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在場幾百人聽聞此話,猛然一驚,不可思議的注視向白髮老者,沒想此人竟是武道學院的院長。

最讓他們震撼不已的還是,武道學院的院長,似乎專門為黑髮青年而來。

這黑髮青年究竟是何方神聖,還沒進入武道學院,就受到如此待遇。

武道學院的院長親自前來相迎,眾人目光注視下,凌天也跟其他人一樣,心中驚訝不已,注視著白髮老者。

凌天雖不知白髮老者想要幹什麼,不過從此人身上,凌天感覺不到惡意,於是點頭答應白髮老者。

白髮老者一揮手,凌天只覺得眼前一黑,已現身在一個陌生的石室里。

白髮老者倒也沒有拐彎抹角,目光上下打量著凌天,嚴肅道。

「每隔一段時間都會有一些古老種族裡的年輕人,前來武道學院修行一段時間,你是哪個古老種族的人?」

聽聞此話,凌天不由得一愣,古老種族?這白髮老者此話是什麼意思?

凌天沒記錯的話,胖子屬於戰族,芊芊屬於龍蠍族,的確算是古老種族,可他自己,並非什麼古老種族。

「老前輩,凌天並非屬於任何古老種族的人,我從一個偏僻的小地方來到這裡,只為提升自己的修為,進入武道學院修鍊,除此之外,並無什麼目的。」凌天直言不諱道。

「既然你不願說,我本應也不會勉強,不過,武道學院不能無故收你這樣來路不明的人,你的修為,武道,很是怪異,連老夫都看不出你修為,探不出你的武道。」

「老前輩,實不相瞞,凌天也是機緣巧合,遇到一位前輩,曾跟凌天說過,凌天的武道不能輕易在外人面前顯露,則會引來殺身之禍,他才使用什麼方法,幫凌天隱藏起來。」

儘管凌天如實訴說,不過眼前的白髮老者,似乎並不滿意凌天的回答,見到眼前這一幕,心裡有些無奈。

正如之前小蘿莉雨瑩所說,進入武道學院,才有可能獲得想要的東西。

若連武道學院都進不去,一切將功虧一簣,凌天沉默片刻后,嚴肅道。

「凌天是一重尊級,武道則是靈符武道,進武道學院,目的為獲得中品肉身重鑄丹,中品靈魂重鑄符。」

「凌天有一位朋友,也是尊級修為,因救凌天,被迫自爆肉身,凌天本想前往中心地帶,尋找中品肉身重鑄丹,中品靈魂重鑄符,將其復活,卻在半路上遇到雨瑩姑娘…」

站在白髮老者的面前,凌天不打算在隱瞞,將事情經過如實訴說。

不過白髮老者聽完后,並未回答,而是嚴肅道。

凌天,你憑什麼會認為,我會相信你所說的話?」

凌天見白髮老者這麼問,他並未回答,一聲怒喝,一股龐大的靈魂之力釋放而出,毫無保留。

白髮老者感受凌天所釋放出的靈魂之力,他能清晰感覺到,確是一重符尊強度。

不過有一點,白髮老者很好奇,他心裡疑惑不解,究竟何人,如此大費周章隱藏此黑髮青年的修為與武道,他身上到底有什麼秘密?

在黑髮青年身上下禁咒的人,絕非常人。

就連白髮老者也無法破解這禁咒,說明此人絕對是真正的強者,既然他能有緣遇到那樣的強者。

那般強者又如此大費周章,庇護著他,他根本不用進入武道學院來修行。

只要跟著那樣的強者,修鍊速度定會突飛猛進,這一點讓白髮老者著實想不通,見到白髮老者依舊沉默不語。

凌天也明白,如果不做些什麼,眼前白髮老者肯定不會相信他。

而且凌天感覺眼前白髮老者,對他沒有惡意,於是凌天做出決定,之前黑髮中年男子曾跟他說過,盡量少在別人面前,釋放出自己的武道。

尤其靈符武道,別讓任何人知道。

可如今獸形小黑無法釋放出來,狂暴武道乃是他的保命招式,只有靈符武道能釋放而出,打定主意。

凌天心念一動,一張獸符出現在凌天手裡,凌天一甩手,將獸符拋出。

獸符漂浮在半空中,凌天深吸一口氣,輕喝一聲,龐大靈魂之力,不斷聚集而出,祭出金色符筆。

見到漂浮在凌天身前的金色符筆時,白髮老者頓時眼孔一縮,瞪大著雙眼。

白髮老者內心無比震撼,雙眼死死盯著漂浮在凌天身前的金色符筆,凌天並未停歇,金色符筆祭出。

凌天控制著金色符筆,龐大靈魂之力不斷聚集在金色符筆上。

金色符筆快速揮舞,在獸符上來回畫出符文,整整半個時辰,凌天深吸一口氣,食骨獸的獸符已繪成,凌天嚴肅道。

「老前輩,正如你所見到的,凌天的武道乃是靈符武道。」

從凌天祭出符筆那一刻,白髮老者已被震撼,腦海里不自覺的浮現出一個傳說,那是一個古老的傳說。

關於金筆畫龍的傳說,不過即便在遠古時代,也沒人見過傳說中的金筆。

白髮老者怎麼也沒有想過,今日竟有幸,見到傳說中的金筆,他突然恍然大悟。

明白為何有人不惜大費周章,將此黑髮青年的修為,武道都隱藏,原來是這個原因!

