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攻擊速度:極快,1秒/2發,裝彈速度慢

效果:自帶技能:獄火標記,對所有視野可見的目標印下標記,在接下來對該目標的攻擊中會增加獄火的射速,每印下一個標記將消耗5點魔力。

本武器是套裝武器,湊齊白蓮將觸發武器特殊效果。

(套裝屬性,攻擊傷害增加3點。)

本裝備可升級,可進階。但是必須要與白蓮同時進行。

【白蓮】:品質d級,等級8,力量5,敏捷5,輕型槍械精通lv3

槍械:輕型手槍

攻擊力5-12

容彈量:6發

供彈方式:轉輪

重量:1.5千克

槍身長度:180毫米

子彈有效射程:150米

攻擊速度:快,1秒/1發,裝彈速度慢

效果:自帶技能,白蓮標記,對所有視野可見的目標印下標記,在接下來對該目標的攻擊中射出的子彈帶有折射效果,最多折射五次,每印下一個標記將消耗5點魔力。

本武器是套裝武器,湊齊獄火將觸發武器特殊效果。

(套裝屬性,攻擊中附加百分之三穿刺效果,對中型、重型裝甲造成額外傷害。)

本裝備可升級,可進階。但是必須要與獄火同時進行。

套裝技能,交叉射擊:一次發射出槍械中所有子彈,對目標造成巨大傷害,需要提前聚力一秒。

槍械彈帶,品質d級,可以快速在槍械和子彈間快速切換,最多容納四把輕型槍械和六種類型子彈。 更新時間:2014-04-20

「兩把挺不錯的武器了,倒是在這裡補充一些裝備也不錯呢。」黃超嘿嘿邪笑,似笑非笑的看向一個試圖對他發起攻擊的冒險者,黃超左手在空中劃過,白蓮瞬間出現在他掌心,他瞄準空無一人的地面。

呯呯呯……

黃超微笑著連開三槍,子彈打中地面,濺起石灰和碎石,在地上打出三個細小坑洞,三顆在飛行中撞擊在各個物品上,最終彙集到一點,那冒險者左胸的心臟部位,那冒險者臉上露出驚駭,又是一副不能置信的摸樣,他張大嘴彷彿在大喊這怎麼可能,最他捂著胸口步履蹣跚後退,口中不要錢似的噴吐鮮血,轉身向後逃去。

收起白蓮,卻而代之是獄火,黃超面無表情地舉起,獄火在剎那間射出槍管里的六顆子彈,將那冒險者打成了篩子,終於身體掌握不了平衡,面部朝下摔下就此不動。

黃超默默的把重新給兩把左輪槍裝填子彈,這兩把左輪槍可以說是非常優秀,成長率也是極高,可以說只要捨得花費一定的代價,這兩把完全有機會登上死亡大陸的名槍榜。可黃超卻不是一個打算走槍手路線的冒險者啊。

而且現在最頭疼的就是兩把槍的子彈和裝填問題,左輪槍的彈容量可以說是極少,裝填時間更加麻煩。獄火和白蓮之前的主人應該是有無限子彈夾,才能夠將兩把槍威力完全發揮出來。

「恩,看來還要去弄一個無限子彈夾才行,可那東西價格不菲啊。該死,我現在不是越來越像一個槍手了。」黃超頭疼的捂著額頭,眼角的餘光看見遠處的加查林先生正狂笑的傾瀉子彈風暴,黃超嘴角勾起一個危險的弧度,他想起要使用加特林轉輪機槍的前提要求,就是必須要有一個無限子彈夾吧。

「好了,我的下一個目標就是你呢,加查林先生。」黃超眯起雙眼,低笑起來,「這還真是一個好機會呢,無論在任何時候,冒險者才是裝備的最好來源。」

正當黃超志得意滿,揮刀霍霍殺向其他冒險者時,遠處的一座高樓之上,連續三聲尖嘯的槍聲響起,槍聲震耳欲聾驚飛一群飛鳥,彷彿連天上的烏雲都被驅散,這三聲槍點亮了黑夜中一縷光明,一抹白光從大樓后的地平線緩緩出現,彷彿漫漫長夜就此過去,黎明提前到來。

