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那麼四位客人,這是菜單。等你們選好了之後,直接搖響桌子上的鈴鐺即可。」

美女招待依次給葉恆四人遞上了一份菜單,不過這菜單卻是用玉簡所構成。

葉恆抓起他面前的玉簡,精神往裡面一掃。

接著,無數個色香味俱全,外觀極其誘人的菜式在他眼前浮現。

於此相對應的,每道菜式之後都跟著一串數字。

那數字,代表著點這道菜所需要花費的貢獻點。

僅僅數息,葉恆便把這數百道菜肴一一閱覽了個便。

心中產生的感受便是,真他媽的貴!

這哪裡是吃菜啊,就算是吃靈丹也不過如此吧,隨隨便便的一道菜便是在四千貢獻點上下浮動。

這裡,最便宜的一道菜也要三千貢獻點。

至於那最貴的幾道菜,個個不光名字奇葩,而且價格也是貴得離譜。

「爆炒火蛙舌……五萬三貢獻點。」

「清蒸狂暴魚……六萬貢獻點。」

「糖醋碧鷹肉……七萬貢獻點。」

這……他媽的一個比一個貴。

「媽呀,這……這,咱們要不換一家吧。」剛剛看完菜單的王帆擦掉額頭的冷汗,帶著絲絲期待之意地問道。

雖然說哥是發財了,可這經不住這樣吃啊。

「杜師姐,咱們不如換一家吧,聽說這靈食樓的菜其實也不怎麼好吃的。」王帆略有些討好意味地向杜雅問道。

王帆知道,坐在這裡的三人,話語權最大的要屬杜雅了。

只要說服了杜雅,那麼另外兩人自然也不會反對了。

「換什麼換,這裡挺好的。而且我很早以前便想來這裡大吃一頓了,沒想到居然最後是託了我這個好師弟的福。」

杜雅給了王帆一個溫柔地笑,接著便毅然地拉響了擺在桌子上的鈴鐺。

「叮鈴……叮鈴!」

清脆的鈴鐺之聲,回蕩在小屋之中,好不動聽。

王帆的臉色卻與此同時,變成了豬肝之色,雙目之中泛著深深的絕望。

「完了……我的十七萬五千貢獻點啊!」 「吱呀。」

小屋的屋門被推開,剛剛的那名美女招待笑盈盈地走了進來。

「請問,決定好點什麼了嗎?」

美女招待面帶笑容地說著,靜靜地站在那裡,等待著回答。

「嗯,我要這個糖醋碧鷹肉,你們也趕緊點呀。」杜雅催促道。

「額……」坐在杜雅一邊的王帆嘴中發出一聲奇怪的叫聲,臉上露出一絲肉痛之色。

這男人婆也太可惡了吧,居然一上來就點了個最貴的啊……嗚嗚嗚,我的貢獻點啊。

此刻王帆恨不得狠狠地抽他自己幾個大嘴巴子,誰讓他閑得蛋疼居然主動提出帶著靈食樓大吃一頓。

陶雪沉吟了一下,眼中閃過絲絲複雜之意,輕輕地開口說道:「那我就要這百草花蜜湯。」

這個在葉恆印象之中,好像需要一萬兩千貢獻點,不算多。

嗯,當然是相比較杜雅點的那個糖醋碧鷹肉來說了。

現在輪到葉恆了。

「既然這樣,我便點個蓮子莫盆根。」葉恆雖然很想像杜雅那般狠狠地宰王帆一頓,但是看到他那可憐兮兮的模樣,最後又狠不下心來,點了一個僅需要五千貢獻點的菜。

「嗚嗚嗚,還是小師弟對我好啊。」聽到葉恆的點的菜名后,王帆感動得淚流滿面,要不是兩人之間隔了一大段距離的話,他定會就這樣抱了上來。

抽了抽鼻子,王帆最後點了一道最最便宜的,也就是那三千貢獻點的菜,乾癟豆腐,意外的一個比較正常的菜名。

「嗯,我都記下了,請各位稍等片刻。」美女招待溫和一笑,接著行雲流水般地從每個人面前拿走了那菜單玉簡。

當美女招待經過葉恆面前時,她那大大的眼睛俏皮地對著葉恆眨了眨,隨後才走出屋外。

咦,我認識她嗎?葉恆眼中閃過一絲愕然,心中大為不解。

因為看那美女招待的模樣,好像是認識他的。

然而,葉恆翻遍了記憶,卻還是沒有找到任何的片段。

葉恆敢肯定,在來到這靈食樓之前,他絕對沒有見過那美女招待,那為何她要對自己眨眼睛呢?

