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安然現在不驚訝都不行了,她怎麼也沒有想到,寧茶竟然有這樣的本事,真的讓她很難想象,那麼多的問題,她能夠在只聽一遍之後,就能夠完全記住。

“白鑫竹可以問我!”似乎是對安然那太過強烈的目光感到不爽,寧茶直接丟下話。

安然示意白鑫竹,她還是得檢查檢查才行。

“小學所在學校名稱!”白鑫竹也絲毫不客氣地說道。

“荷葉小學!”寧茶沒有半點地猶豫,便將答案說了出來。

安然這下子不相信也得相信了,因爲她不覺得白鑫竹會騙她!

“既然這樣,那我們就先走了。”紀峻此刻站起了什麼,放下果汁,拉起安然,便說道。

寧茶麪上依然帶着公式化的微笑,“穆總,我會完成這項任務的。”

紀峻滿意地點頭,拉着安然就往外走。

安然有些無語,“我還沒有看到進展呢?就這樣離開了?”

紀峻點頭,“你在那裏也是礙事!”

安然默默地吐槽,要不要這麼直白,她也沒有那麼礙事好吧,就是好奇了一點而已,有什麼錯?

“那我們就靜等他們的好消息吧。”安然鬱悶地說道,自己明明可以觀察白鑫竹對寧茶的印象的,現在都泡湯了!

紀峻拉了拉她那因賭氣而鼓起的臉蛋,“放心,寧茶做事從未失敗過!”

“你到底是哪裏來的,對她這麼自信?”安然不爽地哼哼,要不是紀峻對待寧茶並沒有半點地特別,她肯定會更加懷疑的!

“如果對自己的下屬都不瞭解,又如何放心地用人?”紀峻似是看出了她的不滿,解釋了起來。

安然撇撇嘴,“好吧,你能幹!”這次事情如果能夠解決,那就太好不過了。

紀峻拉着她的手,“走吧。”

安然點點頭,“好吧。”

這邊兩人都是冷着臉,即使馬上要扮演假情侶,也沒有半點的氣氛。

白鑫竹打量着寧茶,“你是紀峻的助理?”

寧茶臉上結着一層後面的冰,似乎是不想跟他有太多的交流。

白鑫竹見她不回答,也沒有半點地不悅,“我需要你讓他們相信你是我的女友,而且,我是非你不可,兩人的關係絕對是很好的那種!”只有那樣的情感,才能讓其他人相信,他們是無法離開彼此。

寧茶點頭,公式化地答道:“我會扮演得很好。”

“既然如此,合作愉快!”白鑫竹也不想跟她說得太多,伸出手!

寧茶伸手,“合作愉快!”

白鑫竹放開她的手,站了起來,邁開步子,就打算離開。

“你和安然是什麼關係?”忽然,寧茶問出了和他們的合作沒有半點關係的問題。

白鑫竹忽然回頭,露出一個溫柔的笑容,“你認爲呢?”

寧茶笑了,讓那一張不俗的臉上增了許多的光彩,似乎所有不喜笑容的人,一旦微笑,就會給人驚豔的錯覺。

“我想,我們可以就其他的事情進行合作!”寧茶開口說道,富含深意地看了他一眼。

白鑫竹加深了嘴角的弧度,“哦?我很好奇,到底是有什麼事情,我們可以合作的。就我所知,你好像不是那個設計團隊中的人吧。”

寧茶收了臉上的笑容,“是這樣沒錯,我想和你談的事情,和這些無關,有興趣麼?我們可以進行更深入的交談!”

白鑫竹似乎被勾起了興趣,收回了長腿,坐了下來,“我很好奇,你說說吧。”

寧茶將自己的計劃說了一遍。

白鑫竹卻露出了笑容,“似乎這件事對你來說,只有好處,而我,一點都沒見着什麼利益。”

寧茶眼裏閃過一絲疑惑,但很快就有了一種勢在必得的氣勢,“我想,我能夠幫你完成你的願望。”

白鑫竹勾了勾嘴角,“很抱歉,我對你的合作不感興趣,另外,我不覺得靠一個女人得到的東西,會有什麼值得驕傲的!”說完,便頭也不回地離開。

寧茶緊握着拳頭,眼中的陰沉一閃而過。

安然得知了兩人的合作,特別地開心,自己能夠幫他搞定了這件事,實在是很爽啊。

“那接下來就沒有我的事情了。”安然笑呵呵地看着白鑫竹。

白鑫竹搖頭。

“哦?我還要做什麼?”安然不解地看着他。

“你要讓他們相信,你根本不是我喜歡的人。”白鑫竹說道。

安然這纔想到,之前是自己在假扮,現在還得把自己的身份洗清才行。

白鑫竹有些猶豫起來,到底要不要把寧茶跟他說的合作的事情說出來。

卻不想婁秋語卻走了過來,用好奇地目光打量着兩人,“你們到底隱藏了什麼我不知道的事情?老實交代!”

