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我也是道門中人,你這道門之術,我也會……你殺不了我……”

陰陽老叟大聲狂嘯着,念動咒語。

隨着他的身形不斷晃動,道門神通耀眼而出,如煙火一般絢爛,滾滾聲威化作江海濤濤,怒嚎沖天,一襲寒光閃耀而來。

“砰”

四周山林的草木,連排倒下,巨石穿空而起,塵土飛揚漫天。

高空之上,無盡金光凝聚而來,化作兩個金黃色的“天師大手印”,震破虛空,相撞在一起。

蒼茫宇宙星辰,猶如這一刻都要崩塌。

錢探吳乾 “金槌萬隊,銅頭鐵額。輔雷猛史,天鼓轟掣。碎破鬼爽,絕汝鬼跡。西靈紫詔,玉皇寶救。隨氣速現,真威赫奕。急急速速,揚威戮力。玉清帝命,風火傳驛。急急如律令。”

隨着咒語響徹天際而起,神祕人一腳踏出,燦燦金蓮,在他的腳下不斷顯化而出,如湖水漣漪一般,朝着四方擴散而去。

只見他擡手之間,虛空幻化出一隻巨大的麒麟,怒目而瞪,仰首長嘯,直驚得萬獸瑟瑟發抖,澎湃的威勢蕩掃而出,擊碎九霄雲海,巨大的威能直朝陰陽老叟壓去。

電光霹靂閃落,山林之中,爆炸聲不絕於耳,四周大地被硬生生炸出一個個窟窿。

無盡虛空,震裂而開,如化雄壯怒海,一望無際,重重巨浪攜天地之威而起,幻化日月之光而出,綻放千里,斬滅衆生。

“道門三十六神技之一,麒麟入海。”

陰陽老叟驚顫不已,連連後退,臉上露出了驚恐的神色,

他雖然是道門茅山派弟子,師承茅山祖師魏華存魏夫人,聲名赫赫,但他並非自負到不自知的程度。

他心中明白,若是比起道門術法神通,那他即便有七世散仙的神力加身,也斷然不可能與神祕人相比。

陰陽老叟怒吼着,全身凝起神力,交織的神芒,如影如光。

只見他一拳轟擊而出,四周煌煌之威同身而起,碧光如練,橫掃長空而來。

“轟隆”

陣陣巨響,再次發出。

麒麟之威踏破星河而來,輝光閃爍,無盡星芒,化出七七四十九個漩渦,異彩紛呈,如神靈降世,威嚴萬分。

陰陽老叟的無匹拳勢,如石落大海一般,瞬間被完全吞沒,連一丁點的浪花都沒跳動出來。

金黃神芒,伴隨着麒麟之威落下,瞬間擊在了陰陽老叟的頭骨之上。

“咔擦”一聲,他的頭顱,片刻之間開裂,整個人的臉上神色一僵。

“你殺不了我……我死不了……”

陰陽老叟暴怒着大吼一聲,不斷扭動着自己的脖子,雙手像是攬起日月之光,一下子摁在了自己的頭顱之上。

他那顆人頭,這一刻,奇蹟一般的,一道道裂紋竟然開始癒合。

不到十秒鐘的時間,他整個人恢復如初,完全不受任何影響。

神祕人眉眼微微一眯,似是也有些驚訝。

其他散仙,若是被他擊中頭骨,片刻之間,便會灰飛煙滅。

沒曾想,陰陽老叟的實力竟然如此可怕,縱然已經是強弩之末,經歷過一次次生死大戰,但威力卻依然不減。

“我跟你拼了……”

陰陽老叟獰叫一聲,整個人朝着神祕人猛撲上來。

一道道青光,在他的周身縈繞,漫天邪氣似是徒然而升,這一刻的他,哪裏還有什麼道門弟子的模樣,分明就是一個從地獄之中出來的惡魔。

強大的光華,頃刻之間完全流轉下來,像是瀑布的巨大水霧,透明晶瑩的光芒,密密麻麻,化成了尖銳的刀刃,斬碎虛空萬法。

神祕人冷冷一笑,大喝一聲:“我看你能擋我幾次……”

話音落下,一掌揮舞而出。

面前虛空,層層崩裂,星光四溢而出,磅礴的氣勢,山海連綿而來,化作滔天之勢,如鷹擊長空一般,蕩掃八方。

眼前,陰陽老叟的攻勢,不斷被神祕人所震破。

無盡的威能,猶如虛幻一般,根本抵擋不住神祕人那強大的殺機。

凌冽的寒風吹來,似是蕩起洶涌的氣浪。

一瞬之間,如暴風雨驟然而落。

“轟隆”

一聲巨響,聲音響徹天地之間,震耳欲聾。

這一刻,猶如山川碎裂,大海狂嘯,蟲鳥驚懼,虎嘯龍吟。

神祕人的身影閃過,破空留下痕跡,瞬間洞穿了陰陽老叟的身軀。

“你……”

