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路才沒有去問葉不歸為什麼會活下來,葉不歸也沒有去問路才其他,相視一笑,正所謂有些事不需要知道過程,只要一個結果就是圓滿。

兩人閑敘一會,聊得也比較開心,最終還是決定了去留的問題。

離開了魔騰兩年,雖然葉不歸對魔騰沒什麼情感,不過路才的小嬌妻雙兒可是還在魔騰的庇護下。

雖說之前葉不歸以准少族長的身份已經打過招呼,但他消失這麼長時間,足以讓某些人生出對付查山的心思。

再者那與風尊者約定之事,他還是要回去幫忙的,當然不能說完全是為了風尊者,在很大程度上還是為了他自己,他必須去找到增添壽元與恢復容顏的異果,他還要去找出當初發生在自己身上的種種怪事。

就比如說,他是冰火異體的同時為何還是蠻神體,他究竟和路才的家族有何關聯,又是一股什麼樣的力量當初能夠將他從化道之中救活。

他有預感,這一趟惡龍凶地是他想要找出這些秘密必去的地方!

玄羅小世界的運轉,與外面世界無異,同樣有春夏秋冬,同樣是四季分明。

二人交談之中,外面的大雪也漸漸停了下來,走出山洞,那裡是一片皚皚的白雪世界,雪面之上依稀的有幾行腳印漸行漸遠。

二人的趕路同樣也是不急不緩,兩年前逃亡時候需要小心翼翼的,而現在,他們則是以這種明目張胆的行為來告訴當初追殺過他們的人,他們回來了!

飛行在半空之中,看那滿是白雪的蠻族大地,一處處的山巒銀裝素裹,遮上了一件雪白的外衣。

「咦,後面有人飛過來了。」

「好傢夥,這麼多強者,光是血紋境大圓滿就有三十四人之多。」

路才一回頭,便看到了身後正在急速飛行過來的大隊人馬,為首的人是個美貌少女,其餘的人則是圍攏在他的身邊,他們站在一艘飛舟之上,正在急速向二人的方向駛來。

「這小妞不錯,該凸的地方凸,該翹的地方翹,還有那近乎完美的容貌,好一個小仙女。」路才已經一亮,看著後面這名少女嘖嘖稱奇道。

路才稱讚的聲音,也讓葉不歸回頭,直到他看到為首少女容貌的一剎那,他的臉色明顯一愣,隨後表現出無限的震驚顏色,內心的情緒也跟著翻起了大浪。

要知道,從妙音閣走出到現在已經十年有餘,種種的閱歷讓他學會了處變不驚,即便是是當初與皇者對話也沒有現在的這般震驚。

「這少女是誰?」葉不歸問道,因為這少女讓他想起了一個故人,一個在容貌上有著百分之百相似的女子。

「她從海城部落方向飛來,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位應該是海城部落的靈兒大小姐,在她身邊的就是大名鼎鼎的金婆婆。」路才回答道。

「靈兒,靈兒,梵靈兒,連名字都是這麼相似,世間該不會真的有這麼巧合的事情吧?」葉不歸仰頭望向天空,腦中自然而然的浮現出那個應該還在妙音閣中的女孩。

「怎麼了?」路才問道。

「沒事,我看到她想起了一個外界的熟人。」

「不可能吧,這靈兒小姐可是土生土長的蠻族女子,更何況世界這麼大,出現幾個容貌的人也不足為奇的。」路才道。

「巧合么?我覺得不會有這麼巧的事情。」葉不歸搖搖頭,他都有辦法從外界來到蠻族大地中,相信梵靈兒能做到這點也不足為奇。

葉不歸二人停下,任由飛梭從眼前穿過,他的目光則是停留在少女的身上,仔細打量著。

「容貌上有百分之百的相似度,只不過身上那種拒人千里的冷意卻是與梵靈兒大相徑庭,我認識的是一個喜歡笑的姑娘。」

葉不歸搖搖頭,正如路才所說,天下的巧合太多了,從這少女的身上他看到了一種截然不同的氣質,這是無法模仿出來的。

飛梭遠去,站在最中央的少女的表情上突然現出疑惑之色,沉思片刻,而後吩咐開船之人停下。

「我怎麼覺得後面那個老頭身上有種我熟悉的氣息呢,難道是我以前見過。」少女嘀咕一聲,讓開船之人掉頭復返,重新接近了葉不歸二人。 「你們兩個我看著眼生,應該不是我們海城附近的人吧?」少女看著前方的二人問道,她只是想確定心中疑惑的來源。

