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男神,現在該做什麼」林有緣一改往常的嘻嘻哈哈,反倒是無比的堅定。

「你真的想練習那石頭訣嗎?這本來是為你突破萬象境以後準備的。不過現在我看你執意想學一些強大的武學,只好由你去了」穿越男神言道。

「嗯,我已經看清楚了我和別人之間的差距。只有靠這個彌補了,希望能強一點吧」林有緣嘆了口氣。

「唉,這也不怪你。天地法則如此罷了,等哪一天你能夠突破天地法則的束縛之後說不定就能改變這一切了」穿越男神道。

「若是能,我一定要改變這個世界」林有緣握緊雙拳,內心默默的念道。

這時候,穿越男神把一堆鐵鏈一樣的東西放在了地上。

「雪梨那邊我已經讓人通知過了,我知道你也應該準備好了。現在就跟著我來吧」穿越男神言道。

林有緣上前,那根本就不是什麼普通的鐵鏈子,而是鐵衣。

一件差不多有千斤左右,不過對於形意境的強者來說。一千斤的重量根本不算什麼。

可是當林有緣穿上這鐵衣的時候就發現事情絕對不是他所想的那麼簡單。

雖然只是千斤,可是林有緣穿上鐵衣的時候,體內的靈力運轉非常緩慢。感覺像是根本不動了一般,林有緣差點跪在地上。

不動用靈力以肉身扛著這重達千斤的鐵衣。

「這是我特意為你弄來的,石頭訣最核心的口訣就是堅如磐石。這和你以後修行的武學有著莫大的關係。所以你必須要好好的練,既然練了,絕對不允許馬馬虎虎」穿越男神言道。

林有緣緊握雙拳,牙齒抵著,緩緩直起腰桿。

只覺得身體上像是壓著一塊巨大的石頭,光是站起來就是無比艱難了。他試著走一步試試,可是這重量根本不允許他走出一步。

「天亮之前跑到後山腰的湖畔,我在那裡等你」穿越男神言道,接著身體化作一縷輕煙,朝著那個方向飄了過去。

鐵鏈摩擦著林有緣的衣服,他嘗試著一步一步艱難的走著。

每走一步,身體都要朝著下方墜一下。

畢竟他可是不動用絲毫靈力,用肉身扛著這一千斤的重量。

若是在那個世界,一千斤足以將一個人壓成肉泥了。

可是他現在竟然可以穿著這一千斤的鐵衣走動,可見林有緣自從來到這個世界體魄變得是何等的強大。

林有緣這才走了不到百步,身體已經被汗水浸透。

鐵鏈不知道是用什麼材質做的,竟然講林有緣身上的衣服給磨爛了。

要是平常還好,他這才走了不到百步衣服就已經爛了。後面那些路該怎麼走?

