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話雖如此,卻連他自己都能聽出自己的語氣是多麼沒信心,秦羽再有天賦,也終究只是食帝而已,和米聖的修為差距太大了,在米聖手中秦羽想動動手指都難,更何況逃跑?

然而,話音剛落,就聽旁邊嘩啦一聲水花四濺,一道黑影破水而出,霍清流和霍瑤立刻警覺,下意識就要攻擊,卻聽黑影急聲道:「別動手,是我是我!」

「秦羽?」二人異口同聲驚呼,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如假包換,千萬別動手,我現在可扛不住。」秦羽雖從暗河中出現,卻衣不沾水,腳下落定之後直奔清漪。

「你是怎麼逃出來的?」看清秦羽的面容,霍瑤非但沒有釋然,反而驚駭更甚,當時接住清漪,她和霍清流立刻按照秦羽提前交代的路線逃跑,對於之後發生的事並不知情。

「此事說來話長,她怎麼樣?」秦羽心急清漪,生怕米聖傷了她的根基。

霍瑤將清漪交給秦羽道:「修為被禁錮了而已,其餘倒是沒什麼大礙,就是一些皮外傷。」

「皮外傷?她挨過打?」秦羽將清漪抱在懷裡,聞言臉色陡沉。

「手腕和腳腕上的傷是鐐銬留下的,但臉上的傷顯然是人為。」霍瑤的語氣中也多了憤恨。

光線太暗,秦羽功聚雙目仔細檢查,果然發現清漪的左臉有點腫,看起來像是被抽過耳光,兩腮還有淡淡的淤青,應該是被強行捏開嘴所致。

「好,好得很,這些我早晚會十倍百倍還回去!」秦羽咬著牙說,語氣中滿是森森寒意,他可以容忍自己受罪,但絕不能容忍自己身邊的人受罪,米聖竟敢這樣對待清漪,絕對已經觸及了他的底線。

霍清流沉聲道:「若非家父重創閉關,米聖又豈能如此囂張?今日之仇,我霍家同樣不會善罷甘休!」

「霍聖情況如何?嚴重嗎?」秦羽急聲問,他只聽說霍聖受了傷,卻並不知道具體情況。

「情況不太好。」霍清流嘆道,在幽暗的環境下更顯陰鬱。

「難道就沒有什麼能夠療傷的藥物嗎?」秦羽問。

「有倒是有,但我們霍家沒有,稷下食宮也許有,但眼下這種情況,稷下食宮就算有會拿出來嗎?」霍清流冷笑。

總裁的小萌妻 秦羽蹙眉道:「究竟是什麼?說出來看看,也許我能幫上忙。」

「你?」霍清流看了秦羽一眼,搖搖頭沒有放在心上,隨口道,「比如無憂娑羅樹的果實,比如碧天玉菩提的果實,比如雲海生蓮,都是活死人生白骨的聖葯,同時也是極其稀有的傳說食材。」

無憂娑羅樹?碧天玉菩提?雲海生蓮?秦羽從未聽過這些,立刻用美食譜的食材庫進行檢索,最終成功找到了碧天玉菩提的資料。

碧天玉菩提,生長於食海秘地美食島,碧葉如蓋,一葉可參天,一葉可障目,果實活死人生白骨,入菜調製效果更佳,葉片可隱匿身形氣息,便是食聖也難以察覺。

「我只知道碧天玉菩提在食海秘地有,另外兩種不清楚。」秦羽道。

霍瑤和霍清流猝然抬頭,異口同聲道:「食海秘地,你確定?」

「你們不知道?」秦羽愕然。

「這些東西都是曇花一現,即便有人弄到,也絕不會吐露來處,所以至今都是迷。」霍清流說著緊張起來,「你真的確定碧天玉菩提在食海秘地能找到?」

「嗯,我確定。」秦羽只能含糊確認,總不能再給駱青顏甩鍋吧?

