,所有的凶魂都會在瞬間被收入禁地,永世不得翻身。」

「最重要的一點是,這些凶魂相互吞噬,雖然實力大幅提升,但那些被它們融入吞噬掉的同類體內的靈魂之核也進入了它們的靈體當中……一旦封印重新開啟,那封印中的禁止就會按照靈魂之核當中的印記進行重新判斷,如此罪責疊加之下,還有哪個凶魂能夠存活下去?」說到這裡,幽魂老祖的臉上閃過一絲厲色,神態卻更加的恭謙了:「當然重新開啟封印無疑是痴人說夢,但那些凶魂靈魂之核當中的印記,卻能拿來作為薄弱點進行操作。」

「哦?」王明的眼眸當中泛起絲絲異色,臉上卻不動聲色的哦了一聲,淡淡的問道:「這靈魂之核的印記,該如何操作呢?」

「大人有所不知,這鬼蜮中的上古封印大陣與其他封印不同,被封印其中的惡鬼都被刻入靈魂之核印記,只要這種特殊印記還在,這些凶魂便依然是被封印製約的!」

幽魂老祖壓低了聲音。神神秘秘的說道:「小鬼雖被那凶魂欺辱萬分,卻也是忍辱負重的尋找可乘之機,結果皇天不負有心人,果真讓小鬼找到了可以對付這些凶魂的利器!」

「利器?」王明興緻被勾動了起來,問道:「什麼利器?」

幽魂老祖的眼眸當中閃過一絲得色,說道:「鬼蜮禁地的封印乃是無上大能所布下的,不過其中大陣樞紐乃是奪天地造化的寶物……喚作鎮魂玉!」

「……」王明覺得有些耳熟。卻一時間想不起來更加具體的細節,只能點點頭閉口不言。等著幽魂老祖繼續往下說。

而幽魂老祖也沒多想,半真半假的就說了:「這鎮魂玉有鎮壓一切靈體的功能,一旦鎮壓就會在鬼魂的靈魂之核當中刻入印記,以保證制約對方,同時也防備對方逃脫。」

「一般情況下,對方只要靈魂之核曾經被鎮魂玉鎮壓過,在碰見鎮魂玉的話,就會被激發出逆天的能力,就算被一個小孩子拿在手中,也能輕而易舉的抓捕對方。哪怕這個罪犯的實力達到巔峰聖者!可以說鬼魂被鎮魂玉鎮壓過,那它就一直被這東西克制,雖然修為越高越不容易剋制,但只要它被克制過,那就跑不了了。」

「而且。鎮魂玉還帶有靈魂印記的搜索能力,只要靈魂之核當中存在有印記那麼,無論這個鬼魂逃到哪裡,都會被鎮魂玉輕而易舉的定位。」

幽魂老祖笑了:「鬼蜮禁地雖然已經被泰坦魔神毀壞,可那鎮魂玉卻依然存在,任何人得到這鎮魂玉,都能輕易的抓捕在世俗界上作亂的凶魂!」

「那鎮魂玉在哪?」王明的心中泛起了一陣陣莫名的熟悉感,真的好像有在哪裡見到過這鎮魂玉,可這一時半會兒的也想不起來了,當即問道:「你可見過鎮魂玉的模樣?」

「小鬼既然知道鎮魂石的存在,自然也見過鎮魂石的模樣。」幽魂老祖顯然是早有準備一聽到王明問起這個,立馬就抬起雙手比劃道:「鎮魂玉約有巴掌大,通體呈黝黑色……」

幽魂老祖的介紹還在繼續王明聽著聽著,腦海當中突然間劃過了一道靈光,一塊和幽魂老祖所描述的鎮魂玉模樣幾乎一模一樣的東西浮現在他的記憶當中,並慢慢的清晰了起來……

那不是當初他在鬼蜮巧合下得到的那塊鎮魂石嗎?!

鎮魂石具體效果王明也不太清楚,但是卻能讓修鍊者修鍊事半功倍,靜心凝神。不過當初擊殺那幾個小鬼的時候,王明感應到那個攜帶鎮魂石的鬼將有些不對勁,如今估摸可能是被鎮魂石給控制了!王明在遠古的時候也沒聽說過鎮魂玉,只知道有鎮魂石而且也只是聽過,可以說明鎮魂石的稀少,聽見幽魂老祖的介紹,王明可以肯定那鎮魂石就是鎮魂玉,只不過換了個稱呼!

