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

111111111

每一個物都是。就像現在這裡每一個都叫人。但人都稱我為神,我存在暗黑。越過黑暗是美麗到不像話的境。

有一溫暖的故事,我眺望虛空所有夠資格與我凝靜一起的生命,遺憾的光花年過去,未曾見過跳動我心的物。

她曾是我的鄰居叫美。眾生都以為我在守護她,愚蠢至極!光花年又光花年後,流傳最強和最美的在一起。這顯然是錯誤的謠言成為傳說,就像聖誕老人會給每個小孩禮物。

閑來有荒的那一刻,我見到她正在雕刻某樣東西。用冰山的水,柔柔的淡光下激刺我思??原來她正與我開啟時空第一場征服!用她純潔無瑕的動態,敲出生命火種、訴諸於欲,在此域里,她哭泣。

一滴滴淚水流在冰川上,她顯得如此卑微與渺小,脆弱不堪的。於思不忍的我於是假裝我敗了,服攝於她的柔弱美里,意外的是我起了如玉般的欲,瞬間風起了,接著狂肆,天崩地裂!

她雕刻出的小帆船從川中飛起宛如星雲直追銀塵天地。她笑了!那快樂的表情是麗,我被她設計了,然後制約。

美到極就是不美。我露出一個破綻,如仙魔的識從我身里蹦出,化成善惡,開啟生命的旅回。接著夢誘導壞而垂死、滅亡、消逝,悲傷隨著誕生。

從不朽變成短暫存物,一切皆因不忍她的柔弱之美,而我以矛盾定律:有勝必有敗,有丑必有美,有神有魔,有好有壞,有哭有笑,成型在眺望里─留下一道絢麗無比的大帆一舟影。

那是─天馬行空!

攤開手掌上的茉焰,燃燃的,不帶赤熱的溫度,游跡在蒼穹。

欲眠欲頑中,一座美麗的星系。嗯!即將新生,魔─相中了地球。

扭曲的空間,光中激射,盪出開天劈地的魔,魔誕生為人。上古時,界流傳無數的傳說,有一則詭魅的傳說:美麗的情神曾經說銀河的毀滅不重要,重要的是最怕愛上靈識!

在第一道陽光灑在情神身上時,優雅間她已經蛻化成姿意又柔美的女人。夏日在巨大海洋的狂想,熱艷。不知暗為何物,一如水仙自生自戀。

然而,來了!天地第一隻魔。哈哈哈..這笑聲?簡直是欺天狂笑!傲世中,魔人現世,在第一個浪漫的落日。

第一個姣潔圓亮的明月出現大地。夜,臨世了。

風暴起,天地形成的更具體!有山猛起!雪飄降!四方定位,啟了自然律。

而偶然中的某時,界神遇見已經化成女人的情神。誘惑在大地生長,女人驚慌不已!

這感覺瞬間傳到魔,魔趕到女人身旁時,女人告訴魔,她被界神佔有了同時也愛上牠了!

靠!是魔學會的第二句字眼。

突然間,魔感覺到怒!這世界怎麽這麽吵?魔第一次感覺到緒的存在。

女人的眼睛流出一些液體。魔溫柔的看著。那是淚!可以陪我嗎?魔說好!

瀑布從空間冒了出來,山谷綠蔭整片視野襲來。輕雨挾帶一道彩虹橫跨山雲之間,嘩啦啦溪流水聲激蕩周圍,清香的氣息撲鼻而來,原先以為是百花綻開的芬芳,接著柔軟的觸電感覺纏繞!

女人依偎在魔的胸膛,天地瞬間變了顏色,蔚藍無比的透明天空,一望無際直達九霄天外。飄緲的風吹起女人的髮絲,散發濕露的媚!秀髮閃亮如金黃,亮澄澄有種高不可攀的傲!

忽然間那金髮全呈黑髮,秀直的黑髮高貴又典雅,散逸在魔的臉頰上。跳動的呼吸聲竄出!嬌羞的發中,魔聽見女人高漲的七情六慾,恍惚在這靈悟玄妙的間!

天地有股激催的浪漫思緒從意識爆發!若然一直維持這般至美的姿勢永恆不動彷佛也可以是天長地久。魔!對不起!剛剛給你心,你有了心後才能體會到我的感覺!謝謝你陪我,我要走了,再見!

