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神物啊,要不要吧這重懸島拿走啊」鬼厲突然說出這樣的話語。「你們最好不要,先不說你們能不能拿的動,就是你們拿動了也帶不走。只要重懸島脫離,整個空間就會瞬間塌陷,就是聖人也會眨眼間隕落,這是此處所有種族祖上,傳下來的祖訓」幻獸驚懼的提醒道。

「咕嚕、、、有沒有那麼誇張,聖人也要眨眼間隕落」鬼厲聽了幻獸的話后,咽了口口水問道。「非常可能,因為居祖上記載中,曾經有太多的人來到過這裡想要取走它。這其中不乏聖人,但沒有一個成功的」幻獸見鬼厲不信的樣子,連忙繼續說道。

對於重懸島荒羽倒是,並非有什麼過強的窺視之心。自己已經有了玄天寶鑒,玄天寶鑒的神秘,決不再這重懸島之下。何況想要拿走重懸島幾乎不可能。再說就是玄天寶鑒此時,荒羽還不能發揮出它的全部實力,何必再窺視重懸島呢。貪多嚼不爛的道理,荒羽還是懂的。

「那就說說,這裡種族的劃分吧」知道了重懸島的一些秘密后,荒羽不忘問這裡種族勢力如何,必定荒羽二人還不知道,要在這裡帶上多久,多了解一些還是有一定的必要的。這些對荒羽二人,下一步的行動又很大的幫助。

聽了荒羽的問話后,幻獸也知道荒羽二人,短時間肯定不會走了。幻獸既無奈有驚懼,不知道自己將這些種族泄露給荒羽二人後,會有什麼後果。若是這些種族知道了,恐怕自己這一族沒有什麼好ri子過了「放心吧,我們不會到處說的」荒羽知道幻獸忌憚什麼而後說道。

聽了荒羽的肯定后,幻獸出了口長氣說道:「這裡種族眾多,但都以兩大種族為首。其中一個是英招一族,而另一個就是畢方一族。兩族的強大,在這裡是名正言順的霸主,沒有人敢招惹他們。這裡很多種族都是他們的附屬種族,我們幻獸族便是畢方一族的附屬種族」

聽了幻獸的話語后,荒羽心中一驚,這兩個種族可都是凶獸中的,霸主級別的存在啊。凶獸英招,其狀馬身而人面,虎紋而鳥翼,兇悍無比。凶獸畢方,其狀似鶴,其羽似鳳,單腳duli,火中之神。鬼厲也聽說過這兩種凶獸,但卻沒有想到,這種凶獸竟然還有遺留。

「好了,我們走吧」荒羽對鬼厲說道。而後看向幻獸提醒道:「不要試圖做些什麼沒有必要的事情,你是知道的,你的幻術對我們沒有用處。要想殺你們只是輕而易舉的事情」說完這些后,荒羽也不做停留朝著通道走去,來到通道大門出荒羽回頭看向幻獸。

幻獸立時知道怎麼回事,於是變換手印排在一旁的石壁上「轟隆隆」一陣巨響過後,只見通道處的一道道巨大的石門,一個連著一個的開啟。荒羽微笑看了一眼幻獸,朝著通道盡頭而去。荒羽雖然在微笑,但看在幻獸眼裡,卻是好像死亡召喚一樣使其汗毛倒立。

「以後吧眼睛擦亮這點,不要以為自己的幻術很厲害,這次算你好命」鬼厲不屑的看著幻獸說道,而後朝著荒羽追了出去。當荒羽二人全都走後,幻獸好似似如釋重負。長長的出了一口氣。「好險啊、、、看來以後要收斂一點了」幻獸心有餘悸的自語道。 ??荒羽二人離開幻獸族的山峰后,並沒有在此逗留。 寵妻撩人:老公持證上崗 在幻獸哪裡,得知了不少關於這裡的形勢,這對荒羽二人極為重要。若是不了解這裡的情況,還談什麼尋找玉佩。此時荒羽兩人的首要目的是擴大搜索範圍,否則單單靠荒羽二人,在這麼大的地方找,實在是不太可能。

但是想要擴大搜索範圍就要有足夠的人手,兩人在這裡人生地不熟的根本沒有幫手。但荒羽二人辦法。那就是去佔領個小的種族,一點點的吞併周邊的小種族,聚集人手幫助自己尋找玉佩的下落。這樣就會簡單的多了,雖然需要時間,但是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荒羽兩人的第一個目標,是一個雜居部族,哪裡有很多不同種族的凶獸。聚集在一起組成的一個部族。有三個頭領分別是,黑紋虎、雙角犀和吞雲鵰。他們居住在距離幻獸山峰不遠處的一個山谷內。此時荒羽二人便站在這處山谷的谷口處。「我去叫門、」鬼厲yin笑著說道。

只見鬼厲騰空而起,一掌拍向山谷的谷口處「轟」一聲巨響傳出,只見谷口處一座石門瞬間崩塌了開來,碎石飛濺。「什麼人趕來我天風谷搗亂」這時一聲怒吼聲傳出,隨後只見一個虎背熊腰的大漢走了出來。荒羽二人一愣。「化形的凶獸、、、」鬼厲不自主的說道。

「你們是什麼人,來我天風谷幹什麼」大漢不理鬼厲的話語,怒視荒羽二人問道。荒羽微微一笑說道:「很簡單,讓你們臣服,將會給你們無盡好處,不臣服一個字,死、、、」說著荒羽將荒鍾祭出,籠罩想對面的大漢。「吼」大漢見狀怒吼一聲衝天而起直奔荒鍾。

