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笑聲像魔鬼一樣,帶著恐怖陰森的味道。

雪蘿玥的眼中閃過殺意,風梧劍憑空出現在手中,毀天滅地的攻擊朝著穆瀟瀟狠狠砸去,可她的身上亮出一道紅光擋住了這道攻擊。

「沒用的」,穆瀟瀟一臉邪惡的說道,它的防禦力那麼強大,在這個大路上,是不可能有人攻破的。

可就在她的話音落下的時候,這紅色的靈力罩竟然開始發出裂痕,雪蘿玥的攻擊朝著她射去。

眼疾手快,穆瀟瀟急忙運氣靈力將其抵擋,但是還是打中了她,心口一甜,鮮血頓時流出,微愣之後,她抓出一把丹藥吃下去。

這個時候的她不能受傷,否則會影響她的。

「噗……這力量,好強大!」雪尋楓這邊傳來了一陣驚訝的聲音,他臉色蒼白的捂著心口,嘴裡噴出一大口血。

雪蘿玥一聽,頓時鬆了一口氣,塵煙散去,雪尋楓拿出一把劍,支撐自己站著,他的面前站著一座小山包,面容猙獰,嘴巴長得大大的,眼珠子也是大大的,正討好的看著雪蘿玥。

「女主子,還是我厲害吧,嘻嘻」,是饕餮,她和雲絕殤成親的時候,特意讓廚房給饕餮做了很多的東西,這兩天,估計在空間里慢慢品嘗。

雪蘿玥有些意外,這饕餮想必是感受到了危險,在關鍵的時刻,讓玲瓏將他送出來的,還好有他,否則自家哥哥肯定重傷,興許還有可能死去。

「厲害」雪蘿玥一遍說著,一遍走過去,隨手一揮,某些東西落入饕餮的口中,而他的前臂,被力量擊中正在流血的地方瞬間止血結疤。

饕餮更加歡快了,不過有些遺憾,吃丹藥啊,他都沒有品嘗是什麼感覺。

扶著雪尋楓,雪蘿玥拿出療傷丹藥給他吃下,他的臉很快就恢復正常。

「沒事,多虧了饕餮,謝了兄弟」雪尋楓挑眉笑笑,臉上閃過一絲感動。 緊跟著,饕餮掃了身後的雪蘿玥和雪尋楓一眼,將視線看向穆瀟瀟,「出來吧,我知道是你,你不是從來厭惡和人類結契的么,怎麼還是出來了?」。

雪蘿玥和雲絕殤還有楚墨一行人很是疑惑,看著穆瀟瀟的方向。

撇下穆瀟瀟的那些手下,楚墨趕緊跑回來,站在雪蘿玥的身側,「尋楓兄,這個瘋女人哪裡來的,不會是你辜負的女人吧?」。

雪尋楓嘴角抽搐,「別亂說,這是我爹不要的女人,現在不服氣來尋仇了」。

楚墨恍然大悟,「怪不得,我就說么,這麼丑的女人竟然還敢出門丟人現眼,敢情是以為自己貌美天仙啊」。

穆瀟瀟一聽,臉都黑了。

「別吵,聽饕餮說什麼」,雪蘿玥微微蹙眉,低聲道,隨後看著穆瀟瀟。

在這個時候,穆瀟瀟的身上泛出一陣紅光,緊跟著一隻長著翅膀,形態如老虎的傢伙出現在他們的眼前,看起來和小虎有些相似,不同的是他的毛髮是紅色的。

而且腦袋並非老虎的形狀,而是有點像牛頭,不過沒角,還真是其他的魔獸,雪蘿玥心中詫異,這種魔獸她竟然沒有一點印象。

「饕餮,你不也是么,竟然背叛自己的主子,跟著一個女人,哼,為了吃的,你還是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這魔獸眼中閃過不屑,竟然開口了。

