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①精彩《異世狂妃:極品廢材戰天下》連載於天書中文網,更多關於《異世狂妃:極品廢材戰天下》內容,請關注天書中文網。

本站已開通手機()閱讀功能,敬請通過手機訪問《異世狂妃:極品廢材戰天下》最新情節!

②本站所收錄精彩《異世狂妃:極品廢材戰天下》(作者:芷溪)及有關此《異世狂妃:極品廢材戰天下》評論所代表觀點,均屬作者個人行為,並不代表本站立場。

③書友如發現本《異世狂妃:極品廢材戰天下》內容有與法律抵觸之處,請馬上向本站舉報。

希望您多多支持本站,非常感謝您的支持!④《異世狂妃:極品廢材戰天下》是一本優秀,情節動人,為了讓作者:芷溪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請您購買本書的VIP、或多多宣傳本書和推薦,也是作者的一種另類支持!

的未來,是需要您我共同的努力! 雖然身在天蠶繭中,但炎烈的耳力卻異常敏感,他能聽到外面的動靜,從而辨別來的人是誰。

最熟悉的是炎月,他也幾乎天天都來。

雖然燕珍也來,但她沒有機會進到宮裡來,所以他不能肯定是不是她。

但依她的性格,若是聽到他在質問,一定早就按捺不住,驚聲尖叫了。

宮裡沒有人知道當今皇帝染了什麼病,只知道自從生病後,國事由親王炎月接管,而皇帝從來不露面,更不可能上朝議事。

大臣們雖然議論紛紛,但一想到皇帝生病一定很嚴重,才沒有露面,又個個都憂心忡忡。

而現在,這個進入自己宮殿的人不說話,只是慢慢朝著自己靠近,炎烈無端感覺到煩躁,連帶著那繭子也動了起來。

冷無霜沒有理會他的發脾氣,而是很快拿出了那隻由牛人交給她的的紫金色長勁小瓶。

她毫不猶豫地將之打開來,才發現,那竟是一瓶飄散著異香的白色氣狀物。

當瓶口被打開后,那氣狀物源源不斷地從裡面湧出,大有將整個屋子籠在煙霧中的架勢。

冷無霜經過短暫地驚愕之後,想到了牛人說的話,然後將那瓶口朝著蠶繭周圍灑去,邊灑,嘴裡便開始念那一段長長的咒語。

圍著那足有恐龍蛋大小的,已開始微微泛黃的繭子,將那白霧散在了繭子周圍。

隨著她的咒語出口,原本還在疑惑,這繭子要怎麼化掉時,冷無霜卻發現,真的有奇迹。

隨著那白霧一點點進入那繭中,有嗶嗶啵啵的聲音從裡面傳來,彷彿是什麼東西從殼裡剝落出來一般。

等到冷無霜咒語念完一遍,那瓶白霧也盡數都灑在了繭子的四周,然後奇迹就出現了。

只見那蠶繭一點點散開來,彷彿有人在無形中抽絲剝繭一般。

且那繭子開始高速旋轉起來,那速度轉得人眼花,冷無霜只是站在一旁驚訝地看著。

然後隨著那天繭的極速旋轉,它的顏色也漸漸淡了下去,一點點變成了透明,而那絲便一點點抽離不在。

等到那繭子完全抽離開來,裡面的人也顯露出來。

整個人像是被染了一層霜一般,連那紅髮也快變成了灰白色,而他的臉色也同樣是近似灰白,而那曾經卷翹濃黑的長睫毛,也一樣是像結了寒霜一樣,竟是白色的。

待那天蠶繭完全消失,冷無霜不敢置信地看著眼前的人,他盤膝而坐,面目蒼白,身上的衣袍也看不清本來顏色。

一股熱流湧入眼眶,令冷無霜有種百感交集的複雜心情。

她不知道他究竟吃了多少苦,在那個大繭子里,大概被那繭子一直吸食著人血,所以才會顯得如此虛弱與無助。

等到他想睜開眼時,卻發現是如此困難的一件事,大概是在繭子里閉得太久,已不知道該如何睜開那一雙明眸了。

好在是黑夜,屋內只一盞壁燈亮著,而且是在他的身後,不用擔心會刺傷他的眼。

但尤是如此,冷無霜還是有種失而復得的心情在涌動。

①精彩《異世狂妃:極品廢材戰天下》連載於天書中文網,更多關於《異世狂妃:極品廢材戰天下》內容,請關注天書中文網。

本站已開通手機()閱讀功能,敬請通過手機訪問《異世狂妃:極品廢材戰天下》最新情節!

②本站所收錄精彩《異世狂妃:極品廢材戰天下》(作者:芷溪)及有關此《異世狂妃:極品廢材戰天下》評論所代表觀點,均屬作者個人行為,並不代表本站立場。

③書友如發現本《異世狂妃:極品廢材戰天下》內容有與法律抵觸之處,請馬上向本站舉報。

希望您多多支持本站,非常感謝您的支持!④《異世狂妃:極品廢材戰天下》是一本優秀,情節動人,為了讓作者:芷溪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請您購買本書的VIP、或多多宣傳本書和推薦,也是作者的一種另類支持!

