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由於戰無命與自己的兒子商重雲有些交情,所以天傾宗不好拒絕,卻沒想到周懷恩居然與其起了衝突,當時以為周懷恩能夠斬殺戰無命,所以也沒有阻止,可是沒想到的是,周懷恩居然被反殺,這確實是天傾宗沒料到的事情。

萬寶宗一聽這話差點沒氣得又自爆了,明知道這是天傾宗推脫之詞,可是人家死不認帳,那些在場的老怪物們都說不知道這麼一回事,反正是天傾宗的老怪物沒出手阻擋。而那驅風堂的人出來證實,但也只能說天傾宗的老怪物沒有出手阻止周懷恩的出手,甚至都沒有阻止五位戰聖巔峰的強者出手,依天傾宗表現的意思是兩不相幫,所以他們愛怎麼打怎麼打,不關天傾宗屁事!但萬沒想到,一個二劫戰神加五個巔峰戰聖,居然被一群戰皇與戰帝組合,給消滅的一乾二淨,這是能讓人接受的事嗎?

戰無命以一群戰皇和戰帝居然殺了二劫戰神和五位戰聖巔峰的強者,這說出去誰也難以相信,可是這卻是事實,這件事情想怪到天傾宗的頭上,當事人全都不在場,或者是死無對證,萬寶宗吃了個大啞巴虧,只得憤怒而去。也正因如此,萬寶宗和天傾宗最先成為敵對雙方。只是現在在法蒼大陸,萬寶宗根本就沒有任何優勢,不敢輕生戰端而已。

……

死亡谷外的亂石陣十分奇特,若不是有人引路,戰無命還真會走迷糊,不過幸好此時是眾生戰場開啟的時候,那亂石陣的陣內亂石不會隨便移動,因此,有固定的路線可尋,否則整個亂石林就像是活的一般,隨著時間的推移不斷地變幻著位置,根本就不可能有人能走得出這亂石大陣。

戰無命很驚訝,這巨大的峽谷就像是一個巨大的盆地一般,戰無命在這一路之上看到了許許多多的白骨。顯然都是闖死亡谷的人。而當他看到那巨大的水幕一般門帘之時,心頭一陣震驚。這是一個十分奇怪的門戶,就相隔一道巨大的水簾,卻是兩個不同的時空和世界,只是這道水簾擁有奇特的規則之力,戰聖以上的人員根本就無法通過這水簾,必須通過專門的傳送通道才可以進入眾生之城,但是這種傳送的代價十分巨大,所以,每隔一段時間只有很少的名額才有同會進入眾生之城進行歷練和做生意。而眾生戰場的域戰因為人數極多,以傳送陣輸送,只怕等人員到齊,自己的資源星早被人佔領了。

戰無命隨著許多人一起撞入那水幕之中,彷彿進入了一道時空通道,眼前彷彿有無窮變幻的星空,而後驟然一震,身體便落到了實地,而在腳下是一個巨大的六芒星圖案,這個六芒星的圖案幾有數百里之巨,所有突越過那水幕的人似乎全都向這片六芒星之上墜落。

「歡迎來到眾生平原,這裡是我們玄武大世界的地盤,各大宗門的弟子請跟隨各大宗門去各自的資源領地……不要阻礙後面的人的到來。」一個高昂的聲音突然在虛空之中飄了起來。

戰無命飛上半空,遙望了一眼,卻發現遠處樹立著許多的旗子,每個旗子上畫著一個圖案和一個名稱,全都是各大宗門的名字。很顯然,在這片眾生平原之上還有人接應。

估計是各大宗門早就進入其中的一些歷煉者。戰無命看了看天傾宗的大旗居然有百丈之巨,橫在遠方的天幕之上,彷彿是一大片雲彩,遠遠地望去,倒也清楚。想了想,戰無命還是覺得去天傾宗的地盤比較靠譜一些,畢竟,生意是與天傾宗一起合作的,而其他的宗門,除了幾個太子黨之外,倒也沒有幾個人的交情比較深,倒是商震和雲紫霄的人品,戰無命還是信得過。而且身邊的人大多也都是天傾宗的弟子,便一聲吆喝向天傾宗的方向趕去。

這片眾生平原似乎有一種很奇異的生機,讓戰無命感覺十分親近。他感覺這樣的世界似乎更接近自己的神魂體驗,就像是小鳥歸巢一般的感覺。這種感覺十分特別,突然,戰無命似乎想到了什麼,這是他的鯤鵬分身,而鯤鵬對天地的元素十分敏感,對天地的規則甚至是本源也特別敏感和親近,這原本就是一片另類的世界,倒真有可能這裡的天地規則與眾不同。

這片眾生平原是玄武大世界的地盤,戰無命看到了各大大陸的許多宗門,但很顯然是不包含破炎大陸的。估計破炎大陸的資源星球應該是被八大大陸的各大宗門給瓜分了。肥水不流外人田,這些宗門甚至有些人都已經遺忘了破炎大陸的存了,習慣地將玄武大世界指為八大大陸而已。

「雲三叔……」戰無命隨著天傾宗的弟子趕到那片大旗之下,接待他們的是一位紫袍中年,看上去神情冷竣,目光如電,商重雲此時也不知道從哪個地方鑽出來,向那中年人行了一禮。戰無命微微驚訝,這個中年人的修為絕對不會比那財懷恩的修低,甚至有可能會更強,只看其不動如淵的氣勢,就知道此人的根基無比雄渾。

