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她在這花船上?」葉楚錯愕,倒是沒有想到這麼巧。

「還裝!」梁善嗤了一聲,拉住葉楚,「也罷!就帶你進去,讓你徹底的死心!」

梁善雖然覺得此刻帶葉楚進去花船不好,畢竟此次花船是接待一個大人物,而且這其中有不少當年就厭惡葉楚的人!當初葉楚有葉家庇護他們不敢做什麼,可現在葉楚被驅趕出葉家了,這要是找葉楚麻煩的話就危險了。

不過為了讓葉楚死心,梁善覺得還是讓葉楚見見蘇蓉的好,不見蘇蓉怕葉楚也生不出自慚形愧的想法!

==選在203,,4發,愛大家一生一世!新每天保證最少三更!至於家丁,異界篇已經完了,都市篇每天修改兩章發吧!這本花了不少精力,相信一定能超越魅影家丁,希望大家喜歡,能為大家帶來快樂!愛你們!

… 花船不小,裝飾的很奢華,在花船的中央有著偌大的空間,其中穿插著男男女女,其中不乏美貌的女子。|純文字||這裡雖然比不上前世的酒吧燈紅酒綠,但也差不了多少,鶯鶯燕燕,不少貴公子在其中紫醉金迷。

「這條花船奢華吧?這不是最重要的,最流連忘換的是這花船中的姑娘,都非常漂亮一個!」梁善對著葉楚炫耀道,「過了今晚,本公子就帶你好好玩玩,忘掉蘇蓉!」

梁善咬定葉楚就是為了蘇蓉再回堯城的,葉楚沒法和他解釋,只能當做沒聽到:「這是一條花船,蘇蓉怎麼在這裡?難道她好男色,並且這花船中也有男性服務不成?」

這一句話讓梁善嚇的跳起來,打量一下四周,見沒有人注意到這邊,他才鬆口氣。趕緊跳到葉楚神色有些蒼白:「大哥啊!可別再亂說話了,被別人聽到,你我都要完了,你不知道蘇蓉在堯城是怎麼一種情況!就為這句話,不知道多少人會撲上來咬你!」

見葉楚並沒有把他的提醒放在心上,梁善也無可奈何,解釋道:「花船雖然是風月場所,可有活動的話,也有人出資包下!不知道你還記得方心遠嗎?此次就是這傢伙包下來的!」

方心遠是方天侯的長子,在京城有些小名氣,三年前不管是文還是武都有些成就,葉楚和他沒有什麼交集,不過當初爭強鬥狠和他弟弟方心虎有過一些過節。

「蘇蓉小姐來了!」

四周響動把葉楚的思緒驚醒過來,葉楚順著眾人的目光過去,從花船的另一端,緩緩的走出了一群人,雖然這一群人中,男的俊美,女的美艷,可大家的目光都情不自禁的注意到一個女子身上。

女子有著又長又直的秀髮,飄逸動人,鵝蛋形臉是標準的美人胚子,光潔的額頭,皮膚潔白如雪,秀直的長眉下眼眸深邃而明亮,鼻樑挺直,唇形的弧度異常的柔美,嬌嫩得想讓人去咬一口,尖而圓潤的下巴,總之是一張完美無瑕的臉。米黃-色的緊身衣裙勾勒出略顯規模大的胸部和纖腰的柔細,隱隱能出翹臀的弧度,絕色飄艷!

這個女子一出現,就成為中心,葉楚的目光也被吸引到她身上,時隔三年後再見到,都有著一種驚艷。葉楚感覺心裡有著幾分觸動,似乎靈魂深處有著幾分眷戀。葉楚很清楚,這其中有前一位身體主人殘留靈魂的緣故!

