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從小在鎮子里長大的陳御風,受到和平的環境影響了很久,他並不知道江湖險惡,急忙說道:「不可能,殺人償命,他殺人,難道就不怕官府通緝么?」

「官府?」

王藥師笑了笑。

「這個東西就是個擺設,管理老百姓還行,碰到那些有本事的冒險者,一點用沒有,瑪法大陸這麼大,他去哪找殺人兇手,再說,瑪法大陸這麼多的冒險者,每天都有人在火拚中死掉,你認為官府管得過來么?火拚的都是荒郊野外,你認為官府會知道么?」

聽到這,陳御風不在反駁了,他自己為什麼會認識雪景妍,還不是被別人打劫,然後被人打得半死,扔到了荒郊野嶺,然後被雪景妍救了回去。

如果不是雪景妍發現了他,他早就成了野狼的晚餐了。

見到陳御風陷入了沉思,王藥師對雪景妍說:「我剛剛的話沒別的意思,並不是要分開你們兩個,只是想對你提點意見,你去學個職業,這樣行走江湖才會有保障,而且可以幫助他很多。」

雪景妍一聽可以幫助陳御風,不當他的累贅,連忙問道:「老神醫,我該學習什麼,怎麼才能幫到他。」

王藥師說:「像他剛剛流血,如果你是一個道士的話,就可以幫助他,比如給他使用治癒術,幫助他止血,這樣他就不會有生命危險了,免得他死在回程的路上,那多冤,是不。」

「道士?治癒術?」雪景妍喃喃的說道。

這些東西她聽都沒有聽過。

一旁的王藥師,轉身從不遠處的書架上拿了一本書,然後將它遞給了雪景妍。

「這就是治癒術,學習了它,你就可以給他療傷了。」

雪景妍結果了那本發黃的技能書,上面用子寫著:治癒術。

「這個就是治癒術么,可以療傷么。」雪景妍問道。

「恩,學了這本書後你就可以幫人療傷了,而且,你也就不再是普通人了,而是一名道士了。」

「道士?」雪景妍不解。

「道士也是一種職業,和武士不同的是,道士使用的是道術,使用天地法理,不僅可以治癒隊友,還可以在戰鬥中遠程攻擊對手,而且到了後期,道士可以和其他世界的生物溝通,來召喚別的世界的強大存在,依靠它們的力量戰鬥。」

