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咻!

一道尺許青色利刃瞬間射出,散發出無比鋒利的氣息,切割的空氣「噗」「噗」作響!白狼眼眸猛地暗淡,但它四肢速度更快,血口張開,鋒利獠牙緊隨利刃之後!

它開始拚命,博取一線生機!

莫語臉色不變,他握緊拳頭直接打出,在空中帶起一道殘影,向前悍然轟落!「嘭」聲巨響,青色利刃被直接打碎,化為無數細密切割碎片四下紛飛,莫語拳頭出現一道淺淺血痕,身上衣袍被瞬間撕碎,但他拳勢卻無半點停頓,一往無前!

咔嚓!

這是白狼利齒折斷之音,狂暴力量將它身體轟起,嘴巴生生撕裂大量血水噴涌而出,喉嚨深處發出痛苦狼嚎!莫語拳上多出幾顆小小的血洞,傷口血肉緊繃沒流出半點血液,化拳為抓捏住它的脖頸,猛地向下按落!「嘭」聲巨響,地面震顫碎裂,白狼身體被徹底砸入地面,脖頸碎裂詭異塌陷下去。它鋒利前爪抽搐著,眼中流露不甘,生命卻在從它體內快速流逝。

擊殺白狼,群狼血脈中被激發的暴虐、殺戮快速消退,眼中不可抑制流露驚恐,紛紛轉身向外逃竄!

但今日,它們一個都走不掉!

莫語鬆手,身影猛地彈起,折返追殺狼群……

「嘭!」

躍起身影猛地落地,帶起連串密集斷骨音,一隻壯碩山狼脊椎被徹底踩碎,迸濺起的血液落在他臉上,微微溫熱。莫語大口喘息,身體由緊繃漸漸放鬆,破碎衣衫下一道道白痕開始變紅……片刻時間,獨立以肉身搏殺近百山狼,更包括一隻四階白狼,狂暴無忌的手段,讓他生出幾分疲倦。

但只有這種狂暴、殘酷的方式,才能發泄出他心底那肆虐怒火,才能讓他滾燙的血液漸漸冷卻。

許久,莫語心神恢復平靜,輕輕吐氣,嘴角露出淡淡苦澀。

即便將狼群屠殺一空,但失去的那些人永遠都無法再回來,他唯一的,家已被徹底毀去。

「主人,你的表現很不理智,這種狀態,我不建議你繼續深入浴血平原。」戮天聲音突然響起。

莫語進入靈魂空間,嘴角露出苦笑,「只有這一次,以後不會了。」但很快,他臉色微變,抬首看向劫煞戮天弓。濃鬱黑紅煞氣將弓身整個覆蓋,緩緩流轉,不斷散發出絕望、恐懼、不甘、怨恨等氣息。

它的力量……似乎恢復了一些。

戮天略微沉默,緩緩道:「劫煞戮天弓可吸收亡者靈魂碎片轉化成自身力量,所有被主人斬殺的生靈,靈魂都將成為我們的補養,生命烙印自世間徹底消失。」他聲音平靜,似是訴說著簡單直白的道理,卻透出淡淡冷酷。

生命烙印自世間徹底消失!

莫語不知這代表了什麼,但在聽到這句話時,他心底猛地升起一股寒意,擴散至全身每一寸血肉,令他靈魂都在微微顫慄!

這是來自生命本能的恐懼!

他眉頭輕皺,看向籠罩在黑紅煞氣內的劫煞戮天弓,眼中一陣陰晴不定。或許這件殘破的遠古神器,並非表面看來簡單!但略微遲疑,他卻沒有多言,劫煞戮天弓處處透著神秘詭異,但眼下已認他為主,隨著力量漸漸恢復,以後必定能給他極大的幫助。

這些便已足夠!

至於其他,現在考慮無益,日後見機行事就好!

退出靈魂空間,莫語反手取出狩獵令,在它背面出現了「五千三百二十七」的字樣。

####

【即日起恢復三更,12點,18點,23點,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狩獵令似玉非玉,約半個手掌大小,本身沒有任何攻擊防禦效果,卻能敏銳捕捉到獸族死亡氣息,根據實力強弱計算狩獵戰績自動累計。獵殺一階蠻獸可得一至三分戰績,二階蠻獸可得十至三十分戰績,三階蠻獸可得一百至三百分戰績,四階蠻獸可得一千至三千分戰績。至於五階及以上,獸潮中不會出現,對應戰績值並不清楚。

