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葉晨風嘗試了數次,發現依靠蠻力無法打開域門,召喚出了噬空蟲,讓它強行咬出一條空間蟲洞。

隨著噬空蟲不斷進化,它噬空能力越來越強,經過它持續不斷的努力,它咬穿了一條空間蟲洞,帶著葉晨風進入到了自我封鎖的妖域之中。 青山,綠山,村落,人家……

葉晨風跟著噬空蟲,費了不少功夫,終於穿越了一條狹長的空間蟲洞,進入到了封鎖的妖域,落到了一個神秘的小村落中。

「好漂亮的村莊!」

葉晨風望了一眼置身於青山中,規模不小,但人口稀少的村莊,就準備轉身離開。

但他準備離開時,極速推演的噬神腦卻察覺到異常,這讓他神情一怔,將目光投射向了村莊深處,發現在村莊中,生長著一株粗大的古木,雖然這株古木早已枯死,但在噬神腦推演下,他卻感覺這株古木不簡單。

「這個村莊有秘密!」

葉晨風藏身在一團緩緩飄動的白雲中,來到了村莊之上,發現這村莊有些怪異,枯死的古木以及八顆嶙峋怪石彷彿無形中建立著一種聯繫,讓整個村莊死氣沉沉。

懷著好奇,葉晨風悄悄落到了村莊外,踩著崎嶇不平的黃土地,走進了村莊中,想要探探這村莊。

「你是什麼人,來我青山村做什麼?」

突然,一道稚嫩的聲音傳進他的耳中,一名身穿灰色小褂,頭髮有些凌亂,稚嫩的臉蛋上透著一抹蒼白,看似只有十多歲的少年出現在他面前,充滿敵意的說道。

「妖族的人!」

雖然眼前的少年與人族無異,但葉晨風一眼看出,他與自己不一樣,身上流淌著妖族的血。

而他的身體有些特殊,在噬神腦感應下,葉晨風發覺他體內充斥著一股死氣,不斷地蠶食著他的生機。

「我沒有惡意,只是偶然間路過這裡,想在這裡借宿一宿不知可以嗎?」葉晨風微微一笑,輕聲說道。

「村裡沒有客棧,沒地方讓你借宿!」少年打量了葉晨風幾眼,有些敵意的說道。

「那好吧,不過我想去村裡逛逛,不知可以嗎?」聽出少年話中敵意,葉晨風並不在意,緩緩地問道。

「這個可以,不過天黑前你必須離開!」

說完,少年不再理會葉晨風,轉身離開了。

少年離開,葉晨風繼續向村落中走去,發現村裡人太少了,一路走來只碰到了四人,很快,他來到了那株十人合抱,才能抱過來的枯死古木下,輕輕撫摸古木彷彿龍鱗般,但沒有一絲生機的樹皮,通過噬神腦感應這株古木的虛實。

