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哼,郭傲,一座大陣想讓我全身血液爆裂,你也太小瞧我了!冷哼一聲,感受到那股撕扯之力,皇甫樓臉上滿是嘲諷。

郭傲也冷笑一聲,他冷冷的看著皇甫樓不屑的目光,道:一座不行,那麼兩座呢,三座呢!

皇甫樓臉色終於大變,虛空當中竟然隨即出現了第二座和第三座封禁大陣,竟然全部都是噬血奪靈陣!

他怎麼都沒有下想到郭傲竟然在這麼短的時間之內布置下了如此殺手!

三座大陣迅速疊合,這種威力卻不是一加二那麼簡單,已經是成倍的增加了,皇甫樓感覺自己的血液從剛剛的平和和騷動一下子就沸騰了起來。

青筋一道道呈現猙獰,血絲爬滿整個眼眸。

被擺了一道,皇甫樓的腦海當中浮現出了這麼一句話。

皮膚之上血跡一絲絲的浸染,皇甫樓臉孔之上殺機盡顯。

我要將你碎屍萬段!

郭傲冷靜的看著皇甫樓,臉上絲毫不在意,冷聲說道:就看你還能不能活到那個時候吧!

看台上,那些家族的家主都面露驚色,他們誰不知道皇甫樓這個混世小魔王,此時卻是被郭傲逼到了這個地步。

劉洪的臉上更是得色盡顯,心中有一種快意的感覺。

他的得意弟子風自清可是死在這個傢伙手上,此時恨不得罵一句,你活該!

皇甫銘眼神卻陰沉的很,但是卻沒有那種驚慌失措,靜靜的觀察著場中的變化。

郭傲手印再結,食指搭脈!

爆裂!

砰!的一聲,三座大陣伴隨著一陣猩紅血霧消失不見,血霧瀰漫。

眾人都傻眼了,就這樣?一代混世小魔王被幹掉了?屍骨無存,直接爆裂而死?

劉洪倒是眼神凝了凝,沒有過於驚喜。

上官驚天更是饒有興趣的看著場中的變化,他感覺事情好像沒有那麼簡單。

郭傲看到血霧之後,第一感覺就是輕鬆,但是旋即他的眼神縮了一縮,緊緊的鎖定住了那血霧濃烈之處。

全身的肌肉在那剎那繃緊,氣息迅速調整,如臨大敵。

果然,在血霧彌散之後,一道人影便是顯現了出來,渾身都是血紅色的傷口,臉色鐵青,宛若魔鬼。

潺潺的鮮血還在不斷的往下滴著。

傷口處形狀千形百怪。

兩隻眼睛如同嗜血狂魔般的鎖定住了郭傲,裡面的滔天殺意,讓任何一個人都感覺到森冷顫然。

此時,皇甫樓給人的感覺就像是一個剛剛從血獄歸來的嗜血修羅。

你找死森然之聲從那具已經狼狽不堪猙獰身軀當中傳出,透骨的寒冷。

郭傲絲毫不害怕,臉上反而掛著冷笑,看著如今皇甫樓凄慘的模樣,雖然氣息愈加的恐怖,但是他覺得一點都沒有必要害怕。

皇甫樓施加在他哥哥身上的,他還沒有還完呢,怎麼可能現在膽怯呢。

這十年的仇恨難道還抵不上這滔天殺機?

皇甫樓,你別跟郭某來這一套,有本事就來,郭某就站在這裡,倒是要看看,你殺不殺得了我!肆意狂傲,微風撫起了郭傲的衣抉,竟然另有著一番氣魄。

好,我成全你!

九幽訣,化血妖!

郭傲眉頭一皺,皇甫樓的傷口處竟然瞬間全部凝結,不過一道道繁密的血色暗金紋路浮現,隨之一股異常邪惡氣息便是逸散而開。

這下不光是郭傲,所有人都是大驚失色。

上官驚天的臉色一下子便是沉了下來,他怎麼都沒有想到,皇甫家竟然有著如此邪惡的功法。

皇甫銘,這是怎麼回事?上官驚天怒聲斥道!

