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陳軒也看出來了這些人為什麼猶豫,畢竟現在守住,還有一線的生機,一旦再有強者路過,就能解救他們,但是一旦突圍失敗,元力耗盡,就連守也守不住了,所以都不敢輕易決定。

「我同意這位少俠的意見,反正橫豎都是死,還不如死的痛快一點,右邊就交給我『老牛』,大師兄你就不要在磨蹭了,我知道你是為了我們好,但是事情到了這種地步,闖出去總比這樣耗下去好,一旦沒有人再來救我們,就算我們守也只能在守住兩個時辰,到時候我們的元力還是會耗盡的!還不如現在拼一把!」這個手持巨斧的大漢大聲道。

其他的幾位也表示贊成,也都同意陳軒的意見,畢竟再靠下去,只能消磨自己的元力,都開始跟著附和道。

「既然大家都同意,那我們就拼一下,爭取能脫困出去!」青年也下了決心,隨後走到了後面,十幾人圍成了一個圓圈,陳軒走在最前面,青年斷後。

邪魅右手握住,魂海里的識海開始釋放出精神力,一股虛幻的力量從陳軒的身體之中開始散發出來,陳軒立即感到身體一松,精神力把自己包裹了起來,這些壓力居然被地擋在了外面。

陳軒沒想到,精神力還有這樣的效果,這些精神力開始不斷的從識海噴出,最後組成了一個隱形的盔甲,套在陳軒的身上,把所有的壓力全部抵擋在外。

「我們走!」陳軒大喝一聲,開始邁動腳步,朝前走去。

頓時場面刀光劍影,陳軒的邪魅不斷的在空中飛舞,每一次的出擊,都會帶起一陣血雨,都會有天魔倒下,而且每殺一名條天魔,邪魅的亮光也會更盛,邪魅竟然在吸收天魔的精血。

站在後面的十幾人都不敢置信的看著陳軒,看著天魔不斷的倒下,實在不敢相信,陳軒是怎麼做到的,因為這十幾人都是在牢牢的防守,身體的實力大打折扣,根本不能全部發揮,而陳軒幾乎一路殺出來的。

靈武境的天魔其實在元武境的強者眼裡就是螻蟻一般的角色,但是當上千名的靈武境的天魔組成到了一起,就不是那麼簡單了,而且又是天魔陣,這樣的陣法在他們的天魔戰場發揮的威力絕對巨大,藉助的地理威勢。

後方的十幾人彷彿看到了希望,也開始反擊,這次再也不怕元力過多的消耗了,特別是最後的青年,也激起了血腥之意,長劍飛舞,一個天魔也被長劍收割走了靈魂。

而兩側的幾人也是壓力劇增,但是仗著人數能多一些,也勉強的撐起了局面,抵擋下了天魔的攻擊,這些人終於開始向外圍緩慢的前進。

「斬空!」

邪魅左右飛舞,脫手而出,又是一陣血雨,陳軒的身體壓力減輕以後,開始在大規模的襲擊,邪魅化為了十米長的巨刀,因為此時的邪魅已經開始有了一絲元器的能力,能大能小了。

長刀在空中不斷的盤旋著,這要天魔敢近身,就會被邪魅攪成肉泥,血雨染紅了天空,碎肉填滿的大地,後面的這些人幾乎都是踩著碎肉在前進,特別是一些女子,早已經嚇得臉色發白,三名女子牢牢的守在一起,跟著這些人前進。

修鍊者不是沒殺過人,幾乎只要是修鍊者,手上都沾過人命,但是這樣的殺人方式,簡直是前所未聞,這也是陳軒在開始的時候,告訴他們的,發生了什麼都不要感到驚慌的原因。

女子雖然害怕,到那時這七名男子,反而被陳軒這種殺人的方式,深深的征服了,出手也都再次變得犀利起來,都不甘落後,一頭頭的天魔被劍光跟斧印所淹沒。

十幾米長的邪魅橫在了空中,不斷的來回飛舞著,十幾人的腳步前進的速度再次加快,開始朝外圍突圍而去。

「小心!」後面的青年大吼一聲,就看見幾十名的天魔竟然拚死反擊,準備跟左右幾名青年同歸於盡,因為他們也看出來了,左右兩方就是他們的弱點,只要攻破了這個弱點,就能把這些人分開。

情況十分的危機,此時誰也倒不出手來,陳軒也被大量的天魔牢牢的纏住了,後面的青年也是顧此失彼,根本顧不上任何人,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數十名的天魔橫衝過來。