「好,太好了,知道哪裡能找到就好,此間事了,我定要去食海秘地走一趟!」霍清流用力握拳,終於看到了希望。

霍瑤若雙眼也亮了起來:「食海秘地的入口會不斷移動,而且只有特定時間才會開啟,算算時間,應該已經快開了,的確值得找一找!」

秦羽越聽越對食海秘地感興趣,對大食來說心田食海最為重要,心田秘地和食海秘地,就相當於美食大陸的心田食海,重要程度可想而知,裡面必然藏著種種天材地寶傳說食材,如果能夠去一趟,肯定能夠大獲豐收。

剛想具體問問食海秘地的相關信息,懷中清漪突然嚶的一聲悠悠轉醒。 ?清漪終於醒了!

聽到清漪的聲音,秦羽顧不上關注食海秘地,趕緊將注意力轉移到清漪身上。

睫毛顫動眼瞼徐徐睜開,在微弱光芒的照耀下,瞳孔漸漸對焦,黑亮的瞳孔深處倒映著秦羽滿是關切的容顏。

「秦羽?」清漪下意識說出眼前之人的名字,心中莫名湧現出一股激動眷戀焦急擔憂交織在一起的複雜感情,這股感情是如此強烈,如此勢不可擋,瞬間衝垮了她的心扉,讓她想要立刻投入他的懷中,緊緊抱住,再不鬆手。

「嗯,我回來了,抱歉讓你受委屈了,你放心,米聖對你的傷害,我定會十倍百倍還回去!」秦羽愧疚地說,當時投身魔界純屬無奈之舉,他萬萬沒想到,高高在上的食聖竟然會做出挾持人質這種卑劣之事。

清漪沒有回答,望著秦羽的眼神從眷戀變得陌生,又從陌生變成疑惑,黛眉微蹙自言自語呢喃著說:「秦羽……是誰?」

轟隆!

剎那間,秦羽彷彿被九天狂雷當頭擊中,耳中隆隆天翻地覆,霍清流和霍瑤同樣面露愕然之色,幾乎以為自己聽錯了。

「小妹你說什麼?」霍清流心中猛然升起不祥的預感。

清漪轉頭看向霍清流,蹙著的黛眉又緊了幾分,疑惑地問:「小妹?是在說我嗎?你是誰?」

霍清流頓時張口結舌僵在那裡,霍瑤一把抓住清漪的手急聲問:「我呢?你還認識我嗎?」

「你……」清漪想將手抽回來,卻沒有成功,略作遲疑才接著說,「很熟悉,但我不知道你是誰?我們認識嗎?」

陰暗狹窄的地下空洞陷入死一般的沉寂,只有清漪的呢喃聲在悠悠回蕩:「你們……都是誰?我……為什麼會在這裡?」

沒有人回答,無法回答,更無法面對這突然降臨的災難,清漪茫然的表情,就像是一把尖刀,狠狠刺在三人心坎里最柔/軟的地方,鮮血淋漓,痛徹心扉。

「我叫霍瑤,我是你小姑,你真的認不出我了嗎?你再好好想一想!」霍瑤握住清漪的肩膀,雙眼不禁紅了。

清漪感覺肩膀被捏的有點痛,這才發覺自己竟然還在秦羽懷中,雖然這種感覺很好很熟悉,但她還是紅著臉掙扎了出來。

「抱歉我真的不記得你,還有你們,我都不記得了,只是覺得很熟悉,我是不是忘記了什麼……嗯哼!」

清漪很聰明,雖然想不起來,但她明白直覺有時候遠比記憶可靠,眼前這三人如此熟悉,不可能不認識,那麼問題只可能出在自己身上,是自己將他們遺忘了。

於是,清漪嘗試著去回憶,去尋找失落的記憶,然而,她剛這麼做,立刻感覺腦袋裡陣陣劇痛,就好像有股力量在撕扯她的靈魂,讓她忍不住一聲悶哼趕緊用雙手捧住了頭。

「你怎麼了?」秦羽終於從天翻地覆的震駭中回過神,趕緊扶住清漪的胳膊。

清漪不肯放棄,強忍劇痛繼續回憶,卻發現只有大片大片的空白,偶有畫面閃過,也是零星殘片,根本拼不完整。

「我,我好想忘了很多,我什麼都想不起來了!」清漪駭然抬頭,聲音微微顫抖,眼中突然間滿是驚恐彷徨。她不明白為什麼會這樣,但她明白自己失憶了,準確的說是失去了對人物和事物的記憶,只剩下基礎認知和一些基本知識。

