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吼…」

憤怒的吼叫傳來,凱諾只感覺心神一顫;一股恐怖的威壓將他纏住,讓他速度略微一減。

這恐怖的氣息,似乎是魔狼王發出來的;但是似乎這個魔狼王並不是四五級魔獸,這恐怖的威壓,就是八九級也有可能。

只是他速度一減,後面的魔狼便已經沖了上來;順勢猛的一撲,便將凱諾撲倒在地。

凱諾面色一沉,長劍一掃;鋒利的劍氣瞬間劃過那魔狼的脖子,將其狼頭砍了下來。

此時周圍的魔狼並沒有繼續攻擊,而是將凱諾團團圍住;看樣子,似乎是擔心他逃跑。

如此聰明的舉動,凱諾全部看在眼中;嘴角勾起淡淡的冷笑,靜靜地站在那裡等待攻擊。

一隻只魔狼兇殘的盯著凱諾不斷靠近,氣息讓人害怕;然而就這樣一步步的走來,這些魔狼居然走了百息的時間;如此久的時間,連凱諾都有點失去耐心了。

反正是來耽誤時間的,凱諾絲毫不擔心他們耗時間;只是隨著時間的推移,這些魔狼居然停下前進。

正當凱諾奇怪之時,狼巢中一聲嚎叫;這些魔狼居然咬住剛才死去的魔狼,轉身全部離開了。

如此情形,讓凱諾眉頭緊皺;按道理來說,似乎不應該出現這樣的事情才對;魔狼,會輕易放過對手嗎?

追上去,他還沒有那樣的心思;看樣子自己得去問問那個德魯伊,說不定他知道什麼。

到了幾個人聚集的地點,卻發現無論是德魯伊還是波娜娜都沒有任何損傷;除了一些狼狽之外,根本就不像是被魔狼追過的。

「咦,你居然安然無恙。」

「這話說的,就像你受傷了一樣。」

德魯伊的疑惑,讓凱諾感覺不對勁;只是哪裡不對勁,他卻是說不出來。

「魔狼追過來的時候,我頭也不回的逃跑;雖然有些狼狽,但是還是有驚無險的逃了出來;似乎狼巢里發生了什麼變故,所以魔狼全部折回去了。」

「沒錯,我也是一樣;以最快的速度逃跑,然後就把他們甩掉了。」

「你們兩個人的速度,真的比魔狼還快!」

凱諾滿臉的疑惑,他總感覺哪裡不對勁;而且,現在這個不對勁越來越清楚;似乎,那些魔狼有問題。

「你什麼意思?」

「沒什麼意思,我就是感覺奇怪罷了;你們都成功的跑出來了,身上僅有的一點划傷,還是自己弄出來的。」

「你們都不感覺奇怪嗎,這些魔狼似乎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厲害。」

「德魯伊,你對魔狼似乎很了解;如果魔狼把你圍住,他們會不會離開。」

「你被魔狼圍住了,然後它們離開了?」

德魯伊滿臉的不可置信,這麼一問,所有人都看向凱諾;凱諾身上一點划傷的痕迹都沒有,怎麼看也不像被魔狼圍攻的。

凱諾微笑不語,並沒有要回答的意思;德魯伊卻是露出驚疑之色,肯定的說道:

