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而在這凌天宗之中,能夠成為核心弟子,本來就已經是一種身份的象徵了。

這代表了天狼峰年輕一輩巔峰戰力的數十人,就一個個安靜的坐在了精緻的看台之上,眼眸之中,都是有著淡淡的神采流過。

而在他們身後一些的位置,卻在半空之中有著一些真氣凝結而成的光椅懸浮,而那些光椅之上,冷平等七峰峰主再度匯聚,他們都是坐在高空之處,俯視著下方這等壯觀的景緻。

「呵呵,這一次,還真的算是我們凌天宗的盛會了,我也是已經許久沒有見到,這等七峰弟子齊聚的場面了!」坐在正中之處的龍首峰峰主褚建,淡淡的凝視著下方道。

「這說明,我們凌天宗的弟子,都對這一戰頗為有興趣啊,也不知道這一戰的結果,在我凌天宗之中,到底會造成什麼影響。」周泰眯眼凝視著下方,片刻后淡淡一笑道。

「這個就是誰也不知道的了。」褚建搖了搖頭,片刻后才淡淡道,「杜飛還不出現么?」

「應該是處於修鍊的關鍵時刻的,」冷平突然開口道,「據我所知,自從當日答應了狄峰的一戰之後,杜飛那小傢伙只是去內殿之中,看了那月狼玄天鼎的石碑片刻之後,就去到氣池修鍊,至今都沒有出來。」

「如果他來不及的話,今日這局面,恐怕就有點麻煩了。」周泰凝視著下方,突然緩緩開口道。

「消息,已經在宗內傳開了,此刻,就連各峰的記名弟子,都聽說過杜飛的名聲了!這一次,不知道多少人幾天前趕來天狼峰,就是想要見識一下這位入門一個月,就膽敢挑戰七大核定弟子之中排名第二的狄峰的超級牛人!」褚建緩緩道,「在這等局面之下,若是杜飛不出現的話,那麼,他已經算是敗了!畢竟,這等局面之下不管因為什麼原因他不出現,對於絕大多數人來說,他就是退縮了而已!」

「不過,以杜飛的性子來說的話,恐怕他不會選擇退讓的。」周泰沉默了片刻之後,突然開口道。

「不會選擇退讓么?」冷平聞言緩緩的搖了搖頭,眼眸之中閃過了一絲淡淡的奇異之色,顯然,他也是想不到,在這等局面之下,為何這周泰還如此看好這杜飛,莫非,他就真的這般厲害不成?這杜飛,聽說成為九州之戰的榜首的過程,極端奇異,也不知道,那過程到底如何?

只可惜,九天玄宗高層對於那一戰的內情都是盡數封鎖了,便是他這等身份之人,也是沒辦法知道,那九州之戰的最後,到底發生了什麼。

一念及此,就算是一向並不太好看杜飛的冷平,此刻眼眸之中也是多了幾分奇異的神采,彷彿在這一刻,他也想要看一看,這位備受期待的新人,到底能夠在一個月內,成長到什麼地步! 隨著時間的流逝,這殿前廣場之上的人氣,已經達到了一個頂點。但是,預料之中的戰鬥,並沒有開始,所以,這一幕,也令得這殿前廣場的人群之中,多了一些細微的騷動。

核心弟子所處的看台之上,狄峰目光淡漠的凝視著面前的人山人海,旋即微微的捏了捏拳頭,這個杜飛已經在那氣池之中龜縮了一個月了,莫非,他還想要靠著修鍊的借口,來躲避這一次戰鬥不成?莫非他不知道,就算他不出現的話,那麼這一場戰鬥,其實也是他輸了!從此,他那剛建立起來的威望,將會在這天狼峰之中一落千丈!就算他日後有所成就,成為了核心弟子,但是,沒有了那種一呼百應的威信的話,這等人,可算不上天狼峰真正的核心弟子啊!