「這聲音,是女的,聖獸?」楚墨有些意外,而且那什麼,饕餮,面前這傢伙是傳說中的惡獸饕餮,好傢夥,雪蘿玥什麼時候又收攏這麼一隻強大的魔獸。

紅毛魔獸眼神銳利的盯著楚墨,「愚蠢的人類,你才是聖獸,本姑娘是窮奇!」。

「窮奇是女的?我的天啊」,驚訝中,楚墨被愣得合不攏嘴。

饕餮皺眉,「窮奇,我不管你是什麼原因跟人類結契的,面前這個女人我必須要殺!」。

敢動主子的大舅子,這個女人活膩了,她必須死!。

饕餮這句話說完,那些火神宗的人就將穆瀟瀟給保護起來,一人認真的看著雪蘿玥。

「姑娘,我們無意與你結仇,我家夫人她想不通,我們等下會帶她回去,請看在火神宗的面子上,剛才的事情就此揭過」。

面前這個女人想必就是雪家大小姐,如今神域國的帝妃,惹不得!沒想到他們家夫人竟然是真的要對他們出手,臉傳說中的惡獸都找來。

實在是太恐怖,而且對方也還有一隻,實力強大,現在他們的實力佔下方,而且對方起了殺心,必須要撤離。

「不行,你們說的什麼混賬話,你們敢違抗我們的命令?」穆瀟瀟一臉惱怒的看著這些人,氣得發抖。

這些人低著頭,「我們的職責是保護夫人你,而不是幫你殺人,令火神宗仇家變多」。

穆瀟瀟冷笑,「是么,那我現在要被他們殺死了,你們不保護我,呵呵,違抗我的命令,你們以為回去我什麼都不會說么,到時候你們照樣得死!要怎麼選擇,看你們」。

她要是跟火麟說這些人的壞話,到那個時候,他聽她的,他們百口莫辯,還有退路么。 這些人聽著,臉上糾結的同時,更加難看,這意思是他們只有昧著良心,冒著去死的危險幫助這個女人了?。

想著,他們無比的絕望,早知道無論找什麼借口,都不要來護送這個女人。

「而且忘了跟你們說,我在你們身上動了手腳,若你們退縮,我死你們也會死!」穆瀟瀟再接再厲,眼神陰翳的看著這些人。

「你真卑鄙!」,他們的少爺怎麼會娶了這麼一個女人,以前的夫人不是挺好的么,雖然沒能生育,可是進入願意放棄那麼好的夫人,選擇這樣一個女人,瞎了眼了。

穆瀟瀟不以為意,「卑鄙,隨便你們怎麼說,我只要達到我的目的」。

「少爺他真是瞎了眼,才會娶你這麼一個毒婦!賤人!」憤怒之下,這些人也不管了,對著穆瀟瀟就開始謾罵。

就在這個時候,遠處有人掠來,看樣子人數還不低。

「混賬東西,竟然敢辱罵你們的主子,找死」一道清麗的女聲響起,緊跟著穆心帶著一幫人出現在了這裡。

穆瀟瀟一愣,「心兒,你們怎麼來了,不是讓你在酒樓等我的么?」。

「娘親又危險,我怎麼能在這裡等著」隨後,穆心冷言看著雪蘿玥,看著這個女人。

上一次見她,她就恨上了雪蘿玥,就是她,就是這個女人滅了他們穆家,讓她和娘妻寄人籬下,收緊白眼,還是她竟然得到了凌家的求親,憑什麼!。

「我們又見面了」,穆心一臉殺意的看著雪蘿玥,小小年紀,那臉上的狠毒卻跟穆瀟瀟出奇一致。

雪蘿玥玩味的挑眉,「見你我覺得很礙眼!」。

「廢話那麼多做什麼,要打架,繼續啊,口舌之爭有什麼意思」,旁邊的窮奇不屑的開口,頓時提醒了穆瀟瀟和穆心。

穆瀟瀟冷笑的看著這幫火神宗的弟子,「我已經說得很明白,我要是死了,你們無法交代,要怎麼做,看你們自己」。

說著,再次朝著雪尋楓和雪蘿玥的方向而去,穆心更是不顧一切的朝著雪蘿玥而去,長劍直指她的臉,這張臉憑什麼可以這麼漂亮,必須要毀掉!。

竟然有這麼惡毒的女兒,這這穆心和穆瀟瀟簡直就是蛇鼠一窩!。

身後的火神宗弟子眼中閃過無奈,也是提著劍,朝著雪蘿玥和雲絕殤而去,現在就他們幾個人,要是能夠速戰速決,還能帶著夫人小姐逃命。

要不然再拖著,他們也難逃一死,沒得選擇,誰讓他們是手下,帶著這些怨氣,這些火神宗弟子出手狠辣。

而這,更是勾起了雪蘿玥和雪尋楓他們的殺意,和楚墨與這些火神宗的弟子們幾人奮戰在一起。

至於饕餮,則是冷言看著對面的窮奇,她不動手,他也不動手。

「你上次為何獨自拋下我!」窮奇眼神複雜的看著饕餮,他們四隻惡獸,本就是那些年認識的,一起共事,被迫封印沉睡,醒來好不容易見到他,竟然拋下她一個人。

饕餮眼神閃了一下,有些心虛,「你知道的,咱們惡獸出現,引起的邪惡氣息很大,肯定會被人發現,所以我只好離開」。 可是窮奇不相信,她冷冷的看著饕餮,背後的羽翼微動:「別找借口了,說什麼是朋友夥伴都是騙獸的!」。