「我們是魔騰大部的,出去辦些事情,所以最近路過寶地。」

「魔騰大部的,你們兩個叫什麼名字?」

「嘿嘿,我叫路才,道路的路,才能的才,很高興認識美女你,不知美女可否告知姓名。」路才嬉皮笑臉道。

少女一皺眉,顯然是對路才的油嘴滑舌並不感冒,沒好氣的說道:「我沒問你,我在跟他說話。」

吃了個癟的路才並沒有氣餒,反而是來了興緻,道:「他是魔騰的准少族長,嗯,我是他的朋友。」

「准少族長?」少女臉色一沉,繼續道「你們說是魔騰的准少族長就是了?說謊也不用找這麼低劣的借口吧?」

「靈兒小姐,這兩個傢伙鬼鬼祟祟的出現在我們海城附近,特別是這傢伙的身材有些像兩年前出沒的破壞狂魔!」在一旁的海城族人像是想起了什麼,突然一指路才。

路才不淡定了,當初為了救葉不歸毀掉了海城部落附近不少建築的事情可是將海城部落得罪死了,但是現在他無論如何也是不敢承認的。

「誤會誤會,我們真的是魔騰的人,對了,你不是有令牌么,拿出來看看。」路才趕緊解釋,攛掇著葉不歸將准少族長的令牌拿出來。

「你們看對吧,憑我們兩個的身份……呃……怎麼會去干那種喪心病狂的事情,我想那個破壞狂魔絕對沒有我倆這樣英俊的相貌。」路才幹咳一聲,一旦讓這幫人猜出他乾的壞事,不把他剝皮抽筋都不可能,因此他不惜自黑一波。