「轟」一陣巨響傳出,只見大漢瞬間降落砸在地面上「轟」有是一聲巨響,頓時地面上出現一個巨大的深坑,「噗」只見大漢一口鮮血噴出,面se瞬間蒼白了起來。荒羽凌空而立看向下方的大漢,說道「是臣服還是死,你選擇吧」此時大漢心中知道,自己根本不是對手。

「什麼人這麼猖狂,找死嗎?」突然一道怒吼聲傳了出來,隨後只見兩道人影從了過來。其中一人,都上長有一對角,不用問肯定是雙角犀,而另一個手拿一把摺扇,顯得文質彬彬的,有點白羽的姿態。而剛剛說話之人正是雙角犀。

「哎呀、、、你好像還有點料啊」鬼厲這時候走了過來,說道。「你們到底是什麼人,來這裡到底是為了什麼,還是說清楚。不要鬧出什麼誤會」見鬼厲一陣劍拔弩張的樣子,站在一旁的手拿摺扇之人立時說道。「很簡單,臣服和死,你們自己選擇」荒羽傳出話語。

聽了荒羽霸道的話語后,即便是拿摺扇之人也是一陣憤怒,但隨後想了想說道:「想讓我們臣服,總要有個讓我們臣服的籌碼吧,不知道你們有沒有這樣的籌碼」荒羽看著此人嘴角輕揚,而後說道:「一招,敗你們三人,否則我們退走,不會再來找你們麻煩」

「狂妄、、、好、、、如果你能一招擊敗我三人,我們臣服你又如何」就在這時雙角犀厲聲說道。「好、、、既然你們都答應了那就動手吧,」荒羽見對方答應了,心中一喜說道。雙角犀三人互相對視一眼,而後瘋狂運轉體內元氣。發動自己的最強一擊,轟向荒羽。

龐大的力量浩蕩開來,虛空不停的抖動,發出「嗡嗡」之聲。荒羽見狀也不敢大意,三人聯手發出的最強一擊,其威力也不是那麼簡單的。但荒羽既然敢說出一招敗敵的話語,自然就會有一定的把握,否則的話豈不是找死。

只見荒羽雙臂一展向上托起,「嗡」一聲巨大的嗡鳴聲傳出,只見荒羽背後出現一個龐大的虛幻影像,影像中黃沙萬里一眼望不到邊際。狂風呼嘯席捲萬里黃沙,使的看不清楚任何事物,只能隱約看見遠處一座巨大的宮殿在沉浮,散發出浩瀚的威壓。

這時影像周圍的虛空,不斷的振動扭曲。「咔嚓」虛空出現了一處裂縫。荒體異象荒羽已經很久沒有用過了,這次用出沒想到比起以前,強悍了不知道多少倍。而正衝過來的雙角犀三人見狀同時內心巨震,沒想到對方還有這樣的手段,他們能夠感覺到影響中帶來的巨力。

就在這個時候,只見荒羽雙臂用力一震,後邊的荒體異象瞬間收縮凝聚一條,數百丈灰se巨龍仰天咆哮,直奔雙角犀三人而去。無盡的荒蕪之氣腐蝕這周圍的虛空,發出滋滋之聲。這時雙角犀三人在灰se巨龍的籠罩下,全身青筋暴起,額頭不斷地有汗水益處。

尚未對碰就已經承受不住,灰se巨龍帶來的壓力了,可想而知荒羽這一擊的威力有多恐怖。「我們認輸、、、」手拿摺扇的青年,見到這一情景大喊認輸的話語。荒羽見狀微笑,而後只見荒羽單手一揮之下,灰se巨龍從俯衝的姿態,瞬間改變方向,直奔空中而去。

「轟」一聲巨響過後,眾人只見空中的虛空極度扭曲「咔嚓」終於承受不住好灰se巨龍爆炸的轟擊,空間開始一片一片泯滅,無數空間罡風衝出直奔天風谷。雙角犀三人見狀瞬間臉se慘白,「完了、、估計整個天鳳谷,都要被這空間罡風給攪得雞犬不寧」三人同時想道。

「嗡」這時候在一旁的鬼厲動了,瞬間祭出萬鬼幡沖入空中,萬鬼幡瞬間暴漲。眨眼間將整個天風谷護在其中。暴涌而出的無盡空間罡風,全部吹在萬鬼幡之上,而萬鬼幡卻沒有絲毫反應,好似清風吹過一般。雙角犀三人見到這一幕,先是一陣慶幸,而後又事一陣驚懼。

「嘿嘿、、、怎麼了,嚇傻了嗎?你們不會輸了不認賬吧」這個時候鬼厲收起了萬鬼幡,走了過來,看著雙角犀三人壞笑著問道。「你他媽放屁、、、老子說話算話,願賭服輸」雙角犀見鬼厲似有取笑之意,頓時大怒說道。而後來到荒羽面前單膝跪地說道:「見過主上」

黑紋虎和吞天鵰見雙角犀的舉動,也知道這事也沒有什麼挽回的局面了,再說對方的實力確實是強過自己一方太多了,不服不行啊。吞天鵰便是之前手拿摺扇的青年。也是天風谷的軍師級人物。吞天鵰可以看出荒羽等人雖然霸道,但並不像是什麼大jian大惡之人。

何況對方還有萬鬼幡這種可怕的神物,或許臣服這樣的強者並非是什麼壞處。而且現在天風谷在這眾多種族之中,處於一種非常尷尬的位置。這也是一隻讓雙角犀三人頭疼之事。說來說去,無非就是沒有強大的領導者坐鎮,才使得天風谷如履薄冰。