「如果你被魔狼圍住,它們不可能放過你;因為魔狼根本就不會在乎其他,他們只知道大開殺戒;之所以說魔狼兇殘嗜血恐怖無比,就是因為有的時候,連魔狼王都控制不了它們。」

「但是它們太強大了,根本就沒有人敢招惹的。」

「如果是這樣的話,我想我們面對的恐怕不是魔狼;可如果它們不是魔狼,那他們是什麼呢?」

凱諾仰天沉思,德魯伊和經寶也陷入了沉思;至於其他人,卻是根本就不了解魔狼,自然沒有什麼發言權。

「我被魔狼圍住了,而且還是在殺了一條魔狼的情況下,它們居然沒有繼續攻擊,反而離開了。」

「你們兩個人儘管看上去很狼狽,但卻根本就沒有被魔狼傷到;身上的傷口,也都是自己逃跑時划傷的,難道,你們不感覺不對勁嗎?」

「魔狼不對勁!」

凱諾接連說出自己的疑惑,聽的德魯伊和經寶連連點頭;此時聽上去,事情的確很不對勁。

這些魔狼,似乎失去了它們原有的本性;又活著,其做法只不過是想要驅逐他們離開。

「會不會是他們守護上古遺迹,或者是裡面的魔狼王,不能夠離得太遠啊!」

樂安安小心的開口,眼睛不停的眨動;雖然她沒有見過魔狼,但是這個猜測的確很符合常理。

只是聽到這話,德魯伊立刻便開口否定。

我只想繼承千億家產 「不可能,如果魔狼群真的是在守護一件東西,那闖入者將會被追殺致死;這一點,是毫無疑問的。」

「這是它們接到的任務,魔狼王是不會重複發號施令的;更不會圍住之後,讓它們返回。」

德魯伊語氣異常堅定,一旁的經寶也鄭重的點了點頭;以他們對魔狼的了解,事情的確如此。

突然間,凱諾似乎想起了什麼,再次開口說道:

「哦,對了,你們知不知道這群三級魔狼的魔狼王應該是什麼等級?」

別把腹黑不當浪漫 「魔狼群情況特殊,如果魔狼是三級的話,魔狼王應該是六級;以一千魔狼來算,魔狼王頂多也就是六級;如果到達五千的話,魔狼王倒是有可能是七級。」

德魯伊說著,異常的堅定;對於魔獸,沒有人比德魯伊要清楚。

「怎麼,有什麼不對勁嗎?」

「不對,很不對,當時魔狼王發出氣勢鎖定;如果我沒有感覺錯的話,那個魔狼王的實力似乎應該達到了八級甚至九級。」

「不可能!」

德魯伊異常震驚的說道,只因為九級魔狼的數量實在是太少了;哪怕是魔獸森林,魔狼王通常也就是七級,就這樣都達到了一方霸主;如果達到了八級,那整個魔獸森林都會失衡!

