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秦蒼,我等著你把化靈台的秘密親自告訴我。」

…… ?梅家城一戰,在這中域無異於掀起一場熱潮,一個靈魂枷鎖的小子擊退曲家老祖曲不拜。

秦蒼這個名字,在這中域算是頗有名氣,這一戰也成為梅家城人們飯後話題。

而還有另外一個熱潮,那就梅家老祖,梅涅大師再次出山,讓中域不在平靜。

梅涅,在這中域絕對是一個人盡皆知的人物,曾經更是中域一個傳奇。

不過,隨著後來梅涅大師突然神秘閉關,三十多年沒有在中域露面,很多人以為梅涅大師駕鶴西去。

只有一些知情者才知道梅涅大師突然失蹤,閉關三十多年不出的因果。

……

梅家。

一間幽亭中,秦蒼閉著眼睛,享受著午時三刻的平靜,清風拂過,帶來絲絲涼意。

休養幾日之後,秦蒼的傷勢完全恢復,生龍活虎,這一次暢快淋漓的戰鬥,讓秦蒼感受到一種前所未有的感覺。

這種感覺,讓秦蒼幾十年的壓抑的一口濁氣煙消雲散,整個人精神倍爽。

秦蒼斜靠在圓柱上,嘴角噙著笑意,讓清秀的面龐,多出幾分帥氣,爽朗道:「這樣的感覺真好。」

沒有了以前的壓抑感,讓秦蒼整個人輕鬆很多,中域一行,也讓秦蒼改變很多。

忽然,清風拂過一股幽香鑽入鼻中,聞到熟悉的味道,秦蒼輕輕睜開眼睛。

一道倩影走來,一襲青衣,三千青絲披肩,身姿曼妙,一代佳人,傾國傾城。

而此時,佳人絕美的俏臉上噙著笑,美目望著秦蒼,柔聲道:「想不到你居然一個人躲在這裡清凈。」

秦蒼看著聖雨那絕美的俏臉,含笑道:「我已經渴望安靜很久了。」

這段時間來,瑣事繁雜,秦蒼根本沒有時間靜下心來,現在趁著剛剛恢復,讓自己安靜幾天。

秦蒼眉頭一挑,道:「怎麼,聖雨小姐過來找我有什麼事情?」言語間,有幾分陌生。

聞言,聖雨眼神黯淡瞬間,青衣的素手握緊,抬頭對上秦蒼的目光。淡淡地道:「難道,一定要有事才能來找你?」

聖雨忽然發現,眼前的秦蒼有種說不出的陌生感,彼此之間,再也沒有以前感覺。

也好像剛剛認識,還未熟悉,但是聖雨有種感覺,那種熟悉感可能不會再有。

秦蒼微微欠身,朗笑道:「自然可以」猶豫片刻,秦蒼又道:「我只是一個平凡的小子,豈能和聖雨小姐談笑風生呢。」

聖雨俏臉的笑容漸漸消失,鼻尖微酸,起身欲走,臨走前目光斜視了秦蒼一眼,淡淡地道:「我不喜歡現在的你。」

望著聖雨離去的背影,秦蒼自嘲一聲,拿出玉笛再次斜靠在圓柱上,輕輕吹奏。

笛音低沉,憂愁難消。

不知何時,梅月站在了秦蒼身旁,一身紅色長裙,飽滿的曲線被淋漓盡致的勾勒出,鳳眼輕挑,魅惑叢生。

此時,梅月玉手環胸,臉上浮現出幾分怒色,正睜大眼睛瞪著秦蒼。

會過神的秦蒼被嚇了一跳,看著臉色陰晴不定的梅月,秦蒼很困惑,不解道:「梅月小姐似乎對我有很大的怨氣啊。」

不過,第一次見面梅月就對秦蒼有著很大排斥,秦蒼也是見怪不怪。

梅月冷哼一聲,怒視著,板著個臉道:「秦蒼,是不是你又欺負聖雨了?」

秦蒼一愣,旋即搖了搖頭。

「臭小子,還敢和我耍花招?」梅月上前一步,直接抓住秦蒼的衣領,鳳眼中怒火在跳躍。

秦蒼一驚,梅月的力氣真的不小,吸了口氣,平靜地道:「我何必騙你。」

梅月可不聽,布滿憤怒的俏臉都要貼到秦蒼的臉龐了,質問道:「那你告訴我,為什麼剛才聖雨跑出去時候,眼睛紅紅的?」

梅月在走廊遇到聖雨,發現聖雨眼睛微紅,顯然是哭過,梅月想問緣由,聖雨避之不談。

聞言,秦蒼略微沉默,但是很快又平靜下來。

見秦蒼不答,梅月更是怒火衝天,直接抽出無花鞭,鞭子揮動發出的響聲,令人脊背發寒。

