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她從來沒聽說過玄天四重的心法程度能夠修鍊無印式法決,更別提見到了!

「你…」柳絮似是還沒緩過勁來。

見她這般反應,唐玉倒是有些咋舌:「師母您這是怎麼了?玄天四重心法有什麼問題?」

他並不知道柳絮心中所想,更不知她為何如此驚愕,如今見她這般神情,自然是開口詢問。

柳絮思索不解,看他樣子並不像是在隱瞞….

正當她思索之際,唐玉便是開口說道:「師母,我這幾日不過是突發奇想,就修鍊起來,莫非你說的那無印式雪之舞需要玄天七重的功力才能夠修鍊?」

似是有些明了的唐玉說的正中柳絮心思!

本是不知如何解釋,唐玉一說,柳絮急忙應聲:「對,你說的突發奇想,究竟是如何一個修鍊過程,能告訴師母么?我一定替你保密。」柳絮女人家本就是好奇心重,再加上如今對此事太過不解,也難免會有這種想要知道真相的衝動。

這種事情,告知又如何?

唐玉回道:「我是在想,既然基本仙術中有著控物這一仙術,那麼我是不是可以使用靈魂之力控制仙氣直接施展出雪之舞心法呢?便自己進行了嘗試,雖然有效果,但一直沒有成功,卻是不知道什麼原因..」

本還是說得興高采烈,如今卻是聲音有些低沉,畢竟對於小孩子來說,失敗還是難以接受的。

「利用靈魂之力控制仙氣直接施展?」柳絮不禁重複著,此刻看著唐玉的眼神都有了些變化,這孩子的靈魂之力竟然能夠做到這一步?這恐怕是很多通神級別的人都無法做到的!能夠想到用這種方法的人的確也有,可是靈魂之力不夠強橫,再加上自身對於雪之舞的掌握不夠深,也就難有成就了,卻是唐玉,如今已然修鍊出效果!

「先吃飯吧,一會又涼了。」柳絮突然想起自己前來的目的,便是急忙打開提籃拿出飯菜。

輕「嗯」了一聲,唐玉自顧自地吃了起來,雖說是幾天不吃飯也不要緊,可是有飯吃的時候誰還會拒絕啊?

眼睛雖是看著唐玉吃飯,心中卻是依舊在想著剛才唐玉所說的修鍊方法,面前這孩子究竟擁有怎樣的天資,竟然能夠用這種方法修鍊?

**********************

少頃,唐玉便是把空碗盤放在了提籃中,看著那似是有些躊躇的柳絮,輕聲問道:「師母,聽說師父下了命令,雪之舞修鍊程度在玄天三重以下的弟子不能去賞櫻花,不知這是為何?」

下這命令的時候李攀並沒有告訴大家理由,自然也沒誰敢問,可唐玉哪裡管顧忌這些事情,況且在面前的是柳絮,又不是李攀。

一說到這事,柳絮便想起當日碧游曾經在廚房中詢問過自己,心裡就有些彆扭,更多的則是對李攀的牛脾氣有些氣急!

「正邪不兩立,如今更是打得厲害,你師父怕實力太弱的弟子出去了得不到保護,會遭遇不測。」柳絮解釋道,這些事情也並不是什麼機密,告訴唐玉也無妨。

不明白為何最近爭鬥不休,可唐玉如今惦記的卻是龍泉山之中的唐家人,自己出來也有段時間了,不知道他們怎麼樣了?

如此想來,還是要抓緊修鍊,不然如何將家族之人解救出來….