「住手,外人不得觸動神木!」

就在葉晨風閉上眼睛,默默感應這株神木時,一道憤怒的女子聲音響起,大聲警告道。

「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們的規矩!」

葉晨風收回了右手,轉過身去,看到一名身穿樸素長裙,中等身材,皮膚有些黝黑,但容貌極美,透著別樣風情,手腕處帶著草環的女子站在自己身後,輕聲解釋道。

「我青山村不歡迎外人,還請你離開!」長裙女子不帶一絲感情的說道。

「這是為何?難道他們怕我沾染死氣?」葉晨風笑了笑說道。

「你是什麼人?」

聽到葉晨風提及死氣,長裙女子臉上的敵意更濃了,冰冷的質問道。

「你不要誤會,我只是偶然間路過這裡,對你們這個村子頗感興趣,想在這裡逗留幾日!」葉晨風輕聲道:「不過我也不會白住,我可以減輕你體內的死氣,讓你不再受死氣折磨。」

「真的!」

長裙女子眼睛一亮,冰冷的臉上流露出絲絲情緒波動。

每次被死氣折磨,她都疼的死去活來,那等痛楚成為了她的噩夢,讓她每每想起來都頭皮發麻,而且她還有一個弟弟,每每看著自己弟弟痛苦又束手無策時,她都痛恨自己無能。

如果葉晨風能減輕她們姐弟二人體內死氣,讓她們不受死氣折磨,她願意付出任何代價。

「將你的手給我,我先幫你減輕下體內死氣,到時你就知道我有沒有欺騙你了!」葉晨風看著女子質疑的面孔,輕聲道。

「好!」

女子猶豫了一下,還是將自己修長的右手遞給了葉晨風。

抓住女子微微有些粗糙的右手,葉晨風立即控制死之靈珠吞噬她體內的死氣,並引導生之靈珠垂落生之力,湧進她的身體,修復她被死氣蠶食破壞的身體。

生之力湧入時,女子感覺到一種說不出的舒服感覺,全身的毛孔在這一刻都舒張起來。

山澗之三教九流 察覺到體內死氣不斷地減輕,女子完全相信了葉晨風的話,看向他的眼神不斷發生著微妙的變化。

「現在你相信我了吧!」

看著女子臉上的敵意不斷地減輕,葉晨風輕輕鬆開她的右手道。

「你真的是恰巧路過這裡?」女子凝視著葉晨風,質疑道。

「嗯,真的恰巧路過,還有我真的對你們村落感興趣!」葉晨風點了點頭道。

「天快黑了,你去我家住吧,希望你能幫我弟弟也減輕體內死氣,不讓他再受死氣折磨了!」女子發現葉晨風眼睛十分清澈,相信了他的話,輕聲道。

「沒問題!」

說著,葉晨風跟在了女子身後,來到了她位於村東,用大量竹木搭建而成的二層竹樓中。

「怎麼是你,你來我家做什麼?」

當初葉晨風在村口遇到的那個少年,看到葉晨風來到了他家,臉上的敵意更濃,大聲喝斥道。

「子凡,是我請他來的!」女子輕聲解釋道。

「姐,你是不是被他騙了,我覺得他不是好人!」丘子凡摸起武器握在手中,警惕的看著葉晨風,大聲說道。

「子凡,他不是騙子,他能解我們體內的死氣!」丘靈搖了搖頭道:「好了放下武器,把飯菜端來,我們準備吃飯吧。」

嬌妻難訓 「可是姐……」

「沒有什麼可是,還不去端飯!」丘靈用命令的口氣道。

「好吧!」

丘子凡又打量的葉晨風幾眼,還是乖乖去端飯了。

青山村靠山吃山,條件簡樸,飯菜大部分以山珍為主,十分清淡,不過葉晨風吃到嘴中卻別有一番滋味,回味無比。

吃飯期間,葉晨風有一搭無一搭的與丘靈姐弟二人閑聊,從側門簡單了解了一下青山村,知道這個村落,擁有悠久的歷史。

不過因為死氣緣故,青山村的人壽命都不長,所以如今無人知道青山村的歷史,更不知道他們傳承於妖族何等血脈。

「為什麼你們不離開這裡?非要被死氣侵蝕?」葉晨風不解的問道。

「我們體內的死氣並非外力所致,而是我們生下來就會產生,隨著年紀的增長,死氣會越來越濃!」丘靈一邊小口吃著米飯,一邊解釋道。

「與生俱來!」葉晨風眉頭微微一皺,在心中默念道:「這個小山村還有這些村民身上到底隱藏著什麼秘密,竟然生下來體內就出現死氣。」

就在葉晨風思索時,丘子凡整個身子突然顫抖起來,大量的死氣湧上他稚嫩的臉龐。

不知不覺間,他體內的死氣發作了,疼得他死去活來,在地上翻滾起來。

ps:今日發神搖天圖,想看的朋友抓緊加微信公眾號:ylty83 「弟弟!」

看著死氣發作,痛不欲生的丘子凡,丘靈臉色一變,立即跑了過去,緊緊地將他摟在了懷中,向葉晨風投去了求助的眼神。

「把他交給我吧,我來減輕他的痛楚!」

葉晨風放下碗筷,來到了丘子凡姐弟二人身邊,快速的抓起來丘子凡的手腕,控制死之靈珠吞噬他體內翻江倒海般的死氣,減輕他的痛楚。

在死之靈珠瘋狂吞噬下,丘子凡被死氣滲透的皮膚漸漸恢復常態,他體內的痛楚也越來越弱。

隨著生之力的湧入,丘子凡體內的痛楚完全消失了,而身體虛弱的他,隨之昏迷了過去。

「謝謝,謝謝你!」

感覺到丘子凡體內發作的死氣消失,丘靈暗自鬆了一口氣,發自內心的感激道。

「如果你相信我,我來給他檢查一下身體,看看能根除他體內死氣嗎?」葉晨風鬆開了丘子凡的手腕,緩緩地說道。

「好好,那就拜託了!」

說著,內心激動的丘靈抱著丘子凡,來到了一張用枯木搭建而成,頗為簡陋的木床邊,將他放在了床上,讓葉晨風為他檢查身體。

「死之靈珠,吞噬!」

死之靈珠乃是先天聖寶,蘊含無窮的潛力,隨著葉晨風實力的提升,死之靈珠的力量也隨之提升。

葉晨風脫掉了丘子凡的衣服,用手指劃開了他的胸口,將死之靈珠打入到了丘子凡虛弱的身體中,瘋狂的吞噬他體內的死氣。

在黎明時分,葉晨風感覺丘子凡體內的死氣被死之靈珠完全吞噬,心意一動,收回了死之靈珠,借生之靈珠治癒他胸口傷痕,來到了一旁等待的丘靈身邊道:「你弟弟體內的死氣應該被清除乾淨了,現在我幫你清除體內死氣。」

