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若是不出意外,百萬羯國大軍足以將蕭字部五百萬兵屠戮殆盡而自身損耗寥寥,這便是真正百戰雄獅與新建大軍的區別!

蕭字部將士受著煞氣所懾,瞬間生出一股躁動,大軍嚴整軍陣出現了些許混亂,尚未交戰,在氣勢軍心層次上的博弈,蕭字部便已落在絕對的下風!

「戰!」

蕭晨口中驀然一聲低吼,聲音蘊含著他自身修為威壓與身居大軍之首培養出來的威嚴氣息,清晰傳入大軍每一名將士耳中,將其被攝心神瞬間驚醒。

我變成了一只金雕 各散騎都尉分列在大軍之中,各自執掌麾下五萬將士,此刻聞言口中同時應和,「戰!」

都尉銜下,還有散騎大校,統領萬人,下有散騎小校,執掌千人,最下層為散騎百夫長,統領百名將士。

「戰!」

「戰!」

「戰!」



蕭晨低吼,都尉應和,而後逐次向下,最終整個大軍口中咆哮,各級軍官同時出手,長戈指天,向著羯國百萬精兵攻擊兇悍斬下!

這一斬,是五百萬蕭字部將士傾力出手!

轟!

兩隻大軍轟殺之力在八百裡間悍然相遇,瘋狂衝突對碰,吞噬絞殺撕裂,卻是呈現勢均力敵之勢,竟誰都無法奈何得了對方!

羯國大軍以百萬數可敵蕭字部五百萬兵,雙方高下立判!

但這點對羯國大軍而言,卻是不可接受的結果。他們此來意欲剿滅蕭字部,重創戎國大軍氣勢,豈能被這區區五百萬雜軍抵擋下來。

「難怪可以憑藉百萬兵擊潰我羯國四十萬精兵,這蕭字部果然有其出彩之處!」裴林低聲開口,眼底閃過陰冷之色,「但憑藉這些就想抵擋本將大軍斬殺,卻是妄想!」

「傳令,大軍突進,擊潰蕭字部!」

遠攻無效,此人瞬間改變念頭,斷了一舉擊潰蕭字部的念頭,改派大軍衝鋒,擊潰蕭字部軍陣!

##### 五百萬雜軍可抵擋羯國百萬精兵,不過是依靠軍陣疊加之效,一旦受到衝擊軍陣勢必崩潰,到時便淪為魚肉任憑羯國精兵斬殺。一旦死傷過巨,這些未曾真正戰場廝殺過的雜軍將士必然心神崩潰轟然而散。至此,此戰結果便已經註定!

不得不說,裴林此人當真是大將之才,當機立斷的命令確實是眼下戰局最好的選擇。

「殺!」

「殺!」

「殺!」

百萬羯國雄師口中同時咆哮,腳下踏步整齊劃一,使得地面震顫,轟隆宛若悶雷!前行之間,軍陣紋絲不動,如同鋼鐵鑄就,給人以極為兇悍的視覺衝擊力。

長戈出手,抵禦蕭字部大軍轟殺,亦未曾出現半點混亂!

百萬大軍如洪水猛獸席捲而至,蕭字部大軍將士臉色微微發白,雖然人數五倍之,此刻依舊心中惴惴,惶恐難安。

蕭晨面色陰沉,此刻猛然咬牙,「大軍繼續攻擊,分成五隻方陣,衝鋒擊潰敵軍!」

不錯,正是衝鋒!

妖惑六界 如今蕭字部大軍被強敵震懾,若此刻退後,怕是頃刻間就會演變成潰敗大勢,到時一切都不可挽回!既如此,與其坐等敵軍到來,不如迎上與之廝殺!

「百萬軍可潰羯國四十萬精兵,如今我軍五百萬之眾,莫非不能擊潰敵軍百萬?今日戰局,奮勇殺敵者皆有封賞,畏懼退避者軍法處置立斬不饒!」

「本督親衛軍何在,與本將衝鋒在前,擊潰敵軍!」

蕭晨口中咆哮,麾下默查、疊山、水原、魔戈、輪左轟然應諾,十萬近衛軍瞬間上前踏出一步,跟隨都督轟然前行。

以十萬人面對百萬眾,亦無半點畏懼!