皇甫小兒,皇甫家竟然有如此邪惡的功法,哼,到底是怎麼回事!劉洪的臉色同樣不善。

皇甫銘冷笑,一言不發,只是冷漠的看著兩人一眼。

那中間竟然有著殺機涌動,上官驚天和劉洪都有些心驚肉跳,但是如今是在皇甫家的地盤上,他們並不能做出什麼舉動。

其他的家主看到這兩大人物都沒有什麼舉動,自然也沒有做出什麼其他的舉動。

郭傲看著那完全變化的血妖之身的皇甫樓,感到了一些熟悉的感覺,這竟然與魔霸天的功法有著點點的相似,不過卻要更加的純粹。

是你逼我的,我要讓你分屍而死!仿若是幽冥傳來的修羅之音,全部都是刺耳的殺意。

郭傲的眼眸深處同樣是一抹拚命的狠色出現。

好啊,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郭某倒是要看看,我們誰先死!

皇甫樓妖軀之上血光大漲,化作了一道肉眼難以捕捉到的血紅之影,比之剛剛,竟然要強上不少。

郭傲佛衣加持的速度也是不慢,朝著血影襲去。

魔魂槍重新浮現才,沖著那道血影暴刺而去。

皇甫樓此時竟然無懼魔魂槍的凌厲,肉拳上面骨刺突出,朝著魔魂槍狠狠錐去。

咔擦!道道裂紋從魔魂槍上浮現,郭傲眼中驚駭一閃而過,但是一道拳影緊隨其後,砸在了郭傲的胸膛之上。

砰!一聲悶哼,郭傲如同炮彈般的射入了地面,碎石爆射四散。

煙霧散去,郭傲撐著斷裂成兩截的魔魂槍站了起來,駭然不減,一拳砸廢一件高級靈寶,這是何等的破壞之力。

他的體內同樣有著不同程度的損傷,多虧了佛衣的防禦之力,要不然這一下就要下了他半條命。

劉洪的臉色變了,郭傲的下風,他看出來了。

你們竟然修鍊如此邪惡的功法,哼,你們這是

姓劉的,小心我皇甫家讓你們現在就命喪當場!皇甫銘冷道,如此霸道的語氣,連上官驚天都有些驚懼。

在這皇室的眼皮下,這是成長了如何的一個恐怖的家族啊!

劉洪雖然心中氣極,但是他不是傻瓜,感覺到了事情的不對之處,如今也得忍氣吞聲。

郭傲將斷裂的魔魂槍朝著一旁扔掉了,冷眼看著那道似人非人的猙獰血軀。

驀地間,那道血影朝著這麼一拳轟來,郭傲化作了一道殘影,躍上了天空,處於了皇甫樓的正上方。

郭傲面露冷色,手間印記結成。

玄土印!土黃光印狠狠的鎮壓而下。

但是壓在皇甫樓血軀上卻沒有多大的作用,反而要破之而上。

哼!冷哼一聲!郭傲面色徹底冷了下來。

玄水印!玄火印!玄木印!三道驚天光印瞬間也在他的手上全部施展。

今日他頭一次將這地級的高級武技一次全部施展了出來,瘋狂鎮壓而下。

氣勢磅礴浩大! 通天四印,威力通天,這一印連著一印,就算是血妖之軀同樣吃力,本來無比強悍的血妖之軀被這四大靈印一壓,本來挺起的身軀再次彎下了。

巨大的威力在地面上都留下來巨大的凹痕。

嘶——吼!