天空似乎還是很晴朗,陽光也刺眼,排山倒海又毀天滅地的愁緒竟然揮散不去!魔把心裡的異漾滋味化成天地第一道音樂,盤旋在宇宙空間。

就這樣過了數不清日子,魔看著永不消失的雨中彩虹,溪流成了河川,河川成了大海,大海成了汪洋。情神走了,這女人走了,彷佛在昨日。為什麽那樣真切又不實在?問題出在那?魔因為一顆心而困頓!這實在是奧奇!說出來會笑死吧?

躺在柔柔草原上的魔,一會又依靠在毫無生命的石岩,一會又躺在葉枝上,最後在百花齊開的叢葉間聞到蘇醒的呼喚! 前妻,再給我生個孩子 霍然間有股力量在魔的背脊上沖開!

魔衝上雲端去,雪白的羽翼如自由遨翔的純潔意識向天炫耀!在雲里穿梭滑躍,光花飛來陪伴,也傳來一則遙遠的訊息!

親愛的魔,這是我送給你的禮物! 無限黑科技樂園 因為你而使祂存在,祂的名字就叫天使羽翼。

哈哈哈!魔又笑了,好久未曾這樣開懷了。光花又傳來另一個短暫的訊息;寂寞─在遇見你時出生,在離開你時成長!

寂寞?魔也會寂寞阿?這真有意思!可是,為什麽寂寞的是魔?為什麽?為什麽寂寞找上?啊!魔學會了第三字眼。

可恨阿!無奈而可嘆的交集滋味,在天地迸生。無盡的寂寞後,雨停了,彩虹不再永恆,以後只在某一刻間,魔不在寂寞,雖然他是人,但魔終究是魔。

純白羽翼化成純黑時,魔暫時告別了地球,隨著光花探尋到一種似神的靈識!

魔第一次踏上天城的世界。天城住著一名叫仙的生物,靈活靈現的充滿宇宙韻律之美,魔與祂交談互換彼此的意識。

當仙感覺到魔的心時,頃刻間仙變成世間第二位女人,無比美麗的女人,無與倫比的仙,喚起住在魔心裡的女人情神,仙也感受到他與她的情誼,天地第一個羨慕與嫉妒同時誕生!

魔想起情神,以為忘了她,原來記憶存在的。於是魔進入記憶空間去,逆轉了時間,穿越時空,在界神即將遇到情神時,魔把界神消滅!

魔不知道為何想這麽做,若不如此便不是魔?仙震撼於魔的殘忍,立即封城!

魔被棄於城外,諸情的記憶全消失,曾經的滾燙記憶狂奔在歲月之輪里,接著一切消失。

魔回到初見第一次原始美麗的地球,身脊無黑翼,魔笑了!是的,又回來了。等我,情神。魔見到情神立即佔有她,突然間,魔的靈識灰飛湮滅!與此同一時間,宇宙天地中迸出第一道愛的靈識。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在紫龍馬上的大皇子南天烽,犀利眼光中已遠遠看到巨大雙麒麟拖著一輛來自茱莉亞音樂學院代表的仿古車,車上的人應該就是她了。

南星國的天之驕子南天烽,不!是車內的那位十七歲的美少女(茱)葉里,其母親茱莉亞是南星國第一高手。當初南星國的兩大王者南皇和南魁都不被這天之驕女茱莉亞給放在眼裡,如今界王十級的茱莉亞,隨時都有機會成為天尊,只是怎麼突然有個女兒,而這世上又有幾人能夠讓美若仙子的茱莉亞看上的呢?

「嚇!」大皇子南天烽欣喜的騎著紫龍馬,直奔遠方的雙麒麟仿古車。



「三江,你也太無能了吧!一個南星國都搞不定,哼!廢才」高坐王位的紀墨仙帝冷冷的嘲諷道。

跪著的三江天仙完全不敢抬頭看紀墨仙帝,渾身發抖,在隨時都有可能送掉小命下,大氣都不敢吭一聲,冷汗直直流。

「都起來吧!這次就由影殺軍團跟隨,沒拿下南星國,就都自裁吧!哼!」輕喝一聲的紀墨仙帝,氣勁四射后,隨之從王座上消失。

「磅!」氣勁直接把三江天仙等眾仙給一律震的東倒西歪,三江天仙本人更是直接撞到璧上,后是醜態畢出的跌的四腳朝天。

修真界,自古以來即是一股龐然大物般的系統世界。最上層是神域,中層是仙域,下層是修真域,統稱修真界。

神域,上古時期,皆連不斷的神戰,諸神之爭,導致如今彷彿消失般的失去聯繫。

仙域,各大派系林立,在幅員遼闊下,在能力沒神那麼的強大下,倒是一直生龍活虎的。

修真域,同樣是各大派系林立,但幾乎都是有著上頭仙域所管轄之下的修真門派,實力到達一定程度時,修真之人會自動飛昇到仙域。在上古時,仙域的仙人同樣的實力到達一定程度時會飛昇神域,如今當然沒辦法了,目前的神域還是沒有人知道跑到那了。



