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上一世王明並沒有收過弟子,也沒有教導徒弟的經驗,這一世這個問題開始困擾起他來了。

「修鍊者,首先是修心,醫者貴在醫心!看來到時候都讓他們一人,能醫心的時候,即使資質再差將來的成就也不會太低!」王明想了不少,最終還是決定全部從開始傳授醫道為主。

醫者,貴在醫心!這句話是王明多年來的自身體會!

能醫己心者,對於修鍊來說就不用去考慮自身的心境了!王明的功法不適合自己的弟子,前世王明修鍊的是別人的功法,當時到了一定的境界才發現只有走自己的道才能更進一步,於是乎才創了自身的功法,但是功法卻不是那麼好創的。

這一世的王明修鍊的就是自創的功法,雖然還不全但是卻是最符合自己的,說是不全,但是不全的地方卻是在很高的境界,對於現在的王明來說還不是困擾他的事情。

現在這些徒弟王明得好好的選擇一種功法,這種功法必須是那種好拋開的功法,不求威力,只求煉心!這樣將來弟子不會走自己的老路。

華夏一族的血脈太過神奇,修鍊必須依靠心境,這也是為什麼華夏一族每出現一位強者都能震驚寰宇的原因。心境對於戰鬥的人來說很重要!

所以王明有些犯愁,上古時期的功法哪個不是為了追求強大的能力,根本就沒有王明想要的,王明現在也只能想著順其自然了,否則現在讓他自己創新的適合弟子修鍊的功法也不切實際,雖然境界很高,但是王明沒有那樣修為來運用境界。這也是華夏一族血脈的特性,修為與心境相輔相成!

~~~

今天又多了兩個粉絲~~~感謝各位的支持了~~~ 木屋的事王明就全都安排給了葉工程師,現在山上的陣法還沒啟動,凡人進進出出的也不會出現什麼問題,所以王明安心的離去了。

關於徒弟來說,王明得好好的琢磨一下。

華夏族自古來說一直都講究天地君親師,五者雖有高低,但卻又是同等地位!

天地養育眾生值得尊敬。

君,乃帝皇!帝皇者威能無限,擁有自己的道果!可統領萬域!也值得眾生尊敬!

親,乃父母雙親以及濃鬱血緣親屬,這些是家人,沒有父母怎麼會有自己?所以必須盡孝道,當尊崇!

師,乃解惑授業之人。古來徒弟都可以繼承老師一切的,就好比親子一般!授業,不僅是傳授知識,更是把財產都授予徒弟!師者傳道授業者也!從萬古先民時期,父母把孩子送入門牆后,孩子完全就靠老師撫養,一切與父母無關了。

拜師入門后,徒弟的生死就在師傅手裡了,所以老師與徒弟的關係可謂是父子關係。

有句古話:教會徒弟餓死師傅!

如此來才有了師傅從眾弟子中挑選繼承衣缽之人,但是對於王明來說,這些無用!

他不重弟子的資質,只重品性!

資質再好,將來欺師滅祖也不是會出現?

王明雖然不怕徒弟會出現欺師滅祖的現象,出現的話直接鎮壓,泯滅掉就行,但是傳出去太過於丟皮面,加上他傳授的功法也必須尋找品性較好之人為徒。

王明現在已經一位弟子,兩位記名弟子了,他現在需要考慮的還是功法!

小白擁有神龍一族的血脈,功法可以完全用神龍一族的功法就可以了,恰巧王明有。

但是趙博趙玲兩兄妹的功法王明還得好好考慮。

在山上把交待的都交待給了葉工程師,王明下山回衛生院。

剛進衛生院就看見忙碌著的李曉婉。

問了問旁邊的醫生,王明就明白了,上次義診的時候就告訴那些病人可以到這來就醫,不過沒說地址,只是說中心醫院有,沒想到現在有的病人已經找了過來。

看著忙碌的李曉婉臉色中的疲倦,王明心道:「看來今天就得讓其築基!」

現在衛生院里的醫生可不是之前的那種水平了。

衛生院不僅因為王明的關係增加了不少大醫院擁有的醫療設備,而且這些醫務人員與王明相處時間長了,即使不用心也被同化了不少。