但如今若是有了荒羽二人的加入的話,那就不一樣了。憑藉荒羽二人的實力,和強大的神物,至少可以讓天風谷擠進中等勢力當中。這樣天風谷就不會,常常被其他的種族和勢力所窺視了。這對於天風谷來說可以說是,一件好事。 ??荒羽以強勢的手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在很多種族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悄然無息的收服了天風谷。但這只是荒羽的第一步而已。單憑一個天風谷的勢力仍然是杯水車薪,還是不能達到荒羽的要求,所以荒羽還要不斷的征伐周圍的一些種族,擴張勢力。

而此時荒羽和鬼厲二人,在雙角犀三人的帶領下,來到了另一個小種族的勢力範圍,這個種族同樣也是可以化形的種族,火鴉一族。其實在這個地方的種族基本都是化形凶獸。但是有的時候他們比願意化形而已,這是荒羽在雙角犀哪裡得知的。

「大犀牛你們什麼意思,這是要挑起兩家戰爭嗎」這時再荒羽等人對面,一個身穿黑袍的男子,盯著雙角犀怒喝道。此人正是火鴉一族的現任族長,今天一大早就聽說雙角犀三人,帶領天風谷的人,氣勢洶洶的朝著這裡而來。這讓火鴉一族的族長有點摸不到頭腦。

「我說大烏鴉,我也不跟你廢話。我今天來只有一個目的,就是奉我家主上之命,讓你火鴉一族臣服。你要是有什麼疑問可以去跟我家主上去說。痛快點是臣服還是死」雙角犀本身就是一個直腸子,沒有那麼多彎彎繞,也不廢話直接說道。

聽了雙角犀的話語后,火鴉族長差點沒一個踉蹌栽倒。抬頭緊緊地盯著著雙角犀,片刻過後他從雙角犀的眼中發現,雙角犀說的並非是開玩笑。頓時大怒吼道:「大犀牛你是不是沒睡醒啊,你真以為你能將我火鴉一族收服,你也太小看我們了」

「我再重申一遍,並非我我想要收服你們,而是我家主上。不過我勸你們最好還是乖乖的臣服的好,否則、、、嘿嘿、、、滅族之禍恐怕就不遠了」雙角犀說到一半的時候,笑了笑,看著火鴉族長提醒道。「嘶、、、」聽了雙角犀的話語,火鴉族族長倒吸了一口冷氣。

他雖然不知道雙角犀所說的主上是誰,但雙角犀的勢力,即便不如自己也不會差多少。何況還有黑紋虎和吞天鵰,這兩個都不是善茬,能夠收服他們三人,恐怕這人肯定不簡單啊。不過即便如此,也不能隨便來個人讓自己臣服,自己就臣服吧,扯淡也沒有這麼扯的啊。

「大犀牛我不敢你的主上是什麼人,但想要我火鴉道人臣服,不是不可能。那就要拿出實力來。我火鴉道人可不是那麼好降服的」火鴉道人看著雙角犀說道。此時火鴉道人即便知道雙角犀的主上,絕對不簡單。但是再怎麼說,自己也要見上一見,才能有所選擇。

「很好、、、有條件就好辦了,若你能接下我一招而不敗,我立刻退走」忽然荒羽的聲音沖後方,穿了過來。而後只見兩個身穿黑袍之人,出現在火鴉道人面前。火鴉道人見到突然出現的兩個人,實力境界似乎都不是很高,這讓火鴉道人心中很是不解。

「考慮好了嗎?你是選擇接我一招,還是寧死不降」荒羽向前垮了一步說道。火鴉道人聽到荒羽說出的話語,不由的火氣上涌「倒要看看,你有什麼狂妄的本錢」這時火鴉道人騰空而起,而後只見其雙臂一展,瞬間變成一隻巨大的火鴉,帶著滔天火焰直奔荒羽而來。

「我問你的問題還沒有回答,而你卻是突然出手,違背了信義。所以你不能活,連帶你火鴉一族一個都沒有活下去的可能」見火鴉道人突然出手,荒羽全身殺氣頓時暴涌而出。只見荒羽同樣騰空而起,來到了火鴉道人的上空,好似看死人一樣看著火鴉道人。

「真是個作死的貨啊、、、」鬼厲在下方看著空中的火鴉道人,不屑的說道。而雙角犀三人也看出荒羽這是真的生氣了「你還以為我怕你不成」火鴉道人怒喝一聲,其實在剛才,火鴉道人見到荒羽二人的修為境界的時候,就起了僥倖心理。他不相信這樣的修為可以勝自己。

荒羽並沒有再理會火鴉道人,只見荒羽腳下一陣幻影迅速變換「踏天步」只見空中一個數十丈巨大的腳印從天而降,呆著一種奇異的力量,壓得周圍虛空不斷的振動扭曲,片刻之後「咔擦」一聲,周圍空間出現數條裂縫。腳印上浩蕩的威壓籠罩向空中的火鴉道人。

「天吶、、、這也太強悍了吧」黑紋虎瞪大著眼睛驚呼道。「看來我們並沒有選擇錯誤啊」吞天鵰看著這一幕,內心同樣震驚,同時慶幸自己等人當初沒有選錯對象。「看來這會大烏鴉,是要倒霉了,以後這火鴉一族就要在這裡消失了「雙角犀震驚的說道。

「轟」就在眾人議論紛紛的時候,巨大的腳印已經越來越近。「不、、、我臣服,我臣服」火鴉道人在腳印之下,感受到了其上那種毀滅xing的力量。是的火鴉道人心中恐懼萬份,他沒有想到這個修為不高的人,竟然如此強悍,自己竟然一招都抵擋不住。

「你沒有機會了,我不需要你這樣的反覆無常的手下,你可以去死了」荒羽的聲音猶如死神的召喚,傳到了火鴉道人的耳中,火鴉道人絕望甚至後悔。後悔自己自作聰明,不但給自己帶來了殺人之禍,還給自己的種族帶來了滅族之災。