孤高峰頂上,一處刀削懸崖處,懸崖處延伸出一座雅緻的亭園,頗蔚為奇觀,亭園中一撫琴女子,正悅耳的彈奏流瀉的美樂,音與自然成韻。女子身旁,竟倒卧著一白髮且飄逸的美男子,男子閉目,似乎沉醉在音樂天地中。

奇妙之處出現了,孤高峰頂中赫然出現別漾的兩種風情世界,一邊是天地人煦煦溫暖著的,一邊卻彷彿是天地在旁冷眼旁觀著。 琴聲扼然停,撫琴女子一手抱起月箏琴,一手溫柔的摸著卧其膝的男子白髮,細語道「風,你的心起伏?」

飄逸白髮男子睜開眼,反手牽起撫琴女子,共起身,之前出現截然不同的兩漾風情世界頓然消失,恢複本該有的迭迭壯闊的群峰,熟悉的風月步伐,俊俏的自在笑容,一群仙鶴正繞著迷迷濛霧般的群山頭翔飛著。

美男子風回道「文,我感應到了【終極之人】魔神大帝正橫渡星河,跨界而現」

琴女子文訝道「風,不可呀!我們隱世在這兒有你有我這樣不好嗎?

「唔!」琴女子文的嘴突然被美男子風給整個封吻住,瞬間孤高峰頂上又增添了一道綺旎風景。

唇分,美男子風道「天地一燦,天地一懺,天地芳華,天地芳魂,世道如此循環著」

琴女子文頓時蹙額愁眉起,她了解風,風決定的事,誰也無法阻止,否則他也不會被封為【風之大帝】。

風起了,雨也同時下了,風雨中多了一把荷傘,荷傘下一男一女悠悠慢慢的走下山。山中傳來幽幽的凄美又酸楚動人的女歌聲:

是否,曾經相愛已經足夠?是否,男歡女愛總有盡頭?是否,我心口的痛,比不過你的自由?

靜靜的難過,靜靜的難過,刺在心窩的情愁,愛過我的你是否也有一種悄悄的心痛,就在你最想我的時候?

愛沉重的落在胸口中的心頭,沒有你我如何愛的更洒脫?請別傷害我,如果你真的愛我,緊緊擁抱我,不要分離,愛到─天─長─地─久。

女歌聲停了,男子的吟唱聲:

有些事沒說但有感覺,有些事沒說但知道結果,有一天插上翅膀飛,有一天張開雙眼看,有一天見到夢中的誰,有一天會飛過世界的背,當太陽升起的那一天,再看一遍,將會發現所有的改變。 影殺軍團是紀墨仙帝手中的三大軍團之一,過萬的影殺軍團,每個都是強悍天仙,實戰經驗遠比三江天仙多了,在仙域中也是頗負盛名。

修真界到南星國的路程上,此次的三江天仙非常意氣風發,有了影殺軍團的從旁協助,他自信可以輕輕鬆鬆的解決南星國,想到上回被那個嬌艷欲滴的美婆娘給擊敗,這次可流口水啦!絕對要好好的蹂躪一番!一想到此處,兩眼頓時色光大放,異常的興奮!

孤高峰下,正準備離開南星國界域的風之大帝及文星帝妃,文星帝妃不禁抬頭看了一眼輕道「風,南星國危」

風之大帝凝神一識,識飛遙遠時空,某一座時空中,風之大帝所凝的一識,改變了時間的流速,無比緩慢的時間,空間壓縮哄哄中,終極之人神魔大帝到了。

風之大帝柔柔的眼光看了文星帝妃美目一眼,道「跳樑丑兒,運動一下」隨之,一道風起,風之大帝橫空出現在三江天仙等眾仙的眼前。

三江天仙正要囂張的耀武揚威時,人頭已經落地,其餘眾仙及過萬般的影殺軍團訝然何方高人時,第二波人頭紛紛落地,除了一個活著,活著的被烙印剛剛的所有過程及畫面,很顯然是要主動的告訴對方的指使者,警告意味非常濃厚。