的未來,是需要您我共同的努力! 炎烈會被困在天蠶繭中,全是因為她。

現在,他能脫困,她自然是替他高興的,也覺得自己的愧疚之心少了許多。

眼前的人微微眨了眨眼,終是張開了那一雙久未睜開的眼。

映入眼帘的本是模糊的身影,待那身影漸漸清晰,顯示出一張絕色傾城的女子容顏來,那容顏上的笑容,帶著驚喜。

炎烈才發現,自己真的擺脫了那可惡的大蠶繭,而眼前的女子,不是那個讓自己頭疼的表妹燕珍。

而是他拚死從幽憐手中救回的冷無霜,他一心想要對她好的女人。

自從知道她跟隨那輛馬車一齊失蹤后,他就要求軍隊在原地駐紮,他親自帶著人在四處搜尋。

在搜尋一天無果后回到駐地,卻意外接到了一封信,信里要求他隻身一人去見名為幽憐的人,他便將冷無霜還與他。

炎烈按照信上說的地址,御風而行,很快來到了名為幽冥洞的一個地方,然後走了進去。

這裡的惡臭與恐怖,比那魔靈學院後山的山洞,有過之而無不及。

那些森森白骨,不止是某些大型動物的,更多的是人類的,而那些從洞內飛出的黑色蝙蝠,簡直像極了之前在魔靈學院變化做黑衣童子的那群黑色蝙蝠,只是它們真的會吸人血。

炎烈初入洞時,沒有防備,差點兒被它們偷襲。

好在當它們在他面前露出森森尖牙時,他也意識到了危險,於是渾身運出紫色的鬥氣,紫色的業火迅速出擊,將那些吸血蝙蝠全變成了火烤蝙蝠。

那些燒焦后發出的氣味彌散開來,沖淡了洞里的血腥與惡臭,也令初入洞的炎烈鼻子稍稍好過了些。

再往洞里走,恐怖的氣氛似乎略微好轉,但那閃著藍色光芒的火焰卻是隨處可見,待到炎烈發現自己的靈力與鬥氣正對一點點抵消掉時,已是來不及。

當他的人站在那足可容納上千人的大洞穴中時,他指尖能發出的火苗,僅剩打火石能發出的微弱火苗了。

而在這時,他也看到了昏迷不醒的冷無霜,正直直躺在不遠處一張石床上,睡相安寧,且能女裝打扮。

尤記得她在乘坐那輛馬車時,還是男兒打扮呢。

她現在這個模樣,是不是有了什麼不測。

一想到有人對她做了什麼,炎烈整個人已在怒火中燃燒,那紅色的發,本在靈力最強時,會無風自動,但此刻卻只是微微翹了翹髮屋,就再也無法飄動起來。

他有些懊惱,人便慢慢靠近那張床,卻在這時,他聽到一種近乎天籟的聲音:「本座勸你還是不要向前,否則後果自負。」

炎烈被這聲音震住,感覺有種壓力在周身縈繞,讓他不得不停下腳步來。

他相信,那聲音雖然說得很動聽,但那話里的威脅卻是不摻假的。

他不敢想象,自己要是真的朝那石床走去,後果會是什麼樣的。

