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特別是陳壘驚慌失措的抱著一臉痛苦的她去醫院,引起了不少人的圍觀。

那一幕驚到了不少的員工,兩位總裁之間的關係,真是亦真亦假,若隱若現,讓人捉摸不透。

小萌也是被逼無奈,才硬著頭皮給蘇紋兒打電話的。

一方面是關心她身體的狀況,另一方面是公司的一些事情。

蘇紋兒淡淡的說:「不妨…是不是公司出什麼事情了?」

她還真的怕自己不在公司,陳壘又出什麼幺蛾子。

「沒有…就是幾位總監送來了幾份文件,需要您儘快簽字。如果您的身體好點的話,我就把文件給您送家裡…」

「不用了…我等會兒親自去公司一趟。」蘇紋兒拒絕了小萌的提議。

她的身體本來就沒有大礙,也無需小萌專門跑一趟了,她去公司還要處理另外一些事情。

「好的,蘇總,我現在立馬讓司機去接您。」

「嗯…」

掛斷電話,隨手把手機仍在床~上,轉身去了衣帽間。

沒過幾分鐘,她就換好衣服下樓了。

「周姨,我有事情去公司一趟。」周姨正在打掃衛生,蘇紋兒過去給她打招呼。

穿書反派:打打怪,撩撩漢 「好的。」周姨特意跑到門口給她開門,還不停的叮囑,「您一定要注意身體,不要太累了。」

蘇紋兒給周姨的印象就是心事重重的,而且喜歡隱藏自己的真實情緒,表面上裝作不在意,其實她的心情並不好。

周姨無數次的為她嘆息,挺好的一個姑娘,真是難為她了!

懷著孩子,名不正言不順的住在別墅里,心裡多苦啊!

眼睜睜的看著肚子里孩子的父親和別的女人出雙入對,換做任何女人都不能接受這種現狀。

張雲的古代生活 蘇紋兒表面上看起來柔柔弱弱的,其實她的心還是很堅強的,充滿了韌性。

倘若陳壘真的為了一些莫名其妙的理由,辜負了如此好的姑娘,她也不願意。

蘇紋兒出現在公司,不可避免引起了不少人的側目駐足。

雖然臉上擦了一些粉底,還是沒能遮掩她蒼白無血色的面容。

盡量佯裝若無其事,不過她的氣色還是出賣了她的偽裝,她的狀態不太好。

來公司不過是硬撐罷了!

剛到辦公室,就看到桌上堆放了不少的文件,難怪小萌特意給她打電話。

之前她每天在公司的時候,無所事事,送給她簽字的文件少之又少,今天怎麼了?

她差點誤會,公司離開她就不會轉了呢!

小萌小心翼翼的跟在她的身後,認真的解釋她不在公司的時候,公司發生的主要事情。

「蘇總,這些文件是早上各部門總監送來的,說是關於下月新品發布會的一些相關文件。」

蘇紋兒之前聽說過,下個季度的新品發布會已經準備的差不多了!

新品發布會是非常大的活動,她已經交由策劃部、創意部去跟進了,而她對這些不太懂,也不願意指手畫腳。

公司有幾位經驗豐富的總監負責發布會,她還是很放心的。

蘇紋兒大致的瀏覽了各部門的需要簽字的文件,沒什麼問題。

快速的簽字后,交給了小萌。

慕然間,一份特殊的文件引起了她的注意,是關於孟氏合作的企劃案。

小萌察覺她神色凝重的盯著文件發獃,她認真的瞅了一眼,慌張的解釋道,「蘇總,這是陳副總親自送來的文件…」

小萌看到上面寫的是關於孟氏的企劃案,她的心也咯噔一下。

公司上下誰不知道,蘇總已經在會議上拒絕了很多次,不同意這份提議,怎麼陳副總還是不死心,直接送文件過來讓她簽字。

他這麼做不是故意挑戰蘇總的權威嗎?

蘇紋兒突然回神,拿起簽字筆,一聲不吭的在文件上籤了名字。

「你去把文件送到陳副總辦公室。」她面無表情的交代道。

小萌慢吞吞的接過文件,一臉吃驚的問,「蘇總,您不是一直不同意和孟氏合作嗎?怎麼…」

她不明白,蘇紋兒怎麼毫無預兆的同意了這份議案,感覺太匪夷所思了!

蘇紋兒雲淡風輕的苦笑道:「不同意又能如何…」

陳壘為了逼~迫她簽字,殺人的心都有了,昨天發生在辦公室的一幕,此刻還心有餘悸。

陳壘因為她的拒絕,對她的侮辱與責罵,什麼難聽的話都說了,絲毫不顧及她有孕在身…

蘇紋兒心裡很涼,也就是她肚子里的孩子沒有大礙,倘若被他給氣的有個三長兩短,那麼…陳壘應該會高興吧!

