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這倒也不算是什麼大問題,隋雄自己的性格其實也有點粗疏。但恐懼之神在「小事」上粗疏得有點過頭,或者說……能夠有資格被祂看重的事情,數量太少。

比方說神使的創造,隋雄認識的神祇裡面,恐懼之神是對此最不用心的,粗枝大葉到了極點。至少在隋雄看來,那些恐懼使者完全有進一步優化的空間,如果能夠把它們充分優化的話,戰鬥力至少可以提升三成以上!

這絕對值得做一做了,但恐懼之神似乎完全沒注意到這一點。

隋雄由此覺得,這位邪惡諸神的盟主,恐怕還不僅僅是粗疏,人緣也有點糟糕。

他設身處地地想,如果自己發現某個朋友的神使存在明顯缺陷,有可以大幅度改進的餘地,自己是一定會去向朋友提出來,幫助朋友改良神使的。

但恐懼之神顯然沒遇到這樣的朋友,祂的部下們也沒提出過這樣的建議。

這樣的一個領袖,可真是有點悲劇!

隋雄一邊這樣感慨著,一邊思考接下來該怎麼辦。

他敢打賭,恐懼之神絕對不會就這麼算了。眼前這茫茫一片的神使大軍,應該只是那傢伙用來掩人耳目的手段罷了,這位邪惡的強大神力必定另有殺招。

這個結論來得很簡單,恐懼之神的神使大軍奈何自己不得,那麼恐懼之神就肯定會想別的辦法。

雖然祂直到現在都沒有什麼舉動,可只要祂不是傻瓜,就一定會有所行動的。

那麼,祂會幹什麼呢?

隋雄腦海中轉過了好幾個念頭。

首先,可能直接對虛空城下手。

恐懼之神真正要做的,並不是「擊殺虛空假面」這種難度係數至少五顆星以上的史詩任務,而是在人間宣揚祂的強大,進一步散播恐懼。

這是由祂的神職決定的,一目了然。

那麼基於這個目的,直接襲擊虛空城,自然是最合適的。

而且隋雄對於虛空城的重視可謂有目共睹,如果能夠摧毀虛空城的話,那麼就算沒辦法重創隋雄,也能讓他憤怒傷心,總算是有些戰果。

雖然堂堂強大神力居然對凡人下手,實在有**份,但恐懼之神是個自矜身份愛面子,做事有底線的人嗎?

就隋雄所知,不是。

所以這種選擇,可能性是最大的。

但隋雄並不怕祂這麼做。

所謂「未慮勝先慮敗」,打仗之前要先考慮打輸了該怎麼辦,對於任何有些戰略概念的人來說都是常識。隋雄雖然是個藝術生,可好歹也看過不少戰爭題材的小說和電影,這點常識還是有的。所以他早就有所安排,就算恐懼之神真的打破了虛空城的結界,跑過來襲擊凡人,結果也只會是讓這卑鄙的傢伙白白丟一回臉,休想佔到什麼便宜!

要是恐懼之神真的來襲擊虛空城,隋雄反而要大鬆一口氣,為這傢伙愚蠢的選擇點個贊呢。

除去這種可能之外,恐懼之神另外一個比較大的可能,就是聯合諸位邪惡神祇,一瞬間對自己發動突襲。雖然單個神祇化身的力量不如他,可如果十幾個神祇的化身一起出手,就截然不同了。

這是當初隋雄在獸人帝國裡面到處興風作浪,化解各族仇怨,收拾那些掠奪成性的強盜們時,獸人諸神曾經用過的方法。當時隋雄著實吃了虧,被打得大敗虧輸,狼狽而逃。

恐懼之神應該知道那件事,所以很可能使用同樣的方法。

但是,隋雄也並不懼怕這種做法。

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現在的他和當初的他已經完全不同,如果邪惡諸神們真的降下化身來圍攻,隋雄不介意露一露肌肉,讓他們看看什麼叫強、超強、暴強、無可抵禦的絕對強大!