蘇蓉兩旁跟著一群人,除去身邊一個長相甜美的女子,身邊還有數個俊美的男子。方心遠兄弟就站在蘇蓉的左側,身體挺拔,有幾分意氣風發。其他幾個圍在蘇蓉身邊的少年,也都是在堯城有些名氣的人物。

「怎麼樣?死心吧!蘇蓉身邊的男子一個比一個優秀,方心遠不過是其中一個而已!」梁善在葉楚面前說道,「何況,蘇蓉在武道很有天賦。集萬千寵愛於一身,甚至王上都認她為義女。這樣的女子,不是你我能奢望的。」

聽著梁善的感嘆,葉楚忍不住笑道:「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太貶低自己,自然把迷戀的女人抬高成女神了。你知道女人是什麼嗎?」

「女人是什麼?」梁善好奇問道。

「女人如蛋!」葉楚笑道,在梁善的疑惑中,繼續說道,「外表很堅硬,裡面很清純,內心很黃!打破了蛋殼,剝離了蛋白,還怕征服不了嗎?你不要告訴我,你征服不了被你帶上.床的女人!」

「靠!」梁善忍不住罵了一聲,突然覺得葉楚似乎比起以往還要淫蕩的多,這他丫的是什麼比喻。這要是被女人聽到,會用唾沫淹死他。不過……這比喻真貼切!嘿嘿……」梁善突然覺得,在蘇蓉面前的自卑少了許多。梁善嘀咕完,突然想到了一點什麼,問著葉楚說道,「那男人呢?是不是比女人內心純潔多了!」

見梁善笑的很無恥,葉楚聳聳肩道:「男人如芒果!外面很黃,裡面…………更黃!」

「靠!我還以為你會讚美一下我們男人!」梁善很不滿葉楚這樣的回答,「不過,蘇蓉的蛋殼可很難打破!勸你還是放棄!」

「我想,現在不是我放不放棄的問題,而是有麻煩找上門來了。」葉楚望著前面,感覺頭皮有些疼了起來。心想前一世的葉楚真給自己留下不少麻煩,站在這麼偏僻的地方,都能被人認出找上門來。

梁善順著葉楚的目光上去,方心遠一群人向著他們這邊走過來,這一群人眼神中流露出詫異,但很快就被厭惡覆蓋。

「葉楚?」方心虎遠遠就到這一邊,見有人和三年前的敗類人渣長的很像,加上和梁善站在一起,他就有些懷疑這人是葉楚,只是想到葉楚怎麼還敢踏足這一片土地,又有些懷疑。

「好久不見!倒是沒有想到你還記得我!」葉楚笑道,「大家聚集在這裡,不是在給我組織一個歡迎會!」

梁善差點沒有哭出來,心想還歡迎會呢,不給你丟臭雞蛋就不錯了。往臉上無恥貼金,也要場合吧,這個時候怎麼能承認是葉楚!

方心虎一眾人見葉楚親口承認,幾人對望了一眼,眼中的厭惡就更勝了。他們都沒有想到,當初被丟出堯城的敗類居然還敢回來,甚至出現在他們的面前。

「蘇小蓉!好久不見!」在眾人還沉浸回憶中時,葉楚靠著牆身對著亭亭玉立韶顏雅容的蘇蓉淡然笑了笑。

蘇蓉眼中露出詫異之色,對於葉楚她並不陌生,當初在堯城的聲名狼藉她也有所耳聞,蘇蓉也知道葉楚對她有想法。只不過,以前的他到自己都不敢搭話,只敢遠遠的著自己。倒是沒有想到三年後再次見到他,他居然能如此自然的叫出蘇小蓉,背慵懶的靠著牆身,居然有著幾分與眾不同的放浪不羈。

「蘇小蓉也是你能叫的?」蘇蓉還未說話,在蘇蓉身邊一個長相甜美,嘴角有著一點痣的女子站出來,對著葉楚喝斥道。

張素兒氣炸了,蘇蓉是她的至交好友,她很清楚蘇小蓉這個稱呼只有蘇蓉關係極為親密的人才能叫。可是葉楚卻叫了,這要是因此被別人誤解,傳出蘇蓉和堯城最大的敗類有什麼關係的話,那不把蘇蓉噁心死!

方心虎此時也反應了過來,對著葉楚吼道:「你居然還有臉步入堯城!還不快滾出堯城!要不然本公子把你丟進寒湖餵魚!」

對於這個結果葉楚一點都不意外,他聳聳對著方心虎笑道:「我丟進寒湖起碼還有魚會吃!不過你丟到寒湖,怕魚也不敢動吧。」

梁善忍不住笑了出來,心想葉楚的口齒依舊那般凌厲,只不過想到這所在的位置,他馬上又提起了心。這時候,葉楚和他們起了衝突,和找死無異!