一想到這個,王明的呼吸不由一滯,但他很快就壓下了自己的澎湃的心情,盡量維持著平靜的語氣,朝幽魂老祖問道:「這鎮魂玉現在在何處?」

「成了!」幽魂老祖頓時大喜,心中忍不住高呼了一聲,臉上的神情更加的恭謙,他畢恭畢敬的回答道:「大人,鎮魂玉目前就在西亞境內,但小鬼是鬼魂,根本不敢靠近鎮魂玉……所以,雖然小鬼已經找到了鎮魂玉的所在,卻不敢輕舉妄動。」

說著,他抬起頭看了看王明,說:「但是大人不一樣,大人是擁有肉身的聖級強者,完全符合操作鎮魂玉的要求,只要大人信得過小鬼,小鬼這便領大人去取回鎮魂玉,抓捕作亂的凶魂!」

王明差點沒笑出聲來,這會兒才算是搞清楚了幽魂老祖究竟是在打什麼鬼主意了。可是,就算沒有這個幽魂老祖過來引誘,王明自己也是會去一趟那裡的。

此時既然他的狐狸尾巴已經露出來了,那麼,不妨將計就計,跟他過去看一看也好……事實上王明早就知道那凶魂的真正實力了,什麼初入中階聖者之境?人家分明是高階聖者!

這一切,那被王明抓獲的巔峰級鬼王可是跟倒豆子一般全部坦白了。

但不管怎麼說,那自稱泰坦魔神的凶魂確實應該儘早除去。雖然王明自己現在只不過能發揮一半的實力,可有了其他法寶加上國運的加持,就算對上巔峰級聖者都能全身而退,更何況是一個高階聖者?即便打不過,我跑還不行嗎?

「不過,那鎮魂石現在就在蘇文斌那裡,不管這幽魂老祖所言是真是假。也總得拿出來試過才能知道。」

因為蘇文斌心神耗費巨大,王明得到鎮魂石后就交給了這個修為強大的弟子。

「如此。不妨先做兩手準備,一方面安排蘇文斌帶著鎮魂石趕來,一方面我也跟他過去,至少得牽制住那個凶魂。只是這隻強大的凶魂怎麼能出現在世俗界呢?難道是因為神識受損巨大而且是強行出來的原因?」

想到這裡,王明也不再猶豫,當機立斷的朝幽魂老祖點點頭,帶著一些警告的說道:「你最好不要欺騙我否則的話」,」

「大人明鑒!小鬼哪敢欺騙您呢?」幽魂老祖裝出了一副忠心耿耿的模樣,跪在空中磕頭連連。

「走吧。」王明故作不屑的瞥了他一眼,雙袖一擺。一馬當先的朝著西亞方向飛去。

而跟在王明後頭的幽魂老祖,這會兒也是趕緊起身跟上,微微向下的臉上,慢慢流露出了一絲絲若隱若現的冷笑。

他卻不知道,一馬當先的王明。這會兒也是冷笑不止。

兩個心懷鬼胎的傢伙一前一後的算計著對方,誰都以為已經算計到家成功在望了……至於最後的結果會是怎樣,還需要等會兒才能知道。

在幽魂老祖的跟隨著飛往西亞,王明不動聲色的通過心靈聯絡,朝正在華夏周圍絞殺帝級凶魂的蘇文斌下達了命令:「文斌,你馬上帶著鎮魂石到我這來!」

「鎮魂石?」正在殺敵的蘇文斌突然收到王明的命令難免一陣摸不著頭腦,根本猜不出來王明要他帶著鎮魂石做什麼用?

