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冷風之中,有的是弒殺與搏鬥……

暗紅色的眸子睜開,傾漓一個竄身由著藤蔓的包圍之中衝殺出來,此時腳跟落地,猛地呼出一口長氣。

「女人,你沒事吧?」

緊跟在傾漓身後火靈大爺衝出來的當下,就見到傾漓站定在原地,面上滿上疲憊之氣。

剛才在那堆藤蔓之中搏鬥了這麼久,任憑是體力再好的人也會精疲力盡。

舒出一口長氣,傾漓站直身子,回身朝著火靈招了招手,示意它到自己跟前去。

看到傾漓讓自己過去,火靈大爺當下也不忸怩,一個竄身過去,當下跳到去了肩頭問道:「有什麼事你儘管說。」

看出傾漓招呼自己過去,必然是有事要說,火靈大爺動了動手腳,一副你有什麼事情儘管開口,只要大爺它能夠做到就絕對不廢話額姿態。

「有沒有辦法儘快的找到樹靈的所在?」氣息平緩了幾分,傾漓轉了轉頭,向著那站在自己肩上的某隻問道。

「快的方法?這個……」

眨了眨眼,火靈聽言的當下頓時開始轉動腦筋,思考起來。

它與樹靈都是精靈一族,按照道理來說一定有什麼辦法可以相互的。

「啊,對了,我知道怎麼找到它了。」猛地從傾漓肩膀上跳起來,火靈話落伸手,直接拉著傾漓的衣領說道。

「那還啰嗦什麼,快去找。」見到火靈動作,傾漓心上一喜,剛才的一番打鬥下來她已經損耗了不少的氣力,若是再不想辦法快些離開的話,恐怕真的要掛在這個鬼地方了。

「跟我來。」落下一句,火靈圓滾滾的身子在半空一扭,當下就向著面前那黑霧之中沖了過去。

見到火靈動作,傾漓也隨之跟了過去。

既然有辦法找到樹靈的下落,那麼就要趕快。

身形閃動,一路向前,火靈大爺感覺著樹靈那越發微弱下來的氣息,猛地攥緊了手掌。

「快些,再快些,時間不多了。」驀地開口,火靈猛地咬了咬牙,它能夠感覺對哦啊樹靈的氣息越來越微弱,微弱到它幾乎就要再也感覺不到。

「出了事么?」跟在火靈身後,傾漓看著面前火靈的樣子,當下也猜出了幾分,這種地方,可以說是到處都衝刺著未知的危險,如果一個不小心的話,恐怕真的會喪命在這裡,樹靈它自己貿然的動作,那絕對是再拿著自己的小命開玩笑。

聽到傾漓開口,火靈回身朝著傾漓看過一眼,隨後點了點頭。

驀地一咬牙,火靈大爺身形一動,猛地向前一竄。

「就在前面了。」

堅定落下一聲,火靈抬手指著那前面不遠的處的地方,不等著傾漓跟上,一個閃身就沖了過去。

傾漓見此自然也不停留,當下也緊跟著火靈的動作朝著那一方向而去。

閃身進入。本就是一片黑暗之地,此時竟是隱約的泛出陣陣柔和的青煙。

淡青色的煙霧從這面前的黑暗之中飄散而出,猶如一條指引著方向的引線一般。

「是哪個方向?」

緊跟著進入,傾漓看著那面前晃過的青煙,身後將火靈拉到自己跟前問道。

「應該是沒錯了。」點了點頭,火靈大爺看著那青煙散出的方向,一雙眼睛頓時閃過一抹亮色。

它能夠感覺到那一股熟悉的氣息,是樹靈身上的氣息不會有錯。

確定好方向,傾漓看著那飄散而出的煙霧雖然奇怪,卻是此時即便是明知道那是個陷阱也不能夠再有什麼顧慮,往前一試,這是他們現在唯一的選擇。

不再耽誤時間,傾漓看著火靈點頭,當下手腕一動直接將火靈拉到自己肩上,腳下一閃,便是沿著那青煙散出的方向追了過去。

幽冥皇宮,察覺到動靜的風恆全然沒有了之前的病態,驀地一個翻身由著**上躍起身來,悄然的站定在寢殿的內室之中。

神色一動,風恆側耳聽著那門外傳來的一陣響動,當下屏住呼吸。

「你說殿下會怎麼處置君上?」門外,不知從哪裡走過來兩名守衛,此時趁著月下無人,低聲說道。

顯然被開口的守衛所說的話嚇了一跳,那另一名守衛聽言當下伸手就去把那說話的守衛的嘴巴捂住。

「噓,在這個時候說這個,你難道是不想活了?」

「怕什麼,這裡又沒有其他人。」

滿不在乎的開口,那被捂住嘴巴的守衛抬了抬手,他在這裡說有什麼的,左右這裡住著的人早晚也會變成死人一個,他擔心什麼。

內室之中,風恆捋了捋鬍子,驀地神色一變,看來這幽冥皇宮之中恐怕是出了什麼大事了。

冷風侵襲,冷意浸染。

皇城外,迦嵐抬頭看了看天色,抬手間在面前劃出一道鏡子大小的水平屏障來。

「奇怪了,竟然會找不到他們的所在,莫非是入了什麼特殊的地帶?」

想要用著自己的靈力來探查傾漓他們的下落,卻是絲毫看不出任何的顯示,迦嵐猛地嘆了口氣,隨後五指用在一收,那出現在面前的屏障頃刻間便是如同水珠一般在半空之中散落開來。