就在此時,一道彩光出現,十幾名的天魔正要向那左右的男子襲擊而去,卻被這道彩光擊落了下來,化解了這次天魔的攻擊,也阻止了天魔想要同歸於盡的陰謀。

所有人都看向了彩光出現的地方,就看見了一個絕色美女,綵衣飄飄,站在了十幾米的高空,微笑的看著下方的這些人。 就在十幾名天魔打算用自己的身體炸裂突然襲擊中間的幾名男子的時候,卻突然被一道彩光給擊落了,身體最後在空中炸了開來,但是沒有威脅到這些人。

陳軒看了一眼發出彩光的地方,也看見了一個絕色美女,隨後站在空中的絕色美女,朝陳軒笑了一下,陳軒點了一下頭,接著操控邪魅繼續攻擊。

剛才出手的就是肖月梅,看到陳軒突然撲進天魔陣,之後自己也飛了過來,但是他沒有選擇進入陣法之中,而是站在空中,看著下方的變化,在危機的關頭,及時的出手了,他的這一次的出手,也博取了陳軒的一份好感。

外圍準備要偷襲的天魔都被肖月梅不斷的清理掉,千名的天魔此時已經接近一半被殺死,天魔陣的威力大減,這些人身上的壓力也逐漸的消失。

壓力一消失攻擊力自然就加大了,特別是那名手持巨斧的大漢,壓力一解除,開始手提巨斧沖了出去,巨斧在空中,一陣劈砍,幾十名的天魔全部被攔腰斬斷,巨斧上粘滿了血跡。

剩餘的幾百名的天魔一看天魔陣已經被對方所破,開始發出了喔喔之聲,隨後這剩下的天魔開始不斷的後退,朝深處退去,撤回了包圍圈,放棄了進攻,開始四散逃去。

巨斧的大漢殺出了血腥,天魔退出去的時候,還拿著斧頭追出了一里之地,再次的殺死了十幾名的天魔,這才解恨走了回來。

這些人一種劫後餘生慶幸的表情走了過來,都走到了陳軒的面前,「多謝兄台仗義出手相救,我們感激不盡,不知兄台高姓大名,我天香國太一派『常飛』將來定要登門拜謝!」這名青年自報姓名道。

「陳軒,丹軒門弟子,拜謝的事情就算了,我們四大勢力也是同氣連枝,師兄遇難,我出手也是理所應當,不必感激,你們接下來怎麼打算!」陳軒一聽這些人竟然是太一派的弟子,口氣也變得柔和起來,畢竟太一派那是瀟湘所在的門派。

但是陳軒沒有打算告訴這些人跟瀟湘的關係,還有一年的時間,到時候自己就親自上太一派去見瀟湘,現在還不是時候,所以陳軒隻字未提。

「原來是師弟,幸會!」幾人的關係也拉進了一些。

「師弟這次也是為了『嘯月魔主』墓穴而來的嗎?而且師弟自己一人恐怕很難討到好處,不如我們一起出發吧!」常飛發出邀請道。

「嘯月魔主的墓穴?你們都是為了這個來的嗎?」陳軒連續疑問了兩句。

「難道師弟不知道,天魔戰場發現了一股墓穴,而且還是他們天魔一位實力強大的前輩,本來天魔的墓穴,我們這些人類前來一定會遭到天魔的反對,前提是這個嘯月魔主,參加了萬年前的大戰,擄走了天靈大陸的眾多珍寶,所以這一次很多的人類修士都進入天魔戰場,為的就是尋找嘯月魔主擄走天靈大陸的珍寶,難道陳師弟不知道這回事!」常飛解釋道。

陳軒有種恍然大悟的情緒,隨後餘光看了一眼站立在不遠處的肖月梅,對方看來還隱瞞了自己很多的事情,這件事情其實很多人都知道了,偏偏自己還蒙在鼓裡,成了他手中利用的棋子。