至少,幫他解決了一個大的麻煩。

陳壘對她的厭惡已經到了深惡痛絕的邊緣……

倘若不是她還懷有身孕,他怎麼可能縱容她在公司耀武揚威,踩在他的頭上。

蘇紋兒後悔了,她之前高估了陳壘的良心,還以為自己用孩子,可以拿捏死他,給自己報仇。

結果,她的所作所為就是一個笑話,陳壘想做的事情,可以不擇手段,無所不用其極的達到目的,根本沒有什麼可以阻擋他。

選擇和孟氏的合作,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總裁的位置有什麼用,最後不還是要不得已簽字嗎?

蘇紋兒嘴角揚起一抹苦澀的微笑,她淡淡的搖頭說,「好了,我沒事了…你出去吧!」

小萌抱著厚厚一摞的文件轉身離開了辦公室。

蘇紋兒神色疲倦的躺在靠椅上,閉著眼睛,唉聲嘆氣。

咚咚…

「請進!」聽到敲門聲,蘇紋兒趕緊睜開眼,坐直身子,抬頭朝門口望去。

庶香門第 辦公室門被推開,高妍半彎著腰從門縫探進來一個小腦袋。

「哎呦…我還以為大家說笑呢,你怎麼真的來公司了?」

高妍擰著眉頭,大跨步走到蘇紋兒的面前,不可置信的問。

蘇紋兒從椅子上起身,淡淡的解釋說,「嗯…小萌說有些文件需要我簽字…所以過來一趟。」

「你呢?現在不忙嗎?」她一邊問,一邊請高妍在一旁的沙發上坐下。

高妍點頭。「還好吧!我去茶水間倒咖啡的時候,聽大家議論你來公司了,所以趕緊過來看看。」

「醫生不是說讓你多休息嗎!就算有文件需要簽字,讓小萌送到別墅就好了呀!幹嘛非要自己過來一趟。」

高妍非常的不理解,蘇紋兒為何要這麼做,完全沒必要,公司的運營狀況和她的身體相比,不值一提。

再說,有陳壘在,她就算在家歇個十天半個月也無關緊要。

蘇紋兒當然聽得出來她話里的意思,或許很多人感覺,她來公司簽文件,多此一舉。因為,他們不知道她的真實意圖。

她點點頭,「你說的這些我懂,我來公司是因為…我已經同意了陳壘提議的,關於和孟氏集團的合作方案。」

高妍滿臉詫異的喊道:「你怎麼能同意呢!」

蘇紋兒滿臉神傷的冷笑道:「不同意又能如何…我們根本不是陳壘的對手,他有的是辦法,逼~迫我簽字。」

「昨天發生的事情就是例子…選擇和孟氏合作,對陳壘來說是勢在必行,我們根本攔不住。」

高妍聽了,頓時火冒三丈,咬牙切齒的喊道:「真是夠卑鄙的,為了逼~迫你簽字,他真是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幸好你肚子里的孩子沒事,否則,他就是殺害自己孩子的兇手。」

「人都說,虎毒不食子呢!陳壘真夠狠的。認識他這麼久,我怎麼就沒有看出,他竟然如此心狠手辣呢!」

蘇紋兒的眼睛裡布滿了憂傷,若有所思的說:「或許,他根本不想這個孩子出生…表面上好像很在意這個孩子,實際上……」

她真的迷茫了,陳壘一會兒對她照顧有加,一會兒恨她要死。

昨天喪心病狂的逼~迫她同意簽字,她昏倒了…他有拿著一些補品去別墅。

倘若他做的這些不是虛情假意,那麼就是他精神分裂。

高妍突然渾身打顫,戰戰兢兢的說:「紋兒…我們真的要繼續和他斗下去嗎?陳壘他現在已經不是我們認識的那個人了。我怕萬一激怒了他,他對你不利怎麼辦?」

高妍從來沒有像現在這麼恐懼過,之前陳壘在他心裡,一直是代表正義的化身,怎麼轉眼間,他就變成了一個徹徹底底的魔鬼呢!

曾經再愛你的男人,一旦變心,就不會有一點心慈手軟的。

不怕一萬就怕萬一,蘇紋兒現在處在非常時期,真的賭不起啊!