「你這是活膩了!」方心虎吼叫,手臂上的青筋暴動起來,這一幕讓梁善到,心忍不住要跳出來。方心虎的實力他很清楚,修行武道小有成就,在他們這一群公子哥中,也在中等偏上的水準。

梁善雖然不知道葉楚這三年做了什麼,可三年前葉楚弱不禁風他很清楚,要是被對方打上一拳,不死也得丟半條命。

… 見方心虎手臂顫動,青筋涌動,不少人幸災樂禍了起來。更新最快最穩定,)||當年他們中不少被葉楚欺負過,只是當時葉楚仗著家世的緣故他們只能忍下去。可此刻葉楚已經被驅除出葉家了,正是可以好好教訓的時候!

葉楚淡然自若的站在那裡,絲毫沒有因為方心虎舞動拳頭而神情有所變化,梁善卻拉著葉楚,低聲在葉楚耳邊喊道:「快跑!不要再回堯城了,你現在鬥不過他們!」

可顯然方心虎不給葉楚逃走的機會,讓身邊的人擋住退路,嘿然的著葉楚說道:「本公子沒有忘記當年你讓我跪在地上學狗叫的一幕,今天你要是也跪下來求饒,並且從我褲襠鑽過去,說不定本公子一高興就放過了你。」

葉楚也沒有他一眼,依舊以一種慵懶的姿態靠在牆上,目光落在蘇蓉身上:「蘇小蓉!你是相國的女兒,也是有身份地位的人了。身邊總不能帶些阿貓阿狗吧,像這種開口就要人家鑽褲襠聞他那股都飄騷九百里氣息的傢伙,應該遠遠驅離你身邊。」

「你他媽才飄騷九百……」方心虎怒吼,一拳忍不住要砸上去。自己怎麼飄騷了,怎麼飄了!!

「好了!」方心遠喝了一聲,擋住了他這弟弟的胡鬧。他倒是不介意葉楚死活,只不過這次是招待一個大人物。要是能和這個大人物搭上關係,他方家說不定一飛衝天!這個時候,不能讓方心虎壞了大事!

方心遠喝斥住他弟弟,目光落在葉楚身上:「我要是你,就遠遠的滾離堯城!而不像你一樣,還不知羞恥的在這裡!你好自為之!」

方心遠說完,帶著一群人離開這邊。更新最快最穩定,)蘇蓉了一眼葉楚,同樣離開這裡。張素兒見蘇蓉如此,對著葉楚蔑視的一笑:蘇蓉還是漠視葉楚的,這樣才對,這樣聲名狼藉的人如何能入的了蘇蓉的眼裡,在她來蘇蓉和葉楚說一句話都是對他賞賜,而自始至終,蘇蓉都沒有和他說一句話,這才是高傲的蘇蓉!

見這一群人走開,梁善才鬆了一口氣:「嚇死我了!要是他們出手,你今天就麻煩了。幸好有位大人物要來,所以他們才忍住?」

「大人物?」葉楚疑惑問道。

「嗯!傳言是帝國古老傳承世家的一位世子,堯國雖然是一個王國,但卻遠遠比不上深深紮根在帝國不知道多少年月的古老世家,王上都邀請他去宮殿做客。相國,大將軍,王城不少大臣都曾邀請他做客,不過除去王上的邀請他答應過,其他人的都被拒絕了。」

葉楚心中倒是有幾分驚訝,心想這人身份確實夠尊貴。在堯國王城堯城,居然連相國大將軍的面子都不給,沒有一定的身份,怕早就被整死了!