終極之人神魔大帝,意謂「到此為止了」,若要超越終極,敗了終極之人神魔大帝就可以了。然而終極之人神魔大帝擁有一樣非常高昂的興趣,他喜愛這所有世間的高手,凡是足夠作為他對手的,他都會感應得到,而且會詢問對方願不願意對決,生死不論。

凡是真正高手的,幾乎都不會拒絕,不過總有例外的,至今已經有三位拒絕過了。但終極之人神魔大帝不急,他可以慢慢慢慢慢的等,為什麼?因為他是終極者。拒絕他的人是天人行空此人,【逆天之人】,最後一個是【武神之劍】

(註:一、撫琴女子名文,讀友繼文說道要叫【文星帝妃】,順其意。二、剛要寫南星國被奴隸,葉里顛沛流離..,發現我根本沒有那中國時間慢慢寫,又慢慢想,於是繼續短文、繼續疾光筆啦!無奈也是快意,謝謝!若有喜歡,不喜歡也沒辦法的啦!三、三江又被掛了,哎呀,哈哈!你好壞唷) 如果你只是像隱居在某座無什麽人打擾的海島上,擁有著許多你的訂閱書迷而可以安心又快樂無憂的寫著,類似這樣隱居在某城某市中,大部份時間用來抒寫抒思抒心於如何寫著…。

哎呀!我不是,很想是,但能力不足。只好俗人的一會跟朋友聊聊天,家事國事天下事,一會又喝咖啡舒服著的呆望天空,一會安靜的聽小曲兒,一會看看書,一會客戶來電詢問,一會東一會西一會電腦壞了一會手機沒電..油沒了要加了錢沒了要借了她又結婚了我又無俚頭了..隨便說說的..等等必須外出是真的..午夜才會回家吧!

我龍吟月不等更了,不必等,沒固定時間寫,筆者從心所欲,順勢順情而筆,祝福大家逍遙自在,如願以償!

學無止境!不想學,那就休息吧!不努力,除非很有才,很有錢,非常非常有好運,否則還是努力才會出頭天。

我早就知道我會低頭的躲在─

一片自在天 「上古元2314年,小銀河繫上的小地球,我在中國山東出生,十八歲的那一年,在北京大學的星艦繫上,無聊逛逛網世界,擁有無數訊息及網站各別世界,意外找到一個中文的網文世界,發現有個傢伙比我無聊。

奇怪的是他的名字被蔽頻,只能夠看到代號叫【邪龍俠者】,為什麼被蔽了?破解進去才知道他有寫廣播,反正是閒著唄!我就把他給看完,順道把他所寫的玄幻音樂情書天馬行空四部曲給一一看完。

本來是覺得他怎麼蝴天蝴筆的說寫些簡單意識流又時常重覆的文字話兒,覺得吃飽撐了,浪費我一些時間,雖然有一絲思想挺前衛的,但還是太乏味及太簡單了。

正當我準備離開時,一道瀟灑的自由如藍天的畫面出現在我的腦海中,好自由!好瀟灑!好脫離世界的感覺出現。這下我驚住了,意識專註,凝結出萬般水之道的回歸,原來,原來這是。

直到上古元2344年,我才明白他的境界有多麼多麼的高,因為每當我覺得我很高時,才發現他一直是在巔峰處。我以為境界平手了,我到達了,我也巔峰了,正等著要超越他時,驀然發現,之前的以為只是一個笑話,他就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天外天、人外人。他超越了隨心所欲的境界,大境界。

上古元2349年,我成為中國星艦群的總司令,地球的兩強我祖國中國跟美國發生戰爭了,我們只有跟非洲國、俄國、韓國是同盟國,俄國竟然在祖國被后捅上一刀,最後只剩我偉大的祖國在力抗全地球。

其實我已經發現錯誤了,我們多數人都被誤導了,美國沒有那麼可怕,可怕的是暗地中的魔爪,無奈!我在一次星戰時,被逼的進入時空變幻線中,從此我再也沒回到地球。

我來到機甲世界,他們好單純,除了機甲科技很先進之外,他們不懂得權謀,心性,我如魚得水般的突飛猛進。由於機甲世界擁有靈氣,使我的壽命跟著變化了,越來越年輕,顯然的因為我是機甲世界中唯一擁有境界的人,最後我成為機甲世界的領導者。」

