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心裡感慨著,王小天從那個女人的神色里看出了馬格諾利亞貴族那特有的驕傲,他們彷彿看不起任何一個非馬格諾利亞的貴族。

或許在他們的眼裡,那些低賤的平民和他們都不是一個物種。

咔嚓!

突然,宴會上一聲清脆的玻璃破碎聲響起,在這個回蕩著輕快音樂的大廳里,那種聲音格外的明顯。

在宴會中央。

泰莉薩一臉厭惡的看著眼前的一個年輕貴族,她言語刻薄的說道:「麻煩你該花錢去聘請一個高明點的裁縫了,你那滑稽的服飾花紋讓人覺得就像是可笑的鄉下小丑一樣。」

王小天遠遠的旁觀著。

他看了看那個年輕的西部貴族,衣服也沒有什麼毛病啊,琢磨了半天,王小天從旁邊的貴族的談論里弄明白了,原來那位年輕貴族穿著的禮服是以很粗糙的縫製手法製作的,一些衣袖上的貴族花紋搞混了。

估計這是一個在西部開發里崛起的新式貴族。

說白了,這個年輕的倒霉傢伙估計是近些年才崛起,他的服飾並沒有多大問題,甚至他袖口那藍色寶石也價值不菲,但是對於一些細節複雜和意義繁雜的貴族花紋不怎麼注重,結果現在遭到了嘲諷。

年輕貴族臉色一時青一時白,估計已經憤怒到了極點。

王小天看著那倒霉傢伙臉色不停的變化,估計是施用粉底過多了,看上去還真有那麼幾分滑稽,嘖嘖稱奇的王小天有些嘴賤的喃喃了一句,「這臉色變的,真別說,還真是有那麼幾分像小丑。」

貴族們經常會使用一些粉底,在這個時代這已經是一種潮流了,如今,那年輕貴族因為粉底掉落看的確實有幾分滑稽,但也不用說出來啊。

場面一陣寂靜,聽到王小天的碎碎念所有人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嗯……不過那位小姐刻薄的樣子真像村頭的小芳……」

接著王小天一句碎碎念讓所有人都石化了,泰莉薩聽到這話臉色更是極怒到發白,然而王小天還一臉的不自知,當看到所有人詭異的望著他的時候,他還一臉淡定的拿起一塊點心。 宴會這邊的事情並沒有引起另一邊的注意。

迪克胖子正和遠道而來的諾曼爵士進行一次關於西部和紫羅蘭局勢的友好會談,當然了,會談的內容在其他人看來註定是決定了西部無數人命運的沉重話題。

包括福克、西科等貴族在內的商業巨頭都有些心痒痒的想要探聽一星半點的。

但是顯然,他們所有人都失望了。

「迪克男爵,您覺得你對現在的大公韋斯大公有什麼樣的看法呢?」諾曼微笑著,看著一旁笑眯眯的胖子,他端起一杯酒試探性的想要弄清楚這位西部主宰的態度。

聽到這個話題,所有人都悄悄豎起了耳朵,因為接下來迪克的回答可能會決定他們在座人未來的方向。

迪克拿起一杯酒,對著諾曼一本正經的說道:「我覺得今天的酒味道很好,你知道嗎,我這宴會上的酒,都是從我們西部喀布爾領取材釀製的,這其中的工序…………」

諾曼當時就迷住了,「?????」

我特么問你對大公有什麼看法,你不想說就不說,和我扯什麼造酒的秘訣!

周圍伸長了脖子的那群大佬們也是一陣氣短,他們等了大半天就為了聽周圍迪克胖子吹噓自家的酒多麼好喝?

「呵呵,有機會我可以請您品嘗一下馬格諾利亞的梅里酒。」諾曼含糊著,旋即,他又有些不甘心的試探著,「聽說您的領地里有很多北地的難民,您對黛安娜長公主有什麼看法呢?」

呵呵。

迪克皮笑肉不笑的瞥了一眼諾曼,看上去這位從王都來的貴族有些執著啊,他以為換個角度就能得到想要的嗎。迪克平靜的看了一眼迪克,說道:「梅里酒,我知道,他們的酒和我們的酒製作的區別就在於…………」

看著一本正經的給他講解制酒差別的迪克。

諾曼覺得他現在的心情就像是被千萬頭草泥馬跑過了,我他么問你對長公主的看法,你怎麼又扯上制酒了!

面對這樣一個扯東扯西的城主,諾曼覺得此行的任務很艱巨啊!