「原來如此,不過我這次也是無意之中來到天魔戰場,尋找一些東西,我們一起同伴也有幾人,我就不跟你們一起走了,咱們後會有期!」陳軒道。

這些人都一一上來打著招呼,連番的感謝一番,最後那個大師兄常飛朝站在空中的肖月梅抱了一拳,算是感謝了,因為他們都知道了這名女子跟陳軒是一起的。

「後會有期,將來有機會一定要到我們太一派做客!」青年領走時道。

「一定!」陳軒堅定道。

告別以後,這些人再次朝勾魂森林的深處前進,這時候站在幾十米高空的肖月梅飛了下來,落到了陳軒的身前,「我們走吧!」肖月梅柔聲道。

陳軒看了一眼,欲言又止,本來剛才肖月梅出手救了這些人,陳軒對他的態度已經改觀了不少,但是從對方一直隱瞞著自己很多事,陳軒沒有多說什麼,朝前面飛去。

本來陳軒想要放棄這次的任務,自己去尋找修羅丹,但是聽到是『嘯月魔主』的墓穴,那裡面也一定會有修羅丹,所以陳軒忍了下來,跟著三人再次朝東邊前進。

這一次三人的腳步在此加快,因為剛才已經耽誤的將近一個時間,他們必須要在天黑之前走出勾魂森林,不然晚上還要尋找住處,而且在這裡每帶一刻鐘,危險也會多一分。

「什麼,你們千人組成的天魔陣被人破了,而且損失了六七百名的地魔,你們還有臉回來見我!」高坐上一個天魔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對跪在下面的眾多天魔怒道。

「啟稟大人,我們沒想到突然會出現一人,而且他好像不受我們天魔威壓,獨自一人領著眾人闖出天魔陣,我們才損失慘重!」下面的一名地魔顫抖道。

「那你們可記錄了這人的面貌,我倒要看看是誰能無視天魔威壓!」上面的天魔做了下來口氣也緩和了下來道。

「我們已經記錄了,這是戰鬥場景!」說完一道畫卷出現,剛才戰鬥的場景竟然再次在這裡出現,畫面之上就看見一個青年手持長刀,不斷的收割著天魔的頭顱,不斷的有身體被攪成肉泥,隨後就看見長刀一邊,一股氣息泄露了出來。

在長刀變長的時候,一股影藏在長刀裡面的氣息突然泄露了出來,坐在上面的天魔,身體嗖的一聲,抓住了漂浮在空中的記錄畫卷,雙眼牢牢的鎖定話中,操控長刀的男子,嘴角閃出一道笑意。

「通知下去,所有人給我尋找這名男子,不要傷害他,而且只要誰能發現立即通知我,我將收他為關門弟子!」高大的男子激動的雙手捧著畫卷道,根本沒有剛才的那股怒氣,此時的臉上全是笑意。

隨後下面的眾人全部退去,但是剛到大門處,這名男子再次發話,「你們都要給我守口如瓶,今天的事情誰也不準說出去,誰要是泄露消息,我就扒了他的皮!」高大的男子警告道。

「是!」

「你們去吧,不要打草驚蛇,你們只要發現了立即通知我!」

隨後大堂之中所有的地魔消失的無影無蹤,只留下這名天魔手中捧著畫卷,臉上不斷的閃出笑意,隨後演化成哈哈大笑。

「難道是天意,竟然讓我發現了修羅神,沒錯,他的長刀上竟然藏有修羅神的氣息,這個人類的小子是怎麼得到的,只要控制了這個小子,我就能得到這柄修羅戰刀,一旦覺醒修羅血脈,我只要吸收了修羅血脈,那我就能擁有真正的修羅血脈,到時候我就能成為新一代的修羅神!」男子隨後大笑道。 一行三人在急速的前進,終於在日落黃昏的時候終於踏出了這勾魂叢林,陳軒在這一路上吸收了無數的怨靈,死氣,怨氣,這些氣息都被陳軒統統的煉化成為了精神力,充斥到自己的識海之中。

經過了這兩天的不斷的修鍊冥神之術,陳軒感覺自己修鍊的對一招冥神收割已經已見成效了,精神力一出,就像是波紋一樣,開始侵蝕四周帶有一切生靈的東西,專門吞噬他們的靈魂,從而壯大自己的識海。

出了勾魂叢林,前面盡然是一片大海,無邊無際,彷彿看不到盡頭,海水的顏色竟然是黑色的,海平面上死寂一片,沒有任何的波紋,像是一片死海。

「我們要去的地方就在這死海中間的一座巨大的島嶼上,我們要小心這死海,不要以為他真的是死的,其實它裡面隱藏著無數的兇猛巨獸,一個不慎就會被巨獸吸入腹中,所以大家一定小心!」肖月梅提醒道。

陳軒的神識進入到了深海之中,就看見深海之中也是一片死寂,發現不到什麼生物,這是為什麼,自己的神識搜索不到有生物,現在的精神力超強,只要是有靈魂的東西,都逃不過陳軒的神識感應。

