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而其威壓一出,首當其衝的自然是吳凱。

「噗!」

面對這道威勢,那吳凱也是忍不住一個蹌踉,噴出一口鮮血來。

「該死的小子,竟敢挑釁我離魂宗之威,給我死來!」

見此,那苗恆的眼中也是閃過一抹厲色,縱身一躍,靈光凝聚之際,兇悍至極的一拳也是徑直轟出,直奔那蹌蹌踉踉的吳凱當頭砸去。

「無恥!」

「真不要臉!」

見此,那一眾雲門宗弟子都是忍不住罵道。

數名雲門宗弟子頓時也是渾身靈光閃耀,就要替吳凱擋下這一拳。

現在的吳凱,靈力全無。挨上這一拳,必死無疑。

他們,自然不會看著這樣的事情發生。

「我和你打!」

「轟!」

然而,就在眾人剛要有所動作之際,那吳凱身旁的北府曉萱已是挺身而出。

一聲嬌喝之下,冰神武魂已是祭出,徑直就迎上了那苗恆的的一拳。

「嘭!」

狂暴的炸響之聲響起,那北府曉萱也是連退數步,嘴角不禁溢出一絲鮮血。就連身後的冰神虛影,也是瞬間黯淡了許多。

這北府曉萱,畢竟才靈武境六階。即便憑著武魂之利,也不可能是那地武境一階苗恆的對手。

「該死,竟然是八階神將武魂!」

見到懸浮在北府曉萱身後的冰神虛影,那苗恆的眼中不禁閃過一抹濃濃的嫉恨之色。

這苗恆的武魂乃是一隻三階的鼠類武魂,因此常常引來嘲笑。久而久之,其心態已是有些扭曲。

此時見著北府曉萱的武魂竟是一道人人羨慕的神將。因嫉生恨之下,心中也是悄然閃過一念殺機。

「林師兄,你擋住那些傢伙,將這小丫頭交給我吧?」

旋即,其也是向著身旁的林琨道。

「嗯!」

這林琨,自然也是看出了這苗恆所想。旋即也是點了點頭。靈光閃耀之際,便是一步跨出,將那一眾雲門宗弟子阻擋在了戰圈之外。

「桀桀,小丫頭,武魂不錯。可惜你很弱,這尊神將武魂跟著你簡直是暴殄天物,所以,我會將你廢了,將這尊神將放歸天地!」

此時,那苗恆又是看向了北府曉萱,確切的說,是北府曉萱身後的冰神虛影。眼中的嫉恨之火熊熊燃燒著,恨不能將這尊武魂佔為己有。

可惜,武魂不能剝奪。

所以,他要毀了她。

「哼,無恥小人,你不會有好下場的!」

不過,見到苗恆向著自己逼迫而來,北府曉萱卻是毫無懼色。緩緩將自己嘴角的那抹鮮血抹去,直視著苗恆道。

「桀桀,好你個小丫頭,死到臨頭還嘴硬。既然如此,那哥哥我就先送你歸西!」

見此,那苗恆頓時獰笑一聲,雙臂一揮,便是徑直向著北府曉萱抓來。

「轟!」

「她說得對,像你這種人,是不會有好下場的!」 第97章離魂宗,什麼玩意?

「她說得對,像你這種人,是不會有好下場的!」

然而,就在苗恆滿臉猙獰的抓向北府曉萱之時,一道煊赫的氣勢卻是陡然降臨。隨之,一道凌冽的話音頓時也在此地傳開了來。

這時,眾人也才發現,一名看起來不過十七八歲的少年已是擋在了那北府曉萱身前。

而剛剛還凶威赫赫,滿臉獰色的苗恆已被那名少年緊緊的擒在了手中。

這名少年,正是剛從雲池出來,準備去找楚雲軒的禹童。

「禹童哥哥」

見到禹童,北府曉萱的眼中頓時露出一抹喜色,忙招呼道。

「你···你,你是雲門宗的人?還不趕緊放了我?我乃是離魂宗內門弟子,你若傷了我,一定不會有好下場的,我宗大長老就在雲門宗!」

此時,那苗恆已是臉色慘白。

雖說,他已有著地武境的境界,禹童不過靈武境九階,但在禹童面前,他竟是生不出半點反抗的念頭。有的只是深深地恐懼,仿若面對一頭太古凶獸般。

「離魂宗,什麼玩意?」

「你,你···」

聽見苗恆的話,禹童眼中忍不住閃過一抹戲謔之色,旋即咧嘴一笑,露出滿口白牙。

「禹童哥哥!」

「曉萱,只要禹童哥哥在,敢動你的,下場都會很慘!」

禹童話音落下,眾人只感覺一道冰冷的煞氣從其體內席捲而出。也不見其有什麼動作。那被他緊緊捏著脖子的苗恆頓時像見到了什麼可怕的事物一般,當即驚呼起來。

「你,魔,魔鬼!」

「饒命······」

苗恆一邊驚呼,眼中驚懼也是越來越盛。

「哼!」

不過,苗恆的求饒,換來的只是禹童一聲冷哼。

「轟!」

「劈啪啪!」

隨之只見其手中一緊,一陣喉骨碎裂的聲音便是傳來。緊接著,大臂一揮之下,便將那苗恆如破麻袋般的扔出了出來。

「嘭!」

此刻的苗恆,身上已再無半點氣息。那張還保持驚恐的臉己是一片森白之色,甚至連身體都是一片森白。

彷彿失去了所有血氣一般。

這自然是球球的傑作。

隨著球球晉階以及禹童境界的提高,現在禹童已可以通過秘術,在體內釋放武魂,並使用武魂之技。

這也正好讓禹童可以在不暴露球球的情況下,使用其那駭人聽聞的武魂之技,吞象之術!

