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張鵬飛又把前因後果說了一遍,兩個女人聽得都呆住了,過了好半天江小米才說:「這位老人真不簡單,他的智慧可不比我們低!」

「這老頭簡直就像個活神仙啊!」舒吉塔笑道。

張鵬飛白了她一眼,看向江小米說:「回去后你就把這些東西交給考古所,還有另外半張羊皮地圖。」

「嗯,交給我了。」

「叔叔,快把那張羊皮地圖拿出來看看……」舒吉塔一臉的好奇。

「你永遠也長不大!」張鵬飛看著舒吉塔笑了笑,從包中把羊皮地圖拿了出來,他還沒有打開看過呢。

張鵬飛小心翼翼地展開放在了茶几上,三人的腦袋都湊了過來。張鵬飛看向舒吉塔說:「瞧瞧吧,你能看懂什麼?」

「瞧不起人!」舒吉塔撇了撇嘴,指著圖上的一個圓形標誌說:「這個要麼是宮殿,要麼就是墳墓!」

張鵬飛盯著那小小的標誌看了看,笑道:「要我說應該是太陽!」

江小米咯咯地笑起來,說道:「要麼你們就打個賭,看誰猜對了!」

「好啊!」舒吉塔興奮地跳了起來。

「你真是不怕事大!」張鵬飛笑道。

「你敢不敢?」舒吉塔示威地問道。

「那賭什麼?」

「等我想好了再說,你先……先說賭不賭?」

「好吧,我就陪你玩玩,答應你了,如果我輸了就答應你的任何合理要求,如果你輸了……我的賭注就是儘快找個男朋友!」

「哼!」舒吉塔撇了撇小嘴。

江小米看著孩子一樣的領導,滿臉的溫情,這種感覺對她來說很幸福。

「你同不同意?」張鵬飛逼問道。

「到……到時候再說吧,同意又能怎麼著,怎麼也要找個喜歡的吧?難道你讓我隨便找個男的睡我?」

「亂說話!」張鵬飛一陣無語,「我的意思是讓你上上心主動去找,不是讓你找個不喜歡的!」

「這還差不多,那我同意了!」舒吉塔詭異地笑了,心想到時候可就由不得你了!

張鵬飛把羊皮地圖收好,交給江小米說:「給你保存吧。」

「好的。」江小米像捧著珍寶一樣放進了包中。

張鵬飛看了眼時間,說道:「行了,你們回去休息吧,明天還要工作呢!」

舒吉塔站了起來,曖昧地笑道:「你們沒有別的話要說了?我先走啦,小米姐……你再陪叔叔一會兒嘛!」

「你這丫頭……」還不等江小米說話,舒吉塔已經跑了出去,讓門都沒有關嚴。

「這孩子!」張鵬飛搖頭苦笑。

江小米小臉羞澀,看著張鵬笑矜持地笑。

「來……」張鵬飛張開了手臂,指了指自己的大腿。

江小米不敢看張鵬飛的眼睛,便還是上前被他摟進懷中,**輕輕壓在他的腿上。張鵬飛感覺懷中一陣柔軟和芳香,不由自主地將她摟緊,大手也攀上了那一對高聳的雪峰……

就在這時外面一聲響動,一條人影直接推門而入:「張書記,你還沒睡吧,我…… 「啊!」 逆風向 隨著房門被推開,江小米受到驚嚇,大叫一聲,身體一軟完全倒在了張鵬飛的懷中,而張大書記的雙手還捧著她高聳的雙峰,一時間沒反應過來。

「啊!」這一聲慘叫是趙金晶發出來的,她一看房間內的景像,又羞又氣,驚得腦海里一片空白,都忘記自己是來幹什麼的了!她一開始就對張鵬飛沒什麼好印象,後來由於工作上的交流對他漸漸有所改觀,可是現在那一丁點的好感蕩然無存了。

「呃……你……那個……」張鵬飛動了嘴唇,尷尬得無顏以對。他訕訕地把雙手從江小米的峰尖上縮回來,想把她推起來,可完全嚇傻的江小米腿都軟了,身體一動也不動。

「沒事了! 極品無敵女 你們繼續!」趙金晶反應過來後轉身就走,順便狠狠地瞪了江小米一眼,原本她對這個女幹部的印象非常不錯。可是怎麼就這麼的不自愛,她越想越來氣,替女人感到不值。