安然拍開她的手,“想什麼呢,我們能夠有什麼事情啊。之前就是在討論期末的秀場服裝設計的問題。白鑫竹好像有點糾結的地方。”

“什麼什麼?我也要聽。”婁秋語一聽到白鑫竹竟然會遇到問題,頓時好奇了。

安然無奈,“剛剛已經商量出對策了啊,你還聽幹什麼。白鑫竹很快就能夠把設計圖畫出來了。接下來就是設計成品了,你可要加油啊。要是模特把衣服穿差了,你可得負責。”一番話說完,徹底把婁秋語的想法給消掉了。

“放心,我出馬,肯定不會有事情的。”婁秋語就差排着胸脯說了。

“那就好,我們進教室吧,我的那副設計圖還差點。”安然說道。

婁秋語點頭,拉着她的手臂就往前走,一邊對還跟在後面的白鑫竹說道:“白同學,你要快點啊。”

雲若塵 白鑫竹點頭,加快了步子,腦子將之前寧茶說的事情都拋開了,覺得,要是真的有事情,她肯定會處理好的。尤其是,旁邊還有紀峻,所以,也沒必要多事。

他還有一個擔心,就是安然聽到之後,給紀峻說了,反倒是成了他在挑撥離間了。那絕對是對她沒有半點好處的。

雖然白家的人一直沒有來找她,安然卻還是時刻地提醒着自己,一定不要搞砸。

結果,過了兩天之後,之前的那個男人還是走過來找她了。

安然鬱悶地站在車子旁邊,那個男人氣勢洶洶的樣子,她還是有些怕的,萬一他真的用什麼暴力的手段,那就不好了。

“那個,你找我什麼事?”爲了控制整個談話的節奏,安然還是決定主動出擊。

男人一臉兇相地盯着她,那像是將她毀屍滅跡的樣子,看得安然更心驚了。

早知道就跟秋語一起出來了,要不然就絕對不會出現現在這樣子,自己一個人面對的場面。

還好男人雖然面向兇惡,似乎還是有點法制意識的,所以他並沒有對她動手,而是拿出了一張支票。

“這錢算作分手費!”

安然好奇地瞟嫖,忍不住驚歎,好多個零!

“不接?這麼固執對你沒什麼好處!”男人對於她的行爲,很是不快。

安然有些糾結,真的好多錢啊,“我也想接,不過……”

“只要你離開,價格還是可以再商量。”男人不屑地看着她,原來是在猶豫太廉價了?

“不是這個問題……”安然鬱悶了,君子愛財取之以道好吧,雖然她是挺喜歡錢的,但是也不至於隨便什麼錢都拿吧。

男人眼神變得狠毒起來,“如果你還這麼堅持地跟白鑫竹比,我想,會有更好的辦法讓你放棄!”

“不是這個問題啊!你到底聽不聽我說!你自以爲是做什麼啊?我是說,我也想接那個支票,不過我跟白鑫竹沒有半毛錢關係啊!你要是聽了之後,覺得這個支票我還可以收,那我肯定不客氣!”安然快要抓狂了,這些男人怎麼都一個樣兒啊?都是自說自話,還讓不讓人說話了!

“什麼意思?”男人皺起了眉頭。

安然怒視着他,“我的意思就是表面意思,我跟白鑫竹只不過是普通的同學關係,之前不過是因爲他生氣我在偷聽而已。結果我就成了替死鬼。他真正愛的人不是我啊!”

男人的手緊握了起來,“這件事我會調查的!”說完,便不顧安然的反應,就大踏步離開。

安然看着他離開的背影,“好歹把支票留下啊……”

把自己的關係洗清之後,安然發現自己似乎真的從這件事情中脫離開了。而且令她驚訝的是,自從那之後,寧茶竟然每天都會開車到學校裏面來。

兩人時不時地行走在校園裏面,俊男美女,從來都是惹人注目的存在。

關於白鑫竹身邊突然多出的女人,婁秋語那叫一個感嘆啊。

“怎麼他就突然有了女朋友呢?真是太讓我們傷心了!”婁秋語拉着安然的手臂,不斷地搖晃着,眼神卻放在了白鑫竹和寧茶的身上。

安然撇撇嘴,“那又怎樣嘛,反正總會有人會陪着的。”

婁秋語不滿地哼哼,“你就得意吧。就我一個人是孤孤單單的,實在是太討厭了!”

安然看了她一眼,心道,要是沒有你那個戀妹情節嚴重的哥哥,追你的人肯定都從教室排到了校門外了!面上卻說道:“放心,你總會遇到對的那個人的。”

婁秋語用力地點頭,“那是,我也會有人喜歡的!”

安然敷衍地點着頭,表示同意着。

“唉,你說我將來的男人會長什麼樣啊?”婁秋語忽然開始暢想了起來。 ??

安然搖頭,“你希望他長什麼樣?”

婁秋語認真地思索,“嗯,一定要長得夠帥!”