若是那個時候在,她就不會被打傷,跌落空間裂縫,九死一生才來到這個大陸,是饕餮害得她差點沒命,這恨她不會原諒的。

她甚至在想,是不是饕餮告訴那些人,來抓她,要不然怎麼那麼巧合,饕餮離開之後,她還是被那些可惡的人給發現。

「他沒有騙你,惡獸身上發出的強大力量和別的魔獸不同,相聚在一起會被發現」,一道冷漠的聲音響起,緊接著,雲絕殤從空中降落。

冷眸掃了穆瀟瀟那幫人,眼神微凜,手中凝聚出靈力,狠狠的一掃,這些人仿若被什麼東西打中,直接被掀飛在地。

雪蘿玥挑眉,她這才殺了幾個人啊,他們就來了。

窮奇那碩大的眼眸看著雲絕殤,「你是誰,我憑什麼相信你」。

可她的心中卻是震驚的,這容貌,等等,為何會那麼熟悉,窮奇看著雲絕殤,眼中閃著他不懂的光芒。

雲絕殤微微蹙眉,「愛信不信!」,記憶就是這麼告訴他的,他怎麼知道是不是真的,但是他他能夠肯定,惡獸相聚在一起,的確很容易被發現。

「窮奇,不許對主人無理!」饕餮一見雲絕殤到來,急忙呵斥道。

這讓原本在思考的窮奇一愣,心中更加悲涼,他竟然,竟然這麼說她,可惡!為了一個人類,連曾經的朋友都不管了么。

想著,饕餮對雪蘿玥和雪雄的露出了殺意,主人?看樣子這個男人的朋友就是這些人了吧,殺掉他們,讓他傷心,也能報復饕餮。

「我怎麼做是我自己的事情,用不著你來管!」窮奇說著就朝雪蘿玥撲去,見此,穆瀟瀟的眼中閃過得意。

這窮奇,原本她也是偶然遇到,她答應帶她進入人類世界,她幫她做事,保護她的安全,現在看來,這個條件真的很合適。

看到窮奇的動作,雲絕殤寒眸一沉,渾身都是殺意,既然如此,那就殺掉,反正沒有必要留!。

饕餮立馬感覺到了雲絕殤身上的殺意,心中焦急不已,「主人,主人」。

「沒得商量」,冷眸看著和雪蘿玥戰鬥在一起的窮奇,雲絕殤滿臉殺意。

眼看雲絕殤這裡沒有辦法,饕餮只好祈求的看著雪蘿玥,「女主子,你別打死她,一切都是誤會,她不壞的,你將她束縛住就成,求你了」。

雪蘿玥眼眸微閃,緩緩點頭,頓時饕餮忍不住鬆了一口氣,可他立刻受到了雲絕殤警告的眼神。

自家哥哥剛才被饕餮救下,那麼她就幫他一次好了,而且看樣子,這窮奇受了重傷,實力也沒有那麼強大。

要怎麼抓住這傢伙呢,雪蘿玥有些糾結,用毒是不現實的,這些惡獸原本就是狠毒的力量,一般的毒藥肯定沒有多大的用處。

就在這個時候,她想起了之前紅鳳拿到的鐵球,那東西應該能夠困住這傢伙吧。

說做就做,雪蘿玥的臉上閃過狡黠之色,「窮奇是么,看在饕餮的面子上,我不會殺你,但也不會手下留情」。 窮奇揮舞這翅膀,高高躍起,不屑的看著雪蘿玥,「區區人類,你以為我會怕你?饕餮么,我不需要他的同情!」。