「想知道走近那石床是什麼後果嗎?看看她們倆不就知道了。」

①精彩《異世狂妃:極品廢材戰天下》連載於天書中文網,更多關於《異世狂妃:極品廢材戰天下》內容,請關注天書中文網。

本站已開通手機()閱讀功能,敬請通過手機訪問《異世狂妃:極品廢材戰天下》最新情節!

②本站所收錄精彩《異世狂妃:極品廢材戰天下》(作者:芷溪)及有關此《異世狂妃:極品廢材戰天下》評論所代表觀點,均屬作者個人行為,並不代表本站立場。

③書友如發現本《異世狂妃:極品廢材戰天下》內容有與法律抵觸之處,請馬上向本站舉報。

希望您多多支持本站,非常感謝您的支持!④《異世狂妃:極品廢材戰天下》是一本優秀,情節動人,為了讓作者:芷溪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請您購買本書的VIP、或多多宣傳本書和推薦,也是作者的一種另類支持!

的未來,是需要您我共同的努力! 炎烈還沒有來得及回頭,有兩個人已越過他,朝那石床走去。

炎烈定睛一看,那兩位穿著黑色法師袍,沒有戴兜帽的,不就是阿吉拉母女倆嗎?

可她們倆像是根本沒有發現她這個人一般,只是定定朝著冷無霜的床邊走去。

然後,炎烈便看到了那天籟之聲所說的下場是什麼了。

在阿吉拉二人即將接近那石床時,一大股威力直直朝那母女倆襲去,不過眨眼功夫,便看到,那對母女血肉分離,在地上成了一灘血水。

這場面恐怖而血腥,一般人若是看到,恐怕會直接嚇昏死過去,或者會被嚇得嘔吐不止。

但炎烈卻並不是一般人,他也曾裝過殘暴不仁,可做這樣血腥殘忍的事,他還從來沒有嘗試過。

這個身後說話之人,其手段有多毒辣兇狠,從此便可見一斑。

「你想怎麼樣?」炎烈故作鎮定道,他不想讓自己這個君主看起來如此脆弱。

「怎麼?怕了?那你還敢來赴約?」那聲音該死地好聽,又該死地讓人心生討厭。

但炎烈卻知道,此刻的自己靈力鬥氣已降到了一級,根本無力對抗可讓人瞬間血肉分離的法術高手。

「怕,就不會來了,說出你的條件吧,怎麼樣才肯將她還給朕。」

炎烈說這話時,依舊是背對,沒有去看身後的人,而是眼光柔柔地看著石床上昏迷不醒的絕色女子,只希望自己能夠救她脫離這裡。

「拿你的命作交換,你可願意?」那好聽的男聲帶著戲謔道。

毫不猶豫的,炎烈答得也飛快:「如果這是你想的,如你所願。」

如果這是你想的,如你所願。

這真是極大的諷刺!

