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葉無天狂汗,這洋鬼妹還沒傻徹底,如此高深的問題竟然讓她發現。

劉秋松會與琳達一起過來,雙方之間肯定有什麼交易,只不過那些不是葉無天所關心的問題,他只在乎自己的問題能否得到解決。

「不一樣。」葉無天回答。

「有什麼不一樣?」

「直接買我的藥丸,不是不可以,但琳達小姐你能保證下次就不會再爆發同樣的瘟疫?」

琳達愣住,下次?同樣?葉無天還不打算放過?

「我可以向你保證的是,我的要求達到了,同樣的瘟疫以後就不會發生,琳達小姐,不知我這樣說你滿意嗎?」

如果說這都不算是威脅,那就沒有什麼算是威脅了。

「葉先生,你是不是太過份?」琳達恨得咬牙切齒,如此無賴,真不多見。

「過份嗎?」葉無天並不覺得:「無論如何,那些錢我是一定要得到。」

別人都說魚與熊掌不可兼得,天哥卻不信這個邪,他認為可以,兩者皆可兼得。

「不但如此,琳達小姐,我還有一個更過份的要求,除了以上的兩點,你還必須得答應我,維加斯的事情你們不準管。」

「不可能。」琳達當場拒絕,葉無天的要求一個比一個過份,一個比一比讓她難接受。

「小葉,且饒人處得饒人。」劉秋松聽不下去,是他帶著琳達過來,葉無天讓琳達難堪,同樣等於是讓他難堪。

「我沒有得罪人,都是我想說的話,這是我最低要求。」

「你應該知道,你的要求很強人所難。」

葉無天不以為意:「有嗎?我不覺得,合作,完全就是你情我願的事情,談不上強人所難。」

「讓一步吧,對大家都好。」

「不行,這是我的底線,我的原則,不能作出讓步。」葉無天拒絕:「不過,作為回報,我可以免費幫琳達小姐的手醫好,保證不留後患。」

不知是天哥自己也覺得自己的要求太過份還是怎麼回事,這廝又很適時的拋出一顆糖。

毫不懷疑,天哥這顆糖對琳達有著很大的吸引力,她動心了。

「小葉,這是在國內。」劉秋松這已經等於警告。

葉無天冷笑:「你想說什麼?」

「你知我說什麼。」劉秋松毫不客氣反駁。

「聽不懂,不明白,劉副局,如果你想警告我,那我勸你還是省省吧,你這招對我不適用。」

劉秋松問道:「你就一點也不在乎?」

「琳達小姐,你才是主角,我只在乎你的意思,你的意見是什麼?」葉無天不屑劉秋松,將目光看向琳達。

「我回答不了你。」

葉無天站起來,攤開雙手問:「那咱們還談什麼?談下去還有什麼意思?二位,請吧,有答案再告訴我。」

「葉無天,你什麼意思?」劉秋松終於失控,如此被挑釁下去,只怕沒人能忍得住。

「我有個會要開,很重要很重要的會。」葉無天從來都不喜歡劉秋松這號人,他也知道對方一樣不喜歡他,既然如此,大家又何必虛情假意?

拋下這句話后,葉無天也不管對方二人是什麼反應,直接離開會客室。

「放肆,豈有此理。」葉無天離開后,劉秋松才狂拍桌子,怒目圓睜。

琳達也沒想到葉無天會如此不給面子,為了保險,中情局特意通過關係將劉秋松找來,哪知結果還是如此,甚至效果還不如她自己來。

早知如此,她自己來得了,至少也不用搞得像現在這樣。

「劉先生,我想再跟他談談。」

劉秋松愕然:「談?有用嗎?他會聽?」

「至少我得努力。」

劉秋松沒說話,等了好一會才道:「需要我怎樣幫助?」

琳達搖頭:「不需要,我自己就行。」

「那好,有什麼需要就打電話給我。」劉秋松也不矯情,事實上他也不想留在這裡,難受。

劉秋松走了,會客室里就剩琳達與她的助手在,兩人在裡面商量十多分鐘,待她們走出會客室時,得到的消息是,葉無天走了,

明明說還有一個會議要開,還一再強調是非常重要的會議。

葉無天的離開,並不是有意要避開琳達,而是他真有事,五分鐘前,接到張靜的電話,太子來了。

真正的太子終於要出現,葉無天無法形容自己是一種什麼樣的心情,複雜?肯定有。

見過許影不少,對她相當熟識,可是,待會見面后,她又會說什麼?而他又該說什麼?