「小重雲,你也來了!」那中年人的眼裡閃過一絲驚訝,旋又爽朗地笑了笑,一隻大手橫空一撈,就像是老鷹抓小雞一般一把將商重雲抓在手心拖到眼前,仔細打量了一下,而後又贊道:「小重雲長壯了長高了,嗯,娶媳婦沒?」

商重雲頓時臉紅如布,眼前這個中年人還是他兒時的樣子,絲毫沒有變化,正是雲紫霄的三弟雲紫炎,只是兒時的時候,雲紫炎便派來了眾生之城,可是這麼多年沒見,還將他當個小孩子一般,頓時讓他十分尷尬,而在此時,他眼睛的餘光看到了戰無命的存在,忙道:「雲三叔我先給你介紹一個人!」

「哦,是你媳婦嗎?」雲紫炎訝然問道,此時倒也鬆開了商重雲。

「三叔你誤會了,小侄還沒有媳婦,我是要向你介紹一下我的一位好朋友好兄弟。」商重雲立刻將戰無命拉上前來。

「這位是?咱們宗里哪位兄弟的後輩?面生的緊!」雲紫炎微錯愕,他知道商重雲是天傾宗商震的獨子,可算是天傾宗的太子,能當得這眼高於頂小子的隆重推薦,必然身份不簡單。

「這位是我們玄武大世界守護者的弟子戰無命,在戰皇之路上正是他多次冒死救了各大宗的數千精英,多次捨身保全大家,最終讓我們能夠順利闖出戰皇之路。而且這次他給我們帶來了更強的東西,讓我們對域戰更有信心。在進入這裡之前,他便帶著我們一群戰皇,將萬寶宗的那位二劫戰神和五位巔峰戰聖給全滅了。」商重雲隆重地介紹了一下戰無命。而後又向戰無命介紹道:「這位是我雲三叔,叫雲紫炎,可以說是我們天傾宗數千年來少有的天才。以他的修為,早就可以去元界了,但是他卻沒有去,為了躲避天地規則,才跑到這眾生戰場之中來。」

「晚輩戰無命,見過雲三叔。」戰無命一聽便知眼前之人必然是那雲紫霄的弟弟,兩人長得還真有幾分相似。

「玄武大世界的守護者?是誰?」雲紫炎的臉色微微一變,這個名字引起了他的高度重視。

「家師的名諱在小侄出山之前多次叮囑,不得對外說,所以請恕小侄難以奉告,不過守護者不守護者並不重要,重要的是能不能儘力為這玄武大世界盡一分力氣,所以,家師希望我也能來這眾生戰場之上歷練歷練,為守護玄武大世界的資源盡上一份力量。

「很好,年輕人能夠虛心是好事,你真的帶著一群戰皇斬殺了二劫戰神和五位巔峰戰聖?」雲紫炎有些懷疑地問道。

「這事兒又作不了假,你隨便問一下這裡我們宗門的弟子,他們都親眼所見,小侄也參與其中,這些天我們之所以沒有早些過來,便是因為一直在演練無命兄交給我們的大陣,我們就是靠這大陣斬殺了周懷恩他們。」商重雲不無自豪地道,試想,還只是一位戰皇而已,但已經可以斬殺二劫戰神,這要是在以前,那可是絕對的吹牛的資本,可是現在戰無命在場,他自然不好意思去說得多麼誇張。

「大陣,很好,既然你是小重雲的兄弟,那也算是我的子侄了,到了我們的地盤,我再與你細說,現在要儘快整合所有人離開這裡。現在,這片眾生平原也不是安全地方。」雲紫炎拍了拍戰無命的肩頭,旋神色變得凝重地道。

「這裡了不安全?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原本父親還想再等等,但是卻因為死亡谷傳來了緊急警訊,所以,我們才提前進入了。」

「我們玄武大世界的屏障在數月之前已破碎,玄武大世界的資源星球立刻被九玄域其他世界的宗門所窺視,不過這也還好,還在可控制的情況之下,但是就在前不久,不知道為何,九玄大世界的屏障居然也被一股恐怖的能量自虛空之中引爆,從而讓九玄域的所有世界全都暴露在萬族的面前,現在整個九玄域的眾生星空已經混亂,到處有流串的異族,所以,這眾生平原也極有可能受到入侵。」雲紫炎深吸了口氣,臉上閃過一絲無奈的神色。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罔 兩道裂紋由東向西,從南至北在布滿蒼穹那巨大蛋形的光幕之上迅速交合,形成一個交叉點。「嘣!」彷彿如牛筋崩斷的聲音傳至,戰無命臉上閃過一絲驚訝之色,他不知道這蛋形光幕究竟有多強的防護力量,但是必然不會低於一件頂級靈寶的防禦之力,可是居然直接被那兩道光束給轟開。

也就在此時,戰無命感覺周圍天空之中的能量發生了巨大的混亂,而後他看到那升起的土台之上,那道道微光變得更加明亮。天地之間的靈氣混亂,正是因為這些土台上那逐漸明亮的光芒。

「砰……」當那兩道裂紋交錯至底之時,那蛋形光罩猛然暴裂,化成無數的光雨灑落這片天地。也就在此時,那些土台猛然發出「嗡」地一聲輕響,那原本已逐漸明亮的光潤突然向天空之中衝擊而去,無數的土台,無數的光柱形成一道道美麗的軌跡在天際交合,最後化成四道璀璨的光束,分成兩股左右夾擊,直接轟向那兩個巨大的蜂巢。

這土台的攻擊時間算計得十分精準,那速度快捷無比。

「嗖……」那兩個巨大的蜂巢在擊毀那蛋形光幕之後,居然一個閃移,驚退般向蒼穹之外飛逸而去,顯然他們也感受到這四道光束的恐怖,想要避開正面受擊,但是它的速度卻無法與這光束相比。還是有些慢!不過由於其軌跡的變化,只有兩道光束轟落於蜂巢之上。