回身看了眼還未屬性過來的風平,迦嵐將人來回到這裡已經有些時候了,只是風平身上的傷勢已然超出了迦嵐所想的程度,因此下才會到了這個時候也沒有蘇醒的跡象。

確認風平依舊在昏迷之中,迦嵐緊接著手臂一揮,將風平送入到自己的空間之中。

「風傾漓,既然本尊查詢不到你的下落,看來只有費力走這一趟,親自去找你了,你可不要太過激動才好。」 腳下一閃,迦嵐話落起身。

只見的半空之上寒光一閃,下一刻,迦嵐的身影已然消失在了原地。

寒氣陰森,殺意更濃。

一路跟著那青煙飄散而來的方向,傾漓感覺著周圍黑色霧氣的越來越濃,不由得減緩了呼吸的頻率。

「嗯?這裡的空氣似乎變得很奇怪。」

站在傾漓肩上,火靈感覺著呼吸越來越困難,當下拉著傾漓的衣領問道。

按了按肩上火靈的腦袋,傾漓猛地吐出一口氣,開口道:「現在開始盡量別說話。」

能夠感覺到周圍的空氣越發的稀薄,傾漓話音落下,那額頭之上已然冒出了一排冷汗。

不行,這裡絕對不是個能夠久留的地方,出口,一定要找到出口。

「砰。」

就在傾漓思考的當下,黑暗之中,那讓人倍感熟悉的碰撞之聲再次傳來。

傾漓驀地感到背後一涼,這個時候,在這種地方若是剛才的那些個藤蔓再次出現,恐怕他們這次絕對是要危險了。

「小心。」

肩上火靈大爺驀地大喊一聲,觸不及防之下,傾漓猛地回身,就見得那身後的方向,一條巨大的猶如石柱粗細的藤蔓頓時朝著傾漓的面門砸了下來。

沒等到傾漓反應過來,那在著傾漓身側的方向又是一條巨大的藤蔓朝著她的方向伸了出來。

「糟了。」

暗叫一聲不好,傾漓見此集中精神,手中戰氣快速匯聚而出,下一刻銀已然握在手中。

身形疾閃,傾漓先是躲開那迎面的藤蔓的攻擊,隨後又是一個反手,將銀擋在身前。

一橫出,半空之中猛地一挑,那襲來的巨大藤蔓頓時被傾漓攔腰截斷。

周身的冷氣散出,傾漓一雙暗紅色眸子在這一片黑暗之中驀地閃過一抹亮色。

手中的銀被緊緊地攥住,傾漓驀地將眼睛閉起,全憑著自己的感覺吧來判斷。

本就稀薄的空氣因為著剛才的一陣打鬥,此時幾乎已然讓人呼吸不得。

氣息已然不穩,傾漓強撐著身體,感覺著身後突然傳來的細微響聲,當即睜開眼睛,猛地一個旋身向後,傾漓抬手間便是銀一掃。

那身後的方向,一條還未來得及完全從黑暗之中竄出的藤蔓才一抬起頭來就猛地被傾漓一挑斷。

「轟。」

一聲巨響傳來,那被挑斷的藤蔓落地,頓時驚起一聲巨響。

「轟隆隆……」

然而就在那藤蔓落地的同時,傾漓那所站立的地方,腳下的土地竟是猛地開始劇烈的晃動起來。

「看來你還是選擇了自己。」

禁地外,驀地落下一道暗紅色身影,站定在幽冥國師的身旁開口道。

驀地抬了抬眼,國師大人朝著那身旁來人冷哼一聲,臉上依然變得陰沉一片。

好一會才開口道:「之後的事情就要勞煩你了。」

「勞煩什麼的說不上,倒是你,這麼做完真的不怕自己後悔?」來人聽言,忙的擺了擺手,緊接著又說道。

能夠明顯的感覺到面前之人面色的轉變,來人話落不由得輕咳兩聲,似乎是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不該說的話,當下想要緩和一下氣氛。

