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玉兔早就哭的稀里嘩啦的了,一見嫦娥說完,哪還忍得住,一頭靠在嫦娥肩膀上痛哭不止。

驚情:野蠻千金很妖嬈 「算來嫦娥的仇人不過兩個,后羿一死,只剩下玉帝一人,不過這玉帝有天庭為基,聚三界寶物助其修鍊,早已是如來一人之下,萬仙之上第一人,他日猴王遇上,萬不可小瞧了他。」

「多謝仙子相告!」悟空知道這許多事,心中自然對玉帝的戒備加重了幾分。

也是後人塑造的玉帝和善可欺的形象太過傳神,悟空現在想來,就算是西遊記里,孫悟空大鬧天宮又鬧了什麼?不過偷了幾缸仙酒,幾顆蟠桃,幾葫蘆仙丹,於天庭的根基絲毫未有觸動,那齊天大聖更是來的容易,許是被玉帝與天庭眾仙視為跳樑小丑這才最後承認的吧。

身為孫悟空的崇拜者之一,現在明白了這麼多,別提孫小寶心中有多憤怒了。

現在我是孫悟空!將來必定毀了天庭!推倒靈山!揭露這些偽善的神仙本來的醜惡面目!成就真正的齊天大聖之名。

如同那悟空傳里所說,

我要這天,再遮不住我眼,

我要這地,再埋不了我心,

要這眾生,都明白我意,

要那諸佛,都煙消雲散! 悟空擔憂唐僧的安危,起身告辭,嫦娥言道:「他日猴王成就太乙妖仙,可再來我廣寒宮一趟,切記,莫錯過了機緣。」

嫦娥如此相邀,悟空心中暗喜,下次可以光明正大的接近女神啊,當下痛快的應承道:「雖不知是何機緣,仙子相邀,敢不再來?」

雖知西遊記里天竺公主被玉兔扔在布金禪寺,想及自己穿越來之後有許多變化,又向玉兔問道:「卻不知玉兔仙子將那天竺公主置於何處了?」

玉兔抬頭細想一下,少傾才道:「是在那城東幾十里遠近,看著是一個大院子,天黑本仙子並未注意,不是大戶人家就是寺院,自己去找吧!」

忘記告訴自己也就罷了,這小兔子連地方都忘記了,悟空與嫦娥相視無語。

嫦娥苦笑道:「如此可要辛苦猴王自己尋找了。」

「無妨,俺老孫去也!」

悟空說完出大殿,這一出大殿又是那般寒冷,駕不得雲,等過了寒玉橋,悟空身子稍緩了緩,駕起筋斗雲復回天竺皇宮。

在大殿門口目送悟空駕雲而去,嫦娥與玉兔再回大殿,玉兔攬著嫦娥手臂問道:「姐姐剛說讓那猴子莫錯過機緣,廣寒宮還有什麼好處能給他?」

嫦娥氣道:「孫悟空那靈明石猴之體天賦異稟,那騰雲之術也玄妙非凡,定然有名師妙傳,將來成就定然非同凡響,你這丫頭,切莫再猴子猴子的那般叫他了!」

被嫦娥如此鄭重的訓斥,玉兔吐吐舌頭點頭道:「不叫就不叫嘛!」

見玉兔應了,嫦娥才繼續道:「那日月神譚於我大有益處,他乃是純陽之體,對他來說應也如此,如此卻不是他的機緣?」

「這純陽之體許是有用吧…..」玉兔說著突然想到什麼,驚奇道:「咦,他是純陽之體,姐姐乃是玄陰之體,姐姐與他孫悟空莫不是天生一對?難怪姐姐對他這麼上心。」

嫦娥臉上微紅,羞道:「妹妹莫要胡說!姐姐獨居廣寒宮千萬年,早已心如止水,從無尋道侶之念,怎會與他天生一對….」

玉兔根本不理會嫦娥的辯解,興沖沖的說道:「冥冥之中自有天定,還真有可能是天生一對,姐姐臉都紅了,妹妹可是從沒看過姐姐這般模樣!嘻嘻!哎呀!我好像聽秋兒妹子說過,依著人間如今的規矩,像我這等丫鬟是要做陪嫁丫鬟的,這可如何是好???」

看著本來興奮的滿臉通紅,很快又氣苦無比的玉兔,嫦娥眼神中透著迷惘。

————————————————————

是夜,皇宮依舊燈火通明。

有了公主是妖精所變這等駭人之事,皇帝哪裡敢睡,一國都是凡人,強拉這玄奘在大殿中說著各地風土人情,就是不開口讓玄奘回驛館,所為的還不是沙和尚與老豬這兩個強力的護衛嗎。