看著清漪驚惶不安的樣子,秦羽不由分說,用力將她擁入懷中緊緊抱住,牙齒咬的咯咯作響,眼中赫然已經滿是血絲。

兩個世界,他都是同樣的好脾氣,頂多會生氣,卻很少會去憎恨,因為他知道,憎恨沒有意義,生活總該讓陽光多一些。

可是現在,他開始憎恨,而且是前所未有的憎恨,這股憎恨宛若翻滾的烏雲,漸漸遮蔽了充滿生活的陽光,讓原本溫暖的世界變得冷寂陰暗。

清漪想推開秦羽,畢竟她記不得秦羽是誰,可是秦羽的力氣太大抱的太緊,讓她根本動彈不得。

熟悉的氣息縈繞全/身,感受著秦羽有力的心跳和寬厚的胸膛,她忽然發覺自己不再彷徨不再不安,就好像驚濤駭浪中飄搖的小舟終於駛進了溫暖安全的港灣。

這種感覺讓她舒適留戀,於是她放下了手,沒有再推他,她在心裡這樣告訴自己:「也許,他真的是我很重要的人吧。」

「我會讓你記起來的!」秦羽強忍狂烈如火的憎恨之火,伏在清漪耳邊鄭重地說。

「嗯。」清漪的聲音很輕很輕。

「縱然你真的再也記不起來,我也會永遠陪著你,沒了過去,我們可以一起創造未來!」秦羽語氣中多了一絲哽咽,淚水順著眼角悄然滑落,落入黑暗之中消失不見。

只有一滴,已然足以。

「嗯。」清漪依舊輕輕答應著,也不知道為什麼,她就是相信他說的話。

霍瑤在旁邊默默看著,即便已經歷經人生,也還是忍不住潸然淚下,這淚即是傷痛也是感動,清漪能夠找到秦羽這樣一個男人,她是幸運的。

霍清流咬緊牙關走到角落,狠狠一拳砸在石壁上,咔嚓聲中龜裂密布碎石散落,拳鋒破皮見血,順著手指一滴一滴往下落:「米天都,我霍家與你不共戴天!!!」

「這個仇,我來報!」秦羽抬起頭,將救下清漪之後發生的事複述了一遍。眼中的傷痛已經收了起來,甚至連憎恨都已經深深隱藏,剩下的只有堅定決絕。

霍瑤聽后擦擦眼角道:「米天都已經站在了諸聖的對立面,就算養好了傷,他也不敢公然露面,肯定會暗地裡繼續打你的主意,所以你千萬別衝動,君子報仇十年不晚,你現在不是他的對手,等你修成食聖,再去報仇不遲!」

「我知道你心中憤恨,我們又何嘗不是?但衝動解決不了問題,你貿然衝上去,只會讓他的陰謀得逞,讓小妹再一次失去你!」霍清流強迫自己冷靜下來。

「誰說我會直接衝上去?」秦羽反問。 ?誰說要直接衝上去?

秦羽的話讓霍瑤和霍清流都吃了一驚,原來他並沒有被仇恨沖昏頭腦嗎?

秦羽沉聲道:「我現在的確不是米天都的對手,沒法直接找他報仇,但我可以先收利息,別忘了,米天都可不是孤家寡人,他也有家人,他還有整個家族!」

「你要針對米家?」霍瑤愕然。

「人活於世,沒有誰是無辜的,既然米天都先傷害了我身邊的人,那我當然要以牙還牙,我不是聖人,也不想做什麼聖人,我就不信米家人都對米聖的所作所為一無所知!」秦羽眼中猙獰凶光一閃而逝。