下一刻,黃超的表情瞬間變得獃滯,兩眼茫然無神,那是一種失去生氣的死灰色,他的腦門和眉心赫然多出三個連在一起的血洞,腦後的頭蓋骨卻被整個掀開,幾縷青煙慢慢消散,暗紅的血液和白花花的腦液濺的滿地。

「這,這死亡來得好突然……」黃超結結巴巴的吐出最後幾個字,身體朝天倒下。

高樓之上,艾頓放下望眼鏡,臉上一副大仇得報的暢快之色,莉莉走上來抱住他,淚水從她眼角滑下,她哭著吻了艾頓的臉頰,道:「皮特他們可以睡一個好覺了。」

艾頓沉默不語,重重的點頭,而他眼眶中同樣帶著濕潤、

「我們雖然不想打攪你們的浪漫,可,你們打算什麼時候付錢呢?」另一邊,三個穿著黑衣西裝的男子正在整理架在護欄上的狙擊槍。

「放心好了,我們等會兒就會回歸死亡大陸,該付的積分會一點不少的付給你們彭柯黑幫,你們不會以為我膽子賴你們的賬吧。」艾頓擦了擦眼角,沒好氣的開口,可他的眼底卻閃過一絲詭異之色,當看向莉莉后又充滿了愧疚。

「哈哈,也對,死亡大陸里也還沒有幾個人敢賴我們的賬。」他們其中一人怪笑起來,他看向遠方,說道,「話說回來,秘魯特魯真是打了一個好算盤呢,一石二鳥,先是除了自己的競爭對手,又沒有花費一絲代價。」

「這是我們自願的,那傢伙就該落得這種下場。」艾頓恨恨的說道,

「恩,但是這麼一來,秘魯特魯先是用摩菲爾情報取得了政府的信任,這次營救計劃又是他一手策劃。自己不用出面,就能兩邊撈好處,真是翻手為雲覆手為雨呢。」這人很是認真的說道,「看來很有必要向上面的人建議,看有沒有機會把他挖過來。恩恩。」

「別說廢話了,軍隊的人來了,給下面的人打個招呼,我們該撤退了。」

三個手腳麻利的將狙擊槍拆成了一堆零件,飛快的向樓道跑去。艾頓和莉莉站在原地沒動,他們擁抱著看向遠方天空,幾個小黑點慢慢變大,武裝直升機帶著巨大的轟鳴聲,呼嘯而來。

「莉莉,我們回去吧,離開這個悲傷的地方。」艾頓柔聲道。

他抱在懷中莉莉微微點頭,嗯了一聲。

兩人擁抱的身體逐漸虛化,化為點點星光,武裝直升機從他們頭頂劃過,一股迴旋的氣流吹散他們的身影,隱隱約約可以從消散的身影看見兩人最後相吻在了一起……

…………

…………

畢思琪臉色鐵青走過到處血腥的大街,一些殘肢斷臂還來不急處理,她恨恨的咬緊牙根,冷聲道:「這些人越來越無法無天了,竟敢公然襲擊政府車隊。」

一個臉色蒼白的探員,戰戰赫赫走來,他顫抖給畢思琪敬禮,「畢思琪長官,這從突襲我們倉促應戰,損傷達到百分之七十以上,而且……」

「而且什麼?」畢思琪心中突然有些不安的預感。

「四個囚犯全部損失,其中三個被對方劫走,一個在混戰中死亡。」

「你說什麼!」畢思琪憤怒的大叫起來,那探員立即嚇得縮了縮脖子,畢思琪好似突然想到了什麼,她焦急的問,「死去的那個囚犯是誰?」

這次那探員沒有說話,而是沉默的指了指一個方向,那裡被許多人圍成了一個圈。看那探員這幅表情,畢思琪立刻知道死去的是誰,一時間發現自己竟邁不開腳,她沉默了許久,最終臉上還是帶著堅定之色,撥開人群。

她看見,那位少年安詳的躺在地上,好似熟睡了一般,帕克曼蹲在一旁,他抬頭看向她,臉上即有憤怒,也有譴責,最後他還是底下了頭,看向少年的臉龐,臉上也不知道是喜還是悲。