「啊、、、、」一聲慘叫聲結束了火鴉道人的生命。「你們三個帶人將這裡的火鴉一族,全部剷除一個不留」荒羽擊殺了火鴉道人之後,看向雙角犀三人,厲聲說道。「咕嚕、、、是、、」三人同時咽了口口水應聲而去,帶領一眾天風谷的人衝上了火鴉一族。

片刻后,只聽在火鴉一族的族地之處,不是傳來轟鳴聲,慘叫聲和咒罵聲。荒羽和鬼厲兩人看著遠處火鴉一族「我們這樣會不會很殘忍啊」這時鬼厲說道「修鍊界本就是一個殘酷的世界,沒有任何感情可言。強者做什麼都是對的,弱者只有任人宰割」荒羽堅毅的說道。

鬼厲聽了荒羽的話后,低頭沉思了片刻,而後猛然抬頭說道:「我也過去活動活動手腳」說著鬼厲衝天而起直奔,火鴉一族的族地。荒羽看著鬼厲遠去的背影,微微一笑自語道:「不去跨過這一道心理障礙,將來便會演變成修鍊中的心魔。心魔作亂還如何證道?看來他懂了」

大概一個時辰左右,伴隨著最後一聲慘叫聲過後,一切歸於平靜。就此在這裡存在無數歲月的火鴉一族永遠消失。片刻后鬼厲和帶著雙角犀三人,出了火鴉一族的族地。「走吧,我們去下一個目標」荒羽見人都已經到齊,也不耽誤對眾人說了一句后,朝著遠處而去。

在雙角犀的等人的帶領下,荒羽一行人一路橫掃,靠近天風谷的一切種族。其中最為強大的四個種族,雙頭蛇一族、石靈族。兩族皆被荒羽所降服。巨鱷一族和火鴉一族,全部被荒羽等人掃平,震殺。至於那些更小的種族根本沒有反坑的能力,一個個的相繼投誠。 ??此刻荒羽等人在一個多月的時間,將天風谷方圓千里範圍全部收入囊下。成為了這裡的唯一的霸主級別存在,即便是在整個神秘空間當中,也能算的上是中上等勢力了。於是荒羽便將所有收編的種族全部不收攏,發下了第一道任務,便是尋找玉佩。

荒羽將玉佩繪製成數張圖畫交給各族的族長,讓他們在發動族中人去尋找,這樣一來荒羽等人便輕鬆了很多,不要小看這些原本並不大的種族。但是現在被荒羽聚集在一起,那可就是一股不可忽視的勢力。首先來說其龐大的數量,就是一個最好的助理。

而在這期間鬼厲修為瓶頸有鬆動的跡象,所以荒羽便留下來幫鬼厲護法,並沒有參與尋找玉佩的事情。不但荒羽沒有去,就連雙角犀三人同樣沒有參與這次尋找。他們全部留在了天風谷,作為荒羽這一方陣營的最後機動力量,留守在天風谷待命。

時間一點點過去,距離荒羽收服天風谷和天風谷附近的眾多種族,已經有一個月的時間了。在這一段時間中荒羽一直在為鬼厲護法,鬼厲之前元靈三品巔峰,只差一步便能進入元靈中期了。到了元靈中期將會又是一次質的變化,所以鬼厲不敢貿然突破,一直在積累。

「轟」就在這時候,天風谷中一處洞府中一陣搖晃,真是鬼厲修鍊的洞府。就此驚動了不少人出來觀看。此時就在這處洞府不遠處的另一座洞府,荒羽睜開雙眼微微笑一笑說道:「終於突破了嗎」而後瞬間出了洞府來到了,鬼厲修鍊的洞府處。

鬼厲用了這一個月的時間來鞏固修為,調整自己到狀態,目前終於調整到了最佳狀態了,同時也就迎來了突破的隨後階段。只見四面八方濃郁的元氣,朝著鬼厲修鍊的洞府匯聚而去。雖然沒有當初荒羽那麼變態,凝聚出元力漩渦,但也是非常驚人的。

「主上、、、」就在這個時候,遠處雙角犀三人跑了過來,面se顯得不是那麼好看。荒羽眉頭一皺問道:「發生了什麼事」吞天鵰走了上來凝重說道:「主上,我們在尋找玉佩的過程中,跟畢方一族發生了摩擦,此時雙頭蛇族的人,正在被畢方一族給困在一處山谷之內」

「我們剛接到了,雙頭蛇族的傳信,便跑了通知主上」黑紋虎結言說道。「畢方一族、、、真以為我不惹你們,就以為我怕你們嗎?既然想要找找麻煩,我就陪你們玩玩,不過就怕你們玩不起」聽了三人的通報后,荒羽看著遠方,眼中殺機盡顯無疑,而後自語道。

「傳信出去,召集所有種族到天風谷聚集,我們到畢方一族走上一趟」荒羽回頭對雙角犀的三人說道。三人一聽要到殺上比方一族,頓時心中一驚,但也沒有多問,應聲而去。「哈哈、、、老子終於突破了」就在雙角犀三人走後,鬼厲的聲音傳了出來。

此刻在天風谷外人影綽綽,聚集了有上萬人。都是荒羽收攏過來的種族,光看著陣容也夠一般的勢力喝一壺的了。「主上還沒來嗎?聽說這會主上要攻打畢方一族」人群中有人說道。「是啊,聽說畢方一族將雙頭蛇族困在一處山谷了,主上大怒」有人接言說道。

「所有人都到齊了嗎」就在眾人議論紛紛的時候,只見空中一道人影衝出,掃向人群說道,來人正式荒羽。此時荒羽站在萬人之前不怒自威,自有一股絕世王者的氣勢在升騰。「恭迎主上、、、」萬人見禮,場面浩大。荒羽看著這種場面,一時也是有點熱血沸騰。