「呵呵,二哥,我看今日的比斗,似乎有幾分要泡湯的樣子了啊!」伏雲站在了狄峰的身後,眯眼掃了場中片刻后,才伸了一個懶腰道。

「如果他真的不敢出現的話,那麼,他之前的那點威望,倒是有點可惜了。」狄峰語氣平淡道。

「二師兄,我雖然不知道你為何突然要挑戰杜飛!但是,他畢竟剛加入我天狼峰沒有幾天,在那戰鬥之中,你就算贏了,恐怕也不算什麼光彩之事吧?畢竟,他也沒有主動挑釁我們這些核心弟子。」穆雨夏坐在狄峰的身側,扭頭看了狄峰一眼之後,黛眉微皺道。

「說實話,我原本倒是沒有和他動手的興趣的,只不過,現在大師兄不在天狼峰中,我也勉強算是天狼峰眾多弟子之首,所以有些事情,我就不得不做,就算我不願意,也必須做。」狄峰掃了穆雨夏一眼之後,淡淡開口道。

聞言,穆雨夏神色微微一動,彷彿明白了什麼一般,旋即她才嘆了一口氣道:「既然如此的話,等下你出手的時候,手下可要留點情,這杜飛也是一枚好種子,成長起來的話,對我天狼峰意義重大!」

「我知道分寸,能夠第一次修鍊的時候,就那般靠近玄陰石,這等成績,就算我也不得不說一聲佩服,不過不管怎樣,這約戰既然已經定了下來,那麼就不可能取消了!我會盡量不傷害他便是了!」狄峰依然是淡淡道。

聞言,穆雨夏也只是點了點頭,不再多說什麼,但是,對於接下來的戰鬥,她倒是有了幾分期待。這個小師弟,到底是什麼來頭啊,竟然令得峰主也在幕後出手,不想讓他有機會成為核心弟子?難道,在峰主看來,若是此刻沒辦法限制他的話,他遲早會成為這天狼峰的第一人不成?

若真是如此的話,今日這一戰,就真的值得好好的期待一下了!可以讓人期待一下,那個在天狼峰創造了幾分神話的杜飛,是會將神話延續下去,還是徹底的隕落!

……

時間,在所有天狼峰弟子的等待之下,緩緩的流逝而過,而隨著時間的退役,殿前廣場之上的騷動,也是越來越多。

顯然,杜飛不出現,已經令得這殿前廣場之中的眾多弟子,頗有微辭了!

「都這個時候了,這個杜飛小師弟,還不出來么?」

在看台之上,柳瑜搖了搖手中的摺扇,帶著幾分似笑非笑的笑意道。對於杜飛接下來會做出什麼事情來,他倒是頗為期待的。

「據說杜飛現在在氣池之中修鍊,而且還選了一個最好的位置,此刻多半捨不得出來吧。」羅宏笑了笑開口道,「等著吧,這個杜飛,就算不出現,這事情也會繼續發展下去的,我們兩個屬於看戲之人,就好好的看看,這事情接下來的發展吧。」

聞言,柳瑜也是點了點頭,不過眼眸之中,更多的則是淡淡的期待之意。

「少爺怎麼還不來?」在看台的一角,一群白裙倩影圍坐在了一起,其中的一道最為引入注目的身影,赫然便是小艾,此刻她微微的跺了跺腳,一臉擔憂道。

這一群天池峰的女弟子匯聚在了一起,而且一個個都是天池峰的核心弟子,頓時就吸引了場中無數的目光。不少視線落到了小艾的身上的時候,眼眸之中都是掩飾不住的愛慕之意。只不過,對於此刻的小艾來說,這些人都如同不存在一般。

「傻妹妹,那麼急做什麼?你家那個什麼少爺,不出現的話,或許還真的好事,畢竟,那狄峰的身手可絕對不一般,就算我,也頂多和他平手罷了。」葉琳拉著小艾的手,輕聲安慰道,「你那少爺不出現,至少說明他不傻。」

「不,少爺一定會出現的!」小艾搖了搖頭,臉上的表情開始變得堅毅了起來,「因為少爺明白,若是他不來的話,從此,我們兩個要做的事情,就斷絕了大多數的希望了!所以,今日無論結局如何,他都一定會來!」

「你就那麼信任他么?」聞言,葉琳倒是微微的一愣。

「當然,因為,他是我家少爺!」小艾點了點頭,臉上是毫不猶豫的信任,這一幕看得葉琳暗暗的搖了搖頭。

這個杜飛到底是什麼人物,居然能夠讓自家小師妹這等優秀的人物,對他一心一意到了這等地步!

杜飛啊杜飛!你今日不出現便罷了!那便說明,你只不過是一個臨陣退縮的廢物罷了!但是,如果你出現了,我葉琳倒也要看看你,你到底能夠有什麼本事!

