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端木軒看到系統任務介紹后,頭冒黑線,前一刻他還在鄙視別人英雄救美,現在他就接了這樣的任務。

不過,他收了人家的保護費還有任務獎勵,這買賣也算值了。

他吞噬了兩顆鑽紋后,實力直接從離血境七重提升到八重,離九重不遠。

「本王現在收了她的保護費,你們如果還想活命的話,就趕緊都散了吧。」端木軒抽出插在地面上的大刀,扛在肩上,淡淡道。

曹蘆聽聞,臉色如霜,站在一旁的陳淵臉上始終保持著和藹的笑容,但一雙雞眼大的眼睛卻掠出道道寒芒。

這時,一名侍衛從後方趕來,來到曹蘆和陳淵面前,低頭小聲細語。

啪,啪!

「少年好膽魄啊。」陳淵跨步而出,拍打著雙手,看著端木軒淡淡道。

「哼,來人啊,給我撕了這個小子!」曹蘆聽到消息后,勃然大怒。

之前他們是對這個來路不明的小子有所顧忌,深怕對方有埋伏,所以才以禮相待。

現在得到消息,方圓十里,沒人任何埋伏,曹蘆強忍在心中的怒火,一觸即發!

四周的侍衛頓時動了起來,道道霞光從他們身上迸出,瞬間將這裡染成了七彩色。

上官馨兒攥緊了手裡的利劍,環顧四周,來到端木軒面前,低沉道:「快叫你的人馬出來,要不然,我們今天誰也走不了。」

「人馬?什麼人馬?」端木軒反問了一句。

「你的手下啊,單靠我們兩個,根本敵不過他們。」上官馨兒眉頭一蹙,開口道。

「就這些個渣渣,還需要多少人馬?」端木軒冷笑了一聲,不以為然道。

上官馨兒聽聞,神情一怔,愣然看著身後的端木軒。

這小子,不會腦子有病,純粹跳出來作死的吧?

曹蘆聽到端木軒的話,頓時冷笑一聲,陳淵則暗暗搖頭,臉上掛著譏諷的笑容,反倒那些疾馳而來的侍衛,聽到渣渣二字,個個寒著臉,殺意更濃,恨不得把端木軒大卸八塊!

「等一下。」端木軒伸出手掌,大喝一聲。

疾馳而來的侍衛,頓時止住了身軀,惡狠狠地看著端木軒。

「現在才想求饒,太晚了吧?」一群侍衛噙著冷笑看著端木軒,心中迫不及待地想看他跪地求饒的樣子。

「本王今天心情好,真不想大開殺戒,要是換做平時,本王才懶得和你們廢話,早就廢了你們,聽本王一句勸,都散了吧。」端木軒朝著眾人揮了揮手,感覺像打發叫化子一樣。

他今天心情不錯,確實不想見血,繞了他的興緻。

額……

全場一片寂靜……

「哈哈……本王還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傻逼,你們還在等什麼?給我剁了他!」曹蘆仰天大笑。

「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老子就讓你死個痛快!」一名侍衛暴怒,持著大刀朝端木軒劈了過來。

端木軒的話,引起了所有侍衛的怒火,他們是曹國一等侍衛,何時受過這樣的侮辱?

