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幸虧不是司馬軒他們。」許戰心道。

「還好是另一個獸人小隊。」貓妃兒放下心來。

那個獸人小隊也發現了貓妃兒和許戰,立刻戒備的圍了過來。為首的是一名豹族人,渾身矯健的肌肉充滿了爆發力。

「這不是貓妃兒嗎?你不去執行尋找神靈晶石的任務,怎麼搶著我們的任務做?」豹族人疑惑道:「你小隊中的人呢?」

「你管的也太多了。」貓妃兒冷哼一聲,沒有說出實情。若是告訴別人,她整個小隊都被眼前這人給滅了,這將是她永遠也抹不掉的恥辱。別人可不管這小子有多詭異,只知道這是個塑靈境五重的人族!

貓妃兒反問了一句:「你們的任務應該是捕獲那些落單的人族修士吧?這個人是我的,你們去其他地方。」

讓貓妃兒感到意外的是,豹族人竟然並未跟她計較,反而隨意擺了擺手道:「現在咱們獸人所有任務都暫時取消,上面已經決定了,立刻進攻古城,先將傳送點控制在手裡。趕緊解決了這個人族小子,一起攻打古城去。」

「不就是一座古城么,那座城裡並沒有多少守衛,小規模的妖獸進攻都能攻破……」貓妃兒不屑道。

豹族人冷眼看了過來,道:「你以為這次攻擊只要攻破那城池就行了?必須要在最快的時間殺了古城內的所有人,快到讓古城內的守衛來不及傳送消息出去!這是至關重要的一步!如果消息被傳出去了,最好的情況,也是我們永遠要困死在這裡,別想著再出去了。」

貓妃兒點了點頭,看向許戰,但卻又不想就這麼把許戰殺了。

「廢了他的力量,打斷四肢帶著,應該沒問題吧?」貓妃兒自顧自的說著。

豹族人也只是皺皺眉頭,沒有反對。同時卻很好奇,這小子到底有什麼本事,讓貓妃兒如此重視?在這種緊要關頭還要帶著?廢了力量不夠,還要打斷四肢?

許戰靜靜的看著貓妃兒,耳中也聽到了她與豹族人的對話,沒想到獸人這麼快就已經準備行動了,不管獸人能不能成功,此時在這妖獸獵場內的同學們,恐怕都會遭遇重大危機。

以古城的守衛力量,根本就不足以跟團結起來的獸人對抗,更何況獸人還聯合了妖獸,就算獸人的計劃失敗,那傳送點可就這麼一個,如果妖獸盤踞在那,哪怕學院派出再多的塑靈境九重修士,也很難能夠攻打進來。

「得想辦法阻止這一切!」許戰心中焦急,卻根本毫無辦法。

「如果你現在告訴我你的所有秘密,說不定我可以放了你。」貓妃兒已經走到許戰身前,火爆性感的身體幾乎貼在了許戰身上,口鼻中的呼吸吹進了許戰的耳朵,但許戰心中卻生不起半絲漣漪。

「放了我?你會么?」許戰輕輕笑了笑,「你以為我是傻子?」

「至少我不會廢了你。」貓妃兒說道,「或許,你還能獲得一些你想要的東西。你們人族不都挺喜歡……」欲言又止,身體更往許戰身上貼了貼。

許戰皺眉,他可沒有那些豪門之中的變態、低級趣味,此時假裝伸手摟住貓妃兒,輕聲道:「想要什麼都行?」

貓妃兒眼中露出輕蔑之色,人族果然都是一路貨色。她其實並不想廢了許戰,如果許戰能乖乖的服從他,之後讓狐靈兒將之魅惑,她相信,一個完好的許戰必然能發揮出更大的作用。

「當然。」貓妃兒說道。

「那好。」許戰輕輕點頭,手上更加用力,將貓妃兒緊緊的摟在懷裡,眼中寒芒一閃,道:「那我現在就要!」

「現在就要?你也太心急了!這可不是個好地方。」貓妃兒故作嬌羞,滿臉厭惡。

「你還不知道我要什麼呢?」許戰玩味的笑了起來。

「你要什麼?」貓妃兒問道。

許戰暗暗調動渾身力量,湊到貓妃兒的耳朵邊輕聲呼氣:「我要……你死!」

「什麼?」貓妃兒以為自己聽錯了,緊接著,身體就傳來一股巨大的力量,竟是被許戰抱著縱身跳下懸崖!