片刻后只見荒羽單手一揮,一道金光衝出,正式玄天寶鑒。此時玄天寶鑒沖入空中瞬間暴漲,遮天蔽ri。荒羽腳下一踏騰空而起。「走、、、我們去會一會比方一族」荒羽的聲音傳出。而站在下方的萬餘人,聽到荒羽的話語后,一個個的衝天而起,衝上了玄天寶鑒。

此刻在一處山谷處畢方一族百餘人將數十,雙頭蛇族圍困再次。不為其他只因為最近聽說出現了一個新生勢力很是強大。而且這個實力距離比方一族不遠,這讓畢方一族有點坐不住了。后又聽說這個新生勢力,在尋找一件什麼東西。最近弄得沸沸揚揚的。

畢方一族經過一段商議后,便藉此機會設下一個圈套,想將這個新生勢力一網打盡。卻沒有想到只是抓住了雙頭蛇一族,其他的種族並沒有出現在這一區域。「說出你們的主子是誰,或許還可以饒你們一命,否則死路一條」這時畢方一族的一個青年人,站出來說道。

「你們還是省省吧,即便是告訴你們,我們也活不了主上是不會允許叛徒存在的,何況你們以為現在你們就穩生了嗎?你真當我們是傻子嗎?若是不做好準備怎麼可能來此。你們不是要見我們主上嗎?估計很快就可以見到了」這時雙頭蛇一族的領頭人站出說道。

「我看你們是不見棺材不掉淚啊,今天你們誰也別想離開這裡。你們的主子不是要來嗎?正好我讓他一起葬送在這裡」畢方一族領頭的人,不屑的說道。「誰想讓我葬送在這裡啊,口氣倒是不小呢,就是不知道有沒有那個本事」就在這時一道充滿霸氣的聲音傳了過來。

「是主上、、、主上來救我們了」雙頭蛇一族的一個族人,興奮的說道。此時只見遠處一片遮天蔽ri的金光朝著這裡傳了過來,一股強大的聖威湧現浩蕩天地,虛空在顫抖。畢方一族之人看到這一幕頓時有點傻眼,「天哪、、、聖器、、、快走」有人驚呼,就要遠遁。

「你們走的了嗎」只見遠處一道遮天黑幕,籠罩了畢方一族的去路,yin森的氣息瀰漫四周,讓人毛孔悚然。「殺」一道殺聲傳出,只見從那片金光上衝下來數百人,直撲比方一族。頓時慘叫聲傳出。數百人對付百餘人,在修為差不多的情況下,簡直就是一面倒的屠殺。

未過多久戰鬥就結束了「我們去比方一族走一趟,看看他們到底是打算怎麼收這個場」這個時候荒羽的聲音傳出,如九天戰歌,敲響眾人的內心的戰意。讓人有一股熱血沸騰的感覺「戰、戰、戰」萬餘人的吶喊,震動虛空。使得遠處知道此事的圍觀之人,心中寒意頓生。

「這到底是什麼勢力啊,竟然敢公然挑戰畢方一族」遠處圍觀之人中,有人傳出疑問的話語。「據說這個勢力是在不久前才成立的,他們所說的主上是一個很神秘的人,沒有人見過他」有知道些內情的人說道。「哎、、、看來又要血流成河了」有人嘆息說道。 ??這個時候在這個神秘的空間中,有一處廣闊的紫竹林,竹林中仙氣繚繞,鳥語花香。在紫竹林的中心地帶,有一座完全有紫竹建築而成的高大閣樓,閣樓四周還有很多小型的紫竹房屋。若是仔細看去,可以看到在這些房屋外表,都會有各種閃爍的符文陣法加持。

此刻閣樓頂部一個寬敞的大廳中,很多人圍坐「你說什麼、、」坐在首位上的一個中年男子,怒吼一聲「族、、族長,我看守命牌室的時候,發現今天為對付新生勢力,而派去打前哨的百餘人,命牌全部、、、全部破碎了」大廳站著一個青年,此時青年全身顫抖的說道。

「混蛋、、、這新生氣力到底是誰、、、這是要與我畢方一族為敵嗎」比方一族的族長怒吼。「這個新生勢力來歷神秘,看來不簡單啊」一個長老級的老者說道。「不管是誰,欺負到我畢方一族的頭上來,就一定要付出代價。當我們好欺負嗎」另一個長老憤怒的吼道。

此刻畢方一族,確實被荒羽搞的頭暈腦脹的。突然神不鬼不覺,在自己的卧榻前,出現一個這樣的勢力,任誰也會坐立不安啊。何況多少年來在這一帶,一直是畢方一族的天下。如今多出一個勢力,即便是知道對方的來歷,畢方一族也不可能做事不理,任其成長下去。

其實荒羽這一次發動這麼大的一次征伐,並非是一時氣憤。在之前收服天風谷的時候,荒羽就已經在雙角犀三人哪裡,了解了更多的關於這一方神秘空間的事情。這裡雖然元氣濃郁無比,甚至就是元靈修鍊者很多,可以說是多不勝數,但這裡卻是收到法則限制。

元靈境界的雖多,但能夠達到靈台境界的確實鳳毛麟角,少之又少。只有一些大勢力才會有這樣的強者坐鎮,准聖境界的強者都沒有人見過,就更不要說是聖人了。一方面荒羽是為了試探一下,兩大最強勢力的真實力量,另一方面就是藉此機會繼續擴張勢力。