……

時間,繼續推移而過,很快,半日的功夫就過去了,這半日的等待,令得絕大多數的凌天宗弟子,都是心中怨念不小!畢竟,這樣乾巴巴的等了一個上午,實在不算什麼愉快的事情。

冷平和周泰等人注視這一幕,一個個也是神色各異,片刻之後,冷平突然笑了笑,道:「看這個樣子,杜飛那小傢伙真的是還在修鍊之中,看來,這一戰只能取消了,不過,這或許也是最好的結局了吧。」

「取消么?」凝視著站起來準備開始的冷平,周泰茫然的點了點頭,但是就在這個瞬間,他神色突然一動,而後視線猛的落到了後方的天際之處,「看來,這一戰,還真的不用取消啊!」

「唰——」

在周泰聲音落下的瞬間,一震急促的破風之聲,就是猛的從天際之處傳來!

而後,場中無數道的視線,就是瞬間落到了那道人影之上。

「少爺!我就知道少爺一定會來的!」小艾凝視著那熟悉的身影,輕輕笑道。

「這,就是那位杜飛了么?」葉琳和其他天池峰的女弟子,一個個的視線也是落到了天際之上,她們這些人,大都知道杜飛和小艾之事,所以,此刻倒是忍不住好奇,這杜飛,到底是何等的三頭六臂。

「杜飛,來了么?」羅宏眯眼凝視著天際之處,眼眸之中有著淡淡的讚賞之色!顯然,他也想不到,這杜飛居然真的敢來。

「也不知道,這一個月的潛修,讓他成長到了什麼地步了!」穆雨夏也是凝視著那道身影,似笑非笑的開口道。

除此之外,其他各峰的核心弟子,此刻一個個都是抬頭凝視著那破空而來的身影,而後一個個的眼眸之中,都是有著幾分意味深長的味道。

既然來了!那麼,就讓我們看看!這位此刻在凌天宗之中傳得沸沸揚揚的天才人物,到底有什麼本事吧!

「終於還是來了么?看來,你杜飛倒也沒有令我失望啊!」

此刻,狄峰也是緩緩抬頭,凝視著那道身影,而後他緩緩的站了起來,一步步的向著天際之處行去,而後視線落到了那道身影之上,臉上,浮現了一抹頗為讚賞的笑容。

不管怎麼說,這個杜飛的勇氣可嘉!

至少,沒有臨戰脫逃!

「咻——」

在這等萬眾期待的目光之中,天空之上的那道身影似乎愈發的快了幾分!而後幾個呼吸之間,這道身影就是驟然間來到了殿前廣場的半空之中,而後猛的停頓在了半空之中!

「這就是那杜飛了么!?」

不少其餘六峰的弟子,之前並沒有見過杜飛,此刻一個個的目光就是瞬間停留在了他的身上,眼眸之中,都是有著玩味之色。

「唰——」

這道落到了天空的身影直接落到了那擂台之上,而後沖著天狼殿的方向一行禮,沉聲道:「抱歉,因為方才處於修鍊的緊急關頭,弟子來晚了!」

「呵呵呵,能來就好,反正,你們約戰的時間,是在今日,只要日還沒落,那麼,你都不算晚。」冷平淡淡的開口道。

周泰眼眸也是微微一閃,視線落到了杜飛的身上,不過,似乎卻也沒有看出,此刻的他和一個月前,有什麼不同之處。

「杜飛師弟,為兄還以為,你今日要避而不戰了呢?」天空之處,狄峰身形一動,也是落到了擂台之上,而後他眯眼凝視著杜飛開口道。

「今日之戰,乃是我主動所約,豈會不戰而退?」杜飛微微一笑,輕聲道。

「哈哈哈,有魄力!既然如此的話,我們也不要廢話,開始吧!」 「轟——」

隨著狄峰的聲音落下,剎那之間,極端澎湃的真氣就從他的體內滔天般的席捲而開,令得四周圍觀的凌天宗弟子,不少人都是一臉的驚嘆。

感受到了這狄峰身上瀰漫而出的巨大壓力,杜飛的面龐之上也是浮現了一抹微笑。這便是天狼峰核心二弟子的實力了么?五品高階武宗境,果然是很強呢!

