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你拐走了文兒,你以為我會放過你嗎?」文峰怒視著蕭廣。

「我沒有拐走的,我自信自己對她要比你們對她還要好!你們可以狠心放棄她,可是我不行,現在咱們各為其主,我現在已經身為龍城一員,從此與青州沒有任何關係。」蕭廣態度很堅決,從來到這裡的那一刻起,他就知道,自己一定會遭遇文王和武王。

蕭廣曾經與文韻談過,是否去見一見文王,但被文韻否決了。

文韻現在只想一股心思尋找韓易,找到那一絲絲來自內心的情緒。

韓易看著這三方,文王彷彿成了眾矢之的。

「王破?」勇王也走了過去。

「勇王殿下!」王破輕輕笑著說道,勇王乃是和他平輩之人,相互之間自然客氣一番。

「你與荊王的關係,怎麼沒有入住荊王府?」勇王有些打趣,同樣也有些諷刺。

「這是規矩!即使關係再好,也不能壞了規矩,不然怎麼能約束這麼多勢力。」王破笑了笑,也算是打趣。

邪王冷妃,傾城公主太囂張 「荊王怎麼沒出現?」勇王問道。

「荊王正在接待天一教眾多長老,聽聞天一教大師兄莫問天都來了,咱們這些人自然要受到冷落了。」王破也算自嘲。

「也罷!」勇王來到荊州之後才發現,自己這一次來,幾乎占不得任何便宜,所來的勢力令自己無法想象,甚至很多隱藏中的勢力,現在一股腦都出現了。

而且,整個荊州即使面對如此魚龍混雜的場面,也保持井然有序,尤其黑甲軍紀律嚴明,面對這麼多大人物,絲毫無所畏懼。

可見這支龐大的軍隊,在荊王的管理之下,如此恐怖。

韓易眼神一動,這天一教大師兄都來了,或許帝星邪也會出現,甚至血手閣的血厲也會來吧。

這些人可都是逆天三重境的高手,都是一個巴掌能拍死自己的人,這一次自己想從中獲取利益,無疑是在夾縫中生存。

很快,眾人都各自返回自己的房間。

這些房間都是專門為他們這些勢力準備,在裡面,對外面有天然的屏障,根本不知道裡面發生什麼事情。

「現在情況越來越複雜,從今天開始,如果有機會,你要第一時間離開這裡。」韓易眉頭緊蹙,他不明白,為何莫名會出現一陣緊張感。

「怎麼回事?」勇王看到韓易如此凝重。

「他們好像發現我了。」韓易突然明白,自己現在已經被鎖定。

「什麼?被發現?怎麼會這樣!」勇王緊張的問道。

一旦韓易被發現,作為與他最親近的人,同樣會受到波及。

「我大意了!試想,你身邊的眾多侍衛怎麼會不進入他們的情報機構!現在憑空多出一個我來,他們一定已經事先展開調查,於是我的身份就會引起懷疑,或許他們現在還不敢確定我的身份,但我們一定要小心,最好撤退的準備。」韓易謹慎的說道。