「轟……」蒼穹之上出現兩道無比亮麗的煙花,彷彿是移動的慧星爆炸一般,無數的光點向四面濺射,戰無命看到那兩個巨大的母巢底部也出現了一個淺灰色的光罩,那道光束擊在這淺灰色的光罩之上,迅速化成無數的光亮四溢,但是土台的攻擊似乎是持續進行,當光束與那淺灰色的光罩接觸,立刻便鎖定了這隻蟲族母巢,無盡的光芒迅速衝擊過去,就像是水柱衝擊盾牌,雖然四散開來,但卻持繼不滅。

「轟……」那兩隻蟲族的母巢三面洞開無數的門戶,而後,天際有無數的小黑點穿過光芒,自虛空之中飛落,就像是雨點一般。

「那就是天蠍人!」雲紫炎的眼裡閃過一絲凝重之色。

在那些黑點迅速眼前變大,戰無命看見一具具拖著長長尾巴的人形怪物,手與腳有如鐮刀一般,而一張大嘴之中兩塊橫骨如同兩柄鍘刀,而其尾部更如一柄可移動九節刃,長而鋒利。當他們的身體墜落到數百丈之時,那丈許長的身體之上突然張開一對輕薄的翼翅,頓時下墜的速度迅速變緩,而落到數十丈之時,迅速斜掠,彷彿一道道光影般向眾生平原之上剛剛落下還有些不明所以的戰皇戰帝們撲了過去。

戰無命自這些天蠍人的身體之上看出了蟲子的特性,估計這些天蠍人之所以叫作人,是因為其整體與人類有些類似,只不過他們的手足如刀,頭顱依然保持著蟲子的特性。

「轟……」天空之中又傳來兩聲巨大的震響,那蟲族的母巢像是兩顆拋投的鉛球一般,被土台的那兩束光芒衝上太空,那蟲巢底部淺灰色光幕化成光點。許許多多的天蠍人還在那蟲巢的出口,便已被那光束氣化,或是震陣碎渣……

雲紫炎的氣息猛然漲開,那些原本向這個方位撲來的天蠍人迅速改變方向,向平原之上的其他人撲去,他們似乎也很清楚這片天地之中的規則,雲紫炎的氣勢讓他們知道眼前這個中年人的修為無比恐怖,如果他們敢主動招惹,必然會直接被對方捏死。但是這片平原這上,有太多的戰皇和戰帝們,這些人還只是剛剛進入這眾生平原,根本就沒有弄清楚怎麼回事,頭頂之上便伸來了死神鐮刀。

天傾宗和末法城的弟子是幸運的,因為他們是最先進入眾生戰場,所以,人員幾乎在這次攻擊發起之前已基本上全部進入了空間法寶,他們幾乎目睹了這場戰場的全過程,最倒霉的人卻是那萬寶宗的人。

萬寶宗的人知道戰無命搶先進入了眾生戰場的消息后,他們怒火燒熱的腦袋,根本就不去了解周懷恩的真實死因,也要搶先一步追入眾生戰場,滅了這個使他們宗門丟盡臉面的螻蟻小輩,甚至為此與其他的宗門鬧得不愉快。不過萬寶宗畢竟勢大,沒有宗門想在這種小事情之上與他們產生爭執,這眾生傳送之門又不會馬上關閉,遲進或者是早進一點點沒什麼大不了的。因此,萬寶宗便在天傾宗和末法城之後,成了第三個進入這眾生平原的人宗門。

萬寶宗的戰皇和戰帝的弟子數量也十分之多,前面先進來的,看到示警,萬寶宗的大能還來得及將其收入空間法寶之中,可是陸續而入的這群人,他們就沒有這麼幸運。

戰鬥就這樣打響,天蠍人的數量讓戰無命的些啞然,天空中彷彿雨點一般,下個沒完沒了。不過這些戰皇和戰帝們也畢竟是各大宗門之中的精銳,也有著無數的作戰經驗,在一陣混亂之後,迅速結隊合擊,倒也逐漸穩住了陣腳,而萬寶宗的弟子更是將大量的魂奴放出來護在自己的身邊,不僅為自己擋住攻擊,同時也加強了對天空之中的天蠍人的威懾。

戰無命一聲長嘯,身形猛然躍上虛空,兩隻天蠍人向他疾掠而至,他的眼裡閃過一絲絲淡然的笑意,一道刺目的火光自他的背上射出,伴著一聲龍呤。那道火光橫過虛空百丈。幾乎毫無阻礙地將那兩隻飛撲而來的天蠍人斬成了兩截。

雲紫炎的眼裡閃過一絲驚訝,低低地道:「好強的劍!」

戰無命並沒有在意雲紫炎的看法,他的身形一轉,幾乎形同瞬移。他的目標是那些和他有些熟悉正上在危險之中的戰皇們。

「好快的速度!」雲紫炎再度低低的叫了聲。

「當然,當初要不是他的速度如此之快,自己去激怒了那老怪物后又以身作餌引開那老怪物,只怕我們根本就逃不出木之世界。」商重雲淡淡地道。

「此子將來必定是個人物,這也是你的機緣,好好把握!」雲紫炎並未對商重雲的話做過多評價,只是淡淡地道。而後他的目光投向那天幕之上,天空之中那雨點般的天蠍人似乎在逐漸減少,也有一些落下來的時候便已經是屍體。

