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接著葉妖染又交代了些許東西,包括血閣和上官家的事情,她讓他們遇到上官家的挑釁先按兵不動能避開則避開,不要在意別人的看法,一切待她回來再做決定。

交代完一切,她又跟櫻和琴棋書畫,還有霧釗說了下,並且留下些有用的丹藥云云。

櫻提議想跟她去,葉妖染斟酌片刻,便答應了。

多個人多個照應,而且櫻的確該出去走走,畢竟她被關在斗獸場那樣血腥的地方太久了。

但決策者,還是得看雪域的大皇子。

滄樰得知她要跟他回去雪域的時候,滿面激動和欣喜。

好吧,不能怪這位優雅尊貴的大皇子如此失態,畢竟他已經在人間等了她太久了,一拖再拖,他都快發霉了。 滄樰得知她要跟他回去雪域的時候,滿面激動和欣喜。

好吧,不能怪這位優雅尊貴的大皇子如此失態,畢竟他已經在人間等了她太久了,一拖再拖,他都快發霉了。

「先別激動得太早。」葉妖染低頭理了理自己的衣服,「我想帶多一個人。」

「帶吧。」滄樰二話不說開口。

惹得葉妖染詫異望了他一眼,不是吧,雪域誰都可以去?

虧她心底還隱隱對那個陌生的世界有些期待。

「倘若不是你,我會拒絕的。」滄樰給出解釋,面色難得有了凝重,「昨天夜裡收到消息,滄冥的病更重了。」

「你弟弟生的到底是什麼病?」葉妖染無不好奇。

她一直都知道他弟弟生病,卻一直沒聽他提起過是什麼病。

「沒有人查得出來。」他輕搖頭,眉頭緊緊皺著,有些無奈。

沒人查得出來的絕症,叫她去治?

