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咔嚓!」

被曲滔一拳打中的肩頭,頓時響起骨碎之聲,郭芷不可置信的開頭,正好對上曲滔那雙赤紅的眸子。

那是怎樣一雙眸子,血紅之中透著瘋狂的殺意,似已瘋狂般,不見半點清明,面色猙獰而可怕,似在面對不共戴天的仇敵般,便是她都感到一絲心悸。

她痛呼一聲,嬌軀一震,而後倒飛出去,口中溢出一縷鮮血,身軀如流星般朝遠處砸落。

而此時,無數寒芒擊在曲滔身上,將他身軀打的劇烈顫動,身後的那輪神光都震動不已,包裹著他的血紅霧氣消散大半。

他大口咳血,面露猙獰笑意,看著那倒飛出去的身影,大喝一聲之後便要強提氣息再度追去。

「咻!」

便見一抹光華從遠處急速竄來,那是一柄古樸長劍,鋒長三尺,透著鋒銳,直接從曲滔左胸穿心而過。

「噗!」

利劍刺入胸膛,透體而出,帶起一抹血花。

曲滔身形一顫,低頭一看,左胸處透著一個血口子,大捧鮮血噴濺而出。

再抬頭,便見師斗踏著劍光而來,身旁萬峴厲大喝,殺音滾滾,段天河藏於一片晶瑩之中,已快來到他身旁,侯鴻殺意凜然,幾個跨步便已來到十多丈之外,長戟狠狠斬下。

曲滔大口咳血,心臟被刺穿,身軀之中氣力正在飛速消退。

「殺!」萬峴厲大喝,殺招盡出。

「不能留手,他若不死,我等日後絕難出頭。」侯鴻面色已有幾分猙獰。

「給我去死!」段天河神色冷冽,一掌揮出便有數道如玉晶瑩裹挾神光而來。

「不可留!」師斗身旁劍意竄動,朝他襲殺而來。

來者有四,只有雪谷聖女徐胭彤並未動手,面色有些掙扎,似乎於心不忍。

曲滔面色一變,雙眸更是血紅,身側分出一縷血光進入身軀,護住心脈,而後催動血氣,以血液模擬心跳震動,頓時血氣濤濤。

「都給我死!」

他發狂了,沒任何留手,此時是拚死之時,他沒有半分顧忌。

大戰再次爆發,這一次,曲滔要面對的是這四個對他抱有殺意的南域天驕。

「轟隆隆!」

神芒飛濺,曦輝震動,大片大片的地面塌陷,浮土震動,被拋灑而起。

「噗!」

他大口咳血,被殺招與秘書攻進身軀,身子被打的血肉模糊。

奮力崩出一拳,直接將侯鴻的殺伐之術崩滅,氣浪滔滔,擊在其胸膛,後者頓時被打的胸膛塌陷,肋骨不知斷裂了多少。

他沒有猶豫,飛身而上,一手扣住抵擋在自己身上的一掄神光,有殺招擊在他背上,也沒另他停下。

「咔嚓!」

五指收攏,竟是直接將這一輪神光抓得碎裂,而後他再一拳打出,在侯鴻不可置信的目光之中,將他的頭顱打的爆碎,化作漫天血霧。

後者神光崩滅,金甲破碎,身軀都快被這一拳的餘波震得碎裂。

他與五人早已不在一個層次中,這種爆發,無人能擋。

「啊!」

他大吼,聲音依舊似雷音滾滾,在其餘三人驚駭的目光中,反身回殺。

段天河被他扣住手臂,五指再度收攏,如神鐵所鍛一般,後者身軀上神光震動,欲要將他的手崩開,卻根本無法做到。

「給我死!」

曲滔大喝,一槍刺出,直接摜入其頭顱。

「不!」

段天河大吼,聲音卻在下一刻戛然而止。

「不好,快退!」

師斗大喝,身形急退,想要退避,萬峴厲更是早早避開,他此時才發現,自己這種兇悍搏殺之意,比之對方,根本不算什麼。

四人飛身而來,卻在一個照面間就被斬殺其二,曲滔之兇悍,不可謂不恐怖。

「不要!不要傷我哥哥!」

一聲嬌呼,帶著些許泣音,一個身軀卷著神光擋在曲滔身前。

曲滔似已發狂,怒目圓睜,面色猙獰,眸光赤紅盯著眼前那還在輕輕顫抖的身影。

「滾開!」

他大喝,雷音陣陣。

師凌香面路懼意,卻伸長了雙臂,眸子緊緊閉著。

「不要,我求求你,不要。」

有淚從她眸中滲出,看起來嬌柔無比。

「滾!」

曲滔僅存最後一絲清明,認出眼前之人,卻是忍不住便要揮動拳頭。

「啊!」

師凌香似已經放棄抵抗般,就這麼靜立,只是顫動的身形卻是如何都止不住。

「不!」

師斗睚眥欲裂,想要上前,卻是為時已晚,便見曲滔的拳頭已經落下。

「當!」

一聲震空長鳴,瞬間神光璀璨,劇烈勁氣迸發。

再看去,曲滔面前卻不知何時出現一座古樸銅鐘,似是生鐵所鑄造的一般,不見任何出彩之處。

但就是這一口古鐘,卻將他這一拳擋下,而自身不損分毫。

「咳,小弟弟你的力氣可真是不小。」

古鐘縮小,一個身影出現在古鐘後面,正是郭芷。

此時的她,嘴角掛著血漬,已將白裙染紅,一隻手臂軟軟吊著,肩頭裂開,有血滲出。

她面露苦笑之色,「原本只是想過試試你的深淺,但現在看來,似乎將你逼得狠了些,但願老三不會怪我。」