在擊飛那兩個巨大的蟲巢之後,那些土堆上的光芒立刻散開來,形成一道道有如天劍般的光芒橫掃虛空,無數的光劍在天空之中交錯形成一道巨大的劍網。而那些飛落的許多天蠍蟲族的身體與這光束交錯之時立刻化為碎片。

天空之中,不再只是飛落雨點般的天蠍人,更飄灑著無數藍色的血液和蟲塊。天蠍人似乎感受到那些土台的威脅,很多迅速向那些土台撲去,似乎是想破壞這些土台的本體,將天空之中的障礙掃除。

「現在是你們該出現的時候了。」雲紫炎的聲音迅速傳入空間法寶之中。

商重雲的眼裡閃過一絲寒芒,他也渴望戰鬥,不過卻被雲紫炎限制在身邊,由於雲紫炎在他的身邊,那些天蠍人根本就不敢過來攻擊,他想出手都沒有機會。

「呼……」雲紫炎的身形迅速穿行於各大土台之旁,他的速度比天蠍人的速度要快了很多,他並不會出手對付這些天蠍人,但是他每經過一個土台,土台之上立刻多了數百天傾宗的弟子。這些人一落在土台之上,迅速聯合組成七子七星子母大陣。

片刻之間,天傾宗的弟子迅速分佈在數百個土台之上,而那些天蠍人攻向這些土台之時,頓時陷入大陣之中,這些大陣幾乎成了一座座巨大的絞肉機,那數百人所形成的領域護罩有如無底的巨洞,不斷地吞噬著飛臨的天蠍人,每一個進入其中的立刻化成碎片。

這七子七星子母大陣連戰神都可以困死,這些修為只有戰皇戰帝階的天蠍人根本就無反抗之力。

末法城的弟子也如同天傾宗的弟子一般,數百人組成一個大陣護住一個土台。戰無命發現這眾生平原之上的土台完全就是一個變異的重寶,不只是可以向天空之中發射光束,更能夠將一道道能量光束射入低空,使得那些會飛行的天蠍人的飛行天賦受到極大的限制,甚至許多天蠍人落入地面之後竟然不敢飛上空中,如再次騰空,那必然會成為土台的攻擊目標。後來戰無命才知道,這些土台擁有一種很強大的法則力量,它連接這片星球的大地,似乎與星球的內核互通,可以感受到這片星球之上所有生命的氣息,凡不具備玄武大世界的氣息的生靈,都會成為其攻擊目標,也正因如此,這片土地之上的外族幾乎全都在打擊範圍之內,甚至都不需要人們去分辯。

不過這些能量卻是花了無數年積累下來的,一般不會輕易使用。只是這次天蠍人的入侵太過突然。

末法城和天傾宗是最先得到這份七子七星子母大陣陣圖的人,另一群如蘇黎世和劉九言這些與戰無命關係很好的宗門也是提前得到了這陣圖,在宗門之時便已讓弟子演練,所以雖然這些宗門並非陣法大宗,但這些人的天資也能夠輕鬆運用,只是略微生疏,但是這場戰爭正好讓他們有了一個熟練的機會。

戰無命並未加入大陣之中,他隻身仗劍,縱躍如飛,那些天蠍人幾乎無人能夠阻擋他一劍之威,這是他第一次真正地運用逆天劍。蒼宇將這柄劍煉好之後,他一直以自己的氣血為其溫養,一直在背上背負著,而此刻大開殺戒,幾乎無可阻擋。那些天蠍人的肉身極為強大,但是在逆天劍之下,卻如斬瓜切菜一般。

蒼龍逆鱗所鑄之劍的鋒利並不僅僅在於其材質的獨一無二,更在於其自身的靈性。蒼宇將這柄劍的靈性完全激活了,如同擁有自己的生命。戰無命第一次如此暢快淋漓地運用不滅劍意。在那不滅劍意之中,他當日感悟出了許多招式,但是都不成熟,直到他真正地見到玄黃出劍之時,才明白,那是怎樣的一種劍意……

不講究法與術,而是全憑一種意念,這樣的劍沒有規律可尋,但是卻隨心所欲,可以感應天地不滅之意,天馬行空卻又自成規則,這才是真正的不滅劍意之真義。

看書輞小說首發本書 戰無命的攻擊很快便吸引了大量的天蠍人的注意,由於戰無命四處斬殺,倒也救下了不少原本散亂的人,讓一群混亂的人開始逐漸聚合在一起,雖然他們並不會七子七星子線大陣,可是眾人聚合之後攻防一體,倒也不至於被那滿天飛舞的天蠍人攻個左支右拙。

天蠍人的天賦不僅是飛行速度極快,更重要的是似乎可以無視一般的戰場領域,這對於人類的修行者來說確實是個悲劇。戰皇和戰帝們想依靠領域之力來減緩天蠍人的速度和攻擊,但是卻發現領域對這種奇怪的生物根本無效,在這天蠍人的身上彷彿一層牛油一般的膜,天地之間的力場作用在其身上,立刻自身上滑開,而無法形成對其抑制,其身高臂長,兩隻長刀一般的手臂就是最大的兇器,戰皇階的天蠍人一對臂刀居然可以將一件上品靈器盔甲直接切開,雖然不至於將人一刀兩斷,可是這種防護在其面前根本無效。

更讓人類修行者鬱悶的是,自己的攻擊落在這天蠍人的身上,似乎砍在一道油牆之上,極滑,極硬,有時候連續數擊也只是讓其濺出一些藍血,十分溜滑還不說,這種天蠍人的要害也讓人很無語,必須一擊擊中頭部才可以致其死亡,而且就算是頭部被斬落,其蟲族的特性讓其居然還有臨死一擊的能力,許多戰帝便是在這樣淬不及防的情況之下直接被其斬成幾段。