淚水終於止不住的從她臉上滑落,摔在地上變成幾瓣,她踉蹌後退幾步渾身顫抖,再沒有力量支撐她的身體,最終跌坐,喃喃自語道:「我絕對沒有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這都是我的錯……」

帕克曼默默地走過來抱著他,在她耳邊低語道:「不,這不是你的錯,畢思琪,一切的悲劇都是那個男人釀出的悲劇,伯奈特,畢思琪,我們一定要把他繩之於法。」淚水同樣從他的眼角流出。

一個電話聲在這時響起……

畢思琪逝過淚水,拿出口袋裡的電話,看著屏幕上顯示的名字,她臉上閃過一絲厭惡之色,她接起電話。「請問有什麼事情嗎?秘魯特魯先生。」

電話那頭響起一個溫和的聲音:「恩,我聽說你們那裡發生的事情了。怎麼樣?現在對我那個提議考慮的如何了?」

畢思琪沉默了許久,電話那頭也不著急。

「我,我同意,我們fbi會不惜一切代價摧毀那個邪惡的組織,所以這也需要你們的幫助。」

「當然,我和我的人,也會不惜一切代價幫助畢思琪小姐。」

畢思琪掛斷電話,臉上滿是複雜的神情,帕克曼欲言又止,畢思琪看出了帕克曼的意思,她靜靜的說道:「我知道,這樣會讓我們損失慘重,但是經過摩菲爾這件事,它堅定了我,這讓我知道,這個組織一天不除,會更多的受害者出現,所以我為此不惜一切,你會支持我嗎?」

帕克曼笑了起來:「我已經聽到你心中的想法,我會幫你的。」

…………

…………

電話的另一頭,秘魯特魯放下電話,他坐在一張寬大的靠椅上,手上端著一杯熱氣騰騰的咖啡,不時向嘴邊送去,美美的啜一小口。他抬頭看向面前的牆壁,上面掛滿了充滿藝術性的油畫,這些畫赫然是黃超之前在艾薩克的畫室見到的那些,與艾薩克畫室中的不同的是了,這裡的油畫更多更全面,而且有許多畫的內容與黃超記憶並不符合。

麗塔推開門,看著秘魯特魯一臉迷醉的看著那些畫,氣就不打一處來,有些嗔怪的說道:「你這兩天總是盯著這幾幅畫,難道它們比我還好看?你就不能多看看我。」

「不不不,麗塔你當然是最美麗的,我只是還有一些沒有弄懂而已。」秘魯特魯連連擺手。

麗塔站在秘魯特魯面前,擋住他的視線,可愛的堵著小嘴:「還有什麼沒有弄懂的,整個世界的人都被耍的團團轉,包括那個摩菲爾。還有我們可憐的頭,瞧瞧他死的多慘。」說著麗塔指著牆上的幾幅畫,那上面全部都與他們永夜之歌有關。從一開始被塞拉殺害的埃里克斯和唐風,到後來的全力輝,諾克。油畫上的場景都與現實中發生一摸一樣。

艾薩克的畫筆將這些事情一一記載……

更衣室中的塞拉和埃里克斯、唐風的戰鬥。

黃超一臉淡然站在哭泣的全力輝屍體之上。

從空中墜落互相廝殺的黃超和諾克。

…………

「你呀,真是好壞,好壞的,你發現艾薩克的存在告訴頭后,表面上派艾頓他們去抓艾薩克,然後又收買黑人小隊搶先一步到達那裡,拿走了大部分有價值的油畫,等摩菲爾到那裡已經都是你挑剩下的殘羹剩飯了罷。」麗塔皺小臉,做出一副相當苦惱的樣子,卻不知道她這個樣顯得是那麼的可愛。

秘魯特魯笑了笑,道:「也算不上殘羹剩飯吧,那可是一些特別有代表性的作品,因為我認為能夠發覺艾薩克的冒險者,要麼聰明絕頂,要麼運氣驚人。畢竟能得到艾薩克的存在,情報只有兩個,一個是他的油畫,只是這些大多數都在那些有人收藏家的寶庫中,第二個,就是上個月他出刊的關於所有冒險者的漫畫,相信沒有幾個冒險者會對那些過期的漫畫感興趣。」