「不要小瞧這座死海,因為你們的神識根本感應不到,你們所看到的都是假象,其實這裡面影藏著無數的怪獸!」肖月梅發現了二人的疑惑,知道了二人的神識一定是進入到了死海之中,再次提醒道。

不但陳軒的神識進入了深海之中,就連劍鳴敘的神識,也不例外,都是眉頭微皺,神識進入以後,一種心悸的感覺時刻充斥在心頭。

「我們走吧,我估計先前的人應該快趕到了,我們也出發吧!」肖月梅沒有那嫵媚的表情,身上泛著都是莊重的形象。

三人凌空而起,朝海面上飛去,一路急程,電若流星,幾人也看見不少人也朝海面上飛去,看來也是為了同一個目的。

三人的身體急速的在高空飛行,突然前方出現了一艘巨船,高有百丈,長有千丈,船身全部是用頂級的煉器材料製成,也就是說這艘巨船本身就是一個頂級的靈器,緩緩的行駛在海面之上。

「那是孤獨世家的古戰船,他們竟然也來了,那可是元器,能大能小,隨意變化,這一次居然連孤獨世家都出動了!」劍鳴敘吃驚道。

陳軒也發現了這艘巨船,上面元氣纏繞,一看就是一件元器所化,但是沒想到如此巨大的船身需要多少的靈氣支持,才能行使在這死海之上。

「劍公子居然對孤獨世家也有所了解,你說的沒錯,這的確是孤獨世家的古戰船,孤獨世家已經隱居了近千年,沒想到這一次也開始涉足大陸上的事了,看來又是一個群雄並起,逐鹿中原的時代了!」肖月梅道。

「經過了萬年的修生養息,現在的四大勢力也開始慢慢的復甦了,而且一些二流的勢力現在也在開始籌劃,爭取踏進一流的勢力,也許用不了幾年,各方的天才將又要彙集!」劍鳴敘道。

「你說的沒錯,天靈大陸沉寂了近千年也該有新鮮的血液充斥進來了,千年的時間四大宗派已經度過了最艱難的時期,現在也開始嶄露頭角了,不然這一次孤獨世家也不會再次涉世!」

陳軒聽著二人的對話,眼神再次的看了一眼大船的方向,就感到上面蟄伏著不少強大氣息,這一次孤獨世家想要一舉在北域再次打出名聲了,陳軒暗道。

北域的四大實力無人不知,但是這千年活躍的一直都是其他的三宗,就連天香國的太一派都很少涉及北域的紛爭,基本都是各掃門前雪,陳軒在丹軒門也體會到了丹軒門的現狀,不然自己也不會在黃城被一個二流的世家公子輕蔑。

但是現在的丹軒門好像也在改革,鼓勵弟子走出去,打破千年的傳統了,這幾年確實也不少弟子走出去了,有死亡,也有奇遇,但是只有這樣,才能形成一個循環。

「我們直接飛過去嗎?還是繞過去!」劍鳴敘問道。

「我們還是繞過去吧,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孤獨世家的突然出現,我們暫時也還是不了解,還是不要去招惹他,一方面也是引起不必要的誤會!」肖月梅這一次竟然也是小心翼翼的對待。

陳軒沒有意見,隨著兩人在空中打了一個半圓,繞過了大船上空,從側面飛了過去,接著再次前行,但是在幾人飛走的時候,站在大船甲板上的幾人瞬間就發現了,嘴角都浮現了一絲的輕蔑。

「孤獨堯,沒想到我們孤獨世家千年不出,外人見到我們還是存有餘悸,我們孤獨世家的威嚴還是長存,這一次家族命我們前來探天魔戰場的情況,卻意外的遇見『嘯月魔主』的墓穴,看來這就是我們奇遇啊!」站在甲板上的一名男子對身邊的一名男子道。

「孤獨南陵,你不要小瞧天下英雄,剛才飛走的幾人,每一個身上都影藏著強大的力量,這些年我們孤獨世家暗中確實發展了比萬年以前還要強盛,但是四大勢力這千年也早已經恢復了元氣,實力也是大漲,下面天才也是比比皆是,所以這一次家主吩咐千萬不要惹事,但是我們也不是怕事,我們這些人就算是先遣部隊,以後家族會再次派出大量的精英開始行走北域,以正孤獨世家萬年的底蘊!」一名年齡稍長的青年道。