萬寶宗的弟子很鬱悶,他們也看到了戰無命上竄下跳的,但是戰無命並沒有對他們施以援手,反而吸引了大量的天蠍人追殺之後,將這些天蠍人引向他們的防禦方向。

天蠍人可不管萬寶宗的人與戰無命有沒有仇怨,只要是人類修行者,在他們的眼裡就是美味可口的糧食。戰無命的速度快捷無倫,將這些天蠍人引到了萬寶宗的人群之中后三蹦兩跳就跑不見了。而這些天蠍人卻開始在萬寶宗的弟子之中開始大開殺戒。

這會兒已經不是最初,各宗的大能可以將弟子收入自己的空間法寶之中,而是必須將弟子放出來,共抗外敵。否則將會被玄武大世界各大宗門視為叛逆,那時候不只怕會反遭各大宗門的內部攻擊,直接瓜分了其資源星球,這一點,萬寶宗還是不敢違抗大義。而戰無命這般行為也不能說是什麼錯,他也是在斬殺天蠍人,這滿天飛落的天蠍人數量足足有數十萬之眾,雖然在天空之中擊落了一些,但這相對於龐大的天蠍人數量來說,不過是九牛一毛而已,而眾生平原之上的人類戰士數量並不比天蠍人的數量多多少,唯一值得慶幸的是人類戰士如天化宗和末法城的弟子們形成了近千個戰陣,每個戰陣有如絞肉機一般,吸引了大量的天蠍人的攻擊。

事實上,天蠍人不得不先清除這些守護土堆攻擊陣的人群,因為這些土堆攻擊陣嚴重地影響了他們的蟲巢靠近地面,如果蟲巢無法靠近地面,那麼天蠍人真正恐怖的實力便無法發揮,因為他們的族群並非只有這群擁有飛行能力,攻防強悍的兵蟲,更有一些足以讓人類顫慄的原蟲。只是這些原蟲的個體與他們不一樣,他們沒有強大的移動能力,也不會飛行,如果蟲巢不能降臨低空,那麼這些兵蟲便得不到蟲巢的支援,最終所能發揮出來的能力也有限,最多也只是個體比人類要強大許多,但是卻缺乏人類的智慧之力,這樣亂戰或許可以逞一時之強,但是長期下去,就像天傾宗一樣,形成戰陣,那麼這些亂戰的兵蟲就成了絞肉機之中的碎肉了。

萬寶宗的弟子傷亡最為慘重,幾乎在片刻時間之中便被擊殺了萬餘,而那些魂奴死傷更是慘重,幾乎有三萬餘魂奴身首異和。與這些天蠍人戰鬥,一個不注意沒有什麼傷與不傷的,直接是被一刀兩斷,除非個別特別幸運的,會被那刀臂切去手或是腳之類的,這才有傷殘,如果同門師兄弟救援及時,倒還可以保得住性命,救援不及時,立刻成為那此天蠍人大嘴中那兩片鍘刀一般的巨齒下的碎肉。

戰無命發現天蠍人一個很奇怪的特點,那就是似乎不是通過吸收這天地之間的靈氣來補充自己的力量,而是通過進食來恢復自己的體能,每當一個受傷的天蠍人蠶食掉一位人類的修士之後,似乎立刻又恢復了戰鬥力。天蠍人的這種特性讓戰無命心中暗自警惕,只要有食物,這種生物似乎是不知道疲憊。這種恐怖的天性幾乎可以說是所有人類修士的噩夢。不過戰無命並不在意,他似乎也感覺到這些天蠍人那麼急切地想攻陷那千餘個土堆大陣,反而在這平原的其他地方,鬆懈了一些。

相對於這些天蠍人來說,人類就如同他們的食物,但是對於人類來說,天蠍人身上的一些東西也是一種上等的材料。尤其是那刀臂,勝過大多數法寶,其刀鋒之利,斬金截鐵斬而蝗舉。這種刀臂如果拿去裝備人類世界各大帝國的軍隊,必然會是無堅不摧。

這群天蠍人的智慧並不太高,雖然也有聯合攻擊,但是大多數時間是散亂的,這讓戰無命上竄下跳擁有了更多的機會,只是可惜這些天蠍人窮得只剩下那一對刀臂和一雙骨刺一般的腿了。但是其體型巨大,這種材料,戰無命也沒什麼興趣收取。不過他在穿行片刻之後便感覺有些不對,因為他發現不是這些天蠍人在圍截他,而是萬寶宗隱隱自四面合圍而來,很明顯,萬寶宗對他已起了殺心,甚至已等不及將這些天蠍人盡殲之時了。

戰無命的眼裡閃過一絲冰冷的殺機,在這片戰場之中,只要他不主動去攻擊萬寶宗的老怪物,那麼,這片戰場之中沒有人能夠殺得了他。只是他倒想讓萬寶宗真正地去品嘗一下失敗的滋味。他並未選擇退避,依然我行我素地穿梭如風。

「雲三叔,萬寶宗的人要對無命不利,我們該怎麼辦?」遠處商重雲也發現了整個平原之上的形勢似乎有些變化,不由得急忙向雲紫炎問道。

雲紫炎的眉頭微微皺了起來,他也看出了萬寶宗的合圍之勢,很明顯是針對戰無命而去。但是這種混亂的場面,除非他讓天傾宗的弟子放棄某幾個土台的防禦,去援助戰無命,否則就算是他自己出手也沒有用,對方沒有提前攻擊他的話,那麼他出手也被壓制在戰帝的修為,反而極有可能被這群螻蟻反殺的可能。