鐵鏈像是故意的般,林有緣的整個上半身的衣服已經沒有了,露出結實的肌肉和胸口紫色蠍子紋身。

幸好沒有鐵鏈做成的褲子,要不然林有緣可就尷尬了。

不過他現在還是非常的不好受,鐵鏈上不知道有什麼東西磨在林有緣的肌膚。

「啊~」這種生不如死的感覺讓林有緣直接怒吼出來,皮膚被磨爛,已經露出來裡面的肉了。

這時候,林有緣開始不由自主的運行菩提本願經。經過穿越男神的訓練,林有緣已經湊活給自己療傷了。

可以看見林有緣肌膚上的傷口在長出新的肉芽,不過他每走一步鐵衣就要磨一下。就算他有菩提本願經給自己治癒傷勢,那種磨破血肉的感覺他還是能夠感受的到。

他在想穿越男神是不是給這鐵衣上撒鹽了,傷口處不斷傳來火辣辣的疼。

「不,這才兩百步。從這裡到後山少說還有一萬步,這要是都忍不了那你還練什麼武學?倒不如回去睡覺了!」 「一千步,兩千步,五千步…」林有緣緩緩數著自己的腳步。

差不多已經過去了大約有一個時辰,林有緣終於來到了後山的半山腰。

半山腰是一座湖,湖面看起來有些詭異。一半是紅色,一半是冰藍色。

「終於來了」穿越緩緩言道,接著見到林有緣穿著鐵衣,邁著沉重的步伐走了過來。

他身上的衣服已經不見了,肌膚上全部都是血水。

整張臉也是因為痛苦而變得扭曲,他緩緩來到湖邊。

一個沒站穩,直接摔倒下去。

面目朝天,林有緣竟然笑出了聲。

「哈哈,男神,我還是做到了。沒有失約」林有緣笑道,笑的有些狂放。

「來了,這才是第一步,接下來的將會是非常痛苦。你可能忍受?」穿越男神問道,雖然他很相信林有緣。但是接下來要做的,以林有緣形意境的實力真的不一定能夠忍受。

要知道,這個是穿越男神準備等到他萬象境才傳授給他的武學。林有緣整整跨了一個大境界,不知道能不能承受得了。

「把鐵衣脫下來吧,要收好。還會用得上的」穿越男神笑吟吟的言道。

林有緣差不多是知道了,這種事情看來以後是要經常做的了。

鐵衣黏著血水沾在皮膚上,穿越男神猛地一用力便是將鐵衣脫下,卻是帶起林有緣的皮肉。

「長痛不如短痛,換了這一身皮肉,也就差不多了」穿越男神繼續說道。

林有緣的面色煞白,盤坐在地上,吸收天地靈氣化成靈力然後催動菩提本願經。這樣才能緩解他的痛苦。

不過最令人奇怪的人,就算林有緣的皮肉被磨去也好,被沾去也罷。他胸口處的紫色蠍子紋身依舊還在。而且顏色較之當初也是更加的鮮艷。

「不錯,已經能夠運用功法給自己療傷了。」穿越男神欣慰的點了點頭,看來這段時間對林有緣的訓練還算有點效果。

「你知道菩提本願經和其他武學型功法相比強在哪裡嗎?」穿越男神問道。

「應該是菩提本願經得天獨厚的療傷能力吧,武學可以由武學來補充。大可不必需要功法彌補,所以這麼做無異於捉襟見肘,本末倒置」林有緣言道。

「差不多吧,不過菩提本願經可不止是療傷一個用處。菩提,那是佛門之中智慧的象徵。佛祖當初大徹大悟就是在菩提樹下,所以你修鍊了菩提本願經。基本上佛門的所有功法你都可以在突破瀚海境之後再次修鍊。譬如降龍的降龍秘典。這可是三界極為上乘的功法。殺傷力非常強大」穿越男神笑道。

林有緣身上的傷也是有些好轉。

「所以男神你的意思還是讓我好好修鍊菩提本願經?」林有緣問道。

「菩提本願經不是你想好好修鍊就能好好修鍊的,這需要一個莫大的契機。佛道相同的地方就是講究一個緣字,若是無緣,就算外認真刻苦也是沒有用。若是有緣,像你這樣的二流子自然也是能夠修鍊好這菩提本願經的」穿越男神又是笑道。

「今天我讓你修行的石頭訣是為了你以後做鋪墊,萬象境之後,那才是屬於你的時刻。不過法相一但凝聚那就沒法更改了,而你的法相,勢必會引起九天的注意。所以我才會放緩你的速度。不過現在看來已經沒有那個必要了」穿越男神笑道。

「此話怎講?」林有緣有些不解。

「還能怎講?九天和你早就已經勢同水火,我這麼幫你隱藏只不過是為了你能夠多準備一些,然後面臨三界中最恐怖的追殺」穿越男神言道。

「九天?怎麼回事?」林有緣還是不明白,弱者說他根本聽不懂穿越男神在說些什麼。

「唉!現在是不需要明白的了」穿越男神感慨道。

接著他飄向湖邊,從懷裡掏出兩個奇特的瓶子。

一個是藍色,一個是紅色。他把藍色瓶子中的東西倒進了紅色的湖水中。把紅色瓶子中的東西倒進了藍色的湖水中。

這湖水便是咕咚咕咚的開始冒泡,像是沸騰了一般。

看著就是有些嚇人。

「來,跳下去吧」穿越男神道。

林有緣差點沒被嚇個半死,這要是跳下去了,那還有命活嗎?

「男神,你確定這水沒開嗎?跳下去豈不是瞬間就熟了?」林有緣有些退縮。

「任爾狂風怒號,任爾水煮火烤,我自心如磐石,我自不動如山」穿越男神念了幾句口訣,接著一腳將林有緣踹進這湖水之中。

他還以為這水會非常燙,撲騰幾下之後便是發現,這水不僅不燙,而且溫度真正好。像是在泡溫泉。

「這裡面我加了不少好東西,你就安心在裡面泡著吧。一來可以治癒你皮膚上的傷,二來淬鍊你的筋骨。若是受不了就上來,記得穿上鐵衣然後給我跑回去。我有些累了,先回去睡一會兒。你自己在這慢慢玩吧」穿越男神言道,接著身體忽然間便是消失了。

林有緣敏銳的嗅覺嗅探出了一絲不對勁的味道。

接著湖中的水像是在慢慢的升溫,升溫。

過了一會兒,雖說湖水沒有多燙。可是林有緣能夠明確感受到湖水溫度的變化。

又是過了一會兒,湖水已經是有些燙了。林有緣在裡面,額頭上出現了密密麻麻的汗珠。面色赤紅,身體也是紅色,像是只煮紅的大蝦。

「呼!呼!」林有緣由於溫度太熱而喘氣有些急促。

這時候,突然間一道寒光閃過。林有緣一開始還以為是錯覺,但是便是見到藍光蔓延在他腳底。

溫度竟然降低了!而且是沒有止境的在降低,僅僅是片刻。林有緣的身體表面已經結出了一層厚厚的冰霜,頭髮上,睫毛上,嘴唇上,到處都是冰渣子。

一冷一熱,林有緣只覺得自己皮膚都在打架一般。皮膚一松一馳,感覺都要裂開一般。

「這…這…這…到底…是…什麼….鬼東西?」林有緣被凍得直打哆嗦,縮成一團。 這一冷一熱,就算是林有緣的肉身強悍也是受不了這種折磨。可是穿越男神卻是沒有放過他的意思,讓他在這裡泡著。既然來都來了,那麼絕對不能輕易放棄。