不打得連他們老媽都認不出他們來,「虛空假面」四個字就倒過來寫!

隋雄倒是很想要看看,那些原本以為自己是獵人的傢伙,發現估計錯誤,原來自己只是獵物的時候,究竟會露出什麼樣的表情?

那樣……一定很有趣吧!

第三種可能,大概是明裡進攻虛空城,暗裡糾結大軍圍攻「庇護所」。

這種可能性也是存在的,畢竟神國是神祇的真正根基,一旦「庇護所」被打破,隋雄必定損失慘重,就算他還沒正式封神,不會因此跌落神格,可至少受到重創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但隋雄也不怕他們這樣做。

「庇護所」是很堅固的,距離主位面又近。如果真發生什麼問題的話,只要很短短時間,隋雄就能帶著一票援軍趕到。

到時候,無非是把戰場從主位面搬到了「庇護所」之外,無非是戰爭的等級提升,從神祇化身的層次,提升到了本體參戰的水平。

不過如此,有什麼好怕的?

如果出現這種情況,隋雄並沒有必勝的把握,可至少他不覺得自己會輸。

無非就是大家擺開車馬戰上一回嘛,當年依託剛剛建成的「庇護所」,隋雄曾經幫助蠻荒神系頂住了戰爭神系的進攻,現在「庇護所」比當初更加堅固,他的夥伴和盟友也更多,對手無非就是從戰爭神系變成了恐懼神系,戰鬥力還稍稍下降了一些,有什麼好怕的?

除了這三種可能之外,大概還會有一些劍走偏鋒的做法。但隋雄思前想後,覺得自己並不需要特別擔心。

而且……誰規定他只能見招拆招被動挨打的?

巨大的水母露出稍稍有幾分狡猾的笑容,揮動觸手。

火海之中,一個個金色的光點漸漸浮現,化為一個個出穿著和艦裝都與量產型神使截然不同的少女們身影。

這是他真正厲害的部下,精英級的神使們。

「去吧!」隋雄揮舞著觸手,為這些精銳部下們施加了強大的保護,大大提升了她們的戰鬥力和生存能力,「在黎明的水平線上刻下勝利!」(未完待續。) 相對於量產型神使那宛若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一般令人讚歎的繁衍速度,精英級神使不僅沒有迅速增殖的能力,戰死之後復活的效率也並不高。

以此為代價,換來的就是出色的戰鬥技術,以及優秀的戰鬥能力。

就算是被戲稱為「小學生」的驅逐艦級,精英神使也能夠以令人讚歎的速度和敏捷穿行於炮彈亂飛的戰場,每每在千鈞一髮之際不僅能夠躲過攻擊,還能抓住機會給敵人一記狠的——她們的魚雷可不是量產型驅逐艦級神使那種,無論射程還是威力都十分驚人,只要預先鎖定了對手,在飛行中甚至還能改變方向進行追蹤,嚴格地說,差不多應該算是導彈才對。

只要挨上一發魚雷,幾乎沒有哪個恐懼使者能夠保持戰鬥力,如果運氣差一點,在缺乏防備的情況下被擊中,或者是幾枚魚雷一起打中,那肯定當場死亡。

雖然「小學生」們每次只能發射四到六枚魚雷,但卻幾乎彈無虛發,換句話說,她們每一輪攻擊,都能夠擊潰至少兩到三個恐懼使者。

要放在平均幾萬發子彈才能擊斃一個敵人的現代戰爭中,這種殺敵效率簡直就是戰場的女武神,或者是帶來死亡的殘酷天使,放在屠殺兇殘但戰鬥技術悲劇的中東,沒準幾個人就能守住一座城市。

