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白雲魔主,這次就麻煩你了。」消瘦綠髮老者囑託道。

「哈哈,不過小事而已,教主更是親自吩咐了,我自不會怠慢。」白袍聖潔男子微笑道。

「嗯。」消瘦綠髮老者一揮手。

呼。

旁邊憑空出現密密麻麻一群高手,足足有二十位混沌境巨頭以及上萬的合一境。人一上萬,的確有人山人海之感。這些合一境高手們個個穿著甲鎧,顯然都能布成戰陣。

「拜見老祖,拜見白雲魔主。」二十位混沌境巨頭都連恭敬道,跟著上萬合一境軍士也齊聲恭敬道,他們都很清楚眼前兩位的地位,那都是教內高層,老祖且不必說了,那是宇宙神。而旁邊的『白雲魔主』也是教內眾多魔主之一,能被尊稱為『魔主』一級的,個個都是混沌境十層,能夠匹敵宇宙神。

像在界心大陸上,有些三流小國,僅僅只有一位宇宙神。黑魔大澤隨便派出一位魔主,便足以禍亂一國。

「嗯。」

消瘦綠髮老者點頭,「此次血祭,將由白雲魔主率領你等,對南雲國的城池血祭,得做的漂亮,好好震懾一番南雲國,震懾周圍四國。」

「是。」個個齊聲應道,盡皆信心十足。

包括那位黑色彎角魁梧強者『臣午』都很激動:「南雲國比較強大,黑魔大澤也極為重視。像在火炤國滅城池時,派一兩個混沌境即可。這次卻是白雲魔主親自帶領,以及我等二十位混沌境,我們二十位混沌境中,達到九層級數的就有五位!很好,非常好,就是要整個火烈城毫無反抗之力,輕易摧毀他們,火烈侯……我等這一天等的太久太久了,快了,馬上就要開始了!真想要看看你到時候臉上的絕望啊。」

「嗯。」

白袍聖潔男子淡然吩咐道,「按照情報,火烈城內算得上高手的,只有火烈侯和淳御帝君化身。」

「火烈侯,是在侯府。淳御帝君化身是在南雲聖殿。他們倆都有八層巔峰實力,結合法陣加持,勉強有九層水準。」

「血蝠、臣午,你們倆率領手下混沌境,圍攻火烈侯,儘快斬殺他。」

「剩下的混沌境,圍攻淳御帝君化身!一旦功成,你們就立即去支援對方。」

「其他的合一境……分散開,殺戮整個火烈城。」

「而我,主持血祭。」

白袍聖潔男子說道。

他身份何等高貴,是不屑親自動手的。按理說血祭一座城池根本無需派出如此強隊伍,這主要是為了『展示力量』,讓周圍四國都乖巧些。防止出現意外,才讓一位魔主親自帶隊。顯然黑魔大澤是不允許出現意外的。

「是。」在場個個齊聲應命。

「哈哈,那我就開始了?」旁邊的消瘦綠髮老者笑道,白袍聖潔男子也點頭。

消瘦綠髮老者一翻手,手中出現了一畫卷,他一揮手。

呼。

畫卷陡然消失,再出現,就已經化作了一巨大的畫卷,在火烈城上空。並且無形力量也完全包裹住了火烈城。當然在城外的消瘦綠髮老者等一眾人等,也剛好在籠罩範圍內部。

空間封禁!

藉助秘寶,如今火烈城周圍空間完全被封禁,便是破界傳送術都無法進入。

巨大的畫卷漸漸消失於虛無,整個火烈城這片空間都消失了。火烈城,從此刻起,看不見它、碰不到它、也進不去!彷彿是獨立於整個界心大陸的另外一特殊空間內。就像是九雲帝君的洞府一樣,連聖主都找不到。

如今火烈城,也被空間封禁隔離了。

而在封禁籠罩內部。

城外,白袍聖潔男子看著這幕,淡然下令:「行動。」

嗖嗖嗖……

一支支隊伍迅速瞬移離去,其中最強的兩支混沌境隊伍,分別前往火烈侯府和南雲聖殿。

******

南雲國國都,皇宮內,一座有些暗沉的殿廳內。

「嗖嗖嗖嗖……」

一道道身影都迅速出現在這殿廳內,個個邁步入內,分而坐下。

高坐在皇座上的,是一位淡黃衣袍的瘦小男子,他鼻子很挺,雙眸幽深。雖然瘦小,可卻彷彿身體和周圍虛空完全化為一體,他便是虛空,虛空便是他。使得無形的壓迫感,令在場所有強者都感到屏息。他,便是整個界心大陸十大宗派之一的南雲聖宗宗主。