蕭晨所言使得全軍上下凜然,都督治軍之嚴向來是言出必踐,絕不姑息。不管任何人,只要觸犯了軍規,立斬不饒!而此刻他帶領親衛軍率先迎敵,更是極大振奮軍心!

都督尚且可以身犯險,他們又有何可畏懼之處!以五百萬之眾,豈會不敵對方百萬兵!

「殺!」

軍中親信都尉趁勢口中咆哮,整個大軍混亂低迷的氣勢竟是陡然間逆轉,化為昂揚凌厲。

整個蕭字部大軍成五方百萬方陣,邁步間轟隆前行!軍陣整齊沉穩或許要差羯國百萬精兵數籌不止,但這份正面廝殺全無畏懼的氣勢,卻已經難能可貴!

裴林臉色再變,他目光瞬間落在敵軍大將身上,心中殺機翻滾。若非此將鼓舞士氣引導大軍,或許在第一次交手中,蕭字部五百萬兵已然崩潰,更遑論此刻膽敢氣勢洶洶與百萬羯國精兵正面抗衡廝殺!

若有機會,定要先殺此將,否則今日必然會付出不必要的大軍損傷!

這一次出戰的機會,是隆國公與麾下將領為他尋到的最佳契機,只要此戰能勝,雖然戰果不大,卻影響深遠,可重創戎國大軍士氣,這就是真正的大功!

到時裴林再得大力提拔,便無人會說是因隆國公之緣故,藉此機會也能在軍中樹立隆國公一脈的威信!

大千界中,個人力量雖然強大,但真正兇悍不可抵擋的卻是億萬雄獅!大軍成億,便可縱橫無忌,即便是創世大能也不敢輕捋其鋒,更何況數以十億、百億的恐怖大軍!

這才是真正強大的力量,除非可以達到鴻蒙境乃至更高的層次,否在在大軍面前,個人修為的力量都只是渣!

此戰為隆國公一脈建立軍中影響的第一步,裴林被隆國公寄予厚望,所以這一戰不僅要勝,而且要勝的漂亮,一舉立威博取功勛!

雙方大軍身穿甲胄手持長戈,行動之間甲胄對碰發出金鐵交鳴之聲,如同兩道鋼鐵洪流攜帶著萬鈞不可抵擋之力,轟隆奔趟中悍然對碰,瞬息之間,血花綻放!

短短數息時間,長戈刺穿血肉之聲不絕於耳,足有萬名蕭字部將士身死,元神可以逃出已是萬幸,大部分人直接就是形神皆亡的下場!

羯國百萬兵雖是精銳,但在這正面的對碰廝殺中又豈能做到毫無損傷,也有千名將士被直接斬殺!

但不同於蕭字部將士殞落後的少許混亂,羯國百萬兵會自動上前頂替陣亡者的位置,整個軍陣如同不可抵擋的洪流一般,席捲之處殺戮隨行!

雖然兵力僅有蕭字部五分之一,但在兩股大軍對碰之後,卻是羯國百萬精兵佔據絕對上風,如同撲入羊群中的餓狼,瘋狂撲咬縱橫呼嘯,衝鋒之處蕭字部軍陣紛紛敗退潰散。

濃郁的血腥味傳入口鼻之中,入目所及,整個天地似乎都化為了血色,肉體撕裂聲,血水濺射聲,痛苦慘嚎聲…一切聲音都夾雜在一起,化作讓人意念崩潰的魔音。

未曾親身殺上戰場,便不知曉何為人命如草芥!

蕭字部將士臉色化為蒼白,鼓舞而起的士氣瘋狂消散,抵擋羯國精兵時變得越來越無力,整個軍陣在混亂中竟是隱隱透出一股即將崩潰的氣息。

蕭晨臉色陰沉,雖然知曉羯國軍膽敢出手便有絕對的把握,但真正領教了這百萬精兵的恐怖,他才知曉了蕭字部與之真正的差距!百萬兵竟能將五百萬兵沖的七零八落近乎潰不成軍,殺進殺出毫無抵擋之力,這種大軍堪稱恐怖!