「咦?果真是。」少女微詫,旋即就恢復了平靜,剛剛在她心底出現的那個人的樣子瞬間破滅,因為在魔騰中無論如何也不會讓一個來歷不清的人來當準少族長的。

不光是她,就連她身邊的幾名僕從臉色也開始古怪起來。

「你確定你是魔騰的准少族長?」一旁有人質疑道。

「沒錯啊,令牌可是做不得假的,況且就算作假對我們也沒什麼好處的啊。」路才輕哼一聲道。

路才的話讓在場的海城人再度古怪起來,沉默良久,終於有人驚詫的問道。

「你們難道不知道後天就是冊封大典么?」看著兩人茫然的表情,那人繼續補充一句:「是冊封少族長的典禮。」

「啊?」路才大叫一聲,旋即猛然看向葉不歸。

「你不知道?這麼重要的一件事你竟然不知道?」少女似笑非笑的看向葉不歸。

「對呀對呀,你怎麼會不知道?走走走,我們趕緊回去,晚了可就來不及了。」路才急忙道。

「來不及了,況且,我對這個典禮也沒什麼興趣。」葉不歸如實答道。

或許風尊者之前給過他傳訊,因為封印在寒冰之中沒有接收到,或者風尊者壓根就沒有給他傳遞消息,總之,對於這個少族長的名位葉不歸壓根也沒有在意。

這僅僅是一場與風尊者的交易,雖然交易中有讓他當上少族長的條件,但他並不想,他並非魔騰中人,何必去參與魔騰中的種種爭端。

「你……少族長有什麼不好的,快,你聽我的咱們趕緊回去。」

「你想啊,當了少族長還有什麼地方可以限制我倆,更何況以後行走蠻族,這是多好的身份,退一萬步講,本來這也是場交易,咱么兩個為啥不多撈點好處。」

「嘿嘿,這個少族長不當白不當,走,咱們趕緊回去。」

路才在一邊苦口婆心的勸說葉不歸的時候,少女輕聲開口道:「沒什麼事了,我們走吧。」

「別別別啊,仙子你等等……」

「你還有什麼事么?」

「那個……後天就是冊封大典,海城部落距離魔騰又這麼遙遠……」

沒等路才說完,少女再也不去看兩人,轉過身示意開船。

她又不是大善人,沒有必要載著兩個不明不白的人一起,更何況她想知道的問題也解決了。

隨著一聲聲輕微的破空聲,飛梭立即化作一縷流光消失在天際。

「靠,真小氣!奶奶個球的,不就好看點么,至於弄得像性冷淡似的,虧我還一口一個仙女的叫著。」路才碰了一鼻子灰,感覺自己這副英俊的相貌受了侮辱,頗為不忿的說道。

「詛咒你一輩子找不到男人,就算找到道侶也是萬里挑一的丑逼,嗯,最好年齡再大點。」

「葉兄的,你等著瞧吧,我路才別的不如你,但是在詛咒這方面可是非常靈驗的。」

路才破口大罵,但是他無論如何也想不到,在不久的將來他的詛咒確實變成了現實,不過,這詛咒只是應驗了一半。

「算了算了,晚點回去就晚點吧,反正我對少族長的位置也沒什麼興趣。」葉不歸拍拍路才的肩膀,示意他稍安勿躁。

「不行!」聽到少族長几個字,路才像是打了雞血一般興奮起來,強烈的批評葉不歸一通。

「咱們兩個在外面是天驕,在蠻族不混出點成績怎麼對得的起天驕二字。」

「她不讓咱們搭順風車,以為老子會沒辦法?向我路才英俊瀟洒,這點事情怎麼能難倒我?!」路才冷哼一聲,手中光芒一閃,頓時出現了一朵紫色的蓮花。

「這是?」葉不歸微微詫異,因為在他身上也有著同樣的一個。

「沒錯,這是最強的飛行法寶紫蓮法壇,一式兩件,二者合一才是它真正的樣子,到時候就算是日行萬里都不為過。」

「哦?這麼厲害?」葉不歸好奇道。

「當然,這可是我爹年輕時候用過的,再經他親手改造現在絕對可以媲美天階靈器。」路才傲然道。

這法寶是否能媲美天階靈器葉不歸不知道,但是路才的父親,那可是一名疑似皇者的修士,他賜予子嗣的法寶想必也是極品中的極品。

「這是它的另一半吧。」葉不歸一抖手,將自己當初從路才那裡訛來的另一半拿出。

路才見到另一半紫蓮法壇,不與自主的搓搓手,不過卻沒有動,反而有些渴望的看向葉不歸。

「那個……紫蓮法壇法壇催動起來需要不少的源石,你那裡還有沒有……」

葉不歸無語,拋出一大堆的源石到路才的眼前。

「這些……還差點,大概還差兩千塊上品源石。」路才尷尬的撓了撓頭。

葉不歸一瞪眼,身上有這種級別的逃命利器還不儲備點源石,這明顯是個坑貨啊,兩千上品源石拿出,即便是他也心痛啊。 「吼吼,性冷淡小婆娘,我們超車啦!」路才興奮的怪叫著,駕駛著紫蓮法壇迅速從海城部落的飛梭旁邊穿越過去。

葉不歸無語,直到上了紫蓮法壇他才知道被路才坑了,以紫蓮法壇的速度,可以根據放入源石的多少來決定速度快慢,路才攛掇他拿出這麼多源石只是為了報復少女拒載的事情。

還有一點……路才自戀過頭,凡是對他不感興趣的女人都會被他給冠上一個性冷淡的標籤。

聽到路才的鄙視,還有那三個令人羞怒的辭彙,少女狠狠的一跺腳,命令開船之人徒然加速,直到徹底追上紫蓮法壇。

「惱羞成怒了?嘿嘿,誰讓你剛剛瞧不起路爺的,那個……你們慢慢開著,我們先走了哈。」

路才豎起中指,再次鄙視一番,而後將紫蓮法壇的速度提到最大,以一個讓海城眾人目瞪口呆的速度消失在他們的面前。

「你們兩個,我記住你們了。」少女狠狠的剮了二人離去的方向一眼,暗暗把這筆賬記到心裡。

「小姐,要不要老身去將他們擒下?」金婆婆面無表情道。

「不用,我們繼續加速,我就不信這兩個血紋境的傢伙能在這種極速下撐多久,等他們下了飛行法寶就知道急速飛行對身體有多大負擔了。」少女咬牙切齒道。

……

紫蓮法壇在飛行一段時間后,速度漸緩,直至恢復了正常的速度。

「沒有相應的境界,速度快了等於自找苦吃啊。」路才苦著臉,坐回到紫蓮法壇的表面上。

只是……時間過去了沒多久,之間身後海城大部的飛梭漸漸追進上來。

「這小娘皮是跟老子杠上了,不行,不能讓她瞧不起。」路才強忍著腹中的翻江倒海乾嘔了下,咬咬牙再次激發出紫蓮法壇的最大速度。

嗖嗖嗖!