這巨大的壓迫之下,換來的便是皇甫樓血軀的怒吼,全身骨骼全部扒拉作響,身軀上的血色更加的濃烈。

滾滾凶威動人心弦,引起人心的震動。

所有人都是心驚,這血軀的猙獰與可怕,不知道這皇甫家族到底是從哪裡學來如此邪門的功法。

四大靈印,玄水印海容百川,消磨一切強大之力。

玄土印厚重無比,玄火印破壞力強大,皇甫樓的血軀之上有好幾處已經呈現了焦黑之色。

玄木印同樣有著自己的獨到之處。

不過此時皇甫樓身上血光大振,竟然緩緩的站了起來,頂著四大靈印的龐大威壓。

郭傲此時也是下墜,直接落在了最上方,口中一聲怒喝,硬是將那要起來的身軀狠狠的又壓了下去。

皇甫樓單膝跪地,臉上猙獰無比的怒吼狂叫,血脈鋪張。

四大靈印上都已經布滿了深深的裂痕,馬上就要崩潰,這隻能說是皇甫樓此時的蠻力太過驚人。

下面的巨力越來越大,郭傲眉頭一掀,散出去鎮壓下面蠻力的靈力瞬時間回收,重新跳躍上了虛空當中。

咔擦!砰!剛剛彈跳而起,那下面的四大強悍的靈印直接爆裂開來。

血紅身軀殺意縱橫的雙眼死盯向了空中的郭傲,並且腳下爆響,一股巨大的爆發之力馬上凝聚在了他的腳底下。

轉眼間化作了一道緋紅流星,衝上了天際,狠狠的撞向了郭傲。

郭傲眼底滿是冷色。

你以為掙脫了,就是最後嗎,皇甫樓。

看台上看到皇甫樓的那具猙獰血軀掙脫之後,心下全部都是一跳,但是他他們看向郭傲的時候,眼底卻已經裝載著滿滿的驚駭。

那虛空中的血軀是皇甫樓,雖然思想當中全部都是殺意,但是他的意識也在,看到了郭傲此時的行動,他那血紅流光在空中竟然頓了頓。

郭傲手上翻轉間竟然直接出現了四個大印,同時漂浮在空中。

此時他竟然直接將四大印記融合在了一起,看台上的劉洪眼皮都是跳了一跳,他神色有些激動。

四大光印融合在了一起,形成了一個小巧精美的四彩之印,上面恐怖的氣息讓周圍的空間都出現了破滅之感。

四印合一,通天印!

通天四印,本意通天,四印合一,威力無邊,這就是武舉院原身,武舉宗的超級絕學,已經超乎了地階武技,已經可以稱得上是天階的神品武技。

恐怖的四彩之印帶著強悍的力量沖著爆射而來的血紅妖軀死命鎮壓而去。

空間裂碎,天地暗淡。

皇甫樓已經沒有人形的臉上此時卻露出了一種驚慌失措的感覺,強悍的身軀已經來不及撤走。

直衝而上的緋紅流星,此時卻被另一股更為強悍的力量直接鎮壓朝下。

四彩之威,強悍如斯,竟然發生了一個巨大的爆炸。

爆炸之力當中,皇甫樓被整個淹沒在其中,生死不明,但是這威力的巨大卻是比剛剛的任何招數來的都要強悍。

在場所有人都有種感覺,看著郭傲還略顯青稚的臉,這又是一尊天才妖孽的崛起,而且是踩著皇甫家最年輕的一代上的位。

皇甫樓,這個皇甫家最傑出的天才竟然被郭傲壓制到了如此的地步。

正常的戰鬥打不過,邪惡的功法又被別人用絕對的強悍攻勢給打的無還手之力,這樣的狀況他們絲毫都沒有想到。

爆裂之力劇烈而炙熱,充滿著巨大的破壞之力,將整個場地都淹沒吞噬著。

如此強悍的攻擊之後,郭傲的臉色也有些微微泛白,雖然他的實力暴漲,但是這也不是普通的攻擊,對他的消耗也十分的巨大。

漂浮在虛空之上,郭傲冷眼看著下面火焰猋飛的場景,心下有種快意的感覺,但是絲毫都沒有放鬆的感覺。

若是沒有親眼看到皇甫樓的屍身,他想他是不會放心,也不會輕鬆的。

看台上所有人都用著一種敬佩的眼神看著郭傲,看著這個如此強悍的少年。

卓不凡淡淡的嘆了一口氣。

他太強了,我比不過他。此時他的心中無限的感慨,雖然郭傲點撥了他,但是他心中還是想跟郭傲在經歷一場決鬥,以洗刷他的敗績,但是如今他已經深深的折服了。

怎麼了?又喪氣了?卓望道。

卓不凡搖了搖頭,笑道:怎麼可能,我可是他挽救回來的,自然要努力的提升我的實力。

不過如今我不會再將他當成是我的對手,而是將他當做是我的目標,此生追逐的目標。

卓望笑著點了點頭,不過此時卻有些擔心的看了看看最高之台處,皇甫家族的態度相當的不善,這不是什麼好兆頭。

幾乎所有人都感覺到了,他們也提前的想了想對策,當這血妖之軀出現的時候,他們便已經感覺到了一絲絲陰謀的滋味。

皇甫銘,這下算我們贏了吧,你們當年斬殺了本座的得意弟子,本座可什麼都沒有說,這次也是在決鬥場上,哼哼,沒話說了吧。

姓劉的老匹夫,不要高興的太早,今天就算是暴露,也要將這個臭小子幹掉!

暴露!你們到底有什麼目的!

哼哼,你們知道的越多,死得越快!面對上官驚天的冷冽眼神,皇甫銘戳之以鼻,藐視掉了。

上官驚天當時就想將皇甫銘拿下,但是此次他出門並未帶太多的人,而現在實在皇甫家族的地盤上。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