“帥到什麼程度?”安然問道。

婁秋語想來想去,說道:“一定要帥到天怒人怨!”

安然已經不想再說話了。

“好吧,我覺得要求是有一點點的高啊。其實紀峻那種程度我就滿意了,但是呢,肯定不能夠跟紀峻似的,比冰塊還冷,我可不想冬天的時候變成了冰雕!”

“你什麼意思?”安然不爽了,即使是自己的朋友,也不能夠說自家的男人啊。

婁秋語輕咳一聲,發現自己說的話過了,繼續說道:“也不是這麼說吧,反正我喜歡他是那種陽光開朗的,其實白鑫竹好像不錯唉。就是他竟然有女朋友了!”

安然這下子才確定,其實婁秋語和白鑫竹真的沒有半點的關係,她之前的猜想都是錯的……

“還有沒有別的要求?”安然看她開始幻想了起來,配合着說道。

“然後嘛,一定要夠強壯。我這麼小小的樣子,肯定得有個人給我撐起半邊天啊!”婁秋語就差做出那種小女生狀的花癡神情了。

安然不說話,開始擺弄手裏的東西了。

“最後嘛,一定要讓着我,愛我。”婁秋語說着,忽然覺得,好像自己的要求有點低。

安然不管她在說什麼了,心中說道,你先把自己哥哥搞定了再說了。

安然看着寧茶跟白鑫竹相處得不錯,也算是滿意,等到白鑫竹真正地離開了白家,這件事就可以圓滿地結束了。

白鑫竹突然有了一個熟女的女友的事情,在學校裏面都傳遍了,也不用安然卻多說,她相信那些人都知道了自己不過之前是演的一場戲。

“好了,我回去了。”安然看看時間,衝婁秋語揮揮手。

婁秋語還沉浸在自己未來的男人會是怎麼樣的情況。

聽到安然這麼說,也站了起來,“好,我也要走了,懶得看她們在這裏秀恩愛!”

安然笑笑,沒有接話,快步走了出去。

婁秋語慢騰騰地收拾了東西,今天自家哥哥有事兒,似乎不會來了,她可是得好好想想,要不要晚一點回去纔是呢。

不過想到後面,說不定會被不關禁閉,她覺得還是算了,說不定這次就是自家哥哥考驗自己呢。

這樣一想好,她動作加快了許多。

快步走出了車門,手機卻響了起來。

拒嫁腹黑闊少 “哥。”婁秋語垮了一張臉,果然剛剛都是幻覺啊,自家哥哥什麼時候能夠放開自己,根本不可能吧。

“下課了?”婁博蕭在那頭問道。

婁秋語努力讓自己的語氣不要太過泄氣,調動了一下,顯出輕快的樣子,“是啊,是啊,我馬上就要走出校門了。”她還是乖點比較好。

“那就好,司機已經在等候着了。自己注意安全。”婁博蕭叮囑了起來。

婁秋語扁扁嘴巴,口型說着話:“嘮叨鬼!”對着手機那頭卻說道:“嗯,我知道了。哥哥你自己忙你的事情吧。我可以照顧好自己。”快去忙你的事情吧,別再來盯着我了!

婁博蕭這下子才放心地掛掉了電話,他相信,秋語接到了這個電話之後就會安分很多。

婁秋語掛掉電話之後,憤怒地盯着手機,她的哥哥怎麼會這樣,就會一天到晚盯着自己,真是的,連點自由的時間都不給自己。

碎碎念歸碎碎念,她還是得乖乖地走出校門,尋找着自家的車子。

尋找了一會兒,就看到了那顯眼的黑色車子,她正打算快步走過去,卻覺得自己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

她疑惑地回過頭去,看到了一個身着休閒服,高大的男人站在自己的身後,“幹嘛?”這人神經病麼?她好像不認識他吧。

男人露出一個笑容,故作溫和地問道:“請問,安然在哪裏?”

婁秋語痛苦地看着那個男人,不會笑就不要笑啊,看上去怎麼那麼讓人毛骨悚然呢,還有,安然?他怎麼會認識安然?

她可是對安然的一些背景的,再看這個男人,一看就不是好人啊。不會是走過來騙安然的吧,那她可要小心一點了。

“你誰啊?”她沒好氣地問道。

男人聽到她這麼說,便明白了她是認識了,便說道:“你能夠帶我去找她嗎?”

婁秋語腹誹,帶你去找?難道把安然推進危險之中麼,顯然不能吧,於是,她哼哼兩聲,說道:“我就是安然啊,你是誰?我根本不認識你!”

“那就好,我找對人了!”聽到她這麼說,男人立刻收起了臉上的笑容。

婁秋語隱蔽地露出一個高深的表情,看吧,她就猜對了,果然是來找安然麻煩的,一聽到自己是安然,連笑容都沒有了,雖然那個笑容很讓人毛骨悚然,但好歹是和善的代表!

“太矮了,身材也不好!”出乎她的預料,男人開始對她評頭論足起來。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