「嗯,好!」

丘靈點了點頭,帶著葉晨風來到了她簡陋的房間中。

「清除死氣時,我需要割破你後背皮膚,不過你放心,我不會佔你便宜!」葉晨風讓丘靈背對自己而坐,低聲道。

「嗯,我相信你!」

丘靈臉頰上浮現出一朵紅暈,點了點頭,任由葉晨風撕破了自己後背的衣服,露出了光潔的後背。

接著,她感覺到一股鋒利的力量割破了她後背的皮膚,一顆珠子進入到了她的身體。

「吞噬!」

將死之靈珠打入丘靈身體,葉晨風立即控制死之靈珠瘋狂的吞噬,花了四個時辰,吞噬了丘靈體內的死氣,解除了她體內的危機。

「好了,你體內的死氣也被吞噬了!」葉晨風收回了死之靈珠道:「今後,你們姐弟應該不會再受死氣折磨了。」

「謝謝公子,不知你可否為我青山村其他人解除體內死氣!」丘靈迅速整理了一下衣服,用懇求的語氣道:「因為我們常年飽受死氣侵蝕,導致我青山村的居民越來越少。」

「可以!」葉晨風點了點頭道:「等我休息下,再為他們解除死氣。」

「謝謝公子!」丘靈感激的說道:「公子如不嫌棄,就在我房間中休息吧。」

丘靈離開后,葉晨風簡單調息了一下,噬神腦極速推演起來,一股強大的靈魂力輻射出去,籠罩了建於群山中,這座規模不小的青山村,摸索這這座山村的秘密。

「嗯,不對!」

葉晨風控制噬神腦感應了三個多時辰,突然睜開了緊閉的雙眼,露出了一絲意外之色,迅速來到了丘子凡的房間,看到他剛剛在昏迷中醒來。

「大哥,我原來誤會你了,謝謝你救了我!」

得知葉晨風幫他們姐弟二人清除了體內的死氣,丘子凡露出了感激之色,歉意的說道。

「把你的手給我!」

葉晨風來到了床邊,抓起來丘子凡的手,釋放強大的靈魂力滲透了進去,檢查他的身體。

「怎麼會這樣?」

檢查丘子凡身體時,葉晨風的眉頭緊緊地擰在了一起,他意外發現,丘子凡體內被死之靈珠吞噬乾淨的死氣又出現了,而且在緩慢的增強。

「公子,我弟弟身體怎麼了?」

看著葉晨風凝重的面孔,丘靈的心不由得緊張起來。

「將你的手也給我!」

葉晨風又抓過了丘靈的手,檢查她的身體,發現她體內本應被清除的死氣也出現了。

「詛咒,這是詛咒的力量!」

在葉晨風控制噬神腦一次次推演感應下,葉晨風隱約在她們生命深處,感覺到了詛咒的力量。

「你們知道體內詛咒的事情嗎?」

葉晨風鬆開了他們姐弟二人的手,沉思了一下問道。

「詛咒?什麼詛咒?」丘靈道。

「昨天,我已將你們體內的死氣全部吞噬,但今日我發現你們體內的死氣又恢復了,而剛剛經過我檢查,我隱約在你們身體中感覺到詛咒的力量!」葉晨風沒有隱瞞,緩緩地說道:「你們想想,你們出生到現在,有沒有遇到特別的事情或者你們祖上有沒有關於詛咒傳言。」

「沒有!」丘靈姐弟二人對視了一眼,搖了搖頭道:「我們青山村地處偏僻,接觸的人不多,沒聽過詛咒傳言。」

「你們可否給我找一個兩個人,我想看看他們身體是否與你們一樣?」葉晨風沉思了一下道。

「好,我這就去找人!」

丘子凡立即下床,穿上露著破洞的布鞋,跑出去找人了。

很快,丘子凡帶著三名年紀與他相仿,皮膚蠟黃,彷彿久病不愈的兩男一女三名年輕人來到了他的房間,讓葉晨風幫他們清除體內的死氣,檢查身體。

而他們的身體情況與丘子凡一樣,體內死氣被死之靈珠吞噬后的的數個時辰又出現了,這讓葉晨風基本肯定,他們體內的詛咒是源於血脈傳承。

「這個小山村或者他們身上到底隱藏著什麼秘密呢,竟然有可能的血脈詛咒?」

葉晨風越發的感覺,自己意外來到的這個小山村不簡單,絕對隱藏著驚天之謎,讓他興趣越發的濃厚,準備在這裡逗留一段時間,嘗試著解開這裡的秘密,看看是否能有大收穫。

「丘靈,我現在基本肯定,你們體內無法根除的死氣源於血脈傳承,而我現在還沒有找到徹底根除的辦法,不過如果你們相信我,那我就在這裡逗留一段時間,看看能找到破解之法嗎?」葉晨風深吸一口氣道。

「那一切就拜託公子了!」丘靈姐弟二人沖著葉晨風深深地鞠了一躬,感激的說道。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