聽出了蘇文斌的疑惑之意,王明倒是耐著性子把幽魂老祖所說的情況跟他說明了一下,然後說道:「你用了短時間的鎮魂石了,應該了解了一些使用方法吧?帶上它,趕到西亞來,快!」

「鎮魂石能鎮壓凶魂?」蘇文斌聽到這個消息已經有些懵了,但很快就回過神來,趕緊點頭答應下來,朝著身邊幾個華夏修鍊者交待一聲后便立刻回到崑崙派聖地慕士塔格峰。

偌大的大殿當中,五分之四的崑崙弟子都被拉到了外邊,整個昆崙山內留守的崑崙弟子根本沒幾個。

蘇文斌並沒有隨身帶著鎮魂石,這是恩師給自己的,如今自己殺在第一線他可不想這東西被遺失,所以就放在了較為安全的後方。

蘇文斌出現在大殿後,便直接邁開大步子幾個閃爍間便已經站在了供放寶物的殿宇內,朝著那留守的弟子問道:「鎮魂石呢?」

「鎮魂石?」今日輪到值班的看守聽到蘇文斌劈頭蓋臉的詢問,也不免有些發懵,他下意識的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答道:「什麼鎮魂石?」

「就是那個……那個我離去前放在這的那塊石頭!」蘇文斌急吼吼的說道:「趕緊放開禁止拿出來給我,快!」

「哦哦哦,原來這東西叫做鎮魂石啊!」這位看守長老這才恍然的點了點頭。趕緊和周圍幾個看守合力打出手印,開啟了禁止,取出鎮魂石手忙腳亂的遞到了蘇文斌的手中,然後問道:「老祖,您這是?」

「我師父要用到這個,問那麼多幹什麼?」蘇文斌一瞪眼,沒等這長老回過神來,就已經大手一揮消失在了大殿中。

….

「魔神陛下,大軍已經集結完畢,您看,這是不是應該開拔了?」二十多萬鬼物四散在西亞諸多國家境內,其他幾處趕來的近百萬鬼魂也已經全部聚集到了靠近華夏邊界五百里的地方,那個臨時負責指揮亞洲區域大軍的鬼帝壯著膽子走到了鐵塔大漢的面前,小心翼翼的問道。

「開拔?」鐵塔大漢一瞪眼,喝斥道:「本座還需要你來教?!」

「噗通」本就心驚膽顫的鬼帝立馬就跪下了,戰戰兢兢的說:「陛……陛下恕罪,屬下不敢……」

「哼,諒你也沒這個膽子。」鐵塔大漢冷哼一聲,接著才將雙手背到身後。淡淡問道:「你可知道幽魂元帥去哪了?」

「幽魂元帥?」這個倒霉的巔峰級鬼王呆了呆,接著才一臉茫然的答道:「回稟魔神陛下,屬下一開始就沒見到幽魂元帥的蹤影啊……」

「嗯?你……」鐵塔大漢臉色一冷,正待發作之際,一道若有若無的精神能量突然出現在他的周圍,朝他發出了一陣陣請求聯絡的信號。

被這道突然出現的精神能量一打斷,鐵塔大漢倒是沒有再繼續發怒。直接和這道精神能量建立起了聯繫,然後……

「魔神陛下。屬下已經誘來了王明,請魔神陛下做好萬全準備,打他個措手不及!」幽魂老祖的聲音,在鐵塔大漢的靈魂深處響起。

收到幽魂老祖發來的訊息,鐵塔大漢還真的感到有些意外,但沒有再繼續深究幽魂老祖玩失蹤的過錯,而是追問起王明的情況來。

幽魂老祖就順勢把他早已準備好的說辭倒了出來,說他一來世俗界就直接去尋找王明的蹤跡了,然後那個鬼帝和十個大將則在王明的攻擊下魂飛魄散。

而他幽魂老祖自己,卻因為靈機一動。假裝投降而換取了活命的機會,又福至心靈的找了借口,引誘王明前來自投羅網。

這種說辭真要追究起來簡直是漏洞百出,可偏偏鐵塔大漢沒有深究的意思,他很自然而然的就相信了幽魂老祖所說的話。

最後。他還不忘誇讚道:「這件事做的不錯,等祖星被完全控制之後,本座是不會虧待你的!」雖然剛開始有些詫異空間通道改變,但面對歐洲等地被鬼蜮大軍揉虐的情況,泰坦魔神取消了原來的計劃,他要征服祖星世俗界!雖然靈魂中有著一絲念頭阻止他不要和神庭對抗,但目前的他可不是這麼好阻止的。

