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1300萬」段遇還是慢慢的加價,那人也慢慢的跟隨。

「1400萬」地宗的人還是緊跟。

「我出2000萬五品靈氣丹」,段遇沒有想到,半路殺出一個程咬金,一下子把價格提高到了2000萬。

「我出3000萬」,「我出5000萬」

「我出100萬六品靈氣丹」,段遇緊跟不放鬆:「我出200萬六品靈氣丹」

「我出400萬六品靈氣丹」地宗的又出價了。

「我出100萬七品靈氣丹」,此人一喊家,不說段遇,就是地宗的人傻眼了,100萬七品靈氣丹就是一萬枚八品靈氣丹啊,段遇都不捨得了。 一萬枚八品靈氣丹,哪可是段遇的全部身家,當然不能全部拿出來,不管是自己服用,還是齊亮小鳳仙幾個,就是金角吞噬獸也需要八品靈氣丹,自己要是傾囊相出,再遇到問題就麻煩了。

段遇現在只有一個目的,那就是下手搶奪。不過,段遇要看看,這個人是什麼人竟然有100萬枚7品靈氣丹。段遇也知道,就算是自己不搶奪,那地宗的人也會下手的,除非地宗願意拿出超過100萬枚的七品靈氣丹。

主拍人說話了:「還有沒有出高價的,沒有的話就是這位客官的了」。

主拍人說了三遍,沒有人回應,鐵血戰刀就成了那個人的了。

段遇就發現,地宗的拍買人員,也是起坐頻繁,顯然是也沒有想到,半路殺出個程咬金。人宗的代表,就把鐵血戰刀給了那人,收下了100萬枚七品靈氣丹。就是人宗也是很吃驚,沒有想到,一柄鐵血戰刀竟然拍出了如此的高價。

段遇趕緊命令自己的人,跟隨拍賣得主,那拍賣的得主卻是立刻進了拍賣場的客棧,一進去就不出來了。

段遇不光是派遣人員跟蹤,還派遣了自己的天鴿,這可是極具靈性的鳥類,對於跟蹤人,送傳信件是極好的辦法。

跟蹤人員就發現,得寶之人的房間里,出來了一個人,急急匆匆的就走了,出了火雲城而去,段遇也斷定不出真假,就立即跟了上去。

當然,跟蹤得寶之人的不光是段遇,還有兩撥,一個是地宗的人,另一波段遇也不知道是誰,看樣子功力都非常的高,起碼看起來要比段遇厲害的多。段遇也不害怕,因為自己還有底牌。