剛剛在那另一方世界,禹童燃燒靈魂之力,使自己瞬間晉階。但靈力卻是有些跟不上。

苗恆這份氣血,對他來說,簡直就是恰逢其時的一個大補之物。正好可以彌補迅速晉階造成的虛浮。

「噝!」

「苗恆···死了!」

這一幕,頓時讓那眾人駭然。

特別是那些靈武境的雲門宗弟子。

那可是一名地武境強者啊,竟被禹童抬手之間就給捏死了。

「你···你殺了他?」

而那林琨更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怎麼,你有意見?

見到林琨的目光投來,禹童不禁又是微微一笑,玩味的問道。

「好一個不知所謂的小子,即便這廢物再怎麼不堪,也是我離魂宗弟子,豈是你好動的?」

見到禹童嘴角那抹玩味的幅度,林琨頓時一臉陰沉。靈力閃耀之際,氣息也是徑直將禹童鎖定。

「呵呵!」

不過,見到那林琨將自己鎖定,禹童還是那副雲淡風輕的樣子,嘴角依舊著噙著那抹輕笑的幅度。

「還真是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既然如此,我會先將你廢去,然後打斷四肢,拖到雲門宗那些長老之前。相信,屆時他們自會給我離魂宗一個說法!」

見到禹童如此模樣,林琨臉上那陰翳之色也是更盛了。旋即惡狠狠的向著禹童道。

「是嗎?你確定你要將我打斷四肢?」

「哼,這都是你咎由自取。這世上有些人,即便再不堪,也不是你好動的!」」

聽到禹童的話,那林琨也是不再啰嗦,渾身靈光涌動,一頭五階的凶獸虛影頓時凝現在其身後。

即便那苗恆再遜,但不論怎麼說也是地武境的武修。可在禹童手中卻是一點反抗能力都沒有,由此可見禹童的實戰能力絕非一般。

這林琨自然不會輕敵,當即也是釋放出了自己的武魂。

「赤血雷豹!」

見到林琨身後那透著陣陣凶威的碩大血色雷豹,那一眾雲門宗弟子不禁都是一臉駭然。甚至一些實力低下的,更被嚇得滿面蒼白。

武修武魂,會隨著武修等階的提升不斷進化。特別是每個大境界都會發生質變。

這林琨,業已踏入地武境。因此其這武魂之勢,自然也比那靈武境武修要煊赫數倍。

「給我死來!」

武魂釋放,那林琨頓時也就一步跨出,攜著那滾滾凶威,揮手一拳便是向著禹童砸來。

「轟轟!」

林琨這一拳,凶威浩蕩,狂暴無匹。拳出之際,那血紅的拳罡便是化為了一隻血紅的拳頭,攜風帶雷的向著禹童衝撞而來。

這一幕,頓時讓那一眾雲門宗弟子忍不住一臉慘白。

地武境強者,果然恐怖如斯。

此時他們都是忍不住想,要是剛剛林琨對他們使出這一拳,他們恐怕會直接被這一拳轟殺成渣。

「用拳么?」

然而,見到林琨如此兇悍的一拳,禹童卻是忍不住戲謔一笑。旋即竟也是一拳轟出,毫不避讓的迎了上去。

「天···這禹童竟然不躲?」

「他甚至沒釋放武魂!」

「難道他又要使用什麼手段?」

見到禹童如此,那一眾雲門宗弟子不禁駭然,紛紛驚呼道。

畢竟,他們可是見識過前些天禹童搞出的陣仗。那可是連姜門主等一眾宗門碩老都是毫無辦法的驚天之舉。

「桀桀,既然你想死,那我成全你!」

不過,這些,林琨可不知。

禹童此舉,在他眼裡,無異於螳臂當車,自尋死路罷了。

因此,又是忍不住獰笑著道。

而其心中,也已開始盤算,將這禹童廢去之後,自己如何折磨,讓這幫雲門宗的弟子知道,膽敢和他離魂宗作對的下場。

「轟!」

「吼!」 第98章我會將你打死的

然而,就在這時,眾人陡然見到,禹童那拳頭之上,也是有著一團耀眼的拳罡凝聚。

仿若有著獸吼之聲傳來,那團拳罡已是化為了一道碩大的龍頭虛影,徑直向著林琨拳罡凝聚的血色拳頭衝撞而去。

「嘭!」

眨眼之間,兩道狂暴的拳罡也是徑直撞在了一起。

驚天的炸響之聲傳來,勁氣呼嘯之間,此處空間似乎都是急遽震蕩,泛出陣陣漣漪。

「噗!」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