「多謝師母告知,若是沒有別的事情,唐玉這就要開始修鍊了。」唐玉,言必行,行必果,心中那般一想,便是馬上又要開始修鍊。

看得出他面色的變化,柳絮也沒有多說什麼,畢竟來到天虛宮的主要目的還是修鍊,她便告誡了唐玉要注意身體,別累到,隨後拎著提籃離開了。

風捲殘雲過,日落西山涼。

子修一仙術,不忘祈月祥。

歲月恍惚逝,豈容淚成行。

轉息一月盡,四顧面壁良。

風輕雲淡,長空碧藍。這已經是柳絮來給唐玉送飯的第二十四日,也正是他面壁一月的最後一天。

看著她這小弟子幾乎一直沉浸在修鍊之中,柳絮不禁自嘆,如此刻苦,可是與沁雪堂里其他的形成了鮮明的對比!有著天資,卻並不修鍊,這倒真是令人惋惜啊。

「師母,您來了。」大老遠看著柳絮拎著提籃走來,唐玉開口說道。

捋了捋他散亂的頭髮,柳絮把提籃放下,笑道:「吃過午飯,下午差不多了就自己回沁雪堂,你師父從昨天起就開始念叨你呢!」

看著他那樸實的小樣子,柳絮更是新生歡喜。

雖是說李攀念叨自己令得唐玉有些受寵若驚,卻也並沒有太過在意。

「師母,我有些事情想問問…」唐玉拿起碗筷,卻是並沒有吃。

點了點頭,柳絮沒有做聲,等著他說。

「二十多天了,不知碧游跟姚遙怎麼樣?」雖是知道她們正在抓緊修鍊,可唐玉還是心裡惦記,長這麼大了,還是頭一回自己呆了如此長的時間…

說到這碧游跟姚遙,柳絮突然也有些哽塞,這段時間整個沁雪堂的弟子都開始努力修鍊,大好風氣更是前所未有,碧游和姚遙也不例外,出了吃飯跟晨練,倒是見不到她們,也就難以詢問一二。

「她們努力修鍊,具體什麼程度了,我卻也並不知道…」柳絮話語稍顯猶豫。

山澗之中,些許碎石掉落的聲音傳出,這才打斷了唐玉的思緒。

「知道了,下午就可以回沁雪堂了!」唐玉笑著捧起飯碗,心中竟是一片釋然,在沁雪堂後面壁,也算是自己人生的一種回憶,畢竟曾經經歷得太少了。

依舊是那熟悉的飯香,依然是那狼吞虎咽的吃法,柳絮似是想要張口說什麼,卻又止住了,在她感覺,這孩子好像連吃飯時間都在節省,難道修鍊對於他來說真的就這麼重要,時間真的就這麼緊迫?

今天這唐玉,吃得竟是比往常還要快…

「快要回去了,想抓緊點時間…」唐玉抹去嘴角的飯粒,笑嘻嘻地對柳絮說道,來到沁雪堂了柳絮對自己就極為照顧,如今又是代替弟子親自給他送飯,唐玉心裡便是與她更為親近。

不知從何時開始,柳絮已經不會再去提醒唐玉慢慢吃,別噎著,也不會再告誡他修鍊之時也要注意身體,過度疲勞是不好的。在她看來,這些話語對於一個身世如此神秘,且又廢寢忘食修鍊的八歲孩子來說,實在是沒有絲毫作用。

攜提籃離開,柳絮說不出是怎樣的心情,想當年那李攀也被罰面壁,自己每日都來送飯,當初他進入天虛宮便是被人所歧視,沒有任何背…景,沒有任何依靠,也是拚命的修鍊,才有了今日的成就…..

這個孩子將來會達到什麼程度?

她暗自揣摩,卻是不得解。

*******************************

「那小子怎麼樣了?」李攀似是前來迎柳絮一般,見面就問。

「還是抓緊一切時間修鍊….」說不出是失望,還是欣慰,柳絮聲音卻是並不平靜。

見那李攀臉上明明是滿意的笑容,嘴裡卻是悶哼了一聲走開了….