「想死還想拉我墊背?就憑你也配?」

兩人的身體已經掉到半空,貓妃兒很快冷靜下來,攥緊拳頭一拳打在許戰腹部。

「噗!」許戰只感覺自己的肚子好像要被擊穿了一樣,口中忍不住噴出鮮血,劇痛感之後便是半個身體都麻木了。

許戰依舊死死的抱住貓妃兒,絕不鬆手。

兩人的身體在快速下墜,貓妃兒越來越急,但身體被許戰抱住,發揮不出全部的力量,竟是一時無法掙脫。

「能夠活著,你真的想死不成?放開我,我可以保你不死!」貓妃兒急切起來,凌厲的風呼嘯著從耳邊吹過,深不見底的懸崖下一片漆黑,彷彿有巨獸張開了大口等著他們墜入。

「哈哈哈!」許戰大笑起來,「用你的話來回敬你,跟我同歸於盡,憑你也配?」說完,竟是直接鬆開了貓妃兒。

兩人的身體下墜的速度越來越快,此時放開貓妃兒,貓妃兒也完全沒有辦法,哪怕用許戰的身體借力,她也無法攀上那陡峭的懸崖。

貓妃兒的臉終於變了,沒想到一時大意,竟然會死在這小子手裡。再看向那小子,對方的臉上卻掛著詭異的表情。

許戰輕輕打了個響指,背上突然出現了一個奇怪的東西,許戰輕輕拉動一個鐵環,後背「蓬」的一聲彈出了巨大的降落傘。身體下墜的速度猛地止住。

貓妃兒眼中充滿了不可思議,兩人的身體在此時一上一下,迅速的分離。

不甘、憤怒充斥在貓妃兒的心裡,她大吼一句:「原來你早就有所準備!」

聲音在深淵中遠遠回蕩,許戰此時已經看不到貓妃兒了,胸腹之間的劇痛再次傳來,許戰吃力的給自己打了一劑治療針,卻根本解決不了傷勢。

肋骨至少斷了三根!而現在許戰依舊沒有看到地面,但他現在卻無法保持自己繼續清醒,眼睛無力的閉上,昏了過去。

「可惡!」貓妃兒自知大難臨頭,這懸崖之下就是無底深淵,一直都是這神靈秘境中所有獸族、妖獸的禁忌之地。就連鳥類妖獸進入這裡也沒有活著出去的,可以說今日她必死無疑。

「反正都是死,哪怕是摔的粉身碎骨,摔成一灘肉泥,我也不能放棄!」貓妃兒咬牙切齒,如人類一般白皙的皮膚逐漸亮起獸紋,肩膀上出現了她貓族的圖騰,雙目在漆黑的環境中綻放光彩。

「我可以不死?」貓妃兒眼中看到了之後自己遇到的場景,下面有無數藤蔓織成的網,只要經過這裡的緩衝,她未必就真的死定了。

一聲痛呼,貓妃兒眼睛漸漸失去光芒,不是因為周圍漆黑一片,而是因為她恐怕要失去這雙眼睛。透支力量的副作用她承受不起,但她此時卻也燃起了活下去的希望。

調動著全身力量時刻準備著,只要她不死,就一定要把之前那小子撕成碎片,一口一口的活吃了!