「國主。」

在場氣氛都壓抑,一個個看著國主。

南雲國主幽深眸子看著遠處,一揮手,一面圓鏡懸浮當空,隱隱照耀無盡時空,很快圓鏡上就浮現了火烈城的場景,火烈城的上空

「血祭。」

「是黑魔大澤的血祭。」

在場三位帝君、五位封王個個臉色難看,能來此的五位封王……都是混沌境十層級數。

「不。」

應山老母化身也是常駐國都的,此刻她焦急看著圓鏡上的一幕,這圓鏡,名為『觀天鏡』,可藉此觀整個界心大陸任何一處。能夠抵擋窺伺的地方極少極少。就是空間封禁隔離,連超遠距離都無法傳送的地方,都一樣能觀察。

這也是極為昂貴的一件秘寶。

「國主。」應山老母連起身,急切道,「這是火烈城,我應山氏的火烈城,絕不能看著……」

南雲國主沉默,幽深眸子只是盯著觀天鏡。

「我應山氏子弟『應山雪鷹』也在火烈城,他天賦極高,封王是肯定的啊。」應山老母急切說道。

「能如何?」

南雲國主終於開口,聲音都低沉冷厲,「出手嗎?我若是破壞了默契,那就是打了黑魔大澤的三位教主的臉面!惱怒下,黑魔大澤的三位教主都會動手,到時候便是一場席捲整個南雲國的大戰,死傷難以估量。」

應山老母頓時說不出話了。

她懂。

她也都明白。

雖然南雲國主,將整個南雲國經營的很是繁華興盛。可是整個界心大陸本質上,還是強者為尊!『黑魔大澤』的三位教主,個個都是為禍整個界心大陸的恐怖大魔頭,便是六大古國都剷除不掉他們。黑魔四國,都籠罩在他們的陰影之下!

相對來說,南雲國算最好了。

火炤國……屠戮次數頗多,黑魔大澤偶爾就屠戮,不過也不會『竭澤而漁』。火炤國的宇宙神們都不敢反抗。

勾雪國,那是敢跟六大古國硬拼,國主脾氣也暴戾,也一樣和黑魔大澤硬拼。可是六大古國、黑魔大澤的臉面可不是那麼好打的,所以勾雪國歷史上也是遭到了好些次大災劫。不過黑魔大澤也頭疼,畢竟骨頭太難啃,所以一般不動手,一旦動手,都是狠狠給個教訓。

窩楓國,最靠近夏風古國,實際上早就投靠夏風古國了。有夏風古國庇護,要好些,黑魔大澤去為禍的次數要少,但也經常有。

畢竟……

黑魔大澤,可不怕夏風古國。他們一樣敢去夏風古國內為禍。

唯有『南雲國』算是次數最少的,南雲國主本身強大,又結交四方,暗中也交好黑魔大澤的三位教主!可是再怎麼交好……黑魔大澤,終究偶爾要血祭一次。一般都是選擇南雲國的一座小城而已。

這是潛在的規則。

雙方也都在遵循!黑魔大澤有了臉面,南雲國也保持了整體的穩定繁榮。

「可,可是……」應山老母看著半空中懸浮的那一面鏡子,看著鏡子中映照的已經盤膝坐在半空中,面前懸浮著黑**瓶的白袍潔白男子,應山老母一眼就認出,那是黑魔大澤的魔主級存在——白雲魔主,「可是我應山氏子弟,還有雪鷹小娃娃他……」

應山老母真心痛。

應山氏除了宗家,也就六處分家。火烈城這邊便是一支分家!那麼多應山氏子弟,還有那驚才絕艷的雪鷹小娃娃……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應山老母心痛憤怒,她想要殺過去。

可是她知道。

空間封禁下,她都找不到火烈城!整個南雲國有實力進去的,唯有能夠施展『大破界傳送術』的南雲國主。可南雲國主不可能因此事和黑魔大澤的三位教主撕破臉的。

「該死,該死。」南雲國主幽深眸子很平靜,彷彿沒有絲毫波瀾的無盡大海,下方卻是積蓄著無盡怒濤。

他麾下的城池。

他的子民。

如今在被屠戮,被血祭。

他豈能不怒?

可是……有時候,就得忍!面對黑魔大澤,有時候他得忍!面對六大古國,有時候他也得忍!