就在葉楚和梁善說著話的時候,花船另一頭走進一個少年,這個少年長的並不高,肥肥胖胖的,圓嘟嘟的臉上有著油膩的光澤。眼睛眯著,那雙細小的眼睛中時不時掃過四周的女人,很是猥瑣。

這個少年出現,方心遠趕緊迎上去,恭敬在少年面前說道:「大人!你終於來了!」

方心遠心中興奮不已,這可是相國都邀請不到的大人物,可居然被他邀請來了。要是能和對方沾上一些關係,那他豈不是要飛黃騰達。要是他願意幫自己說話的話,自己都有膽量向相國提親迎娶蘇蓉。

「嗯!」胖少年嗯了一聲,目光從蘇蓉和張素兒身上移開,臉上露出笑容,狠狠的拍了一下方心遠的肩膀,「好!不錯!這花船沒有白來!」

這一句話,讓方心遠心花怒放,連連擺手道:「只要大人開心,我就是連包一年都行!」

「那倒是不用!」少年搖搖頭,「剛本少在這花船轉了一圈,其中的姑娘雖然還算不錯,不過還配不上本少!」

「那是那是!」方心遠一眾人趕緊迎合,甚至一群女子都沒有因為他這句話而心生反感。反而是美目流轉的盯著他。這個少年雖然長的不怎麼樣,可是身份尊貴,足以讓她們傾心了。

唯有蘇蓉和張素兒皺了皺眉頭,不過也沒有說什麼。她們都知道他身份特殊,即使心中不喜也得忍著。

梁善見到這少年,忍不住恥笑:「剛剛還趾高氣揚,可在這少年面前還不是諂媚的像條狗!」

不過馬上樑善又嫉妒了起來:「方心遠真是走了狗屎運了,怎麼能和他搭上關係。要是我能和他搭上關係,方心遠之流在我們面前就是一條狗!」

說完,梁善轉頭向葉楚,卻見葉楚面色古怪的著胖少年。梁善只當葉楚心中被胖少年的威勢震動,沒有多想。可是扭頭去發現方心虎鄙夷的著他們,和對胖少年的姿態截然相反,對待他們帶著趾高氣揚。

