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沒有,那件東西.。”

趙琳的話還沒說完,胡魅兒打斷了他,興奮地指着趙小川大聲笑道:“趙小川,你準備當爸爸吧?呵呵,小孩子最鬧騰了!你就準備受罪吧!”

“什麼亂七八糟的?你能不能說清楚些?”

趙小川有些慍怒的看着胡魅兒,呵斥道。

“魅兒,小川哥哥有些笨,你還是仔仔細細的告訴他吧!”

李若曦紅着臉爲趙小川開解道,但趙小川心中卻有些無奈。

“嗯~若曦姐姐說的沒錯!趙小川就是一個大笨蛋!”

胡魅兒想起之前心中那股酸酸的感覺,狠狠地迴應了一句,然後得意的說道:“聽好了,趙小川,男的和女的親了嘴後,是會懷孕的!”

“啊?”

趙小川聽到胡魅兒的話,瞬間石化。

“原來是這樣纔會懷孕啊!”

趙琳自言自語的說了一句,頓時讓趙小川反應過來。

趙小川環顧四周,發現李若曦原本羞紅的臉變得越加的通紅,趙琳臉上做出恍然大悟狀,而一旁的罪魁禍首,胡魅兒正一臉得意的看着他。

“你聽誰說的會懷孕的?”

趙小川憤憤的說道,生怕讓剛剛李若曦難堪。

“親嘴就是會懷孕!”

胡魅兒肯定的說了一句後,然後不確定的向李若曦問道:“若曦姐姐,我記得沒錯吧!”

“錯了,我當初說的是,經常親親纔會懷孕的!”

趙小川:“..。。”

“那你的意思是趙小川不會生小孩麼?”

“你又錯了!人類和鬼物不一樣,我當初說的是親親之後,一般都是女的生小孩的!”

趙小川思緒如風中凌亂的飄絮,有些找不到方向的感覺。

盛寵之霸愛成婚 “真的是這樣麼?”

趙琳聽到兩人的對話,臉上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當然不是這樣,肯定不是這樣!哪裏有親嘴就生小孩的!”

趙小川看向趙琳,心中感覺有一萬隻草泥馬狂奔而過,希望趙琳可以站出來說一句公道話。

“原來是女孩子生孩子啊!我還一直以爲是男孩子呢!”

趙小川腦袋當機,看着眼前三個奇葩,終於忍受不了了!

“你們,你們夠了!親嘴是不會生小孩的!要生小孩必須,必須.。”

趙小川決定給三人普及一下生理衛生課,但是話說了一半,卻再也說不下去了。

“吹牛吧!若曦姐姐說的會有錯?肯定會生小孩的!”

胡魅兒鄙夷的看着趙小川說道,但耳朵卻高高的豎了起來。

“話不能這麼說,當初我也是聽麻麻說的,其實對這個我也不太清楚!”

趙琳一臉好奇的看着趙小川,一副我是‘好學生’的模樣。

“這個,那個..咳咳!這個生小孩,很複雜!恩,非常複雜!”

趙小川看着眼前的三張臉,額頭竟然漸漸地滲出了一層冷汗,感覺比在鬼潮中殺進殺出還有艱難。

“這種沉重的負罪感是怎麼回事?我怎麼有種變成金魚怪蜀黍的感覺?”

正當趙小川感覺自己身處地獄,不斷地胡思亂想時,李明浩的聲音從遠處傳來,解救了尷尬的他。

“趙琳,我找到那件東西了!在這裏!”

另一邊,歐陽蘭若和鄭老此刻正在面色凝重的看着屏幕上的畫面,裏面葉楓和黃大師已經聯起手對付着王平,但還是節節敗退。

“李明浩他們聯繫上了麼?”鄭老沉聲問道。

“老頭,你不會自己看啊!”歐陽蘭若撇撇嘴,接着說道:“還沒有聯繫到!那邊的電腦並沒有反應!”

鄭老彷彿沒有聽到歐陽蘭若的前半句,目不轉睛的看着屏幕,嘆了口氣。

“沒想到這鬼璽竟然這麼的強大,倒是小瞧了這王平!不過若是那件東西使出來,大概就可以扭轉乾坤了!”

歐陽蘭若皺了皺眉頭,說道:“是不是有些太過了?畢竟那東西可是國際明令禁止的東西啊!”