「我看他似乎胸有成竹,早已發現不對,應該有自己的對策,而且這平原之中還有其他宗門的弟子,這萬寶宗如此做,看來對他們確實是恨之入骨啊,他究竟對萬寶宗做了什麼?」雲紫炎微有些不解地問道。

商重雲一聽,不由得笑了,於是將戰無命這些日子來所做的事情,他所知道的事情講了一遍,頓時雲紫炎的臉色鐵青,看向萬寶宗的眼神里也透過絲絲寒芒,很顯然,對萬寶宗所行之事也極為不恥,深吸口氣道:「戰無命做得很好,如果萬寶宗敢不顧一切,那麼,你就讓本宗弟子放棄二十個土台,帶人去支援戰無命,這些土台交給我來守護。」

商重雲聽雲紫炎如此一說,頓時鬆了口氣,他不知道雲紫炎一個人怎麼守護這二十個土台,但是從雲紫炎的語氣之中,他很清楚,這位自小看著自己長大的三叔是支持他幫助戰無命的。

事實上,在此時末法城的胡可已經有所動作了,末法城靠近戰無命方向的弟子迅速調動方向同戰無命移了過去,居然直接截去了戰無命與萬寶宗之間的去路。

「回去!」戰無命向那群末法城的弟子呼喝了一聲,他雖然心中對胡可這番決定心中生出一絲暖意,可是他隱約覺得這些土台才是真正對這些天蠍人擁有最大威脅的東西,如果放棄了這土台的防守,必然會釀成大禍。而就在末法城放棄那兩個土台之後,這兩個土台立刻被天蠍人包圍,雖然這土台之上升起了一層淡淡的光罩,可是在這些天蠍人的攻擊之下,很快便碎裂開來。

「轟……」其中一個土台被數百天蠍人直接轟成碎片,在另一個土台的光罩要破碎之時,戰無命便已趕到了那群天蠍人的身後。

「冰封……」戰無命猛然揮手,一股極寒之意迅速逸出,天地之間的風雲狂動,在那土台的防護罩破碎的那一刻,土台瞬間結成一個巨大的冰山,那些天蠍人的攻擊讓冰屑四濺,卻並未一下子傷到土台的根本。

「嘗嘗天雷的滋味吧……」戰無命一聲高喝,身體扶搖直上,而後手中搖出一顆巨大的黑色的珠子,猛然砸入那群天蠍人的人堆之中。

「轟……」一聲轟鳴,那黑色的珠子在下墜的過程之中突然破碎,一股股黑色的雷電自其中猛然竄出,彷彿一道道黑蛇瞬間籠罩百丈方圓的範圍之中,而那土台上的冰面直接成了導體,那此天蠍人剎那之間被這股黑色的雷電彈飛而出。

許多天蠍人身渾冒起一股股黑煙,墜落之後在地上抽搐起來,很顯然,這雷電對這些蟲族的傷害比對人類的傷害還要巨大。

末法城的弟子一怔,他們原本是想助戰無命,結果卻讓天蠍人毀了一個土台,戰無命反而救了另一個土台,他們的大陣如一個巨大的龍捲風一般迅速移動,那些被雷電擊落地面的天蠍人直接被斬落腦袋。

遠處的胡可和商重雲全都有些目瞪口呆地望著戰無命,他們沒想到戰無命身上居然還有這麼個大殺器,居然是黑色的雷電之力。看來,戰無命的身上確實有太多他們所不知道的秘密。

「守護好土台,看來這個戰無命確實是個顧全大局的人。他也不需要我們的幫助,自己能解決掉眼前的這些事情。這個年輕人,很有意思!」雲紫炎淡然一笑,似乎鬆了口氣。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罓 蒼穹之上,那兩個巨大的蟲巢不斷地試探著墜落,甚至不斷地發出巨大的光束,意圖擊毀地面之上的那些土台大陣,但是在那密集的土台光陣之下,並未取到什麼效果。畢竟這蟲巢只有兩個,雖然每一個蟲巢擁有巨大的攻擊和防禦力量,但是先前被那土台大陣的光束擊中依然讓蟲巢之中震死許多天蠍人,而且蟲巢自身也受到了傷害,直到現在才緩過神來。

雲紫炎的眉頭微微皺了起來,他想不出來這眾生平原之上有什麼資源能夠如此吸引這些天蠍人,雖然人類的修士是天蠍人的重要食物,可是看上去這兩大蟲巢可不像是缺少食物的樣子。

兩大蟲巢,幾乎相當於蟲族的兩大軍團,這絕對是可以掠奪一個巨大資源星球的力量,可是眾生平原向來都不是以資源出名。不過眾生平原也是玄武大世界人族的重要轉運地,所以從一開始之時,人類便在這眾生平原之上布下了重重防禦大陣,不過如果今天不是正好有天傾宗和末法城等幾大宗門的弟子正好出現在這裡,只怕這眾生平原已經被蟲族天蠍人給奪走了。這些土台一旦攻破,這眾生平原的防護力量便大弱,根本就擋不住天蠍人的攻擊。

此時,雲紫炎突然想到了一個可能,那就是這些蟲族的天蠍人是早就知道這眾生平原是人類的中轉站,所以想來個突然襲擊企圖直接控制這個巨大的中轉站,那麼當人類的修士自傳送之門進入這片平原之時,還沒有形成任何規模,來多少便可以抓住多少。當人類修士源源不斷地進入眾生平原之時,蟲族天蠍人便擁有源源不斷的食物……想到這裡,雲紫炎的背心滲出一層層冷汗。如果這天蠍人再早來一天的時間,那麼,所有天傾宗的弟子甚至是所有玄武大世界進入這眾生平原的弟子都將會成為天蠍人的獵物,沒有任何機會。