莫非……剛剛沙子進了她眼中?

嗯,絕對是這樣,肯定是這樣的。葉恆越發地肯定了自己的這個猜測。

就在那美女招待剛剛走出葉恆四人所在的小屋子之後,她那白質的臉龐之上染上了絲絲紅暈。

「怎麼辦,我居然做出了那麼大膽的動作,他不會認出我是誰了吧?」

美女招待雙手捧著小臉,有些害羞地蹲了下來,臉蛋變得像那紅撲撲的蘋果一般紅潤,讓人看見了忍不住想上去咬一口。

就在這時,從走廊的對面一名長著五大三粗的大漢迎面朝著那美女招待走去。

「妹妹,你在這裡啊,我找了你好一陣子了。」那壯漢喘著粗氣,聲音猶如悶雷般嗡嗡地在美女招待耳邊炸響。

「哥,你怎麼來啦?」美女招待眼中閃過一絲驚訝,嗖地從地面站了起來。

如果,葉恆現在走出來的話,一定會非常的震驚的。

因為,這大漢他認識。

正是在那雜役峰的後山之上與葉恆過過幾招的周山。

而周山有個妹妹,記得叫做周靈兒。

「我這不是想你了嗎?」周山憨厚一笑,目光有些躲躲閃閃。

周靈兒嘆了一口氣,無奈地說道:「哥,你是不是又惹怒了洛師姐?」

「嘿嘿,妹妹果然料事如神。你也知道,我這力氣有時候自己都控制不好,上次去她那裡的時候,一不小心把她那破爐子給砸了。」周山摸了摸腦袋,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

「好吧,那等我手上的事情忙完了,便和你一起去和洛師姐道歉。」周靈兒也不是第一次幫自己的這個一根筋的傻哥哥收拾爛攤子了,所以對於這種事情處理的得心應手。

像是早就知道周靈兒會答應下來,周山嘿嘿一笑,一邊揮著手一邊往外面走去。「那我就先去外面等你了。」

話音剛剛落下,周山便已經消失在了周靈兒的視線之中。

對於這個傻乎乎的,卻又異常關心自己的哥哥,周靈兒也是非常的重視的。

畢竟,如今在這個世上還與她有著血緣關係的,只剩下了她的這個哥哥。

一下子,周靈兒又想起了曾經的那段傷心的往事,不由地有些悲從中來。

足足過去了十息,她才重新整理好情緒,又恢復了那溫柔而又平易近人的笑容,邁著輕快的步子消失在走廊的盡頭。

半個時辰之後,在葉恆四人所在的小屋之中,食物的香味撲鼻而來。

雖然說這裡的價格貴得離譜,但是好歹從賣相和氣味上來,絕對是一等一的。

縱然是對口腹之慾並不是很是在意的葉恆,此刻也不禁食指大動,大快朵頤著。

杜雅的吃相也是異常的豪爽,直接用手抓起那碧鷹肉往她那朱唇里丟,小臉之上掛著大大的滿足。

另外一邊,陶雪則是小口小口地她的百草花蜜湯,白質的臉龐上沒有似杜雅那般的滿足與喜悅之感,而是一種深深的懷念之情。

她那漂亮的星眸凝望向了窗外的遠方,久久出神,似是陷入了回憶之中。

至於王帆則苦逼地啃著他的乾癟豆腐,不知道為何,他的豆腐咬起來的感覺,居然和在啃石頭一樣,又硬又苦,沒有一點的味道。

在他眼中除了他的這個乾癟豆腐,其他三人的菜都是那麼的美味可口。

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發現了這個事實之後,王帆更是用力地啃著他的乾癟豆腐,眼角掛著「幸福」的淚水。