“一點都不過,要知道對方可是掌握了鬼璽數千年的鬼物,那東西可以說是專門爲他準備的也不爲過。”

鄭老頓了頓,話鋒一轉,說道:“其實我還是有些擔心,那件東西能不能將王平完全毀滅呢!”

“肯定會的,畢竟那可是.。 別怕,總裁! 天啊!那個人身上的黑色火焰是什麼?那些鬼物似乎被控制了!局勢要逆轉了麼?”

歐陽蘭若說了半句話,猛然驚呼一聲,看着佈滿屏幕的黑色火焰,心中充滿了震驚。

只見屏幕中,一個渾身黑炎,看不清面貌的男子飄在空中,全身發出的黑色火焰向着四周擴散而去。

凡事被黑色火焰沾上的鬼物立刻雙眼赤紅,閃爍着妖異的光芒,然後脫離了隊伍站在了男子的身後。

僅僅是片刻的功夫,王平通過鬼物構成的八陣圖陣法已經變得七零八落,不成隊形。

“這是什麼人?他竟然可以控制鬼物?而且數量如此之多,難道說他的精神力已經到達輪迴了麼?還有他似乎認識葉楓,竟然和他站在一起了?”

鄭老震驚的喊道,然後便看見屏幕中的那人和葉楓並排站在一起,談笑風生。

“這人似乎是葉楓的左右手之一的成浩!只不過他的實力怎麼會變得這麼強悍?”

歐陽蘭若打量了屏幕上的畫面半天,疑聲說道。

“成浩?那是什麼人?你們貴族學校的學生麼?我記憶中怎麼沒有他的資料?”

鄭老身體一震,轉頭看向歐陽蘭若說道。

“我們只提供給你們一些S級人物的資料,關於成浩,之前對他的預判是A級,所以自然就沒有!”

歐陽蘭若理所應當的回覆道,但隨即她看着屏幕中的畫面一個熟悉的人影,頓時背後冷汗直流。 秦穆然和李成軒回到別墅以後,便是開始調動關係,調查全美妍的下落。

別墅的周圍,冥王殿也是如臨大敵般地布置防線。

「老大,都已經部署好了!」

李成軒走到秦穆然的身旁,說道。

「嗯!明天不出意外的話,海皇他們要開始反擊出手了。」

秦穆然看著李成軒,淡淡地說道。

「老大,對不起,都是因為我。」

李成軒有些抱歉地說道。

「不,該說對不起的是我,因為冥王殿連累了你!」

秦穆然阻止道。

「老大,入了冥王殿,這輩子就是冥王殿的人!我人生中最明智的決定就是加入了冥王殿,我不後悔!」

李成軒感情真摯地看著秦穆然道。

「呵呵,放心吧,這一次,誰勝誰敗還不知道呢!」

秦穆然的眼中突然爆發出濃烈的戰意。

海皇波塞冬那可是西方地下世界的老牌天神了,一直以來都是神出鬼沒,很少有人能夠知道他的真正實力,因為見識過的基本都死了。

更何況西方地下世界的天神們的人頭牢牢佔據價格排行榜榜首,可這麼多年了,他們依舊活的好好的,這代表著什麼?實力的強大啊!

雖然秦穆然和波塞冬沒有交過手,但是這無疑也是一個強大的敵人啊!

