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當初她迫切的想要回去掌管水王府的情報機構,而不是外部的情報搜集工作,也是擔心自己的地位受到波及,因為青葵聖女的回歸讓她有些不安。

不過現在好多了,青葵聖女與她的關係越來越融洽,兩個人很快就成了好朋友,所以現在她也不著急回去了。

只是,即便她不回去,水王府之間的爭鬥也一直都沒有停息過,即便是青葵聖女在水王府之中與滔天龍蟒一族有關係,那也在真正的爭鬥之中占不到絕對的優勢。

「水芸聖女好像有心事?」韓易突然掃過了水芸聖女的臉上。

「嗯?公子好眼力!」水芸聖女倒是一愣。

「其實,人的一切情緒都寫在臉上了。」韓易微笑著說道。 「公子從我的臉上看出什麼來了?」水芸聖女好奇的問道。

「其實,最近水王府的內部或許很亂對吧?」韓易微微一笑。

「嗯?」水芸聖女眼神一瞪,整個人彷彿有一種非常令人不解的眼神。

「你放心!我不是你們水王府的人,我跟你也盒子上萍水相逢,不會做出什麼對你不利的事情,如果你剛才不問,我或許什麼話都不會說。」韓易微微一笑。

「公子誤會了,我只是好奇,公子為什麼知道我水王府的事情?」水芸聖女謹慎的說道。

「我從你臉上讀出來的!」韓易神秘的說道。

「什麼?!」水芸聖女有些花容失色。

「無妨!你放心,我不會隨便亂說,畢竟我也有自己的規矩。」韓易笑著說道。

「公子莫非是易相門高人?」水芸聖女突然驚呼道。

韓易一愣,還有這樣一個門派?

「在下易水寒。」韓易微微一笑。

「公子果然是易相門高人,剛才我確實失禮了。」水芸聖女頓時嚴肅起來了。

韓易微微一愣,他還沒有搞懂這個易相門是什麼東西,這水芸聖女對自己的態度很明顯就不一樣了,而且自己去了個名字也是易水寒,難道是瞎貓碰到了死耗子?

「其實,有些時候水芸聖女不需要刻意的去擔心,是你的終歸是你的,不是你的你也不需要強求。」韓易故作神秘的說道。

「公子說的是!不過有些東西明明覺得有機會,想要去抓去,而且不爭取一下,如何知道自己得不到呢?」水芸聖女完全是在向韓易取經了。

「得不到的永遠在騷動,被偏愛的有恃無恐。」韓易緩緩的說道。

水芸聖女眉頭微微一皺,或許她也沒有徹底明白這是什麼意思,不過她卻覺得很有意思。

韓易現在心裡更是著急,自己這是怎麼了,什麼時候就冒出一個易相門啊!自己還成了其中的高人,看樣子這個易相門應該也是講求易道,或許是專門研究易道的一個門派啊!

這種易道被稱之為相術,韓易以前的時候也聽說過,只不過卻沒有接觸過,而且這種相術大師,傳聞只要從你的眼神與臉面上就能看到你的內心,你在他們這些人面前,根本就無法隱藏自己的本意。

韓易其實並不是很相信,因為這些事情真的很離奇,韓易就不信了,如果自己真的要隱藏什麼東西,就是不說出去,這些人難道看一眼就能知道自己想什麼?