段遇放出了兩隻天鴿,跟蹤追殺的兩撥人馬,另外兩隻天鴿,繼續監視得寶之人,果然,先行出城人就被地宗的人截殺了,可是一無所獲,段遇就斷定,得寶之人一定還在火雲城。

段遇連忙返回,趕回了客棧,可是,已經晚了,客棧里的人已經被人殺害,鐵血戰刀不知蹤影、

監視客棧的天鴿,也不知去向,帶了很久,才有一隻天鴿回來,跟段遇稟報,原來地宗的人已經得手了,正在急急的逃出。段遇立刻趕了出來,在天鴿的指引之下,趕上了地宗的人。

「朋友,請留步,我們有事好商量」

段遇出言攔截,可是地宗的人逃匿更快,段遇只好出手,攔住了奪寶之人。

「我不認識你,我攔我去路幹什麼?」

「嘿嘿,你是不認識我,可是你手中的鐵血戰刀認識我,朋友若是貢獻出來,我可以放你一條生路,不然的話,我可就下手了」

那人自然不會束手就擒,怎奈段遇的精神念力強大,指揮這靈魂之力攻擊敵人,那人的靈魂,瞬間被段遇攻破,成了段遇的靈魂奴隸。

「主人,您上當了,鐵血戰刀不在我身上,還在火雲城」

「那人叫什麼?在什麼地方?」

「在客棧的另一個房間里,是一個根本不會武功之人拿著,三天之後才會出城,交給地宗的總部」。

段遇也來不及給這人交代事情,雖然成了靈魂奴隸,可段遇並不想利用他,就讓他離去了。段遇則是又再次返回城裡,找到了那個不會武功之人。

「交出來吧,你不會武功,我也不想殺你」

那人見段遇是修仙之人,自然害怕,只好乖乖的交出了鐵血戰刀。

段遇終於把鐵血戰刀搶到了手。

段遇剛剛收起寶刀,門外就進來一個人,段遇一看不認識。

「看來朋友是得手了,俗話說,見面分半,我是不是要分得一點」

段遇也不是傻瓜,自然明白,這人既然敢現身,絕非一般人,絕對有極高的功力:「這位朋友,你在說什麼,我不明白」

「呵呵,大家都是明白人,何必要裝糊塗,我是晚了一步,鐵血寶刀被你先得,這樣吧,只要你把寶刀給我參詳三天,我三天以後就會還你,怎麼樣?」

段遇自然不信,自己又不是三歲小孩,把鐵血寶刀送出去,就沒有回來的道理,別說借看三天,就是一個時辰都不行。

「笑話,你要是參悟到了秘密,那還有還會來的道理,有本事,你就搶,沒本事休得狂言,哼」。

來人仔細端詳了一陣:「你是段遇吧,我知道你厲害,可是你只是金丹期3層,我是元嬰期5層,咱兩個差別12個級別,你能戰勝我?我就不信」

「不信你就試試,剛才一個元嬰期的人,已經是我的俘虜了」

「嘿嘿,我就不行了,除非你有異寶」。

段遇當然有異寶,那就是第二個分身,是一個金角吞噬獸,可是平時段遇戰鬥,根本就不必放出來,現在段遇的精神念力已經是第二級,攻擊大乘期的對手,還是沒有問題。段遇見對手只是一個元嬰期的,不禁有些看不起。

「你一個區區元嬰期的,竟然如此的大膽,難道你也有異寶?」

段遇這樣說,其實就是等於承認了自己有異寶,可以以控制元嬰期的人。對方果然也不害怕:「我自然有異寶,就是比我高出3個層次,我一樣能拿下」。

段遇一聽就放心了,一個元嬰期5層的功力,就是高出3層,頂多就是8層,自己可是能攻擊大成期的對手。

現在的段遇的精神念力是第二層,要是進入第三層,就能進攻渡劫期的對手了,不過,現在段遇很有信心,就算自己的精神念力武功拿下對手,這裡四下無人,完全可以放出金角吞噬獸,一舉拿下對手。

段遇想的快,那人也不慢,從懷中拿出一件寶物,對著段遇就是一吸,段遇就感覺到一陣的眩暈,對方就笑了。

「區區金丹期的功力,也跟我斗」。

那人剛說完,段遇卻是站穩了,那人的腦海里,立刻就受到來自外面的靈魂攻擊,瞬間就擊破了靈魂膜壁。

「你有精神念力。。。。。」

那人還沒說完,段遇就侵入了那人的靈魂深處,奴役了他。

「主人,我不該跟你爭鬥,我們地宗的人,不該與主人為敵」

果然是地宗的人,段遇明白了。

「你們還有什麼人來搶奪鐵血寶刀?」

「還有段巡使,段虎」

「段虎?他也來了,真是冤家啊,呵呵,真不知道他什麼時候來找我啊」

說曹操曹操就到,段虎真的來了。

「段遇,你果然先我一步,佩服,我今天來,不打算跟你斗,跟你做一筆交易如何?」,「段虎?你跟我做交易,我沒聽錯吧?」。

「當然,只要你的價格不是很離譜」。 「不賣」,段遇回答的很乾脆。

「你也應該知道,鐵血寶刀原是地宗的寶物,因為丟失了,所以才要找回,你留著也沒有什麼用,不如賣給我」。

「那你們在拍賣會上為什麼失之交臂,難道是沒錢?」

「那也不是,強大的地宗豈會沒錢,是因為準備不足,沒有想到竟然賣出這樣的高價,被人鑽了空子,你要是賣,我們願意給你120萬枚七品靈氣丹,如何?」,段遇笑笑:「你就是給我200萬枚七品靈氣丹,我也是不賣」。