但此刻他沒有太多震驚於感慨的時間,他只知道,此戰若失敗了,即便可以活著離開此處,他之前辛苦打下的根基也會徹底分崩離析,日後再想翻身,千難萬難!

「諸位!此番羯國精兵乃是為報復當日我軍大勝而來,必然不會放過你我任何一人,若是落敗大軍崩潰,所有人都要死!」

「如今主軍必然已經察覺到我部戰鬥,援軍就在來路上,最多只要半個時辰就能趕至!只要堅持下去,你我就有活下去的希望!」

「軍法官,畏懼不戰者一律殺,若是勇士便隨本督上前,即便是死也要羯國軍付出代價!」

蕭晨口中低吼,揚手一揮,「近衛軍隨本督衝鋒,誓殺羯國敵軍,雖死不退!」

「諾!」

十萬近衛軍口中同時咆哮,在五統領帶領下緊隨都督大人身後,逆沖而上,悍然直奔羯國精兵而去。

左眉道場精心培養出來的兵甲戰士,又有當年道場內亂的廝殺經驗,算得上是真正的精兵,即便面對羯國大軍也半點不弱,此刻在蕭晨帶領下氣勢如虹,更是爆發出無比恐怖的戰力,像是一把鋒銳的尖刀,兇悍刺入羯國軍陣之中,狠狠撕裂開一道恐怖的傷口,頓時有大量羯國將士死傷。

聽聞蕭晨口中咆哮,蕭字部將士心中瞬間凜然,再看都督大人親率近衛軍奮勇廝殺,心中騰的一下燃起一團熊熊烈焰,臉色漲紅,胸口悶著一口氣,只有吼叫出來才能得以疏解!

「殺!」

無數將士口中同時咆哮,欲要潰散的軍心如同再度注入了強大的力量,原本退避不敢上前的蕭字部大軍宛若浪潮一般從四面八方席捲而來。

兩隻鐵甲洪流徹底絞殺在一起,戰事陡然變得慘烈起來,直接進入白熱化階段,蕭字部將士明知後退無路反而激發起心中所有的狠辣,悍不畏死瘋狂衝殺。如此一來自身損傷自然是劇烈增加,但羯國精兵也開始出來不輕的傷亡。

蕭字部雖然並非真正的強軍,但軍中將士修為質量卻完全不在這羯國百萬精兵之下,且數量又是其五倍,真正瘋狂的攻擊起來,竟是爆發出極為恐怖的力量!

裴林及身邊幾名軍將臉色瞬間變得極為難看,眼下兩隻大軍瘋狂絞殺在一起,每一刻都有都有血花綻放無數生靈殞落,這其中雖然以蕭字部將士居多,但羯國將士卻也不在少數。若是按照這般趨勢廝殺下去,即便最終蕭字部死滅殆盡,恐怕羯國百萬精兵也要所剩無幾了。

原本以為輕鬆簡單的屠戮殺局,誰能想到最終竟是變成這樣!

若當真拼得兩敗俱傷,怕是非但不能掃了戎國軍的士氣,反而會成為他們大肆宣揚的戰例,直言羯國精兵不過爾爾之類。裴林欲要就此事立下功勛的念頭也就要落空了,甚至還會沾得一身葷腥,背負指揮不力,庸碌無能的名聲…這點,決不允許!

裴林臉色陰沉,眼眸中盡皆是森然殺機,目光冰冷看向敵將!

他心中十分清楚,若非是此人,這蕭字部怕是早已士氣崩塌潰不成軍,這一戰又何至於打的這麼辛苦,竟成了如今這般無比難堪的局面,當真這樣打下去,此番辛苦謀算得來的機會就真的要白費了!