有些東西就這麼奇怪,不過韓易並不相信這些東西,反而更加好奇,說不定自己也得去找這些人研究一下,這些人到底是通過什麼來看出來的。

不過,現在他還得偽裝下去,自己都沒有怎麼聽說過這個名字,所以諸天之中他們的弟子應該也不會太多。

所以,自己就這麼低調的冒充他們的弟子,應該也不會有太大的風險。

「相由心生,水芸聖女到現在還不能做到喜怒不形於色嗎?」韓易微微一笑。

「當然,我這點把戲在公子面前自然不值一提。」水芸聖女謙虛的說道。

「水芸聖女無需客氣,其實相術這種東西都是身外之物,我與水芸聖女有緣分,自然能看出一些東西,如果與一個沒有緣分的人,我是什麼都看不出來的。」韓易淡定的笑道。

水芸聖女此時真的相信面前的這個韓易就是易相門的易水寒了。

不過,韓易說出這些也不是憑空猜測的,因為也需要自己察言觀色,通過敏銳的觀察力與心裡的判斷力去分析,去決策。

韓易幾乎就做到了這一點,韓易自己也很興奮,自己竟然還會這一招。

只是沒想到,這個久經沙場的水芸聖女竟然也被自己矇混過去了。

只是,剛才那個超然閣的女孩子,此時也在角落裡看著二人的談話,她幾乎就認定了韓易乃是來自水王府的人,而且她甚至能看得出來水芸聖女恭敬的表情,現在她也在猜測,這個易水寒的身份恐怕要比水芸聖女還要高。

甚至,這個人就是來接替水芸聖女掌管情報的人。

這個女孩很快就沒入暗處,既然確定了韓易這個陌生人的身份,她自然要去超然閣彙報,幾乎每一個消息都不能錯過,更不能遺漏,這是超然閣的規矩。

「不知道公子此次前來諸城是為了?」水芸聖女下意識的問道。

不過,問出這個問題之後她就有些後悔了。

為什麼她會脫口而出易相門這三個字,就是因為最近門派要他留意這個門派,傳聞這個門派的相術已經達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甚至能預測一個人的未來。

所以,水王府接到消息說隱藏多年的易相門要復出了,所以要水芸聖女必須留意一下。

沒想到,水芸聖女下意識的說出這個名字,竟然真的遇到了易相門的高人。

「我來這裡是想看看能夠訓練出超然閣這麼多精英的人才到底是何方神聖?」韓易笑著說道。

水芸聖女一愣,沒想到這個易水寒竟然絲毫不顧忌的道出了自己的緣由。

「公子說的可是東方小姐?」水芸聖女突然問道。

「嗯?東方小姐?」韓易一愣。

「難道公子不知道超然閣的女侍都是從紅塵客棧訓練出來的。」水芸聖女緩緩的說道。

「什麼?紅塵客棧?」韓易微微一皺眉,這些東西自己真的是一無所知。

「難道公子不知道嗎?」水芸聖女有些不解的看著韓易。

「或許是我歸隱的時間太長了吧!」韓易故作深沉的說道。

水芸聖女點點頭,也確實,易相門也是最近她才聽說的,聽說隱藏了很久很久,與天庭之間也有一些矛盾,最終被天庭封殺,具體的原因也是因為他們不想為天庭效力。

「水芸聖女,我有一個不情之請,還望你能答應。」韓易突然說道。

「嗯?公子但說無妨。」水芸聖女不知道這個易水寒要自己做什麼,不過還是點點頭。 「我的身份特殊,來到諸城也只是為了得到一些信息,所以我的身份,還望水芸聖女能夠為我保密。」韓易緩緩的說道。

「這個自然!這是我應該做的。」水芸聖女點頭說道。

「那就多謝水芸聖女了。」韓易笑著說道。

「公子應該是今天剛剛達到諸城吧?」水芸聖女突然問道。

「是的!」韓易點點頭。

「那公子應該還沒有找到確切的住處吧?」水芸聖女期待的看著韓易。

「是的!我確實剛剛來。」韓易也點點頭。

「如果公子不嫌棄的話,那就來我水王府在諸城的府邸暫住吧!如果你找到合適的住處再搬出去也不遲。」水芸聖女當即說道。

「這樣好嗎?」韓易微微一笑。

「當然!公子能去的話,我們水王府可是求之不得呢!」水芸聖女突然說道。

「好!那我就打擾了。」韓易點頭應允。

反正自己也沒地方去住,正好水芸聖女願意提供一個住處,何樂而不為呢!