悟空收了筋斗雲落於大殿外,數百侍衛一陣忙亂,刀見鋒,劍出鞘,弓開弦,緊張的不得了,及至有見過悟空的說了猴王身份,戒備這才放鬆。

步入大殿,唐僧喜道:「悟空歸來了,可曾追上那妖精?」

「那女妖精已被老孫打殺了。」悟空平淡的說道。

玉兔之事還是不要說與他們的好,天知道老豬知道那公主是玉兔,會不會再動凡心,上廣寒宮騷擾嫦娥姐姐呢,不過轉世之後老豬法力大減,許是連入廣寒宮的本事都沒了。

怡宗皇帝驚喜道:「孫神仙真乃神人也!快快請坐,與寡人說說降妖之事。」

「夜深了,老孫乏了,降妖之事明日再說!」

聽了嫦娥之事,悟空對玉帝都沒了半分好感,強忍著打上天庭的衝動,如今這凡間皇帝也不思公主的死活,卻對降妖之事如此感興趣,一個至親都薄涼至此,對這皇帝,悟空哪裡有半分好臉色。

悟空這話說完,整個大殿猛然一靜,怡宗皇帝臉色數變,片刻后尷尬道:「孫神仙一路辛苦,該當早點休息!來人,送孫神仙唐長老回驛館!記得吩咐驛館之人,四位但有所需,從急從速辦好,萬事有求必應,若有不可為之事,可隨時來報於寡人。」

四人回到驛館,屏退天竺官吏,悟空問道:「老孫這一去可是許久?」

也是悟空初見嫦娥,不知不覺就在廣寒宮聊了一個時辰,這要是真按著天上一日地下一年來算,不得一個月了,難道皇帝還能天天請唐僧入宮不成,不好問多少時日,是以才有此一問。

「猴哥自巳時一刻許出去追妖精,現在已是戌時,已有五個時辰了。」沙悟凈說道。

悟空點點頭,看來天上的時辰與凡間相同,根本不是那天上一日地下一年。

悟空看看老豬,笑道:「今晚還有一事,非八戒不可辦到。」

「猴哥如此看重俺老豬,俺老豬不幹!」八戒堅定的說道。

八戒心道:定是那妖精沒被悟空打死,妖精要來尋仇了,拒絕的真叫一個堅決。

「哼!」悟空冷笑道:「本是看你總是吃不飽,給你機會你不要,下次餓著吧!」

「有吃的?」本來在皇宮剛吃過御宴不到一個時辰,奈何皇宮菜色雖好,味道也行,就是量少,老豬怎能吃飽,現在一聽悟空如此說,馬上又餓了。

悟空點頭笑道:「正是,俺老孫今晚要出城一趟,你和老沙一屋,儘管支使驛館的差吏,萬不可讓他們有閑打擾了老孫!就看你這肚量夠不夠大,能吃多少了。」

「這個好!這個好!」老豬驚喜道:「猴哥莫要小看老豬,今晚俺老豬就放開肚皮,吃他百八十鍋饃饃。」

「兄弟!有點出息啊!」悟空氣道:「這可是天竺皇帝開口,說是有求必應,你就知吃饃饃,還怕吃窮皇帝不成!機會難得,只在今晚!」

老豬呆了一下,狂喜道:「猴哥說的有理!今晚俺老豬就什麼稀罕吃什麼,吃空他國庫!吃窮天竺!」

悟空和玄奘到了另一室,拔一根毫毛變作自己模樣在床上熟睡,悟空笑道:「法師且安睡,此乃俺老孫身外化身,但有急事,拍打一下俺老孫即可知之,頃刻即回。」

「此去多多保重!萬事小心!」唐僧擔憂道,連皇上的面子都不給,玄奘真怕悟空打妖精的時候闖下大禍,來了更強的魔頭,以致令悟空行此欺君之事。

悟空笑道:「老孫此去不過是做那善後之事,又無危險,何須小心?俺老孫去也!」

悟空縱出窗戶,駕雲上了半空,辨明方向一個筋斗雲飛騰而去。 駕雲飛有五六十里遠近,果然有一座大院,落在山門前收了法術一看,山門上一塊金匾,上書『布金禪寺』四個大字,右下角還有留題,乃是『上古遺迹』四個小金字。

