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兩人衣衫單薄,她穿的還是短袖紗裙,能清晰感覺到男人柔韌的肌肉,與她的手臂和腰間摩擦著。

她感覺到了他身體的溫度,以及噴出來的溫熱而又濕潤的呼吸,一股帶著汗味和薄荷味漱口水的氣息,不斷湧進沐瑤兒的口鼻和脖頸間。

沐瑤兒的臉陡然紅了,怒喝:「放開我。」

下意識的想躲,可身體軟綿綿的根本使不上勁。

對方大概是察覺到了她的意圖,固執的抱的更緊,兩條腿順勢夾住了她的腿,嘴裡還不忘警告道:「別動。」

沐瑤兒心口登時一堵。

什麼玩意兒,還不讓動了!

他嘴角竟還隱著笑意,沐瑤兒臉一黑,深吸幾口氣,而後卯起勁兒的一頓亂動,可一點用都沒有,反而體內抽一抽的作痛。

她咬著牙,疼的上氣不接下氣的罵:「混蛋,你鬆手。」

「不。」憶簡單明了的答,理所應當似得又將她攏近了幾分,全然忽略了旁邊還站著一個看戲的苒毅。

背脊腰間位置驀然被個莫名硬物頂住,沐瑤兒怔了怔,隨即心頭一震,恍然大悟般怒氣『噌』的直接竄上腦門兒。

「你個臭流氓,滾開。」沐瑤兒急得全身亂動。

你給老子到底松不鬆開。

她抓著圈在腰上的手臂,使出吃奶的勁兒,往死里扯。

憶沒搭話,並且毫不理會這無用的反抗。(未完待續。) 被陌生人抱著不撒手的讓人難以接受,而這個陌生人,還是恨之入骨的仇人,就更加難以接受外帶無法忍受。

他還不讓動,沐瑤兒還就偏要動了,一個勁兒的在他懷裡胡亂抵抗,手腳亂蹬亂踢,胡亂推搡。

可力氣終還是敵不過對方,有種被他越抱越緊的趨勢。

「不讓你不要動嗎?」憶沉厚帶磁的嗓音帶著明顯的乾澀。

憶捏了捏她氣鼓鼓的小臉,又說:「我只想抱一下的,誰讓你動了。」

沐瑤兒腦袋登時一白。

什麼情況……她還錯了不成?

憶眸中含笑,貼在她耳邊說:「餓了嗎?」

聞言,沐瑤兒又是一愣,隨即整個臉唰一下紅了個徹底。

莫名其妙來這麼一句,他想幹嘛?!

「你這表情,是想到哪兒去了,我是問你肚子餓了沒。」憶勾了勾嘴角露出一抹無比邪惡的笑意。

——轟——

沐瑤兒腦子裡猛然炸開了似得不停『嗡嗡』作響,她一臉吃癟瞪著他,一時間腦袋一片空白,竟啞了口。

看著他的笑,突然有種被愚弄的感覺,他是故意的,肯定是……

見她傻獃獃的不吭聲,憶乾咳兩聲,清了清嗓子說:「我去給你找點吃的去,你躺著不準亂動,聽到了沒。」

話落,他竟颳了下她的鼻翼,才慢慢悠悠下床出了房間。

苒毅見狀,沉了沉氣,疾步追出去小聲說道:「主人……這些事讓我去做吧。」

憶停下來看了她一眼,想了想,不置可否的轉身便走了。

苒毅面色白了又白,猶豫了數秒,還是跟上去了。

……

聽著他們的腳步聲漸漸走遠,沐瑤兒這才鬆了一口氣,愣愣的躺在床上,望著那頭頂上方的房梁,心裡又是一陣失落。

現在的情況好像有點複雜,為什麼自己會沒死!難道她連死的權利都沒有了嗎?