「你給我站住!」張鵬飛火冒三丈,原本還有些羞愧,可是見她是這個態度,難免生氣。

江小米也漸漸反應過來,扶著張鵬飛站起來,緊張得滿頭是汗,緊緊握著雙拳,喃喃道:「金晶,你聽我解釋,我們……」

「這事還有什麼解釋的嗎?你們也無需向我解釋,我管不著……」趙金晶扭頭還想走。

「站住!」張鵬飛又是大喊一聲,看似爆怒到了極點。

趙金晶被他那可怕的眼神嚇住了,瞧現在張鵬飛的樣子彷彿要把自己撕碎似的。她站在原地沒有動,這個男人怎麼突然有一股野蠻、暴戾、勇猛的味道?趙金晶倒抽了一口冷氣,暗暗後悔自己莽撞了。

「干……你幹什麼?」趙金晶躲閃著張鵬飛的眼神,還真怕他在盛怒之下打了自己。

「你進來找我,還問我幹什麼?」張鵬飛氣得翻著白眼,然後拉著江小米坐在了一邊,在這種時候他要保護女人。

果然,看見他這種舉動,江小米心裡舒服了一些,也不像剛才那麼緊張了。江小米一副賢惠的面容,靜靜地縮在張鵬飛身邊,事情已經發生了,逃避也沒有用。

「我……我……」趙金晶急得還真忘了自己來的目的。

「你好想想!」張鵬飛越想越來氣,說道:「你有沒有家教,上別人家不知道敲門嗎?」

「我看到門沒鎖就進來了!」

「這叫什麼邏輯?」

「那你上次不也是就這麼進了我的房間看我洗澡?」趙金晶脫口而出,說完之後一呆,恨不得抽自己一耳光,這種丟人事怎麼能說出來?而且還是在她的女人身邊,這要是被誤會……她不會以為自己是吃醋吧?

江小米的目光狐疑地射在趙金晶的臉上,領導怎麼會進她房間看她洗澡?難道……

「咳……上次我那是誤會,誰知道你在洗澡啊!」張鵬飛沒好氣地說道。

「那這次……也是誤會,我怎麼又知道你們在……」

「好了,今天的事我就不怪你了,我們在……在談工作,你也別多想……」張鵬飛厚著臉皮說道,就連他自己都感覺這個借口實在不怎麼樣,臉上訕訕的。

「哼……」趙金晶差點冷笑出聲,心想這個男人真是不要臉到**了。

「金晶,我們真的沒有……那個……」江小米在一旁說道,這可不是假話,他們之間確實還沒有那個。

趙金晶瞄了眼江小米,冷淡地說:「那是你們的事,我管不著。」

「金晶,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我和張書記之間……」

「小米,」張鵬飛擺擺手,「算了,」彷彿示威似的,他伸手將江小米摟入懷中,看向趙金晶說:「你看到就看到吧,我們雙方是有好感,但還沒有你想得那麼齷齪,滿意了?」

「我不……不是……」趙金晶擺擺手,被他這麼一搞好像自己做錯了似的。

江小米幸福地依偎在領導身邊,雖然還有點羞澀,但是當一個男人對女人如此的時候,其它的任何一切已經不重要了。江小米從來沒想過把張鵬飛從誰的身邊搶走,只是這樣也挺好的。像她們這種高官女人,婚姻生活註定難以幸福,她這輩子也不可能找個好的男人再婚了,可是不婚並不代表著不愛……

「說正事吧,你來找我幹什麼?」張鵬飛板著臉問趙金晶。

「我……我想和您談談寧總的事情……」趙金晶看了眼江小米,不知道話從何說起,這必竟涉及到高層。

江小米會意,推開張鵬飛的手臂說:「張書記,那我先回去了,您和金晶聊吧。」

「行,剛才我們商量的事情就那麼辦,回去后就把那些東西交給考古所。」張鵬飛一本正經地說道。

「知道了。」江小米點點頭,也里也感覺好笑,領導這不是欲蓋彌彰嗎?