找到地方,悟空心下稍安,又駕起雲來直奔後院。

這後院之中此時卻有幾個和尚,一方是一位百餘歲的老僧,另一方則是幾個中年和尚,一個領頭的和尚四十歲許,身後是三位三十來歲的壯實和尚。

「師叔祖,本座勸你還是乖乖離開的好,免得大家傷了和氣,都一把年紀了,再爭執出個好歹來。」領頭的和尚冷笑道。

「色是刮骨鋼刀,亦是我佛門戒律,方丈也是一代高僧,何苦作此等破戒之事?」老和尚悠悠念叨道。

「胡說!」方丈辯解道:「本座是聽到本寺僧人來報,這後院之內有妖精出沒,本座特來渡化,何來破戒一說?」

老和尚苦笑道:「老僧也是過來人,紅塵之事也算知曉,方丈是否想破色戒,你我心知肚明,不過這房內女子衣著華貴,談吐不俗,定然出自大富貴之家,來此之事更是蹊蹺,將來若是傳出去或有人尋來,本寺千年基業百世名聲豈不毀於一旦,還望方丈三思啊!」

「這後院罕有香客來此,只要我等不說,如何能傳去去?」方丈冷笑道:「本座看你今日是死不悔改了,來人,將這老和尚架回禪室,給我鎖起來!」

「是!方丈!」身後的兩個和尚驚喜的答應一聲,架著老和尚就走。

這一幕完全被悄然落在屋頂的悟空看個正著,心中冷笑,色字心頭一把刀,此話不假,想來這方丈也是饑渴難耐了,連佛門戒律都不管了,渾然不知一隻腳已經踏進鬼門關了。

另一個三十多歲的和尚見師叔祖被抬走了,拎著鐵鎚就去砸門。

悟空使個隱身法,輕飄飄的落地之後,照著方丈肩頭輕輕的拍了一下。

「咣!」

「啊!!!」

「誰??!!!」

方丈一驚,回頭看時四下全是牆影,哪裡有人。

「怎麼了?方丈師兄。」剛砸上一鎚子,屋內女子驚恐的尖叫也就罷了,身後卻傳來方丈的驚叫,中年和尚奇怪的問道。

兩人東張西望,一對凡僧怎能看到隱身的美猴王,聽著屋裡面女子的哭聲,血氣上涌,越發的急不可耐,方丈氣道:「許是本座錯覺,快快砸開鎖頭!」

中年和尚也急,在女子的哭聲中,三兩下砸開銅鎖,想要進去卻被方丈一把拽住僧衣。

「你在外面守著,等師兄完事了你再進來,放心,這女子又跑不了,還能少了你的好處?」方丈吩咐道。

中年僧人無奈,眼巴巴的道:「那師兄趕快啊!」

這方丈推門進去,隨手關上房門,借著昏暗的月光,找到蜷縮在牆角瑟瑟發抖不停抽啼的女子,撲上去就撕衣服。

「嗤!」

「不要…..」

「吱呀!」

衣服應手而破,女子的哀求,更是讓方丈興奮,聽到開門聲,方丈怒道:「不是讓你在外面等著嗎?滾出去!」

這一回頭,門口哪裡有半個人影,方丈心中一愣,心道許是被風吹開的門,起身跑過來要關門,雙手分別扶在兩扇門上,就看到了地上躺著的黑影。

這一驚非同小可,連帶著自己莫名其妙被怕打的一下,方丈害怕了,疾步跑到外面,蹲下身子搖晃中年僧人道:「廣明,你怎麼了?快醒醒!」

可惜哪裡有回應,試試鼻息,倒還活著,不過連出詭異之事,方丈還以為是廣明暗中搗鬼,想要將自己嚇跑他好吃獨食,這一氣之下重重的在廣明和尚的身上踢一腳,轉身要再回去行那快活之事。

「嘣!」一個響亮的腦瓜崩,一下敲的方丈眼冒金星鼻子一酸雙眼淚流,驚嚇之下更是身子一軟一屁股蹲坐在地上。

「俗話說可一可二而不可三,給你三次悔過機會,你這和尚依然色心不改,本神君就代如來清理門戶,今日且斷你一腿。」

話音剛落,方丈就驚恐的發現,地上的鐵鎚緩緩飄起,向著自己飛來,心中想要爬起來快跑,可惜渾身如同中了邪一般,半分動彈不得,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鐵鎚飄到小腿的上方,揚起之後重重砸下。