葉妖染還來不及噴他一臉姨媽血。

滄樰便深吸了口氣道:「也許,心病也有吧。」

他終於提起了滄冥的事情:「他去人間歷練二十餘年,回來就成了這樣,原本不愛說話的他,變得更不愛說話了。」

「可惜我們沒人能探測在那個世界里發生過什麼,也許,只有你可以。」

「為什麼?」葉妖染仍然不解。

「具體我也不清楚,但我父皇……對了,我是雪域的皇子。」他終於良心發現要給她介紹身份了。

葉妖染白眼一翻:「早知道了。」

「哦,我忘了你身後有那位在呢。」滄樰笑了笑,眉目溫和,瞥了眼她瑩白指間美得過分的戒指,「他呢?」

「回去了,不過留了這個給我。」葉妖染大方的抬手將納戒放到眼前給他看。

陽光下的納戒,紫得發黑,也不知是什麼材質做的,就是散發著那樣神秘深邃的美麗。

沒有女人不喜歡美麗的小飾物。

葉妖染眼中劃過暖意:「他說只要帶著他的氣息,你父皇見了會護著我。」

滄樰愣了愣,然後脊背就開始涼颼颼的了。

再次長長的呼出一口氣,當初幸好啊幸好,他沒有強制性把她抓回死域。

不然照著這程度,他們雪域還指不定怎麼個亡法。

「你說你父皇怎麼了?」葉妖染想起他說了一半的話。

「讓我出來找你,是我父皇的意思。」滄樰看了她一會兒,說,「你身上的氣息跟別人的不同,我說的是靈魂,在跟尹白談過之後,我就更肯定是你了。」

「你父皇說只有我能救你弟?」

「嗯,不過具體怎麼救得等你去了雪域才知道。」他朝她笑了笑,「放心吧,你不用付出什麼大代價的。」

她手裡明晃晃的死氣在那兒,霸道的宣示著她是死域那位的人。

放眼六界,誰還敢動她啊。

畢竟誰都不想找死。

何況那位可是有前科的,曾衝冠一怒為紅顏,鬧得六界雞飛狗跳。

他甚至懷疑,葉妖染跟當初惹得墨蒼穹衝冠一怒的紅顏,有關係。

「我們要怎麼去?」她問。

「待會兒你就知道了。」滄樰說道,「你去把你要帶的人帶上吧。」

櫻已經被她帶來蓮宮了,此刻去通知下便可出發。

他們要走的時候,蓮宮宮主尹白也出現了。

他一襲白衣,飄飄若仙人。

眉眼噙著風淡雲輕的笑意。

他目光落在葉妖染手中的納戒上頓了頓,眼中笑意更深。

問了句:「定情了?」

葉妖染唇角漫不經心勾起:「宮主有意見?」

「自然沒有。」他連忙擺手搖頭,將目空一切的目光,落在了滄樰身上。

「大皇子可要小心,別碰了她。」

這個碰,自然不是有什麼歧義的。

而是把她當做一件珍貴物品一般,生怕她被碰碎了。

滄樰認真點頭;「自然。」

葉妖染聽著二人對話,額頭滑下冷汗。

心中甚是無語。

櫻依然面無表情的站著,彷彿眼前一切與她無關。只是在尹白出現的時候眼中有些詫異。

蓮宮宮主的大名她早有所聞,卻不想是這般姿色平凡,卻氣質綽約的男子。

如此出塵宛若謫仙。

令這個身心皆是陰暗血腥的女子,不由有些自慚形穢。

在過分美好的東西面前,總會令人覺得黑暗無所遁形。

好在三人的談話並未持續多久,滄樰急著要回去雪域,所以提前打斷了談話道別。

在出發之前,滄樰特地打量多了幾眼櫻。

似乎是好奇什麼人能入得了葉妖染的眼,居然讓她特地帶在身邊。

「帶她出去走走。」葉妖染三言兩語給他解釋。

聽言滄樰並未說什麼,只是告訴他們:「雪域的入口在凌碧大陸的最北邊,我們現在必須先過去那裡。」

「然後?」葉妖染挑眉,不至於讓她們慢慢走去吧。

滄樰果然有法寶。

只見他咒語一念,地上便出現了個六星芒圖案,冰藍色的,散發著晶瑩剔透的冷光。

他一邊站上去一邊跟她們解釋:「這是臨時的傳送陣,在我們雪域這個是非常普遍的交通咒語。」

二人默默對視一眼,皆是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在凌碧大陸珍貴得跟什麼一樣,甚至瀕臨滅絕的傳送陣,在雪域居然是很常見的交通咒語。

雪域,到底是怎樣一個世界?

這是葉妖染重生而來以後第一次接觸別的界面,心中稍微有點兒小激動。

傳送陣的速度很快,更不是當初她在石洞那個可以比的。

她站上去后,毫髮無損,甚至沒覺得發生了什麼,只是一睜眼,就到了另外一個地方。

萌丫頭誤闖總裁公寓 凌碧大陸的最北端,跟她前世的地球的北極有所接近。

同樣是一片極寒的冰天雪地。

滄樰立刻給了櫻一顆乳白色的丹藥:「吃下去,到了雪域更冷,這個可以驅寒。」

櫻默默接過,卻是將目光放在了葉妖染身上。

顯然,是想給她吃。

滄樰溫和一笑:「別看了,她才用不著這個呢。」

的確,葉妖染穿著一身淡薄的衣服,站在冰天雪地極致酷寒之中,依然色若桃花,絲毫沒有任何冰冷之意。

原本她自己也覺得奇怪,順著滄雪的目光看下去,才發現了緣故。

是墨蒼穹給的納戒。

源源不斷的散發著熱源,直直抵達到了心底去。

她鳳眸輕輕眯起,笑了出來。

有人惦記著的感覺,果真不是一般的好啊。

那個死男人,人都走到十萬八千裡外去了居然還不安分。 「走吧。」滄樰出聲,他叮囑她們,「雪域有一種冰花,生長在地上,你們要小心別踩到。」

他又解釋道:「它們是雪精靈,踩到它們它們會認為你們有惡意,進而對你們發動攻擊。」

葉妖染點了點頭,精靈這種傳說中才有的東西,她還真沒有見識過。

「還有遇見雪人不要慌張,那是我們皇族士兵的一種。」

「嗯。」

見二人點頭,他走到十米外一座矮小的冰山前。

冰山前面是一小淌湖水,很奇怪的是在這種情況下竟是沒有凝結。

滄樰在上頭畫了個圖案,瑩白色的光芒,在水面上漾開。

然後奇異的將湖水分為了兩半。

細看才知道,湖水的深度居然是難以見底的。

「走,你們先跳下去,我斷後把門封了。」滄樰朝她們說道。

櫻望著眼前深不見底的冰水深淵,朝葉妖染望了一眼,然後毫不猶豫的搶在她之前跳了下去。

這是一種下意識的保護方式。

葉妖染隨後也跟著跳下去。

寒流,席捲全身。

是徹骨的寒,光是劃過皮膚,便可感覺得出那種鑽心的寒意。

黑暗中,葉妖染手中的納戒不斷散發紫光,在一片冰雪天地日月無光之處,瑰麗而美艷。

她睜眼,便看見被紫光襯映的一片冰川。

而她們在急速下降著。

下方有光線傳來,她望下去,是白茫茫的一片,像是通往天堂的入口一般,散發著是神聖而冰涼的光。

「噗——」

幾聲悶響,葉妖染和櫻都被摔了下去。

身下是軟軟的雪地。

二人均是吃了一嘴巴的雪,抬頭,就看見滄樰依然銀髮銀眸,尊貴的站在那兒。

「滄樰!」葉妖染咬牙切齒。

居然不告訴她們下方是什麼,害她們絲毫沒有準備!

真不要臉!

「我以為你們知道的。」他笑眯眯解釋。

葉妖染抬頭,環顧了四周。

饒是她也止不住倒抽了口氣。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