懸崖之上,豹族人為首的一行獸人都愣住了,沒想到那人族小子倒是挺有骨氣,寧可一死也不臣服,而且還拉上了貓妃兒墊背。

豹族人感到可惜,可惜了貓妃兒這麼個高手,就這麼不明不白的死了。

「算了,我們繼續走吧!」豹族人一揮手,能這麼死掉,只怪貓妃兒自己大意,怨不得人。而且,這麼死了對獸族來說,根本就是恥辱。

「也不知道狐靈兒公主魅惑的那個司馬炎,到底能不能發揮作用……若是可以,此番恐怕都不用血戰,便能大獲全勝!」豹族人心中想道。 不知過了多久,許戰呻吟一聲醒來,皺眉查探著自己的身體,除了之前被貓妃兒攻擊時受的傷外,並沒有其他傷痕。

看來使用降落傘降落的過程非常順利,只不過此時許戰覺得,自己似乎被降落傘吊在了某個地方,整個身體都懸空著。

費力的召喚出照明氣球,周圍的空間立刻光明起來。

看到深處環境的許戰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氣,這彷彿是一個迷失的世界,到處都是巨大無比的藤蔓,各種樹木的樹根在此地被放大了幾百上千倍,許戰覺得自己好像變得跟螞蟻一般渺小。

仔細看了看,許戰發現自己果然是吊在半空,降落傘被頭上藤蔓織成的網給掛住了,距離地面並不高,只有幾丈。許戰剛想解開降落傘跳下去,卻突然打了個寒顫。

這裡沒有任何生物活動的跡象,只有無數不知名的屍骨,一抹格格不入的顏色映入眼帘,緊接著便看到了貓妃兒那雙血紅的眼睛。

「你沒死?」許戰忍不住渾身發涼。

貓妃兒此時的笑容很詭異,她被藤網救了一命,但巨大的衝擊力也讓她身受重傷,她也是醒來沒有多久。直到許戰召喚出照明氣球,她才看到周圍的環境。

她之所以笑,是因為她血脈覺醒了,圖騰之力在最後關頭並沒有奪取她雙目的光明,反而進一步進化。在這神靈秘境中,獸族數量不多但也不少,能夠在塑靈境就完成血脈進化的,也只有最近才來的狐靈兒做到了。

而狐靈兒卻憑進化的血脈,一躍而成為狐族公主,那麼她貓妃兒若是離開這神靈秘境回到獸族之中,地位必然也不低。

「你沒聽過貓是有九條命的嗎?」貓妃兒笑了起來,目光輕鬆,打量著許戰召喚出來的照明氣球,開口道:「你的秘密可真多,我越來越對你感興趣了呢。」

「呵呵,對我感興趣的人多了,你算老幾?」許戰不咸不淡的說道。

透過藤網朝上面看,根本暗無天日,這深淵不知有多深,若是想沿著兩側的峭壁往上爬,就算體力足夠,也不知要何年何月。

許戰看著照明氣球,眼睛一轉,有了主意。

貓妃兒又說道:「用你們人族的話來說,咱們應當是天涯淪落人,我覺得咱們應該摒棄前嫌,開始合作。跳崖之時你就沒想過會死,如今恐怕也不想死吧?」

許戰看到了貓妃兒身上傷勢不輕,但也不敢就這麼貿然的跳下去,索性讓自己繼續這麼吊著,開口道:「我有一個問題始終不明白,你們獸族與妖獸水火不容,怎麼就能聯合到一起了呢?」

貓妃兒盯著許戰,笑了起來:「這世上從來就沒有永遠的敵人,只有永遠的利益。」

閃婚厚愛:傅少撩人頂不住 「我不想聽這樣的廢話。」許戰冷冷道。

貓妃兒反倒疑惑起來:「都已經落到這步田地,難道你還有把握活著離開這裡不成?」說完還拍了拍身下不知是誰的白骨,繼續道:「我在這神靈秘境中,可從未聽過有人掉進這裡還能出去的。」

許戰沒有接話。氣氛頓時沉默下來,無盡的白骨散發著刺骨的寒意,在這種沉默之中,更添了一分恐怖。

「我是真的很欣賞你。」貓妃兒一臉鄭重道:「如果你願意臣服我,我可以帶你離開這裡,並且不會將你交給狐靈兒,因為我的地位已經不弱於她了。離開這神靈秘境去往獸人帝國,你會獲得不次於你在人族中的榮華富貴。」

「哼,你以為你是誰?」許戰輕輕搖頭,這隻貓難道摔傻了不成?狐靈兒不是狐族的公主嗎?此番故意被俘進入這妖獸獵場……想到這,許戰突然疑惑起來。

堂堂狐族公主,為何要隻身犯險來到這裡?只是為了解救這裡的獸族?這個理由根本就不成立!