這個公司就是龍潭虎穴,蘇紋兒在這裡的每一天都讓人提心弔膽的。

高妍的感覺蘇紋兒也有,她從未想到,有朝一日,她能從陳壘的眼睛里看到殺氣,那是一種多麼冷酷無情的眼睛,讓她現在還感到毛骨悚然。 游輪的新聞轟動全城,全世界,幾乎各大報紙電台電視台都用頭版去報導此事,其中一家電視台的主持人還用五個『最』去描述紅顏號游輪。

造價最貴、設備最先進、船身最大、安保人員最多,裝備的武器最多。

兩天來,這艘巨無霸不斷的出現在們視線中,不斷被各大新聞媒體報導著,毫無疑問,紅顏號這兩天算是最紅的明星。

船上那幾挺重機槍最吸引人的眼球,偏偏被帆布當著,讓人看不到它的廬山真面目,不過有些能力的媒體竟然不知從nǎ里拿到游輪的圖紙。

人們討論得最多的就是為什麼上面會同意游輪上裝如此重型武器?還同意讓船靠岸,這很說不通,上面到底是怎樣想的?沒人知道。

對游輪議論,自然少不了對船的主人進行議論,作為這艘船的主人,葉無天同樣被議論得相當多,想要採訪他的媒體足有幾十家之多,可惜目前為止,沒見他接受任何媒體的採訪。

紅顏號表面上是一條游輪,但實際卻是一個移動賭城,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最讓人們佩服的是,葉無天膽敢如此明目張胆對外說明船的主要作用,人家的游輪都是用來環遊世界的,而他的船卻是用來賭,囂張、高調等等,這些詞已經不足於去形容他葉無天。

通過這件事,人們再一次識到葉無天的能量有大多,別人能做到的事,他能,別人不能做到的事情,他也能,

就像這艘游輪,即使是幾大家族,恐怕也不能如此明目張胆,或者說船根本不敢靠岸,可他葉無天敢,敢做別人所不敢做的事。

也正是因為這樣,才讓楊浪子對他自己的立場與想法產生改變,一味的低調並不個事,相反,高調也不一定會被當成出頭鳥打掉,世事沒有絕對。

「你怎麼看待別人說你高調這個問題?」王帆思坐在葉無天辦公室里,經過她努力,終於成功讓葉無天答應給她獨家,對此,王帆思很激動,新聞一出,自己必定能大火一把。

葉無天笑道:「高調嗎?不過無所謂了,別人怎麼看是他們的事,我不在乎這個,只會做一些自己喜歡做的事情。」

王帆思又問:「很多人傳聞你打造這艘船的目的並不是用來跨國運營,只是用來賭,請問這是真的嗎?」

「沒錯,賭可以說船的最大特色。」葉無天又毫不猶點頭。

王帆思愕然,這個問題,她是經過深思熟慮之下才問出,本以為葉無天不會承認,哪知他卻承認了,還敢說賭是紅顏號的最大特色,真是見過囂張的,沒見過這麼囂張的,這話對她說,也就等於對全世界人說,外界猜測一回事,但他葉無天這個船主承認又是另外一回事。

「賭是犯法的,你不知道嗎?」王帆思再次問出一個問題。

「知道,只是犯法的事情又何其多?何況我的船隻會在公海。」

「就算是那樣也是犯法,何況你打算一直這樣下去?」

葉無天一笑:「嗯,這個問題問得好,我們們當然不會一直這樣下去,接下來的時間裡,我會努力去各國遊說,讓他們批准紅顏號靠岸。」

「你船上有那麼多武器,你認為其它國家會同意?」

「這個問題暫時回答不了你,或許會有國家同意,當然,我也不期望所有國家同意,其實嚴格說起來,每艘游輪都有一定的武器作為防身,尤其是國際航線,萬一遇上海盜怎麼辦?」

王帆思說道:「你這個問題可能是真的,別的船也可能有武器,但人家沒有重機槍。」

「呵呵,那是因為我船比別的船都要大。」

王帆思一翻白眼,這樣的解釋根本就行不通。

「對於開通國際航線,你有幾成把握?」

「暫時不知道,困難是會有的,不過我有一個想法,那就是凡是同意我的船靠岸的國家,紅顏集團的產品都將會優先考慮該國的銷售。」

王帆思暗自好笑,這混蛋是想拿這招來誘.惑呢,但不得不否認,他這招很有效,有這樣的保證出來,相信會有國家同意。

葉無天打斷王帆思的繼續發問,「王大記者,你問我這麼多問題,是不是準備好了要請我吃飯?」

一見葉無天提起吃飯的事情,王帆思的怒火就不打一處來,「你還是不是男人?老讓女人請吃飯?不要臉。」

葉無天狂汗:「現在不是提倡男女平等嗎?女的請男的吃飯又怎麼了?所以說你們女人真是奇怪,一方面大喊要男女平等,另一方面卻又叫嚷著說什麼女的請男的吃飯不公平,什麼話都讓你們給說完了,讓我們們還該怎麼說?」

王帆思啞然,半響找不到話去反駁,作為一個獨立的女性,她是支持與贊同男女平等,既然這樣,似乎女的請男人吃飯也很正常。

想了半天,想不出什麼話去反駁的王帆思乾脆來一招女生都會的絕招,撒嬌,「我不管,反正這次你要請我吃飯。」

葉無天哭笑不得,瞧這妞的意思她還賴上他?

「你那個慧姍姐怎樣?」王帆思忽然話題一轉。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