如今表面上最難啃的就是華夏,只要華夏滅了,那祖星世俗界就是他的了。

「屬下謝過魔神陛下的恩寵!」幽魂老祖像模像樣的謝了恩,接著就有些迫不及待的說道:「這王明的實力是初入中階聖者的程度,為了以防萬一,請魔神陛下帶上所有鬼帝到途中埋伏,並和屬下隨時保持聯絡。」

「好,本座這便安排下去!」鐵塔大漢神清氣爽的說道:「這一次,定要將這王明格殺當場!」

「是,屬下便恭祝魔神陛下橫掃世俗界,成為祖星之主了。」

「哈哈哈好,說得好!」鐵塔大漢咧嘴大笑。

幽魂老祖一直跟王明保持著大約二十米左右的距離,一路吊在王明的身後既不靠近也不逃遠,就這麼保持著均勻的速度。

二人很快便進入了西亞,一進入鬼蜮大軍的範圍,幽魂老祖的臉上便流露出了些許興奮之色,再往前前進大約三十公里的密林帶,就是約定好的埋伏區域了。

只要王明進了那裡,絕對會被突然躥出的鐵塔大漢打個措手不及,他也可以藉此機會避閃到一邊,只要時機成熟了,就撲上去故作奮勇的拼殺一番,接著就能……

然而,還沒等幽魂老祖的如意算盤打完呢,一直飛在前邊的王明卻突然停了下來,回頭朝幽魂老祖問道:「鎮魂玉在哪?」

「啊?」滿肚子壞水的幽魂老祖楞了一下,接著就恭敬的說道:「大人,再往前大約七十公里,就是埋藏著鎮魂玉的山包。」

「還有七十公里?」王明似是有些不耐煩的皺起了眉頭,擺手道:「你到前面帶路,快點!」

王明不知道鎮魂玉的具體位置,幽魂老祖又是提供線索的人,讓他在前面帶路可謂是合情合理,讓人找不出半點可疑的地方。

可問題是這鎮魂玉根本不存在啊!幽魂老祖原本還打算著跟在王明身後,找准機會就避閃到一旁袖手旁觀呢,這會兒王明卻讓他到前面帶路……這樣一來,他所要承擔的風險就無疑會增大很多。

「但是,如果本尊不答應的話,他一定會察覺到異狀…………這樣就得不償失了。」幽魂老祖在心裡頭飛快的衡量了一番,臉上卻是堆出了恭謙的神色,非常乾脆的應承了下來:「是……小鬼這便為大人引路。」

幽魂老祖的心裡頭滿是苦水,卻又不能露出半點破綻,只得咬咬牙飛到了王明的前面,為王明開道領路。

他卻不曾注意到,原先他在後面的時候,和王明一直保持著很長的一段距離,這會兒他飛到前面了,王明卻在有意識的縮短距離。 他帶路飛出去兩公里后,二人之間的距離已經越來越近,處於隨時可以動手一擊必殺的攻擊範圍!

幽魂老祖越靠近商議好的伏擊地點,心裡頭的情緒就越緊張,哪裡還有閒情逸緻去注意自己和王明之間的距離?

眼看著三十公里的距離越來越短,確定好的埋伏地點也是越來越近,幽魂老祖的心情相當澎湃,他在狂呼,近了……更近了……

他開始有意識的放慢速度,同時也發出之前約好的信息,提醒埋伏在密林當中的鐵塔大漢,目標王明已經出現,正在靠近埋伏地點。

全身心投入到算計當中的幽魂老祖並未注意到,那跟在他身後的王明,不知道從哪裡取出了一寸多長的小釘子,正一邊飛著,一邊玩味的望著他……

「魔神陛下,目標已經到了!」當王明和幽魂老祖一前一後從一片密林上空掠過的時候,早已經做好了逃離準備的幽魂老祖立刻通知了埋伏在下方的鐵塔大漢,緊接著,他就哭了。

「噗!」還沒來得及逃跑的幽魂老祖根本沒料到王明居然會對他下黑手,只聽到類似捅破牛皮紙的響聲傳出,一股無比炙熱的感覺幾乎在瞬間撕裂了他的靈體,一路上還在算計王明的幽魂老祖,甚至連慘叫的機會都沒有,就被王明直接用那根密器釘了個魂飛魄散!