「那摩菲爾是聰明絕頂還是運氣過人呢?」麗塔好奇的問道。

「兩種各自參半吧。」

「那你的潛台詞就是自己聰明過人嘍?你是完全依靠稀少的信息推算出艾薩克的存在。咦,好不要臉哦,」麗塔伸出食指颳了刮他紅潤的小臉袋兒。

「難道不是嗎?」秘魯特魯笑了笑反問一句,然後從懷中拿出一枚灰暗的水晶,竟是一枚罕見的靈魂水晶,如果黃超在這裡一定的羨慕的流口水,那水晶中有無數張扭曲面孔發出無聲的慘嚎。其中有幾張面孔特別引人注意,那裡面是塞拉、一個和皮特·佩里有七八分相像,卻比他更成熟,更有男人的氣質的男子,那是皮特·佩里的哥哥內森,正在競選美國總統的一個大人物。而且這其中不只是有劇情人物,還有一大部分熟悉的冒險者全力輝、諾克都在其中,還有那些在這個任務世界死去的冒險者,都無一例外的出現在其中。

麗塔吸允著食指,突然指著水晶大叫起來:「秘魯特魯,你把那幾個派去艾薩克的黑人也殺啊。」

「有些秘密必須要永久消失,畢竟全力輝的大哥可不是個好惹的傢伙,我剛才仔細看了一下,靈魂水晶中沒有摩菲爾的靈魂,呵呵,他應該是察覺到了什麼。」

「啊!他發現你了嗎?不會吧,你可是一直隱藏的很深的哦。」麗塔驚訝的瞪大雙眼。

「冒險者最大的優勢,便是知曉任務世界的一切事物,正在發展的和即將發生的。解密模式將這些全部剝奪,但是死亡大陸也做出了相應的補償,麗塔你知道為什麼死亡大陸中最稀有的預言能力只有在解密模式里才會出產嗎?」

「因為這些就是死亡大陸對冒險者的補償,它可以讓一無所知的冒險者們掌握世界的發展軌跡。把這個世界比喻成一個遊戲,那麼,這個任務世界真正意義上的遊戲掌握者,只有兩人,一個是我,一個是摩菲爾,我掌握了大部分資源,摩菲爾只有一小部分。」

「在某些人眼中,世界是不存在任何秘密的。」秘魯特魯指著牆上的兩幅畫,說道,「本來從那層樓摔下去的是皮特·佩里,在會場造成殺戮的是他自己,如果一切度按照我的安排那樣發展的話。本該如此,可惜,摩菲爾可能在很久以前就察覺到,這個世界上還有一雙隱形的手在推動這個世界,所以,他在警告我,未來並不是一成不變的。遊戲的資源並不代表一切,誰是遊戲中最後的勝利者,還未可知。」

「但是,我還有一個最大的優勢,那就是摩菲爾還並不確定,那個在幕後操縱的黑手是我。」秘魯特魯低下頭看著手中的靈魂水晶,突然緊緊握住,他喃喃自語起來,「快了,就快了,這個目的很快就能達成了,麗塔,自從在新手任務得到這東西以後。我在全力輝那個無能之輩的隊伍里待了兩個世界,終於等到這一刻,為此我誤導帕克曼和畢思琪,讓他們以為這一切都是伯奈特造成的,他們人為的製造了異能者,其實伯奈特和他的那個組織目的只是在默默地管理異能者,維持世界的平衡。再加上我利用艾頓和莉莉的仇恨之心,幹掉了摩菲爾,讓畢思琪下定了決心,我雖然不知道摩菲爾那傢伙究竟是死是活,但是我知道,明天必然要血流成河了,所有的,所有的都是為了我的……」

麗塔突然抱住不停說話的秘魯特魯,食指按住他的嘴唇,止住他接下來要說的話,她在秘魯特魯耳邊輕輕柔柔地說道:「我要回去了哦,魯魯。」

秘魯特魯的身體驟然僵硬下來,他苦澀的抬起頭,臉上滿是複雜之色,「夫人真是神通廣大啊,她找到那東西了嗎?」

「當然嘍。」麗塔鬆開秘魯特魯向後跳了一小步,歡快地原地轉了一圈,然後將兩手插腰,小臉上全是得意,「姑姑可是很厲害的哦,從明天起麗塔就是三難度的冒險者了哦,你下次見面要稱呼我麗塔大人,否則我就要你好看,哼哼。」麗塔邊說邊氣勢洶洶揮舞著小拳頭。