趙金晶偷偷撇了撇嘴,心想這人的臉皮還真是厚。

……………………………………………………………………………………

江小米關好房門后,張鵬飛看向趙金晶說:「你現在可以說了……」

趙金晶走過來坐在他對面,清了清嗓子說道:「剛才寧總和我談了一些事,我有點沒聽明白。所以就想……和你聊聊。」

「想請教我?」張鵬飛一臉玩味的笑容。

趙金晶硬著頭皮點點頭,想請教他是覺得他在政治上的領悟比自己強,可是沒想到發生了這件事,這讓她實在說不出「請教」兩個字了。

「寧總都和你說什麼了?」

「寧總和我說的話很讓人意外,甚至感覺都不像他說的話。」趙金晶頓了頓,接著說道:「他主要和我談了談未來髮菜,告訴我把握機會,以我的條件完全可以……可以走得更遠,甚至他希望我今後離開企業,進入黨委、政府工作,讓我繼承父親的……他說可以幫我。聽寧總的意思,他非常支持我從政,還說想讓我的上升速度快一些……」

「你真的不明白寧總說這些話的用意?」張鵬飛若有所思地問道,從原則上來說,這些話確實不應該從寧總的口中講出來。不過寧總當著她的面說出來,這也表明了某種態度。

趙金晶說:「這些話的用意很直白,我不明白的是他為何突然對我如此?你應該知道的,他和我爸最近一段時間……」

「這些我都知道,你覺得寧總有其它目的?或者說是有什麼陰謀?」張鵬飛含笑問道。

趙金晶訕訕地笑,張鵬飛道中了她的心事,她確實是這麼覺得的。寧總過去與她幾乎沒有什麼交集,突然之間如此親切並且談到未來的政治傳承,這讓她有些接受不了。以寧總與她父親之間的關係,她無法相信寧總是好心。最近幾年關於「趙寧之爭」在黨內鬧得很厲害,即使這兩人本身沒有私下的恩怨,在這樣背景的渲染之下也實在談不上是什麼朋友。而寧總突然關心對手的女兒,這不禁不令人懷疑。

「這次你還真想多了,其實寧總的本意……這些話不是對你說的。」張鵬飛微微一笑:「你只是一個傳話的人,沒必要想那麼多。」

「你這是什麼意思?」趙金晶有點不高興了,在他眼中自己就這麼不堪嗎?

張鵬飛擺擺手,說道:「你誤會我的意思了,我只是想說寧總是在借用你,藉助這些話來與你父親進行溝通,懂嗎?」

趙金晶似懂非懂,疑惑道:「如果真像你說的這樣,他還用得著這麼複雜嗎?為何不直接與我爸開誠布公的聊聊?」

「你呀還真是不懂政治,他與你父親的關係……其實過去一直在冷戰,他們之間的私下交流也並不多。現在黨代會在即,有些事……我想你應該明白,在這種背景之下,寧總主動做出了讓步,走出這一步很不簡單啊!接下來就看你家首長的了……」