荒羽知道要想更快的尋找到玉佩,只有更多的人加入進來,幫助自己尋找,才有可能在最短的時間內,找到玉佩的下落。「主上、、距離畢方一族的駐地已經很近了,不知道我們是直接衝過去,還是、、、」這時吞天鵰向荒羽見禮,恭敬的問道。荒羽看著遠方氣勢開始升騰。

這時在畢方一族駐地「還沒有查清楚這個新生勢力的領頭人,是什麼來頭嗎?」畢方一族族長問道。「還沒有,這個人很是神秘,沒有人見過他。就好像是憑空出現的一樣,我經過多方面調查,依然是一點頭緒也沒有。」坐在族長旁邊的一個老者,眉頭緊皺的說道。

「怎麼可能,難道他是天上掉下來的嗎?簡直就是荒唐。查、、、繼續給我查。就是挖地三尺,也要把這個人的身份來歷給我弄清楚。我就不相信他真的是天上掉下來的。總之這個人絕對不能留,否則遲早是我族大患」比方一族族長下達了死命令,一定要查出對方的來歷。

「嗡、嗡、嗡、、、」就在這個時候,一陣震天鐘鳴蕩漾開來,振動百里虛空,傳到畢方一族的駐地當中。鐘聲悠悠,其中帶有強大的氣勢,猶如萬古不滅的九天戰歌,浩蕩在天地間。似要完成萬古未完的神戰,使人熱血沸騰,戰意高昂。

「戰、戰、戰、、、」鐘聲過後,一陣吶喊聲透過無盡虛空傳了過來,從這聲音中便可以聽出,吶喊聲中的,那股強大的戰意。似要摧毀一切敢於試圖阻擋的力量。「天吶、、、這是神戰嗎?」有尾隨而來的圍觀之人,看到這驚天一幕,不免驚呼。

「看來這一戰是在所難免了,這裡已經很久沒有發生過這樣規模的征伐了,看來這裡即將沸騰了,這裡即將變天了」有人看出了一些端倪,感慨說道。「不知道看到這一情景后,畢方一族會作何反應,是戰是和真是很期待啊」遠處一座山峰上,英招一族的強者微笑說道。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畢方一族的族長驚怒問道,「我們還是出去看看吧,沒有猜錯的話應該是那個新生勢力,找上門來了」這時一個畢方一族的長老,站了起來說道。而後朝外走去。「混蛋、、豈有是理。當我畢方一族好欺負嗎,召集所有人准本迎戰」族長怒吼吩咐道。

而此時在畢方一族駐地千里範圍內的空中,已經是人山人海,各個種族不計其數,都是為了觀看這一場,震驚這一方世界的一場大戰。萬人大戰雖然不敢說是絕後,但絕對可以說是空前。這裡雖然種族眾多,但是每個種族的族人都沒有多少,最多的也不過千人左右而已。

因為在這一方世界,不管是什麼樣的種族,繁衍能力都會降低到極點。誰也不知道這是為什麼。否則的話以當初荒羽二人的能力,即便是有聖器在手,也不會順利收服眾多的種族。而這次荒羽竟然發動了一次萬人大戰,可想而知此事對這裡的種族,內心有多大的震撼作用。

「嗡、嗡、嗡、、、」震天鐘鳴再次傳出,振動這周圍的虛空不停的抖動。然而這一次伴隨著鐘鳴,只見遠處一片遮天金光,朝著畢方一族的駐地急速靠近。強大的威壓席捲而過。遠處的圍觀的人群,一個個瞪大眼睛注視著那遮天蔽ri的金光,無不震撼。

「他們到底是什麼人、、、、」這時站在紫竹林外的畢方一族之人,同樣是各個震驚不已,其中一個畢方一族的青年,不由得問出這樣的的話語來。「看來這次對方是來者不善啊、、、」畢方一族的一個長老,面se凝重的說道。「這就是那個新生勢力嗎」另一個長老問道。

「不管他們是誰,今天都要付出代價」畢方一族的族長,雙眼微眯看向遠處那遮天蔽ri的金光道。心中同樣震驚對方的實力竟然如此強橫。但整是因為如此,更加堅定了畢方一族,族長滅殺這個新生勢力的決心。這樣的新生勢力,成長速度太可怕了,不得不儘早除掉。

「族長,英招一族的人就在遠處的一座山峰」忽然一個族人走了過來,對畢方族長說道。「這幫小人,不過就是來看我畢方一族的笑話而已,不用理會他們。通知所有人準備迎戰」畢方族長眼中殺機瀰漫,看著遠處的一座山峰,吩咐道。「被發現了嗎」英招一族之人笑道。

「轟」就在這時,原本遠處的遮天金光瞬間便衝到了近前,化成一副金se畫卷,畫卷沉浮散發出一股浩蕩的威壓振動虛空,只見但凡處在金se畫卷下方的,花草樹木盡皆折斷,大小山峰發出「轟隆隆」的巨響,巨石滾落而下。砸在地面上塵土飛揚。

「戰、戰、戰、、、」猶如洪鐘大呂的吶喊聲,從金se畫卷之上傳出,牽動著每一個人的心弦,讓人不由得從心底升起陣陣寒意「這、、、這、、、這也太嚇人了吧」圍觀的人群中,有人顫抖的說道。「戰歌奏響,一場血流成河的殺伐,恐怕是在所難免了」有人嘆息說道。 ??此刻在畢方一族的駐地,迎來了一次空前的緊張氣氛。外圍千里範圍人山人海,各個種族幾乎都到齊了。因為此時此地正在上演一場空前大戰。交戰的雙方不言而喻,既然在畢方一族的族地,其中一方自然是畢方一族。而另一方是一個最近才崛起的神秘勢力。