楚墨眼神看著饕餮,伸出手拍拍他的肩膀,「兄弟,你做了什麼罪不可赦的事情,令這小妞這麼惱怒?」。

饕餮一臉無奈苦笑的看著楚墨,「我也不知道啊,我什麼都沒有做」。

楚墨挑眉,上下打量了饕餮,「那你自求多福」,心中卻是糾結,窮奇看樣子對饕餮有種不可思議的想法。

可饕餮這副模樣,這窮奇是怎麼看上的,難道魔獸的眼光和人類不一樣?,想不通的楚墨心中只能帶著疑惑等待。

「繼續上」穆瀟瀟被雲絕殤的力量打中之後,心口氣血翻湧,但還是繼續命令下屬。

這邊,穆心看著雲絕殤犯花痴,好帥氣的男子,她好喜歡啊,不過看樣子是上次和雪蘿玥一起來的男人,他竟然是神域國的王,身份尊貴。

此刻的穆心已經將凌漣暮拋之腦後,眼中只有雲絕殤風華絕代的畫面。

「娘親,我想嫁給他,好不好,把他帶去我們火神宗,以後火神宗和神域國聯手,肯定天下無敵!」。

穆心死死的盯著雲絕殤的臉,眼神眨也不眨的對身側的穆瀟瀟說。

頓時,穆瀟瀟不可置信的看著自家女兒,她說什麼,喜歡這個男人,這是不可能的!那個男人是雪蘿玥這個女人的男人,她女人怎麼能夠撿別人的二手貨。

不過,她這個想法是不錯的,但是神域國是什麼地方,豈是那麼容易就答應的。

「娘親,好不好嘛」,穆心見穆瀟瀟不說話,搖晃著她的手,這時候,一些在她身旁保護她們的火神宗弟子眼中閃過不屑。

她的臉色很難看,抽回手,惡狠狠的瞪了一眼穆心,「這不可能!我不允許!」。

「這不是你們允許不允許的問題,問過我的意見了么?」,雪蘿玥的聲音忽然出現在兩人的身旁。

穆瀟瀟的臉色大變,一下子將穆心摟在懷中,可惜,鼻尖還是傳來了血腥味。

低頭一看,穆心的臉上被劃出一道血痕,很深,這時候正潺潺往外冒血。

穆心從自己娘親的瞳孔中看到了自己的傷,眼中一下子就害怕了,「娘親,怎麼辦,丹藥,丹藥我,我不要毀容,不行!不能毀容」。

她要是毀容了,怎麼配得上那麼風華絕代的男子,怎麼當神域國的皇后,火神宗至高無上的大小姐。

雪蘿玥收掉手中凝聚的靈力刃,冷笑連連,「果然是賤人生的女兒,就喜歡搶別人的男人,穆家,呵呵……」。

聽到雪蘿玥這句話,那邊的雲絕殤站在原地沒有動,唇角勾起,好喜歡她吃醋的勁頭,怎麼辦,這一刻就想要將她揉在懷裡好好的疼愛。

穆瀟瀟臉色難看,沒有回答雪蘿玥的話,而是拿出丹藥,迅速的捏碎灑在傷口上,誒穆心止了血。

「女人,戰鬥的時候,誰允許你分心的!」,那邊的窮奇恨恨的瞪了一眼面前一頭柔順毛髮,同樣長著翅膀的大老虎,很不爽的看著雪蘿玥的方向。 雪蘿玥警告的掃了一眼穆心,「覬覦我的男人,我可不會像我娘親一樣,留你娘親的性命,惹惱我,可就不是讓你毀容這麼簡單!」。

穆心有些心虛,但是想著自己背後的勢力,心中的底氣足了很多。

她不屑的看著雪蘿玥,「心虛了吧,你不過是雪家的大小姐而已,我可是火神宗的嫡大小姐,你肯定是有危機感了」。

說完,她看著雲絕殤,「如此善妒的女人,如果做好一位國母,統領後宮」。

她的意思就是,若是她的話,一定允許雲絕殤廣納後宮,心胸大度,佔有慾沒有這麼強。

「危機,呵呵,不信的話試試好了,看看你的腦袋會這麼幸福的長在你的脖子上不?」,雪蘿玥冷笑一聲,轉身向窮奇的方向跑去。

憑空站在空中,如履平地一樣,桀驁的背影狠狠的刺激著穆心的眼睛,她恨恨的咬牙,但是卻不敢再說什麼。

現在,這些人人多勢眾,她抵不過,但是等她回去,一定要雪蘿玥這個女人好看!。

雪蘿玥微笑的看著窮奇,「急什麼,暫時讓小虎替我頂一下而已,反正這場戰鬥也繼續不下去了」。

窮奇不解,心中升起不好的預感,「你什麼意思?」,她的話一說完,忽然有什麼東西向她狠狠砸來,是一個球,上面的靈力稀薄。

很不屑的窮奇頓時放低戒心,發出靈力,狠狠的砸過去,可就在這個時候,這東西忽然變大,向她撞去。

緊跟著,它竟然被困在了這球一樣的牢籠里,她朝著牢籠撞去,可是那牢籠卻浮現起寒冰,漸漸變成拳頭那麼大的東西,飛回雪蘿玥的手中。

「等回去你和饕餮在好好聊吧,和你打架沒興趣」,又不是敵人,打起來都不能盡興。

這個時候,那些被穆瀟瀟拍出來要殺掉楚墨和雪尋楓等人,被後面趕來的凌漣晨和陌塵竹一行人給全部出掉。

沒死的那些哀嚎著躺在地上,只有穆瀟瀟和穆心兩人安然無恙的站著。

君卿若和龍斬以及夏紫涵,龍陌顏一行人也回到了這裡,看著這幫人,再看看穆瀟瀟兩個女人,龍陌顏好奇。

「蘿玥,這是怎麼回事,搶地盤燒烤的么?」。

雪蘿玥嘴角微抽,「不是,來殺我的」。

Shar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