趙金晶撅了下紅唇,模樣十分可愛。

張鵬飛笑道:「你還別不信,寧總很真誠……」

「就是因為突然真誠了,讓人不敢相信,你們這些政治家平時都太深沉,突然變得簡單讓人感到可怕。」趙金晶順便把張鵬飛也給挖苦了。

「既然你有疑問幹嘛不問你父親?」張鵬飛不解地問道。

趙金晶小臉一紅,心虛地說:「我幹嘛捨近求遠?」

「你是不想讓首長輕視吧?這是女兒在父親面前的驕傲?你不想被首長看扁,對吧?」

趙金晶扭頭沒應聲,就像什麼也沒聽到。張鵬飛的話確實道中了她的心事,她永遠都是驕傲的存在,可不想讓父親知道自己也有不明白的地方。

「要強不是壞事,但一個女人過分要強……小心嫁不出去。」

「哼,那就不用您操心了,謝謝……」趙金晶懶得再和他說話,起身就要走。

「金晶,」張鵬飛情急之下伸手將她拉住。

「啊……你幹什麼!」趙金晶甩開他的手跳了起來,還以為他色心大發要對自己不利。然而由於雙腳跳了起來,落地的時候一個重心不穩,腳踝歪了一下,整個人都要摔倒了。

「小心!」張鵬飛將她抱住,摟著她纖纖細腰,滿臉無奈地說:「你……你也太敏感了,我只是想……」

「別碰我……」趙金晶顧不得想別的,一見張鵬飛將自己抱住,大腦中一片空白,伸手就去推他。

張鵬飛的身體原本就是歪的,又被她這麼一推,兩個人雙雙載倒在沙發上,她溫暖的身體直撲上來,張鵬飛感覺懷中軟軟的,平時還真沒看出來,這女人身上也挺有料的……

「啊……放開我!」 女王計劃:養個小弟做忠犬 趙金晶不顧腳上的疼痛,掙扎著要爬起來。

「你消停點,怎麼像個孩子!」張鵬氣得把她推到一邊:「我是老虎啊?能把你怎麼樣?」

「你剛才對我……」趙金晶委屈地咬著嘴唇,眼淚都快流出來了。

「我有話對你說,你緊張個什麼勁兒?」張鵬飛越想越氣:「趙金晶,你必須正視自己的態度,也要正視我!難道我在你心中就那麼的可怕?還是說我就是個色魔,對任何女人都……」

「對不起……」趙金晶醒悟過來后也知道是自己太敏感了,「可能我……」

「我不是壞人,」張鵬飛在這種情況下講出此言,總感覺有些彆扭。

「我……啊……」趙金晶想爬起來,不料再次觸動了腳上的痛感。

「我看看,別傷到骨頭……」張鵬飛讓她側卧在沙發上,雙腿擺了上來,然後脫掉了她的高跟鞋和襪子,露出了光澤粉白的小腳。

趙金晶這次沒有反抗,羞得臉色通紅,緊緊咬著嘴唇,這姿勢、這情形實在過於旖旎。關鍵是她此時還穿著皮裙,雖然腿上穿著打底褲,但是兩條長腿被他如此擺上檯面,實在性感非凡,連她自己都不好意思看。

張鵬飛也注意到了她此時的姿勢多麼的誘惑,只好硬著頭皮假裝沒看到,雙眼盯著她扭傷的腳踝,伸手揉了上去。

「啊……」趙金晶痛叫一聲,眼淚不爭氣地流了出來。

「腫了,應該不會傷到骨頭,只是扭了一下。」張鵬飛鬆了一口氣。

「疼……」趙金晶喃喃地說道。

「你等著,我讓人送點紅花油上來……」張鵬飛說著就要打電話。

「不要……」趙金晶勾住張鵬飛的手,可憐巴巴地搖搖頭:「我這個樣子……」

張鵬飛知道她被人看到,為難地說:「可是你這樣不行啊,如果不處理腫得會更嚴重,你明天怎麼走路?」

「我……」趙金晶的眼淚像斷了線的珠子,咬著嘴唇不想嗚咽出聲,她心裡實在是委屈極了。本來想進來談點正事,沒料到撞破了他們的「私情」,現在又把腳扭傷了,難道這是上天的報復?

「你等著別動,我出去一下,酒店應該會有。」張鵬飛披上外套就出去了。

趙金晶還是以剛才的姿勢橫卧在沙發上,低頭看了看自己兩條修長的**,像個小姑娘似的翹起了嘴巴,也不知道她在想什麼。

……………………………………………………………………………………

張鵬飛很快就回來了,手裡多了瓶紅花油,笑眯眯地說:「真有!」

趙金晶的臉上也有了笑意,點了點頭。張鵬飛走過來坐在沙發上,將她的兩條**放在膝上,然後輕輕地握住受傷的右腳。

「啊……」一被張鵬飛捏住患處,趙金晶的嗓子眼又是一陣尖叫。

張鵬飛聽著如此**的吟叫,實在有點讓人吃不消,手指輕輕地在她的腳踝上揉捏起來,說道:「先揉熱再上藥,那樣容易吸收,你忍著點疼……」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