陰陽老叟整個人徹底僵住,面上驚懼猙獰的神色,也像是凝固住了一樣。

“啪”

只看見他的身軀,直挺挺地栽倒在地,一隻腳微微抽搐了幾下,徹底沒了動靜。

這一次,他是真的死了,連一點反抗的機會都沒有了。

堂堂七世散仙,震古爍今,到頭來,落得個暴屍荒野的下場。

恐怕,連陰陽老叟,也想不到自己會有這樣的結局。

整片山林,瞬間像是寧靜下來,漆黑的夜色,再次席捲而來,將所有的光華,完全吞沒。

黑暗之中,神祕人淡淡地看了一眼陰陽老叟的屍體,搖了搖頭,冷聲說道:“全軍覆沒……”

話一說完,他也不再停留,邁步,朝着茂密深山裏頭走去。

夜幕,漸漸陰沉,將他的身影,完全遮掩。 謫仙盟陰陽老叟率領二十五名散仙,圍攻茅山,被茅山開啓無上殺陣,全軍覆沒。

第二日,消息傳出,天下修煉者震驚。

沒有人敢相信,一個古老的門派,傳承已經散失許多,竟然還能夠憑藉着陣法的力量,斬殺二十五名散仙。

一時之間,人人驚聲長嘆。

“看來這道門派教,雖然現在已經沒有什麼大成修煉者,但也不是能輕易攻打的。”

“對啊……二十五名散仙的力量,當初圍殺李長生,都能都將李長生殺死,還逼退後卿……結果,到了茅山那裏,竟然會被一個茅山殺陣所弄的全軍覆沒……”

“謫仙盟這一次,損失慘重,恐怕至尊要親自出手了。”

城中,許多人紛紛猜測,都議論起來。

兩次大戰下來,雖然謫仙盟展現出了驚駭人世的戰力,數十名散仙合力,足以匹敵天下修煉者,然而,即便如此強大,卻也折損陣法當中。

“茅山那個牛鼻子掌教,這一次,可算得上是揚眉吐氣了……”

“哼……依靠着祖師爺傳下的陣法,苟延殘喘罷了……整個茅山,無人敢出山……也只能躲在裏頭嚎叫幾聲……”

幾隻修煉大成的妖怪,憤憤地說道。

這些妖怪,與道門中人,向來不和,本以爲謫仙盟此次出手,能夠將茅山滅教,沒曾想,卻是出了這樣的事情。

“要我說,還不如派那些新招收的外門成員去,也不攻打茅山,就圍在茅山下面,將這些牛鼻子,全部困在山上,困他個十天半個月的……統統餓死去……”

“你怕是失了智吧?山上那些牛鼻子,自己種菜,山裏還有山泉水,自給自足,你想困死他們,談何容易?”

“呵……不困死他們,難不成,還要再去打一次?那茅山殺陣如此厲害……再開啓一次,誰人能擋?”

“……”

兩隻妖怪,爭論得面紅耳赤。

謫仙盟總殿之中,憤怒的至尊,發狂似的咆哮着。

十名散仙在下方,瑟瑟發抖,全部跪倒在地,大氣不敢喘。

“你們誰能告訴我……是怎麼回事?怎麼回事?區區茅山……已經沒落百年,那掌教,我一根手指就能摁死……然而我方卻折損了二十五名散仙,全軍覆沒……你們告訴我……這是怎麼回事?”

至尊的眸子之中,寒光爍爍,震得整座大殿,猶如要崩塌一般。

一股幽幽的深邃之氣,從他的身上發散出來,似是亙古永存。

兩次大戰,謫仙盟損失下來的散仙,接近七十人,如今整個大殿之中,哪裏還看得見衆仙跪拜的畫面?只剩下十名散仙在下方。

這樣一個龐大的力量,一夜之間,化作烏有。

一尺畫江南 這麼多的散仙,凝聚在一起,能將蒼天打出一個窟窿來……但如今……

整座大殿,寂靜下來,沒有人敢直面至尊的怒火。

半晌之後,至尊才平靜幾分,眉眼微微一眯,冷聲說道:“我如今渡劫在即……而‘無極陣圖’的力量,還未完全恢復,照這種情況下去,十世天劫到來之時……我將灰飛煙滅……”

“至尊……至尊……”烏伏遂整個人一震,連忙擡起頭,看向上方的這個君王,說道:“至尊一定能平安渡過天劫……只要至尊渡劫成功,便可邁出這最後一步,修成魔王,到那時,死去的這些散仙,至尊便能依靠着無匹的魔力,讓他們重生……”