上官馨兒內心也是一陣無語,對端木軒已經不再抱有任何希望。

「竟然你們自己要找死,試圖挑戰本王的底線,那麼本王今天就成全你們。」端木軒冷哼一聲,寒聲道。

「關鳳,張星彩何在!」端木軒大喝一聲,將關鳳二人直接召喚了出來。

兩道曼妙的身影突然出現在眾人面前。

「末將在!」兩道女性聲音齊聲道。

當眾人看清女子的容貌時,頓時瞪大了眼睛,目不轉睛地看著她們。

傲然挺立的雙峰,高高蹺起的屁股,還有那白花花的大腿,每一處都吸引著眾人的眼球,而且都長得賊漂亮。

曹蘆見狀,咽了咽口水,頓時覺得口乾舌燥,胯下怒火沖沖,恨不得立即嗯倒這眼前美女,大幹一場。

但陳淵這個老狐狸看到關鳳二人時,神情卻忽地一變,之前的輕視之意,一掃而光。

「給我殺!」端木軒的神情忽然冷了下來,和之前簡直判若兩人。

對待自己的敵人,他從來不心慈手軟。

「是!」關鳳二人得令,持著手中武器,沖了出去,將疾馳而來的侍衛,全部斬於刀下。

百名侍衛,個個實力不俗,但在關鳳二人面前,就如同螻蟻一般,一刀一個,殺伐果斷。

張星彩更是兇猛,還沒出手就來了一聲咆哮,嚇得眾人一愣一愣的,隨後,手持煌天,化作了一道殘影,毫不留情地收割著侍衛們的生命。

眾人還在沉醉在幻想中的時候,就已經悄然離開了這個世界。

瞬息而已,場內的局勢已經完全逆轉。

上官馨兒愣在原地,噙著不可思議的眼神,看著關鳳二人,最後將目光放在端木軒的身上,沉默不語。

「身邊能有這樣的高手,看來此人絕非常人。」上官馨兒心中暗道。

「王子,快走,這二人絕非尋常人!」陳淵反應敏銳,眼見形勢不對,立刻護著曹蘆往後退,打算逃離這裡。

「走!」曹蘆雖然心有不甘,但眼下的局勢已經脫離了他的掌控。

「現在想走?太晚了吧?」端木軒扛著大刀朝著曹蘆一步步走來。

「你想怎麼樣?」陳淵臉色一黑,後面站在張星彩,手持著煌天,堵住了他們的退路。

「剛才讓你們走,你們不走,現在想走可沒那麼容易了。」端木軒肆無忌憚的站在陳淵面前,淡淡說道。

陳淵原本想出其不意,擒下端木軒,但看到關鳳提著青雲斷水刀站在他身旁,徹底打消了他的想法。

想逃?後路卻被張星彩給堵住,根本無路可逃。

「我們也可以給你錢,當作保護費,只要你讓我們平安離開。」陳淵腦子一轉,開口道。

「保護費?不……我現在不要保護費了,本王現在要的是贖金……」 「贖……金,你是想扣押王子做人質!」陳淵聽聞愣了一下,失聲道。

「如果你想他能活著回去,就帶贖金來柬埔寨找我。」端木軒開口道,原本他打算直接殺了對方,但想到對方竟然是王子,又改變了他的想法。

「你這樣做就不怕得罪我們大曹國?」陳淵臉色一黑,沉聲道。

「得罪?你覺的我怕的話,還會站在這裡和你說話嗎?」端木軒冷笑了一聲,根本不受陳淵的威脅。

陳淵猶豫了,端木軒的手段他見識到了,是個說一不二的主,開口道:「好,你要多少贖金?」

「一千個鑽紋。」端木軒開口道。

一個妹子隨隨便便都能拿出兩個鑽紋,一個王子才值一千鑽紋是不是少了,他內心在估摸著。

當陳淵聽到這個數字時,臉色頓時變得很難看。

「狗賊,別以為身邊有兩個武將就能上天,你敢扣押我,我大哥知道后絕對不會饒了你,我的父王也會將你們柬埔寨夷為平地!」曹蘆大怒,身為尊貴的王子,何時受過這樣的侮辱。

嗤!

端木軒伸手一揮,寒光一閃,一道血花頓時高高濺起,一條披著金色鎧甲的手臂,橫空而落,掉落在地。

速度之快,宛如閃電,就連站在面前的陳淵也沒反應過來,曹蘆的手臂就這樣被端木軒給砍了。

「啊!」

曹蘆慘叫一聲,臉色通紅,俊俏的臉上佔有幾滴血跡,痛苦慘叫的樣子,顯得格外的猙獰,殷紅的血,沿著金色鎧甲,流淌而下,染紅了半個身子。

「本王最討厭有人在我面前唧唧歪歪,要不是看你還值點錢,早就一刀剁了你。」端木軒用刀指著曹蘆,臉上略顯不悅。

「臭小子,我一定讓你不得好死!」曹蘆瞪著端木軒,咬牙切齒道。

「你還說?」端木軒又舉起了大刀。

「有話好好說,有話好好說!」陳淵連忙阻止,急道。

「好,我答應你,我現在回去,到時一定會帶上贖金上柬埔寨找你,但你們一定要確保王子能平安歸來。」陳淵立即妥協,要是再拖下去,別說王子沒命,他的命也會搭在這裡。

「給你十五天,十五天後我看不到贖金,你就來替他收屍吧。」端木軒算了算日子,開口道。

「十五天?」陳淵聽聞,臉色更加難看。

從這裡來回曹國,都需要接近二十天的時間,十五天,根本來不及。

「可不可以加十天?這裡離曹國路途遙遠,時間根本不夠。」陳淵說道。

「你沒有資格和本王談條件,滾吧。」端木軒揮了揮手中的大刀,示意對方可以滾了。

陳淵回頭看了曹蘆一眼,隨後,身形一閃,轉眼消失在眾人眼前。

「你大爺的,逃跑的速度可真快啊!」端木軒看著陳淵離去的方向,罵了一句。

「大王,這小子怎麼處理?」張星彩直接將曹蘆拎了起來,曹蘆在她手裡,如同泥人一般,毫無反抗能力。

「把他打暈,省的我看得礙眼。」端木軒隨口說道。

「你敢!」曹蘆瞪著大眼,回頭瞪著張星彩。

啪!