很快。

大半個貴族圈子都知道了一件事,那就是他們的城主大人貌似對於站隊問題,態度模糊。

這可是一個很模糊的信號,涉及到政治站隊的問題,貴族們都格外的疑神疑鬼,歷史教導過他們,如果站錯了隊伍,後果那是很嚴重的。

於是。

一群心裡懷著心思的傢伙開始各種旁敲側擊,在迪克的面前花式秀操作,他們分別從不同的角度,以不同的委婉說法詢問迪克對於紫羅蘭政治的看法。

諾曼站在一旁,也是時不時的提個問題、發表個評論。

「……對對,我覺得這位大人說的很對,國會對於貴族乃至紫羅蘭的意義重大……」

「……我覺得北地的混亂很大程度上源自長公主的不識大體……」

…………

諸如此類的話語不時從諾曼的嘴裡發出,反正就一個中心思想,「國會議案真是好,長公主大大的壞」。

迪克現在的心情也很不好。

雖然表面上看他是西部最有權力的人,但是自家人知道自家事,沒有那位爺發話,他怎麼知道該怎麼站隊啊!

被一群人輪流炮轟,像一群蒼蠅一樣嗡嗡。

實在忍無可忍的迪克受不了了,他很認真的盯著諾曼,緩緩說道:「我給你講一個故事吧!」

「從前有個放羊的孩子,無聊的時候就對村民大喊狼來了,村民來了發現沒有狼,但第二天,孩子無聊繼續對村民大喊狼來,了,村民來了沒有發現狼,第三天,孩子無聊繼續對村民大喊狼來了,但村民沒有理他,最後狼真的來了,並把孩子吃了。」

說完后,迪克看著諾曼,問道,「這則寓言告訴了我們一個什麼道理?」

帝少的億萬新娘 諾曼滿頭的問號,仔細推敲他說的每一句話,發現這裡面沒有任何的暗示后,他有些遲疑不定的說道:「告訴了我們……誠實的重要性?」

「錯!」

迪克皮笑肉不笑的盯著諾曼,冷冰冰的說道:「這個寓言告訴我們,無聊的人會死亡!」

「…………」

諾曼有些獃獃的愣住了,但是很快他就反應過來,看上去這位城主不開心了,按照政治角度解讀「死亡」這個詞,這應該是一種警告。

一時間,周圍的人都一個個寒蟬若噤。

滿意的感受了一下周圍的氣氛,胖子有些開心開始享受這次宴會了,至於其他人心裡怎麼想的,他才不在乎呢。

…………

不過雖然迪克完美的打太極技巧將眾人關注的焦點個含糊了過去,但是有些問題還是無法避免。

「迪克大人,這次我們代表弗朗西斯首相來訪問波爾城,我想我們確實需要一次正式的會談。」諾曼也明白了這位西部主宰那模糊的態度,但是現在時間就是一切,臨行前弗朗西斯親自交代他無論如何也要弄清楚西部的態度。

因此,即使是冒著一些風險,諾曼也還是在宴會即將結束時提出了這一請求。

「正式會談?」迪克眯著眼睛看著諾曼,腦子裡飛快的思索著。

很快。

他看到了那個正在人群里吃著點心的王小天,旋即,他嘴角勾起一絲笑意,胖嘟嘟的笑臉上說道:「這樣吧,貴使團遠道而來,歇幾天吧,我們波爾城還是有很多娛樂地點的。」

諾曼皺了皺眉頭,他還是沒得到想要的結果,正準備再開口的時候。

迪克打斷了他的話,很直接的說道:「嗯,你們應該需要一個嚮導吧,我看……就他吧!讓他做你的嚮導!」

順著迪克的手指看去。

在那個角落裡,一個黑髮的貴族正很沒有貴族風度的狂吃著一塊做工精細的點心,那樣子就像是一個鄉下來的小貴族。

「又是那個幸運兒!」

所有人都有些驚疑不定了,迪克隨意指定了一個接待使團的位子,偏偏是這個幸運兒。這裡面有什麼深層次的含義嗎?所有人都在思索。

而王小天感受到所有的目光后,他手中的點心不自覺的掉落在地上,他一臉的懵逼。

我是誰?我在哪?你們要幹嘛? 「泰莉薩小姐,諾曼大人,這裡呢就是波爾城著名的『黃金大道』,它和您們目前居住的『寶石大道』並稱為姊妹大道。」王小天一襲簡單的運動休閑裝,正唾沫橫飛的講述著面前的街道。

在他的身後,兩隊簡裝的衛隊帶著武器吊在後面,而他的左右分別是泰莉薩、諾曼這兩位馬格諾利亞的重量級使者。

王小天快步走上前去,指著「黃金大道」的街道名興奮的解釋道:「黃金大道建立之初,它的初衷就是發展為西南最大的商業步行街,它採用了散發線性的建築方法,建築者推平了原有的建築,從新搭建了這裡的框架……」