「算計我?」王明一出手,連蘇文斌都打不過的幽魂老祖根本沒有半點反抗的餘地,簡略的掃了一眼對方消失的地方,王明的嘴角便勾起了一抹譏笑之色,神情極為狂傲。

事實上他心裡頭還是有些感慨的,這幽魂老祖怎麼說也是他一開始重點關注的對手,他設想過無數種擊殺幽魂老祖的可能,可就是沒想到最後竟是用這種方法擊殺的幽魂老祖。

他也同樣沒想到,那不可一世的幽魂老祖。轉眼的功夫就從高高在上的神壇摔落,成了人家的一條走狗,最後跑來跟他投誠,卻又滿懷鬼心思的算計這個算計那個。

可惜,他算計了這麼久,就是沒有算到自己最後的下場居然是被王明從背後偷襲,直接在密器的狂暴攻擊下灰飛煙滅!

所以說。計劃,永遠趕不上變化。

「殺了他!」空中的王明偷襲了幽魂老祖。將他直接轟殺,而下方密林當中早已經磨刀霍霍的鐵塔大漢,也是在王明擊殺了幽魂老祖的同時,下達了攻擊的命令!

王明沒有給幽魂老祖公平一戰的機會,鐵塔大漢雖然實力達到高階聖者,卻也同樣選擇了偷襲這個百試不爽的陰險辦法。

只不過,王明卻早就猜到了幽魂老祖的打算,如何還能讓他偷襲成功呢?擊殺了幽魂老祖之後,王明立刻就收起了密器。取出了九州鼎,體內真元瞬間輸出!

「嗡!」得到了大量聖者真元加持的九州鼎一陣狂顫。嗖的一下便落在了王明的頭頂上,緊接著釋放出澎湃的能量,將王明整個人包裹了起來。

這時候,密林當中的二十名堪比准聖級凶魂、二十八個高階鬼帝級凶魂、四十七個中階鬼帝級凶魂,以及九十四個初階鬼帝級凶魂。再加上一個高階聖者級凶魂共同施展的,足以令天地變色的攻擊,也已經如衝天炮一般射向了王明!所幸這裡是祖星,堅固異常,如果在域外,不知道得隕滅多少星辰!

五彩斑斕的流星雨不再是從天而降,而是從地面上向空中噴射。

「嘩嘩嘩!」匯聚了近兩百名強者近半能量的狂暴攻擊衝天而起,浩大的聲勢簡直有毀滅世界的氣勢!

上千道色彩不一的能量光柱從密林當中升騰而起,前進的過程當中甚至震裂了空間壁壘,使得天地間憑空出現了許許多多如蜘蛛網一般的裂縫。

狂暴的能量、驚天的聲勢、閃電般的速度…………當這一切綜合之後,所造成的場面絕對讓人瞠目結舌!

快實在是太快了,哪怕王明早就有了心理準備,也被突然發難的鐵塔大漢打了個措手不及,甚至連躲閃的餘地都沒有…………

瞳孔微微一縮眼皮子還沒來得及眨一下呢,令人窒息的攻擊便已經將他整個人完全吞噬,繼而……發生了無比猛烈的大爆炸。

「嘩……」一顆直徑超過五公里的巨大血紅色光球在天空當中猛的形成,不過是眨眼的功夫,世界末日一般的景象便降臨在了西亞地區。

天地間一片寂靜,靜得甚至能清楚的聽到自己的心跳聲這是一種讓人恐懼的安靜,也是讓人絕望的沉靜。

整個世界彷彿都在瞬間沉睡了,世上的所有生靈都在這瞬間停止了血液的流淌……世界,被定格了。

「沙沙……」一陣輕微的沙沙聲如夢魘一般出現在人們的耳邊。

空氣當中被定格的塵埃開始緩慢的流動,緊接著……

「轟!」一陣巨大的轟鳴聲打破了沉寂,整個世界都瘋了!

突然出現的狂風橫掃著天地間的一切,升空的塵埃組成厚厚的堆積層阻隔了原本明媚的陽光,整個時間被那血色的光球鍍上了一層紅光。

大地開始顫抖、高山開始晃動、溪里的流水開始沸騰…………

大爆炸的初始階段,已經讓整個西亞中部地區陷入了無邊的恐慌當中,呼嘯的狂風以每秒鐘三百多米的駭人風速夾帶著一種毀天滅地的氣勢橫掃著世間萬物。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