「我明白了。」勇王能夠坐到這個位置,自然不是傻子,韓易的話語一點即通。

確實,現在有幾雙眼睛正在盯著韓易,韓易能夠清晰的感覺到,這些眼神對自己已經引起懷疑。

「我出去看看。」

韓易大搖大擺的走了出去。

其實,雙方都很清楚,韓易知道有人監視自己,同樣對方也知道自己監視韓易已經被韓易知道。

雙方只是默不作聲,互不影響罷了。 但是,正因為如此,韓易才會毫無顧忌。

韓易的目標乃是青州文王與精精兒。

這兩方勢力與他都不和,甚至曾經都給他造成過麻煩,現在韓易要給他們製造點麻煩。

韓易直接進入青州文王的住處。

「什麼人!?」

文王守衛當即攔住韓易。

「我乃勇王麾下第一統領王墨,求見文王殿下。」

韓易很謹慎,尤其文王,此人恐怕也已經踏入神通六重。

一直以來,韓易總以為這些州王也只是天人合一罷了,但沒想到,他們早有放棄人皇一脈的修鍊,轉而修仙,一個個都有了突破。

只是,將人皇一脈的武道已經放棄。

「你是勇王派來的?」

經過通傳,韓易很容易見到了文王,同時在場的還有武王。

「回稟殿下,不是,是我自己來的。」韓易微微一笑。

「噢?什麼意思?」文王聽到此話竟然笑了。

「我與卸嶺門精精兒有仇,想教訓教訓他,不知能否與文王殿下合作?」韓易早已計劃好。

「你與精精兒什麼恩怨?」文王一語中的,直接點明厲害。

「我曾經差點死在他的手中,他的性格您應該清楚,他想殺人,恐怕沒有什麼理由。」

韓易已經做好充足的準備,此次就是為了前來將這水攪渾。

文王掃視一眼武王,想要確信韓易的話是否有真實性,武王微微點頭,說明精精兒確實是這樣的性格。

「可是,我有什麼好處呢?或者,你以什麼資格來跟我談合作?」

文王微微一笑,他想確定的乃是面前的這個王墨,是否代替勇王前來。

如果不是,他可以直接掃地出門,但如果是,他們之間或許可以合作,畢竟勇王的身份並不低,甚至在自己之上。

「我可以代表勇王。」韓易將勇王抬出來。

「嗯?勇王也要給你報仇?」文王有點不相信。

「當然!在勇王還沒有成就現在地位之時,我們曾經是結拜兄弟。」韓易現在大嘴巴停不住。

文王眉頭一皺,作為九州的大事件他也清楚不少,這勇王有沒有結拜兄弟他很清楚,同時,這個所謂的王墨出現的太過離奇,竟然還是第一統領,憑空冒出的人,還不能第一時間相信。

「或許文王殿下對我的身份還有些懷疑,但我一直以來都在閉關,此次也是因為勇王將我召回,我才會出現。」韓易微微一笑。

「那精精兒是什麼時候要殺你?」武王突然問道。

「就在我出關之時!他以為我所在的地方乃是寶藏,沒想到卻將我挖出來了。」韓易將所有的可能都準備好了。

「還是那個問題,如果我幫你,我有什麼好處?」文王笑道。

「殿下與精精兒不也有恩怨嗎?」韓易很從容的笑道。

「是嗎?但這個恩怨根本不足以讓我與卸嶺門開戰,你應該知道,精精兒的大哥空空兒很難纏。」文王表露出為難。

韓易知道,這是文王在矯情,不過韓易現在確實拿不出什麼東西來讓吸引文王。

「我也知道空空兒很難纏,這也是勇王所擔心的,不過咱們雙方聯手,難道還會懼怕一個空空兒?」韓易正在腦海思量。

「其實,我也有一件事情需要有個人出現幫我去做,如果你幫我做到,我或許會免費幫你一次。」

「什麼事情?」韓易想不出這些人要自己幹什麼。

「你應該知道我有個妹妹!」文王盯著韓易。

「是的,文王殿下不會想讓我將文兒公主找回來吧?」韓易笑了笑,這些事情韓易很清楚。

「是的,還有那個蕭廣,一定要殺掉他,只有這樣,我才會幫你除掉精精兒。」 超級大農民 文王笑著說道。

「殺掉蕭廣?你們的飛將軍?我沒有這樣的實力。」韓易並沒有誇口,以免露出馬腳。

「這是我的條件,或許你應該去給勇王通傳一下。」文王不喜歡韓易自作主張。

「我相信勇王也不會同意!先不說他本身的實力如何,這蕭廣目前應該在龍城城主王破麾下,想必王破的實力殿下應該很清楚,他乃是與荊王同一時代的人,恐怕沒有人願意去招惹王破。」

韓易知道這是文王在跟自己講條件,就算他要自己對付蕭廣,也不會單獨讓勇王他們出手。

「我知道其中的難度,所以才要你們拿出誠意,不然咱們之間無法進行合作。」文王將這個球踢給韓易。

「那咱們之間只能寄希望於下一次合作了!文王殿下,告辭。」韓易微微躬身。

「慢著。」

武王叫住韓易。

「讓他走吧。」文王突然說道。

韓易再次躬身,接著走了出去。

不過,臨走之時,武王的那個眼神很明顯有話語自己說,所以他心裡已經有了定論。

從青州大勢力走出來之後,韓易感覺那些眼睛依然在注視著他,不過此時,他已經將矛頭開始向外吸引。

韓易繞了一圈,重新回到自己的房間。

不過現在心態已經有了轉變,或許已經找到出手的機會。

當天晚上,韓易與武王相約,一起來到城中一間小小酒家。

「武王大人,不知道您找我所謂何事?」韓易明知故問。

「當然是合作的事情,不過你不要以為我什麼都不知道,你的秘密我已經了解。」武王胸有成竹。

「哦?武王殿下知道什麼了?」

「當然是與我一樣,你是背著勇王出來找人合作吧?或許這件事情勇王根本不知道。」武王文強得意洋洋的說道。

「這個…..」

韓易當即將計就計,不過腦海之中顯現出一個畫面,這武王文強就是個傻子嗎?