**(未完待續。) 界心大陸十大宗派,六大古國就佔據八個!

他開闢的宗派能名列十大宗派,就已經可見南雲國主的實力以及手腕了,他瞧不起勾雪國主,雖然勾雪國主也很強,可更在乎自身,一怒下就和六大古國、黑魔大澤硬碰硬……每一次大災劫,勾雪國整個國度都死傷無數。

而南雲國,卻是黑魔四國中最穩定最繁榮的。

「黑魔大澤,真不知道何時,才能將它完全摧毀。」南雲國主暗道。

他沉默看著懸浮的觀天鏡。

在場三位帝君、五位封王也都在看。

「我的化身遭到十二位混沌境圍攻,其中有三位達到混沌境九層。」淳御帝君面容冷峻,開口道,「我的化身,支撐不了多久。」

他化身長期在那沉睡鎮守。

藉助化身,他意識還能維持。

一旦化身被滅掉!淳御帝君是根本感應不到被空間封禁的火烈城的,都感應不到,自然無法再降臨化身!

像尋常,某一座城池遭到攻擊,宇宙神化身都是輕易能降臨,甚至有大批強者超遠距離傳送抵達支援……所以一般沒誰敢在一座強國的城池內肆意殺戮。可是這是黑魔大澤動手,動手前,就先空間封禁。

「為什麼,為什麼,我應山氏無數子弟,還有雪鷹小娃娃,就不能多給他點時間,讓他成長?」應山老母最是心痛,她憤怒欲狂,以她脾氣早就殺去了,可惜,根本進不去。

「老母。」旁邊的鬼酈娘娘也傳音安慰。

******

而在黑魔大澤,一座恢弘廣闊的宮殿***部奢華的很,種種珍貴寶石鑲嵌,更有一座座法陣遍布殿壁。

整個宮殿隱隱有無盡威能瀰漫。

此刻最高處,卻是高坐三位存在,中間一位,是一位黑袍中年男子,他身後顯現著巨大的詭異的六環圖,六環圖時時刻刻在緩慢旋轉著,六環圖內部彷彿存在著無盡的死亡威能。在場便是宇宙神們都不敢仔細觀看那六環圖。粗一看,便感到心神被引動,心生恐懼。

左邊一位,則是笑眯眯坐著的老者,一看,便讓人生出好感,沒有任何威壓氣息。

右邊一位,卻是一位臉色病態蒼白的青袍男子,他周圍有著龐大的血色蜿蜒虛影。

他們三位……

便是黑魔大澤的三位教主,名傳整個界心大陸的大魔頭,便是六大古國許多家族聽到他的名字,都會感到忌憚驚懼。

「哈哈,對南雲國動手,可難得的很。到時候血祭場景,關注的國度怕有不少。」在下方一共坐著七位宇宙神,還有其他一眾魔主們。整個殿廳內有資格坐著的也僅僅只有二十餘位。

當然,他們大多都只是化身。

「像一些小國,便是被血祭了一城,也不值一提。南雲國被血祭一城才算是大消息,黑魔四國肯定都盯著看。離的近的一些國度,怕也會關注。」

「得做的漂亮些。」

一個個談笑著。

他們都是魔頭!

從內心來說,他們更喜歡生活在繁華之地,哪裡喜歡躲在空間詭異莫測的『黑魔大澤』中。可沒辦法,六大古國需要穩定,需要繁衍無數修行者,所以這些魔頭們就遭到追殺!有些實力強的投靠了大家族當客卿。

有些得罪狠了,沒大家族願意收,只能逃!逃到一些魔頭匯聚之地,這裡大家抱團。

而屠戮城池進行血祭,就讓這些魔頭們感到痛快,因為逃久了躲久了,偶爾也是要向這些國度露出獠牙的!

「哼哼……南雲國又怎樣,下次找機會,血祭了夏風古國一城,太痛快。」

「別急別急,有機會的。」

「來來來,喝一杯。」

宇宙神們、眾魔主們談笑著。

而坐在最高處的三位教主也偶爾開口,整個殿廳內的氣氛非常歡快。

……

火烈城內,侯府,東伯雪鷹府邸內的虛空神塔中。

懸浮的大石上。

一位俊美白衣少年盤膝坐在那,膝蓋上平放著一桿長槍。

「轟隆隆~~~」

虛空神塔內部的空間彷彿浪潮般洶湧澎湃著,澎湃著空間浪潮也潛藏許多暗流撕扯著,這撕扯威勢也恐怖異常,尋常混沌境敢出現在這,怕是瞬間身體就被撕扯粉碎當場斃命了。

東伯雪鷹終究是習慣了修行,一次閉關百億年都不算什麼,如今才十五億年,他還完全沉浸在其中。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