斬殺包括四階白狼在內整個狼群,獲得五千三百二十七分,便是莫語目前戰績。五萬戰績值目標已完成十分之一,等到湊足,他便馬上歸返四季城,前往體修會館兌換白玉斷續膏。

將狩獵令收好,莫語挖出白狼內丹,目光在周邊一掃,揮手間空中天地元力匯聚,一團團火花憑空而成,將整座村莊引燃。烈烈火舌將一切吞噬,在火光映照中,他轉身離開,向浴血平原更深處前進。

「小白臉,你這樣做會不會太冒險,萬一主人生出懷疑怎麼辦?」劫煞尖尖尾巴搖擺著,一身黑色鱗甲油光閃亮,顯然吞食一番后力量有所恢復。

戮天面向天空神陽,也不看他,淡淡道:「我們恢復力量,需要吞噬靈魂碎片,以後漸漸增強,甚至要吞噬完整靈魂,你以為,這些能夠瞞過主人。」

「呃……」劫煞默默計算一下,突然發現跟隨一個太聰明的主人也未必是好事,想瞞他半點都難。

「這半年來,你我親自目睹主人一點點變強,他血脈中的力量,也在漸漸復甦。以主人的提升速度,必定能夠激活血脈,得到傳承中的強大力量與記憶,到時你我的身份他就能知道。我寧願自己告訴他一些,而不希望主人以為,我們從始至終都在欺騙他。」戮天目光冰冷掃了他一眼,「蠢貨!」

他一步邁出,融入弓身不見。

劫煞氣的揮舞魚叉,「小白臉,就算你現在跟主人說了,他不接觸神道,自然不明白你我力量代表的含義……」他突然像是被捏住脖子,聲音戛然而止,臉上一陣陰晴不定,漸漸流露敬佩之色。

「趁主人不明所以的時候表明身份,日後即便主人知曉也不算欺騙,小白臉,這世上最陰險的果然還是你!」他嘿嘿一笑,魚叉抖了花式,身影隨之消失不見。

一日後,遠方突然有一道靈光呼嘯而來,距離近了才看清,竟是一艘長舟狀寶物御風而來。此物約兩三米寬,十餘米長,周身呈深清色,表面篆刻陣法,不時散發出淡淡靈光。舟上立著二十餘名修士,皆腰背挺直如松,迎著呼嘯疾風衣袍獵獵,腳下卻生根般紋絲不動,顯然都是體修高手。為首一男子身體健碩魁梧,面龐堅毅,眼目如鷹鷲在周邊來回巡視,一頭寸半短髮,更顯氣息凌厲!看衣飾,他們都是長春宗弟子。

突然間,此人臉色微變,抬手道:「停下!」

長舟首尾,兩名催動寶物靈修不敢有半點耽擱,手中接連打出法訣,長舟停下降落至距離地面數米高。前方是一片村落殘骸,已被火焰焚燒乾凈,口氣中瀰漫著焦糊的味道。

唰!

為首男子一步躍下,落地身體沒有半點晃動,表現出完美的力量掌控能力,眼眸微微眯起,目光銳利在周身緩緩掃過,突然揮手,「查一查這裡。」

「是,江辰師兄!」

長舟上體修修士紛紛躍下,動作如風各自撲向一處方向。

很快,一名修士折返回來,他臉色一片凝重,「江辰師兄,整個村落所有村民被全部殺死,從殘留屍骸來看是被狼群圍殺。另外,我們在村落中找到了許多狼屍,我想你應該去看看。」

江辰微微皺眉,他沒有猶豫,大步向村中走去。

不久一隻伏地狼骨出現在他目光中,在烈焰焚燒下已損毀大半,埋在炭灰之中,距離遠了根本難以辨別。但從保存部分卻不難辨別出是大青狼,屬於二階蠻獸。他腳下微頓,目光漸漸透出凝重。這種大青狼,他隨手可殺,但要將它全身骨頭一擊盡碎卻很難。

出手殺狼者,是絕對的體修高手!

他又往前幾步,另外一具斷碎成兩截狼骨出現面前,它粗壯堅韌的脊椎被直接打斷,斷裂口布滿裂紋,迸濺的可怕力道,甚至將它肋骨折斷大半。僅是眼前所見,他腦海便能還原出那體修出手時的畫面,一拳轟出,狂暴的力量令空氣尖鳴,撲來的巨狼身體被直接轟斷,血液拋灑臟腑橫流!僅是想象中的畫面,便能感受到他那一拳中無法抗衡的力量!