可是,在精英級神使裡面,「小學生」們其實是比較弱的。

比驅逐艦級更高一個層次的是巡洋艦級,這個等級的神使有好幾種,特長各不相同。有速度飛快,總是能夠見縫插針找個地方擺開陣勢轟上一炮,一轉身就溜沒影了的機靈鬼;有一門火炮都沒帶,但是只要稍稍花點時間準備,就可以一口氣釋放四十發魚雷的輸出型怪獸;也有特長在於防禦而非進攻,能夠給周圍戰友們提供有效增益的輔助專家;更有身材嬌小卻攜帶恐怖的大型艦裝,火力直追主力艦的炮擊狂人。

這些神使們的戰鬥風格各不相同,但有一點是相同的——她們每一個都具有出色的戰鬥能力,對於總體戰局能夠發揮顯著的作用。

但是要說對於總體戰局的作用,還是要看主力艦級別的神使們。

這些少女們無一例外,都裝備著極為豪華的大型艦裝,以至於在攻擊之前要稍稍花點時間將艦裝展開,化為臨時的炮擊陣地。

這稍稍有點麻煩,但卻是值得的,因為一旦她們的艦裝完全展開,隨後就會是極為恐怖的大規模炮擊。以隋雄創造的第一位主力艦級別精英神使,有著酷似貓耳奇怪髮型灰褐色頭髮的少女為例,她的艦裝光二連裝主炮就有四組,整個展開過程需要差不多十秒鐘。但展開好了之後,一輪炮擊的火力範圍足以覆蓋至少數百平方米,尤其是炮擊點周圍近距離內,那些恐懼使者們別說活下來,就連稍稍保留一些比較完整的殘渣都是奢望。

主力艦級別的精英神使創造起來頗為困難,直到現在隋雄也才造了六個,勉強湊齊了遊戲裡面一個編隊。此刻這六位少女拉開距離,各自擺開炮擊陣地,只聽見轟隆隆的巨響不絕於耳,每一炮都沖著敵人數量最多、陣勢最密集的地方狂轟濫炸。

看到她們大發雌威,隋雄欣慰之餘,也忍不住有些感慨:「唉!我當初玩遊戲的時候,要是角色的智能也有這麼高的話就好了!」

「您在擔心什麼嗎?」一個聲音在他身邊響起,卻是第一個創造出的那位精英神使。

「沒什麼?」隋雄笑了笑,對黑白兩色裝束的少女問,「你就站在這裡,會不會距離戰場太遠?」

「不會,畢竟我需要的可不是自己上前線。」少女微笑著,右側帽子旁邊的藍蝴蝶髮飾閃閃發光,「您看,那些艦載機們會做好自己的工作,給敵人帶來一股終身難忘的海風。而我呢,只要在後方指揮好它們,就足以完成戰鬥。」

她信心十足地說:「作為您麾下的旗艦,同時又是最為先進的航母,即使在最激烈的戰鬥中,我也一樣能夠保持從容優雅。」

隋雄本想說什麼,想了想還是保持了沉默。

他不想打擊部下的積極性,至於旗艦的問題……他的目光在那六位主力艦級別的神使身上一一掃過,琢磨了一下,覺得至少現在大約好像也許不會有人來跟她爭這個旗艦的位子。

不管怎樣,至少在自己麾下的這些神使裡面,她是資歷最老的。資歷就是優勢,除了那些嘴上吹噓企業文化,實際上卻坑蒙拐騙無所不用其極的黑心企業,但凡任何一個正規的老企業,創業時期的元老們都是有著特殊地位的。

隋雄創造的這些神使們,就設計思路來說,大概還算是軍人,軍中更重資歷,別說這位航母還是主力戰將,就算只是個火頭軍,只要資歷夠深厚,也一樣能贏得人們的尊敬。

至於將來可能發生新銳戰艦和老牌航母爭奪旗艦位置,甚至可能大打出手的情況……將來的事,將來再說。

隋雄很不負責任地將問題拋開,專註於戰場指揮。

說實話,其實也不用他怎麼指揮,無非是讓量產級神使頂在前面當炮灰,精英級神使在掩護下盡情輸出火力,隨便找個玩過指揮類遊戲的人都懂。

至於更加複雜的東西,抱歉,雄哥不會。

這個「不會」著實理直氣壯,沒有哪怕一點點羞愧的意思。

畢竟,在這個世界上,多少指揮軍隊的高級將領,也是完全不懂指揮藝術的。他們只會一舉武器,大叫「兄弟們跟我上」,就帶著部隊哇嘎嘎嘎嘎地沖了上去,或者砍死敵人,或者被敵人砍死,總之沒有哪怕一點點稍稍複雜的思緒。