聽聞此言,清漪似乎想起了什麼,輕聲道:「我感覺關我的地方好像不止一個人。」

「不止一個人?還有誰?」霍清風急聲問。

「記不得了,只是模模糊糊的感覺。」清漪搖搖頭,說著抬手撫著自己的臉頰,喃喃地說,「好像打我的是個年輕人,好像吧……」

「沒事的,想不起來就不要想了。」秦羽沒有強迫清漪回憶,攏了攏她耳畔垂下的長發。

清漪卻道:「不過,如果親眼看到他,或許能夠憑感覺認出來!」

「好,等我抓住他,幫你還他一千個耳刮子。」秦羽笑笑,眼底深處卻全是寒意,一千個不用力的耳刮子是耳刮子,一千個用巨靈手抽的耳刮子也是耳刮子。

霍清流寒聲道:「能讓米天都絕對信任,派去看管小妹,肯定是老賊的直系血脈,據我所知,米家現任家主就是!」

「這件事我會親自去做,你們霍家現在情況不好,最好不要公然和米家為敵,否則一旦遭到米天都的報復,後果不堪設想。」秦羽道。

霍清流真相一口回絕,他咽不下這口氣,可理智卻一遍遍告訴他,秦羽說得對,霍家本就不夠強大,全靠霍聖的崛起和劉家的隕落,才得以成為美食世家,論積澱論龐大,實際上都遠遠無法和真正的美食世家相比。

反觀米家,大戰之後實力十存其八,正所謂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即便米聖無法支援,也不是霍聖重傷的霍家所能抗衡,如果米聖放下身段,以飛米轉芻不但搞偷襲,絕對能對霍家造成不可挽回的重創。

霍瑤顯然也很清楚家族現在的處境,道:「其實我們不用站出來,只要在背後推波助瀾就可以了,別忘了,米家現在已經臭名遠揚人人唾棄,世家地位必將不保。」

秦羽頷首道:「還有龍家,龍家已對米家下手,是霍家最有力的盟友,你們回去之後,一定要聯絡龍家,共同進退。」

「龍家公然與稷下食宮諸聖對抗,恐怕會自顧不暇吧。」霍清流蹙眉道。

「不,龍家敢做出選擇,就肯定已經做好了準備,五聖坐鎮,再加上龍族的支持,稷下食宮絕對不敢和龍家開戰,頂多予以斥責和刁難。」秦羽道。

「五聖?」霍瑤愣了一下。

「象聖有雷龍血脈,借化龍池龍化之後,會在龍家挂名,屆時不就是一家五聖嗎?」秦羽道。

霍瑤和霍清流面面相覷,一家五聖,聽起來都覺得不可思議,不說後無來者,也絕對是前無古人。

「龍家,好一個龍家,果然不愧是第一美食世家!」霍瑤語氣中滿是羨慕。

秦羽接著說:「離聖出關成聖,但誰說閉關的只有離聖一人,假以時日,或許還會出現雷聖風聖,如果再加上曾經龍化離開的強者,龍家一家或可佔據美食界半壁江山。即便不考慮這麼遠,以目前的情況來看,支持龍家的美食世家和食聖也將不少,完全足以和稷下食宮抗衡。」

霍瑤頷首道:「救贖派的世家諸聖不滿於滅殺派和部分中立派的做法,極有可能偏向龍家,以龍家展現出的強大實力和無敵潛力,即便暫時還不能與稷下食宮抗衡,也足以令稷下食宮忌憚。」

「看來這天是要變了啊!」霍清流聞言思考之後感慨地說。

「變化才是世界永恆的主題,美食大陸的天也是時候變一變了。」秦羽冷笑,眾聖之首仙逝,項問天尚無權柄,稷下食宮名義上還是聖地,但實際上已經被部分食聖掌控,這種情況下,龍家崛起對他絕對有好處,等他修成食聖甚至食神,這天下大勢就將由他掌控。

霍清流和霍瑤對視了一眼,瞬間都明白了對方的想法,毫無疑問,這將是一場豪賭,如果變天失敗,霍家的結局將可能是被徹底抹去,而如果變天成功,霍家將一躍而起,得到天大的好處。

「先不說這些了,接下來你準備怎麼辦?去哪?」霍清流問。

秦羽看了清漪一眼,道:「我準備先去妖界辦點事,順便避避風頭,等我從妖界回來,再找米家收利息,另外還有食海秘地,如果確認了入口的位置和開啟時間,通知我一聲,我也準備去一趟。」