這時候林有緣盤腿而坐,源源不斷的吸入周天內的靈力。過了一會兒,他的身體表面也是纏繞著一股氣旋,不斷的吸收著這湖水之中冰與火的能量。

他的皮膚表面已經裂開,一道道蜘蛛網狀的裂紋出現。湖水順著傷口逐漸進入林有緣的體內。

他這才感受到了什麼是真正的痛苦,湖水不冷不熱,但是當進入林有緣體內的時候。那種如同烈火般灼燒的感覺讓林有緣生不如死。

覺得整個身體都是被火燒一樣,而且他的身體還就是泡在這湖水中。也是使得他的身體表面吸入越來越多啊湖水,從而導致灼燒感變得更加強烈。

「我自心如磐石」林有緣默默的念著這兩句口訣,接著身體表面被一層層厚厚的靈力薄膜包裹著。

或許只有這樣才能減緩他的痛苦,可是隨著時間的流逝。林有緣的痛苦感覺不僅沒有消失,而且似乎變得更加強烈了。

只見他的肌膚已經變成了一片通紅,像是只煮熟了大蝦。儘管如此,林有緣還是待在這湖中,並沒有出來。

三個時辰之後,林有緣終於受不了那種常人難以忍受的感覺從湖裡跳了出來。

生不如死啊!

他現在只想感嘆這一句,接著立馬穿上鐵衣。

原本就沒怎麼好的傷口,被鐵衣這①磨,似乎變得更嚴重了。

不過林有緣還是忍著,最後朝著四華商會的方向跑了過去。

烈日炎炎,林有緣就這樣光著膀子,身上穿件鐵衣朝著四華商會狂奔而去。

僅僅是這短短的一刻鐘時間,林有緣便是已經汗如雨下。額頭上,身體表面都是汗水。

又是過了許久,林有緣終於回到了四華商會。

來到自己院子里,趕緊把身上的鐵衣脫下。

又是帶起一層皮,他就這樣盤腿而坐在地上。在陽光曝晒之下打坐修鍊,體內靈力流轉,這樣才能緩解他的痛苦。

「還算不錯,我以為你會在黃昏再回來。沒想到比我預計的提前了一個時辰,看來還是有點潛力的」穿越男神笑道。

林有緣不說話,緩緩把眼睛睜開,雙目中迸發出一股驚人的目光。

站起身子,一個踉蹌還是摔了下去。

這時候,雪梨的身影不知道從哪裡出現,直接扶住了林有緣。

在看他,已經是昏死過去。氣息孱弱。

「樓主,為什麼要這般折磨小祖啊?我覺得他已經足夠努力的了」雪梨有些不滿的說道。

「不吃得苦中苦,怎麼能成為人上人?」穿越男神也是言道,接著變出一個大木桶。裡面有綠色的水。

「把他衣服脫了放進去吧,然後你去準備晚飯,記住要一些靈力充沛的靈獸肉。要不然補不回來」穿越男神囑咐道。

「這種事情怎麼能讓女孩子做呢?樓主還是你來吧,我去抓兩隻靈獸回來」雪梨羞紅著臉,身形一閃便是離開了此處。

而林有緣就這樣被穿越男神脫個精光扔進了這大木桶中。

他的身材本來就是屬於精壯一類的,經過今天這麼不要命的訓練。林有緣身上的肌肉變得更多了,而且還是更加強壯了。

穿越男神為了能淬鍊他的體魄可是下了不少功夫,若是沒有什麼卵用那也不用費這麼大神了。

木桶中的靈液被林有緣吸收的非常快,僅僅是一柱香的時間,木桶中的水便是變成了透明色。這也意味著靈液的藥力被林有緣全部吸收了。

在後山,這裡的山與草原相連。所以這裡的物產資源那可是相當的豐富,而且各種靈獸生活於此處。其中不乏高等級的靈獸。

不過雪梨可不怕,瀚海境的實力足以碾壓這裡所有的靈獸。

她要做的,就是盡量找那些肉質足夠美味,靈力足夠充沛的靈獸。把它們殺了,然後把肉給弄回去。

雪梨扛著長槍,在這裡遊走著,宛若一隻幽靈有房。

「女娃娃,麻煩過來一趟!」這時候,雪梨的耳邊傳來一道聲音。

雪梨心中一驚,因為這道聲音就是那天喝退玄黃門瀚海境長老的聲音。

她本以為那天是穿越男神出手將喝退他們,但是穿越男神的聲音根本就不是這個。

「看來東華界藏著不少高手啊」雪梨心中有些震撼,能夠一語喝退瀚海境強者的人。似乎有些恐怖啊。

「女娃娃,我可沒你想得那麼恐怖哦」那道聲音再次傳來。

這一次,雪梨突然覺得有些熟悉。覺得這個聲音像是在哪裡聽過。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