江辰臉色越發凝重,便在這時,前方突然傳來一聲驚呼。他腳下一動,身體瞬間撲出,極靜極動間的轉換瞬息便已完成,穿過幾道立在廢墟灰燼中的土牆,他視線中出現了一隻真正的巨狼屍骨。

它足有三米長,血肉被焚燒乾凈,骨頭卻完好保存下來,潔白無瑕熊熊烈火沒能在骨頭上留下半點痕迹。它身體沒入焦黑的地面,真正致命的傷口,是片片碎裂的頸骨,顯然是被強大存在轟落地面生生擊殺!

「白骨水火不侵,至少是四階!」

「統領狼群,這是一隻白狼!」

「我的天!」

匯聚而來長春宗修士,看清這狼骨后,臉色大變,口中紛紛驚呼。

江辰緩緩吸氣壓下心頭震動,沉聲道:「全力出手,將所有狼屍清理出來。」

長春宗弟子應命散開,很快便將所有狼骨匯聚在一起,經初步探查,一個令人震驚的統計結果出現在他們面前。村落殘骸中,共有九十七隻狼屍,包括白狼在內都是被一擊斃命!或頭骨碎裂,或身體斷碎,死狀凄慘。從手法及力道來看,擊殺整個狼群的,必然是同一人!

「究竟是誰出手,竟能將一隻白狼統領下的狼群盡數擊殺!」

「好可怕的力量!」

「莫非是五階戰宗?」

「人、獸兩族契約存在,戰宗強者不可能出手!但此人即便不是戰宗,力量恐怕也已無限接近!」

「不管出手的究竟是哪宗修士,不久后宗門大比,此人必定威名遠揚!」

江辰心中掀起驚濤駭浪,他暗暗計算,若自己落入狼群之中,脫身而走或許不難,但想將整個狼群徹底擊殺,根本沒有半點可能!

「元昌師兄正在閉關衝擊五階戰宗,以求在宗門大比中技壓群雄。昌運宗陳羽、碧月宗林瓊、符寶宗馮天心亦先後閉關衝擊境界,沒有參加此獵獸之行。除卻他們外,各宗中誰還有這般修為,莫非是那四季宗荀昭?不對,擊殺狼群之人明顯是體修強者,究竟是誰,竟有這樣可怕的修為!此事一定要傳回宗門,提前應對,以免在宗門大比中手足無措!」

他取出一張傳信靈符,以靈沙代替靈魂之力寫下所見,靈符隨即燃燒化為灰燼。

####

四季宗山門,夜色如水。

柳邊城看向山林深處,淡淡月光下,林木枝椏越顯猙獰,便似一隻只凄厲骨爪直指蒼穹,透出幾分陰森詭異。

「師弟,這兩日賀益山、林城是否有異動?」

花龐搖頭,「宗門守護大陣感應陣法一直暗中運轉,並未察覺到異常。師兄不必擔心,莫語獨自進入浴血平原,顯然早有防範,即便賀益山、林城兩人想要出手,尋不到他行蹤亦是無用。而且人、獸兩族契約有莫大約束,他們私自闖入浴血平原,一旦被獸族強者發現必死無疑,不到最後,他們絕不會出此下策。」

「師弟說的不錯,但我心中總有些不安。」柳邊城點頭,嘴角露出幾分苦笑,「我倒有些懷疑,讓他參加此次狩獵是否是錯了。以他的資質,即便不出宗門磨練,苦修一年半載也能順利晉陞五階,到時便有了足夠自保的力量。」

「師兄身為宗主,替老師執掌傳承,承受壓力自然比我大出許多。莫語是我四季宗未來希望所在,師兄緊張牽挂心神難寧也是正常。」花龐寬慰道:「況且,此番體修會館以白玉斷續膏作為獎賜,即便你我阻攔,莫語也未必會聽。」