對於這個勢力沒有人知道他們的底細,只知道他們是在一個月前才崛起的新生勢力。崛起速度之快讓所有人不由得暗中咂舌。要說對於這個新生勢力的了解,恐怕只有一個種族才知道一些了。那就是幻獸一族。但是幻獸一族,已經被荒羽給嚇破了膽,哪還敢亂說啊。

此刻在遠處一個小角落處,幻獸一族整在此處觀看遠處,即將展開的大戰。「幸好當初沒有鑄成大錯啊,要不然真的就一命嗚呼了」幻獸一族的族長,看著空中的金se畫卷慶幸的說道。「真沒想到這個人這麼厲害,當初我們真是看走眼了啊」一個族人心有餘悸的說道。

「族長,我們也是畢方一族的附屬種族,您看我們是怎麼辦啊,要不要過去」又是一個幻獸一族的族人問道。「啪」只見族長一巴掌,拍在那個族人的臉上怒喝道:「你他媽的沒有長腦子嗎?沒看見就是畢方一族都不敢輕取妄動嗎?我們衝過去幹什麼?去找死嗎?」

「你們到底是什麼人,來我畢方一族所為何事」畢方一族的族長,看著空中的金se畫卷,明知故問的叫道。 來自千萬年後的強者 「嘿嘿、、、你這是在給自己找台階嗎,你們做了什麼難道你們不知道嗎」這時從畫卷中衝出一個黑袍人,不屑的說道。來人正是鬼厲。

「你們在說什麼,我們不懂。但你們來我畢方一族鬧事,這件事情我想你們應該給我畢方一族一個交代」畢方族長雙眼微眯,看著鬼厲說道。「哈哈、、、好一個給你個交代啊,多說無益,手底下見真章吧」鬼厲大笑一聲說道,而後鬼厲瞬間周身殺氣暴涌。

「殺」鬼厲怒喝一聲,率先沖了過去。「殺、殺、殺、、、」當鬼厲衝出的剎那間見,只聽金se畫卷中傳出震天殺聲,一個個人影帶著驚天殺氣,沖向畢方一族。萬餘人的大戰,頓時攪動著周圍的虛空當中的元氣凌亂起來。空間不斷扭曲,似要承受不住壓力,發出嗡嗡響聲。

只見天風谷陣營這邊,一個手握巨錘的修鍊者。正在一個畢方一族族人,不注意的時候,舉起巨錘直奔此人頭上砸去,同時大喊一聲「給我死、、、」巨錘砸下「碰」此人在沒有防備的情況下,整個腦袋就好像西瓜一樣,被砸的四分五裂,血肉橫飛。

「混蛋、、、你找死、、、」這時畢方一族的一個族人,見狀頓時大怒舉起神兵殺向,巨錘之人。先這樣的事情到處都是,到處都在發生。慘叫聲響徹天地。這時一方修羅地獄。此時在這裡,xing命貧賤無比。「嗡」這時一聲嗡鳴傳出。只見遠處空中一陣yin森的氣息瀰漫。

忽然一隻巨大的鬼爪,從天而降抓向一個,畢方一族的族人,鬼爪之下虛空顫抖,黑氣縱橫,瞬間抓在其頭頂,「碰」此人慘叫聲都未發出就被鬼爪抓碎。用出鬼爪之人正是鬼厲。「找死、、、」這時畢方一族的一個長老,怒吼一聲直奔鬼厲沖了過來。

「終於來了一個像樣的,還以為你畢方一族,都是一些沒用的廢物呢」鬼厲見一個老者沖了過來,不但沒有懼怕反而譏諷的說道。只見老者雙臂一展「嗡」一股滾滾熱浪蕩漾開來。老者怒吼,頓時周身神火升騰,好似一輪神陽散發出無盡神火,似要焚滅一切。

片刻過後滔天神火形成一隻畢方虛影,單腳duli展翅嘶鳴,俯衝向鬼厲。要知道畢方乃是號稱火中之神的存在。所釋放出的火焰可不是普通的火焰,那是真的可以焚滅一切的神火。跟朱雀一族和金烏一族差不了多少,若非是這一方世界所限制,恐怕也是一個恐怖的勢力。

此刻鬼厲見到畢方虛影沖向自己,不敢大意。只見鬼厲雙手飛快的印決變幻,凌空退出同時大喝一聲「幽冥怒」忽然自鬼厲身後,出現一個巨大的yin森虛影,看不清相貌,但可以感受到虛影上帶來的無上威壓,「吼」只見虛影朝著衝過來的畢方虛影怒聲咆哮。

一股驚天的音浪瞬間蕩漾而出,但是並未擴散,而是形成一道匹練直奔畢方虛影。兩道攻擊迅速碰撞在一起「轟」發出驚天轟鳴聲回蕩開來,久久不散,震的虛空不停的顫抖。「碰」又是一聲響聲傳出,同時一聲悶哼聲隨之而來。只見老者倒飛而出,砸在地上塵土飛揚。

「這、、、這麼強悍,那黑袍人是誰啊,難道那就是新生勢力的主上嗎?」遠處圍觀的人群看到這一幕,震驚不已。沒想到這個黑袍人這麼強悍,畢方一族的老者竟然不是其一招之敵。「我看沒準,要不怎麼可能有這麼兇悍的攻擊啊」有人接言道。

其實他們不知道,此時的鬼厲也不好受,面se一陣發白,嘴角一絲血漬溢出。剛才那一擊可以說,動用了鬼厲平生最強一擊。那是yin鬼宗的殺生大術,以鬼厲現在的修為,還不能完全催動這一式殺生大術。否則的話就不是將老者震飛了,而是毀滅整個畢方一族。