那樣的人都能當將軍,雄哥好歹還懂得用炮灰掩護主力,怎麼看也算是合格將領了嘛!

嗯嗯,絕對是這樣沒錯!

戰場上,在「名將隋雄」的指揮下,虛空假面神使軍團已經佔據了上風,打得恐懼之神的神使軍團節節敗退,戰線正在不斷朝著高空退去,眼看著用不了多久,就會被打出主位面,徹底敗北。

在這種情況下,縱然恐懼之神有別的構思和計劃,也不得不先處理了眼前的問題。

無論如何,祂都不能讓自己的神使大軍戰敗。

所以一聲令下,祂那些從神們的化身紛紛走了出來。

這些化身們差不多有弱等神力裡面較強的水平,已經足夠觸發主位面的防禦結界。但只要不走出恐懼之神臨時構築的神國區域,就不用擔心這種風險。

他們當然不會貿貿然走出來,而是各自施展神力,召喚出了他們麾下的神使。

只見一道又一道黑色的空間門打開,浩浩蕩蕩的神使軍團從裡面走了出來,衝進了戰場。

這些神使五花八門各不相同,戰鬥力方面卻都不差,並不比恐懼使者弱。有了它們的加入,原本已經節節敗退的恐懼使者們立刻重新穩住了戰線,並且漸漸有反推過來的意思。

看到這一幕,隋雄皺了皺眉,冷笑一聲。

「一個人打不過,就上一群嗎?」他不屑地說,「可是……究竟是什麼讓你們產生了『人多勢眾』的錯覺?」

說著,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朝著地方戰線長長地吐了出去。

這一口氣足足吐了有半分鐘,噴出來的都是熊熊烈焰。一口烈焰噴完,別說原本的戰場,就連周邊的天空都被點燃了,從地面上看去,只見天空一片通紅,彷彿夏日傍晚的火燒雲一般。

只是,大家都見過火燒雲布滿天空的美景,可誰見過真正的烈焰布滿天空?

現在就是。

隨著火海範圍被擴大了好幾倍,其中孕育的量產型神使自然也大大增加。不僅如此,隋雄還站在火海之中,臨時動手,創造一種最新型的量產型神使。

只為這種局面而存在的,最恐怖的類型。

自爆級!(未完待續。) 在地球上,至少到隋雄穿越的時候為止,要說什麼兵種最讓敵人恐怖,除了那傳說中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大殺器之外,就數自爆兵了。

不需要華麗的裝備,不需要長期的培訓,也不需要強大的後勤支持,只要在身上裹上一圈高爆物,或者在汽車裡面塞上若干公斤名字發在很多網站都會被和諧的特殊化合物,然後要做的,無非就是儘可能靠近敵人,再引爆。

轟!

隋雄穿越的那年頭,這個兵種玩得最溜的,是某個熱衷於男人裹白袍女人裹黑衣的群體,從東半球到西半球,從南半球到北半球,沒什麼地方是他們炸不了的,沒什麼人是他們不敢炸的,以至於每當有這種裝束的人出現,路邊的群眾全部都會高度緊張,警察之類安全工作人員也會立刻進入備戰狀態,機場、火車站之類單位更是可能引發小騷亂。據說曾有喜劇演員試著打扮成他們的模樣,往人多的地方扔了個黑手提包,結果差點引發大騷亂,自己也幾乎被憤怒的群眾給打死。

什麼叫威懾力?特么這就是威懾力!

