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鍾嶽是西州的副堂主,他不以秦幫之禮來見,說明鍾家是明擺着要一戰到底了。

“我奉家主之命,爲侯爺送來了一份禮物。”

鍾嶽森冷道。

立即有下人遞上來一個用布包裹的方形盒子。

盒子一入手,黏糊糊的,血腥四溢。

“朱少,你先帶小梔回去休息。”

秦羿轉過頭吩咐道。

林夢梔也瞧不出來,這勢頭有些不對,沒有多言,與朱少識趣的退了下去。

秦羿平靜的打開盒子,裏面是一顆人頭。

王金山的!

鍾家殺了王金山!

這是挑釁!

“禮物我收下了,告訴黑寡婦,我很喜歡。”

秦羿嘴角一揚,冷然笑道。

鍾嶽臉皮顫抖着,他從想秦羿的臉上讀出一絲絲的憤怒。

然而,他失望了。

這位王者的瞳孔始終沒有半點情感,就好像天下蒼生,在他眼裏都是死物。

“鍾堂主,在等什麼?”

秦羿笑問道。

“我在想,侯爺爲何不當場斬殺我,以慰王金山在天之靈?”

鍾嶽好奇的問道。

他這次來送人頭,本來就是九死一生,甚至做好了被殺的準備,但秦羿的表現着實讓他感到意外。

末日矩陣 “我對碾死一隻螻蟻沒興趣。”

“好好活着,看明晚那場婚禮是如何落幕的。”

“相信我,這場婚禮絕不會讓你們鍾家人失望。”

秦羿拍了拍鍾嶽的肩膀,森然笑道。

“好,我記住了!”

鍾嶽轉身而去。

鍾嶽一走,張大靈如幽靈一般,悄悄出現在秦羿的身後。

“侯爺,鍾家太過分了,我現在就去宰了這小子,以牙還牙。”

張大靈威嚴的虎目中,騰出烈烈殺機,森冷道。

“讓一個人絕望,遠比殺一個人要痛快,你得學會沉住氣,慢慢享受這個過程。”

秦羿笑道。

“人到了嗎?”

秦羿又問。

“都在霞山中候着,我保證定能把明天的婚事辦的轟轟烈烈。”

張大靈臉上浮起一絲神祕的冷笑,森然道。 “很好!”

“鍾家既然要玩,咱們就玩大點。”

“是時候用他們的血,給江東那些不安分的傢伙敲敲警鐘了!”

秦羿點了點頭。

望着秦羿冷酷的眼神,張大靈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侯爺,我還有一事不明。”

張大靈撓頭問道。

“講!”

“你爲何不直接以幫規處置了吳旭輝,又或者警告他,這麼下去,他萬一玩出了火,豈不是……”

張大靈不解的問道。

“吳旭輝並無大錯,他能一統西州,依靠鍾家,這是無可厚非的手段。”

“對鍾天琪包庇,自然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我讓他作出選擇,也是給他一次機會。”

“至於作出何選擇,全看天意。”

“選對了,他是我的西州定海神針。選錯了,吳王閣就是他的墳墓!”

秦羿瞭望蒼穹,悠然笑道。

“明白了!”

張大靈沉思了片刻後,點頭道。

……

一天的時間,對於吳旭輝來說就像是過了一個世紀。

期盼以久的婚禮,侯爺親自主持。

原本該是一場完美的婚禮,如今卻成了生死兩難全的選擇題。

他的心卻像是在烈火中煎熬。

沒有比這更艱難的答案了!

女人與大業,他必須選擇一個。

哪一個都是他想要的,他如何抉擇?

咚咚!

“旭輝,我能進來嗎?”

外面傳來鍾媚溫柔的聲音。

“嗯!”

吳旭輝疲憊道。

當看到黑寡婦火辣的嬌軀,風情、溫婉的笑容時,他的心裏愈發難受了。

離婚無效:總裁前妻很搶手 “旭輝,明天就是我們大婚之日,愁眉苦臉的幹嘛。”

“怎麼,不想娶人家嗎?”

鍾媚鑽在吳旭輝的懷裏,嬈聲撒嬌道。

“一邊喪事,一邊喜事。這是戰場,你心裏比我清楚。”

“天琪本性惡劣,他的死是天意!我奉勸你一句,收起你的野心,不要與侯爺鬥!”

“否則,你會輸的一敗塗地。”

吳旭輝推開鍾媚,凜然提醒道。

鍾媚見他把話已經挑明瞭,臉色一沉,冷笑道:“沒錯,明天晚上,我和秦賊只能有一個人能活着離開吳王閣。”

“但輸的人,只會是他。”

“我已經請了鬼宗宗主坐鎮,秦賊必死!”

鍾媚凜然道。

“你鬥不過他的!”

“小媚,聽我的,現在出城離開西州,還來得及。”

吳旭輝搖了搖頭,苦嘆道。

“瞧瞧你這慫包樣?”

“吳旭輝,人家都指名道姓罵你是條一身狗氣的走狗了。”

總裁私藏的女人 “你就不能有點骨氣嗎?”

“殺掉秦侯,江南必亂。”

“以你我的能力,必定能掌控秦幫,到時候你就是至尊大龍頭,你難道就不動心嗎?”

鍾媚神情一冷,煽風點火道。

吳旭輝沉默不語!

“你出去吧!”

良久,他背過身揮了揮手道。

“這是霍宗主給我的斷魂散,你要心裏有我,還是個男人,起來與我並肩作戰。”

“我與秦賊,不是他死就是我亡!”

“爲了我,爲了你自己,我希望你想清楚了。”

鍾媚扔下一包毒藥,快步而去。

“爲什麼你們都要逼我!”

“爲什麼?”

吳旭輝拿起那包毒藥,緊緊的攥在手心,咬牙啓齒的怒吼道。

……

又是一天過去了。

秦羿安然坐在湖邊釣魚,依然是那麼的雲淡風輕。

仿若這座危機四伏的城市,與他沒有半點關係。

如今全城轟動!

每個人都知道這場婚禮不會太平,但沒有人明白這位侯爺,到了這般生死關頭,仍能如此從容。

“侯爺,吳堂主送來了請帖,今晚九點,吳王閣!”

廖恆恭敬送上了帖子。

“嗯!”

秦羿接過帖子扔在了一邊,淡淡應了一聲。

“侯爺,我爸跟武裝部的人熟悉,要不要我……”

廖恆小聲的問了一句。

“起風了,又要下雨了。”

秦羿站起身,衝廖恆微微一笑,轉身而去。

“這……”

廖恆撓了撓頭,有些莫名其妙,完全不明這到底是何意?

夏季的雷雨總是來的這麼突然。

老天爺似乎也對這場大戰起了興趣,趕過來湊了份熱鬧。

還是五點鐘,原本晴朗的天空,轉瞬爬滿黑雲,壓的整座城市透不過氣來。

悶熱、陰沉的西州,如同人間地獄般,讓人窒息。

西州吳王閣!

高九丈九!

輝煌氣派,至高無上!

然而沒有人知道,今夜將是它最後的輝煌。

此刻,閣樓左右兩分。

左邊尊位,大廳與廂房,大紅燈籠高高掛,清一色的喜字大紅花,嗩吶聲激昂,端的是一派喜氣洋洋。

右邊卻是白花、白綾,松柏開道,搭的是一方靈堂。

嗩吶、鼓手們面色沉重,嗚咽而奏。

一喜一哀,一紅一白,同時進行。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