「所以呢,魯魯,這很有可能最後一次見到我了。」麗塔走上前捧住秘魯特魯的臉,兩個大眼睛忽閃忽閃的,很是認真的說道,「所以,請多看看我。」

「我一定會去找你的,麗塔。」秘魯特魯緊緊的盯住她,同樣很認真的說。

「我從來不懷疑魯魯的實力,只是,這一次任務后,魯魯就會離開永夜之歌罷,你想追求更大的舞台,不受束縛的世界。」

「我一定會去找你的,麗塔。」秘魯特魯再次一字一頓的重複這句話。

「恩恩。」麗塔用力地點了點頭,她在秘魯特魯嘴上輕輕一吻,接著一道光門出現在她背後,麗塔突然睜大眼睛,臉上充滿了不舍,身體卻不受控制的被光門吸去,此刻她的臉上在沒有平時的可愛天真,取而代之的是雍容高貴的氣質。

麗塔的身體在觸碰到光門的那一刻,清秀的短髮緩緩變長,變得金色耀眼,她的面孔在光門的強光照射下,顯得模糊不清,可僅僅顯露出的那一小部分,讓人心中頓時升起驚艷之感,知道面前這女子必然是一個國色天香的絕代佳人。

「魯魯,麗塔會等著你的哦,前提是你要打敗其他情敵哦。」這句話落下,麗塔的身姿隨著光門消失無蹤。

秘魯特魯愣愣地看著麗塔消失的地方許久,他握緊雙拳,低語道:「麗塔,下次見面,我絕對不再是那個卑微的小司機了,我會有一個配得上你的身份,一定,等著我。」 更新時間:2014-04-21

警局的停屍房中,這裡陰氣森森,生人勿進,一個低語好似幽靈般響起,簡直讓人不寒而慄。

「麗塔,麗塔,哦,天吶,麗塔·哈爾菲特,永夜之歌的三大公主之一,哈爾菲特家族未來的繼承者,重磅級的大人物啊!」本已死去的黃超坐在停屍架上,有些僵硬的臉上顯出震驚的表情。其實他現在也的確算不上人了,全身皮膚呈死灰色,兩眼瞳孔是一種可怖的青黑色,特別是他那看上去空蕩蕩的腦瓜子,一個盤子大小的空洞彷彿印在他腦後一般,從這裡看去,只見裡面空無一物。

突然停屍間的鐵門被重重的踢到,幾個打扮兇悍的雇傭兵魚貫而入,保羅曼一眼便看見了坐在架子上的黃超,但是此刻黃超的面容比之前有些不大一樣,他還是硬著頭皮走上去,「大人,抱歉我們來晚了。」

黃超扭過頭去,將所有傭兵嚇了一跳,在他們的世界中死靈並不少見,他們之中甚至有一部分經常和死靈殭屍一類打交道,只是像黃超這麼另類的殭屍卻還是頭一次見到。在他們的世界里,死靈已經是一種沒有情感,沒有智慧的生物,黃超看上去除了外表有些改變以外,其他與平常也沒有兩樣。

保羅曼有些戰戰赫赫的指著黃超的腦袋,結結巴巴的說:「大人,你的,你的腦袋……」

黃超一怔,他摸了摸腦後,啞然失笑,從保羅曼身上扯下一塊衣角,把腦袋包了起來,做成一個類似阿拉伯人的頭巾。保羅曼有些無語的指著身上少去一塊的西服,他可是很滿意這件衣服的,不由得不滿道:「大人,這可是我好不容易才弄來的。」

「實在對不起啦,下次再賠你一件更好的。」黃超笑著道歉,隨即臉上一片嚴肅,他問,「我沉睡了多久,殭屍蠱毒為了修復的我身體應該花了相當一段時間吧。」

「是的,大人,你已經沉睡了近二十個小時,而我們因為一些事情耽擱了。」保羅曼臉上也滿是嚴肅,他沉聲道,「fbi在白天就對那裡發動了攻擊,現在戰鬥已經進入白日化了,只是fbi也一時間攻不進去,組織派出了數量驚人的異能者,fbi反而損失驚人。」