看著王小天興奮的介紹,泰莉薩眉頭一皺,諾曼反而是若有所思。

「不過是一條賤民們購物的地方,有什麼好看的?」泰莉薩冷著臉說道,說實話,那位迪克男爵吊著他們的舉動讓這位瓦倫家族的貴女很不爽。

「……額。」

說的興起的王小天被一句話哽住了。旋即,他訕訕的笑了笑,然而心底里卻有些反感。

這條黃金大道的建設者正是他。

泰莉薩的這句話不知不覺間就將他給得罪了。

而且不得不說,這位泰莉薩小姐實在是心高氣傲,這條黃金大道即使是西部任何一位貴族都無法說它簡陋。

整齊氣派的街道建築,三層樓的西式風格建築給人賞心悅目的感覺,而獨特的設計充分讓空間得到了利用,再加上波爾城的大力開發。

這條街區如今已經是波爾城最熱鬧的一條街了。

和寶石大道不同,寶石大道住著的都是權貴,他們是波爾城的運轉靈魂,他們掌握的是高端的財富和權利,那裡是一條真正的貴族街區。

而黃金大道,不能簡單的說它是一個平民街區。

實際上,有三分之一的大商人都在這條街區上辦公,在街區裡面的商鋪里有西南最昂貴、最齊全的商品,來自各地的商人齊聚在這裡,這裡更多的是已經是資產階級的聚集地了。

雖然在這條街上的人沒有那些高貴的血統,但他們手握財富,他們的力量迸發起來足矣推翻任何統治。

而且最讓王小天驕傲的是。

在最初的最初,這裡曾經不過是一片貧民窟,低矮的平房和土房是這裡的標誌,惡臭以及骯髒的下水道是這裡揮之不去的印象。

但是王小天大手一揮,在他一手打造下,黃金大道徹底成為了西南行省的「華爾街」。

泰莉薩的這句話不僅僅否定了王小天的功勛,更是徹底將血統論發揮到了極致。

低賤的平民街區?

王小天心底里嗤笑一聲,當貴族階級下的那兩個階級的力量徹底爆發時,哪怕是最強大的王朝都將會被終結,那是一種推動世界的力量。

就像現在沸沸揚揚的國會議案。

不可否認,弗朗西斯下來一手好棋,他這一手國會議案某種程度上團結了國內絕大部分的貴族,他們將這群貴族牢牢栓在了一起,將黛安娜推向了所有人的對立面。

國會就相當於另一位大公,議員們的存在幾乎達到了貴族權利的巔峰,這讓無數人趨之若鶩。

但是在王小天看來。

那位瓦倫家族的族長他僅僅是團結了上層階級的力量,雖然目前看來這群貴族組成了這個世界的頂層部位,但王小天卻不認為這種統治可以長久。

就像弗朗西斯團結了大部分貴族,他們足以碾壓黛安娜。

而對於貴族來說,平民才是世界最大的組成部分,他們才是少數人。

少數人統治著大部分人。

雖然如今少數人強勢的看不起大部分人,但是王小天卻有不一樣的想法。

…………

作為迪克制定的使團導遊,王小天還是表現的很稱職的。

至少在他自己看來,他帶泰莉薩和諾曼去的地方,都是波爾城的精髓。

一天下來。

王小天帶著他們去了西南的商業中心黃金大道,他想讓這些人看到商人和工人對這片土地做出的重要貢獻,然而失敗了。

然後王小天帶他們去了波爾城的大劇院,他想讓他們看看自己編寫的那些感人的階級故事,結果卻換了泰莉薩的嗤笑,嗤笑平民不自量力追求貴族。

王小天帶著他們走了一天,看了很多波爾城的變革和改變。

他很真誠的想要他們看清楚這座新興的城市和死氣沉沉的馬格諾利亞之間的區別。

這是一座有靈魂和活力的城市,然而泰莉薩的眼裡看到的卻只有血統。

…………

而如果說王小天帶著泰莉薩和諾曼參觀波爾城是彰顯了自己無私的誠意,那麼有些老鼠屎就總是要出來攪風攪雨。

王小天這個導遊當的在他自己看來很稱職。

至少他抱著最真誠的心態想要這兩位遠道而來的貴客看到波爾城的變化,讓他們意識到這其中的變革。王小天希望著二位能通過對波爾城的觀察,思索一些目前紫羅蘭的出路。

顯然,他失敗了。

這個世界上永遠不缺少固執的人,像泰莉薩就是一個固執的人,她的驕傲和她內心的那種優越讓她變得目空一切,就算是黃金在她面前發光,她都會固執的認為是塗著顏料的石頭。

而對於泰莉薩,諾曼則是一個木訥的人,他並不是沒有發現這一切,但是他卻無作為,因為他的世界觀就是這樣,他沒有自豪和驕傲,而是貴族的世界觀讓他無法做出最準確的判斷。

就像人們總是覺得兩塊大小石頭一定是重的先落地一樣,這種固有的世界觀很難被打破,而一旦你打破了,那你就是舊時代的敵人,因此,王小天也只敢委婉的表達一下自己的意見。

規則的力量是強大的。

規則就是規則,它就是應該被遵守的,一旦有人打破這個東西,要麼,他會被所有人殺死,要麼他將會成為改變世界的偉人。

比如這個世界從來沒有人像導遊一樣招待一位使者,偏偏王小天做了,這就讓很多守規矩的人覺得異類,於是,他們紛紛開始告狀。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