元蒼大陸上要發生什麼大事?

竟連傳說里的金色符筆都出現了,這難道是預兆著,遠古時代的天地浩劫,即將來臨?

武道學院的先祖,曾預言過,武道學院會出一個曠世奇才。

當那曠世奇才現身於武道學院,整個元蒼大陸將再次陷入浩劫,萬年前的預言,難道是他?

白髮老者心中百感交集,沉默片刻后,他無奈嘆口氣,嚴肅說道。

「凌天,從現在開始,你已成為武道學院的一員,不過有一點你要切記,即便在武道學院里,你也儘可能不要祭出符筆,否則真有可能會引來殺身之禍!你要時刻謹記!」

白髮老者很清楚,若金色符筆傳出去,恐怕整個元蒼大陸的古老種族,都會瘋狂爭奪此人,到那時,真會引發預言中的天地浩劫。

他的出現,一切是福是禍,只能聽天由命。

凌天嚴肅點頭,白髮老何一揮手,凌天出現在一個房間里,腦海中傳來白髮老者的聲音。

「你已是武道學院的學員,不必參加後面兩關考驗,在此稍做休息,會有人來接你。」

在之前的那偌大武場上,白髮老者再度現身於此,宋蒙不知聽到白髮老者傳音什麼話,臉上露出驚愕神色,說道。

「院長,這樣真的可以嗎?凌天不用參加考核,直接通過?」

白髮老者並未多說,他嚴肅點頭,再次確認,在場幾百人心中震撼萬分。

他們怎麼也沒有想過,會發生這樣的事,在武道學院里,這類事情,從未發生過,沒有先例。

不用通過三關考核,就進入武道學院,成為武道學院中的一員?

簡直聞所未聞,即便是古老種族的年輕人,也得規規矩矩按照武道學院的考核,才能進入武道學院。

「那個黑髮青年,他到底是什麼來頭?難道是哪個古老種族的人?武道學院竟為他開先例,不用通過三關考核,直接成為武道學院的學員。」有人小聲討論道。

「無論他是什麼人,背後勢力肯定來頭不小,否則武道學院的院長,也絕對不會開這樣的先例,讓他破例進入武道學院!他背後的勢力有可能是元蒼大陸上頂尖的勢力。」

聽著周圍眾人小聲討論,小蘿莉雨瑩並未在意,她很清楚,自己背後的勢力,以她的身份,都沒能讓白髮老者破例。

可白髮老者與凌天單獨見面后,卻做出如此驚人的決定。

此決定,恐怕跟背後勢力沒什麼關係,若凌天背後有那樣龐大的勢力。

他也不可能為一枚中品肉身重鑄丹,一張中品靈魂重鑄符,前來報名參加武道學院。

小子,你身上到底有什麼不為人知的秘密?姐姐好生期待,小蘿莉雨瑩心中暗道,卻並未說話,站在一旁,臉上露出期待神色。

其實白髮老者心裡很清楚,若讓凌天參加武道學院後面兩關考核,他肯定能通過,可凌天的金色符筆,也有可能被暴露。

為此白髮老者才不惜破例,讓凌天直接進入武道學院。

白髮老者,並未特意封鎖此消息,就在他說出此話后沒多久,幾乎整個武道學院里都瘋傳此消息。

自武道學院創立以來,出現第一個不用通過三關考核,便進入武道學院的人。

他的姓凌單名天,這凌天究竟是何方神聖?

許多武道學院里的學員,都有些迫不及待,想要見一見這特殊破例之人。

本書首發於看書輞 ?推薦閱讀:?