*******************************

一個月的面壁,一個月的修鍊,唐玉白天修鍊仙氣控制能力,雪之舞心法,晚上則是吸收星月之力,為那不知威力不知用途的斷月章做準備。

「最後一天了!」感受到逐漸降下的溫度,唐玉停止了仙氣控制的修鍊,眺望著漫天的紅霞。

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

天際在這落日的渲染之下卻是顯得昏黃,原本碧藍的天空也被如此色彩所縈繞,連綿千里,醉人心弦,傍晚美景當真使人遐想頻出。

貪婪地吮吸著山澗之中傳來的陣陣草木清香,唐玉心中竟是感慨油然而生:「自己何時才能真正安逸地欣賞這種景色,沒有顧慮的這麼一直看下去..」

縱使留戀,唐玉依舊不舍地看了那彩霞最後一眼,下一刻,便是頭也不回地走開….

腳步如此堅決,又怎像是一個八歲的孩子所能夠做出的決心?

快步走回沁雪堂,唐玉竟是發現自己身體變得輕盈許多,想必不可能是修鍊雪之舞所至,那麼便是斷月章所帶來的益處吧?戰鬥之時,若是速度跟不上,可是要吃大虧的,想著想著,那冷峻的臉上竟是露出一絲微笑。

「在笑什麼?」嬌聲起,著實驚了唐玉一驚。

定睛一看,說話之人正是姚遙。

「碧游,姚遙…我,我在想修鍊的事情。」二十多日沒見,唐玉再次見到兩人的時候心裡竟也是有了些許感觸。

如他一樣,為了控制自己潛心修鍊,碧游也冷落了古玉鏡二十餘天..

「走吧,師父要探查一番,看看誰沒有資格去賞櫻花。」說著,碧游便是挽起了唐玉的手,三人邁步走向大堂。

「呦呦呦,我說是誰如此艷福,這不是我那實力強橫的唐玉小師弟嗎?」趙乾跟幾個弟子迎面走來,卻是唐玉覺得有些陌生。

這倒是怪不得他,來了沁雪堂到現在,他哪裡有什麼時間去認人?況且這些弟子也都不怎麼願意搭理他。

「趙乾你也真好意思說,唐玉小師弟天資過人,修鍊又刻苦,你有什麼資格戲謔人家?」旁邊一女子比唐玉略大不多,一臉埋怨地說著趙乾,心想怎麼會有這種不知廉恥的人,技不如人還在這裡說辭不斷。

「趙師兄..」以唐玉那性子,雖不怕事,可又不愛惹事,何況自己本就是沒有什麼資格在天虛宮鬧的,卻是突然聽到身旁碧游聲音響起。

「滾。」

淡淡一個字,卻是令得說笑聲戛然而止,眾人目光不由朝著碧遊方向看來。

碧游乃是奧帝之女,身份尊貴,又是與唐玉關係密切,這些都是眾人所了解的,然而卻有誰料到她性格如此冷漠?

被她這麼一說,趙乾也是一怔,本來想挖苦唐玉,料他在這麼多人面前也不可能動手,沒想到卻是碧游插了一嘴,如今還真是面子有些放不下。

趙乾自然氣不過,新入天虛宮的弟子全都騎到自己頭上來了?

「臭丫頭,你..」說著,便是右手一震,仙氣湧出。

卻在他話未落,仙氣波未出手之時,唐玉竟是不禁身形一動,瞬間閃至那身形幾丈之外的趙乾身旁,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力道雖然不大,可還是扣住了他仙氣的流動,手中銀色仙氣頓時煙消雲散..

「你…唐..」趙乾只覺得有些髮根發麻,還沒感覺到發生了什麼事情,連話都沒有說得出口。

此刻卻是有著一人,站在那十餘丈外的大堂門口饒有興趣地看了一會,遂是開口:「唐玉,這沁雪堂容不下你了?」

「師父?」

這聲音他們自然熟悉,也有著弟子不由呼出,雖然聲音不大,沒有往日那般震耳,但每個人都深切地感受到他心中的不悅,話語中的慍怒。

「都進來!」這一次聲音便是抬得很高,眾弟子也是絲毫不敢怠慢….