「哦,冒險者方面呢?」黃超點了點頭,又問。

「冒險者在內部發起攻擊,也與組織進入僵持狀態,主要是因為,皮特·佩里投靠了組織。」

「如果皮特·佩里投靠了組織,那麼沒道理和冒險者進入僵持吧。」黃超想了想,憑藉皮特·佩里可怕的戰鬥力,冒險者可能在眨眼間就會被一掃而空。

「因為冒險者們也拿出了底牌,一個印度人的博士,蘇納什,他對異能很有研究,而且他似乎還是皮特·佩里的朋友,在他的幫助下,冒險者才能和皮特·佩里維持一個不勝不敗的局面。」保羅曼欲言又止,他最後說道,「大人,我們一致決定,你應該就此回歸的,皮特·佩里為了找你才加入組織的,一旦讓他看見你,一定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皮特·佩里從一開始就不是問題,我的異能,情慾之子可不是那麼好控制的,那個核能異能者泰德你們找到了嗎?他的出現推翻了我之前所有的推測。」黃超說道,「我原本以為,造成核爆的是皮特·佩里和塞拉兩者之間,畢竟身體內有那麼多異能可不是一件好事情,屬性相剋的異能相互衝突下,產生核爆也不足為奇,所以我才殺了塞拉,為的就是把產生核爆的可能性控制在一人,再把情慾之子的能力給皮特·佩里,就是想加速核爆的時間,但是泰德的出現,讓我知道,我想法進入了一個誤區,異能屬性衝突又怎麼能比得上一個真正的核彈呢,他可能才是造成大爆炸的人。」

「所以我要得到他,讓他爆炸。」

「大人,你也會死的哦。」保羅曼聽著黃超的計劃,小聲的提醒道。

「我有阿寬掉落的時間回溯捲軸和空間傳送捲軸,再不濟也能保命。」黃超笑了笑,但是他的臉色很快就陰沉下去,「現在對我來說這些都不是問題,真正危險的是那個傢伙,一個真正意義上的大人物,哪怕是從前的我與他也無法相提並論。」

「大人物?」保羅曼歪了歪頭。

「四號城市龍蛇混雜,漫長的歲月中強大的勢力間的更替猶如過江之卿,但是有幾個勢力始終屹立不倒。永夜之歌,彭柯黑幫,炎之門扉,白鴿之宿以及最為強大的星圖史詩。或許近些年來,城市的主宰者天王之位被永夜之歌的華歌·哈爾菲特奪取,讓永夜之歌的實力大幅度膨脹,可能在實力上已經追上星圖史詩。」

「天吶,大人,死亡大陸中還有這種集團勢力分化,在我理解中,你們大多數不應該是以小隊形式而出現在任務世界中嗎?」

「人類都是群居生物,無論發生任何情況,人類都會抱團,形成一個又一個的小隊,一旦體驗到團隊的好處,人類的野心便會悠然滋生,這個本性會促使人們吞滅其他的團隊,那麼一個集團便誕生了,其他的團隊使自身不受其他集團的欺壓,也自然會以集團的方式生存下去。」黃超聳了聳肩,「這不得不說是個可悲的事情,無論在何處,人類的劣根性都始終不消失,人類的歷史進化過程就是一個蠱,互相吞噬后,誕生最強壯的幾個。」

「永夜之歌,是由超過一百個小隊組成的,其中不乏四難度和五難度的知名強隊,三難度以下的知名隊伍更是數也數清,但是,有三個家族牢牢把持永夜之歌的政權,盛產星見和預言師的哈爾菲特家族,主職戰鬥的努爾拉家族和四號城市最古老的離歌家族,永夜之歌的創始者。」黃超突然笑了起來,只是他如今的笑容顯得不免有些猙獰,「也不知道是不是上蒼和永夜之歌開了一個不大不小的玩笑,三大家族這一代的繼承者竟然全部是女性,三個絕代佳人哦,當然,我並不是瞧不起女性冒險者,只是永夜之歌的某些東西必然要由血脈正統的男性成員才能繼承。」

「這樣豈不是要出大問題!」保羅曼瞪大了眼睛。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