聽到王藥師這麼說,雪景妍的眼睛亮了,她想成為一名道士,在戰鬥中保護陳御風,為他療傷,用強大的力量攻擊對手,她不想再成為累贅,讓別人保護,她也想去保護心愛的人。

「怎麼成為一名道士,怎麼學習治癒術呢?」雪景妍迫切的問道。

王藥師用手指了指雪景妍手裡的那本書,說:「你把那本書翻開,就能學會治癒術了,在學會治癒術的那一瞬間,你就變成了一名道士。」

雪景妍一聽,連忙就要打開治癒術。

「等等。」

看到雪景妍迫不及待要學習治癒術,王藥師連忙阻止了對方。

雪景妍不解的看著王藥師,不知道對方為什麼要打斷自己。

王藥師看著雪景妍,知道她在想什麼,說:「你難道不要考慮一下么,職業一旦確定這一輩子都不能更改。」

雪景妍聽了王藥師的話,堅定地搖了搖頭,她確定了,這輩子都要為陳御風療傷,並且和他並肩戰鬥,至死不渝。

王藥師看著雪景妍堅定地目光,搖了搖頭,心想隨你吧。

看了看一旁的陳御風,王藥師笑了笑,小子,你的福氣不錯啊,這麼好的女孩兒都別你弄到手了,願意跟你同患難,共生死的女孩兒,這年頭真的不多了。

雪景妍看了一眼陳御風,毫不猶豫的打開了治癒術,書打開的那一瞬間,雪景妍聞到了一股很特殊的香氣,她整個人為之一振,很舒服,然後很多東西湧進了她的腦海中。

雪景妍睜開了眼睛,拿出了自己的匕首,然後在左手上劃了一道,鮮紅的血液順著傷口留了下來。

只見雪景妍伸出右手,一團柔和的白光從她的右手上飛出,然後旋轉著落到了左手上,然後進入到手裡。

只見她手上的傷口慢慢的癒合,很快就恢復如初,沒有一絲傷痕。

雪景妍笑了,笑得很開心。

看著一旁還在深思的陳御風,雪景妍揚手就對他使用了一個治癒術。

治癒術溫暖的感覺,將陳御風拉回到到了現實里,他回頭看了一眼雪景妍,眼神里充滿了驚訝。

雪景妍看著陳御風,咯咯的笑起來,說:「以後我也要保護你哦。」

陳御風重重的點了點頭說:「恩。」

從王藥師家裡出來時,倆人的心情很爽。

當得知雪景妍學習了治癒術成了一名道士后,陳御風樂壞了。然後他的眼睛轉了轉,既然王藥師把雪景妍領進了道士這條路,也算是半個師傅了。

於是,陳御風趕緊讓雪景妍拜師,雪景妍冰雪聰明,怎麼能不了解陳御風的想法,馬上就給王藥師跪下了。

王藥師一看,雪景妍要拜自己為師,這小丫頭很聰明,天賦很好,很討人喜歡,於是就順勢收了這個徒弟。

兩個人一看拜師成了,於是乎,態度立馬變了,開始獅子大張口了。

從王藥師家裡出來時,兩個人已經從土鱉變成了土豪,只見雪景妍已經一身裝備了,一把半月彎刀,一身藍sè的中型盔甲,一個漂亮的黃sè水晶項鏈,兩個閃閃發光的玻璃戒指,兩個黃sè的大手鐲,聽說這倆大手鐲還是極品的,有道術屬xing,很貴的,而且雪景妍還學到了個新技能,叫做jing神力戰法。

聽說這個技能是增加道士命中率的,隨著道士能力的不斷增強,命中率也會越來越高。

隨著雪景妍的水漲船高,陳御風也趁機勒索了不少好東西,一個武裝了全身的中型盔甲,一條黑水晶項鏈,兩個普通的大手鐲,兩個牛角戒指,現在的陳御風和比起剛剛出陳家鎮相比,也算鳥槍換炮了。

兩個人現在獲得了全套武裝,心情很好,心情好了胃口就好,於是準備去找一家好一點的飯館,吃頓好的犒勞下自己。

兩個人走到一家叫趙二小吃店的飯館時停了下來,這家飯館裝修還行,檔次也不是太高,於是兩人就選擇了這裡。

兩個人現在手上也算是有點錢了,於是點了兩個肉菜,兩個素菜,和一碗湯,一盆米飯。

由於兩個人忙了一天,一點東西沒吃,現在看到這麼多好吃的,再也忍不住了,風捲殘雲的吃了起來。

正當兩個人吃的起勁的時候,一個人走到了兩個人的面前停了下來。

兩人一看面前來了一個人,連忙停下筷子,很不爽的抬起頭。

只見,面前這個人陳御風和雪景妍都認識。正是那天兩個人第一次來比奇大城時,向他倆推銷東西的那個人。

那個男人,穿著一身輕型盔甲,有點靦腆,有點緊張的對倆人說道:「呵呵,好巧,不知道我能坐這裡么。」

陳御風一聽說:「這裡沒人,你做吧,但是,不要推銷東西,我們不要。」

一聽對方以為自己是推銷的,那男人臉刷的紅了,尷尬的笑了笑,邊笑邊回頭看。

陳御風順著他的目光看去,只見不遠處角落裡,坐著他那天的幾個夥伴。

; 還是同樣的方式,還是同樣的幾個人。

這個年輕的小夥子顯然很不善於交談,被陳御風嗆了一句后,整個人就開始變得緊張,不停的回頭希望獲得夥伴們的解救,但是夥伴們不僅對他發出的求救的目光視而不見,還幸災樂禍的笑著。