隆國公血脈後裔足有數百人,其中不乏資質上等之人,裴林能夠得以重視,母家的力量自然不容小覷,但自身的努力同樣是其中的關鍵。父親雖為國公,之前卻沉迷修鍊對軍事不通,因而在羯國軍中並無太大的影響力,這才會決定培養後人從軍,以彌補國公家族的缺憾。另一方面的意思,軍中培養誰,誰便是國公身下名正言順的下代繼承者!隆國公從軍的血脈後裔絕不只有裴林一人,只是他最為得寵,地位穩固無法被人所乘罷了。

這次的謀算,本來是父親對他的認可與扶持,只要順利完成此事,他就能踏出最後一步,真正成為國公的嫡系繼承者,徹底擊敗其他的競爭兄弟。為了走到這一步,他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好不容易到了今天,豈會眼睜睜看著這一切都被人毀去!毀了他一生努力追求的目標!

這一戰絕對不容有失!

如今蕭字部士氣如虹,被激發出了骨子裡的血腥狠辣,悍不畏死!通過損傷欲要讓他們士氣崩潰自動敗退的念頭便只能放下了,如今想要改變戰局便只有一個辦法…擊殺敵將!蕭字部可以維持眼下的局面,與敵將有著息息相關的關係,若能將其斬殺,便如釜底抽薪,瞬間就能將蕭字部旺盛的士氣打落深淵,到時將士崩潰,戰局就可逆轉!

裴林本就有大將之風,殺伐決斷,此刻念及此處,心中已有了決定。

#####

【第三更,今日更新完畢,諸位道友明日再見!】 「親兵營,跟隨本將上前,擊殺敵將,挽回戰局!」

低吼未落,裴林身影瞬間向絞殺戰場中衝去,身後數名軍將不敢有半點大意,急忙帶著親兵營跟隨其後保駕護航。這些軍將與親兵盡皆是國公府私兵,為了保護裴林才加入軍中,每一個都是精挑細選,修為倒在其次,忠心才最重要!他們所有人都是公府圈養的死士,對主子忠心耿耿,關鍵時刻可以用自己的性命代死!

正是因為有五萬精銳親軍保護,裴林才敢做出這種決定。他心中有著十足的把握,即便斬殺敵將不成,有這五萬親兵守護他也可以全身而退。

蕭晨手持四品都督佩劍,揮手之間便有血花綻放,帶領身後十萬近衛軍瘋狂出手,收割著羯國精兵的性命。但他的注意力卻隨時都在關注著羯國敵將的動態。

裴林不願落得兩敗俱傷的下場,蕭晨又何嘗願意!所以他一直在等,等著敵將按捺不住出手!蕭晨造物初成境界的修為,無疑是極大的迷霧彈,有著致命的誘惑力。若是敵將生出將他擊殺改變戰局的念頭,便同樣掉入了他的謀算之中。雙方想的都是一樣的念頭,至於獵物與獵手的位置,便只能做過之後才能知曉了!

裴林自然不會知曉,他氣機鎖定敵將,清晰看到他臉上一絲驚懼,而後轉身欲要退後大軍之中。但他既然已經決定出手,又豈會給此人掙脫的機會!

造物大成境修為,又有父親賜下的寶物,足以讓他面對造物圓滿境強者而無半點畏懼。若非如此,他又豈會輕易冒險,親自帶軍剿滅蕭字部!

可戰造物圓滿強者的修為,又有麾下五萬親兵誓死守護,這就是裴林傲然的資本與強大自信的來源!他不會做沒有把握的事情,既然敢出手,自然就有十足的準備。

以他如此修為,這蕭字部敵將怎能抵擋?

「納命來吧!」

裴林心中一聲低吼,體內氣息悍然爆發,靈光閃耀中,其身影瞬間化為一道流光,驟然加速直奔蕭晨而去,眼眸之中盡皆是森冷殺機!手上靈光微閃,一隻通體紫色長劍直接出現在手中,此刻經他法力催動,頓時釋放出可撕天裂地的鋒銳氣息。

雖然敵將表現僅為造物初成境界,但其中是否有所隱瞞無人知曉,裴林雖果斷決然,卻也是心思縝密之輩,此刻出手已盡全力,欲將此人斬殺當場!

可戰造物大成境修士的戰力,看你如何抵擋!