加上最近幾個月發生的事情,這些醫務人員也開始了競爭,不是那種惡性競爭,而是都開始了深造自己,不停的充實自己,他們也想得到更好的前途。

之前不少表現好的同事現在都去了大醫院了,這也刺激了一把眾人。

原本清閑鬆散的工作使得這些醫務人員每天都渾渾噩噩的度過,現在即使再慵懶之人也有了上進心。

這樣的情形是王明所希望看到的,現在衛生院一改之前的萎靡之風,體現出的是一片欣欣向榮的情景。

王明之前看病的時候,手法技藝沒有藏著掖著,完全是展現在眾人面前。

衛生院里的醫務人員時不時的被王明的言傳身教所影響,現在基本上都有不錯的醫術,雖然不能和那些主任、專家之流的相比,但是對於普通的病症絕對是小菜一碟,一些疑難雜症也能做出一些正確的醫治方案。

這次從市裡來的病人雖然不是很多,那是和之前義診的時候相比,但也不少,王明粗略的一看也有二十幾位。

這些人都是一些頑固病症,王明心裡清楚,要是普通的頭疼腦熱在哪不能看,但是經過之前義診的病人都知道王明對一些頑固病症可不是有一手!

普通患者大老遠跑這裡來得不償失,也只有一些不能儘快祛除的頑固病症才會來這裡找王明。

對於這些病患,王明沒有打算插手,他就是讓李曉婉以及這些醫生來看。比較跟了自己這麼久了,這些小病如果都不能去治療的話那王明也沒有什麼話說了。

對於李曉婉已經其他人的疲倦,王明只能說這是考研。

他決定下班后就讓李曉婉開始修鍊。他之前就說過,中醫針灸有句話『扎針不練功,累死也無功!』所以王明知道要讓中醫發揚必須要弄出一套養生或者一些修氣的功法,不是完全在說針灸。

望、聞、問、切四診都需要大夫的眼力,精神力,體力要好!那個中醫要是眼神都是渾濁的那絕對是個庸醫。

自古哪個中醫大家不是打小就開始練功的?只是大部分練的都是養生功法而已。

王明發現現在需要他做的事情很多,雖然對於他來說都是小事,但是王明卻不敢草草的定下來。

畢竟現在的問題都是將來一切的根本,王明需要仔細斟酌一下方可定下結論。

李曉婉以及其他的醫生都看見王明就站在一邊看著,他們看見王明不動手就知道對方打算審視一下自己,就好比年終考試一般,看看自己能得什麼樣的成績。

所以幾位都對著王明尊敬的一笑就繼續的忙自己的事了。

王明其中出了兩次手,也可以說沒出手,只是動了動嘴皮。

兩位病人的病症李曉婉他們確實沒見過,王明只是開口稍作了一下提醒,李曉婉就想起了前段時間王明說過的一個病症,治療手法還是李曉婉親自查詢的資料。

王明雖然有時自己會把準確的治療手法說給李曉婉以及其他醫生,但是大部分都會讓他們自己去找資料,然後總結之後交給他審閱。

到現在,李曉婉他們整理的資料,記錄的病症都可以出一本書了。

下午四點多的時候,衛生院終於清靜了。

現在的衛生院完全是王明的一言堂,王明現在遲到早退無人去說,不是王明強勢,是王明真的贏得了這裡的人心,不僅衛生院,就連北店鄉的老百姓都知道王明是個好人。

看到清靜了,王明直接把李曉婉叫著走了。

「什麼?現在開始修鍊?」回去的路上,李曉婉聽見王明說的話後有些吃驚的問道。

~~~~

有推薦票的,各位趕緊投了吧~~~~ 路上回去的時候王明就給李曉婉說了,今天開始修鍊。

李曉婉上次被人挾持的時候就聽王明說過要讓自己修鍊,但是當時王明說得過段時間,這還沒有一個星期,王明就告訴自己今天開始了。

「今天就開始?」李曉婉有些吃驚,先前沒有預兆的這麼說確實有些迷惑。

「嗯,早點好,以後你也不會感到這麼累了。」王明點點頭說道,他不僅是因為李曉婉累不累的原因,也是為了將來打基礎,修鍊越早越好。

李曉婉聽到王明的回答后,從原來的吃驚慢慢的就變成了激動、興奮!