試想,當數十萬的天蠍人守在這傳送門的出口之處,傳送門一次最多也只能傳送得了數千人同時進入,當數千人自傳送門之中出來之時,數十萬的天蠍人一涌而上,誰能倖存?到那時候,一批批的人類修士如油燈添油一般,一次數千一次數千,就如泥牛入海,那才是真正人類的災難。

雲紫炎的臉色變得無比的陰沉,蟲族這種做法絕對是釜底抽薪的毒招,一旦人類進入眾生戰場的所有戰皇和戰帝都成了蟲族天蠍人的獵物,被圈養在蟲巢之中后,那麼,所謂的資源星球守護就成了一個巨大的玩笑,因為資源星球已經無人可守,無力可守,整個玄武大世界的資源星球就成了任何種族眼裡的肥肉,任意割取的肥肉……

不過這一切的危機因為人類的修士提前進入眾生戰場而化解,若依正常的人類修士進入眾生戰場的時間,那麼,這次必然就成了玄武大世界最後的悲歌。這一切如果說是一種巧合,雲紫炎絕對不會相信,他相信這蟲族天蠍人的到來,不會是一種偶爾,而是一場巨大的陰謀正在針對玄武大世界展開。也或許是針對整個九玄大世界……

「抽出十座土台由我來防守,你帶十組人馬立刻將六芒星中間的位置清理出來,給你半個時辰,不要讓那裡出現任何一個活著的天蠍人!你可做得到?」當雲紫炎意識到蟲族天蠍人入侵背後的可能性時,他毅然做出這樣一個決定,但是他並未對商重雲說為什麼要這麼做。

不過商重雲從雲紫炎的臉上感受到了強烈的疑重感。立刻拍拍胸脯道:「請三叔放心,侄兒保證完成任務。」說完,商重雲沒有再羅嗦,立刻飛掠而出,每過一處,立刻將那裡的天傾宗弟子帶走。

天傾宗撤離絲毫不亂,七子七星大陣不斷地變換移動,就如龍捲風一般,席捲而過,當經過第二座土台之時,這兩股龍捲風合在一處,形成了更大的龍捲風。而在天傾宗的弟子離開這土台之時,雲紫炎揮手撒出一把陣旗,那座土台頓時陷入一片迷霧之中,而這迷霧之中不斷地有光束射出,似乎並不影響土台的攻擊力度和準確度,但是那些天蠍人飛入迷霧之後卻突然變得寂無聲息,彷彿那團迷霧成了一個巨大的黑洞,吞噬一切攻擊和生靈。

當商重雲將那十股天傾宗的弟子合在一起,整個眾生平原彷彿被一股巨大的旋風籠罩,所過之處,犁地三尺,無論天上地下,任何靠近十丈之內的天蠍人自動被那股巨大的風暴捲入其中,不僅是天蠍人如此,連萬寶宗的弟子也幾乎被直接捲入其中,嚇得各大宗門的弟子迅速撤離,遠遠地避開這股可怕的風暴。

商重雲也有些意外,當數千人組成一個巨大的七子七星大陣之時居然擁有如此可怕的威力,彷彿可以將一切碾碎,就如同一個巨大的磨盤,所過之處,天蠍人屍橫遍野,甚至都不用天傾宗的弟子出手,直接被那股恐怖的氣流撕裂……

遠處的雲紫炎的眼裡閃過一絲驚訝,數百人的大陣雖然防禦和攻擊力很強,可是也有限度,可是當這十股小陣再合成一組大陣之時,他赫然發現這大陣的威力並不是提升十倍這麼簡單,而是百倍的提升,他突然之間對這個七子七星子母大陣有一種強烈的好奇,這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陣法?又是何人創出這個幾乎專為戰爭而準備恐怖大陣?

十座土台全都化成一片迷霧,而這片迷霧之中濃郁的殺機森然迸發,雲紫炎將許多的陣旗撒落,打出一個個發訣,天傾宗的陣法之道在他的一序列演化之中體現得淋漓盡致,不僅是天蠍人無法過來,人類的修士也沒辦法過來。十座陣台迅速連為一體,化成一片殺域。

戰無命微訝,雲紫炎突然抽出這麼一支人馬來究竟是想做什麼?不過他相信雲紫炎必定有自己的理由,而自己剛才那一通發威,使得萬寶宗的人馬似乎有了一絲轉變,有此忌憚末法城的人插手其中。事實上萬寶宗剛才也是一種試探,是想看看戰無命和其他的宗門有什麼反應,而此刻末法城很顯然不希望他們對戰無命出手,那麼,強行出手,最終的結果反而更糟,所以,萬寶宗只得將仇怨深埋心中,再度等待時機。

戰無命很快便明白雲紫炎的意圖,清理出傳送門的中心位置,讓更多的人能夠順利著陸而後參與對地面的天蠍人的圍剿。不過此時戰無命卻感覺到一股危機來自頭頂。而天空上方很顯然只有那兩隻巨大的蟲巢才會是最大的威脅。想到此時,他立刻收劍一展身形向蒼穹之上飛射而去。

戰無命的舉動引起了許多宗門老怪物的注意,畢竟戰無命剛才所表現的十分搶眼,無與倫比的速度,鋒利無比的寶劍,一往無回的劍意,幾乎是所向無敵之姿,但是這個年輕人突然選擇向蒼穹之上飛射而去,他的目的似乎很明顯就是那兩個巨大的蟲巢。