那個人留下她到底有什麼用意。

她終究還是落進了仇人手裡,並且還被佔了便宜。

沐瑤兒咬著牙,吃痛的慢慢從床上爬下來,大概是元神受傷太重,只覺得稍一用力,體內便會抽顫作痛。

胸悶氣緊疼的難忍,她捂著胸口拚命喘氣,緩解疼痛。

可剛站定數十秒,她胸口處就湧上一股血氣,隨即『噗』的一聲噴出一口腥紅。

沐瑤兒緩了半晌,氣息才漸漸平穩下來,她擦了擦嘴角的血,掃視四周。

這是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房間很大,進門處是一扇鏤空雕花的屏風,正對床榻的牆面上還有一幅山水壁畫。四周放置著莫約一米高,類似千針的盆栽。

紅木傢具,壁畫、窗雕以及各種陳設,似乎都帶著濃郁的古典氣息,但成色顯得很新,一塵不染。

只是不知道為什麼,會在起居室里擺上一張格格不入的八仙桌。

沐瑤兒深吸了幾口氣,強行壓下心間涌動的血氣,而後她扶著牆壁,慢慢走到了梳妝台的銅鏡前。

黃澄澄的鏡面,照起來不是很清晰。

不過大致能看清影像也就足夠了,沐瑤兒拿手當梳子用,逮著亂蓬蓬的頭髮抓啊抓的,驀的瞥到脖子上的紅印。

她面色頓時一白,湊近了些細細再看,隨即整個人驚愕的怔住了,腦子裡突然閃過那個黑衣人說的話:「天天都在做!」

本以為是個激將法,卻不想他說的都是真的!

她已經被他那什麼了……

不是別人,是她的仇人!

「噗……」

又是一大口鮮血噴到了鏡面,濺的滿牆滿地都是,沐瑤兒腳跟一軟,登時跌坐到了地上。

————

庭院中,幾顆大樹遮天蔽日,一縷縷陽光透過樹葉間的縫隙,在地上映出一片斑斕。

沐奇正在和淳爭執拌嘴。

兩人但凡湊到一起,三兩句話,便能掙得面紅耳赤,似乎都已經成了家常便飯了。

只是這大清早的就開戰,倒是有點少見。

不為別的,院子角落花台里的秋菊開得正艷,沐奇心血來潮,便撈了一把想插到沐瑤兒房間去。

遠遠看到這一幕,淳不高興了,衝上來就是一頓斥責。

沐奇哪能受他教訓,腦子一熱,小脾氣就上來了。於是它見草拔草、見花摘花,吭哧吭哧的拔得那叫一個暢快。

瞅著散落滿地的殘花,淳的眼珠子都突了,一面破口大罵,一面還跟在沐奇屁股後面收拾殘局。

可沐奇根本就不聽,還在四處造反。

一掃平日里溫煦沉穩的性子,淳怒目一抬,擰起沐奇的領子,『砰砰』就是兩個暴栗,「你腦子被門夾壞了?再亂來,小心我抽不死你。」

竟然敢先動手,怕你不成!

攥在手裡的花往旁邊一仍,沐奇鼓著個腮幫子,掄起手便扣住淳的手腕,怒吼道:「你以為,我會怕你啊!」

「臭小子,看我今天怎麼收拾你!」淳忿然作色,反手一扣便要與它來個生死肉搏。

兩人互不相讓顫抖到了一起,靈力急劇躁動,卻在這千鈞一髮之時。兩人幾乎是同時,瞥到憶托著一大盤飯菜,行色匆匆的從游廊經過,身後還跟了個苒毅,也詭異的拿著個放有飯菜的餐盤。

兩人愣了愣,狐疑的互看幾眼,而後不約而同的收了手。

比起總無理取鬧的沐奇,讓他更為頭疼的就是這頭血屍,而今她還屁顛顛的跟著憶,這讓淳更加窩火。

不與沐奇多做口舌,淳頂著黑沉沉的臉,幾步上前,指了指苒毅問道:「主人,她怎麼會跟著你?」

苒毅怔了怔,沒敢搭話,似是被他瞪得渾身不自在,她精緻的粉腮上莫名的一陣青一陣白。

「瑤兒醒了,剛去給她做飯了。」憶沒停下步伐,淡淡的應了一句就越了過去。從那醇厚輕快的嗓音中不難聽出,他此時心情不錯。

「真的嗎?我姐姐醒了?」沐奇眼中倏的一亮,忙不迭的沖了過來。

「嗯。」憶點點頭,徑自往前面走。

他心情頗好,一抹淺淺的笑意洋溢在嘴角,消去了幾分平日里冷到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凜冽。

沐奇一聽激動壞了,蹦蹦噠噠的跟了上去。(未完待續。) 憶、沐奇、淳還有苒毅齊齊往回走,就在他們興沖沖的推開門,不過是瞬間,臉上的喜悅之色徹底消退,人也全然愣住了。