「孤獨堯兄,你實在是太有所顧忌了,這幾個月之中,只要我們孤獨世家的古戰船經過的地方,無一不是繞道行駛,而且我們也未曾發現向孤獨堯兄說的什麼天才,我們這些人哪一個不是千年不出的天才,你不要太妄自菲薄了!」旁邊的青年一股高傲的語氣道。

「唉,這一次家主千叮萬囑要我一定要看好你,看來這幾個月還是沒有磨滅掉你身上的傲氣,這樣對你以後的修鍊會有阻礙的,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所以你千萬不要小看天下人!」旁邊的青年語重心長道。

「算了,不跟你說了,每次跟你說,都是一副老氣橫秋的語氣,我先回船艙了,還是跟無影妹妹聊會,他要比你有趣多了!」剛才一臉傲氣的青年竟然轉身朝船艙走去。

隨後年齡稍長的男子微微的笑了一下,搖了搖頭,隨後雙眼再次看向了空中,看著一個個的流星的光點都朝死海的中央飛去,前後不過一炷香的時間,就要上百個的光點飛過。

「家主說的沒錯,天靈大陸果然是英雄輩出,這一次我們一定也要在天靈大陸闖出一番名堂來!」青年收起了手中在搖晃的扇子,轉身也朝船艙走去。 日光如瀑,照射在整個的死海之上,三天人影在空中已經飛行了近兩個時辰的時間,還是沒有看見那座島嶼的影子,但是現在四周除了海水還是海水,陳軒有種迷失的感覺。

突然之間一股巨大的吸力產生,三人的身體急速下降,從萬米的高空瞬間降落千米之高,身體根本不受控制,被一股吸力牢牢的控制住了。

「大家小心,這是吞噬獸!專門趁人不注意把人吞進肚子里!」肖月梅提示道。

三人連忙都施展元力,把身體固定住了,沒有再次下降,但是此時一個山峰大小般的巨獸出現了,大嘴一張,血腥之氣染遍高空,大嘴張開足有幾里長,裡面森森的獠牙也有十幾米之長,吸力就是從這個怪獸的嘴裡發出的。

山峰般的吞噬獸,開始慢慢的露出本體,一個千丈的巨山攔在了三人的面前,吞噬獸站立在死海之中,頭顱伸上了高空,兩隻巨爪豎立在兩側,身上密密麻麻的纏繞著不少的小型妖獸,這些妖獸竟然寄居在他的身體之上,可想而知這個吞噬獸的體積是多麼的龐大。

三人此時卻被這頭吞噬獸攔在了半空,不能前進,看著兩個籃球場大小的巨眼盯著自己,身體都不由自主的後退了幾步。

「我們怎麼辦,怎麼會有這麼巨大的妖獸!」劍鳴敘皺眉道。

「我也沒有想到會遇到吞噬獸,在死海,吞噬獸是排名靠前的幾個妖獸種類,我們居然碰到了,而且要是讓這種妖獸盯上,十死無生,逃我們肯定逃不出他的掌控,只有誓死反擊了,我們才會有一線生機!」就連肖月梅都帶著頹廢的表情道。

吞噬獸籃球場大小的巨眼看著眼前三個螞蟻大小的人類,大口一張,又是一股吸力生成,再次想要把三人吸進肚子里,成為他的腹中食。

肖月梅突然一個釀蹌,身體不受控制,向前飛了去,要被吸進去,而劍鳴敘也在死死的抵擋住這股吸力,根本倒不出手來,陳軒也是施展全部的元力抵擋住這股吸力。

但是看到了肖月梅的身體從自己的身後突然的跑到前面去了,而且身體還在向前滑動,連忙大手一伸,把肖月梅的手抓到了手裡,自己的身體也跟著向前移了幾步,隨後兩人才站住身子,開始運轉元力抵擋吸力。

肖月梅的手被陳軒突然抓住,臉上一紅,看了一眼陳軒,但是看到陳軒根本無暇分身顧及他的時候,一股彩光從自己的身上散了出來,立即陳軒感到了身體一松,壓力劇減,接著二人的身體在再次向後退了幾步。

吞噬獸的吸力在緩慢的減小,這一次三人又躲過了這股吸力,但是每人的臉上都是一片慘白,看來剛才都消耗了大量的元力,此時都感到了一陣疲倦,這簡直比戰鬥一場還要耗費元力。