林芷若的腦海中的金字塔大書彷彿微微的發出一聲嘆息,她心道「師父滄桑大帝是銀河系的地球人,將來如果有能力有機會,一定要會回到師父的家鄉」 林芷若不禁神往著銀河系的地球,竟然出現如此超卓人物的師父滄桑大帝,而且好學的師父竟然神往著那在悠古遠前的邪龍俠者,林芷若跟著一窺邪龍俠者在當時的廣播是說了些什麽?誠然自己的實力即使非常低級,但還是抵不住人的好奇之心。

腦海的金字塔大書自動牽引出一絲文字竄出「你知道我12歲到17歲大部分時間都在想什麽?我在想這些東東..正反合─任何人類的思想都可以破之!

異化─每個人都這樣的或都知道的,獨你卻不是這樣或知道了從未有人知道的。

唯物論─都註定,唯心論─心決定。

邏輯精神─從0而1而2而3而4,不能你沒出現,你已經在了,你必須先出現..

現在的【我】回頭看造成了現在的【我】,當然,任何環境都可能影響過【我】,好比以前不知道誰敢和諧我?這是什麽東東,現在學會避開某些字,當然也造成不全通意。

(下午茶,喝咖啡,小雨冷天,喔!忘了說,後來,我們【我】都窺探到,若以人類的中文字語言說,是窺知時間!命運!存在!也許那叫奧秘,也許就因為只是難以言喻而已,文字再怎麽理解,還是有限。如同情字,俠仁字,魔字,道字;而你說你愛她,有多愛呢?心知道就好,另外起碼千年前就有人知天命,千年後怎可能沒超越呢?一直退步,可惜不是【我】。

【我】現在必須做好準備,以面對未來十五年後的我,到時候大成的我必然以評判之眼看著【我】,就如同當年當時的已經知道現在的【我】會怎麽看待昔日的..。

(邪龍俠者)正在聽遠古電影龍之戰片尾曲arirang阿里郎(endingtitle)..

亦稱阿里嵐,著名朝鮮族民歌,不同地方有不同版本,最常聽到的是流行於京畿道一帶的本調阿里郎,此版紅在1926年同名電影主題曲(韓國第一齣劇情片)。

1950年代韓─戰期間,駐韓之美軍第7步兵師於1956年將改編后的新阿里郎進─行曲,作為軍隊進行曲。該曲更在2000年雪梨奧運會期間被用作南韓與朝鮮聯合代表團的進場音樂。

亦是中央之人民廣播電台、kbs、自由亞洲電台等電..的開始曲或結束曲。2012年聯合國將列為世界文化遺產。」



(註:筆者的中文個人廣播一起入書世,很酷吧!同步上演,哈哈!才怪哩!懶得多想,穿越時空穿越所有的愛上你,什意思?骷髏精靈今天剛說的,在人的一生中能夠喜歡一個人已經是幸福的..) 音樂古典電影版?林芷若搖頭表示沒聽過,好跳的邪龍俠者,日常生活也在說,林芷若不禁想著為什麼不更有意義的呢?想著不禁自笑起「早上出門前,看到母親在廚房忙碌著,拿3萬(臺幣)給她,她第一句話說「你怎麼有錢?」果然是我的母親,表面上我天天都在公司,但沒忙在工作上,自然是沒收入,母親都沒看到卻知道我的行為。

我說上回同事急需要5萬,我有向你借,現在先還你3萬。母親忘記這件事,我猜上次她一定以為是我要的,而藉口說是同事要借的。事實上整個過程是同事向我借5萬而我沒錢,去向母親要再借給同事,而同事昨天還了5萬,2萬我留著,3萬先給母親。

我沒有成為父母親所希望的那種人,只有抱歉了!而我一生行正,浩然、瀟灑、逍遙,不拘傳統、不束於物,我想父母也該自豪的,可惜他們不明白,他們只看到我沒女友沒結婚沒存款,一個失敗者的代表,我也沒辦法,命運如此,我只有哈哈哈..」

剛踏入某座時空中的終極之人神魔大帝,立即感印出時間流速變的緩慢無比,空間有股力量經由某一意識操動向前中四面八方的輾壓過來。

時空中的終極之人神魔大帝,冷淡的雙眸露出精芒,兩道精芒隨之映照成整片光影,虛空被光影照射彷彿發出顫抖而裂開。

時空裂開而出現另一片浩瀚的時空,終極之人神魔大帝,一拳縱出,拳意散發無盡悲歡離合的滄邁!無可奈何的故事無可阻擋的拳霸天地!