張星彩手刀一揮,差點沒把他的脖子給拍斷。

「你就是個作死的命。」端木軒搖頭嘆息,還是頭一次遇到這樣不知死活的主。

「多謝公子救命之恩。」站在一旁的上官馨兒收起了利劍,徒步走了過來。

「我可是收了保護費的。」端木軒笑了笑,並沒有多看對方几眼。

上官馨兒長的的確很漂亮,行為舉止落落大方,一看就是有素養的人。

但端木軒整天對著關鳳,張星彩這兩大美女,感覺都有點審美疲勞了,所以對上官馨兒的美貌,並不感冒。

「公子,你這樣做,就真不怕得罪整個曹國?」上官馨兒忍不住心中的好奇,問了一句。

「人在江湖飄,哪有不挨刀,出來闖,必定是一場腥風血雨,但小小曹國,咱們柬埔寨還真沒怕過。」端木軒將手裡的大刀隨手一扔,拍了拍手掌,淡淡道。

「柬埔寨?」上官馨兒喃喃道。

在她的記憶中,好像沒有這個王朝。

「好了,該辦的事都辦了,本王走了。」端木軒伸了個懶腰,開口道。

「以後咱們還有機會在見嗎?」上官馨兒看著端木軒的背影,說道。

「以後有事可以上柬埔寨找我,當然,得帶上保護費才行,」端木軒回眸一笑,看了一眼上官馨兒,隨後朝著關鳳二人招了招手,朝著魔幻森林深處走去。

關鳳跟在其後,張星彩一手扛著曹蘆,跟上端木軒的步伐,一起離去。

「柬埔寨……」上官馨兒看著端木軒的身影漸漸遠去,過了半響才反應過來,道:「我忘記問他叫什麼名字!」

沒過一會,數十道身影從叢林中掠出,站在上官馨兒面前,恭敬道:「末將救駕來遲,請小姐責罰。」

一名身穿鎧甲的中年男子微微抬頭,當他看到躺在四周的屍體時,一臉震驚,道:「這些可是王子的侍衛兵?」

上官馨兒點了點頭,並沒有開口說話。

「這……小姐,你把他們都給殺了?那王子……」中年男子聽聞,頓時覺得大事不妙。

「別說那麼多了,我們趕緊回府,將這件事情轉告給父親大人。」上官馨兒正色道。

「是,事不宜遲,我們立刻護送小姐回府!」中年男子連忙站了起來,但臉色很難看。

當上官馨兒準備離去的時候,回頭又看了一眼端木軒離去的方向。

她自問閱人無數,在曹國也見過不少風度翩翩的貴族子弟,但長得像痞子,說話張狂的男人,還是第一次碰到。

……

「叮~恭喜宿主完成隱藏任務,人物篇,第一章,英雄救美。」

「叮~恭喜宿主開啟鑄造功能,獲得玄武鐵1000,金剛石1000,千年烏金100,海藍沙1000……」

「你大爺的,一個隱藏任務,竟然有這麼多獎勵!」端木軒看到系統提示聲,頓時傻了眼。

……

…… 端木軒細細地算了下,系統差不多獎勵了二十多種材料,數量不一。

他點開新開啟的鑄造功能界面,界面上面有三個小格子,是放材料用的,中間大格子是鑄造出來的最終成品,右邊還有一欄,顯示著兵器類,分別有劍,大刀,槍,大斧,等多種兵器圖案。

兵器類旁邊就是裝備類,飾品類,但這些圖案都是灰色的,還沒被激活,無法鑄造,也點不開來看。

端木軒隨便放了三種材料到格子裡邊,然後點擊鑄造,武器類中的圖案不斷閃爍起來,過了一會,顯示著槍的圖案,然後不斷放大。

「叮~恭喜宿主鑄造成功,獲得霖雲槍,熟練度+1」

「就成了?」端木軒還沒研究透徹,一把銀槍就出現在他的面前,矛頭鋒利無比,在日光的照耀下,閃著冷冽的寒芒,槍身刻有雲圖,熠熠生輝,重達八十斤。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