方心虎鄙夷嘀咕:「兩個廢物!遲早收拾了你們!」

「大人!你還有什麼要求,我們去準備!」方心遠對著胖少年說道。

「不必了!」胖少年搖搖頭,突然手指一點,指著張素兒緩緩的說道,「讓她給本少陪睡吧!」

一句話,讓四周一片死寂。所有人都瞪眼著胖少年,隨即目光又愣愣的在張素兒身上,任誰都沒有想到胖少年會提出這個要求。

蘇蓉和張素兒也呆了,目光情不自禁的向方心遠。方心遠一愣之後,隨即哈哈大笑道:「大人真喜歡開玩笑,素兒小姐是張男爵的女兒,不是花樓的姑娘。」

「本少沒有開玩笑!」龐紹盯著方心遠說道,「本少把花船轉了一圈,沒有合適的女人陪睡。在這裡上的就兩個。你們王上的義女自然不能陪睡,那就退而求其次了。」

對方認真的語氣,讓張素兒面色蒼白,直直的盯著一群男子。希望他們站出來幫她拒絕掉!可是,平常一直跟在她身後的男子,這時候都扭過頭當做沒有到。

「我不陪!」張素兒見無人為她說話,她只能自吼出口。

「那由不得你!就算問你們王上,你們王上也會把你送我!」龐紹笑道。

沒有人懷疑這句話真實性,其中包括蘇蓉和張素兒。張素兒身體忍不住顫抖了起來,她哀求的著一眾男子,希望他們站出來,卻發現這一重男子都遠遠的離著他。

「隨本少去房間!」龐紹笑道,可他的笑聲和這四周的寂靜格格不入,每個人都感覺刺耳至極,可是卻沒有人敢打斷這笑聲。

張素兒神色慘白,最後把目光放在方心遠身上,蠻帶哀求之色,同時投來請求目光的有蘇蓉。

被兩個女人盯著,方心遠雖然頭皮發麻,可還是站前一步打起精神說道:「大人,能不能我為你找別的女人陪……」

可方心遠的話還未說完,龐紹就怒喝:「你算什麼東西?也敢在本少面前說話!」

龐紹絲毫沒有給方心遠面子,也用不著給他面子。這一句怒喝,如同雷霆之怒,震的四周噤若寒蟬,方心遠面色蒼白,再不甘說一句話。

蘇蓉失望了,張素兒也失望了,沒有想到一向自詡君子的方心遠被對方一喝斥,連話都不敢說了,就這樣著自己的同伴送到虎口。

張素兒那雙眸子中毫無生機,滾滾熱淚不斷從眸子裡面流淌出來。整個人彷彿失去了全身的力量似的,在這寂靜壓抑的空間,她站立不穩,抓著一張凳子才沒有摔下去。

張素兒望了方心虎一眼,他一直喜歡自己,曾經揚言可以為她去死,可是此刻卻也避開她的目光。張素兒心如死灰,咬著嘴唇,嘴唇咬出猩紅的血液。

而就在張素兒認命,對著蘇蓉慘然一笑準備跳寒湖時,卻發現在蘇蓉的身後,一個少年緩緩的走出來,依舊是那副慵懶的模樣。

… 張素兒捂著嘴巴,原本毫無生機的眼中,露出了不敢置信之色,流淌的如同溪流的淚水猛然止下,腦袋一片混沌。更新最快最穩定,)||任她如何猜測,也不會想到會是這個人站出來。她獃獃的站立在那裡,愣愣的著那個手插著褲兜,帶著漫不經心不羈姿態出現的少年。

蘇蓉見到張素兒的異狀,疑惑轉頭過去。當她到面前一幕時,同樣為之失神,美眸盯著這個她之前漠視的少年,這個曾經聲名狼藉的少年緩緩走來,步子不快去十分平穩,每一步都讓蘇蓉心底顫了顫。

四周依舊一片寂靜,沒有人主意到這一邊的變化,龐紹的喝斥使得他們不敢開口,甚至連呼吸都不敢發出聲音,噤若寒蟬,壓抑至極。

少年的步伐不快,張素兒和蘇蓉的目光卻都集中在他身上,兩顆晶瑩的心隨著他的步子而震動,死氣沉沉的心在這一步步下,悄然的綻放了幾分生機。

「龐胖子!禍害夠了雲龍城,又來禍害堯城了?小心被人割了你那東西!」

可就在死寂的讓人呼吸都困難,陰雲密布般壓抑的空間,一句笑罵卻揚起來,聲音不大,卻在這噤若寒蟬的環境下,如同驚雷一般在每一個人的耳朵裡面響起來。

「誰他丫的想找……」龐紹怒了,他最討厭有人叫他胖子。以前就有人不知天高地厚叫他胖子,被他生生的剪掉了舌頭,可是他這句暴怒還沒有說完,當他扭頭到那個熟悉的身影時,猛然的把下面那句話止住。不敢置信的著葉楚,他怎麼也沒有想到,會在堯城碰到這個禍害。

所有人的目光此刻驟然射到葉楚身上,和張素兒一樣,他們也不相信葉楚會站出來為張素兒出頭。一個個腦袋有些轉不開來!但在沉默了一會兒之後,一眾人終於反應過來,心中卻揚起了嗤笑。

「不知死活!他居然敢出頭!」

「嗤,人渣居然改性了!還會英雄救美了!」

「色迷心竅了吧!惹上胖少年,死的會更徹底!」

「……」

這些人心底譏諷,忘記了自己剛剛在龐紹的威勢下,連呼吸都極力壓制不敢出聲。

梁善著走到場中的葉楚,他同樣張大嘴巴,那張還算英俊的臉一片慘白。他怎麼也沒有想到,葉楚會站出來阻攔胖少年。面前的胖子何其身份,收拾葉楚,揮揮手就能把葉楚大卸八塊。

「完了!」梁善腦海中只剩下這個念頭了,梁善向方心遠一群人,果然見他們面帶笑容,顯然是等待著好戲。方心虎更是激動,葉楚出手攔住了龐紹,龐紹的注意力被葉楚吸引去,張素兒因此安全了,同時這個討厭的小子要被龐紹給整死了!