身後之人沒想到炎烈會答得這麼爽快,一股惱怒之意襲上心頭。

一股大力襲來,將炎烈轉了個個兒,讓他能夠面對眼前之人。

「你好好看本座這張臉,好好看看!」

炎烈本不想去看那個人的臉,但沒想到,那股力不但讓他被迫轉了個一百八十度,同時,還扼住了他的咽喉,像是要把他掐死一般。

「你們如此不把皇位放在眼裡,還當那皇帝幹什麼?為了一個女人,竟然輕易就拿自己的命來換,又有什麼資格站在那最高的位置上統治江山,恩?!」

那人整個就像一隻暴怒的獅子一般,黑色的發無風自動,而那黑色的瞳眸里,彷彿掀起的驚濤駭浪一般,讓人見之遍體生寒。

炎烈自小在宮中長大,身為皇子,從未受過別人的威脅與虐待,但現在這個人,卻徹徹底底無視他這個天慶國皇帝的身份,簡直就是要將置於死地的感覺。

在他的脖子快要被他扼地斷氣時,炎烈不忘艱難道:「朕……死不足惜,請將……她完好……送回。」

就這一句話,對面那黑髮男子的怒氣,卻彷彿是狂風過境一般,突然消失地無影無蹤。

而炎烈也最終被他放開了脖子,像當初他與冷無霜初見時一樣,將他狼狽地摔在了地上,發出重重的摔落聲。

①精彩《異世狂妃:極品廢材戰天下》連載於天書中文網,更多關於《異世狂妃:極品廢材戰天下》內容,請關注天書中文網。

本站已開通手機()閱讀功能,敬請通過手機訪問《異世狂妃:極品廢材戰天下》最新情節!

②本站所收錄精彩《異世狂妃:極品廢材戰天下》(作者:芷溪)及有關此《異世狂妃:極品廢材戰天下》評論所代表觀點,均屬作者個人行為,並不代表本站立場。

③書友如發現本《異世狂妃:極品廢材戰天下》內容有與法律抵觸之處,請馬上向本站舉報。

希望您多多支持本站,非常感謝您的支持!④《異世狂妃:極品廢材戰天下》是一本優秀,情節動人,為了讓作者:芷溪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請您購買本書的VIP、或多多宣傳本書和推薦,也是作者的一種另類支持!

的未來,是需要您我共同的努力! 炎烈唇角溢出一絲苦笑,感覺自己被扼過的喉嚨處快要噴出火來。

這便是被人扼脖子的感覺啊,原來竟是這般難受的,他以前真不該這樣對別人。

炎烈如是想,只不過他想不透,那人怎麼會捨得放過自己,答案很快便由對方解答了出來。

「想不到你竟然會如此重義,看來在你的心中,皇位比起這個女人來,真是算不得什麼,即使本座將你殺了,你最後的願望,也不過是將那女人安全送回,是嗎?」

那黑髮人俯視腳下的炎烈,這樣道。

「閣下既然知道,又何必繼續追問呢?」

「那好,本座成全你,你把這個葯給那女人吃了,把她帶回去,自己再服下同樣的葯,這件事便算完了,而你答應本座用自己換她的命,本座也成全你了,你可明白?」

「明白。」炎烈很快接過了由那黑髮人丟給自己的一個乳白色瓷瓶,這裡面的葯既是解冷無霜身上毒的解藥,同時,也是讓自己中毒,甚至失去生命的毒藥。

但他沒得選,他也想到,那人既然敢放心把葯給他,就不怕他玩什麼花招。

踉蹌著起身,一步一步朝那石床走去,便聽到身後的人又道:「慢著。」

炎烈便止住了腳步,沒有回頭,心裡明白,他不會無故讓自己停下。

「那裡設了血魂結界,靠近者,血肉分離。」

難怪,阿吉拉和阿吉吉就是這樣成了一灘血水的,原來是進入了血魂結界,如此厲害的結界,誰敢隨意進入呢。

太可怕了!

炎烈的唇角又是一絲苦笑,也不知道這個人如此好心提醒自己,究竟是希望自己死,還是不希望自己死。

但有一點可以肯定,他會這麼做,目的一定不單純。

他的長相與自己幾乎一模一樣,這一點,炎烈在轉身被他扼住咽喉時,他就發現了。

初初見他,他還以為是炎月,將頭髮和眼珠換了顏色站在自己的身前。

但當他感覺到那人強大的靈力與鬥氣時,他便知道,他不可能是炎月。

他兄弟二人的鬥氣和靈力加起來,恐怕都不及對方,這真是一個令人抓狂的事實。

如此強大的敵人,恐怕只有避而遠之,不可與之硬碰硬。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