而此刻,廣場四周那些原本注視著狄峰的目光,片刻之後卻是落到了杜飛的身上,而後,在見到杜飛面對這狄峰的壓力,居然還是一臉淡定的時候,不少人都是微微的在心裡贊了一聲。

「這位便是那杜飛了么?據說他加入我凌天宗不過一個月的時間罷了,居然膽敢和目前天狼峰之中,可以說是實力第一的傢伙約戰,這膽子,可不小啊!」

「呵,你知道什麼?這一位,可是本屆九州之戰的榜首啊!能夠成為九州之戰的榜首的,都是什麼人物,你不會不知道吧?想想看太初君武宗那幾個九州之戰的榜首,現在都到了什麼地步了?在我看來,這杜飛的本事,也不是普通的內門弟子可以比擬的!」

「是啊,一個月前他不是剛將這天狼峰核心弟子之下的第一人擊敗么?」

「嘖嘖嘖,看來,這個杜飛還真的是一個頗為麻煩的人物啊!不過,我們凌天宗的核心弟子,可不是九州之中的那些對手可以比擬,這一次,這杜飛是要踢到鐵板了!」

「什麼鐵板不鐵板的?這戰鬥不是還沒開始嘛?就我看的話,說不定,這位杜飛師兄,還真的能夠再次創造奇迹啊!你可不要忘記了,這些年來,他們天狼峰出的變態,可絕對不少!遠的不說,就說那個羅通,一開始不也是一個普通的記名弟子罷了?爆發起來的話,一下成為了天狼峰的核心大弟子,這一點,又有誰能想到?」

「是啊!他們天狼峰可不是按資論輩的,在這種地方,總是會突然就出現幾個變態的!這種事情,可是不好說得很啊!總之,我們還是繼續看下去吧。」

「看吧,看吧,說不定,今天這一戰,能夠決定這天狼峰,乃至於我們整個凌天宗的格局呢?」

……

「峰主,既然杜飛師弟已經來了,那麼,此刻約戰是否能夠開始么?我可是等得有點不耐煩了啊!」狄峰的視線轉移,落到了看台之處,而後一笑道。

冷平聞言也是點了點頭,而後看了兩人片刻后,才緩緩道:「我天狼峰之中,雖然鼓勵弟子之間切磋戰鬥,但是,你們也要記清楚,此處,畢竟只是同門弟子交鋒,不是你們在外出任務。你們兩個平時那套殺伐果斷的手段,可要收起來。切磋,都要點到為止。你們是同門師兄弟,而不是生死大敵!」

顯然,不僅僅杜飛是從血腥之中一路走來的,這狄峰平日出宗門任務的時候,想必也是手段頗為血腥的主,否則,這冷平也不會特地交代。

「是!」

聽到這冷平肅然的語氣,杜飛和狄峰兩人也是不敢怠慢,當下就是躬身道。

見到這一幕,冷平才點了點頭,旋即一揮手道:「既然如此,那麼我便宣布,你們兩人的約戰正式開始!」

「杜飛,你若能夠在此戰之中戰勝狄峰,那麼,從此你便是我天狼峰的核心二弟子!但是,你若是敗了的話,從此,你便失去了再度獲取天狼峰核心弟子身份的資格!」

「狄峰,你若是勝了,可沒有任何獎勵給你!但是你若是敗了,從此,你也將失去爭奪天狼峰核心弟子身份的資格,這一點,你可明白?」

「是!弟子明白!」狄峰躬身道。

「那你呢?」狄峰掃了杜飛一眼道。

「弟子雖然明白,但是卻有一個問題。」杜飛笑了笑,「若是平了呢?」

「平了?」冷平微微皺了皺眉,卻沒有回答。

「杜飛師弟,放心便是,此戰應該不會出現平局的,便是真的出現平局的話,那麼便算是我輸如何?」狄峰側頭對著杜飛咧嘴一笑道。

「如此甚好!」杜飛點了點頭,旋即對著冷平一拱手,示意自己明白了之後,才緩緩轉身,面對著狄峰微微一抱拳,道,「既然一切已經說明白,那麼,狄峰師兄,請賜教!」

隨著杜飛此言的落下,殿前廣場四周,那些原本存在的竊竊私語之聲瞬間消失,場中無數道目光,唰的一聲再次落到了擂台之上,那種沉默的氣氛,令人有些喘不過氣。

「想要擊敗我,成為核定弟子,這一條路,可不太好走啊!」狄峰凝視著杜飛,緩緩開口道。

「師兄你倒是忘記了,這可是你主動挑釁我的!從一開始,我就沒有太多和師兄你交手的興趣啊!不過,師兄你既然送上門來了,這核定弟子之位,我也只能勉為其難的收了啊!」杜飛輕輕一笑,臉上浮現了一抹頗為陰冷的笑容。