雖是見李攀如此氣憤,可眾人心中依舊對於剛才那一幕感觸至深,唐玉那究竟是什麼速度?瞬間移至幾丈之外,甚至連他們都沒有反應過來,趙乾

更是毫無察覺?

眉頭稍有蹙動,心跳也略有些變化,碧游看著唐玉這反應,陣陣暖意涌至心田,只是一個簡單的動作,卻已然蘊含了無盡的關懷。

即使現在不過是御仙者等級,這個男孩子卻似乎已然把保護她的事情視作己任了。

緩緩開了手,唐玉臉上沒有絲毫表情:「趙師兄,還望自重!」

他不願惹事,可若是這趙乾想要動手,自己定然不會有著半點猶豫,更何況那趙乾的目標竟然是碧游?

看著李攀的身影,趙乾卻愣是沒敢做聲,眾人便是來到了沁雪堂大廳之中。

弟子聚齊,李攀坐在椅子上,面色極為難看。

「打架這種事情,不要被我看見,再有下次,誰都饒不了!」

這般厲喝,眾人全都應聲答道:「是,師父!」

掃視了這些弟子一番,片刻之後李攀才再次開口:「今天略微測試一下,看看誰沒到達玄天三重,若是有誰心知肚明,也就不要浪費時間,直接站

出來。」

話落,二十餘位弟子稍有議論,卻並沒有誰站出。

李攀向來說話不重複第二遍,若是第二遍說出來了,恐怕已經勃然大怒!

起身,李攀朝著後門走去,正是那水塘方向,眾人也是跟上,心中明白這師父已經要開始測試他們了。

正是仲夏,天氣自然有些炎熱,廚房附近的那個水塘依舊,幾朵荷花盛開,偶有波紋,也是借著微風吹拂的緣由。

「施展雪之舞,第一階段的人可以藉助水塘中的水,第二階段的則是直接凝結空氣!」

李攀聲落,那杜仇便是挺身前來,這種事情一般都是他來主持。

四下看了一眼,最後卻是有些尷尬地沖著李攀說道:「師父,我看還是從我們這些老弟子開始吧。」

誰先開始自然無所謂,李攀點頭默許之後,就見那杜仇口中法決念起,又手指法變化,身邊的空氣陡然變得冰涼,少頃便是如同起霜一般,一些冰

晶現出。

「憑我之氣,借我之意,遇氣凝之!」

杜仇小聲念到,仙氣湧出體內…

看著面前這般情景,李攀臉色並沒有任何好轉,到卻像是更加陰沉。

就在這時,只見杜仇似是全身仙氣爆涌,霎時間被他所控制那一小片空域下起了小雪!

雙眼稍有眯動,這才使得李攀那本欲張動的嘴停了下來,神色也變得平緩一些。

甚至連李攀都有所動容,又何況是其他沁雪堂弟子?憑空下雪,他們倒還是從未見過沁雪堂弟子中有誰能達到這一步!

看著那紛飛的雪花,雖是面積甚小,可在他們心中也引起了些許震撼。

自己什麼時候才能夠達到這種程度?或許每個人都會有著這種想法,畢竟攀比心是與生俱來的。

「呼…」

杜仇稍有喘息,停止了施術,看著一旁的李攀。

「嗯…」看著這弟子終於有所提升,心中才稍有欣慰。

「修鍊了四年,總算是到了玄天六重!」那本是諷刺的話如今卻是猶如誇獎一般說出,然而這種評價卻並沒有令得杜仇有所開懷,四年的修鍊,不

過是玄天六重…

稍有側目地朝著唐玉這裡看了看,杜仇心中似是有些說不出的苦楚…

隨著杜仇一同進入的弟子也都顯露出自己的實力,分別聽到那李攀的評價,面對這些玄天五重,四重不等的弟子,李攀情緒依舊不高,在他看來,

修鍊至第二階段就需要這麼久,那麼以後呢?要想從第二階段突破,又需要多少時間?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