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徐婕點點頭:「你說的這個我也知道,我看過海報,但是不敢看。」

「我們都這麼大年紀了,還怕什麼啊,我決定回去后看一看,冠.希哥哥那時候真的好帥的。」

一頓飯下來,徐婕的心裡也是痒痒的,曾經對恐怖片很是熱愛,原因是英叔的電影搞笑成分多,恐怖的鏡頭少。

回到了家,徐婕打開筆記本電腦,趴在床上看起了恐怖片,膽戰心驚的看到一半的時候,說什麼也不敢看下去了。

總是覺得身後或者門外,或者電視里有個眼睛盯著自己,趴被窩裡,又想起電影里那一幕,乾脆就踢開被子。

靠在牆邊,又害怕牆裡面突然伸出一雙手來,心裡一哆嗦,眼淚就下來了。

強打起精神,來到洗手間,準備洗澡涼快涼快,可是電影里那一幕又出現了,嚇得她急忙出了衛生間,坐也不是站也不是。

真是**和心靈上雙層折磨,這腸子都悔青了,閑的臉蛋兒疼看恐怖片!

最後無奈之下給李正陽打電話,希望那高大的肩膀能讓自己依靠一下。

如果李正陽知道這個小妞因為這個事情折騰自己,不曉得會不會吐血。

叮咚,叮咚。

徐婕緊盯著門,還沒從電影里回到現實。

叮咚,叮咚。

李正陽按著門鈴,怎麼回事,這麼半天還沒開門?難道是出事了?哎喲,我這怎麼了,不是會神魂探索么。

運起真氣,屋內的情景出現在腦海里。

只見徐婕躡手躡腳的來到門前,手裡還拿著水果刀,眼睛慢慢的靠近貓眼兒。

這小妞抽什麼風?李正陽使勁的敲了一下門。

咚!

啊!徐婕一下子就蹲在地上了,還沒看清楚門外是誰呢。

李正陽都無語了,你大半夜的把我整來,不給開門,還拿著刀,玩毛線呢?

「開門,是我!」

徐婕站起來,聽見了門外的聲音,哆嗦著再一次的看了看貓眼兒,只見李正陽的樣子出現在視線內,老天,該不會一會兒我打開門,然後什麼都沒有吧?開不開?開不開?

這小妞還真是嚇壞了。

手握在門鎖上,徐婕一咬牙,一下子就打開了門!門前的人沒有消失,而是楞模楞眼的看自己。

哇!真的是李正陽,高興的撲了上去。

李正陽急忙後退幾步,指著她的手:「你要謀殺啊!」

徐婕眼睛里眼淚在打轉,看了看手裡的水果刀,「我害怕嘛,進來吧。」

李正陽順手關好了門,問道:「怎麼了?嚇成這樣?」

徐婕放下水果刀,緊緊的抱著李正陽,濃濃的男子氣息,讓徐婕清楚的明白,這是現實,不是夢,想起剛才害怕的時刻,心裡一委屈,眼淚一下子就下來了。

「我看鬼片,害怕。」這個時候不能不實話實說。

『嘎嘎!』李正陽能清楚的聽見頭頂上飛過的兩隻烏鴉,這是什麼理由?你看鬼片害怕,你折騰我幹啥!

「徐部長,你是不是閑的?上班還不累是吧?」

徐婕還是死死的抱著李正陽,沒有搭茬。

好不容易等這小妞平復了,李正陽輕輕的推開了她,「好了,沒事了,不就看個電影么,至於嗎?」

「那人家就是害怕嘛。」

「你該不會今晚讓我陪你吧?」李正陽苦著臉看著徐婕,不是他不想陪,關鍵是徐婕的身材太火爆,如果在同一個屋檐下,誰能堅持的住?

徐婕嘟著嘴,低著頭:「我確實有這個意思,謝謝你啊。」

我還沒答應你呢吧,你就謝謝了?