忽遠忽近破空即現的終極之人神魔大帝的霸拳!被一股溫柔纏綿悱惻的風飄飄蕩蕩息息不休不斷的層層包圍住,風之大帝凌空閃至。

當世兩大至極者之間的對決,吸引了同樣至極者的眼光,一個個意識穿越時空超越空間而湧來,宛如一場千載難逢的永恆盛世,終極之人神魔大帝不敗的傳說是否永遠的流傳下去?同樣是封號至強者的風之大帝,又可以顯示出多少威能?同樣未嘗敗跡的風之大帝,風的傳說可以繼續流傳著嗎?最強最美的男子可以兼得嗎?而且風之大帝的神仙眷侶,同樣是封號至極者的文星帝妃,會可能不出手嗎? 只是看了一下邪龍俠者的一絲日常生活,林芷若不禁想起自己勞苦的父母親,鼻頭酸澀,不知道他們可安好?

「必須努力,要變強大,不能被擊垮的,雖然師父滄桑大帝給的考驗很難理解,幸虧有靜止中的時間可以讓愚昧的自己逐步的成長起來。真的非常佩服那些強大的存在者,如師父這樣創造出聞所未聞的奇妙星空世界,而且未來這兒可是全由自己主宰的,不愁吃不愁穿,這兒的靈氣就是最好的食糧..」



騎著紫龍馬的大皇子南天烽,率先來到雙麒麟仿古車前,隨後一排皇家衛士「鏗鏘!」劍出鞘,六十度高舉,以隆重規格行使南星國的迎賓禮儀。傅大人及葉里尚未下車時,已聽見人潮的耳語。

「天阿!那是?那是麒麟耶!好壯觀又雄猛的麒麟,第一次見到」、「來的不知是那方的高貴人物?竟然勞動大皇子親自接待」、「別孤陋寡聞了,是茱莉亞音樂學院的人,你沒看到車前的茉莉花標誌?還有那一把天韻琴的造型?」、「茱莉亞音樂學院?不都是一所武功都不怎麼樣的學院嗎?每次的武典大賽,前百都沒有,從來沒有,誰會注意她們了?」、「無知!你是無知呀!難道你不知道我們南星國的第一高手正是界王茱莉亞大人,茱莉亞音樂學院就是茱莉亞大人創辦的,只因為她不擅長教徒,她在少年時那可是直接被偉大的天尊給直接帶走,成為天尊的親傳徒弟..」



此刻的白髮美男子風之大帝,輕飄如仙,洒脫如神,輕易化解終極之人神魔大帝的拳霸天地。

風起雲湧,風之大帝四周猶如摩拳擦掌,風之意識流武學對決!終極之人神魔大帝從風聲中聽見對方施展意識武決,不禁有趣,眼神丕變,同樣意識凝聚,天地瞬間變三色,一空色一白色一黑色同時間咆哮襲來!直接越過終極之人神魔大帝蓋向風之大帝。

風之大帝低吼起,雷電啪啦中出現一隻隻的紫雷怒龍,雲漢沖霄中隨即出現成千上萬的飛龍,大風狂起空中成一道道龍捲風,形成一幕浩浩蕩蕩的萬龍軍團。

三色世界壓向大龍軍團,終極之人神魔大帝意識傲道「擋不住的,萬物都擋不住!」這是武絕學。意識語落,恐怖的萬龍軍團卻節節敗退,一個個又一隻隻宛如煙消雲散,在龐大不可擋的三色界下,潰不成軍,零零散散的。

「未嘗一敗,終需一敗!」終極之人神魔大帝突然空無般的伸出一指,全功聚一指,毫無徵召,暗中擊上風之大帝身上。然而更加毫無徵召的是被擊中的竟是文星帝妃!硬生生的承受了終極之人神魔大帝的畢生功力一擊!

剎那間的光景已是血染天地,噴洒的血潑到了風之大帝臉上、身上,風之大帝驚愕的傻了,「別傻阿!」風之大帝後悔了,他有一段祕密始終未曾說,無限寬廣的神域界中,萬戰之神就是風之大帝。一道冷風,絕寒!

Share:

Leave A Comment