「我真的不知道。」秦蒼一副很委屈的模樣。

「不要給我裝。」梅月猛然提起膝蓋,重重的頂在秦蒼的小腹上,劇痛襲來,秦蒼面龐扭曲,忍不住倒吸口涼氣。

「聖雨素來對旁人冷淡,可是唯有在你面前流露出小女人的模樣,我看得出來,聖雨心裡很在意你,而能夠把聖雨氣哭的人,也只有你。」梅月憤憤不平,嬌斥道。

秦蒼一把推開梅月,揉捏著小腹,自諷一聲,低哼道:「是你想太多。」

秦蒼用手指著自己,自諷道:「我不過是一個一無是處的小子罷了,那裡可以有資格讓聖雨小姐在意。」

「說白了,就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最後的話,秦蒼幾乎是咆哮著和梅月說。

「嗯?」

梅月黛眉輕挑,看著憤怒的秦蒼,一時間居然沒有話可以反駁。

「因為這是我欠你的。」曾經一句話,猶如一根尖刺狠狠的刺在秦蒼的內心深處。

在聖雨心裡,或許是因為當初秦蒼替他承受了曲折蘇的報復,才選擇照顧他。

秦蒼自始至終都是一個孤獨的人,或許是因為可憐,被人施捨,被人憐憫。

「那你也不應該欺負聖雨。」梅月忽然道。

現在秦蒼不在糾纏聖雨,梅月心裡應該高興,拍手稱快說:秦蒼你終於有一點兒自知之明。

聖雨不是你個混蛋小子可以追求的,有多遠給本小姐滾多遠,最好一輩子不要出現。

然而,這一刻梅月突然感覺到自己錯了,秦蒼確實不在死皮賴臉的跟著聖雨,但是卻讓兩人徹底分道揚鑣。

「對不起。」梅月低下頭。

如果沒有她,或許秦蒼和聖雨真的還能像當初一樣談笑風生,偶爾曖昧,彼此都不排斥。

只可惜,一個失誤,讓秦蒼原本放下的自卑感再次涌動出來,他根本不值得被人可憐。

梅月抬起頭,鳳眼看著秦蒼,很認真地道:「秦蒼,難道在你心裡就真的那麼不喜歡聖雨嗎?」

「有還是沒有,已經不重要。」秦蒼緊了緊拳頭,冷冷地道:「放心吧,我欠你們梅家的人情,我一定會還。」

說完,秦蒼不在停留,轉身大步離開幽亭,沒有人發現秦蒼眼睛落下的眼淚。

梅月深吸口氣,無力的坐下,心中有著深深的負罪感,是她搞砸了一切。

本來想要替聖雨打抱不平,卻沒有想到,她的做法徹底傷到了秦蒼。

和秦蒼相處半年之久,梅月或多或少了解秦蒼的性格,倔強的要人命。

秦蒼有底線,玩笑可以開,要適可而止。但是有人就是那麼不開眼,踐踏秦蒼最後的底線。

「唉。」

梅月頭疼的揉著額頭,無奈嘆氣,眉宇緊鎖,揮動無花鞭打在圓柱上,一根鞭痕清晰可見。

「接下來,兩人能不能和好,就要看秦蒼的心裡有沒有聖雨了。」梅月幽幽地道。

心情煩躁,揮動無花鞭一番宣洩,梅月起身離開幽亭。

……

PS:人心難測,難寫。 ?「你也要離開?」

梅府前,梅月看著秦蒼,黛眉輕挑,神色差異。

秦蒼已經準備離開,雙手抱拳,含笑道:「在梅府打擾這麼長時間,真是謝謝梅月小姐的照顧。」

自從被魔音反噬重傷,秦蒼就一直在梅家休養,算算也有差不多半年之久。

秦蒼來到中域,是為了尋找化靈台,竟然已經從老前輩那裡得知化靈台最後一次出現在中域皇室。

所以,秦蒼打算去中域中心打聽化靈台,得到那個一直垂涎欲滴的神通:化靈訣。

梅月眉頭一皺,神色古怪,嘀咕道:「哎,怎麼聖雨前腳剛走,你也要走了。」

秦蒼一愣,抬頭看著梅月,忍不住道:「怎麼,難道聖雨也離開梅家了?那她去哪裡了?」

梅月點了點頭:「是啊,走了半個時辰,說是有事不能在逗留,好不容易遇到一個投心的,現在也走了。」

說著,梅月目光差異的掃了秦蒼一眼,表情古怪,道:「你不是不喜歡聖雨嗎?這麼關心她幹嘛。」

昨天把人氣跑,現在又來關心去向,秦蒼的臉皮還真厚。