「混蛋你找死、、、」這是畢方一族的族長終於忍不住了,怒喝一聲。隨後衝天而起。抬手拍向鬼厲,只見一個浩大的火焰巨掌帶著滔天神火,直奔鬼厲而去。巨掌之上帶這一股獨有的意志之力浩蕩虛空,「咔嚓」虛空出現裂縫。「靈台大能者、、、」鬼厲驚呼一聲。

此時鬼厲在剛才與畢方一族的老者對轟一擊之後,可以說是強弩之末了。此時一個靈台大能者突然出手。使得鬼厲一點反應都沒有,就是現在鬼厲祭出萬鬼幡也不趕趟了。鬼厲看著襲擊而來的火焰巨掌,瞳孔收縮。要說不害怕那是不可能的,但也不是害怕就沒事了啊。

「靈台大能者就了不起嗎?給我滾、、、」就在這時一道喝聲傳來,同時只見一口灰se巨鍾帶著滔天威壓,撞向火焰巨掌。只見大鐘之上兩道虛影在沉浮,可以隱約看見兩道虛影在變幻各種不同的手印,印在巨鍾之上。這並非是神祗,而是荒羽造化神道,道意演化而來的。

大鐘古樸好似可以鎮壓諸天一樣「嗡、、、」瞬間撞在火焰巨掌之上,一陣鐘鳴迅速蕩漾開來。震得周圍的虛空出現道道漣漪。同一時間只聽一聲龍嘯響起,只見一條兩百餘丈的雪白se神龍衝天而起。神龍舞空龍爪之下五彩祥雲瀰漫,似有一種俯視眾生的氣勢。 ??「天哪、、、那是神龍,我竟然看到神龍了」遠處的遠處的圍觀人群見到這一幕,實在是有些大腦不夠用,此時有人驚呼。「看來這個新生勢力,真的不像表面上這麼簡單啊」這個時候遠處一座山峰上,英招一族的強者,看到這一幕同樣震驚。一個青年聲說出這樣的話語。

就在神龍騰空的時候,只見原本遮天蔽ri的黃金畫卷迅速收縮,化作一道金光沖向神龍所在的方向消失不見,同時從神龍之上,一道冷酷的聲音傳來「畢方一族好大的威風啊,是不是無盡歲月以來,當霸主當的有點不知所以了」說話之人不是別人正是荒羽。

要說起來的話,要是以前的荒羽,即便是達到了現在的修為,也沒有跟靈台大能叫板的資格。但是現在不同了。因為得到了莫天老人的造化神道,再加上自己的兩個元靈早已成型。還有在神隕戰場的悟法,使得荒羽的造化神道,已經是有了一點雛形。

荒羽憑藉這造化神道的奇異力量,配合荒羽的強悍肉身,只要不是靈台中期的大能者,荒羽有把握與其一戰。即便是中期的靈台,荒羽就是打不過也不會太狼狽。所以荒羽得知了這裡的情況下才趕來這一趟,否則的話荒羽可沒有那麼傻,去找硬釘子碰。

總而言之,只要不是准聖以上的強者出手,荒羽一概不懼。再說了就算是再不濟荒羽還有玄天寶鑒這張底牌呢。要是真逼到那個時候,就算付出一些大的代價。荒羽也會毫不猶豫的讓玄天寶鑒復甦。到時候不要說是准聖,就是聖人來了也要服服帖帖的。

玄天寶鑒的神秘直到現在荒羽都沒有摸透,但荒羽有種感覺,玄天寶鑒即便不是帝兵,至少也是准帝兵級別的存在。因為當初荒羽一行人,不止一件聖器。但在幾件聖器當中,都沒有感覺到向玄天寶鑒這樣神秘,而浩瀚的讓人無法摸透的感覺。所以荒羽更加不懼。

此時聽了荒羽的話后的畢方一族族長,面se凝重了起來。單憑剛才那一擊就可以看出對方絕對不簡單。這個時候的畢方族長,也不想開始那樣不屑一顧的高傲樣子了。開始正視起這件事了。要知道在這個地方靈台大能者,那可是鳳毛麟角啊。

這這地方除了幾個大勢力之外,哪有什麼這樣的強者啊。但對方可以輕描帶寫的接下自己的一擊,足以證明一切了。怎能不讓其重視。但現在說什麼都沒有用處了。事情已經這樣了,沒有其他的辦法。因為遠處萬人的征伐正在打的熱火朝天,怎麼可能說停止就停止的呢。

「多說無益,既然都已經如此了,沒什麼說的。不分出個勝負恐怕是了解不了了」知道現在說什麼都是多餘的,所以畢方族長也就不願意再費唇舌了,只有一戰分出勝負才是硬道理。否則就以現在的情況,讓誰退一步也是不可能的事情。與其如此不如一戰。

「好似你很委屈一樣,也好,這樣也免得我費事了。我也想看看畢方一族到底有多強大」荒羽聽到畢方族長的話語后,頓時有一種哭笑不得的感覺。明明是對方先將自己一方的人給誘殺。說的好像他們還挺有理的。荒羽也懶得跟他們廢話,看向畢方族長譏諷的說道。

此刻畢方族長知道,此件事情沒有任何迴旋的餘地。突然其腳下一踏登天而上。與荒羽間隔百丈對岐。畢方族長凝視著遠處的神龍傲雪,周身氣勢開始不斷的提升,捲動周圍的元氣,形成一股旋風環繞在畢方族長的周圍。好像一道元氣屏障一樣,保護著畢方族長。

「看來這傢伙是碰到硬茬子了,準備動真格的了,很是期待啊」這時遠處一座山峰上,英招一族的強者看到,畢方族長散發出的氣勢,知道畢方族長這是要拚命了,其中一人笑道。「吼、、、」就在這時一聲震天龍嘯振動虛空,攪動無盡狂風亂舞,似要撕破蒼穹。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