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熙夜嘴角繼續抽蓄中,,,,

某狼小手直接拿出粉餅,氣憤的給熙夜的臉塗了十層八層的粉兒。

完事後某隻一看,把自己給嚇了一跳,,,

熙夜那臉啊,真真是嚇死人的白!

比鬼的臉都白!

「哇哈哈哈……」

「這樣多漂亮啊!」

白狼甚是得意的笑著。。。

看著小狼兒的笑臉,熙夜根本沒有想著自己現在是何種模樣,而是不自覺的嘴角也跟著微微勾起。

要是以往,

膽敢靠近他的人,早就被他一巴掌給拍飛了。

可是看著這隻小狼兒在他身上,臉上來回的折騰,他非但心裡沒有感到一絲氣憤,反而更多的卻是一種舒適親近和莫名的寵溺。

看著這樣搞怪活潑的白狼,實在沒想到這小人兒居然還有這樣的一面。

熙夜只覺得她很可愛。。。。

心頭,

竟還升起了一絲說不清楚的甜蜜感。

所以,

在白狼折騰他的時候,熙夜也便不打斷她,任由她胡鬧!

……

再往下,

白狼看著熙夜那性感的薄唇,居然連一絲唇紋都沒有!

那樣的平滑濕潤!

「真是可惡!」

「嘴巴長的也這麼漂亮!!!」

「小狼兒,漂亮是形容女子外貌的,,,」

「本尊堂堂七尺男兒,頂天立地的真男人,這個小狼兒你還「親自」驗明過真偽的,所以誇讚本尊要用俊朗,記住了嗎?」

「……」

「是試過了,恩,活兒真不怎麼的,也確實是個「真女人」!」

這個魂淡都這樣了,居然還敢調戲她!!

「是嗎?小狼兒,那改天本尊讓你再重溫下,本尊到底,是,如,何,真,女人的?」

男人最忌諱的就是女人說不行。。。

在不久的將來,某狼深深地體會了這個血一般的教訓。。。。

白狼看著熙夜意味不明的危險眼神,趕緊拍拍自己的胸口,轉移話題,,

「咳咳,咳」

「臉生的比女人都要完美,這可是要招天譴的!」

所以上天都看不過眼,才會派我來懲罰你!

「……」

「小狼兒你就這麼嫉妒於本尊的容貌嗎?」

「啊呸!」

「本姑娘還用得著嫉妒你?!」

「本姑娘告訴你,本姑娘每天起床照鏡子,都會被自己給美哭了!!」

「哼!」

「……」

熙夜從頭到腳,又從腳到頭髮絲兒的細細打量了一番白狼,總結了一句:

「美貌,沒看到。」

「奶孩子的糧食,卻是很足。」

「???」

頓了片刻,

反應過來的某隻,低頭,瞄了一眼自己高高鼓起的胸口,緊握成拳,咬著銀牙,,,, 「是嗎?」

「嘴巴這麼厲害,那就再給你點顏色,讓你更「厲害」些!」

……

白狼小手摸著腦袋,滿臉憤憤在想,該哪種顏色的口紅。

才能突出這男人的「特色」呢!

白狼蹲下身從地上扒拉出她那專門裝著口紅啦,唇彩的包包,

打開包包,裡面有幾十隻,,,,

挨個挑選,

不知怎麼的白狼,突然想起電視里唱戲的人,嘴上抹的那種大紅色。

「嘿嘿……!」

白狼奸笑道。

於是白狼挑了個顏色最艷的大紅色口紅,強行翹著熙夜的嘴巴,給他弄了個烈焰紅唇!

「賓夠!搞定!」

白狼站起身,得意的看著自己的作品,非常滿意。

如果能留住他這個樣子,說不定將來大有用處。

怎麼留呢?!

「手機!」

「不知道在古代能用不?」

想著,

意念一動,一個粉紅色的手機出現在白狼手中。

按了按,

「哇塞!」

「有沒有搞錯?!」

「居然在古代也能用!」

要不要這麼牛掰啊!!!!!

「除了沒有信號不能打電話之外,手機上其他的功能都能用,簡直太棒了!」

「有木有!」

真是天助我也!!!

這男人,你完蛋了!

白狼點開手機相機功能,對著熙夜化完妝的臉,就是「咔擦」「咔擦」一連拍了好幾張!

拍好了趕緊把手機放回穿陽戒里。

熙夜本想問問,剛才白狼是在做何,可是又不想碰釘子,自找沒趣兒,也就沒有開口問。

而某狼摸頭做思考狀,想著該怎麼折磨熙夜的樣子,,,

在熙夜眼裡,

卻成了非常有趣的可愛!

「你剛才是在幹什麼?」

「還有你打算這樣困住本尊多久?」

熙夜看著來回左右晃動著的白狼,

情不自禁的又問出了剛才的疑惑,

「我剛才在幹什麼,和你說了你也不懂,還有什麼時候麻醉劑的葯勁下去,你就能動了!」

當然在這之前,

本小姐肯定早就逃之夭夭了!

白狼繼續蹲在地上找東西,想著怎麼折磨熙夜。

可是這次白狼卻是背對著他,在那裡翻過來倒過去。

一拍腦袋道……

「對了,讓他嘗嘗我以前配置的獨門秘方,無敵春風大補丸!」

虐死他丫的!

從地上扒拉出一個透明的玻璃小瓶子,裡面粉色的小藥丸子清晰可見。

白狼打開倒在手中一粒,笑的賊賊的站起身,

「嘿嘿,嘿嘿……」

非常非常用力地捏著熙夜的下巴,

「本小姐今天心情不錯,免費送你一顆我親自研製的大補丸!」

「還是那句,千萬不要太感謝我喔~!」

「因為說不定以後你會愛上它的!」

「哈哈……」

「哦,是嗎?」

「本尊倒很是期待,小狼兒是如何讓本尊「愛上」它的!」

熙夜眼中危險的意味兒,白狼因為太過於興奮而並未察覺到。

這個變態的男人,

果然思想也是不「一般」啊!

白狼暗自誹腹。

拿著藥丸子,白狼用小手扳開熙夜那塗的跟血顏色似的紅唇,直接粗魯的塞進去。

熙夜本打算用靈力先包裹住那顆藥丸,卻不想那顆小東西,居然入口即化,,, 令吃遍無數靈丹妙藥的熙夜,詫異無比,,,

居然自己用靈力都無法阻止這藥丸子的揮發,,,

熙夜英眉微微皺起,張口說道:

「小狼兒……」

還沒有說完,熙夜就只覺渾身發熱,從骨子裡的散發出來的酥麻癢意。

最終集聚在下腹某一處,他眼中頓時火苗竄起,越燒越旺,,,

彷彿要把世間萬物都焚燒徹底,吞噬殆盡。

抬頭,

就那麼直直的目光,緊盯著白狼。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