他話一說完,底下跪着的九人,眼神之中,一樣有光芒閃過。

是的,至尊一旦邁入魔道,修煉成魔,那將擁有超脫天道的力量,到那時,至尊就可以將這些已經魂飛魄散的散仙魂魄,再次凝聚,以滔天魔力,助他們成爲魔的跟隨者。

只要魔王不死,跟隨者,便會不滅。

這也是爲什麼一直以來,這些散仙,願意以至尊爲首的原因。

能擁有飛昇資格的修煉者,千古以來,都是驚世之人,個個老謀深算,這些人,願意彙集在一起,組建成爲謫仙盟,就是爲了有朝一日,能夠逆天道而行。

而想要逆天道,唯一的辦法,就是成爲魔。

如今,機會就在眼前,只要至尊成魔,人世之間,再也沒有任何人,能夠抗衡謫仙盟。

至尊朝着天際,緩緩看去,眸子之中,明滅不定,緩了許久之後,才幽幽地開聲說道:“陰陽老叟,我真是錯信他了……”

底下,刑弒天連忙開口說道:“至尊,如今我們招收外門成員的事情,已經進行到了一半,數千修煉者,爲我們所用……我們雖只剩十名散仙,但無一不是英勇善戰之輩……這一次,只要至尊親自統領我們,我們必能拿下茅山……到那時,茅山氣運盡數被收,‘無極陣圖’的力量恢復巔峯,至尊便能成功渡過天劫。”

經刑弒天這麼一提醒,至尊似是想到什麼,緩緩地朝他看去,問道:“外門成員裏頭,可選拔出管事了?”

“還沒……如今第二場考試剛剛開始,比試共有三次,如今只進行到了第二次……”

至尊微微點了點頭,說道:“第三次比試,不需要了……”

“至尊?”刑弒天怔了一下,似是沒弄明白。

至尊深吸了一口氣,說道:“我不想浪費時間……第二場比試之後,只要通過考試的,一律晉升爲管事……接受培訓,我要你十日之內,將一切準備妥當……半個月後,我要親自出手……”

一股強大的氣勢,如洪水爆發一般,瞬間從至尊的身上發散而出。

衆散仙感受到那無匹的力量,只覺得雙肩之上,有萬鈞之力,一時之間,驚駭不已。

“至尊。”烏伏遂面色一震,說道:“我願做至尊助手,助至尊完成大業。”

如今,七世散仙陰陽老叟一死,烏伏遂六世散仙的實力,就已經無人能擋。其餘的九名散仙,皆只在五世實力。

“好。”至尊冷冷地說了一句。

“至尊此次出馬,必定能踏滅茅山……威震天下……”

衆散仙齊聲大喝道。

至尊冷冷“哼”了一聲,搖了搖頭,眸子之中,寒光閃過,說道:“這一次,不打茅山。”

“不打茅山?”底下衆散仙,面面相覷:“至尊打算?”

“道教祖庭,龍虎山。” 這一天,外頭關於茅山之事,議論不斷。

李若水,卻是要迎戰巫山娘娘了。

段天虎一臉興奮地出門,將消息打探回來,跟大夥兒八卦一下,然後衆人就做好的準備,陪着李若水朝着考試的地方而去。

天機子似是思索許久,說道:“這一次,謫仙盟損失慘重,裏頭的散仙估計已經沒剩多少人了,我們作爲外門成員,一定會受到重視。”

“沒剩幾人?”青眼怪搖了搖頭,說道:“就算只剩一人,那也非我們尋常修煉者能夠對付的,外門成員即便能得到重用,恐怕也是帝霸天這樣的人物……我們這些蝦兵蟹將,也只能是跑腿的份。”

“不見得……天下誰人不知,道門之中,就數陣法強悍?離開了這些祖師爺傳下來的殺陣……道門裏頭的牛鼻子,恐怕連我們這些外門成員,都對付不了……”

“知道又怎麼樣?難道,你能破那殺陣?”天機子不屑地說道。

鬼聖一笑,說道:“要破殺陣,又哪裏需要我們動手?有謫仙盟的至尊在,區區殺陣,有何不能破的?一旦雙方交戰,我們只需要跟在這些散仙后頭,吃香喝辣的,便可以。”

一旁的李若水,聽着幾人交談着,臉上神色卻是平淡如水。

“放心吧!李兄弟,你這次的對手,是巫山娘娘,要我說……直接棄權得了……”段天虎咧嘴一笑,拍了拍李若水的肩膀。

巫山娘娘,堂堂五品實力的修煉者,李若水和她打?

簡直就是死物葬生之地,任誰都不會看好。

更何況,鬼聖四兄弟,也認爲李若水會棄權,畢竟巫山娘娘可不是一個黃蟒精能夠與之相比的。

幾人談話之間,來到了考試的地方,卻看見許多修煉者,靜靜守候的,焦急的等待着什麼。

“怎麼回事?今天沒人比試?”

青眼怪疑惑地說了一句。

以往來到這裏,幾乎都有比賽,一場接着一場的比試。

而且,他們還是提前來的,照理說,擂臺之上,應該會有比試纔對。

可這裏,卻是沒有任何的歡呼聲,也沒人議論關於比賽的事情。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