秦蒼眼神微微變幻,閃過一絲悲色,即刻化為平靜,自語道:「離開也好。」

梅月玉手環胸,美目不善,輕哼一聲,冷冷地道:「竟然真的在意聖雨,你就不應該氣她。」

秦蒼收回思緒,嘴角苦澀,強笑著:「告辭,日後有機會我們可能還會再見,後會有期。」

說完,秦蒼轉身就走。秦蒼還沒有走多遠,一道身影阻擋住了秦蒼的去路。

梅涅站在門口,白髮飄飄,雙目微垂,身形單薄,彷彿一陣風就可以吹倒。

「你要走?」梅涅問。

秦蒼點了點頭,微微欠身,笑道:「謝謝大師的當日救命之恩,日後若是梅家有困難,小子我一定捨命報答。」

「大師告辭!」

秦蒼含笑著,繞開梅涅,直徑朝著外面走去。

梅涅渾濁的眼睛似是閃過一道芒光,下一刻梅家大門突然緊閉,走到門口的秦蒼,被一股颶風震退回來。

秦蒼不解,看著梅涅。梅涅低哼一聲,道:「好不容易遇到一個對眼的小子,豈能讓你隨意離開。」

「老祖,竟然他要走,您老又何必阻擋。」梅月快步走了,橫了秦蒼一眼,道:「讓他走。」

「這小子一沒有本事,二沒有背景,真的以為修鍊了一點兒魔音功法,就可以在這龍爭虎鬥的中域生存,真是滑之大稽。」梅涅不客氣的呵斥道。

梅涅一眼就看穿秦蒼的本事,全身上下能夠倚靠的力量就是那股血紅色詭異魔音。

這個魔音很詭異,也很強大,但是遇到靈魂力量強大的對手,連施展的餘地都沒有。

梅涅冷冷望著秦蒼,低哼道:「而且他還殺了曲折蘇,得罪曲不拜在這中域,如果曲家要殺一個人,很簡單。」

「還有那個杜閑,修鍊巫術,不是一個簡單的敵人,更何況曲折蘇還有一位姐姐。」

「這位曲家美人,可是曲家真正的天之驕子,圈養太古遺種血蝶,比起梅月有之過而無不及,你不過是去找死。」梅涅冷冷地道。

被人揭短,梅月忍不住嘟了嘟嘴,可是不敢反駁,曲家那位美人真的比她強。

一個個危險的人物,從梅涅口中吐出來,曲不拜,杜閑,曲家美人,都不是簡單人物。

秦蒼的呼吸不由得沉重,臉龐一片凝重,原來他忽略了太多問題,以曲不拜和杜閑的為人,斷然不會繞過他。

而且,中域危機四伏,強者如雲,誰可以預測會不會又得罪更厲害的。

秦蒼突然覺得必須重新計劃,貿然前去中域皇室,恐怕死得更快。

現在,在梅家有著梅涅大師的存在,他才能安然無事,但是不敢保證離開梅家之後會怎樣。

深吸口氣,秦蒼抬頭,幽幽地道:「大師突然這麼說,恐怕是有什麼事情和我有關吧?」

梅涅有意阻撓,要想安然離開梅家,恐怕必須讓梅涅同意才行。

「拜入我門下,成為我的關門弟子,安心修鍊十年,十年後你便可離開梅家,踏入中域。」梅涅肅然道。

聞言,梅月不由得睜大眼睛,紅潤的小嘴張開,都可以塞下一個雞蛋。

梅涅,在中域乃是一代人物,人盡皆知,雖然後來閉關三十年,但是梅涅讓人被人尊敬。

因為,梅涅乃是上古年間煉器宗門下第一位煉器天才,後來因為一些事情而退隱世間。

但是,梅涅大師掌握傑出的煉器方法,不知道多少人夢寐以求成為梅涅的弟子。

秦蒼滿臉錯愕,很驚訝,在梅家呆了這麼長時間,秦蒼自然從梅家族人口中知道一些關於梅涅的信息。

心中苦澀,秦蒼搖了搖頭,苦笑道:「恐怕要讓大師失望了。」

秦蒼除了擁有一身蠻力,其他天賦如白紙,根本沒有資格得到梅涅的傳承。

梅涅眉頭一皺,很差異,目光上下打量著秦蒼。

梅月更是忍不住輕哼一聲,不知道多少人想要成為梅涅的弟子,現在機會擺在面前,秦蒼居然拒絕。

沉默片刻,梅涅神色一凝,道:「你是在擔憂什麼?」

秦蒼雙手抱拳,恭聲道:「不瞞大師,我已經有了師傅,所以不能加入大師門下。」

「唉。」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