再說了,剛才超然閣的女侍猜測自己的身份乃是水王府的人,現在自己與水芸聖女如此親近,恐怕他們也會認為自己是水王府的人了吧!這樣也好自己的行事。

「只是,關於東方小姐的紅塵客棧,水芸聖女可否為我解釋一番,我也很好奇,希望以後能夠去觀賞一番。」韓易笑著說道。

「當然可以!其實紅塵客棧這個名字公子如果在天界行走,必然不會陌生。」水芸聖女稍稍一頓,但是從韓易的臉上並沒有觀察出奇特的地方,這也肯定了這個易水寒真的不清楚紅塵客棧的事情。

現在,水芸聖女也堅定的認為這個來自易相門的易水寒恐怕也只是一個初出茅廬的後輩罷了,雖然高深莫測,但對於天界的局勢也未必了解,這樣也正好為自己拉攏他創造了很多機會。

「其實,紅塵客棧是專門訓練女侍的地方,但是他們訓練的女侍都極為嚴密,他們有著自己嚴格的規矩,幾乎任何門派所培養的女侍都要進入紅塵客棧訓練一段時間,他們培養出來的女侍是最懂規矩的女侍。」水芸聖女緩緩的說道。

「可是,這樣豈不是讓自己的很多秘密都有可能暴露?」韓易突然問道。

「當然!其中必定有所風險,可是當各門各派挑選出人手進入紅塵客棧的時候,這些人的品格已經被門派所信任了,不過其中也很有可能在訓練期間被收買的,不過這也只是偶然罷了,更何況紅塵客棧這麼多年以來,根本就沒有做出這樣的事情,他們的信譽在天界還是比較受到尊重的。」水芸聖女緩緩的說道。

「也對!如果他們沒有信譽,一旦被爆出有一個姦細,恐怕被他們訓練的所有門派,都不會饒了他們吧!」韓易微微一笑。

「是這樣的!」水芸聖女點頭說道。

「那這個紅塵客棧又在什麼地方呢?而且這個紅塵客棧的構成又是什麼呢?」韓易問的其實很明顯了。

水芸聖女當然明白韓易的意思,韓易是想問這個紅塵客棧到底屬於哪方勢力。

「這個,我也不太清楚,天界幾乎都知道,紅塵客棧是一個單獨的機構,誰也不依附,也從來都沒有聽說過他們與任何一方勢力走的太近。」水芸聖女緩緩的說道。

「是嗎?」韓易微微一皺眉。

「其實,公子應該也能猜到,如果說她不歸附任何勢力也不可能,可是真的,從來都沒有人知道他們背後是什麼人,可是也沒有人會刻意的去尋找紅塵客棧的麻煩,畢竟他們曾經訓練了那麼多的門徒,說不定哪個門派就願意為他們出頭呢?」水芸聖女微微一笑道。

「你說的沒錯,這樣的勢力,恐怕也是天界之中最大的情報機構吧?」韓易微微一笑。

「是的!紅塵客棧也是整個天界最大的情報販賣機構,侍女的訓練只是他們的副業罷了,他們搜集情報的準確性乃是整個天界最為嚴密的,甚至要比超然閣更為隱秘,不過價格自然也是非常昂貴。」水芸聖女微微一笑道。

「那麼,你們怎麼不去紅塵客棧駐紮,反而在超然閣呢?」韓易很好奇的問道。

「這個…..不是我們不去紅塵客棧,而是紅塵客棧處於青州的陌城,陌城雖然不大,但是卻有足足十萬護城軍,而且這些護城軍都是精銳,不允許任何勢力在陌城這個地方駐紮,只允許紅塵客棧的存在,如果你想獲得情報,可以在一天的時間裡進入其中,但也只能是一天的時間,不允許超過一天的時間。」水芸聖女很無奈的說道。

「看來,這個紅塵客棧與陌城的守城軍之間達成了什麼協議。」韓易微微點頭。

「是的!現在紅塵客棧就是在陌城的守軍護衛之下,才能達到巔峰,畢竟哪一個門派都不希望得罪這些守軍,一旦與這些守軍發生衝突,那也就是冒犯了青王的威嚴,勢必也會將青王牽扯到。」水芸聖女緩緩的說道。