「無命,不可!」雲紫炎一驚,立刻高聲阻止,但是他的聲音才落之時,戰無命的身影已消失在虛空之中,不知道衝出了多高。

幾乎所有關注戰無命的人全都為之咋舌,一位初階戰帝擁有這般恐怖的速度也就罷了,可是居然可以飛入蒼穹這般高,似乎直接衝出了星球空間的外圍。

不過他們並不知道並不是戰無命衝破了虛空的外圍,而是戰無命巧妙地利用地面之上射出的光束掩護迅速閃到了那蟲巢的背面。飛上高空,戰無命化作一隻小小的鵬鳥之軀,以無與倫比的速度,及對天地風元素的掌控,讓他就像影子一般附在那蟲巢的陰影之處。

戰無命的到來,蟲巢之中似乎有生靈有些感應,但是戰無命的速度太快,而且以禽類的軀體飛行讓天蠍族人有些疏忽,在沒有發現這隻飛禽的行蹤之時,並未仔細查找。

戰無命附在蟲巢外壁之上,感受著蟲巢飛行時的震動和嗡鳴,這是一種奇怪的材質製成的飛行器,他感覺這蟲巢的質地無比堅硬,但卻又無比輕巧,不像是金屬,倒像是某種固化的分泌物。戰無命以極品靈器卻難以在上面留下什麼痕迹,可見這蟲巢的防禦之力十分強悍,而其飛行的軌跡也十分詭異,如同一個陀螺一般旋轉著,雖然在天空之中歪歪扭扭,但是上下的重心十分穩定,所以,整個蟲巢雖然飛行軌跡歪歪扭扭,可是卻很平穩。不會使內部的蟲族產生不良的反應。

在蟲巢的陰暗之處,戰無命看到了這整個巨大的蟲巢四面有許許多多的洞口,很顯然,這裡應該是蟲族大軍出戰的飛行出口,剛才那數十萬的天蠍人如雨點一般墜落,估計就是自這些洞口甩出去的。不過此時,那些洞口全都閉合著,可是戰無命卻感覺這蟲巢之中有一股恐怖的能量在悄然醞釀,又彷彿是一種恐怖的生機在緩緩蘇醒,這種感覺,戰無命彷彿回到了那流蘇鐵木城之中一般,那無比龐大的生機代表著無窮恐怖的力量。戰無命的心頓時沉了下去。

即使是看不到蟲巢之中的一切,但是戰無命卻知道剛才那種危機便是來自於這裡股恐怖的蘇醒的生機。他不相信這些蟲族會不知道這片天地之間的規則會限制超出戰帝之上的高手的修為,那麼這麼恐怖的生機和力量在醞釀,便代表著另一件事情,蟲族將釋放出來的不是**,或者是說,會是一個恐怖的能量體自爆的力量……

如果這自爆體的能量真如同那流蘇木祖那般恐怖,只怕整個眾生平原會在這種力量之下夷為平地,所有土台陣法會在瞬間摧毀……那些戰皇戰帝的精英也將片甲不存,當然,其中也包括那些天蠍蟲族的戰士。

「嗚……嗚……」正在戰無命思緒難寧的時候,一股低低的嘶鳴之聲迅速傳了出去,傳遍了整個眾生平原。

這嘶鳴之聲傳出,那許許多多原本封閉的洞口突然張開,就像是蟲巢之上無數的毛孔突然張開開始呼吸一般。而後,戰無命看到眾生平原的地面之下,有許多的黑點向天空之中飛來……此時,戰無命哪裡還不明白這嘶鳴之聲是什麼意思。這是在召喚所有的天蠍蟲族之人撤離的聲音,而此刻才是真正危機的開始。

本文來自看書蛧小說 蟲族突然撤退,這讓各大宗門的精銳有些意外,不過這些蟲族的飛行速度是人類修士難以比擬的。這短暫的入侵持續了近兩個時辰,在這片眾生平原之上留下了十餘萬具蟲屍,而人類的屍體也足有數萬之巨。這一切主要是由於天傾宗和末法城的戰略十分得當,以七子七星陣守護著那些土台以防代攻,形成了一處處絞肉機一般的殺場,否則以天蠍人個體遠比人類修士的力量和破壞力更強大的情況之下,人類修士的損傷必然會是蟲族的兩倍都有可能。

如果說此時戰爭就結束了,那麼,這必然是人類域戰之中的一場大勝。唯一氣恨的是萬寶宗,因為大部分傷亡都是來自萬寶宗。天傾宗和末法城雖然各自傷亡了千餘人,但是這相比起萬寶宗來說,幸運太多了,萬寶宗不僅死傷了兩萬餘名精銳戰士,更死傷了近四萬魂奴,這對萬寶宗來說,是一個巨大的損失,這是一場意外的戰爭,一方有備而來,一方完全沒有準備,如果不是天傾宗和末法城吸引了大部分天蠍人攻擊,只怕萬寶宗這回精銳要盡數折損在此地了。

萬寶宗之後的其他宗門也有些損失,但是損失畢竟不大,因為他們過來的時候,整個戰場已經不再是混亂一片,至少人類的精銳已穩住了陣腳,大量的天蠍人被吸引去攻擊陣台,而一部分天蠍人又被萬寶宗死亡的屍體吸引,形成了數個戰圈,戰無命上竄下跳如猴子一般到處救火,倒也挽救了不少人的生命,最後天傾宗發狠直接將六芒星中心位置清理出來,那數千人組成的大陣如同颶風一般席捲而過,直接將那一片蟲族全部清理開來。這讓除萬寶宗外的各大宗門傷亡減小很多。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