「剛才多謝你出手了!」肖月梅放開了陳軒的手,感謝道。

「不用客氣,不用我出手,你也有自保之力吧!」陳軒詭異的問道。

「陳公子好像一直對我都有成見,不知道小女子在什麼地方有不滿公子的地方!」肖月梅好像也看出來了,陳軒一直都對他存有成見,開口問道。

「現在不是談這些事的時候,我們先想著怎麼從吞噬獸的嘴裡逃生吧!」陳軒看了一眼吞噬獸的方向說道。

「還有什麼可想的,殺了他,我們自然就能逃生!」劍鳴敘一股衝天的殺意四溢出來,當看到陳軒牽著肖月梅的手的時候,劍鳴敘看在眼裡,現在這股殺氣只能發泄到這吞噬獸的身上了。

話音一落,劍光飛起,一道絢麗的劍光朝吞噬獸撩去,劍氣所至,氣爆聲不斷的出現,陳軒看劍鳴敘出手了,手中的邪魅也不甘落後,刀光一閃,一道紅光直射吞噬獸的臉部。

而肖月梅的手中卻出現了一道彩帶,凌空展開,變化成一道千丈彩帶,朝吞噬獸捲去。

元器,陳軒跟劍鳴敘眼神一愣,肖月梅居然打出的是元器,而且一看品級還不低,但是想想人家可是『擎戈』的管家,也就釋然了。

「咚!」

「嗤!」

「轟!」

三聲巨響,在海平面上傳來,三人的刀光劍氣、跟彩帶都打在了吞噬獸的身上,激起了沉悶的聲響,一陣火花四濺,吞噬獸竟然紋絲不動,這三人的強大招式,就連撼動他的資格都沒有,只在身體上留下了一道道的白印。

「他的身體怎麼這麼強悍,我們連它的防禦斗破不開,我們還怎麼戰鬥,看來我們今天凶多吉少了!」劍鳴敘失去了鎮定,臉上變得有一絲的驚恐。

肖月梅看在了眼裡,心裡暗暗的嘆了一口氣,看來天才也是需要不斷的磨練,才能成為一方強者,這個劍鳴敘就是缺少這股勇往無前的霸氣,隨後又看了一眼陳軒,但是看到了卻是一股堅毅、跟不可磨滅的精神。

剛才的一擊更加的激起了吞噬獸凶性,頓時狂性大發,一對小山般大小的巨大妖掌朝三人拍來,一陣海水在水中沸騰起來,竟然飛起了萬丈巨浪,朝三人淹沒而來。

「速速後退,我們不可力敵,暫避鋒芒!」肖月梅連忙對二人道。

陳軒一看這巨大的妖掌朝自己鋪天蓋地而來,天空出現了一陣黑暗,頭頂上空大日照射的陽光都被巨大的妖掌遮蓋住了,而且下方還有巨浪滔天,要是被巨浪卷進,也是逃不了一死的命運。

三人的身體急速的朝後方退去,但是他們退,吞噬獸的速度也變得更快,妖掌在緩慢的落下,想要把三人拍成肉泥,凌厲的勁風在空中不斷的壓迫者三人後退的腳步。

「拼了,我就不信還奈何不了一個畜生!」劍鳴敘的長劍再次一撩。

「追風十三劍!第二式!追命!」

劍鳴敘的長劍在空中化為一道彩霞,狂暴的劍意立即撕裂了四周的空間,無盡的海水被斷裂的空間吸收了進去,劍鳴的身體開始拔高,想要攔截下來其中的一隻巨掌。

陳軒眼神一冷,看到了劍鳴敘的這一劍要比跟自己戰鬥時候要強大了不少,看來也是要拚命了,隨後身體也是一動,邪魅在空中劃了一個半圓,一股流沙意境傳遍四周。

「超級流沙斬!」

陳軒一聲怒吼,身體搖搖直上,邪魅的刀光染遍了四周的空間,這一次的流沙斬居然沒有以前的那一股柔的力量,反而是十分的暴力,這是陳軒施展了超級流沙斬的原因,在裡面增加了疊加的招式,威力也是大增。

陳軒的本體朝另一隻的巨大妖掌飛去,身體在空中一個翻身,落在了巨掌的上方,長刀橫切,一道無匹的刀罡凌空砍來。 兩隻巨大的妖掌凌空壓下,限制了三人後退的路線,而劍鳴敘殺機頓現,一股狂暴的劍意橫空飛起,朝巨掌也是削去,身體在急速的上身,壓迫之力也隨著增大。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