「是的!多謝水芸聖女為我解釋這麼多。」韓易淡然的一笑。

「不客氣!」水芸聖女感覺這個易水寒雖然有些神秘,但也比較容易相處。

「如果有機會,我一定要去陌城去看看。」韓易笑了笑。

「如果真的有機會,還望公子能夠帶我一起前去。」水芸聖女期待的看著韓易。

「好!」韓易點點頭。

韓易繼續喝了兩杯,一壺酒就這樣被喝光了,不過韓易也沒有繼續打算喝的意思。

「水芸聖女,你先回去吧!我要在城中到處逛一下,稍後我也會去你的府邸。」韓易突然說道。

「嗯?公子不跟我一起回去嗎?」水芸聖女好奇的看著韓易。

其實,水芸聖女的意思是,不跟她一起回去,韓易恐怕未必能找到他們水王府的府邸。

「你放心吧!我會自己找到的。」韓易笑著點點頭。

「好!公子,那我就在府里恭候了。」水芸聖女當即起身,轉身走去。 韓易微微搖頭,這水芸聖女幾乎就是滴水不漏啊!雖然為自己解釋了這麼多,但是無一不顯示出她對韓易的拉攏,而且自己聖女的身份卻如此謙和,當然要比那些所謂的世家的公子談的要暢快很多。

不過,韓易來到諸城也有自己的目的,所以也不會那麼快就進入水王府的監視之中。

如果自己就這麼進入水王府,一定會被他們時刻監視著。

韓易起身,反正已經酒足飯飽了,直接向著門外走去。

諸城的景色說起來還是不錯的,如果不是因為這裡聚集了太多形形色色的人有了一絲嘈雜的感覺,或許這裡應該還會更美吧!

韓易走在大街上,來來往往的行人並沒有進入韓易的眼中,只是自己才剛剛來,就被無數人盯上了。

因為自己與水芸聖女的接觸,導致大家都認為自己是水王府的大人物,可是自己在佔了人家便宜之後,誰能想到,也被很多人盯上了。

這些人盯上韓易不是因為想要調查韓易幕後的身份,也沒有懷疑過他是不是水王府的人,其中最關鍵的原因是,他們想搞清楚韓易代表水王府來這裡是為了什麼。

韓易微微搖頭,這真是聰明反被聰明誤啊!自己算計了半天,還是把自己繞進去了。

韓易無奈的搖搖頭,其實這樣被盯著也無妨,反正自己也不需要做什麼,等轉一圈之後進入水王府的府邸,這些人的猜忌也只能暫時保留了,更何況因為自己水王府的身份,他也不可能被那麼容易偷襲吧!

自己現在也算是有了一座靠山了。

轟!轟!轟!

就在韓易心中沉思的時刻,前面竟然出現了暴動。

沒錯,在諸城之中,竟然有人在城中明目張胆的發生械鬥。

「這是不要命了嗎?」韓易無奈的看著前方。

很多城池,尤其是一些大城池,乃是絕對不允許城內發生械鬥的,也不是說小城池就允許,因為小城池沒有這個能力限制,單單是一位金仙高手就足以屠戮一座小城池了,他們連自己都保護不了,怎麼去保護民眾與限制匪徒?

所以,越來越多的人想要進入大城池生活,因為這裡最起碼能保證他們的安全,一些小城池很多時候都有可能陷入危機之中,因為天界也很亂,也會出現很多佔山為王的人,甚至很多散修也是干著這樣殺戮的活動,他們就是以此為生的。

只是,韓易看著此次發生械鬥的雙方,顯然沒有那麼簡單。

雙方的人數不少,都足足有十幾人,而且準備非常充分,這個時間乃是大街上人流量最多的時刻,此時發生戰鬥,頓時吸引了太多的人前來圍觀。

「這是怎麼回事?他們為何如此肆無忌憚的?」韓易好奇的看著。

不過,他也找了一個角落,只是靜靜的看著,沒有絲毫的想要插手的意思,畢竟這也跟自己無關。

轟!轟!轟!

「什麼人敢在我諸城放肆!」

戰鬥剛剛開始沒多久,很多護城軍就來了,清一色的半步金仙級別的高手,帶隊的是一位金仙高手。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