貓妃兒此時回答道:「狐靈兒貴為公主,是因為她覺醒了血脈,而我……也做到了!她能獲得的一切,等我出去后,也同樣能夠獲得。」

「嘁!」許戰依然不為所動,這個世上,沒有人能夠讓他臣服,哪怕是神靈也不可能!看著貓妃兒一臉自信的樣子,許戰笑道:「看來也得稱你一聲公主了?不過……你可知道我是誰?」

「你?不就是一個長雲學院的學生嗎?就算頂天了說,也不過是個精英班的學生,最多出身好點,能是某個大家族的人。如何跟我相比?」貓妃兒不屑道。

「跟你比……你不夠資格。」許戰笑了起來。

貓妃兒臉色一怒,「你還是皇子不成?就算是皇子,也沒用。成不了帝王也只是廢物一個!還不如某個家族中的人。」

「在下……萬妖王。」許戰輕飄飄的說道,同時活動了下身子,開始用念氣給自己接骨。

接骨的過程非常緩慢,又需要消耗巨大的念氣,而且還非常疼痛。這段時間許戰倒是無所謂的跟貓妃兒閑聊起來。

「你說什麼?你是什麼王?」貓妃兒好似沒聽清楚。

「萬妖王。」許戰重複了一句。

貓妃兒彷彿聽到了天大的笑話,笑的合不攏嘴,牽動傷勢讓她嘶的一聲倒吸一口涼氣,無力道:「看來你是被死亡嚇傻了,竟然開始說胡話了。連我這個從出生就在神靈秘境中的獸人都知道萬妖王的大名,就你?」末了還安慰道:「放心吧,臣服於我,我真能帶你出去。」

許戰懶得跟貓妃兒解釋,而是疑惑的問道:「這麼多屍骨擺在這,有些都風化成灰了。你憑什麼說你能出去?」

貓妃兒知道許戰不會相信,只能說道:「獸人擁有圖騰之力,每個種族都不一樣。我們貓族的力量就是能夠看到過去和未來,血脈覺醒后,我的這一能力得到了增強,沒有之前那麼嚴苛的限制。」

說完,貓妃兒指了指自己的雙眼,道:「我的眼睛看到了……這裡擁有我一直尋找的神靈晶石碎片,那裡同樣也有離開這裡的方法。」

「神靈晶石碎片?」許戰皺起眉頭,這神靈晶石是什麼玩意?智腦魂靈彈出光屏,許戰意念一動在上面搜索著,終於在之前記錄的資料中找到了這個。

神靈晶石碎片:神靈秘境誕生時伴隨而生的規則碎片,五個不同秘境的規則碎片匯聚一起可融合成一枚神靈晶石。

神靈晶石:進入最高級神靈秘境的鑰匙。

資料中的記載只是寥寥幾句,但也讓許戰心中肯定了,那狐靈兒此行的目的,恐怕就是這神靈晶石碎片。

「你之前不是說自己是萬妖王嗎?你可知道萬妖王隕落在什麼地方?」貓妃兒開口說道。

許戰心中如遭雷擊,迫不及待的問道:「什麼地方?」 黑帝的復仇女神 「難道是最高級神靈秘境?」許戰問道。

貓妃兒非常意外,沒想到面前這個人族小子竟然連最高級神靈秘境都知道?「沒錯,萬妖王就隕落在最高級神靈秘境之中。」

「你可知道神靈大陸上所有的神靈石像所指的方向?」貓妃兒又道:「其實那些石像所指的,就是最高級神靈秘境。目前神靈大陸上,只有一個最高級神靈秘境被發現了,那就在獸人帝國境內。這是跟狐靈兒一起來到這裡的那個牛頭人所說。」