柳邊城皺眉,「提及此事,我倒要問過師弟,可曾查明,天煌城體修會館為何列出了白玉斷續膏的兌換獎賜,其中可有不妥?」

「此事我已命人去查,一時之間還沒消息。」

「我總覺得這件事有些詭異,你督促一下,儘快查明。」

「是,師兄。

「哼!以為藉助宗門感應陣法探測便能困住本座手腳,當真是笑話!」賀益山朝向主峰方向冷冷一笑,「林城長老,算著時間莫語已進入浴血平原,你今夜便出發吧。」

他手上靈光微閃取出一張小兒巴掌大小玉符,閃爍著淡淡靈光,散發出一絲絲封印、隱藏、遮瞞的氣息!此物,便是封印符籙,可暫且封鎮修士修為,隱蔽氣息。

「滴一滴血,封印符籙就能融入身體。」

林城接過依言滴血,封印符籙一閃直接沒入他體內消失不見。數息后,他身上戰宗氣息突然減弱,周身氣血流轉速度降低,最終停留在無限逼近戰宗的層次。

「此寶果然奇妙,莫語,浴血平原便是你葬身之地!」

「等等!」賀益山幾番遲疑,自儲物戒中取出一隻巴掌大小,通體血跡斑斑陶罐,此物色澤昏暗,像是在地底深埋了無數年,取出后頓時有陰森、腐朽氣息從中爆發,隱約之間,耳邊似乎聽到一聲聲凄厲咆哮。 林城頓時面露驚疑,「賀長老,這是……」

「此物乃老夫早年偶爾所得一件邪道秘寶,你將莫語擊殺后,可催動此物將他屍身吞下,帶回山門我自有手段將他屍體煉化,化為兩枚丹藥!」賀益山聲音森然,透出絕對的冰冷殘忍,「你我各自一枚,吞下之後,便可奪取他身上大半機緣,獲取意想不到的好處。」

林城吞咽了口吐沫,眼底露出一絲忌憚,「賀長老竟有此可怕秘寶,日後何愁不能晉陞六階戰王。」

賀益山看出他的提防,道:「林城長老不必擔心,此物只能煉化五階以下修士,且最多還能再用一次,便要徹底毀去。若非莫語身上隱藏著難以想象的好處,本座也不會用在他身上。」

「原來如此。」林城心中一松,目光落下頓時多了幾分炙熱,「好!我便以此物收了他的屍體,將他煉化,奪取機緣造化!一旦成功,整個四季宗便在你我掌握了!」

他猙獰一笑,收好陶罐身影悄無聲息竄出,沒入黑暗直接消失不見。

篝火在烈烈燃燒,不時發出「啪」「啪」的聲音,艷紅的火光在黑暗中無比鮮艷。光線邊緣的朦朧陰影中,一隻巨大身影緩緩走近。它體長七八米,通體生滿漆黑鱗甲,口中噴吐著炙熱的氣息,那整齊如刀鋒般的猙獰獠牙,在火光下不斷閃亮。

這是一頭大地巨蜥!

它眼珠死死盯住火堆旁的人族修士,他盤膝而坐動也不動,氣息均勻似乎處於修鍊之中,但在他身上,大地巨蜥感受到了強烈的危機氣息!這是一名極其可怕的敵人!若在之前,它會在考慮后選擇離開。但空氣中一絲絲美妙的味道,令它血脈躁動產生無比強烈的渴望,不甘心就此離開,巨大身體在陰影中徘徊著,等待時機。

很快,火堆另一方,一隻山豬身影走近,它體長足有四五米,肥碩健壯,身上黑色長毛如鋼針般根根立起,大口中探出兩根恐怖獠牙,略微一挑,便能將獵物輕易撕碎!四階山豬王,以狂暴爆發力著稱,山林中的強大霸主,比較大地巨蜥也不弱半點的強大存在!

兩隻可怕蠻獸在焦躁中等待半晌,耐心漸漸消磨乾淨!

突然間,大地巨蜥仰首一聲咆哮,它強健後肢猛地蹬下,身體化為一道黑影刺入火光籠罩範圍,揚起鋒利前肢,有如刀鋒!

山豬王喉嚨深處發出低沉厚重的嘶吼,殘酷暴虐氣息瞬間爆發,虛空激蕩起狂風,將落葉震飛直接絞碎。它身下泥土碎裂激飛,恐怖的力量,推動巨大身影悍然竄出!

大地巨蜥與野豬王的狂奔,令大地都在顫抖,「轟隆隆」驚天動地的聲浪,混合著兩頭巨獸可怕的殺戮暴虐氣息,鋪天蓋地而來,足夠擊潰尋常修士的心理防線!

兩隻可怕蠻獸毫無預兆同時出手!

它們已有了極高的靈智,這一刻的配合無比默契,顯然是要聯手將獵物擊殺!

唰!

火堆旁,莫語眼眸豁然張開,平靜沉穩,有的只是冰寒冷冽。他面前擺放著一片破碎瓦罐,裡面盛放了一些清水,水呈淡淡血色。這裡面,融入了他一滴血液,源源不絕向空氣中散發細微的血腥味,只有足夠高階的獸族才能察覺,進而被引誘過來。利用這種方法,他已成功獵殺了多隻高階獸族。

今夜,將會再添兩隻!