幾人呆愣的望著房間里的女孩兒,渾然不知發生了什麼事,以至於會是這般景象。

才蘇醒過來的沐瑤兒,落寞而又幽怨的坐在地上,頭深深的往下垂著。像是被點了穴一般就連目光都是獃滯的,甚至他們推門的動靜,都沒能將她驚動。

而她周圍和衣衫上都布滿了腥紅的血跡,凌亂的髮絲擋住了臉頰,遮蓋住了她此時的神色。

溫暖的陽光斜斜穿進窗戶,灑到女孩兒的側影上,卻未能將溫度傳遞給她,反而被她散發出的寒氣所渲染,使得整個房間的溫度彷彿都急劇下降直至極點。

門口的四人神色各異,唯一相同的便是都感覺到了充斥在房裡的寒氣,似乎連呼吸的空氣,都讓人冷的禁不住一個寒顫。

沉寂的氣氛中,憶手中的餐盤不慎滑落,隨即『哐嘡』一聲落到地上砸的清脆響亮,也砸醒了愣住的所有人。

幾人面面相窺,一個個摸頭不知腦,心頭疑惑,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

憶的反應較為快些,看了看幾人,而後心驚的撲過去扶住沐瑤兒的肩,略顯慌亂的說:「你沒事吧,不是讓你別動嗎?」

——啪——

一個響脆而又火辣的巴掌,冷不丁的『啪』一下重重呼到他臉上。

憶摸著臉又懵了,定定的看著沐瑤兒一時詞窮,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更不知她為何會突然出手。

仰起早已布滿淚痕的臉,沐瑤兒憤憤的瞪著眼前的男人,恨不能將他整個撕成碎片。

見狀,還愣在門口的苒毅、沐奇登時倒抽了一口氣,就連原本尚算鎮定的淳,也都一臉驚愕。

對她干出那種事,他居然還能擺出一臉的無辜。

「混蛋!」沐瑤兒嘴角含著淚,憤然怒喝。似是不解氣,『啪』的一聲,又是的火辣辣的一巴掌抽到憶臉上,隨即被他抓住了手。

憶滿心疑惑,一聲不吭的望著她。

「流氓,你放開我。」沐瑤兒恨的咬牙啟齒,眼眶裡的淚止不住的往下滴。

抽了抽手發現被抓的太緊。

她掄起另一隻手還要刮他耳光,憶眉心一蹙,抓下她的手問道:「打我做什麼?」

不光打,還想殺了你!

可她打不過,現在還被鉗制著。

沐瑤兒心裡憋屈,怒目一瞪,帶著重重的鼻音大吼道:「你個臭流氓,你還好意思問。」

你特么……裝得這麼無辜是要做哪樣?

「我怎麼了?」憶一臉茫然,抬眸掃了一圈周圍的情況,又看向她。

她別過臉,極不情願與他對視似得。忽然他目光一亮,笑了。

「現在打也打了,罵也罵了,你心情好些了嗎?消氣了,就起來吃點東西吧。」

此言一出,換做門口的淳、沐奇、苒毅集體懵了,就差沒摔一跤。

暗想,被打了兩耳光居然還能笑得出來,是不是腦子被打壞了?就算不動怒殺人,至少也會生氣吧。

「你給我滾開。」沐瑤兒面如灰白,嫌臟似得斜睨他一眼,而後她倔強別著臉拚命喘圩。由於方才太過激動,體內氣息一陣瘋狂的作亂,使得胸口處又在一抽一抽的痛。

要她就此服軟?

不可能!這一次她真是吃大虧了。

「起來吧,地上涼。」他眼中隱含著笑意,看似委婉的話語,實則帶有不容拒絕的強硬。

他笑什麼……是在嘲笑她嗎?

沐瑤兒不再坑聲,默默的在心裡為自己的無能感到悲哀,

「不吃飽,哪有力氣打人?」憶。

沐瑤兒還是不坑聲。

憶輕嘆了一口氣,伸手就要抱人。

沐瑤兒全身一震,大喊到:「別碰我。」她略顯慌促的扶著梳妝台,慢慢站起來。

「連站都站不穩了,嘴還這麼硬,我扶你過去躺著去。」憶剛碰到她的胳膊,見她手裡意外多出一把匕首。

她猛的頂在自己喉嚨上,:「別過來。」

憶心尖一顫,:「你這是在幹嘛!把刀放下。」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