「段遇,你瘋了,你只要會得罪地宗的,會引起地宗的追殺的」

「我就是不得罪地宗,你們不是一樣在追殺我嗎?我現在還是好好的」

「嘿嘿,段遇,你是油鹽不進啊,好,你就等著地宗的暗殺吧」

「有本事,你們就使出來,你們暗殺也不是一次兩次了,呵呵」。

段遇就是不賣,段虎連哄加騙,加嚇唬,無奈段遇就是不賣,段虎也沒有辦法,恨恨的離去了。

然後就是鹽宗上門了。閻寬一進門就笑呵呵的對著段遇。

「段公子,可喜可賀啊?」

段遇就是一愣:「有什麼可喜的?」,「段公子真是謙虛啊,得到了鐵血戰刀不是可喜嗎」。

段遇更是警惕:「你是怎麼知道的,我可是從來沒有告訴別人」

閻寬陪笑,很是恭敬:「段公子,您也知道,我們鹽宗跟地宗走的近,地宗知道的秘密,我們也多少知道一點,您這件事,就是地宗的段巡使告訴我的」。

段遇一聽就明白了,這個閻寬是段虎派來的說客。

「閻掌門,你不是段虎的說客吧?」

「段公子明見,我哪能是段虎的說客,我不是不知道,段公子一向跟地宗不和,我要是給地宗辦事,段公子肯定給我轟出去」。

「那你來的目的是什麼?」

閻寬嘿嘿一笑:「段公子,您也知道,鹽宗這些年還是有些資產的,不敢說跟段公子相比,可是也不窮。我聽了段巡使的消息之後,我決定跟段公子合作,怎麼樣??」。

段遇一聽就奇怪了:「合作,怎麼合作?合作什麼?」。

段公子得到了鐵血戰刀,據說裡面有天大的秘密,只要段公子參詳透了,把其中的秘密告訴在下,在下就送給段公子50萬枚七品靈氣丹,如何?」。

段遇一聽,這倒是一個合作的方式,只要自己知道了秘密,就是告訴別人也無所謂,反正秘密就是一個消息而已,又不是真正的給他戰刀。

「這個倒是可以考慮,不過,我現在也不知道是什麼秘密,具體值多少錢,很難說,要是秘密不值錢,貴派就吃虧了,要是秘密很值錢,我就吃虧了,還是等我參詳透了秘密再說吧?」

閻寬一聽大喜:「那好,這是10萬枚七品靈氣丹,是定金,希望段公子收下」,段遇一想,反正不吃虧,就收下了。

閻寬走了,段遇就反覆參詳鐵血戰刀,可是一點發現也沒有。

段遇甚至吧刀鞘都拆開了,裡面也沒有夾層,秘密在哪裡呢?段遇看著鐵血戰刀,是一點辦法也沒有。

「會不會在戰刀的裡面,是個中空的」。

段遇想著,就用自己的靈魂之力探視,果然發現了這個秘密,刀身是中空的,裡面好像有絲質的一張紙。

段遇大喜,就像摔斷寶刀,可是怎麼也弄不斷,段遇就有些不明白了。一想也不合適,要是弄斷了寶刀,豈不是可惜?

還是問問祁瞳術吧。

段遇就把祁瞳術請了過來:「祁先生,我想知道,這柄戰刀裡面的秘密,希望祁先生告訴我」。

「可以啊,一個問題10萬七品靈氣丹,你問幾個問題」

「我給你30萬七品靈氣丹,我就問三個問題」

段遇取出了30萬枚七品靈氣丹給了祁瞳術。

「第一個問題。鐵血寶刀中空的秘密怎麼取出來?」

「這個簡單,不能用蠻力,需要用靈魂之力,探入其中,只要靈魂之力足夠強大,裡面的絲質東西就會取出」。

段遇沒有想到,這個問題的答案,竟然如此簡單,看來自己的10萬靈氣丹是浪費了,段遇就用靈魂之力,強行取出了寶刀裡面的秘密,原來是一張地圖。

段遇也看不明白:「這是什麼東西?』

「這是你第二個問題嗎?」,「算是吧?」

「這是地宗的總部地圖」

「靠,這個問題更簡單,我的10萬七品靈氣丹更是浪費了」

「呵呵,我不說你怎麼會知道,你第三個問題是什麼?」

「鹽宗的人跟我買這個消息,我賣不賣?」。

「賣啊,你完全可以把地圖交給他,他最少會給你50萬七品靈氣丹,你可以跟他講價,就是80萬七品靈氣丹他也會給」。

「為什麼?」段遇有些不明白。

「段公子怎麼聰明的人,不會想不到,鹽宗跟地宗的關係吧」。

段遇明白了,鹽宗的錢就是地宗給的,為的就是探尋寶刀的秘密。

「段公子,我有一個請求」,「您請說」

「您可不可以把寶刀轉賣給我們天宗」

段遇心中一動:「什麼價?」。祁瞳術笑笑:「我給還給你跟寶刀一樣的寶物,還免費送給你一樣絕密的消息」。

「行,不過,我得先看看鹽宗的消息」

「好,一言為定,我等著你的消息」

祁瞳術走了,段遇就把鹽宗的閻寬請了過了。

「閻掌門,寶刀的秘密我已經掌握了,你要不要」

「要啊,怎麼會不要」

「我要80萬枚七品靈氣丹」

「段公子獅子大開口啊,也太貴了吧,能不能便宜一點」

「不能,你要是不要,我就賣給別人,別人會出更高的價錢」

「好,80萬就80萬」,閻寬又給了段遇70萬枚七品靈氣丹,段遇就把那張絲質地圖給了閻寬。

「這是什麼東西?就是那個秘密?」

「是啊,如假包換,我猜測是地宗總部的地圖」。

閻寬一愣,連忙收起,匆匆的就走了,段遇就想笑,自己可是得了大便宜了。 祁瞳術又來了:「恭喜段公子了,一個小秘密就賣了80萬枚七品靈氣丹,就算是減去給我們的30萬枚,你還賺50萬枚,你可是發了大財了」。

「我再發財也沒有你們快,你們就幾句話,就讓我失去了30萬枚七品靈氣丹,我可是實打實的買賣」。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