她兩指一併攏,便有兩道劍芒從指尖飛竄而出,化作煌煌劍意,似游魚一般,急速躥至師斗與萬峴厲身前。

兩人奮力反抗,殺招盡出,卻是避之不開,被兩道劍意生生斬去一條膀子。

「啊!」

「啊!」

兩聲慘叫驚天,再看去,師斗與萬峴厲各自有一臂其根而斷。

郭芷再曲指在那縮小的古鐘上一彈,便聞當地一聲,鐘聲震天響,有一種玄妙異力伴著鐘聲傳入曲滔腦海,使得他眸中血色飛速消退,連心中殺意都被這種異力壓制住了不少。

曲滔還想掄拳而上,卻默然覺得身子一松,再次強撐起神光,他不遠就這麼放過眼前這女人,實在是恨極了她。

古鐘倏地飛起,懸於曲滔頭頂,墜下一抹神輝,晶瑩如水,將他包裹其中,他奮力掙扎,卻被那熒光飛速吸入其中,身軀詭異的縮小,隨後居然就這般被困在了古鐘之內。

「當!」

「當!」

「當!」

他在裡面奮力揮動拳頭,不時長槍突刺,卻是難傷及分毫。

「啊!」

他怒吼,但吼聲卻是無法透過鍾古鐘傳出。

「好了好了,莫要鬧了,姐姐幫你報了仇,那兩人都被斬下了一臂。」郭芷臉色愈發苦惱,她發現,自己似乎有些玩脫了。

「臭女人,小爺我早晚要出去睡了你!你給我等著!」

曲滔大吼,很意濤濤。

「好好,那等你出來再說,」

郭芷看也不看師凌香,飛身朝天地中央的那巨石飛去,來到近前,一拍石身,口中輕喝:「滾出來。」

巨石顫動,有白煙升騰,而後凝聚成型,化作山吼那巨大的身軀。

「吼!」

山吼對她連連吼動。

「再叫把你燉了,趕緊叫老三他們過來,這小東西看樣子是真想殺了我,他們再不來,別怪我真的把他給煉成濃水了。」

山吼被她一瞪,居然縮了下脖子,似乎有些懼怕,低吼一聲,便奮力在巨石上拍擊起來。

「當!」

「當!」

明明是青石,卻拍了出金鐵震動之音。

片刻后,天邊濃霧翻騰,居然有一道門戶漸漸顯化。

(第二卷要完了,馬上開始就是第三卷了,這兩天老黃會開始爆發,準備好你們手中的票票。) 這一方天地不大,長寬也就十幾里方圓,周邊霧蒙蒙一片,蒸騰翻轉不休。

原本清凈之地,此時已有不少地方便的殘破,坑坑窪窪的一片,經歷過輪番大戰之後,更顯蒼涼。

在天邊,雲霧翻轉與大地交界之處,有一尊門戶顯化,那是一尊石門,數丈高,上面刀削斧刻,印有斑斑駁痕,透著歲月滄桑,似是見證了時光流逝。

石門初一出現,周遭灰霧便震蕩不已,漣漪似浪一般朝四周擴散,伴著隆隆之音,石門緩緩打開。

從曲滔手上逃開的師斗與萬峴厲強忍斷臂之處劇痛,尋到自己的殘肢,遠觀那石門,臉色說不出的凄苦。

他們敗了,毫無疑問,甚至在曲滔手上撐不過數招,更不提那郭芷,更是毫無抗衡之力。

師凌香抹著淚,似是哭過,此時也看了去。

便見郭芷一手托著那小鍾,任由曲滔在其中躁動,鐘聲震蕩不休,視線投向那石門。

「莫鬧莫鬧,姐姐一會兒帶你認認山門,你過關了,日後便是小師弟了。」

郭芷的話透過鐘體,傳入曲滔耳中,後者頓時憤然不易,破口大罵:「狗屁的師弟,你問過我可曾願意,你這瘋女人,待我打破這破鍾,定要斬了你。」

不提曲滔的恨意濤濤,此時那石門緩緩打開,有絢麗神光從中射出,曦芒抖動,神音隆隆,瑞霞萬道。

這似是通往仙界的門戶,不知其中到底有何物。

山吼化作白煙,再度融入進那巨石之中,悄然無蹤。

石門已開,無數神光璀璨,似要將整個小天地都要染透一般,若是身處其中,定然被照耀地睜不開眼。

郭芷回望一眼其餘幾人,淡淡一笑,而後一步跨出,便入了那石門之中,身影消失不見。

石門又轟隆隆震響不斷震響,漸漸關閉,整個小天地都在輕顫,

師斗、師凌香、萬峴厲與徐胭彤靜靜注視著,誰都沒有出聲,待那石門關閉,繼而隱去之後,這才回過神。

「這…莫不就是傳聞之中的太觀餘孽?」萬峴厲產生。

師斗面色慘然,「十有八九錯不了,沒想到傳聞竟是真的。」

「日後南域,怕是要生出諸多事端了。」徐胭彤不知何時出現在三人身旁,輕嘆一聲。

萬峴厲看著自己的斷臂,一手拿著殘肢道:「被斬去一臂,這是個警告,難道這太觀餘孽將要出世了嗎?」

「據宗門之中記載,南域現在所有的大派,都欠著太觀的債,若是真有太觀餘孽出世,南域將亂。」師斗眉頭緊皺。

「此事不清,我們還是早些回去向各自宗門稟明此事吧。」萬峴厲又道。

幾人陷入無言,一時間沉默起來。

半晌之後,徐胭彤道:「這神異之地處處寶材,還是先尋些有用的東西吧。」

幾人說話間,原本坑坑窪窪的大地,居然在緩緩復原,青草從地中重新冒頭,叫不上名的花兒也漸漸綻放。

「此地果然神異。」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