八級的魔狼王,也就意味著其部下有七級魔狼,甚至六級魔狼都是成群結隊;那個時候的它們,完全可以攻擊任何聖階以下的目標。

至於九級魔狼,那就更恐怖了;除非出現某種變異,否則根本就不可能出現九級魔狼。

「不可能,那就出問題了;快點把地圖給我拿過來,我們或許可以從地圖上看出點什麼。」

德魯伊從身上拿出地圖,交給了凱諾;而接到地圖的時候,凱諾第一眼就看到了圖中間的魔法陣。

這個魔法陣非常的古怪,以魔狼巢穴為中心,覆蓋了周圍十里的區域;而且感覺上,凱諾感覺問題就出在這個魔法陣上。

「怎麼了,能看出什麼問題嗎?」

德魯伊開口,波娜娜等人也靠了過來;只不過凱諾對於魔法陣並不是太了解,所以他沒辦法解決這個問題。

想想自己以前研究過的魔法陣,雖然只是粗略的看看,但是卻根本就沒有這個魔法陣,或許這個魔法陣有什麼特別的含義。

「經寶,你們看出來這有什麼不對勁的嗎?」

「我對魔法陣很熟嗎,我根本就不認識它好不好。」

經寶龍族的傳承中,對於魔法陣自然很熟悉;至少常見的魔法陣,她都應該清楚。

只是她剛才已經確定的回答,她沒有見過這樣的魔法陣;又或者說,這根本就不是魔法陣;或許,只是某個魔法師的印記。

「這或許不是某個魔法陣,是不是魔法師的印記?」

「這個倒是有可能,不過,如果是這樣的話就糟糕了;每一個聖階魔法師都可以製作一個專屬印記,而從古到今,可是有太多的聖階魔法師。」

經寶這話倒是實話,因為從古到今的聖階魔法師實在是太多了;就是現在,每過百年時間,都會出現一個新的聖階。

而在上古時期,聖階高手幾乎是遍地走;所以辨認出某個聖階的魔法印記,實在是太困難了。

「這個魔法印記我知道,是幻術之王多米諾;他最擅長的就是幻陣,被稱為最沒有攻擊力和最恐怖的魔法師。」

樂安安一副小心的樣子,肯定的開口;似乎,她對於這個魔法師很了解。

德魯伊一聽,頓時一愣;顯然,樂安安的說法讓他很不解。

「最沒有攻擊力,最恐怖;這兩個詞,有點相衝啊!」

「最沒有攻擊力是因為幻陣並沒有任何攻擊力。只是迷惑住別人;最恐怖,是如果敵人陷入幻陣中不能夠自拔,會被幻術殺死,當他認為自己已經死了的時候,那也就真的死了。」

對於這個傳說,顯然有不少人知道;就是巴克三兄弟,也很清楚。

畢竟專註幻陣的魔法師,還修鍊到聖階,從古到今也就一個而已;自然,會被當做魔法師的典範學習的。

至於德魯伊和經寶,他們不知道此事也很正常;畢竟,他們不怎麼學習人類的文明;尤其是這其中最複雜最偏僻的魔法印記。 「幻術之王多米諾的寶藏,那也就起來說,我們所看到的魔狼是幻術了;這樣的話,就沒有什麼危險了!」

巴克興奮的說著,卻召來凱諾等人的白眼;聖階魔法師所布置的幻陣,哪裡是那麼輕易好對付的;不是你認為沒事,就沒事的。

「不是的,巴克;這個幻陣雖然沒有人操縱,但是應該藉助自然界的魔力;如果我們死在魔法陣中,也就相當於真的死了;只有那些真正強大的人,才可以抵擋住幻陣。」

看到巴克一副不在意的樣子,樂安安開口提醒;她的話讓周圍幾人一陣側目,樂安安看起來羞答答的,但似乎懂得挺多。

而對於樂安安的話,波娜娜和巴克三兄弟似乎很相信;這一點,讓經寶和凱諾感覺樂安安不簡單;或者,在樂安安背後,真的有什麼特彆強大的存在。

「知道是幻陣,那就簡單了;只要找到幻陣中心的幻靈石將其破去,一切幻境就都失去作用了。」

經寶對於幻陣知道一些,其中關鍵的幻靈石自然是重中之重;只是眾人看了一圈,卻不知道究竟讓誰去。

畢竟這幻術之道千變萬化,並不是實力高就能夠破掉的;有時候也要看機緣,曾經就有過普通人破掉幻陣的事情。

「要不我們一起去吧,既然知道是幻陣,那就不會死的;只要最後將幻陣破了,再叫醒其他人,自然就性命無憂了!」

「沒錯,多一個人,多一份可能;誰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夠破除幻陣。」

德魯伊同樣開口,既然知道了是幻術,那他也就不在乎了;只是不在乎歸不在乎,並不意味著他可以破掉幻陣。

不過這裡還有一個弊端,那就是如果他們都死了,沒有其他人的喚醒,那他們的結果就只有死亡。

「我退出,上古遺迹中的東西我不要了。」

然而就在此時,出乎眾人意料的是,波娜娜居然選擇退出;看他的樣子,似乎真的忌肆自己死在裡面。

其他人面面相覷,都感覺有些古怪;因為一開始的時候就數波娜娜最積極,怎麼現在有想要退出呢?