隨著離許影,或者說離太子越來越近,葉無天就越來越緊張,甚至想調頭走人,這個面,不見也罷。

不過,天哥最終還是決定去,至少也得看看對方想玩什麼花樣。

當葉無天出現時,許影正坐在咖啡廳里,整個咖啡廳空蕩蕩的,氣氛很詭異。

這女人隱得夠深,也騙得他好苦,一直苦苦尋找的人,竟會是自己所認識的人,造化弄人。

「為什麼不坐?」許影先開口。

「不敢坐,不知有沒有被你下毒。」葉無天目視著對方:「太子,我該這樣稱呼你嗎?」

許影微笑:「看來你知道了。」

「你不想我知道?」葉無天諷刺著道:「也對,我不知道,你就可以繼續玩弄我,對嗎?」 (全文閱讀)

許影說道:「如果說不是你想的那樣,你也不會相信,是嗎?」

「是,事實上我也沒辦法相信。」

「我知道,縱使我再解釋什麼,你也不會相信,也不想聽。」

葉無天揚手打斷對方:「太子,那些都過去,你是誰,對我並不重要,我不在乎,你是你,我是我。」

「坐下說話,可以嗎?」

葉無天拉開椅子坐下:「太子,不知你今天找我來所為何事?」

許影說道:「我更喜歡你喊我許影。」

「以前可以,現在不行,你這個身份讓我顫抖,讓我害怕。」

「咱們之間非得要用這種方式談話嗎?」

葉無天反問:「你的意思是咱們還可以做朋友?」

「你不想?」許影問:「做朋友還是做敵人,完全在你一念之仁。」

「我們怕是無法成為朋友。」

許影沒說話,弄不清楚她在想什麼。

「我不希望我們是敵人。」久久,許影說道。

葉無天苦笑:「就咱們現在這狀況,你認為還有可能嗎?」

「事在人為。」

「好吧,你要這樣說,我也沒什麼好說,還是那句話,你是什麼人,都跟我沒關係,太子,我只有一點,別來煩我,更加來惹我。」

「毒影門並不是你所想那樣。」許影說。

「你會用毒嗎?」葉無天答非所問,作為太子,許影她實力如何?

這個問題,葉無天一直很好奇。

「不會。」

「不會?真的假的?」葉無天明顯不相信,怎麼可能?作為太子,許影不會用毒?

許影說道:「誰規定太子就一定要會用毒?」

葉無天被問住,想想好像還真是那樣,沒人規定太子就一定要會用毒。

不過,許影該不會又是假的吧?

「如果你有興趣,我可以幫助你了解一下毒影門。」

「別。」葉無天打斷道:「只要你們別來煩我就好。」

「加入毒影門吧,對你有好處。」許影又說道。

葉無天聽不下去,站起來暗罵一句傻叉,準備走人。

「等等,放過許氏集團。」

葉無天轉身,問道:「憑什麼?許影,就憑你是太子嗎?」

「毒影門不是你所能對付,它的實力之強大遠比你想象中要厲害。」

「這算是威脅?」

「勸告。」

「我要是不聽呢?」

「為你好,我不會騙你。」

葉無天伸手指了指許影,他已經被這女人騙慘,還敢說不會騙人?「別來惹我。」

留下這句狠話后,葉無天準備再次走人,可剛身,許影又道:「不為我,也得為我妹妹。」

葉無天像被電擊中般,渾身僵硬地站在那,驚訝不已,許影這話是什麼意思?

「你跟我妹妹的事情,我都知道。」許影又是一句。

強裝鎮定的葉無天問:「你知道什麼?」

「該知道與不該知道的我都知道。」

「然後呢?你想說什麼?」葉無天已經確認許影已經知道所有事情。

「當是看在詩詩份上。」

這個理由,還真讓葉無天不好拒絕。

「那丫頭過得很不好,我看得出來,她強裝開心。」

「欠她的,我會補償。」葉無天說:「不過,這是兩件事,許氏集團,我不會放過。」

許影柳眉緊皺,或許沒想到葉無天會這樣回答她,「如果我要出面阻止呢?」

「誰阻止都不行,你們不該勾結海盜來對付我,紅顏島上那麼多工人,你們有沒有想過?一旦被海盜上岸,那些工人怎麼辦?」

想到海盜的圍攻,葉無天就驚出一身冷汗,幸好,當時能將那些海盜趕走,否則,天哥都不敢想會發生什麼,只怕紅顏島的計劃會馬上胎死腹中,一旦被海盜登上島,得死多少工人?

葉無天早就決定,無論誰來說情,都不打算放過許氏集團,殺雞儆猴,不把許氏集團弄掉,以後會有更多一些阿貓阿狗跳出來鬧事,何況,知道許影就是太子的身份后,更是不能放過許氏集團。

「小靜,你怎麼看?」葉無天離開后,許影問張靜。

張靜由始至終都很老實地站在旁邊,從她的眼神與舉止上看,葉無天確認許影就是太子,跟上次那個假太子不同是,今天的張靜很恭敬,完全不像那天。

「太子,他不會同意。」

許影指了指旁邊的椅子:「坐下說話。」

張靜微微點頭后便老實地坐在椅子上。

「放鬆點,小靜,咱們雖然是上下級關係,也一起共事多年,你應該知道我的為人。」

「太子,我永遠都只是個下屬。」

許影笑了笑,當下也不再勉強,「你跟我說說看,葉無天是個什麼人。」

「混蛋。」張靜腦子裡浮現出這樣兩個字,她覺得只有這兩個字才最適合葉無天。

許影沒想到張靜會答出這樣兩個字,不由好笑:「是挺渾蛋的。」

「太子,咱們接下來該怎麼辦?他不同意,咱們得另想辦法,不能拖,許氏集團拖不起。」

「查到消息泄漏來源了嗎?」

張靜搖頭:「查不到,我已經派出最厲害的黑客,都無法成功找出對方。」

「繼續找。」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