眾人都期待著葉楚被龐紹一巴掌拍死,可這一幕卻沒有出現。方心遠一眾人到的是另外一種場面,而這一幕卻挑戰者他們的小心臟,小心臟噗通噗通跳的如同小媳婦遇到情郎的頻率,他們每一個人瞪圓眼睛,瞳孔收縮吸著涼氣著面前。

走到場中的葉楚,一腳直接飛了出去,踹在了龐紹肥大的屁股上:「你罵我一句試試!」

梁善覺得這一刻他要暈眩了,使勁的掐著自己,努力的讓自己保持清醒,用著手撐著身邊的桌子才沒有倒下。使勁的眨了幾下眼睛,確定面前到的是真實后,他獃滯在原地,腦海中只剩下一個念頭:「葉楚瘋了!」

包括蘇蓉在內的所有人,著龐紹肥大屁股上的腳印,都湧起了這個念頭。這是讓王上都禮敬有加的人物,在堯城誰對他不是恭恭敬敬。可居然有人敢踹他一腳,此刻不要說龐紹不放過葉楚,堯城那些想和龐紹攀上關係的人,也會為龐紹出手。

不要說葉楚此刻被驅除出葉家,就算此刻他還是葉家子弟,也不見得能保住他。

剛剛還不敢說一句話的方心遠一眾人,此刻如同找到發泄的目標一樣,對著葉楚怒吼:「大膽!方心虎,抓他過來!」

方心虎興奮,跑上去準備出手擒葉楚,可他化作鷹爪的手要狠狠的抓在葉楚肩膀時,他的動作猛然的截止下來。

被葉楚踹了一腳的龐紹,卻轉過身子,也不拍他肥屁股上的腳印,狠狠的一拍葉楚的肩膀:「靠!你這禍害怎麼也在這裡?」

兩人的親熱舉動配合龐紹的話,原本對葉楚出手的一眾人,生生的止住了他們的攻勢,動作還定格在空間中,彷彿這一刻時間都為此而靜止。

葉楚剛見到龐紹同樣錯愕,那裡知道會在這裡碰到故人,一年前遊歷大陸,在帝都結識了龐紹,並且帶著他做了幾件瘋狂的事情,沒有想到一年後的今天,能在堯城再見到他。

「知道你要做壞事!所以我來阻止你!」葉楚聳聳肩,「畢竟,我是一個有良知的人!」

梁善聽到這句話,差點沒有一口唾沫噴出來,剛剛的懼怕因為葉楚這一句話掃的一乾二淨,就葉楚在堯城的名聲,也敢大眾廣庭下說出他有良知這典型被雷劈的話。

龐紹早就見識過這人的無恥,他又不是第一次貶低別人抬高自己,所以葉楚說出這句話他一點也不奇怪:「要早知道你這禍害在這裡,打死本少都不來!見到你太噁心人了!」

龐紹覺得自己一定是出門沒燒香的緣故,要不然怎麼可能在堯國這樣的小王國見到這個禍害。對於這個禍害,他可是記憶幽深,自己被他連番算計了多次,偏偏有苦都說不出來。

一年前在帝都雲龍城認識了他,見他是新人,覺得好欺負。但沒有想到,身為雲龍城一霸的他,次次被他算計,折騰的死去活來,讓他恨的直咬牙,偏偏沒有辦法。

不過,這禍害雖然折騰他們半死,可帶他們做了幾件特別瘋狂熱血的事。讓他們恨的同時,又忍不住和對方親近!

「葉楚和龐紹是認識的!」

眾人都明白過來,都古怪的著葉楚。心中驚奇不已,無法理解堯城聲名狼藉的敗類怎麼可能認識帝都來的大人物。

梁善更是覺得不可思議,著和梁善談笑風生的葉楚,感覺一陣恍惚。

這三年葉楚到底發生了什麼?居然連龐紹這樣的人物都認識?這可是帝國古老世家的世子啊!每一個古老世家都是神秘的,他們的世子自然不用說,一般人能和他們有交集?

葉楚能踹對方而不發火的份上,兩人顯然是熟到了一定程度。

方心遠一群人也呆傻在原地,任誰都沒有想到會是這樣一種結果,目光都停留在葉楚和龐紹身上,心中疑惑和好奇兩人到底是什麼關係。

蘇蓉和張素兒也忍不住握著秀拳,期待葉楚能改變龐紹的主意。美麗的眸子,直直的盯著葉楚,這是葉楚以往從沒有過的待遇!

==希望大家喜歡新,另外請求大家正版籍,正版地址3g城。也是更新最快的站……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