許戰陷入思索之中,沒有注意到貓妃兒提及那個牛頭人時臉上露出的尊敬。

「想要進入這個最高級神靈秘境,必須獲得神靈晶石,想要獲得神靈晶石,就必須要集齊五個出自不同神靈秘境的神靈晶石碎片。」貓妃兒說道。

瞥了眼一臉沉思的許戰,貓妃兒笑著說道:「就算有成神的秘密又能如何?萬妖王都死在了那裡。只不過我沒想到,連萬妖王都能隕落的地方,你們人族竟然還敢到處宣揚最高級神靈秘境,真是不知死活。」

許戰皺眉,這最高級神靈秘境他從未聽任何人說過,連金萬山都沒提過,只是知道神靈石像指引的方向,有這麼一個可以讓人修鍊到神靈境的地方。

若不是自己看了大量的書籍,或許是某個古老的被遺忘的科普,許戰也根本就不會知道這神靈大陸上的獸人帝國境內,還有這麼一個地方。

想到這,許戰繼續在魂靈光屏上搜索著,找到了魂靈秘境的等級劃分。答案卻是低級、中級、高級。其相對應的等級也是塑靈境、蛻靈境、脫凡境。

最高級神靈秘境,在尋常的資料中竟然沒有!顯然在當年萬妖王隕落後,這就成了一個禁忌的話題!也怪不得從始至終也沒人提過萬妖王是如何隕落的,又隕落在何地。

「單從神靈秘境等級來看,這最高級神靈秘境所對應的,應當就是傳說中的境界,神靈境!看來這裡還真有能讓人修鍊到神靈境的秘密!」

許戰心中猜想著,同時也下定決心,這神靈晶石碎片,自己勢在必得!這最高級神靈秘境,自己必須要去!不為成神,也要為了這一世還未見過的父親!

「你真能帶我離開這裡?」許戰轉動了下眼珠,說道。

貓妃兒哈哈一笑,「我以為你還能有什麼鬼點子,果然,掉進這個深淵后,你也束手無策了。放心吧,我既然說了能帶你離開,就一定可以。你果然足夠聰明,也足夠鎮定。跟我一起,一定會比你在人族中更有前途。」

許戰暗暗點頭,這貓妃兒可沒有狐族魅惑的本領,只是雙眼能看到過去未來,若自己從心中杜絕了殺掉對方的打算,以後有機會也不殺這個貓妃兒,說不定能夠矇混過去。

「獸人這麼多,不在乎少殺這一個。」許戰既已決定,將背後的降落傘直接收進魂靈空間,身子從半空中摔落。

經過這段時間的調息,肋骨已經接上,雖然還隱隱作痛但用不了多久就能痊癒。許戰走到貓妃兒身前,忍不住連連搖頭。

自己之前還嚇的不敢下來,這貓妃兒的腿明顯摔斷了,根本就無法攻擊自己。

此時的貓妃兒故意將傷勢暴露出來,毫不遮掩,藍色的眸子深處有一條紅紋閃爍,始終盯著許戰。

許戰皺眉給貓妃兒的腿做固定,一副救助的樣子,而後又召喚出治療針給對方打了一針。

從始至終,貓妃兒都在全身戒備,她欣賞面前這個人類,卻更加警惕。從之前的接觸來看,這個人類看似弱小,其實城府很深,尤其是心狠手辣。面對獸族時,更是滿肚子詭計。如今她發動天賦,確實看到了許戰真心將救自己。

貓妃兒終於放下心來。

許戰揮手,拉著照明氣球的繩子拴在腰間,接著將貓妃兒背了起來,朝著她指引的方向前進。

一路上不斷有喀嚓聲響起,不知是踩碎了誰的白骨。貓妃兒對周圍的場景其實很懼怕,但她卻發現,許戰依然面無表情,彷彿眼前的並不是無盡屍骨,而是泥土砂礫一般。

「你不怕嗎?」貓妃兒好奇的問道。

「這一生我只怕一件事情。」許戰緩緩開口。

「什麼事?」

「殺不盡妖獸和獸人。」許戰的語氣就如同閑話家常一般,聽得貓妃兒倒吸一口冷氣。

「你為什麼這麼敵視我們?」貓妃兒問道。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