小夥子看到夥伴們的表現,大抵是失望了,於是準備爆發自己的小宇宙,準備用自己的嘴皮子搞定眼前的倆人。

陳御風看著對面的小夥子半天不說話,臉一會兒紅一會兒白的,心想,暈,這傢伙不會是來蹭飯的吧,看著架勢起碼幾天沒吃過飯了。

於是陳御風趕緊用手護住桌子上的飯菜,一臉戒備的看著眼前的男子,然後說:「這些我們也不夠吃,沒有多餘的給你了。」

聽了陳御風的話,小夥子臉更紅了。

雖然如此,小夥子還是準備勇敢的說出自己的目的:「額,那個,我不是要飯的。」

一聽不是要飯的,陳御風更緊張了,一副防賊的表情說:「我們也沒有多餘的錢。。。」

小夥子一聽,還是被對面當做要飯的了,一時間說話都有點結巴了,得得得了半天,硬是一句話沒有說出來,最後急的他,眼淚都快流出來了。

也許是不忍心看夥伴的糗事了,不遠處的人群里走來了一個男人。

那個男人二十七八的樣子,長的很普通,個子一米八,穿了一身中型盔甲,走路的時候步伐有力,背後背了一把鋒利的寶劍。

那男子走到桌子前,用手拍了拍旁邊的男子,然後給他了一個會心的微笑。

臉紅的小夥子一看,連忙退到了那人身後。

陳御風一看又來了一個人,心想,難道碰到了傳說中的丐幫?

陳御風一臉戒備的看著倆人。

那男子看了陳御風的眼神后,笑了笑,抱拳對陳御風和雪景妍說道:「在下趙毅,這位是我兄弟,劉森。」

趙毅指了指身後的那個紅臉男子。

「不知道兩位怎麼稱呼。」

陳御風一看對面已經自我介紹了,連忙道:「我叫陳御風,這位是我朋友,雪景妍。」

趙毅說:「不知道我們能坐下來么。」

陳御風做了個請的動作,說:「呵呵,兩位隨意。」

兩個人坐下后,趙毅說:「陳兄,是否想掙一點小錢?」

陳御風一聽對方說掙錢,問道:「什麼小錢?」

趙毅看了看四周后,壓低聲音說:「去骷髏洞弄點藥材,掙點小錢。」

陳御風一聽,對方要去骷髏洞弄藥材,頓時心生jing惕。

在瑪法大陸上把別人騙到荒郊野嶺,然後殺人越貨的事有很多,一聽對方說去骷髏洞,陳御風打起了十二分的jing惕。

陳御風用腳碰了碰雪景妍提醒對面小心點,後者會心的點頭。陳御風像對面看去,發現對面一共有四個人,只是不知道對方是什麼職業。

趙毅看出了陳御風的顧慮,微微的笑了笑說:「陳兄一看就是老江湖了。」

自己的意圖被對面發現了,陳御風笑了笑掩飾自己的尷尬,說:「什麼老江湖,我就一小白,只是我沒聽說過骷髏洞有什麼藥材啊。」

趙毅說:「比奇大城裡有一家叫做風雨樓的酒館,這可是比奇城最好的酒館,它裡面有一隻特sè酒,叫做骷髏酒,而這個酒裡面有一個核心配料,這個配料只有骷髏洞有。」

雪景妍皺了眉頭說:「骷髏酒,好噁心的名字。」

趙毅笑了笑說:「這酒的名字雖然很噁心,但是酒確是很不錯,很香很烈,而且價格非常昂貴,即便如此,慕名而來的酒客還有很多。」

「呵呵,既然這個酒是比奇城的特sè,想必陪酒的材料一定很隱秘,趙兄又是怎麼知道,裡面有一種材料是骷髏洞才有的呢?而且既然是最好的酒館,我相信它一定財大氣粗,即使材料沒了,隨便出點錢,找幾個高手很輕鬆的就弄到了吧,不至於找我們這種不靠譜新手吧,他們不怕出叉子么。」