武道學院非常特殊,跟其他什麼宗門之類的勢力,完全不一樣,武道學院每隔五年招收一次學員。請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每一批學員,只能在武道學院里修鍊十年,十年後,這些學員都會被送出去。

也有一些非常優秀的學員,選擇留在武道學院里擔任護衛,守護武道學院,也有一些則選擇留在武道學院教導新的學員。

不過絕大部分人,都會在十年後選擇離開武道學院。

前往元蒼大陸上闖蕩,一切全部都由每個學員自己做主,武道學院從來不干涉任何學員的選擇決定。

每隔五年的新學員,要通過三關考核,才能進入武道學院,從未有過例外。

可沒想到,從武道學院創立以來,終於出現首位破例被收入武道學院的人,因此引來轟動。

無論是上一批學員,還是選擇留在武道學院的人們,都無比驚奇,甚至迫不及待。

凌天待在房間里,盤膝而坐恢復能量,也不知多久,房門被打開,之前他見過的宋蒙,走進來,說道。

「凌天,你隨其他新學員,一起前往你們在武道學院的住處。」

聽聞此話,凌天站起身,走出房間,還沒等他緩過神,只見一個人影飛躍而來,一下抓住凌天的胳膊,興奮道。

「小子,這麼久沒見到姐姐,肯定想姐姐了吧?」

凌天根本不用看人,就單從這幼嫩的聲音,又自稱姐姐,不用看也知道是誰。

只見小蘿莉雨瑩摟著凌天的胳膊,凌天很快注意到,在場只有一百多人,頓時心中感慨不已。

他可是清楚記得,報名參加武道學院的人,那可是一百多萬人,可沒想到,都最後能進入武道學院,也就僅有一百多人。

淘汰率未免也太過於嚇人,一萬人里只有一人能成功。

不過在場絕大部分人,都好奇打量著四周,這裡就是武道學院,多少人夢寐以求想要進來的地方。

不知何時,青發老者宋蒙已離開,遠處一個比他們大不了多少的男子走過來。

「我跟你們一樣,也是武道學院的學員,不過我比你們早進入武道學院五年,你們可以稱我為師兄,你們跟著我,我帶先四處了解一下武道學院。」那名男子很禮貌的說道。

男子說完,直接走向前方,而在場的一百多名新學員,聽聞此話,也自然不敢怠慢,跟隨在那人的身後。

男子向凌天等人介紹,武道學院,很快眾人發現武道學院有些不一樣。

武道學院不分實力排名,也沒有任何內院外院之分,幾乎所有人都平等。

跟以往各勢力區別很大,在有導師交流心得時,任何人都能參加,武道學院的導師有很多。

準確來說,在武道學院里的導師,基本比學員還要多,每個學員都可以拜師,當然導師收不收,還是看實力。

而且眾人很快注意到,武道學院里的能量濃度,超乎想象之外。

在修鍊時,需要吸收能量,來提升自己的修為,武道學院里的能量濃度,是外面能量濃度的數十倍。

最後男子帶著凌天等人,來到新學員住處前,小蘿莉雨瑩拽著凌天的胳膊。

見到小蘿莉雨瑩,臉上露出壞笑,凌天額頭上冒出冷汗,不知她想幹什麼,小蘿莉雨瑩一臉壞笑道。

「凌天,想不想跟姐姐同住一間房,你願意的話,姐姐倒也不拒絕你呦。」

「諸位,你們先別急著選房子,還有一個重要的地方,沒帶你們去,你們跟著我。」

男子臉上露出一抹詭異笑容,說道,在場一百多名新學員,微微一愣,但還是跟著他。

很快男子帶著一百多名學員,走進一個巨大的武場,男子介紹道、

「這裡就是武道學院學員的修鍊武場,同樣也是,每一次新學員,被前輩們調.教,訓話的地方。」

就在男子說完此番話,只見半空中近百個身影飛躍而出,落在武場外的觀眾席上,這些人的年紀與眼前男子差不多。

很快又有許多老者,許多中年男子,出現觀眾席外。

看著觀眾席外的許多老者,中年男子,一副看戲模樣,等待開始,一百多名年輕男女,則壞笑注視著他們。

凌天臉上露出苦笑,心中有些無奈,看來無論到哪裡都是一樣。

無論任何地方,新來的人,肯定會被來個下馬威,教訓一頓才行,無論在玄天宗,還是在武道學院,都是亘古不變的循環。

之前帶路的男子退下,一個身影飛躍而來。

落在新學員等人的身前,眼前的人是一名二十多將近三十歲的健壯男子,身穿金袍,臉上滿是淡定從容,注視著眼前一百多名新人。

眾人很疑惑,突然健壯男子一聲怒喝。

一股龐大氣勢釋放而出,頓時一百多名新人心中一驚,警惕注視著眼前的健壯男子,見眾人此番反應,健壯男子笑道。

「還拉開架勢?小傢伙們準備要跟我動手?有點意思。」

他們好歹是萬中挑一進入武道學院的人,心中有傲氣很正常,被眼前健壯青年男子這般小瞧,肯定不服。

其中一名紅髮少女,怒道,「師兄,你又何必刁難我們。」

「就是,不就比我們早進武道學院幾年,有什麼可狂妄的,叫你一聲師兄是看得起你,別以為我們怕你。」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