「這種事可不是你怎麼說,就是怎麼樣的,一切,都要實力說話!」

狄峰淡淡開口,話音落下的瞬間,面容瞬間變得一片冷冽,而後其猛的一步跨出,澎湃的真氣在此刻毫無保留的從其體內席捲而開!此刻的他已經打定主意,要瞬間施展全力,以雷霆之速,將這個杜飛擊敗,讓他明白,自己和核心弟子之間的差距,也讓他失去再次競爭核心弟子身份的資格!

「呼——」

感覺到了狄峰身上瀰漫而出的凌厲壓力,杜飛的眼眸之中也是閃過了一絲凝重之意!這狄峰乃是天狼峰的核心二弟子,其實力,可以說是自己所遇到的同輩之人中,最強的一個了!如此戰鬥力,可容不得自己小噓分毫!

而此刻的狄峰,卻如同沒有見到杜飛的表情一般,他也沒有絲毫想要熱身的打算,而是手掌在半空之中一握,剎那間,澎湃無比的真氣就是在其掌心之處凝聚,而後化為了一柄丈許長的金色長槍,而一股極端凌厲的波動,也是從那槍身之上瀰漫而開。

「唰——」

長槍凝聚而成,那狄峰也是已經猛的一步跨出,而後一道殘影瞬間出現在了原地,而其身形卻是在一剎那間化為了一道光線,以一種恐怖到了極致的速度,向著杜飛所在之處爆閃而去!

「轟——」

幾乎一個眨眼的功夫,這個狄峰就是出現在了杜飛的面前,而後其眼神冷冽的一揮手,頓時那柄金色長槍就帶著驚天動地的凌厲氣息,快若閃電的向著杜飛的胸腹之處甩去。

槍身尚未落下,但是那凌厲到了極致的氣息,卻已經在地面之上留下了一下深痕!

「鐺——」

然而,面對這狄峰奔雷一般的攻勢,杜飛的眼眸之中一凝,頓時就見到七彩的水晶羽毛瞬間浮現在了他的雙手之上,如同華麗的戰甲一般。而後,杜飛的右手瞬間向著前方狠狠的拍出,一掌拍在了那槍尖之處,頓時,就見到火花爆射,而金鐵交鳴之聲也是瞬間響徹而起。

狂暴的勁風,幾乎瞬間就在場中狂掃而開,那狄峰和杜飛的身形都是同時一震,隨後急速的退後了幾步,顯然,在第一次交鋒之中,誰也沒有佔到什麼便宜。

「嘭——」

狄峰的腳掌在落地的瞬間再度一踏,身形瞬間竄處,而後手中長槍一甩,頓時一道道槍芒飆射而出,狠狠的向著杜飛的掌心之處落去。

「哼!」

見到狄峰這等攻勢,杜飛卻是冷笑了一聲,而後雙手屈指連彈,頓時也是一道道犀利的指芒飆射而出,和那狄峰的槍芒撞在了一起!

「砰砰砰砰——」

兩人身影之間,一陣陣爆裂之聲不斷響起,顯然,此刻兩人出手之間都是沒有絲毫的留情,若是一招落實的話,那結局恐怕也不會好到什麼地方去。

「嘭——」

在雙方的對轟結束的剎那之間,杜飛的腳掌猛的一踏,身形如同炮彈一般飆射而出,而後其右手猛的握拳,一拳狠狠的向著狄峰所在之處轟了過去。

望著杜飛這威力強悍的一拳,那狄峰眼眸之中也是閃過一絲寒意,而後,就見到璀璨的金光在其拳峰之上瘋狂的瀰漫而出,而後一股澎湃波動蔓延之間,他也是一拳向著杜飛所在之處狠狠轟出!

「嘭——」

兩道強悍的拳峰瞬間交錯而過,頓時半空之中就是響起了一竄爆炸之聲,而一波波如同狂風一般的恐怖波動也是瘋狂的瀰漫而開,讓人明白,在這等戰鬥之中,這兩人都是沒有絲毫的停手打算!

「砰砰砰砰——」

又是十數拳的你來我往,雙方的身形幾乎都是在半空之中瞬間退後,一個個腳掌擦著空間,頗為狼狽的停下。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