『咔嚓!』鐵鎚砸出一聲脆響,明顯是方丈的小腿被這一鎚頭給砸斷了。

「啊!!!!!!!」方丈一聲慘叫,雙手捂向自己小腿,片刻后發現自己能動了,兩手一腳並用,拖著殘腿向門外爬,他是一刻也不敢在這陰氣森森的地方呆著了。

『嘩』的一聲,憑空出現約有一盆的涼水,一下全澆在昏迷的廣明身上。

廣明和尚打個激靈,看著敞開的房門爬起來還想往裡跑呢。

他見房門敞開著,以為方丈完事了要接手那女子呢,沒跑幾步就聽到身後瘋了一般的慘叫聲。

「有鬼!有鬼!啊!!!有鬼!…….」

廣明和尚辨明是方丈的聲音,急忙跑過來道:「方丈怎麼了?」

「有鬼!有鬼!這院子里有鬼!我的腿斷了,快快扶我起來離開這鬼地方!」方丈急道。

原本聽到方丈的聲音跑過來,也沒聽清方丈嘴裡念叨的是什麼,現在聽方丈說的明白,廣明和尚心中一害怕,猛然又覺得一隻冰涼還毛茸茸的手掐在自己脖子上,這下真嚇破了膽,哆嗦幾下猛然跳起,撒開腿就跑了,哪裡還管方丈的死活。

方丈艱難的爬出院子,不久這後院就恢復了寂靜,連那女子聽到方丈說有鬼都嚇得不敢哭了。

「俺老孫長得有些異樣,現身之後公主莫要害怕!」悟空剛剛扮鬼斷了方丈的腿嚇跑了廣明和尚,這公主聽到有鬼嚇得哭都不敢哭了,悟空真怕自己現身將公主給嚇瘋了。

「你真不是鬼?」公主害怕的問道。

「俺老孫算是半個神仙,怎可能是鬼!」隱身下的悟空答道:「其實這人心比鬼更可怕,公主覺得呢?」

剛剛差點被和尚給玷污了,公主一聽這話尋思片刻嘆了口氣道:「你現身吧!」

悟空收了隱身法,打個響指,一團火焰在手上亮起,向女子的方向一看,就看到公主凌亂的衣服下那包裹不住的大片大片的雪白,那狼狽的樣子更是惹人憐愛,比玉兔假扮的高傲公主可養眼多了。

『咕咚!』

多年沒碰過女人的悟空看著那挺拔又雪白的胸脯,忍不住咽了口口水,在這寂靜的夜晚,這孤男寡女的屋內,真是分外的響亮。

——————————————

PS:我已經很努力構思情節了,這收藏掉的鬱悶啊,咱也從善如流,下章天竺公主推不推你們說了算!

順帶求收藏!求推薦票啊! 悟空咽下口水尷尬道:「公主且寬心,俺老孫一生光明磊落,今夜本就是為顧全公主名節而來,定不會行那乘人之危之事。」

悟空說著看看公主的衣服,拔一根毫毛叫聲『變』,變出一身同樣的衣服,遞過去說道:「公主且換上衣服,老孫再帶你離開此地。」

送了衣服,悟空轉身隨手關上房門離開,唯有那火苗依然在半空懸著,映照著公主羞紅的俏臉,燈火映照之下,淚痕未乾,真是美艷不可方物。

公主換了衣服,開門而出,見悟空正站在院中舉頭望月,嬌羞的拜道:「多謝孫俠士相救,今晚可苦了俠士了。」

悟空苦笑道:「無妨,你且上我背上,老孫駕雲載你離開。」

公主依言爬到悟空背上,悟空向著屋子吹口氣,念個訣兒,房中那懸空的火苗立時火頭猛躥,斗大的火頭猛然爆裂開來,一屋子瞬間全是火光,眼見這火是沒得救了。

悟空道:「公主且閉眼,老孫去也。」

依言閉眼,呼呼的風聲過耳,公主甚為緊張,摟著悟空脖子的手臂摟的更緊,身子貼在悟空身上,動也不敢動。

好在悟空一身鎖子黃金甲,於身後那對白兔的感覺不甚強烈,不然豈不是更加難受。

悟空收了雲朵,落地卻是一片荒野。

悟空說道:「不知公主可曾對那老僧吐露身份?」

衡惟慕清 「卻曾說過。」公主回道。

「你且在此稍待,俺老孫回去叮囑老和尚幾句,片刻即回。」悟空說著自耳內拽出金箍棒,晃一晃變作七尺長短,用金箍棒圍著公主畫了一個圈,叮囑道:「有這圈兒守護,百邪不侵,公主切莫出了圈子,俺老孫去也。」

悟空又駕雲回了布金禪寺,很快尋找到關著老和尚的屋子,無視門鎖,直接穿牆術穿門而過。

老和尚還未睡,端坐巨大的禪字之前,在那念經打坐,院中大喊救火的聲音彷彿聞所未聞。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