「好了!既然咱們相互之間都有秘密,那就無需多言,文王所講的條件其實跟我一樣,不過我不需要你幫我殺掉他,我希望咱們合作,一起幹掉蕭廣。」武王文強狠狠的說道。

「這個…..我還得考慮考慮,畢竟如果不成功,我會給勇王招來很多麻煩,甚至我的小命都會不保。」韓易此時表現的很謹慎。 「做大事情難道不需要冒險嗎?這只是咱們合作的第一件事,以後或許還會有第二件第三件,我相信這個險,值得你冒。」武王誘惑著說道。

韓易現在越來越感覺武王文王是個傻子,這樣去引導自己去幫助他,顯然根本連計劃都沒有,只是腦海之中出現這樣一個想法。

「武王殿下,我不知道你這樣做是為了什麼,根據我的情報,您與蕭廣應該是結拜兄弟?而且整個青州城的攻克也與蕭廣有著不可磨滅的聯繫。」

「我知道你心中的疑惑,你放心,這是蕭廣事先背叛我,不然我也不會對自己的兄弟下殺手,但對待叛徒,難道我們還需要留手嗎?」武王知道韓易在擔心合作之後說不定雙方也陷入這種境地。

其實韓易倒是無所謂,殺個人很簡單,關鍵在於,這個人還不能殺,畢竟他與蕭廣也相互熟悉,自己也下不去手,更為關鍵的問題在於,他與文王、武王才是敵對關係,這兩個人才是自己真正去算計的人。

所以,他當即點點頭。

兩個人就這樣在相互刻意配合之下,達成一致。

韓易幫助武王擊殺蕭廣,武王幫助韓易擊殺空空兒。

韓易看著武王走後,不禁差一點笑瘋了。

先不說這個計劃的嚴密性,這樣粗劣的一個計劃,如何能夠實施?

而且,擊殺一個同等境界的人,哪有那麼容易,人家又不會在那裡等死,甚至他如果一心想逃,你根本攔不住,更何況他們還有自己的援軍。

「這是???」

韓易正在往自己的房間走著,但卻看到了一個極為熟悉的身影。

正是文王的小妹文韻。

她與蕭廣一起,正在院子里散步,現在已經夜深人靜,沒有一絲人影,難道這兩個人要???

強葷:豪門俏寡婦 韓易好奇心驅使,靜靜的找了個角落隱藏起來,偷偷的看著,想要看看他們下一步要做什麼。

「你真的沒有任何韓易的消息嗎?」文韻有些懊惱般問道。

「是的,沒有,已經一年多了,韓易好像從九州消失一樣。」蕭廣無奈的說道。

「可是龍王不是說他能找到韓易嗎?他在騙咱們嗎?」文韻著急的說道。

「當然不是,你不也見過韓易的父親了嗎?我相信韓易一定會出現,今天這種場面,有一部分是奔著他來的,如果他不出現,這一次的九州大會就失敗了,所以荊王不會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你就放心吧。」蕭廣好像在自我安慰。

「可是……」文韻還是不甘心。

「好了文兒,不要再想了,他出不出現或許對你的生活沒有那麼重要。」蕭廣有些欲言又止。

「你明明知道我喜歡他,怎麼會不重要?」文韻氣惱的看著蕭廣。

自從與蕭廣跑出來,她的目的只有一個,那邊是尋找韓易,可是時間過去三四年時間,反而不僅沒有見過韓易,現在連韓易的一絲絲消息都消失不見,讓她怎麼能不惱火。

「其實,在這個世界上,有很多人都喜歡你,愛護你,不僅僅只有韓易。」蕭廣下了很大的勇氣才說出這樣的話。

「我知道,廣哥哥和大哥二哥都很愛護文兒,可是我在你們的羽翼之下長大,我已經不想再過這樣的生活,我第一次有自己喜歡的人,廣哥哥,你會幫我找到他的對嗎?」文兒帶著一絲可憐的眼神看著韓易。

「是的!我會幫你找到他!你就安心等我消息吧。」蕭廣嘆息道。

文韻對韓易的思念愈加深刻,或許是因為一直在內心暢想,才會在現實中如此猛烈。

感情的迸發,就是那一刻,攔不住。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