「後悔么?我已經不記得那已經多久之前的事情了,對我來說這兩個字實在是奢侈的很。」

驀地轉身,國師大人眼神朝著禁地之中看過一眼,那本是拿在手中的盒子不知何時竟是已經消失不見了。

猛地感覺到腳下的震動越發的激烈,傾漓極力想要穩住的身形,此時也不由得隨著那地面的晃動而跟著搖晃起來。

「啊。」

驀地喊出一聲,傾漓只覺得身後好似被什麼推了一把,此時腳下一空,整個人頓時朝著下方掉落了下去。

本是站在傾漓的肩上,火靈大爺驀地感到身前的傾漓不見了蹤影,等到它反映過來的時候,猛地便是感覺到下方好似有一股搶進的吸力一般,拉著它的雙腿就往下拉扯著。

來不及反應,傾漓只知道自己的身體正在直直的向著下方掉落下去,眼睛睜開,那出現在面前的依舊是毫無邊際的黑暗,甚至於此時那面前的黑暗要比之剛才更為純粹更為陰森。

頭頂之上,那一陣劇烈的響動依舊未停,傾漓由著半空向著下方好似無止境一般的下落的同時耳邊竟是隱約的傳來一抹低沉的聲音。

那好似能夠將人洗腦一般的聲響由著四下里不斷地向著傾漓的耳中傳來,時快時慢,好似設定好了一般。

緊跟著傾漓由著上方帶哦落下來,火靈大爺看著那比自己下落的要快上許多的傾漓,猛地咬了咬牙,運動周身的靈力將自己的重量增加數倍。

半空上,只聽得砰地一聲,瞬間好似變成一個巨大球體的火靈大爺身形一動,那掉落的速度頓時就增強了許多。

耳邊依舊縈繞著那詭異聲音,傾漓此時緊閉著眼睛,卻是驀地感覺到一股由上而下的氣壓由著自己的頭頂之上快速襲來,猛地睜了睜眼。

「小心了。」

頭頂上方,火靈大爺高喊一聲。

傾漓抬眼朝著頭頂之上的方向看了看,頓時瞪大了雙眼。

只見的那在傾漓的上方向,一個巨大的火紅色圓球正飛快的朝著自己的方向掉落下來。

就懸在半空之上,傾漓此時周身已然不聽使喚,當下哪裡能夠躲得開,慌亂之中只得將雙手伸到頭頂之上。

見到傾漓依舊沒有什麼動作,火靈大爺頓時慌了神,周身的重量不斷增加,以至於現在他自己也無法掌握自己的動作,思考間火靈自己拿巨大的圓球身體由上而下,直接朝著傾漓的腦袋上方掉落下去。

感覺到頭頂上的威壓越逼越近,傾漓猛地睜眼,五指凌空一握,一道戰氣頓時凝結在五指之上。

生死一搏,此時能夠依靠的唯有以拼!

「小東西,忍著點。」手中戰氣一動,傾漓向著上方火靈喊出一句,當下將手中的戰氣揮出,黑暗之中驀地晶紫的戰氣閃動,不過是眨眼的功夫,已然對上那頭頂上火靈大爺的球形身體。

砰地一聲。

又是一聲巨響傳來,伴隨著那道聲響的落下,火靈大爺的身體卻是急轉直下,比之剛才下落的速度還要快上了幾分。

一身冷然對上,傾漓看著火靈落下,當下伸出手來,十分穩妥的一把就將火靈的身子抓住。

「幸好,幸好。」

長出了口氣,火靈大爺此時被傾漓穩穩地拎在手裡,當下也鬆了口氣。

「還以為會就這麼掉下去了。」

搖了搖頭,火靈簡直不敢想象它自己掉下去的樣子,管他什麼個地方,只要跟著傾漓在一起,那就沒什麼好怕的。

低頭朝著手上的火靈看過一眼,傾漓眼底竟是泛起一抹笑意,剛才她被那個奇怪的聲音所迷惑,若不是這傢伙突然喊自己,恐怕她現在已經做出什麼奇怪的事情來了。

抬了抬眼,傾漓將實現朝著四下了看去,此時的面上已然沒有了絲毫的畏懼之色。

恐慌不在,畏懼全無。

傾漓感覺著自己的身體繼續向著下方掉落的同時,腦中也開始了盤算起來。

墨色翻湧,帶著一股致命的肅殺之氣。

片刻之後,傾漓那看向四下的眼睛驀地一動,抬手間朝著那身旁的石壁之上伸出了手臂,看準那石壁之上突出的一塊石頭,一把抓住。

「抓緊了。」

示意火靈抓緊自己,傾漓身形一動,拉住那石壁的同時,身體自然而然的跟著朝著那一方向傾斜了過去。

一閃而過,就在傾漓身形轉到一旁的石壁之前的瞬間,那下方猛地傳來一陣好似玻璃碎裂的聲響,那好似有什麼被打破了一般。

「是結界。」低頭朝著下方看過一眼,傾漓看著那下方泛起的陣陣寒光,當即開口道。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