雖然好奇秦羽為何要去妖界辦事,但霍瑤和霍清流都沒有問,秦羽有自己的秘密,不可能事事都告訴他們。

「食海秘地每次開啟,各大世家食宮都會特別重視,肯定會派出大量高手,如果你也想去,必須小心小心再小心!」霍瑤嚴肅叮囑。

秦羽點點頭:「我會的,事不遲疑,我們就在這裡分開吧,你們在下一個地下河道岔口向右,出口位於美食之城西南山裡。」

「你呢?現在不走嗎?」霍清流問。

「我再等等,諸聖不知道有密道,肯定以為我已經混在人群里逃走,就算找到密道,也不會想到我還在這裡,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而且,我得等魅兒過來,她對這裡的密道同樣瞭若指掌,知道我逃脫之後,自然就會明白該在哪裡找我。和她回合之後,我就會啟程前往妖界。」

清漪已經被害的失憶,哪怕龍魅兒有龍家做後盾,他也還是不放心將龍魅兒留在這個是非之地。

「也好,那我們就先走了,小妹你記住,我是你大哥,她是你小姑,我們都是你的親人,至於秦羽,他是你的男人,你們已經在一起好幾年了,你可以完全信任他!」霍清流走到清漪面前鄭重地說。

清漪被說的面紅耳赤,但還是點了點頭。

霍瑤和霍清流不再多言,道了句保重,扎入暗河之中眨眼消失。 ?霍清流和霍瑤離開,狹窄的小小空間徹底安靜下來,也徹底暗了下來,只有兩人漸漸同頻的呼吸心跳和溫柔的潺潺水聲。

「你是我的男人?」清漪忽然開口,語氣羞澀中帶著好奇。

秦羽沒有簡單回答是,而是斬釘截鐵地說:「永遠都是!」

「你的氣息很熟悉,和你在一起莫名很安心,所以我相信你。」清漪露/出難得的笑容,卻忽然幽幽嘆了口氣,「可惜我把我們過去的事情都忘了。」

「回憶固然珍貴,但未來更加重要,我們可以從頭開始,一起創造新的記憶,等到十年二十年之後,我們就可以一起慢慢回憶。」秦羽握住清漪的手,這手他已經鬆開了一次,以後再也不會了。

「這樣吧,我忘了但你還記得,你講給我聽!」清漪興緻勃勃,儼然已經忘記了痛苦。

秦羽雙眼一亮,雖然講述和經歷截然不同,但人腦是神奇的,也許通過講述,能夠喚醒一些記憶也說不定,至少也能讓清漪知道過去經歷的事。

「該從哪開始講呢?」秦羽自語。

「就從我們第一次相遇開始講吧,細一點,只要你還記得,就都告訴我!」清漪不由分說拉著秦羽在唯一能坐的石頭上坐下。

「我們第一次相遇是在王都,姜國的王都,你在那裡開了個錦衣閣……」秦羽開始講述,講著講著自己也完全陷入了回憶之中,動情動意,繪聲繪色。

清漪默默地聽著,講到有趣的地方跟著秦羽笑,講到激動人心的地方跟著秦羽一起激動,講到羞人的地方,滿面燒紅幾乎抬不起頭,好在黑暗中看不清楚,否則真是要找條地縫鑽進去。

「居然是我主動的,原來我這麼大膽嗎?」了解到和秦羽第一次發生關係那晚的來龍去脈之後,清漪心中又羞又窘,難以相信自己居然會如此主動,不過,轉念一想又釋然了,因為她雖然失去了記憶,但她還是她,脾氣性格是不會改變太多的,再讓她選擇一次,她還會主動出擊。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正如身畔潺潺不知流向何方的暗河之水,然而秦羽和清漪卻都沒有感覺到時間的流逝,彷彿時間在這一刻依然定格,哪怕就這樣肩並肩直到永遠,也沒什麼不好的。

不知不覺間,清漪靠在了秦羽身上,這種有個依靠的感覺真的很讓人安心。正如霍瑤所說,能夠找到這樣一個男人是她的幸運。

咕嚕……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