不過看這小妞確實嚇得夠嗆,李正陽決定等她睡著了再走。

屋裡面能開的燈基本全部都打開了,李正陽搖著頭,關掉了許多燈,只留了客廳的夜光燈。

「什麼電影把你嚇成那樣?」

「美版的咒怨第二部。」徐婕坐在沙發上。

「有那麼恐怖么?電影都是假的。」

徐婕拍了拍小心臟,說道:「我跟你能一樣嗎,你是男人,本來膽子就大,我一個小女人,沒嚇死就已經幸運了。」

李正陽看著徐婕,剛剛的擁抱確實很溫暖,眼珠子快速的轉了兩圈:「你給我播放一下我看看。」

大多數女孩在看恐怖片的時候,都會兒嚇得躲在男人的懷裡,李正陽此刻正有這邪惡的想法,只是飽飽而已,不做別的。

徐婕咬著嘴唇,實在太害怕了,雖然有李正陽,可是這後遺症要過多久才能解除啊?

指了指卧室的筆記本,「電腦上有,願意看你就看看。」

徐婕走進卧室,打開筆記本電腦,找到播放源,然後就躺在床上,她決定不看。

李正陽搬來椅子,點燃一根煙,聚精會神的看了起來。

喲,故事情節還算不錯,可在哪有恐怖的東西呢?

屏幕上出現醫院中的場景,一外籍女子沒命的奔跑,然後看見了一群護士身後的鬼影。

李正陽搖了搖頭,就這個?也不嚇人啊。

女人就是女人,自己嚇唬自己而已。

屏幕上,畫面轉到了長長的走廊,棚頂的燈光因為鬼影的移動而逐一滅掉,映出鬼的影子。

嗯,這個特效做的非常棒,不虧是m國高級技術。

一張畫的極其恐怖的臉出現在屏幕上。

徐婕趴在床上,見李正陽看的這麼起勁,眼睛一掃,就看見屏幕上的特效,跟剛才不同,有李正陽在身邊,徐婕沒怎麼害怕。

爬起來『啊!』的一聲大叫。

李正陽一下子就蹦起來,「哎呀!」握緊拳頭,就要打出去,在一看是徐婕笑哈哈的躺在床上。

「你有病啊!嚇我一跳。」李正陽瞪了她一眼,坐回了椅子。

「哈哈,你不是說不害怕么。」

「那你也不能突然一嗓子啊,換誰也受不了啊。」

徐婕笑夠了,坐起來,往李正陽的身邊挪了挪,其實她很想把電影看完。

李正陽本想嚇唬嚇唬她,可是這小妞剛才就已經嚇得魂都快飛了,自己這時候在嚇唬她,萬一嚇傻了怎麼辦?

希哥已經登場,正在查詢著線索,李正陽道:「這個電影特效不錯,如果國產的有這樣的效果就好了。」

徐婕乾脆就坐在李正陽的身邊,一隻手挽著李正陽,出現恐怖畫面的時候,腦袋往李正陽懷裡一埋。

家裡有男人,安全感就是不一樣,徐婕此刻很是幸福,完全沒注意到李正陽某個地方已經起了變化。 電影達到最高.潮,也就是即將帶了揭開真相的時刻。

李正陽難受極了,徐婕呼出的熱氣、徐婕身上的香氣、徐婕的體溫深深的刺激著李正陽的心。

如果是吳小妞就好了,勞資可能會毫不猶豫的下手。

「啊!」徐婕再一次把頭埋在李正陽的懷裡,雙手緊緊的抱著。

李正陽再也控制不住……

站起來,道:「我去廁所。」

徐婕按了暫停鍵,轉過身子,她可不想一個人面對這恐怖的結局。

抓起手機,給王影兒發著信息:王總,李正陽在我這裡,今晚說是不走了。

王影兒回了驚訝的表情:他怎麼想起去你那了?

徐婕:我叫他來的,我那會兒看恐怖片,嚇得自己都不敢在家了。

王影兒:你可真有才,這麼高級的借口都能找到,我怎麼就沒想到呢。

徐婕:什麼高級啊,我本來就是實話實說而已。

王影兒:那你怎麼想?跟他一起睡?準備奉獻出去?