他雙手一拍身影瞬間躍起,腳下踏落,每一步都迸發出無比可怕的力量,推動身體呼嘯前行,在虛空拉起連串的虛影,沖向速度更快一籌大地巨蜥!他周身氣血沸騰流轉,如滔滔江河,發出龍吟虎嘯之聲,恐怖氣勢衝天而起!面對這恐怖四階獸族強者,竟也不落下風!

兩者以驚人的速度,瞬息之間交匯,然後交錯而過!

莫語衝出十數步,腳下重重一踏身影瞬間停下,他手中已多出一隻長劍,寒光耀耀,便似一汪秋水。此刻劍身之上,一滴殷紅血珠緩緩流下,滴落在地面之上。

大地巨蜥鋒利如刀鋒前爪突然從中斷裂,切口光滑平整,它怔怔看著自己的斷肢,當血水噴涌而出,口中才猛的發出一聲痛苦咆哮。下一瞬,大地巨蜥脖頸上鱗甲突然片片碎裂,一道血痕從中浮現,隨即血水涌濺,它腦袋倒向一方,整個脖頸竟已被瞬間斬斷大半!巨大身體向前衝出數十米才轟然倒地,血水很快將地面染紅!

一個照面,悍然擊殺四階大地巨蜥!

莫語手中長劍,正是天煌宗給予下品寶器,絕殺劍!按照世間寶物,按照神、聖、寶、靈四階劃分,此劍已屬於寶物之流,須知水之瓏所有銀翅雙翼也不過是中品寶器。

絕殺專註殺伐,單純的殺傷威能,瞬間爆發,可釋放出無比恐怖的威能!再以莫語媲美四階巔峰力量灌注其中,更加不容抵擋!四階大地巨蜥,便被一劍斬殺!

山豬王充斥殘暴、殺戮的眼眸突然劇烈收縮,它粗壯前肢猛地用力深深插入地面,激起無數塊碎裂泥土,身體生生向前衝出十數米才勉強停下!然後,以與它肥碩、龐大身軀毫不相符的敏捷,轉身向後方瘋狂逃竄。

它與大地巨蜥力量最多在伯仲之間,莫語既能將它瞬間斬殺,自然也有殺它的資格!作為靈智比較尋常修士更勝一籌的野豬王,審時度勢選擇逃亡,自然是最好的選擇!

但在這時,它視線突然化為一片赤紅,烈烈燃燒的火焰,將它徹底包裹!黑色有如鋼針般的長毛,在這火焰中被瞬間點燃,堅實粗糙的表皮,發出「滋啦啦」的灼燒聲。野豬王痛苦咆哮,粗壯無比後肢猛地蹬下,地面一震,它身體騰飛而起,便要闖出這一片火海!但在這時,七八道赤紅刀芒在火焰中瞬間凝聚,呼嘯斬落,在它身上留下一道道深深的切痕,將它整個轟落回去!

野豬王吃痛咆哮,慌不擇路下,朝向另一方向奔逃!

唰!

一閃下,它竟順利創出火海,但此刻喜悅尚未升起,便見眼前一抹寒芒急速逼近。它眼眸中瞬間流露滔天恐懼,想要閃避,卻已經晚了。

「噗!」利劍刺入血肉,穿透堅硬頭骨,直插野豬王腦中,力量微吐,便將它整個大腦震碎,生命氣息瞬間消失不見。巨大的身體,在慣性作用下向前衝出,莫語伸掌在它頭頂一拍,瞬間抽出疾殺之劍,身體藉助反衝之力飄然退後。

四階野豬王,被一劍斃命!他動作沒有任何停頓,拂袖將兩頭靈獸屍體收入儲物戒,轉身呼嘯遠去。

疾行中,莫語取出狩獵令,看著「三萬八千三百五十五」的字元,嘴角露出一絲喜意。他孤身闖入浴血平原,專門獵殺高階獸族,積累戰績值速度遠超尋常修士!

即便各宗中強大弟子不在少數,但莫語自信,他所得戰績值遠遠超過他們!距離五萬功勛只差一萬多,不出意外,明日就能收集足夠,到時他馬上歸返宗門,兌換白玉斷續膏!

不過在這之前,他還要去一處地方。

莫語腳下重重一踏,前行方向略作調整,很快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歡喜谷主,出來吧,在老夫面前,沒有任何人可以隱藏行跡,就算你也不能!」黑老怪朝向生滿雜草的村落廢墟,突然冷笑開口,心底卻升起幾分忌憚。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