她清楚,如果不是修鍊者終究是和王明是兩個世界的人,她想永遠守候在王明身邊,並且她對修鍊也很好奇,人真的能上天入地無所不能嗎?

王明看到李曉婉有些興奮的樣子就知道對方在想什麼了,看著對方神秘一笑直接環抱住李曉婉起身飛了起來。

現在的他堪比公爵級彆強者,如果刻意為之,那些普通人怎麼可能發現的了他?

他的目的地就是大角山上的龍眼。

兩人直接沒入龍眼那的幻陣中。

「啊!」李曉婉被王明的舉動嚇的心都快跳了出來。原本王明淬不及防的抱住自己的時候,李曉婉只是心頭一慌但瞬間心裡都成了甜蜜。

甜蜜來的快也去的快,王明現在的速度太快了,雖然用真元把李曉婉包裹著,但是李曉婉是個普通人。

她感覺好像是把自己綁在了戰鬥機的外邊!如果不是王明抱著她的話,換了別人估計李曉婉會被嚇呆的。

「嚇死我了!」李曉婉拍了拍胸口對著王明沒好氣的說道。

李曉婉現在的衣服有些凌亂了,準備整理一下的時候,王明說道:「呵呵,以後你就習慣了,將來你也可以這樣上天入地!」

當王明看見李曉婉整理衣服的時候突然說道:「等一下!」說著的時候,王明的大手朝著李曉婉的胸部就伸了過去。

李曉婉聽見王明的話后心中一怔,但是看見王明的手朝著自己的胸口伸過來心裡慌了。

龍眼這裡的幻陣除了王明之外,外邊裡邊的人都互相是看不見的。

李曉婉有些慌亂的望了望四周,看到的只是茫茫的迷霧,她心裡想到:「看來這個木頭開竅了,不過怎麼跑這裡來了!難道第一次要發生在野外嘛?」

李曉婉雖然覺得王明不是那樣的人,但是心裡卻想著兩人的關係都這樣了,而且都是成年人,一切都是水到渠成,況且自己也做好了準備,雖然發生在野外讓李曉婉心裡有些猶豫,但是對於王明的心卻佔了上風。

為了王明李曉婉明白自己可以做任何事。

李曉婉一挺胸脯,臉色變了又變,最後臉色潮紅,眼中透出了迷離。

此時的王明對於李曉婉的心態沒有注意,他的注意力都在李曉婉的胸口上。

王明抱著李曉婉直接飛到大角山,就是要把李曉婉帶進龍眼內進行築基,雖然有養殖空間那一強大的助力,但是李曉婉不能用!

王明上午來大角山的一個目的就是為了李曉婉的修鍊,所以現在直接把李曉婉帶到這裡來了。

由於是被王明抱著的,加上速度有些快,李曉婉在王明懷裡一直不老實,所以衣服有些凌亂。

本來王明沒有注意對方的胸口,但是李曉婉在兩人站好后拍了兩下這讓王明注意到了李曉婉胸口的一塊青銅的小牌子,火柴盒般大小,只是中間有一個長方形的空洞,也可以算是一塊牌子。

王明心裡一驚,之前沒見過這塊牌,用神識可以感應到李曉婉身上任何的東西,但是這塊青銅掛墜從沒發現過!

於是伸手就要過去拿,他想感應一下這究竟什麼什麼東西,居然能逃過自己的神識!

手還沒到,就發現李曉婉的動作不對,胸脯挺了起來手也放了下去,有些不知所措的交織著。

王明心道:「怎麼回事?」

抬頭一看,發現李曉婉臉色異樣,不明所以的問道:「你怎麼了?」

王明這句話像一盆冷水澆到了李曉婉的頭上,這可是寒冬臘月,一盆冷水澆上來是什麼樣的感覺,李曉婉體會到了。

「我···你···你幹嘛!」李曉婉有些氣惱又有些不知所措的說道。

「這個青銅器你一直戴著?」王明沒在意李曉婉的表情,他還以為對方剛才受驚嚇還沒緩過來呢。

「哼!嗯?這個?我一直都戴著!怎麼了?」李曉婉沒好氣的哼了一聲,心裡瞬間就清楚了王明只是好奇這個掛飾,心裡想到:『我就知道王明不是那樣的人,要是想要,早就煮了熟飯了!』但想到這又不免的有些失落。伸手拿起胸前的掛飾摘了下來把玩著。