趙毅聽了陳御風的話,眼睛一亮,發現這個人很有頭腦,居然能發現這麼多東西。趙毅再也不敢輕視對方了,收起輕視,認真的說:「不瞞陳兄了,我在風雨樓有內線。」

「內線?」陳御風盯著對方,等待對方接下來的話。

趙毅看陳御風開始認真聽自己說了,接著道:「我的內線是負責給酒樓採集制酒材料的,我花了很多錢才把他個收買了。」

「這個內線告訴你,骷髏酒的材料快沒有了,讓你抓緊準備,是么。」陳御風說。

趙毅點點頭說:「沒錯,他讓我們提前準備,這樣當材料用完的時候,,酒館開始公開發布任務,那時我們可以第一時間上交材料,領取報酬。」

陳御風明白了,可是,天上沒有掉餡餅的事情,對方為什麼選擇自己。

陳御風說:「你們為什麼來我們,我們並不強。」

趙毅笑道:「你是聰明人,你知道為什麼。」

陳御風看了下那邊的幾個人,想了一陣,突然明白了。

其實對方的實力也不強,除去這個趙毅和自己的實力差不多,剩下幾個人雖然不知道是什麼職業,但是並不是很強,看來這骷髏酒的材料並不好弄,以他們的實力完成很困難,所以他們才想找人幫忙,至於為什麼找他們,而不是找個高手,原因很簡單,對方也怕被人給yin了,找個實力接近的,不僅可以完成任務,也不怕發生什麼突發事件,使局面不能控制。

這個叫趙毅的很不簡單,陳御風在心想。

既然對方不是很強,也就不用太害怕了,陳御風收起了疑心,說:「呵呵,不知道我們什麼時候出發。」

趙毅一聽,知道對方答應了,說道:「兵貴神速,今天吃完晚飯,就出發。在這期間,大家去準備一下所需要的東西。晚上在這裡集合。」

「好,那我們去準備下。」陳御風看了一眼雪景妍,後者會心的點點頭,兩個人站起來,走了。

趙毅看著兩個人的背影,眼睛里若有所思。

出了飯館,兩個人走在大街上。

雪景妍問:「真的要和他們一起去弄材料么,我感覺有點危險。」

陳御風笑了笑說:「呵呵,不要想得太多,有我在,對了,一會兒去買點東西。」

「買什麼東西.」雪景妍問道。

「一會兒你就知道了。」陳御風神秘的說。

走了一會兒,陳御風帶著雪景妍在一個地攤前停了下來。

這是一個雜貨攤,地上一張毯子,攤子上放滿了貨物,後面放了一柄遮陽傘。攤主是一個中年男子,坐在傘下,見兩人停了下來,連忙推銷起自己的貨物:「兩位,看上什麼了,隨便拿,本店,價格絕對公道。」

陳御風看了看地上的貨物說:「老闆,你這有沒有傳送用的捲軸。」

攤主連忙說:「當然有,這位小哥你看,我這有各種傳送捲軸,地牢逃脫卷,隨機傳送卷,回城卷,不知道你想要哪一種?」

陳御風只是知道有一種可以傳送的捲軸,但是卻不知道傳送捲軸居然有這麼多,於是問道:「這些捲軸都有什麼用,價位是什麼樣的。」

攤主連忙指著各種捲軸介紹了起來:「這個藍sè的是地牢逃脫卷,顧名思義,是用來從地牢中逃跑用的,說的通俗點就是從洞里傳出來,傳送地點是隨機的;這個紫sè的是隨機傳送卷,就是用來在洞穴里傳來傳去的,傳送的地點也是隨機的,一切要看運氣;這個綠sè的捲軸是回城捲軸,這個捲軸是用來回到城市裡的。至於價格嘛,地牢逃脫卷和隨機傳送卷,110個金幣一個,回城卷500金幣。」

陳御風聽了老闆的介紹后說:「給我來兩個回城卷。」

; 買完了回城捲軸,陳御風帶著雪景妍找了一家最近的客棧,並且包了一個房間。

剛進房間,陳御風就趕快關上了房間的木門。陳御風走到桌邊,拿出了那兩個回城捲軸,將兩個捲軸放到了桌子上。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