紫蓮法壇驟然亮起,夾雜著與空氣摩擦的爆鳴之音再度遠去,雖然是在飛行,不過這等速度就算是說成瞬移也不為過,一個穿梭就是千米遠,當得上是極速飛行。

待到漸漸看清了魔騰城的輪廓,路才終於是不堪重負,紫青的臉色回過頭,緩緩的吐出一句話。

「媽的,原來飆車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啊。」

話音落下,隨著噗通的一聲巨響,路才只覺著一陣頭暈目眩,腦中嗡的一下失去了神智,昏迷過去。

「你還差一句話沒說,你差點給自己玩死。」葉不歸苦笑著,將路才將要跌落的身軀收入發簪空間中。

與此同時,由他控制的紫蓮法壇也跟著緩慢下來,最終緩緩的著陸。

魔騰城,我又回來了!

葉不歸微微笑,收起了紫蓮法壇,緩緩的向魔騰城中走去。

算算時間,這魔騰舉辦的冊封大典邀請的其餘七個大部應該還沒有到來,門口處則是一隊城衛,大約二十人左右,看起來修為都在血紋大圓滿左右。

這種級別的戰力在魔騰大部中只能算作最弱的守衛力量,一個大部,在強者數量上是遠超中型部落的,就比如這一隊人馬在任意一個中型部落中都是七成以上的戰力了。

但在魔騰之中,只有踏入骨紋境的強者才算是中堅力量,這就是為何蠻族雖大,能稱得上大部的部落只有區區八個。

若不是葉不歸踏足了現在的境界,也不會像現在這般清楚大部所蘊含的實力,血紋境多如牛毛,骨紋境隨處可見,至於魂紋境則是較為稀少,達到魂紋境大圓滿的也僅僅三位尊者而已。

此刻的葉不歸比以往的任何時候都清楚魔騰大部驚人的強者底蘊,就在葉不歸心生感慨之時,一名城衛的喝令打斷了他的思緒。

「站住,你是什麼人,來我魔騰為何不走鑒靈草之路?」

葉不歸停下,冰冷道:「准少族長也要走鑒靈草之路不成?」

「哼,你就是天王老子來了也得給我趴著,趕緊乖乖走過鑒靈草花園,再讓我們搜個身,否則以修士叛逆論處。」城衛厲喝道。

「是么?」葉不歸冷笑一聲,直接掠過身邊的鑒靈草,徑直走到剛剛開口的那名侍衛面前。

「他定是修士叛逆,諸位還不先行把他擒下!」城衛尖嘯一聲,瞬間撲到葉不歸的面前。

「找死!」葉不歸目光森寒,離開魔騰兩年,但是他准少族長的身份所有人都知道,他不信他的相貌,這個城衛會不認識,唯一的可能,就是某個看他不順眼的傢伙想藉此打壓他。

所以自然葉不歸出手也不會客氣,身子微微一撤,避開了城衛的撲擊,同時右手微微抬起,向前扇去。

啪!

一記響亮的巴掌落下,驚呆了一眾城衛,更是直接將出言不遜的傢伙甩到城門牆壁之上。

那受傷的城衛吃力的從地上爬起,雖說葉不歸沒有動用全部力量,仍然讓他受了重創,他啐了一口鮮血,還有幾顆被打掉的牙齒,憤怒道:「各位還不出手,任由叛逆在我們魔騰門口撒野不成?!」

可他叫不動一個人,沒人願意為他出手,他猛地抬起頭,知道了諸城衛沉默的原因,因為葉不歸的手中舉著一枚令牌,准少族長的令牌。

「若是准少族長都是魔騰的叛逆,你一個敢對我出手的城衛不是叛逆又是什麼?」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