「小師弟,咋倆要不換換?我這乾癟豆腐其實還挺好吃的。」王帆知道想從兩位大美女嘴中撈出點食物,是絕沒有那個可能性的,所以他便把目標放在了葉恆身上。

「是嗎?可惜了,王師兄。你要是早點說的話,我能剩下來一點,現在是連一點渣滓都沒了。」葉恆有些可惜地說道。

「啊?」王帆愣了楞,心中的苦澀之情更甚了,更是賣力地啃著他的乾癟豆腐,以肉眼可見地速度消滅著。

這可都是貢獻點啊,絕對不能浪費一絲一毫的,就算是塞他王帆也一定要把它給塞進肚子里。

九萬貢獻點就這樣沒了,沒了……王帆此刻老淚縱橫,好不悲傷。

「咦,我感覺到我體內的元力在沸騰著,有種要突破的感覺。」

剛剛解決完那糖醋碧鷹肉的杜雅驚呼道,接著便盤坐於地,屏氣凝神,周身元力狂涌著。

「不會吧,這菜肴還有祝人突破的功效?」王帆咋呼道,雖然聲音很大,但是由於他用上了一絲元力。

所以那聲音只在葉恆與陶雪耳邊響起,並沒有影響到正在專心做突破的杜雅。

關鍵時刻,王帆還是顯得異常的細心,並沒有做出平日里的那些極其白痴的行為。

就在葉恆、陶雪以及王帆三人的注視之下,杜雅周身的元力愈發的凝實濃郁,在她身後七道元力漩渦急速地旋轉著。

隱隱約約之中,在那第七道元力漩渦的下方,有個極其細小的空洞出現在那裡。

葉恆知道,關鍵時刻到了。

如果杜雅成功了的話,那道空洞就會衍化成第八道元力漩渦,失敗則算是突破失敗。

所有的人在這一刻都不敢在出一聲,就連浮躁的王帆也老實了下來。

「呼……呼。」

空氣之中,穿來一陣呼嘯的風聲。

那空洞愈發的變大,而且凝聚在杜雅周身的元力不住地往那空洞之中填去。

僅僅過去了五息,那空洞之中便充斥著元力。

下一刻,一絲清脆的「咔嚓」之聲,回蕩在小屋子之中。

「呼!」

狂風大作,那被元力所填滿的空洞豁然炸開,接著變成了第八道元力漩渦。

絲絲天地間的靈氣被那八道元力漩渦所牽引,不住地往杜雅體內匯聚,化為元力填補她此時的虛弱。

三息過後,一股強大的氣息從杜雅身上迸發而出,她豁然睜開了雙眼。

「突破了!」杜雅好看的眼眸之中泛著激動的光芒,小小的拳頭不住地揮舞著,整個人高興極了。

見此,葉恆這才舒了一口氣。

這時,王帆也恢復了平日姿態,三步並兩步衝到杜雅身邊,開口問道:「杜師姐,你剛剛突破的原因,是不是因為那糖醋碧鷹肉?」

杜雅神秘一笑,帶著戲謔地語氣說道:「你覺得呢?」

不知為何,此時王帆突然握緊了拳頭,像是下了某個重大的決心一般。

又過了兩息,王帆笑著說道:「行了,既然你們大吃一頓完了,那就趕緊走吧,我去找老闆付錢。」

王帆話音剛剛落下,他人便已經跑到了屋外,動作異常的敏捷,連兩息都沒用到。

「你們不用等我啦!」

小屋子之中回蕩著王帆的話,而他人早就跑得沒影子了。

也不知道他葫蘆里賣的什麼葯,搞得這麼神神秘秘。

但三人也沒有太在意,競相離開了。

走在最後的葉恆,好像從那走廊的盡頭聽到了王帆的聲音。

「老闆,給我再來一盤糖醋碧鷹肉!」 葉恆苦笑了一下,果然這王帆去點那糖醋碧鷹肉了。

這不是別人吃了能突破境界,你吃了就也能突破。

沒有一定的積累與沉澱,哪裡會那麼容易突破。

如果光吃吃這種菜肴就能突破的話,那還要苦苦修鍊幹啥么。

不過,葉恆知道,此刻的王帆就算是十頭牛都拉不回來,突破境界的誘惑對他來說是實在是太大了。

就算明知道突破境界的可能性是微乎其微,王梵也要不信邪地試上一試,不撞破南山不回頭。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