「還有你樂安安,也不準進去;這裡面太危險了,別忘記你的身份;如果你出了什麼事情,我們這些人都要陪葬的。」

「可是這裡是幻術啊!」

「幻術死了,同樣是死了。」

波娜娜語氣異常堅決,根本就不給樂安安反對的可能;而卻並沒有阻止巴克三兄弟,顯然是讓他們進去。

「你想讓我們衝上去,然後坐享其成?」

德魯伊冷哼,滿臉的不爽;為別人打前站的事情,他可是不想做的;波娜娜說的很對,真的陷入幻陣之中,不死也死了。

凱諾和經寶沉默不語,他們倒是真的不急著開口;因為無論他們開不開口,這件事都會解決的。

「哼,我說話算話,說不要就不要;信不信由你們,我和樂安安退出。」

波娜娜的表現,讓凱諾和經寶感覺到不對勁;就是德魯伊,也露出沉思之色。

事情似乎並不像表面上那麼簡單,但是他們卻完全不清楚究竟是怎麼回事;難不成,這其中還有什麼其他的變故?

似乎是因為德魯伊的不相信,波娜娜直接拉著樂安安就要離開;那一副根本就不想停留的樣子,讓凱諾感覺到一絲危機。

都說了幻陣不是靠實力解決的,誰進去都有可能破掉;那為什麼,波娜娜就是不願意一試?

幻陣真的有那麼恐怖,凱諾不相信;他猜測,波娜娜肯定是知道什麼其他的事情,但卻是不想和他們說罷了。

而且她不說的這個隱蔽,很有可能關係到他們的小命;畢竟是聖階布置的幻陣,魔導師大劍師一個不妨,恐怕都有可能掛掉,更何況是他們。

「一個幻術魔法師的藏寶洞裡面有什麼,我們也不要了。」

凱諾突然開口,居然也不探索這個上古遺迹;一旁的經寶只是看了一眼,便不再開口說話。

巴克三兄弟此時一副猶豫不決的樣子,畢竟去的人越少,也就越危險;真的沉入幻境,那就真的死定了。

「上古遺迹,這可是上古遺迹啊;即使是幻術師,傳聞中他也殺過很多的聖階;所得到的東西,基本上都是他用不到的。」

「想想裡面的東西,魔核,魔晶,寶石,法杖,神劍;傳聞中,幻陣之王多米諾還曾經得到過神劍鋒芒,那可是神器級別的武器啊!」

「你們都不進去,那就只剩下我一個人了;我一個人,怎麼可能擋住聖階幻陣啊;進去的人越多,通過的幾率才會越大。」

眼看所有人都要不去,德魯伊瞬間急了;如此情形,自然是引起了眾人的注意。

「剛才你還不知道多米諾,怎麼突然間對他如此熟悉;而且一開始那麼容易的找到這裡,難不成你早就知道?」

波娜娜面色一冷,猛的貼近德魯伊;如此情形,自然是將他嚇了一跳。

感覺到周圍幾人略帶敵意的目光,德魯伊猛的嘆了口氣,苦澀的說道:

「我承認,這個上古遺迹我知道;實際上,是我把他告訴你們的;你們撿到的那個地圖,就是我給你們的。」

「這裡真的是上古遺迹,而且裡面真的有大量的寶藏;我想要幻陣中心的幻陣石,因為那是一個九級幻妖的魔核;如果我得到了,就可以變身幻妖,輕而易舉的殺人於無形之中。」

德魯伊說著,整個人都激動起來;只是聽到他的話,凱諾還沒什麼,其他人卻是震驚不已。

「幻妖,還是九級幻妖魔核;怎麼可能,幻妖不是在上古時期就絕跡了嗎,怎麼?」

樂安安滿臉的不可置信,卻是將凱諾的記憶勾了起來;此時他才想起,那幻妖似乎是上古時期就滅絕的魔獸;據說其數量非常的少,比鳳凰還要少的多。

它們的模樣與普通松鼠差不多,體型也只有一尺;唯一不同的就是,頭生白色寸許長獨角。

無論是大小還是長相,都將幻妖定義為非常可愛的魔獸;實際上,它也沒有任何的攻擊力;但是真正說起來,它卻是非常的恐怖。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