「一直都戴著?」王明面上不顯現出異樣,但心裡卻是驚濤駭浪!之前王明沒有用神識對李曉婉觀察過,但是上次李曉婉被人挾持王明可是全都用神念掃了一個遍,也沒發現,剛才發現這塊銅牌的時候以為當時李曉婉沒有戴著,今天戴著的時候被自己發現了而已。

「我一直都戴著,這是祖傳的,也不知道傳了多少代了!」李曉婉說道,心裡也很好奇。

王明剛才看見這塊青銅器的時候感覺很古樸,用神識試探了一下,沒想到沒有捕捉到任何氣息,這麼說來絕對不是凡物!

「我看看。」王明對著正在把青銅器拿在手裡把玩的李曉婉說道。

「嗯!」

李曉婉應了一聲就遞給了王明。

王明拿在手裡細細的觀看。但還是看不出個所以然來,只是感覺上邊刻得花鳥魚蟲太過久遠,雖然清晰但是現代已經沒有這些異獸了。

他感覺這塊牌子太過神秘,但是也讓王明覺得熟悉,好像自己擁有過的感覺,這讓王明心裡泛起了嘀咕!

自己觀察了很久,王明沒有發現什麼,就把青銅器還給了李曉婉,這畢竟是李家的傳家之物,王明就是還給對方那也是和自己擁有著是一樣的,這塊青銅器現在的主人是李曉婉!和王明自己拿著是一樣的。

····

感謝(殘餘的夕陽)給力的打賞~~~~求推薦票~~~ 王明探查了半天依舊是一無所獲,就還給了李曉婉,自己都看不透的東西就是遇見其他修鍊者也無妨。

「好了,咱下去吧?」王明幫李曉婉戴上后說道。

「下去?去哪?」李曉婉看見王明如此溫柔的給自己戴上心裡歡喜異常,情人眼裡出西施,王明做什麼事在李曉婉看來都是甜蜜的。

聽見王明說下去,李曉婉張望了一下四周,她雖然知道王明不可用常人來論,但是現在她真的糊塗了,這除了有一口小泉眼,沒有別的了。

難道是進這個泉眼?李曉婉瞪大了眼睛望著王明。

「呵呵,對,準備好了嘛?」王明看著李曉婉瞪著大眼望著自己,笑了笑示意你說對了,又問了一遍。

李曉婉雖然知道修鍊之事不可以常事論之,但這也太匪夷所思了。聽到王明的話后只是下意識的點了點頭,等清醒過來的時候,已經和王明進入了泉眼裡。

龍艷里穿來了一陣刺耳的尖叫。

王明看著懷裡的佳人模樣也哈哈大笑起來,笑聲震得龍眼裡邊的空間都是一陣晃動!但李曉婉卻沒有一絲傷害。

聽到王明的笑聲,李曉婉把剛才已經緊閉的雙眼睜開了,看著王明有些調笑的眼神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

但李曉婉看見周圍的景色卻又開始了興奮,這裡太漂亮了!

漫天的金光點點,仿若星辰,伸手就仿若是把星辰抓緊手中一般!

這裡是一個五光十色的世界,各種光芒匆匆閃過又瞬間消失,短暫的迷離之光映在李曉婉的腦海里,讓李曉婉醉了!

任何一個凡人看見這些靈氣都會被震撼的,普通的靈氣是沒有顏色的,也只有修鍊者才能看見天地間的靈氣,而這裡的靈氣都讓凡人看的見,可見多麼濃郁!也幸好李曉婉不是修鍊者,否則在這樣的地方修鍊沒有王明的照拂必會爆體而亡!

「你看!那是什麼?」李曉婉被王明抱著一直往下而去,李曉婉看見一個淡紫色的圓球在下方懸浮著,因為隔得有些遠,在李曉婉看來也就和皮球一般大而已。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