徐婕:不知道,如果他願意,我不拒絕。

王影兒:害怕是假,思春是真,你打這樣的主意多久了?

徐婕:才沒有,李正陽也是第一次來我家好不好。

王影兒:聽人家說了,第一次很痛苦,希望你能堅持下來。

徐婕:哎呀,看情況吧,那傢伙你不是不清楚,真是那麼好色,咱們早就成為女人了,不可能到現在還是個大姑娘。

王影兒:祝你好運。

李正陽出了衛生間,剛才實在太上火,嘩嘩的洗了臉,這才把火氣壓制下去,這剛是部分接觸,如果在親近一點,自己能控制住嗎?

坐在沙發上抽著煙,李正陽決定不進去看電影了,結局還不就是那個樣,怎麼想辦法也得把鬼弄死。

徐婕看了看門外,見李正陽在那抽煙,慢慢的向他走去,王影兒說的沒錯,徐婕是想把自己奉獻出去。

在李正陽認識的華夏女孩子中,沒有哪個女人能有徐婕這麼大的尺寸,如果不是黃皮膚黑頭髮,李正陽都覺得她是歐美的美女。

看著睡裙下的雙腿,李正陽剛剛壓制的火氣一下子就竄了上來,夾著煙的手也跟著發抖。

徐婕已經坐在身邊,頭枕在肩膀上,「今晚別走,我真的害怕。」

李正陽悶哼了一聲,不走的話,我害怕!你們這群人,吃人不吐骨頭的。

徐婕抬起頭,眼睛盯著李正陽的眼睛,只有一次機會,成功了,穩居後宮,不成功將會成功姐妹們的笑柄。

嘴唇慢慢的靠近,彼此能感覺到彼此的呼吸。

終於碰觸了,兩個人誰都沒有動,保持著那份安靜……

天亮了,吳莎莎睜開有些發紅的眼睛,雖然心裡已經接受姐妹們共享李正陽,但不表示不會吃醋,這個混蛋一夜都沒有回來,一定是留在徐婕那裡了。

很想開車衝過去看看,李正陽是不是抱著徐婕呼呼大睡,可是怕傷了姐妹的心。

不情願的爬起來,吳莎莎洗臉梳頭,準備去公司。

李正陽在徐婕這裡過夜,基本當天晚上姐妹們都知道了,就連很久都沒有露面的蔣勝男都發來了祝福,希望徐婕早日成為女人,告別大姑娘。

也許今天的天氣真是太好了,每個人都露著笑容。

姐妹們雖然不知道李正陽與徐婕的過程,但好像是統一的一般,齊齊的公司門口等待著。

其他的員工見兩位老總加上秘書都在門前『站崗』,離老遠小心臟就開始哆嗦,這是出了什麼事情?來了什麼樣的大領導或者合作夥伴?

一個個經過她們身邊的時候,就好像受了驚嚇的兔子。

終於在幾人焦急的目光中,主角出現了。

李正陽還是那副弔兒郎當的模樣,叼著個煙捲走過來。

徐婕帶著墨鏡,白色襯衫加上黑色緊身七分褲。

王影兒緊緊的盯著徐婕與李正陽,眉頭緊鎖。

李佳琪笑了,搖了搖頭,她知道昨夜的結果了。

吳莎莎也是露出了笑容,這個笑容也許就有做了女人才能讀得懂吧。

徐婕來到幾人的身邊,停下了腳步,摘下墨鏡,非常失落的樣子。

李正陽一個側身進了大廳,他才懶得理會這幾個小妞。

「什麼情況?」王影兒不懂,所以才會問。

徐婕嘆了口氣,「李正陽禽獸不如!」

哈?這是什麼意思?王影兒看了看吳莎莎。

吳莎莎拍了拍徐婕的肩膀:「下次,下次有機會的,別灰心。」

李佳琪悄悄的趴在王影兒的耳邊,小聲的叨咕了一句。

「啥?」王影兒眼睛瞪得溜圓,她實在是不敢相信。

「好了,別再門口窩著了,其他人以為發生什麼事情了呢,到我辦公室在說吧。」吳莎莎當先走進了大廳。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