隋雄不會喊那句經典的口號,也不會製造t字開頭t字結尾的某種化合物,更不會玩舊式宗教的洗腦手法,但這一點也不妨礙他對於自爆兵種的敬畏,以及效仿。

自爆級神使的設計風格,就借鑒了地球上那威名卓著的自爆一族文化。

這種神使有兩類,一類是高速突擊型,雖然自爆威力不是很大,但速度極快,可以批量衝擊敵陣,只要撕開一個缺口,後續就源源不斷,很快就能夠令敵人的戰線完全崩潰。這類神使外表是一個全身裹在黑色罩袍之中的女人,看上去纖細嬌小,似乎很人畜無害的樣子。但相信每一個被她炸過的敵人,都會對這種模樣印象深刻——希望他們不會因此留下心理陰影。

另一類神使是高爆型,移動速度不快,但爆炸的威力極大。為了防止地球上曾經不止一次出現過的沒炸到敵人反而把自己給炸了的烏龍情況,隋雄在設計這種神使的時候很花了一些心思,確保除非它主動引爆,否則絕對不會被攻擊而爆炸。

至於這種神使的外形,自然是一身白袍儼然土豪模樣,手上還提著一個看起來似乎裝滿了錢的大箱子。至於箱子裡面究竟是什麼,那就呵呵呵了。

這兩種神使的構思是早就有的,但隋雄一直都沒把它們付諸實施。因為他覺得,把這種東西造出來,總有一種打開了潘多拉的盒子,把恐怖和災難帶到人間的錯覺。

當然,他知道這只是錯覺。對照這個世界的文明進程,地球上相當於這個時間段的時候,自爆一族的先祖們還是先進而燦爛的文明之花,那時候他們有帥氣而且正直的英雄領袖,有穿得讓人們喜聞樂見的舞娘,有博學而幽默的學者和詩人,也有充滿了冒險精神的探險家和商人。

子孫不肖,實在不能歸咎於祖宗無能。

當然這些都是題外話,對於現在的隋雄來說,最重要的是讓恐懼之神和祂那些從神們,見識一下來自地球的強大武力。

「恐懼之神……」他低聲笑著,把觸手高高舉起,猶如指揮刀一般落下,指向敵陣,「今天就讓你見識一下,什麼才是真正的恐懼!」

「自爆神使,總攻!」

一聲令下,火海翻騰,數不清的黑袍女人浮現在火海之中,她們的速度快得超乎想象,幾乎一眨眼的功夫就衝進了以恐懼使者為核心的陣勢之中,

當然,因為防禦薄弱的緣故,絕大多數的自爆神使都在路上就被擊倒,或者是被敵人的神使輕易砍倒,平均一百個裡面,大概也就一兩個順利抵達了目的地。

但是,這已經足夠了。

就在她們接近到足夠近的時候,這些看起來毫無戰鬥力的黑袍女人們紛紛喊出了怪異的口號,然後轟然爆炸。

老實說,她們爆炸的威力不是很大,僅僅只能讓敵人稍稍亂了一下而已。

可就是這稍稍一亂的工夫,已經有更多的黑袍女人浮現在火海中,風馳電掣一般衝到了敵陣之中,繼續爆炸。

因為敵陣被騷擾了的緣故,這次能夠順利衝過去的神使顯著增加,至少有百分之十左右。

她們自然又迅速引爆了自己,給敵人造成了更大的混亂,也讓後續的同伴能夠更加順利地衝過來。

於是爆炸就連成了一片,始終沒有停歇過哪怕一秒鐘。

臨時神國裡面,恐懼之神的臉色變得非常難看。

祂怎麼也沒想到,那隻大水母竟然還有這樣的手段!

那種怪異的神使,為什麼可以復活得那麼快?戰死的數量那麼多,為什麼祂居然還有足夠的神力可以揮霍?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