「狠人算不上,不過能夠順手而為之,何樂而不為!」

秦穆然嘴角微微上揚,心中已經有了計劃。

「去睡吧,明天才是一場硬仗啊!」

秦穆然拍了拍李成軒的肩膀,隨後便是向著樓上走去。

另外一邊,海皇波塞冬讓人帶走了全美妍后,直接便是來到了他們的別墅之中。

偌大的別墅佔地龐大,這裡是寒國最為神秘的私人住宅,一直以來都不知道他的主人是誰,但是現在,波塞冬他們確實坐在沙發上,他的對面,坐著冷若寒霜的全美妍。

「全小姐,很高興認識你!」

波塞冬看著全美妍,哪怕他見過不少的美女,可是看到全美妍后,依舊還是有一絲絲的心動。

「你是誰?」

全美妍依舊冷言冷語。

「哦,真是該死,那我應該自我介紹一下,是我失禮了!」

波塞冬看到全美妍這樣,完全沒有生氣,反而是俊俏的臉龐上帶著溫和的笑容,微微一語道。

「我叫波塞冬,他們都叫我海皇。」

波塞冬自我介紹道。

愛在黎明破曉前&愛在日落黃昏時 「海皇?怎麼不是海王,你可以養很多的魚!」

全美妍冷哼一聲。

「不不不,我是偉大的海皇波塞冬,是高高在上的天神,不是什麼凡夫俗子都能夠入的了我的眼的。當然,這不包括全小姐。」

波塞冬甩了甩額前的劉海,以自認為帥氣的樣子說道。

「呵呵。」

面對波塞冬的示好,全美妍只有這個來應對。

「全小姐,我知道,你心裡很不愉快,因為你的哥哥奪取了本該屬於你的東西。不過,只要你答應和我在一起,我倒是不介意殺了你的那個廢物哥哥。」

波塞冬見全美妍沒有任何的表示,接著說道。

「不用,我不需要!」

全美妍拒絕道。

「不,你需要!我們雖然是第一次見面,但是我對你很是了解!辛昶安做的事情,真的是人神共憤啊,連我,都看不下去了!」

波塞冬說著便是打了個響指,隨後,身後的海皇殿的精銳便是走了過來,同時他的手上還帶著一份文件。

「這是這些年來辛昶安做的事情,包括你父親死的事情,還有你被暗殺的事情,我都調查清楚了,你可以看看!」

波塞冬眼神示意了下以後,文件便是遞到了全美妍的面前。

全美妍將信將疑地打開了文件,她怎麼都沒有想到,辛昶安這麼多年,做了這麼多的惡事,一件一件看的觸目驚心。

「…….」

幾分鐘后,全美妍不忍再看下去了。

辛昶安的罪行真的可以說是罄竹難書!

就連當初自己的好閨蜜的死,竟然也是因為他!難怪她不堪受辱,跳樓自殺,都是因為辛昶安!自己的好哥哥!

「現在,你覺得我的條件還可以嗎?」

波塞冬感受到了全美妍的情緒波動,笑了笑說道。

總裁貪歡,輕一點 「他,我自己會來報仇,但是我不會因為報仇,就出賣我自己!還有,我對你不感興趣!」

全美妍嚴詞拒絕。

「好!很好!不愧是酷天集團的大小姐,頗有些決斷。只是,你不跟著我,你以為我就沒有辦法得到酷天集團了嗎?你真的以為我看上的是你?我看重的只不過是酷天集團的那塊地而已!」

看到全美妍拒絕自己,波塞冬臉上的笑容瞬間消失。

從來都只有波塞冬拒絕別人的份,被人拒絕還是第一次。

「你到底要做什麼?」

感受到波塞冬身上傳來的冷冽殺意,全美妍愣住了。

她沒有想到波塞冬說變臉就變臉,而且如此的冷酷,這一刻的他跟剛才的他完全就是兩個人一樣。

「我要做什麼?呵呵,你放心,我不是那群無恥的人,你在我這裡很安全,不過你的作用同樣也不小。冥王殿不是要救你嗎?那麼正好,我就用你來讓他們出現!」

海皇波塞冬嘴角上揚,既然冥王殿在罪惡之城讓自己吃虧了,那麼今天在爾城,他海皇就要讓冥王殿付出代價。

你李成軒不是冥王殿的雙曲星嗎?呵呵,你要是死了,不知道哈迪斯那個傢伙會不會心痛呢?痛失一員大將的感覺一定不好受吧!

想到這裡,波塞冬心中已經有了計劃,小貓釣魚遊戲,現在開始。 埋骨峯上,王平看着自己的鬼物大軍完全被剛剛冒出的渾身附着黑炎的人控制住,帶着七分憤怒,三分錯愕的語氣,喊道:“你到底是什麼人?爲什麼可以控制我多年來才培育的鬼物大軍?”

“王平,你也該醒醒了!你難道還以爲這個世界是你當初所在的世界麼?”

成浩腳踏之前巨大的白色骷髏的頭骨,帶着一絲嘲諷的笑容對着王平說道,而在他的旁邊葉楓正在閉目養神,恢復着剛纔消耗的精神力。

“哈哈,沒錯!王平,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你最好怪怪的叫出鬼璽,說不定我們還會免你一死!”

黃大師腳踩桃木巨劍,囂張的附和道,顯然將自己歸爲了葉楓他們一夥人。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