錯惹萌妻 在絕對的力量面前,一切陰謀算計都是旁枝末節。斬殺敵將,釜底抽薪,裴林用心人人皆知,卻是堂皇的陽謀,即便知曉也無法閃避抵,唯有正面抗衡一途。

若大軍在側,五百萬將士之力,即便裴林也不敢如此狂妄直接出手斬殺敵將於大軍之中。但如今蕭字部與羯國百萬精兵完全絞殺在一起,已經無法藉助軍陣對他形成有效的威脅。

此次出手看似莽撞,卻是眼下最為正確選擇!

造物圓滿境力量,已然是在大軍廝殺中出現的最高等級的存在,所釋放出的勁氣將沿途所有將士生生逼退,露出一條筆直的通道,兩端連接著裴林與蕭晨兩人。

短短數百里,一閃而過。

蕭晨退後看似慌亂,卻恰好在十萬近衛軍前,此刻感應到那急速逼近的氣息,心中微微一突,瞳孔收縮臉上一片凝重!

造物圓滿境的力量!

但此刻他沒得選擇,若想撐過今日而不落敗,唯有將羯國大將斬落!只有這樣,蕭字部才有一線勝出的可能!

「戰!」

蕭晨口中驟然發出一聲咆哮。

「戰!」

身後,十萬近衛軍口中低吼,此刻同時上前一步,體內氣息毫無保留轟然爆發!一股無形的氣息瞬間爆發,將蕭晨與十萬近衛軍包裹在內。

這股氣息,是由他們所有人共同的力量組成,頓時釋放出強橫的威壓。蕭字部將士自是被一股柔和之力送出,而羯國將士口中則是紛紛發出慘嚎,身體拋飛,口鼻間鮮血流淌,已然受了極重的傷勢。

在無形之力的作用下,十萬近衛軍將士力量如同受到吸引一般,向前方蕭晨體內瘋狂灌注!

古境修士,在造物大尊看來,其修為不過螻蟻,隨手可滅。但當這股力量以十萬倍疊加后,卻依舊是一股驚天動地的恐怖之力,在血肉間肆意奔趟!

蕭晨自身的氣息,在這股力量的注入下被生生拔升,他豁然抬首,目光森然無溫看向那裴林,殺機一閃!

「戰!」

一聲咆哮,他腳下一步上前,眉心處戰字訣如同受到刺激一般陡然間變得光彩奪目,絲絲靈光從中散發而出。元神之中,自石塔內所的感悟此刻如涓涓流水一般自心頭流淌而過,讓蕭晨隱約之間有了一些感悟,原本欲要出手的神通瞬間一變,化為平實無華的一拳,向前悍然砸落!

一拳落下,如同砸落在平靜水面上,一層層激蕩肆虐的能量漣漪瞬間爆發,波動間散溢出無比恐怖的毀滅力量!

裴林臉色大變!

早在蕭晨一聲低喝,十萬近衛軍力量爆發時,他心中便忍不住狠狠一跳,覺得似曾相識,又有一股極為不妙的預感。這種感覺讓他身體微僵,臉色發白。

但此刻目睹了蕭晨出手,裴林心中已經再無疑惑,失聲驚呼,「皇家血脈!」其眼中這一瞬間竟是流露出無法遮掩的驚恐與畏懼,但隨即便被他生生壓下。如今局勢,哪怕知道了面前敵將身份不凡或許有著通天背景,他也沒有任何選擇,只能全力抵擋,否則死的就要是他了。不過這時,裴林心中已經亂了,再無之前必勝的信念…他未曾想到,這一場戰爭之中竟然有這種人物出現,這是什麼意思,莫非戎國已經得到了大燕的暗中幫助不成?

深深吸氣壓下這些噪雜念頭,裴林低吼,手上紫色長劍上一絲絲古樸紋理依次亮起,自上而下悍然斬落!

這一斬,他傾力出手!

蕭晨一拳,蘊含石塔感悟,融入自身與十萬親衛軍戰意與力量。

裴林一劍,有著自身造物大成境的修為,又有寶物自身的恐怖增幅。

兩道力量瞬間接觸,瘋狂對撞衝突彼此吞噬抵消,一時間竟是不相上下!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